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胡耀邦胡锦涛的二胡小调 2014-04-15 01:19:22
阳春之季,中国大地没听见什么惊蛰春雷,倒是传出几声忽隐忽现的有点悠扬的二胡演奏:成为了“草民”的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严密的护卫保安簇拥下,到了湖南“视察”。胡锦涛去了著名的长沙岳麓山,可是没有流连因为毛泽东而最出名的“爱晚亭”,而是去了岳麓书院。在那里也没有御笔赐词题匾,只是在盛“请”难却之下,墨宝落下了芳名。到了长沙,还去了乡下——没有去近在咫尺的红太阳升起的韶山吃红烧腊肉,也没有到隔壁毛主席一辈子最生死与共的亲密战友刘少奇同志的家乡宁乡驻足,而是去了浏阳胡耀邦的故居拜访。在把胡耀邦的亲侄儿这栋房子的原主人赶跑之后,胡锦涛在那里对着他的恩师与伯乐胡耀邦的铜像鞠躬。然后从这个三湘四水乡村旮旯,飘出了二胡之音,在神州甚至世界绕梁不绝。不少人闻琴起舞,联想霏霏:胡锦涛在胡耀邦逝世二十五周年的时刻,以一“布衣”身份,来到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对毛神侧身而过,却参拜这么一个由于他的死而引发惊天六四的红小鬼,莫非这里面大有玄机?

俺也倾听了老半天,可是俺不但没有听到任何惊蛰雷声,就连成调的二胡曲都没有欣赏到。除了胡“草民”这么一趟天子之游,中国的党控媒体,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在胡耀邦逝世25周年这么个大日子,有任何像样的纪念。

这就不过是胡锦涛跟胡耀邦拉二胡而已。或许是胡锦涛跟胡耀邦确实是琴友,或许是有人乐意让他俩拉一段二胡。但是,绝对不许搞成交响乐。

您别说,胡耀邦不会拉二胡,只有朱镕基会拉。可是朱镕基不是二胡,而胡耀邦是个二胡品牌。胡耀邦这把二胡,有着特定的音质和形象,生前死后都被人拉出不同的调调:昂扬激越如《赛马》,凄惨悲切如同《江河水》, 当然最正版的还是他的追悼会上的《党国颂》《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有人欣赏过这后两首曲牌的二胡铜管协奏曲吗)

纵观胡耀邦一生,是中共党内的一个难得的人的标本。他少年热血,加入共产党当红小鬼,既不是像彭德怀一样衣食无着去当兵混饭吃,也不是像贺龙一样用菜刀杀了盐贩子当红匪,当然更不是像毛润之那样被神仙点拨要出山当真龙天子。他就是作为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中学生,听了家乡一位杨姓妙龄女子的天方夜谭,有个苏俄共产天国好玩,就出来玩儿了。玩到井冈山打仗负伤,人小命大,还居然一瘸一拐长征万里到了陕北。因为年龄个子都不太起眼,因此不但蒋匪日军的子弹都不认识他,就连康生这样的肃反整风专家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个红小鬼就这样在血火绞肉机里平安长大,到“解放后”当了中国的孩子王:共青团团长。

毛泽东那时候的共青团,压根儿就不是邓小平之后的党国栋梁水压机,真的就是孩子王,让他们去给全国的青少年喂毛奶,天天系着红领巾充天真,唱着那《时刻准备着》的外国调,时不时整齐列队到北京机场给赫鲁晓夫们献花而已。这倒使得胡耀邦一直童真未泯,一直到文革开始老毛打他一闷棍。

这一闷棍打下来,胡耀邦倒真的开始长大成人了。在干校劳动改造,跟各种臭老九牛鬼蛇神混在一堆,他还真的开了眼界。据说他在岳阳某干校农场改造时,踩人力脱粒机收水稻,累瘫了顺手拖了几捆稻草放在水和泥湿淋淋的田埂上,招呼大家:来来来,这叫水泥地上沙发座!然后在这样的沙发座上跟其他臭老九一起侃岳阳楼记,想象着喝君山茶的甘甜。

