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文化的酱缸性与药引子 2012-07-28 18:09:45
万维博客高手关于中国文化的讨论曾经几度硝烟弥漫。现在似乎归于平静寂寞。但是有几位新来的博客高手,如老几和寡言,还有兔子,一直在默默耕耘,冷静思考,也激烈交锋着。俺在那里品茗,冒泡。在老几那里看到嘎拉哈这位老友,以文化门外汉的名义自谦,却发表出很精炼鲜明的分析观点。俺跟进参合,却发现跟帖太长,有喧宾夺主之嫌,于是撤下,挂到自己茶摊贱卖。

老嘎的观点是很尖锐的。他说,

“中国文化其实基本上是由四千年的皇权统治揉搓出来的。因此它对极权制度具有天然的亲和力。中共在这样的土壤里耕种它的专制会有困难吗 ?

表面上看,那些整天痛恨普世价值,骂民主制度的人们似乎只是观点不同,其实真正反映的是中国文化对非极权制度的排斥。因为中国文化本身具有“亲和专制”这一天然特性。
即便是今天,中国的民怨同中共本身的的专制本质关系不大。民怨的主因是腐败。那么有人会问,既然腐败导致民怨,那么为什么专制制度可以在中国连续几千年 ?原因是,中国文化本身可以毫无困难地容忍一个皇帝任何程度的腐败。但中共目前的腐败,相当于成千上万个隐性皇帝一道腐败。对此,中国的文化本身就无法消受。何况人民也养不起。
最后,老几说的那几个字到底是否真的能够代表中国文化也是个问题。看这几个字到底是否是中国文化的三个代表,不是听着是否好听,而是看有多大比例中国人的行为基本与之相符。 否则,就像“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最多只能算是一幅对联,而和什么北京精神八杆子搂不着,是一个道理。”

俺认为,关键在描述或者定义中国文化的时空。

让我们从现在往过去追溯:
台湾是否中国文化?新加坡香港是否中国文化?日本韩国朝鲜有什么样的中国文化?
满清末期的中国文化,究竟是个什么体系与什么样的主导价值观?明末清初的中国文化,究竟又是什么样的主流主导?那样的社会与主导文化,对于今的中国人与世界,究竟有什么样的召唤力?
说到世界其他文化,欧洲包括俄罗斯,究竟是什么样的主导统一文化?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为什么在欧洲产生出来,并由欧洲人自己铲除?
伊斯兰文化为什么既能拒绝法西斯也能拒绝共产主义,同时也拒绝欧美式的民主自由人权?
自五四运动起,包括共产主义者在内的中国知识界,呼唤德赛先生,呼吁人权民主共和,他们的呼吁是否错误?是否过时?科学民主人权共和公民社会,是否欧洲自古以来的传统主导价值观与社会形态与文化文明?

俺还是倾向于认定中国文化的酱缸性。 这个酱缸论,是台湾的柏杨很早就提出来的,作为针砭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社会随处可见的不合理与荒谬现象的国民性的标志。其实,再认真理性思考,酱缸并不是一个十分恶毒的贬义词。不但中国人,满世界的人几乎都吃酱做酱打酱油呢。俺认为,酱缸性实际上是一种延展性与多元性。几乎什么元素都有,但是无论酿酒造醋做酱变粪缸,全靠药引子与工艺程序。记得一则关于中国文字无标点的笑话,说某秀才对一村姑仰慕之,书文颂之送之:为嫂个个敬当家人人爱 做酒坛坛好作醋罐罐酸。结果村姑自己读成:为嫂个个敬当家人,人爱做酒,坛坛好做醋,罐罐酸。气煞也。
做酒变成醋,就是药引子与工艺问题。这到了近代现代,中国文化几乎没有了药引子:没有启动世界改变的核心理念价值体系,但是能够靠自己的酒醋酱甚至粪的变化,影响世界。所以世界既不惧怕也不热烈欢迎中国的儒教与共产说教,而是中国既离不开世界的科技文明逻辑思维与人文理念,也包括不能脱离破坏对抗维系世界大局的国际体系制度,同时又对这些理念体系制度产生种种排斥抵抗过敏甚至神经性反应。

日本其实就是一个例证:日本再富裕强大,也没有能够启动改变世界的,引领席卷甚至摧毁世界的独特价值理念体系。她接受承传的儒家加上自己的“神道”,到接受的立宪民主到军国主义,再到民主自由,只是世界现代体系的学习模仿破坏或者支撑者。她最大的软实力,是钱是技术,是自己循规蹈矩秩序井然的,同时不在世界惹是生非攻击挑衅的自己岛国社会。她可以是世界上认可的什么都是。但是她要让世界认可的独创,什么都不是。

中国最可怕的是变成日本的反面:世界认可的中国什么都不认,中国坚持的“独特”,世界怎么也不能认可。

其实,世界其他文化,包括伊斯兰和印度,甚至俄罗斯,都有这种类似情况和境遇。因为中国的独特长久历史与幅员人口,以及现在的大国综合国力,“中国文化”或者“中华文明”,就特别显得让自己与世界都不那么舒适适应理想而已。而这个最不舒服最不适应的,就是欧洲产生并铲除的共产主义与共产党极权制度,变成现在的中国特色。特色到自己的外交官都不好意思承认,却也万万不敢否认:因此,中国是什么国家都说不出来说不清楚,中共国文化是什么?无法正名。名不正而言必顺,顺溜的都是水货。无论什么官方甚至社会台面上的说辞,都是搞鬼搞笑。那么真实的是什么呢?

