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钟持之的博客  
政论,时评及其他  
        http://blog.creaders.net/u/3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一国两制”、“反送中”以及美中贸易战 2019-08-27 18:14:01

   香港人民如火如荼的“反送中”抗争和美中之间愈演愈烈的贸易战,在互不相干的外表下,却有着深刻的相通相连之处 —— 对中共一党独裁下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的全面否定和断然拒斥。

 

  香港回归大陆后将首先施行“一国两制”并且五十年不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所做的决定和许诺。至今为止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意味着五十年后,香港施行的制度必须废止,而由大陆的制度取而代之。但这却大谬不然。当时大陆改革开放势头正盛,中共当局最高层包括邓小平本人,都多次在正式场合公开保证过,五十年后大陆定将更为开放,香港的制度当然更不需要改变云云。实质上,这就是中共迫于国内国际情势,公开承认当时大陆的政治制度因无可辩解的落后与错误而不具备施行于香港的资格。即使在主权和治权一并同时收归大陆之后,此一制度仍不配照搬至香港。但更为重要的,是中共明确承认,此同一制度甚至也不配继续施行于大陆,即使在大陆内部也必须进行根本性改革。而此一改革,在整体上本质上当然是朝着香港制度的方向进行,最低限度是建立起充分的自由与法治,更应该发展真正的民主。

 

  由此可见,“一国两制”所判处死刑却缓期五十年执行的,不是当时香港的制度,而正是当时中共在大陆施行的制度。这一判决,是对大陆当时制度在合理性与合法性上的根本否定。据此判决,此制度当时即不得进入香港,将来亦永远不得进入。不仅如此,此制度亦不得继续施行于大陆中国,必须立即实行根本性改革。五十年后,施行于香港和大陆中国的,将是同一个制度,但那必须是一个根本不同于大陆当时制度的、更接近于香港当时制度的、确保法治健全、个人自由和社会民主的制度。“一国两制”的这一题中必有之义,就是中英双方对全体港人的承诺,对全体中国人的承诺,也是对世界的承诺。

 

  自《中英联合声明》于19841219日签署,经《香港基本法》于1990年颁布和1997年实施以来,“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是承诺,是原则,也是法律。它的忠实恪守和严格执行,不仅直接关系港人祸福,更与整个世界紧密相关 ——国际社会对于香港的种种额外优惠,都是基于它不仅具有一个比大陆远为优越的政治社会制度,更将在今后半个世纪中对大陆的制度改革提供积极的促进和引领作用。这在更为广阔的背景下,是世界上一切爱好自由民主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民的巨大善意和美好期望:希望随着经济的增长,中国的政治改革能够逐步跟进,随后以和平与非暴力的形式,摆脱中共一党专制,融入世界文明的主流。

 

  这一希望,从一九八九年北京大屠杀以来,经过苏东波以后的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承受中共一次次打击,经历一次次挫败,早已奄奄一息。但中国大众的忍辱负重,改革志士的艰难持守,国际社会的仁至义尽,皆因此一念尚存 ——直到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全面复辟。

 

  作为最近几十年来中共最愚蠢最狂妄的头领,习近平上台以来所推行的早已不仅是政治上的保守,而是包括政治、经济、司法、教育、文艺等社会生活所有领域里的全方位反攻倒算和复辟。而此次由林郑在香港强暴推行的这一《送中条例》,就是习氏反攻复辟的一个组成部分。林郑利用一个涉及台湾的刑事案件,将中共大陆的黑暗司法制度走私进港,全盘出卖全体港人生命财产自由的尊严与安全,其伎俩之卑鄙下流与作风之横蛮暴戾,与习氏所作所为一脉相承。而港人之所以抗争,不仅是因为林郑企图从五十年中偷走整整二十八年,更因为林郑用来取代香港现存司法制度的,乃是中国大陆那个早已退化得比上世纪八十年代更黑暗更腐败的司法制度。港人的抗争,表达的就是对中共专制制度的完全否定和拒斥。

 