这么个人后来当上了总书记,世界最大的执政的共产党名义上的头儿,那些跟他一起坐水泥稻草沙发的牛鬼蛇神们当然有着亲切美好的回忆,加上无限的期望想象。这个共产党头儿是个人,而且是个好人。

胡耀邦是个好人。按照共产党写在纸上的标准,他也是好人,好党员,好干部。他从来没有反对过党中央毛主席。就连大跃进亩产万斤那样的荒诞神话,他在江西也笃信不疑,说亲眼看见过几百斤重的西瓜。既然西瓜可以长得上百斤一个,稻穗一株几斤重应该没问题。那么亩产万斤十万斤也就是可能的。如果全国都达到亩产万斤,那么种一年地可以吃十年,其余的年份就不用种地。大家可以学文化,学毛著,甚至唱歌跳舞。这就是社会主义物质文化的超级发达,这就是共产主义。胡耀邦说这些话的时候,在场的听众捂着胸口凭良心讲,他没与半点欺诈甚至吹牛造假,而是真正的兴奋,甚至陶醉,像个孩子一样。他当时虽然是中年高级领导干部,但是确实是全国的孩子王,共青团团长。如今人们也不会去追究他的天真还是傻冒。当然人们也并不能由此看出胡耀邦的过人天分天才。

他当了总书记之后,还是保持着这种孩子王的童真。第一解放了大批的老干部,把那些同坐水泥稻草沙发的牛鬼蛇神,甚至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薄一波彭真这些老前辈,一一解放出来,自己象孩子一样照顾安置他们。第二是对共青团的新孩子王和管理下的大学生孩子们,特别亲切,唱歌跳舞随便。当时的共青团,尤其是大学里面的共青团,几乎就是郊游团歌舞团。不知道李克强是否跟早年清华文工团的胡锦涛一样活跃或者活泼可爱。

当然,他还保持着浏阳少年的孩子气:要周游世界。作为中共总书记而不是国家元首,美国不便接待。他还是去了日本和英国。在国内,他发誓要走遍全国每一个县。这起码有一个好作用:就连最穷的边远穷县,也都迅速修建了适合总书记起居的“招待所”。当然绝对没有毛的行宫那么兴师动众,当时也确实推动了中国楼堂馆所兴建的标准化现代化普及化。

胡耀邦的党主席到总书记任期可谓昙花一现。西装领带是令人耳目一新。人家也都知道他只是一把二胡,是靠别人在拉。邓小平陈云薄一波王震邓力群胡乔木等一大帮子老菜帮,左拉一下右拉一下,虽然几乎从来没有和谐过,经常跑调,可是胡耀邦这把二胡的音质,总体来说,对老百姓,尤其是对知识界和青年学生,就远远没有邓力群胡乔木陈云薄一波彭真等老菜帮的念经那样令人昏昏欲睡,更没有他们的干嚎那样刺耳。

可是,对百姓和知识界和青年学生不刺耳,就一定刺痛老菜帮的坐骨神经。老菜帮毕生使命就是刺耳刺人整人野狼嚎,拉二胡也要象吹冲锋号或者死人调。1986年的学运前后,胡耀邦关于思想解放倾听对话引导而不是压制的言论,终于让老菜帮觉得这个孩子王的使命功用要玩儿完了。薄一波们恩将仇报整肃胡耀邦的举动,激发了孩子王下面的孩子们的愤怒爆发,终于由这个孩子王的心机埂塞,导致了中共自己最大的一次心机埂塞脑溢血——六四爆发,中共彻底中风,侥幸苟活,一直脑瘫面瘫心智不全,再怎么整容染发也难去苍老甚至狰狞面目。

这就是胡锦涛做了十年面瘫帝的由来。这就是胡锦涛到浏阳跟胡耀邦拉出的一段《江河水》。

这段《江河水》,有人要录音放大制作成《黄河大合唱》交响乐,有人只准许做成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