远古蛮荒时代真理:强权强势就是真理。指鹿为马,天圆地方,不怕你不信不服。你们不信反正我信了,就是中国政府权威发言人的标准自然表述。问题是马和鹿,在中国,已经根本没有分门别类的必要了。俺说习近平根本就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俺要被打死。俺说他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别人要打死俺。而这些个要打死俺的人,都是拥护支持共产党和习近平的中国爱国者。而中国爱国者的主要标志,就是中国粪缸里的蛆虫也是名牌中药,大名“五谷虫”,中国的红头苍蝇也是世界最美丽的,尤其是中南海的茅坑里飞出来的。

中国皇权崩溃军阀割据到统一,到文革天翻地覆到腐败崛起,是马列共产学说药引子导致中国酱缸的变化。而中国酱缸的继续变化,还是要靠别的药引子;这个药引子,还是包括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就追求的科学民主自由,而真正的操作工艺,是和平非攻非暴力公民社会。而非攻非暴力,最基本的就是政府不能草菅人命残害屠杀民众,不能靠在中南海遥控亿万摄像头盯住民众吃喝拉撒,靠永远把枪口指向对准民众来维稳。如果万民包围甚至冲进政府大楼,是政腐,不是民众发疯。如果民众把官员的衣服剥掉让他赤裸对待民众,而这个官员则发誓“你们剥去老子的衣服,老子剥掉你们的皮!”当这个人被民众做成肉糜甚至分而食之,这绝对不是一个中国文化问题:爱尔兰法国俄罗斯的王公贵族也曾这样对待民众,那里的民众也这样对待过王公贵族。这也是一个文化问题:中国自古以来到如今,就是这样子“牧民”。“何不食肉糜”与“食肉寝皮”,就是中国脍炙人口的成语典故。

老几:

中国传统文化与现行政治制度(3)

hare:

“只有下蛋,才算母鸡”

阿妞不牛:

名不正而言必顺:中国的信仰

“两分法”看毛与中国文化

浏览(4730) (0) 评论(6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1 14:05:20
关于“受伤”,狼崽你太高估自己狼爪的作用了,正如撒旦高估自己跟上帝的较量一样,圣经清楚地教导“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创3:15),连耶稣的脚跟都会受伤,祂的门徒自然不会例外,并以这种“受伤”为荣耀,但别忘了“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出来传道还怕受伤?笑话!

花见草先前说若那它再行污秽,就斩掉它,我这里正好还有部份存底,贴出来跟大家分享: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0 11:26:44
提醒博主,那个打红唱黑是NZFP的马甲,它们俩一直是一个空冒臭气的。
作者:花见草 留言时间:2012-07-30 11:34:59
圣人:Thanks for letting me know. 咱已经被逼得象那天随笔老兄所说的,快速进入开博第三层境界:I do not care who he is anymore, and I do not care whatever anybody gets to say anymore. 我又不想作什么首领,卖什么膏药,弄烦了这破万维网咱还不想呆了呢,最好叫网管将咱开除掉,求之不得,呵呵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0 11:43:37
那可不行,万维不可一日无妞(阿妞不牛),万维也不可一日无花,但万维不可一日有狼,呵呵、、、把放在你前面博文的回复放在这里鼓励博主一下:
博主,
我举双手赞成剁了它(支持你使用“它”,而不是“他”)——如果它再敢污秽的话!但是,我不会亲自动手的。因为:(1)我怕污秽了我的手;(2)基督徒深信神的应许“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诅咒他”(創12:3),上帝办事要比我们牢靠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这种万维公害不谴责,万维原本是我们华人交友的好地方,我们辩论可以针锋相对,但完全可以成为好朋友。我在老几的园子里跟兔子、嘎拉哈等虽然观点不同,信仰不同,但交流起来其乐融融,非常受教,我都差点被他们给逗死了,但若碰到那污秽的色狼,有谁不想剁它?
何况正如你所说的:一个至贱无敌者,老穆都奈何不了它,人间有谁奈何得了它,还是交给上帝吧!
回复 | 0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1 13:36:12
基督徒对于政治和文化的评价也不是都和你一样的。你老兄的信仰在你作为信徒价值观上并没高到能主导你生活全面的世界观,你也没办法实践你的上帝教导你的全部东西。你的问题是恰恰在于中国文化素养不足、文化的自卑、作贱等等因素。