  那些企图将数百万参与者统统定义为住房、就业和收入方面的失败者(废青)的人们,暴露的却是自己的无知与无耻。民生问题何地无有,为什么其他地方不见此等抗争?同样的民生问题既然在香港由来已久,为什么如此规模的抗争至今才发生?为什么“五大诉求”至今对这些经济问题一字不提?自甘下贱到了只知“以食为天”的存在物们,偏还有脸来“以人猪之心度人之腹”,可笑可悲复可怜。冒着如此的政府高压警察暴力加黑社么恶行,全部人口七百万中,走上街头的就有来自各行各业各阶层的二百万(相当于一亿美国人,或者四亿中国人),代表的还只是被你们视如粪土的“低端人口”?那些所谓“成功人士” 难道不更该害怕中共“司法”?你肯定逃得过薄熙来式的“黑打黑”?看看那位“朝为接班人,暮为阶下囚”的孙政才 ——“汝比颜良、文丑若何?”

 

  香港“反送中”抗争的本质,就是生活在自由和法治社会的绝大多数港人对于中共专制制度的根本拒斥。即使再等二十八年到了2047 期望多数港人面对这样的恶政而俯首就擒引颈就戮,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也只有从这一对中共专制制度的根本拒斥的角度,我们才能对愈演愈烈的美中贸易战有一个准确的理解。美国所不再能容忍的,绝非每年几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而已,而是包括国企和出口补贴、非关税贸易壁垒、强制技术转让、窃取知识产权等一系列不公平行为。是中国几十年如一日的结构性系统性的恶意与恶行。这一切都是由中共的根本制度所决定,并服务于其在国内强化一党专制,在全世界怂恿和支持一切腐败专制残暴的国家与政权,挑战并颠覆现存国际秩序,扩张势力范围并追求霸权的目的。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一直期望经济增长及中产阶级壮大终将导向政治改革,几十年来对中共制度采取了包容、忍让和迁就的态度,正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美国以自己制造业衰败、就业凋零、科技被无偿盗用再加上每年数千亿美元硬通货的代价,补贴这个始终视美国为头号死敌的政权。这个本来已是意识形态彻底破产,合法性丧失殆尽的“僵尸政权”(zombie regime),因此却得以经济飙长、军事如虎添翼,内政更加腐败专制,外交侵略性与日俱增,四处亮剑,今日中共已经变成对美国和世界自由民主社会的基本安全的最紧迫最严峻的威胁。

 

  在今天的世界上,一家美国公司Qualcomm 收购一家荷兰公司NXP,就必须得到世界上九个国家和机构的全部批准。而在其他八家机构批准以后,中共一家即可以不作任何解释、置之不理、直至过期的方式,将整个收购案置于死地 ——全球化深入发展到今天,这个地球村已经缩小到了不可能容纳两种互相根本冲突的制度而“共存共荣”了。从整体和长期来说,“一村两制”是荒谬和危险的梦想,只能有一种制度,而那绝不能是中共的制度。香港人民的悲壮抗争正在昭示全世界,对那些生活在自由和法治下的人们来说,堕入中共式残暴专制制度下的生活是一种何等黑暗与恐怖的梦魇 。看看这个党和政权一个世纪来对中国人民已经犯下的数不清的罪孽,看看它们为了维护和扩张统治在国内国外的无所不用其极, 一个由中共建立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无疑将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灾难。

 

  “贸易战代价太高”?真枪实弹的战争代价更昂贵。“新冷战太可怕”?至少强过新热战。“中共已羽翼丰满而世界已错失良机?”所以应该再等十年二十年?             

              

2019827日?



浏览(3231) (90) 评论(20)
发表评论
中共“红二代”更恶于“红一代” 2019-05-30 07:26:48

   就整体而言,目前已在中国全面执政的中共“红二代”,即使和他们的父辈“红一代”相比,也无疑是更为庸碌、愚昧、虚伪和邪恶。

 