俺看,胡锦涛也就最多跟胡耀邦来段《二泉映月》罢了。胡耀邦和胡锦涛这“二胡”,无论独奏合奏,都是无法奏出中国真正的改革交响曲的。甚至连做引子的功能都不具备。他们的特质,都有点像真的二胡,很象人声,如果有好的曲调有真正的艺术素养,有真正的高手演奏,可以引发人们的一些人性共鸣。可是,共产党最害怕最严加防范的,就是在中国引发人性的共鸣。因为这是同党性绝对冲突绝对不允许的。胡耀邦胡锦涛这“二胡”,毕竟是党胡。

还是朱镕基老道。躲在长沙家中,瞟见胡锦涛胡耀邦拉二胡,放下窗帘关上门,拉起他的京胡,摇头晃脑一通:

“手执钢鞭将你打呀——呀呀呀!”

浏览(10175) (0) 评论(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hills 留言时间:2014-04-20 05:45:00
胡锦涛其人:无知-无能-自私-不作为=十年执政任人胡做非为,美其名曰“不折腾”。

胡耀邦其人:无知-无能-崇洋-胆大=胡乱邦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19 15:17:06
细读老度的评论,俺觉得很发人深思:
“如果说我们现在的历史时期, 又回到类似于从戌戌变法到辛亥革命的那段历史时期, 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我们又一次面临着同样的历史性转型的艰巨任务. ”

回到清末,慈禧太后和光绪代表着一个目标下的两种选择:以顽固守旧或者维新变法来保住大清王朝帝国。两者都行不通。前者导致革命,后者也无法导致明治维新或者英国光荣革命那样的结果。结果还是毛泽东达成了慈禧太后和光绪的目标:以马克思加秦始皇维系了中国的千年专制。

从邓江胡,甚至包括胡耀邦赵紫阳,到如今的习近平李克强,事实上都没有偏离慈禧太后和光绪的目标:维系专制大帝国,只是在方式方法上去试图进行无奈的选择:进行有限改良来避免革命,而改良的限度就是要避免触及国家根本政治体制。

而慈禧光绪到邓小平习近平都遇到这样一个最根本性的合法性问题:满清和中共从本质上对华夏来说,是外来政权。满清是鞑虏,中共的是外来势力建立的歪门邪教。满清的变法维新,如果要成功,一定要让大清王朝实际上变成汉人政权,最多保持满清一个虚位君主,那些八旗王爷都会要被废掉。中共的改革,如果要成功,也就一定要最终废除共产主义的统治意识形态以及中共的一党专政地位。

这就是以慈禧为代表的顽固派一定占有优势,一直到革命爆发为止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中共的党内顽固派也会一直占有优势,一直到中国的革命不可阻挡地爆发为止的原因。任何软性的改良改革,都有温水煮青蛙的效应。可是慈禧太后这样的老青蛙,对水温非常敏感,不会容忍任何人给水加温。这就是胡耀邦赵紫阳不可避免地被太后废黜,胡锦涛不可避免地面瘫的原因。这也是胡锦涛对胡耀邦铜像拉《江河水》,朱镕基无奈唱《手执钢鞭将你打》的背景心态。