在中国,基督教文化是不可能独立于中国文化而自成一统的。你老兄应该试一试用超越文化的基督教观点来谈论这话题倒是可以的。

别整一个摆着一张假正经的圣人面孔来叫卖你自己。
-----------
答: 当然,就象圣经中所说的12个探子对迦南探视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我老兄在信仰上在作为信徒价值观上恰好高到能主导了我生活全面的世界观——所以我敢象约书亚那样在真道上刚强壮胆,让你失望了,不好意思,但本宣教士为取悦上帝而活,不惧畏狼,呵呵。
“你的问题是恰恰在于中国文化素养不足、文化的自卑、作贱等等因素。”天大的笑话!我的中国文化素养如何,你可以去老几博客逛逛,你就知道什么叫不亢不卑。
我叫卖的全是圣经的,所以你恨之入骨!宣教士的名就是这个意思,将“道”(教义)宣讲出来,而将自己隐藏起来,学着点,狼崽!
我很少同意你的话,但你最后一句话却是千真万确:“用超越文化的基督教观点来谈论这话题”,而我正是这样做的,只是你的最后一句话,跟你前面的话完全对立,你自己没有察觉而已,傻冒,就这臭水平也敢出来卖弄!
回复 | 0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1 13:20:21
你们基督徒自身还有许多的问题要解决,比如像你这种根本就不佩来自封是"宣教士"的流氓来谈论什么中国文化的东西。由你来谈对文化的批判,是对基督徒的不公呀。这万维比你够格的多了去了。
-------
答:基督徒从来都是自身问题多多,圣经从来不避讳这点,我也同样不避讳;相反,圣经的重点就是在讲神的子民如何败坏,如何悖逆,旧约先知书说得很清楚,神自己家的人比外邦人更悖逆,上帝称他们是“悖逆之家”,他们的悖逆在于属灵的淫乱,遵从外邦的恶习,所以我在万维宣教的重点也是针对神家中的人,对那些犯属灵淫乱的人立斩不软,这是你亲眼看见了的,你还会再看见这种“非尼哈之刺”,我对他们不手软,对你这种败类就不会再客气。给你脸不要脸,再想要就不给了!
“宣教士”的英文是missionary,意思就是肩负大使命的普通无名基督徒。马太福音的大使命是耶稣给没一位基督徒的,基督徒若不认为自己肩负这样的使命就根本不是基督徒,这称号使上帝封的,拒绝这个封号的就是假基督徒。万维比我够资格的都出来宣教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这是你这种挑拨离间、显巴自己的败类所没有的胸怀。
如果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要向别人打广告说自己是真基督徒的话,最好的广告就是请一个真正的流氓来宣布他是流氓——而我正免费享受这种广告,呵呵,谢谢了,狼崽,但我不打算付你广告费,嘿嘿。
耶稣在约翰福音15章清楚地告诫他的门徒:“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你和NZFP喜爱的那两个“基督徒”显然是属世界的,因为世界必爱属自己的;而世界恨我宣教士,因为恨我以先,就恨了基督(我宣教士所传扬的真道——同性恋是上帝恨恶的大罪);我在医言堂里展现的是圣经中经典的“非尼哈之刺”,行刺的对象就是属世界的“基督徒”,使用的是就是经典的圣经语言——斥责属灵的淫乱,对属世界的观点“左拥右抱”,我很骄傲地诚邀各位去医言堂观看万维基督徒捍卫圣经真理的经典保卫战!
回复 | 0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1 13:01:14
2a, 圣人老兄你完全是基督反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的信奉者。你说对不对?

教会在我们国内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所占的位置是十分有限的,与西方国家不同。就精神影响力来说,国内基督徒也根本没有真正在社会中站住脚跟。更没有形成可观的、有效的局面来施展圣人老兄幻觉中的公共影响力。也就是说基督教在各方面的影响力还不足以触及社会,最多也只是触及了很小的一部分。
答:基督反文化(Christ against Culture)的概念是你提出的,或许你从别处听见的。我姑且不论你心中的定义如何,就按照我自己的思路讲开了,因为那是我想在阿妞博客主要要讲的内容。
我个人人为,我们华人探讨文化背后的动机有相当大一部份是希望中国强大,因为中国近代史被列强蹂躏刻骨铭心,让人难忘。但从圣经和人类历史来看,上帝一直是将祂的子民置于“列强”当中,要的就是祂的子民依靠祂来战胜列强,在列国当中做盐做光,上帝要的是祂的子民将信心置于祂(道),而不是人自己,但大多数以色列民却刚好相反,因着他们不信的恶心,他们不可以进迦南美地。以色列攻取迦南以前上帝派去12个探子,摩西所打发的探子回来都报恶心,说那里人高大无比,我们看上去象蚱蜢,只有约书亚和迦勒说那是耶和华给我们的食物——小菜一碟,所以只要他们俩存活。(上帝同样把本宣教士置于万维这个“列强”包围之地,但你狼狗在我眼里只是小菜一碟,NZFP反复问什么样的是真基督徒,这样的就是!)
在历史上强国大多数是上帝使用的刑杖而已,使用完就灭掉它们。而文化底蕴很深的却未必是强国。我们都知道古埃及的尼罗河文化是很“灿烂的”,埃及的一度强盛,是上帝要刑罚以色列人,刑罚过后,就用巴比伦帝国将它灭了,亚述帝国、巴比伦帝国、罗马帝国以及近代的德意志帝国都是上帝使用管教祂的选民的刑杖,用完以后就因着他们所做的恶而灭掉他们。不少人抱怨上帝不公平,为什么没有将华人做祂的选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上帝的规矩是“审判从神的家中开始”,因为上帝的好处都先给了祂的选民,尤其是神的律法(道),但他们得了好处却忘记了谁给的,却与外邦人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宁可接外人,也不接丈夫(属灵的淫乱——拥抱外邦人的价值观——那个蒙古医生和那个被你们捧上天的“基督徒”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上帝先刑罚他们,为的是将管教过后悔改的余民作为祂的“余种”(知道什么叫真基督徒了吗?)。所以历史上以色列民族所遭受的苦难远比华人要多要惨,所以华人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所以,文化的东西都是浮浅的,信仰的东西才是底层的,中西各种文化只要是跟基督信仰对立的,实际上都是人本主义(man-centered thinking)的东西,是与神本(God-centered thinking——基督教教义)敌对的,前者引人如地狱,后者引人归向神。
中国几千年的奴性文化就是因为人不认识神的结果,结果伏在世界的王——撒旦的权势之下,这是上帝管教中国人的结果,直到近百年来圣经传到中国才有改观。我那段引言的意义在于说明中国奴性文化的产生是因为不认识神,而不是要推翻地上权柄,而是认罪悔改认识神归向神,神就让这些悔改的人——祂的余民得自由,本宣教士就这样得自由了。
“教会在我们国内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所占的位置是十分有限的,与西方国家不同。就精神影响力来说,国内基督徒也根本没有真正在社会中站住脚跟。更没有形成可观的、有效的局面”吗?那是你的错觉而已,你对中西方都有错觉。正如我前面所述,神一直都是将教会置于列强当中,要信徒信靠祂,而不是信靠世界。国内的基督徒可比北美的基督徒虔诚多了,对神的话渴慕多了,象你这样的蹭饭族败类少多了,中美两国在基督信仰方面正朝着不同的方向走,我看好国内的基督徒。
回复 | 0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1 13:00:07
现在答复那个狼崽子:

1:圣人老兄你是来贩卖私货来了。你的上帝教导你的是要服从掌握着政治的权柄者;而不是教导你来替代这权柄。无论你有多么不喜欢这个掌握权柄的政治实体,你的上帝更没有教导你来推翻它。你说是不是?
答:你若能从我在阿妞那里所说的话找到一丁点“私货”——不是从圣经而来的,我就尊你为长老,尊号“狼长老”,怎么样?
我在阿妞那里那段话还只是一个引子,为的是把下文引出来(遇上你这恶狼出来捣乱,显巴自己在教会里是资深蹭饭族,只好先处理兽事)意思是当人不认上帝为上帝的时候,上帝就把强权加在他们头上,目的是要他们明白这是上帝在审判他们,因为他们喜欢世界的统治,上帝就遂着罪人自己的心意将他们交给这世界的王统治,直到他们悔改归向基督,就把那个强权给挪去。上帝让他们顺服执政掌权的,乃是因为那权柄是祂授予的,是管教罪人的刑杖,并没有任何赞赏这些世界执政掌权者的意思。当上帝用他们刑罚罪人之后,留下一小部份“余种”归祂自己以后,上帝就审判外邦的列强。当罪人认识到这地上的强权是上帝对他们的管教,知道这审判是从神而来时,就会顺服这强权——因为他们悔改顺服了神。我阿妞那里那段话又任何不顺服权柄要推翻政权的意思吗?瞎了你的狼狗眼!这是旧约先知书的主题,一个正常的基督徒都明白的事情,当然不会是你这资深教会蹭饭族所能明白的。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2-07-30 18:34:00
阿妞才思敏捷,对答如流,你看,

“荷花的美丽芬芳以及苍蝇不得病”就是阿妞们给大家何以出粪缸而不臭的仿生智能型回答。显然荷花不是长在粪缸里的,这个比喻尽管很美,却离题太远,唯一正确的答案就是苍蝇。

谢谢阿妞,至于有人说“像吃了苍蝇似的呕心”,那错了,中国的精英,中国的未来就都在这些苍蝇身上。
回复 | 0
作者:一位逍遥游客 留言时间:2012-07-30 10:39:48
有意思。

期待在十年后能看到一位华人数学新星冉冉升起,为华人争光。否则就真的是“装睿”了。
回复 | 0
作者:宣教士 留言时间:2012-07-30 09:34:48
建议博主把这色狼+恶狼给封了,花见草那里给它开屠宰场就够了,否则你的园子迟早要被污秽的,没法谈正经事。
回复 | 0
作者:西 狼 三 门 留言时间:2012-07-30 08:40:19
不好意思,借楼主宝地暂时存放一下私货:)
___________

作者:西 狼 三 门 留言时间:2012-07-30 09:31:26
好诗! 真的是好诗!

俺就改一个字哈,凑个热闹,花儿不介意吧?


花之旁,育儿狼。




哈哈哈哈。

作者:花见草 留言时间:2012-07-30 09:42:01
小狼,你给咱规矩点,咱的地头上你尚可以放肆一二,但不得乱喷污秽。有种你欺负老爷们去,不得去腥臊其他MM们,否则狗头铡伺候。

作者:西 狼 三 门 留言时间:2012-07-30 09:50:55
哎哟,介也算得上是放肆呀:)

俺不是夸你的诗好吗。哪腥哪臊呀。

真是的,连说花儿几句好话都要挨骂:(

介世道真是好人做不得啊。


哈哈哈哈。

作者:西 狼 三 门 留言时间:2012-07-30 10:06:38
" 小狼,…有种你欺负老爷们去…"

________________


俺是有去的呀。你没看见?

介几个,哦,就是都当了你小组组员的几位"爷们",他们现在都玩封锁啦,或者是连院子都没有。说是他们的院子不让狼爪子去凑热闹了。敢情他们是不做爷们了,花儿你说是不是?


哈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2-07-30 03:36:25
阿妞不亏为大侠(不对,教主),三言两语就让连兔子都要让三分的老嘎服服貼贴,佩服呀佩服!

看了几场奥运,没想到热闹成这样,真正教主气派!

不在您这儿添乱了。老几院里新帖后面,有向教主和老嘎的交待,有空请移驾赐教。

另附拙文(2)所引人类学家关于文化的一个综合定义是:“文化存在于各种内隐的和外显的模式之中,借助符号的运用得以学习与传播,并构成人类群体的特殊成就,这些成就包括他们制造物品的各种具体式样,文化的基本要素是传统(通过历史衍生和由选择得到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其中尤以价值观最为重要。”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22:20:56
把俺在寡言博文里的跟帖摘抄于此:

西岸提到契约精神,这是非常重要的。寡言博提到希波克拉底誓詞,同西岸所言有非常合拍之处。俺要说,中国也有对天发誓,但是,这个“天”,究竟是什么,才使得中国式的对天发誓完全不可同希波克拉底誓詞相比?
另外,寡言对中国文化的精准定义问题以及文化积淀发展变化的背后深层原因的思考,也是有一个同样的指向:真实信仰的问题。

俺觉得,这首先是西方的宗教信仰,甚至包括中世纪黑暗时期,上帝也不能同人间统治者划等号。他们不但不设定上帝在人间的皇位上坐着,并且有一本成文的虽然版本不同解释各异的圣经,对这本圣经,任何人没有发明权创作权,只有解释权。而解释本身,无论怎样强词夺理,达不到从今日朝鲜和过去与现在的中共对马列的解释的荒谬与毋庸置疑程度:因为永远不能逾越上帝在天的界限。而中国的天子,就是天。那么,连专门端尿盆子的小太监都知道,皇上不是天神,不但好骗得很,而且非常需要被骗。那么对皇帝发誓,说出真相,往往被杀头,而蒙哄住了皇上,只要让皇上高兴了,什么天知地知都是扯谈了。