   从能力来说,“红二代”更为庸碌。“红一代”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一切都靠打拼得来。由挫败得经验,经磨炼求适应,在“技术”上不得不有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否则也不可能夺得全国政权。而“红二代”生为专制体制内的人上人,进重点学校,红卫兵打死人不偿命,开后门当兵,再开后门当工农兵大学生,出国“留学”,价格双轨制下卖批文到今天接掌全国政权……从来没有一样是靠自己的能力与辛劳挣来,只凭“我爸爸你爸爸他爸爸”就统统搞定。能力既无必要,自然用进废退,逆向淘汰。一代之间,其颟顸、蠢笨、刁顽与骄横却早已赶上清末八旗子弟之德性。中共的新一代“核心”又必须只在这一群低能儿中间挑选,而决胜局偏又是“因最傻而成一尊”,不断出乖露丑,到处丢人现眼,实在是他这一代的忠实代表。

 

  从认知上来说,“红二代”更愚昧。“红一代”处身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上升时期,这一意识形态在理论上的荒谬性尚未充分暴露,其在实践中必然导致的灾难如斯大林大清洗、中国大饥荒和文革、红色高棉的“自我种族灭绝”(autogenocide) 等等,更有待时日才能一件件发生、被揭露并被证实。“红一代”对于共产主义的盲信盲从,历史局限性确实是一个不可完全排除的原因。而“红二代”则不再有求助于此一借口的任何资格。在今日世界,共产主义在理论上早已彻底破产,它在那么多国家造成的罪孽和带来的灾难亦无人再能否认。“红二代”中至今仍然对这一“信念”割舍不下的极少数人,确属愚不可及,别无辩解。

 

  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其实早就抛弃了这一信念。有过真信仰真狂热的,多在“红一代”里,真正的殉道者,亦多出于那一代之中。“红二代”从小零距离观察体验几十年,肮脏内幕无所不知,比平头百姓看得透多了。他们今天的信誓旦旦根本就是伪装的。死硬地维持上一代“打江山”的正义性,只是为了维护下一代今天“坐江山”的正当性而已,哪有什么“理论自信”,他们其实才是最不信的那一帮。 因此才会有荒唐透顶的共产党“三个代表”论 ---- 不是为了让资本家能入共产党,而恰恰是那些靠着共产主义教义才把持着政权的人们,为了自己能够反手便将此权力入股而成资本家来“榨取剩余价值”。他们在公开场合反西方反欧美最高调,但抢来偷来的万贯财产都藏在欧美,老婆情妇子女(包括私生的加上乱伦的)都送去欧美,保险箱里改名换姓改头换面的逃难护照都是欧美国家的…… 中国几千年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一个政权在其基本政治理念上已破产得如此彻底,整个执政者群体在其根本政治信念上又虚伪到如此不要脸的先例,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中共“红二代”所组成的,真正是一个由一帮灵魂已死的 zombie 所把持的僵尸政权。

                             

  灵魂已死的僵尸,无道德可言,“红二代” 在道德上比“红一代”更为邪恶。象大饥荒期间彭德怀的“犯上直谏”,或是其后刘邓“三自一包”的亡羊补牢,或是文革后期邓小平等不及毛死就力行治理整顿,表现出“红一代”中多少还有一些人天良尚未丧尽。今天执政的“红二代”里面再也找不出一个类似的人物来。这整个群体关心的只是把父辈抢来的“江山”多坐一天是一天,民脂民膏多榨一笔是一笔,再无任何道德的底线与良心的顾忌。今日中国社会里,官员的贪污腐败,下级对上级的谄媚表忠,卖官鬻爵的公然猖狂 ,文人学者的卖身求荣,人与人之间经济上的贫富极端差异,社会地位上的弱肉强食,自然环境的严重污染,都已达到中国历史之最。这里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把持了政权的“红二代”对全社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祸害与荼毒。

              

        “红二代”为害中国与世界之烈,从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国内政治、经济、法律和文化 所有领域全面倒退,国际上四面出击,时时处处事事都偏要与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为敌,是一个已完全丧失任何历史合理性和合法性的僵尸政权典型的不可理喻的末日疯狂,观念既陈腐不堪,一言一语也都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僵尸臭味。短短几年,就落到了天怒人怨,四面楚歌的境地。即使在中共体制框架内,“红二代”也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甚至比“红一代”也更无能,更愚昧,更虚伪和更邪恶的群体,它的执政代表的只能是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更深重的祸害和更严峻的威胁。