李克强当知青时发豪言:让我当省长,我一定要治一治(这些乱象)。现在让他当了总理,总是理不清的。
小习肯定要唱戏,但是唱不了大戏。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18 12:38:22
谢山哥!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4-04-18 10:09:12
阿妞好文。
问令狐老常好。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4-16 13:51:27
如果说江老佛爷很象是当年的慈喜太后(垂帘听政者), 那么新君习大大也处在光绪皇帝的位置上, 应该是比较靠谱的说法.
因为汲取了历史的教训, 相信习帝不会再颁布明定国是诏了, 他应该知道仅仅依靠康有为, 梁啟超等书生是不足以成大事的. 但依靠譚嗣同等六君子, 还是不足以维新变法.
要想变法通行无阻, 需要先禁锢顽固派头子老佛爷, 想要拿下老佛爷, 就先要清君側, 首先要清洗老佛爷在军中的势力. 不但如此, 自己也不能再象光绪那么样在政治上幼稚了, 要紧紧的依靠军中的势力, 特别是北洋军的总瓢把子袁世凯, 如果合光绪与袁世凯二人之力, 是否能搬倒老佛爷的势力, 这还是一个历史上的新课题, 胜算有几成?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无论如何, 上次的戊戌变法, 使光绪皇帝过早的夭折了, 致使袁世凯失去了政治上的依托, 老天不得不再让一个孙中山来弥补.
现在我们还看不到孙中山的出现, 是不是预示着这次国家的政治体制转型有可能成功呢?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4-16 13:18:07
如果我们只看历史的横切面, 往往有很多东西都只能看见表象, 或者说真象被隐藏在迷雾之中. 如何去寻求真象呢?
如果我们能打开更广阔的视野, 我们所追求的迷底, 也许就蕴藏在历史的纵切面之中.
中国从满清到民国的历史转型, 其实跟现在的政治形势有可比性, 那次转型中的几个起决定性作用的历史人物, 值得我们现在仔细研究.
在我看来, 上次的转型成功, 有四个人的历史作用无法忽视, 他们是: 慈喜太后, 光绪皇帝, 袁世凯和孙中山.
如果说历史不会重复, 那是对的, 但历史往往也会呈现出惊人的相似之处, 这也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如果说我们现在的历史时期, 又回到类似于从戌戌变法到辛亥革命的那段历史时期, 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我们又一次面临着同样的历史性转型的艰巨任务.
如果是这样, 那么上述那四个人物是不是又会出现了呢? 答案应该是很可能的.
既然有前车之鉴, 那么现代的政治人物就会从历史的往事中汲取教训, 这是不言而喻的.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4-04-16 13:01:13
胡锦涛并不是江泽民那种类型的人, 胡没有一般政治人物的虚荣心和爱出风头的性格.
现在他这一露面, 引起全国关注, 应该是深思熟虑所采取的行动.
看来局势的危机已经迫使他不得不露面了. 现在是政治人物站队和表露其政治面目的时候.
在当局拿下了薄,周之后, 斗争的矛头开始转向军队了, 一场清洗军队, 重新分配和调整军权的斗争已经开场. 据说徐才厚与郭伯雄都已经被逮捕, 这两个人都是江派的干将, 而且树大根深, 看来江老佛爷在军中的势力将要被进一步的清除.
跟晚清时代一样, 帝党和后党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回复 | 0
作者:侃侃 留言时间:2014-04-16 06:34:47
二胡曲一般都是悲凉的曲子,比如“二泉映月”。能拉出“悲凉”总比“无声”强。

中国有句俗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忽听着司马发来的兵... ...”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16 04:59:11
怪不得,如投票排一个华夏国乐器之首,“二胡”首选,中国文化人的脑花肠子幽怨多如是二胡情节,两根玄,贰!迈向康庄大道是要交响乐,二胡是得嗦边边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15 20:36:08
谢谢云乡客!你的“朦胧诗”的说法,是给俺戴的一顶桂冠啊。
俺就是用这样的朦胧眼看老胡小胡,听他们拉二胡啊。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15 20:33:07
谢谢老常和令狐冲!
俺基本同意你们的看法:胡耀邦甚至胡锦涛,都是中共领导中少有的有着基本人格操守的人。这样的人成为中共这个绞肉机的最高领导,是不容易的。他们上台,使得中共少了许多绞肉机的性质,多了一些人性面孔。
但是,俺还是觉得,他们无法彻底改变共产党这个绞肉机的性质。只能说他们是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时候,对马克思主义里面包含的某些人道理想色彩接受得多一些。但是他们都还走不到戈尔巴乔夫那样的彻底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段位,更不要说叶利钦那样的彻底叛逆。
假如胡耀邦胡锦涛能够打出西方社会民主党的旗帜,哪怕俺这样的连社会民主党也不信的人,都还是可以支持他们,他们也还是可以成为中共与中国改革的旗帜的。