如果上帝是超越人间一切肉身的只关于灵魂的最高主宰,那么任何契约,都是关于人与人之间一种最基本的信任:关于灵魂品质以及得到其他人(包括上帝教主)最基本信任的根源。当然,有根本在内心不相信任何上帝的纯粹的极为聪明的术士。但是,当这位术士哪怕向皇帝教主献策的时候,如果他坦率表明,任何信誉名誉都是假的,因为上帝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如何得到成功,而通往成功之路的根本,就是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那么,皇上教主在采纳这位术士的计谋策略之后甚至之前,一定会让这位术士人间蒸发。除非这个术士,是不为任何特定国王教主服务的独立思想家,如同《君王论》的作者。而孙膑的个人悲剧,就是一个反证。从这里,可以看出“信誉”与信仰的文化历史差别了吧。这个差别是上古有之的基因啊。

西方广义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进步,主要是政教分离,上帝真主不再以肉身坐在皇位上,而只是抽象化了的主宰包括皇帝总统主席在内的芸芸众生的灵魂归宿的主。这就为上帝下面人人平等打下了坚实的社会基础。
假如中国人大部分都这样信奉神主,那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薄熙来习近平,也都是同咱们一样的芸芸众生,他们死后肉身无论泡在什么药水里,他们的灵魂一样都要跟咱们一样在上帝那里接受最终审判。那么。毛泽东生前亲自带领中共高层签名立下的死后一律火葬的契约,就会生效,不会把它当作废纸:这实际上证明毛身边的一切人,都不把毛亲自立下的誓言契约当真。既然毛皇帝朕命天神立下的契约都没有任何值得遵守的信誉,中国文化里面的一切礼义诚信,就连瞒天都不是,只是哄鬼了。
俺虽然不信教,但如同寡言指出的一样,俺非常佩服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佛教这样的理念信仰超越国界时代对世界的影响力,因为所有这些宗教,都把信仰建立在排除包括皇帝圣人等人间一切肉身的神和灵魂主宰之上,使得包括希特勒都一直在德国人心目中要最终接受神的审判,并最终得到包括德国民族在内的历史审判。

这或许就是所谓中国没有贵族与贵族精神的某种猜想吧:没有真正宝贵的信仰,无法建立并坚守任何诚信,贵为天子,饭囊酒袋行尸走肉而已。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因此,中共政府权威发言人的标准语:你们不信反正我信了,就成为全国流行语。是马是鹿,党说了算,管他娘。
而这样深入人心的“信仰”,恰恰是中共屹立不倒的保障。俄罗斯人做不到如此彻底的真假诚信无所谓,因此当戈尔巴乔夫真的放开全党全社会说真话,苏联就轰然倒塌。中共只要在台上,指着月亮说是五角星,中国人有见识的一定会开导民众:莎士比亚都说了,那个叫玫瑰的东西,换个叫法一样香。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20:30:35
哈哈,华山老兄终于来了。你缺席了,俺卖大碗茶就没劲吆喝啦。
关于出粪缸而不染的问题,有请专门研究生物学的高手拿出有关这样两个生物现象的最新成果:荷花的美丽芬芳以及苍蝇不得病(荷花泡在清水里也能生长以及苍蝇能被杀虫剂杀死另当别论)。
华山能够看懂庄教授的高端数学研究,佩服。俺就对芝诺悖论的数学证明一头雾水,提出来也没见庄教授接茬解惑。等待中。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2-07-29 19:43:43
还好,阿妞用的是“酱缸”,不像台湾沫若先生说的是"粪缸“,否则,就得请阿妞还有几外同好们以身说法,介绍一下何以出粪坑而不臭,密诀何在?这才是让读者受益的地方。

绿岛老弟几个问题问得又荒腔走板了。对于英国皇室和数学的地位问题,庄老兄谈得过于专业,稍稍科普点就行了。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8:36:33
哈哈,花见草,你厉害啊。俺这篇小文,提出的就是这么个关于中国文化定义的问题啊:时空啊。至少要这么两维啊。
“文化”是一顶大帽子。就像“中国特色”一样。花博如果能够从党中央那里拿得出“中国特色”的定义,有精准的外延与内涵,俺如果还不能给你一个精妙的中国文化定义,俺一定把俺的西太大博士帽子摘下来敬献给胡主席。

其实,我们这里关心讨论谈论的,都是一个社会的主流或者统治地位的,关于善恶是非的核心价值观,以及为追求实现体现和坚持这样的价值观而形成的风俗习惯规范规则法律制度。具体一点,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怎样惩恶扬善,怎样明辨是非。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古老与传统文化文明,同西方甚至世界各地各种古老传统文化文明,几乎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犯上要砍头,酷刑无奇不有,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庙堂江胡一个天下阴阳两界。

而这个动态,主要就是纵横两个坐标形成的函数曲线。过去中国与外国社会都认为天经地义的东西,当现代文明世界都在抵制反抗甚至抛弃的时候,中国却如获至宝地接受,迅速扩散发展并一直坚持死保。而过去中外都没见过或者认为异端邪说的东西,如今在世界成为了通行准则,但是在中国不但还是异端邪说,而且还要用当时罗马教皇对待伽利略的异端邪说的方式处理,这被美其名曰“中国特色”,或者我们这里称之为中国文化。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8:20:14
按照我这个区别对待,六四适度镇压有其合理之处(我不是叫好,是说并不是太坏,因为不可否认但是闹事一方事情搞得太大了,只是政府应该避免大的伤亡),而现在几起民众抗争事件中国政府都有所让步说明了一种进步。