浏览(6605) (106) 评论(13)
发表评论
贸易战:中共真有那么经打吗? 2018-07-08 09:40:16

正在进行中的美中贸易战,亲中共的论者都认定中共拥有更强的抗打击能力。只需死拼熬下去,让双方的“伤亡”都不断增加,最先让步求饶的只会是美国。以刚及美国一半稍强的经济总量、六七分之一的人均和严重落后的科技,而有如此自信,底气则最终来源于专制暴政特有的超强能力以迫使国内民众长期忍受最大化的苦难与牺牲。

 

“制度自信”如此,其实并非中共的创新。太平洋战争后期败局已定之时,日本法西斯乞灵于“神风特攻队”之类的战术以刻意造成双方重大伤亡,赌的就是这种“制度优越性” —— 面对越来越惨重的代价,民主制下的美国公民有权利迫使政府妥协,而军国主义暴政下的日本臣民则绝无任何权利反制其政府,只得拼下去到死光为止。后来的韩战期间,毛泽东也有类似的算计:美国政府必须对付民间的反战压力,而“我们自己国内的事情比较好办”(《毛选》第五卷,凭记忆)。日本“一亿玉碎”的死扛换来的是两颗原子弹,毛泽东却确实用更多的中国人命在朝鲜硬换来了一个平局以欺骗威吓还没死绝的中国人。豪赌如此,结局虽难预料,道义上的极端残忍却从来都是一样的。

 

“神风”贸易战这次就一定能奏效吗?恐怕未必。

 

毫无疑问,数千年的历史,早已证明了中国人正是世界上忍受饥寒、恶行与暴政的冠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几千万人宁可饿死也不造反,死后居然还从置他们于死地的中共嘴里换来了多好的人民啊的嘉奖。但二十九年前的六四屠杀以来,世界和中国局势的根本性变化,使得下注于此类“历史经验”变成高风险的“刻舟求剑”。

 

六四屠杀震惊世界,最终导致苏东集团土崩瓦解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彻底破产。中共的统治得以死里逃生,实际上得救于它强迫中国民众接受的一个“刀下之盟”。根据这份血腥契约,被统治者一方放弃对普世人权和政治改革的诉求,以换取统治者一方在经济利益方面的让步。从此以后,中共默认自己的统治已经丧失政治、道德与意识形态上的全部合理性、正当性与合法性,而只能以快速增长的经济为合法性的唯一替代来源。六四以来的当代中国史,也就是一部中共政权被GDP的鬼影追着跑的历史。为了经济增长,中共宁可付出任何代价——资源的穷尽,环境的崩溃,对经济和文化精英的让步与收买,最基本理论上的自打嘴巴(共产党以资本赚取剩余价值),中国历史上从未见过的全社会腐败…… 只因为它明白自己从此是活在借来的时间里,而经济增长是它剩下的最后一个机会。

 

一次又一次,经济增长(实际的加上掺水的)被它用来堵住民众的嘴巴,为其它一切恶行与暴政作了辩护。至今为止,每一次都还算有效,但说到底这也是唯一还有点效果的东西。而作为签署了这一血腥契约的另一方,民众也一直死死地将经济作为了自己必须守住的底线。

 

中共暴政下的民众,在滴血的屠刀下被迫接受了这个“猪权换人权”的契约,近三十年来忍受了上述所有的恶行与暴政,而任何合理的不满、抱怨与申诉,都被中共用一句话堵住了嘴:看你那食槽里还有些饲料,你还想要什么?长期非人化 dehumanization 的过程,造成他们事实上的亚人类(subhuman 生存状态。不仅如此,中共对民众在信息、新闻、言论和信仰的自由等基本权利的彻底剥夺与严酷钳制,无异于把他们的眼睛蒙上、耳朵塞住、嘴巴捂牢、脖子掐紧——犯下了现代社会里连施之于猫狗之类也绝对非法的虐待动物罪。今天的中国民众其实就正处于这样一种亚动物(subanimal 的生存状态之中。当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本能地自认为也是哲学家,而他们唯一知道的哲学就是“民以食为天”,这点可怜巴巴的“食”其实早已不仅是他们的“天”,也是他们的“地”,是他们被剥夺后剩下的全部天地与世界,是他们被允许为之而活着的唯一“意义”。

 

而这个眼看连那点饲料都要拿不出来了的暴政当局,现在要求那些“亚人类亚动物”的存在物在它的“神风”贸易圣战里和美国人比拼谁更乐意受饥受寒挨打挨揍流血牺牲,谁更愿意死熬到最后?为什么他们要配合中共来“毁约”?此约一毁,他们还剩下什么值得活下去?        