可是,哪怕现在的胡德平,也不敢打出社会民主主义的旗帜。无论共产主义如何说不通,无论习近平也不好意思再提“无产阶级专政”“共产主义一定要在全世界胜利的远大理想”,他们就是不能放弃独裁专政这个共产党的核心。哪怕胡耀邦胡锦涛到了最高位,如果放弃这个共产党的根本核心利益,他们就会被同志们咬死。如果他们有本事咬死其他反对他们不搞独裁的同志,那么他们事实上也是在坚持独裁专政。

这就是中共无可改变的悖论。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15 20:18:12
谢谢雪鹿。
俺觉得,这篇邓遗嘱,无论真假,都跟邓思想是靠谱的。就像俺可以假冒毛遗嘱一样,人们看的角度,并非把这些东西当“圣旨”,哪怕是真的,也都是历史文件。除了对这些“文件”的真伪质疑之外,更重要的是对这样的“思想”甚至:指示“质疑,甚至挑战。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4-04-15 19:20:00
阿妞好!我潜水时也过来看过你的博文,顺便偷学几招。阿妞喜笑怒骂皆成文章,佩服的很。

你这个茶档生意越来越好,但人红是非多。从极左到极右的闲杂人等都来喝茶,众口难调啊。有的极品不给钱还直挑你的毛病,没有阿庆嫂的本事还真是应付不来。

关于‘二胡’,我同意老常,事情要有一个过程。我老早就觉得胡温一体,小胡其是有心为老胡翻案,但有心无力。习大大现在面目不清,但很有意思的是,已经有毛左对王大人专门打左老虎很不满了。

现在毛左越来越多,他们有一面令当局投鼠忌器的旗帜。土共党内党外的自由派民主派也应该要有一面旗帜,胡耀邦就是这样的旗帜。对土共不满的越来越多,“回到八十年代”是一个很吸引人的“中国梦”。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4-04-15 16:59:18
由于资讯欠缺透明度和广度,所有发生在神州大地上的事件就像曾经风靡一时的“朦胧诗”。不要说那些墙外的“评论家”们搔不着痒,就连那些“庐山”上的看客也往往有“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感慨。

各人不妨“自由心证”。
回复 | 1
作者:老常 留言时间:2014-04-15 06:53:45
阿妞,您的文笔真是没的说,精彩!不过,俺要唱点反调。俺个人认为中国最需要的就是‘二胡’这样的‘二胡手’多拉上几段,中国民乐的‘靡靡之音’随着岁月的流逝,民主和法制就会不期而到。‘茉莉花’和‘太阳花’虽香,没有‘上天的气候’相适应,是很难结出硕果的。
回复 | 0
作者:雪鹿 留言时间:2014-04-15 06:40:54
前一段在网上盛传的邓小平政治遗嘱,无论其真伪,我以为下面这段话都可谓是毛左的真实形象:有人说我们没有做好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认为六四是一次“右”的动乱。实质上并不是这样。思想和政治工作的一些失误,只不过给一些政治阴谋家了发动动乱的空间。为什么我前两年去南方视察,讲话,就是要消除这些错误的看法,否则,如果继续要反自由化,就会有人在经济体制等领域准备保守倒退了。他们一直用六四问题做借口,打压我们在市场化和民主化方面的尝试。试图全面否定我们的改革路线。六四并不单纯是学生和市民的自发运动,也有一些人煽风点火,甚至是党内某些人故意造势的产物。他们就是要趁乱而阻止我们的改革开放路线,先把胡耀邦和赵紫阳赶下台,然后把我邓小平也赶下台的。这些人并不不是赵紫阳,也不是胡耀邦。而是另有他人。这些话,我现在说了,但不要公开,以后等待合适的机会,可以告诉世人。即使在以后的长期时间里,我们全党也要对此足够警惕,警惕有人打着各种的旗号,包括毛主席的旗号,去煽动甚至发动各种政治阴谋运动。这需要有足够的政治警觉性和专政手腕。右的问题存在,但主要的问题是在左的方面。文革是这样,六四里的一些势力也是这样,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样的“左”的各种势力。无论他们打着什么旗号,实质上都是会和文革和六四一样,打着群众,民主的幌子,试图否定我们的改革开放路线,然后夺权上台,把社会往后拉。http://1966to1976.blog.sohu.com/281785051.html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