一句话,革命是不会被任何政府容忍的,不管我们喜欢与否。受到不公而抗争确是应该被原谅的。这不是文化问题,这是任何一个政权都不得不维护他那个政权的起码常识。

我一向支持抗争,反对革命。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8:13:53
我个人觉得,不是谈政治而是谈Commonsense。 如果老百姓受到非常待遇而反抗,政府不应该镇压而应该让步。 如果政治人物号召造反搬弄是非造成骚乱,政府可以适度地镇压。否则那还有什么权威而言。

有一点,那就是中国政府可以学习美国怎样对待示威者。我个人的看法就是上面两个区别对待。为民众利益而反抗政府应该让步,这一点连美国也没有做到;而号召以任何理由比如国家不民主起来革命,政府有权力也只能适度地镇压。 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不管哪个政府都会毫不犹豫地镇压。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7:59:53
谢谢施化跟进讨论。其实,还有一哥重要方面,那就是,非暴力实际上是弱者反抗强权的一个锐利武器与高明策略。因为,面对强大的专制政权以及暴力机器,民众同意接受暴力的概念理念并以暴抗暴,除了以暴易暴的长远后果,就是民众大量的流血牺牲,经常的以卵击石。实际上甘地与马丁路德金就是这样认识的。只要设想一下,美国黑人当年要是听了毛泽东的号召,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根本性的问题:甘地与金面对的不是残暴无良的专制政权。在当时英美白人主导社会甚至统治集团里面,在整体的社会文化文明里面,已经有对暴力血腥非人道与残酷的厌倦厌恶反感,已经有人道与法治以及人权公民权的认识和基本理念制度,滞后的是种族偏见与藩篱。

我们是否在今天看到中共统治集团里有这样的良知认识的萌芽呢?不能说没有。从中共集团没有人出来把六四作为勋章争抢着挂到自己脖子上,可以看出端倪。但是,当利益“逼迫”他们保住自己的权位甚至世袭利益的时候,他们会面对愤怒而失去控制的群众有恻隐之心吗?当党中央的“杀无赦”的指令传下来的时候,湖南兵去杀浙江佬,他们会拒绝执行命令,把枪口掉转来对着司令官吗?当群众激愤失控,确实有骚乱场面出现,然后遭到军警机枪扫射以及大规模逮捕报复的时候,我们难道还是谴责群众的暴力谴责他们是暴民吗?
因此,非暴力的理念,要向中国传播宣讲,但是首要地是反对禁止中共政权对民众的暴力,并且理解民众愤怒爆发的原因,是政腐。
人民有权改变政府与制度,暴力不是首选甚至不是适当方式,但是不在禁止之列,也无法禁止,因为引发民众暴力反抗的根本原因在政府。要禁止要废止的是用极端残酷暴力对待民众,滥杀无辜的政府。更明白直截了当地说,哪怕有一万人冲进某个政府机关甚至放火烧了它,也不能用飞机坦克机枪对着这一万人扫射开炮!这就是卡扎菲!中国古人都知道法不治众,何况是万人大屠杀!这就是民众与政府在暴力相抗时候的最基本正义点,一个遭遇自己民众集体大规模暴力反抗的政府,不是两国军队相争打仗,而是政府失去了合法性根基。这就是现代世界文明社会的法则与规范,被联合国宪章所承认的。这也是在利比亚叙利亚问题上,中国俄罗斯的反动与不义所在。
回复 | 0
作者:花见草 留言时间:2012-07-29 17:59:08
阿妞大教主,学徒工头脑简单,求的是个对“中国文化”的定义,不是雄评豪论。要不然“中国文化”被大家爱死了或恨死了打死了,她都死不瞑目啊!总得让她知道她是谁,为什么爱死她或恨死她打死她吧?定义好了,大家好交流;否则让人难以开口!既然大家都洋洋洒洒雄文如斯,一个定义那么难吗?

这么的说吧,这“中国文化”要是被定义成党国官宦政制,咱跟您一块骂;要是被定义成唐诗宋词,那咱跟您打一架;要是定义成民风民俗等等,那各位爱怎么爱怎么恨请便咱也插不上话,哪里都有金凤凰哪里都有赖蛤蟆。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7:57:33
对阿牛最后这段话,我基本不反对。

但是还是有个书生一厢情愿的问题。

美国对日本使用原子弹,好像恰恰就是针对了平民。因为美国想避免大规模的死亡,所以把原子弹投到了岛上而不是东京。这没有错吧!

但是没有错,还是伤及的基本上是无辜的老百姓。问题是纸上谈兵容易,做起任何事来要做到“正确”反而就难了。因为什么是正确的本身就是一个大问号。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7:52:14
施化 评论:
2012-07-29 @ 02:07
阿妞对非暴力的认识,已经认识到点子上。从最初始的非暴力,非的就是一切暴力,完全不是只针对自己。谁最搞暴力,就最反谁。让暴力成为罪恶,成为羞耻,成为禁忌。看起来,这是不可完成使命,但最有勇气的人,终有一天要完成它。

不理直气壮高举反暴力的旗帜,就失去了道义上的领先,无形中为暴政助威,竞赛。因为,在你眼里,暴力的价值和独裁者眼里是一样的。只有价值的区别,才是真正的区别。

中国文化的酱缸里,就是各种相反价值都搅拌在一起,混混沌沌稀里糊涂的一团烂酱。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7:49:57
阿妞不牛 评论:
2012-07-29 @ 00:46 (编辑)
谢谢三声与施化点评。
俺在中国文化与历史方面知识贫乏,对西方所知还略多一些,而这些知识,主要也是围绕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方面的辅助学习。因此,施化与三声都抓住了要点:俺此文主要还是归结到中国的时事政治。在你们关于暴力与非暴力的争论方面,俺主张非暴力,但是对于中国的现状以及世界历史经验,暴力的主要来源与险恶残酷,往往都是统治者。在中国,主要就是要反对制止统治者对民众施暴。而且,对待特别残暴邪恶的政权,民众的反抗不受限制:这是天赋人权之一。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反抗矛头,始终是指向政权与统治者,不能用暴力盲目加诸平民。
只有当统治者不把民众整体为奴为敌,也不是不择手段滥杀无辜的时候,民众才有可能放弃一切暴力,改变政府与制度。
假定当有人抓住原子弹威胁民众与世界的时候,任何人有权使用一切手段斩断那只抓原子弹的罪恶黑手。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7:45:44
风声雨声读书声 评论:
2012-07-28 @ 22:53
阿妞博用《酱缸文化》替代那个当前人人惯用不知而莫须有的《中华传统文化》或《中国文化》是有道理的。