              

太多的人夸大了那或许并不存在的美中两国经济之间的所谓“确保互相摧毁”(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却看不到同样的疯狂(MAD)今天更实在地是存在于中共政府与民众之间。

                             

中共维持其统治的重要秘诀之一,就是根据具体形势的需要,将中国巨大人口的部分或全部,随时变成某种“东西”:朝鲜战场上的炮灰,“二十年稳定”的首付款,交换最惠国待遇的人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破产之后,面对自由民主的世界潮流,中共暴政犯下的重大罪行之一,就是在血腥屠刀的淫威之下,剥夺了十四亿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而代之以反人类的“猪权”。在中共眼里,漫天雾霾之下,十四亿为温饱生存日夜挣扎互咬的人猪 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绝世奇迹。一片oink oink 声中,他们悠然自得,有恃无恐,“天下莫予毒也”。

 

殊不知,当饲料成了他们的命,饲料也就成了你的命。饥饿的家猪随时都会变成愤怒的野猪,那一刻,他们将吞下天良丧尽的肉食者。

 

当你们把“万物的灵长”变成“人猪”的时候,不知道他们同时也已经 turned you into their bitches?

 

 

July 8, 2018



浏览(4265) (134) 评论(15)
发表评论
美中贸易战略论 2018-03-28 17:12:48

                                                          一
川普并非美中贸易战之发动者。此战早由中共发动,不宣而战,兵不厌诈,三十六计,游击战加上超限战,已有数十年。美国伤亡惨重,年复一年,小败积为大败,几近全线崩溃,绝地反击既是long overdue 又是不可免,better late than never.

                                                          二
所谓两败俱伤论其实荒谬至极。

整个国民经济对外贸的依赖,美国远小于中共;美国就业依赖对华出口的程度,远小于中共就业依赖对美出口的程度;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与系统远优于中共;美国另找进口来源的难度,远小于中共另找出口市场的难度(read “TPP”);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外币,一出国门就跟哪个单位的饭菜票掉在大街上差不多,外贸顺差就是中共手中硬通货的主要来源;而美国却没有任何靠出口赚外汇的需要;美国的盟友远多于中共;中共在世界上再找不到第二个像美国这样慷慨大度的贸易伙伴(不信让它到欧盟去试试运气看);美国制度与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自由民主的宪政,川普入白宫赢的是程序正义;而中共是强盗以暴力抢得政权以后又身兼窃贼,意识形态与道德早已彻底破产,其全部合法性命悬于一句但看你那槽里不是还剩有几口饲料吗?

道义是非、实力强弱、盟军盟友与抗打击能力各方面都如此悬殊的双方发生一场贸易战,俱伤虽不可免,两败却是如何算出来的?这还逃不出两败,天下还会有分输赢见胜负的战争或任何意义上的冲突吗?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两败吗?

                                                          三
战争与冲突,并不总是要求参与各方的全部同意。无宣示不承认,不还手只挨打,战争仍在进行,伤者自伤而败者照败。两军相逢,勇者不必胜,怯懦者则必败无疑。不敢牺牲不肯付代价,面对中共这样的暴政强权,就只剩被征服被奴役一条出路。

当年肯尼迪若屈服于苏联的核讹诈,美国人今天仍只得日夜苟活在古巴导弹威胁之下。相较于那场导弹危机,今天这场被渲染得世界末日般的美中贸易战,恐怕连儿戏都难算上。

                                                          四
贸易战代价与风险再大,比不了真枪实弹的战争。而美国若连这样一场被中共打到头上来的贸易战都不敢还手应战,结果反而将被迫在最不利的条件下与中共刀兵相见于下一次世界大战。

中共治下的中国在本质上不能不是美国的敌国,因为美国所代表的价值观自身就已是对中共政权的致命威胁。美国及其所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存在,就明示了中国人今天在中共暴政下的那种生存方式,不仅不是唯一可能的方式,而且根本不是一个现代最起码的生存方式。当年习近平还必须以卖傻待位为第一要务时,一提起有些外国人对中国人的影响力,当场忍不住破口大骂。佛洛伊德式的slip of the tongue, 暴露了半夜里每每惊醒他的中国梦的是什么——觉醒的中国人不再肯做猪。美国与其主导的世界秩序存在一天,中共在道路理论和制度上就一天不可能有真正的自信与安全感。几十年韬光养晦,占尽了美国的种种便宜,心里最怕最恨的还是美国,一意要颠覆要取代的也是美国。注了水的GDP 勉强才过了美国的一半,人均才到五六分之一,就再也等不及要四处亮剑了。不仅以美国为代表的境外敌对势力成了中共国内一切弊政恶行的终极原因,美国的一座座城市包括千百万居民也只不过是中国导弹射程的计量单位而已(这个能打到洛杉矶,那个能摧毁纽约……)。如果美国继续以每年数千亿美元补贴中共如此崛起,则十年二十年之后,以其专制制度特有之集中力量办大事(即榨干民脂民膏以穷兵黩武)的魔鬼效率,一个中共抵今天的十个俄国也不是天方夜谭。面对那样一个对国内国际都只死认一条丛林规则的monster, 那时候美国和整个世界该怎么办?

March 28
2018























浏览(980) (18) 评论(1)
发表评论
中国的“僵尸”政权 2016-09-27 17:32:46

钟持之

 

 

 

人类历史上,至今还从未有过另一个政党象中共这样,在对其治下的亿万国人犯下如此残暴与长期的罪孽,使他们承受了如此深重的苦难与屈辱之后(想想三年大饥荒毁灭的几千万无辜生灵),却仍然在执掌着国家政权。

 

世界的“奇迹”,中国人的耻辱与悲哀。

 

中共政权任何可能曾有过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至迟已被一九八九年在北京街头对学生和市民的血腥屠杀完全勾销。示威,游行,请愿,绝食,拦军车等行为,无论在政权眼里是如何大逆不道,在学生与市民方面,其实还是出于对这一政权尚存某种道德底线的信任或最后希望 ——只要有可能他们总宁愿先选择非暴力的解决方式?总不会真的看着这些青年男女学生一个一个活活饿死?总不至于真的对手无寸铁的市民开枪屠杀?发生在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匈牙利事变、中国三年大饥荒、布拉格之春、十年文革浩劫、红色高棉的自我种族灭绝(Autogenocide)之后,六四大屠杀是压垮国际共运的最后一根稻草。它彰显了这一意识形态的荒谬和这一制度的罪恶,宣告了至此为止一切体制内“改革”梦想的破灭,判定了任何实质性改革的根本不可能。随着呼啸而来的弹雨和碾碎活人肉体的坦克,底线突破,主义破产,短短两三年内,苏东波所到之处,共产党纷纷下台,不是解散就是改奉其他主义。除了极个别例外如朝鲜古巴之类,历时一个半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土崩瓦解。

 

作为极权主义形态之一的共产主义,已经死而不可复生。坚称信奉一个已死的主义为其最终最高宗旨,已使中共沦为一个“僵尸”政党(a zombie party),而由一个僵尸政党独霸的国家政权,当然就只能是一个“僵尸”政权 a zombie state)。

 

在非洲和加勒比海的一些宗教和文化里,zombie 是一具借了某种魔法或巫术之助而重获行动能力的死尸。中文一般译为“僵尸”或“丧尸”。以此为题材的文学和影视作品,西方一直就有,且越来越多,中国的一般影视观众,也不会太感生疏。

 