事实上中华传统文化早已是过去的历史了。现存的那点残花烂叶,支离破碎,已不成体系,不成文化了,又被搅拌进现代党国文化的大酱缸里,想叫人爱也真是不可能。

这种“酱缸文化”用在当前的中共党国文化身上正合适。说的是“党国文化”的乱象。人心涣散,一团乱麻。全民性地对权势和金钱的无限崇拜,对法律的极度蔑视,以及对道德的冷漠和揶揄。一代愤青柏杨当初在他《丑陋的中国人》一书里发明了这个词,我看也出于这个道理。不过他当时的那个“酱缸”再臭,也绝对比不过当前的中共党国这个大酱缸臭。

施化 评论:
2012-07-28 @ 23:07
酱缸的意思就是“说不清楚”。阿妞的这篇评酱缸的短文,也流于酱缸。

风声雨声读书声 评论:
2012-07-28 @ 23:18
 《非攻非暴力,最基本的就是政府不能草菅人命残害屠杀民众,不能靠在中南海遥控亿万摄像头盯住民众吃喝拉撒,靠永远把枪口指向对准民众来维稳。

如果万民包围甚至冲进政府大楼,是政腐,不是民众发疯。如果民众把官员的衣服剥掉让他赤裸对待民众,而这个官员则发誓“你们剥去老子的衣服,老子剥掉你们的皮!”当这个人被民众做成肉糜甚至分而食之,这绝对不是一个中国文化问题:爱尔兰法国俄罗斯的王公贵族也曾这样对待民众,那里的民众也这样对待过王公贵族。

这也是一个文化问题:中国自古以来到如今,就是这样子“牧民”。“何不食肉糜”与“食肉寝皮”,就是中国脍炙人口的成语典故。》

阿妞好文,通情达理,有根有据。令人读了,叹为观止啊!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7:42:56
写完后我有重看一遍并存档(这里的有些话要给家里人看),却发现阿牛怎么自己在自己博客里刷屏连续三次啊?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7:34:27
(明镜网友)紫气 评论:
2012-07-29 @ 12:16
说说酱缸之阿妞新论:
我一向认为中国的女子是了不起的,了不起在于她们不但忍辱负重,而且见识不凡.例子我就不举了.明镜里面是不是有其他女博客参与,我不知道,但是阿妞,惠玲是我认为见识于常人之上的两个.
这次阿妞提出了酱缸之药引新论,我颇为好奇,细究之下,略有不敢苟同之处.故斗胆一说.
酱缸者两千多年之酱缸也,积酱缸之厚,我看那里面毫无马列之酵素,为什么马列一引入酱缸,便于酱缸发生如此亲和之反应,难不成这就是世界的反动文化都是相通的?
马列,尤其是马克思的学说作为一种观点,不失其存在的价值,可以供世人参考,但是,为什么一到了中国却”变成”立国之根本,而且不容置疑了呢?而事实上,谁都知道,连老毛都不懂马克思学说的之乎者也,我记得最牢的他最经典的马列论述,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条,根本就是一条”造反有理”.
毛泽东是中国酱缸之大力丸这已经逐渐被很多中国人所认清,阿妞是不是就是以毛此论,判定马列为中国酱缸之现代版的药引子?
药引子取之于中医理论,酱缸不会是中药铺,应该无须药引子.真的酱菜厂,在我小的时候,我有两三个礼拜,几乎天天莅临视察,也没有听工人老师傅有介绍什么引子的技术.如此看来酱缸加药引子,也当如我的”党妈妈”和”猪论”一样,乃是阿妞所独创.
我觉得阿妞所论听起来耳熟,因为我的耳边回响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样一个光辉论断.
阿妞认为中国是一个文化酱缸,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加上不同的药引子,便如社会学反应,中国不是继续独裁,就是变异成民主.
我在想,如果依照阿妞的理论,应该说德赛两个是先到的药引子,先到的为什么没有先与酱缸发生亲和,反而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反而是越来越排斥,而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或者说马列主义是后到的却倒是一拍即合?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中国文化之酱缸还有继电亲合这一环,所以,后到的马列反而得占先机?
其实,我还是这么认为:先秦的中国文化或者说中原文化,还是有很多光辉灿烂的思想,问题是:为什么演变中的中国人,不能接受那些先进的,合乎道理的思想,观点和理论,反而会整合出一系列反动的,残暴的,扭曲的,灭绝人性的酱缸文化.我认为这个问题绝对是研究世界文化史的博士级研究专题.
文化的发展究竟是以文化本身为主?还是以人的意志为主?如果文化的发展究竟是以文化本身为主,那么人的思想活动与本能欲望,在文化的发展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如果文化的发展是以人的意志为主,那么中国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种,为什么会把文化搞成酱缸?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7:26:29
如果华人中出现更多的政治家(不是只会骂中国而是对西方政治有发言权的的政治家比如在美国担任要职的政治家,这个不排除种族因素非常之难),将军(这个也难),顶级律师,顶级医师,顶级科学家,反正各行各业,哪一行只要出剑就行。
为什么要把眼光放在那个中国? 比如像犹太人那样在美国扎根开花!当然这里不排除我们可能起点低,而且受到某种程度的歧视。

我知道做这个打算何其艰难,因为我开始拿起被逼上的事业时也战战兢兢丝毫没有主意该怎么办。我相信有很多的华人有潜力,但是想都不敢想哪里谈得上有任何机会呀。

如果世界各国都有很多的华人各行各业出人头地,何愁华人在世界上的地位不升高? 为什么只是盯着原来祖先的那块土地? 如果你们的文科出类拔萃,为什么不对西方各国的文化做出贡献,为什么没有听到你们谈论美国政治?