僵尸者,面目狰狞可怕,颟顸蛮横而凶暴,一路踉跄冲撞过来,一路摧残杀戮过去,如入无人之境,无道德,无感情,无真正的语言交流,完全不可理喻 ——因为他灵魂已死,根本就是一具soulless的行尸走肉。六四大屠杀和苏东波以后的中共及其政权,正是这样一具有体无魂的僵尸。西方大公司的为富不仁和政客的鼠目寸光,国际恐怖主义狂徒不知死活不谋而合的“配合与掩护”,低人权对亿万弱势群体成员的压榨,低环保对子孙后代基本生存环境的透支,在此合成了那必不可少的魔法或巫术,于是尸身挺起,横行不止,至今而成习氏太子党政权。

 

 

 

“反腐”是习政权至今为止的第一“政绩”,但它全然拒斥公民公众的任何实质性参与,根本拒绝制度层面的一切真正改革,一概赦免太子党小集团的全部成员,所有惩罚都无例外地只落到平民出身的官员们身上,这样的极端选择性恰恰暴露了习政权对反腐其实毫无诚意。  否则一份《巴拿马文件》就给了你三个中纪委都弄不来的材料,怎么偏偏被掩埋得了无痕迹?中国的制度性结构性腐败,作为僵尸政权的必然后果之一,早已超过数千年历史上的任何时期,发展到了无处不在无官不贪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程度。一个象锦衣卫和东西厂那样全盘垄断了司法权力的小集团,在护定了自己人以后,操作中收放自如,指哪打哪,百发百中,予取予夺,在公众面前卖了乖,抄没的赃物赃款足可浑水摸鱼,又趁机在权力争斗中大走其私——把过去二十几年来被迫对社会其他阶层让步开放的某些政治经济利益重新抢夺回来。反腐必须由太子党来这样反,正因为它与建立廉明政治全然无关,只不过是其父辈们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故伎重演而已。

 

六四政治危机期间中共内部和中国社会的大分裂,暴露了当时邓陈等极少数寡头家族对中国一切资源的极端垄断已经使他们自身陷入空前孤立的危境。为了生存,他们极不情愿地向社会其他阶层和人群开放一定的资源与机会,因此方有其后二十多年来政治经济知识三类精英的某种程度上的同盟、共治与分享,虽然三者中谁是最后的主子 未容有过疑问。这一同盟不仅维持了至今的政治稳定,同时也支撐了奇迹般的经济增长並滋生了瘟疫般的全社会腐败。

 

就管理与主导方面而言,中国的这一经济增长主要应该归功于平民出身的官员(如刘志军之辈),而与太子党官员基本无关。出身寒微者要想进入官场、生存下来并一步步爬上去,在相当程度上不得不靠实干和政绩起家,因为他们先天只有不利的条件和限制。而从太子党的角度,这个国家的官场,其实全由他们的父母叔叔伯伯阿姨之类组成。人脉重于一切而又是他们先天的最强项,相比之下实际能力反而可有可无。由不必而不屑,而不为,而不能—  用进废退,结果是太子党几乎就已经成了无知无能蠢笨蛮横的同义词。

 

就以习近平本人为例,在几个省市转来转去,唯一的目的和功能只是注水猪肉一样地吹胀他的一张履历表。就连得了大位以后回过头来,也还是挖不出什么像样的政绩来显摆,而那个野鸡博士学位,更如《红楼梦》里尤三姐所嘲弄的“偷来的锣鼓儿打不得”— 巴不得天下人都得了健忘症才好。“股市一万点”和“人均GDP八千万美元”的胡说八道,暴露出他在经济上与毛泽东(还记得“亩产万斤粮”和“十五年超英赶美”吗?)是同一量级的白痴,虽然他在政治“立功”方面连毛的一个零头都不到。一次又一次,挥金如土劳民伤财之后,一轮到他登场,不是阅兵式上左手崛起作敬礼状,便是G20间通商宽衣作“雷洋”状,技止此耳。但他不仅当了总书记加主席,还一人承包了中国所有的小组长职位,以“习大大”玩了一把“慈父领袖金日成”之后,意犹未尽,竟阿亚图拉霍梅尼一般直奔Supreme Leader 之尊而去。试问其人何德何能而敢如此 —— 除了他的太子党身份以外?