我又扯远了,但是愿华人们都心想事成!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6:57:02
绿(lv),我还以为是luu呢,谢谢阿牛。花博就不要再“扰”了,我不会再多说了。
再多说我不是把自己卖了嘛,但是我必须说我所说的没有半个字的谎言。我说的这一点如果能够帮助我的同胞不要太死心眼,明白世上绝大多数事情特别是“玩政治”都是背地里干的。同胞们办事情要多了一个心眼,说不定可以增加一份机会。

不管你们是否骂我,我仍然为你们取得的成功而高兴,我希望更多的华人取得更多的成功。如果更多的华人在各条线上出人头地,难道我们其他的华人不是也会感到欣慰麽? 就像看奥运,看到华人(管他在哪里)得金牌不是很多华人心里舒坦吗! 因为这样证明我们华人是可以在世界上有所作为的,我们作为华裔出生并不差。 是不是, 同胞们?

lv dao, “还是不行哪”? 这是唯一一句谎言,哈哈。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6:54:33
花见草友的批评很有意思。转来明镜一网友的评论供参考:

匿名 评论:
2012-07-29 @ 04:07
文章内容大体俺还是同意的,有点感想胡侃一下。

虽然“酱缸并不是一个十分恶毒的贬义词”,但“酱缸”基本还是个贬义词,说“中国文化是酱缸文化”就是贬之否定之。将人谓之“猪”就是骂人的,可要是分辨“猪猪多可爱啊,多善良,多温顺,对人类贡献多大啊”,这丝毫不能影响“用猪骂人”这一“普世价值”,哈哈。

将传统文化等同于“孔孟文化”过于简单,甚至“儒教”是不是主流传统文化都是疑问,也许可以较肯定地说“儒学仅是中国传统主流思想文化”,但到底在上层社会有多主流,对中下层社会有多大的影响力怕是没有清晰明确的说法。

儒教有许多文献所以人人可以言之凿凿,要是没有「水浒」「金瓶梅」等小说,今人也许认识不到自古以来我们还有个“江湖文化”。“江湖文化”没有经典著作似乎难以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但它肯定不是“孔孟文化”,可要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相互影响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粗略地看蒋介石是传统儒家文化代表,毛泽东是江湖文化集大成者,但毛共夺权掌权不能片面地理解为这又是一次古代皇朝的换代。事实是“毛泽东加马列”才是全面客观之论,马列给了中共不仅仅是迷人的未来“共产主义”,“正义的”思想,还有组织形式行动原则。邓小平实际上抛弃了共产主义原理,貌似共产党没有了灵魂只剩“江湖文化”,当今党国只是一个纯粹中国传统背景下的“天朝”,其实不然,因为马列党国制度依旧,组织架构统治原则还在起作用。

“酱缸”好像什么都有,但“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西方概念中国传统文化的确没有,但我看重的是人本身。黑头发黄皮肤的我们绝对是人,“普世价值”之所以普世,只要给孤立的封闭的未开化之人这种“价值”,或者说“洗脑”,那这些人就会接受之言谈之行动之。世界任何地方人心是一样的,是公正的,是有良心有人性的。

对西方文化顽强抵御的伊斯兰文化都能接受民主,儒家文明没有也不会对抗现代文明,最大的挑战是中国民主化之后不能光明正大理直气壮言说的“江湖文化”钻民主的空子,让中国成为一个“坏民主”国家。“坏民主中国”比现在还坏吗?人们比现状还更不能接受吗?我认为是否定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7-29 16:33:17
哈哈,妙趣横生。
友情提示庄博:你如果使用拼音打字,绿字的拼音要用Lv,但要注意不要选“驴”啊。
回复 | 0
作者:庄锐 留言时间:2012-07-29 16:29:37
我是说我被使用各种无奇不有的民主和法制办法逼着被迫最后走上我自己也受益匪浅的事业之路。 比如我的工作变动了“无数次”,我当然知道中间的一切,我的家人也知道部分。

因为我曾经故意把我的妻子拉进了这个过程之中,后来她就被巧妙地“拒绝”参与了。 但是我不能够向你们说明细节,也无法证明发生的细节,但是我的妻子因为参与过部分,她至少可以证明某种细节。

这里提到的事可以证明“民主”是彻头彻尾的假货,也就是做出决定的人向没有权力做出决定的人打招呼,然后由没有权力做出决定的人公开开会讨论“决定"。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有时候老早就知道或者说猜到了完完整整的结果。 开个"屁"的会,装模作样演戏而已。这就是我不难联想到至少有可能作为的总统选举也不过是十足的演戏而已。

我的所有工作都是几乎一个人决定的,但是这个人几乎从来都“没有”参与过。所有的大学也不过是傀儡,但是我的工作都是各个大学“独立”决定的。 说这话,我已经打了擦边球了。
回复 | 0
作者:花见草 留言时间:2012-07-29 16:15:14
庄大教授,您看,这是好奇害死俺这三脚猫啊。能不能透露一下大方向,您这玄玄乎乎的哪个数学分枝跟“民主和法制”能勾搭上啊?数学在咱眼里那是最严谨的科学;“民主和法制”那是纯社会学范畴的东西,好象二者离得不近。都是文化惹的祸?您别见怪,咱只是个学徒工,无知者无罪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