 

中国官员的全面腐败是“僵尸”政权下不可避免的制度性结构性恶果,平民派和太子党之间有的只是方式和程度的差异。如果说平民派多窃钩而太子党多窃国,则所窃之钩再大再多,罪终不过窃国。窃钩者纷纷伏诛之际,窃国者则国钩双获并入囊中,不搞到“皇族内阁”不罢休。惶惶不可终日的平民派除了跳楼,就只敢消极怠工(“不作为”),坐视中国经济坠入L型“新常态”,却至今无人敢于直接挑战太子党“血统论”的合法性。

 

 

 

习氏太子党小集团对中国国家政权那种“非我莫属”“舍我其谁”的霸道独占,完全建立在“打江山坐江山”的土匪强盗逻辑上。老土匪杀人越货抢夺得来,死了以后传给亲生子女或入宅女婿们,在合法性上并没有任何进步,说明的不是太子党的清廉,而是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血腥与野蛮 ——整个国家变成了一口“共产党的锅”,十几亿国民都沦为“吃共产党的饭”的叫花子,而且今天就在共产党内部,也只有这一个太子党小集团才是真主子。

 

这种基于血缘血统的权力继承制度,比中国历史几千年来的专制王朝制度更为落后反动,因为它在今日现代世界再也不能得到所謂“历史局限性“的辩护。

 

太子党红二代政权之落后反动,更甚于他们父辈的红一代政权。因为它在今天再也不能求助于诸如信息闭塞,认识局限,操作失误、理想主义狂热等等借口,只剩下天良丧尽之人的冷血算计。他们对这一主义的荒诞与讹谬,这一政治实践的失败与破产,以及这一政党政权的黑暗与残暴,内幕和细节知道得最多最清楚,看得最透,也最不抱任何幻想。死撑已死的共产主义,意在延续现政权的合法性,使他们自己仅凭血缘即可永续执政,所以才有口口声声的自称“执政党”。执政的目的,却早已不再是共产,而是权力入股,把那“最先进的生产力”给代表过来。至于是通过本人还是配偶,子女还是女婿,姐姐还是姐夫,从国企国资委绕一下还是干脆一步到位直接“流失”给自己,并无实质区别。这个信仰完全破灭而名义依旧的僵尸政权, 其政治上的虚伪无耻早已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专制王朝,而今日中国进入一个诚信塌陷无物不假(包括老人当街跌倒)的社会,是这一政权统治带来的必然结果。

 

没有什么比那套“三个自信”的咒语让习政权的“僵尸”本质更为一览无遗。每次看到“三个自信”,有几个中国人能不当即联想到成语里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和“不打自招”而忍俊不禁?僵尸的定义,就是灵魂已死,再无 真正的道路理论制度信仰可言。作为一个soulless 的存在物,僵尸唯一的行为模式就是害人,见人就咬就杀就吃,把他们一个个都变成像自己一样的僵尸,没其他道理可讲。作为一个僵尸政权,其本质就是对一切有关人的权利、人的尊严和人性美好的价值的根本无法理解和相容,有的只是无视蔑视敌视仇视,非把它们全部摧毁才行。你只想在现行宪法的框架里面维护自己的人权,它也一定要抓你关你;你还没张口说话,它先有了长长的单子“七不讲”;你正部级“我党”自家人以为比十七岁的蒋捷连们高贵,离休后自宫自创“八不碰十八不摸”,它最后还是忍不住要摸到你九十多岁的身上。僵尸政权对正常人现代人的存在方式有的只是零容忍,把每一个人都变成无理智无感情无道德无灵魂的僵尸,才是其内政的最后目标与归宿。

 

即使仅以它对待自己国人的方式,一个被僵尸政权主宰的国家,在现代世界上也只能令其他国家日益感到厌恶、害怕和憎恨。而中共的外交政策在本质上就是其国内政策的延伸。在它眼里,除了朝鲜叙利亚之类以外,其他个个都是“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国,其中最可恨的又是美国。不管美国在历史上一次次救过中国人(四十年代从日本占领铁蹄下,六十年代末从苏联的核手术刀下),可恨的是它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与中共非人化反人类的国内政治根本对立,而它一手主导的二战以来国际秩序又束缚了中共的手脚,使之不能像残虐国人一般在世界上横行霸道。最近的例子就是南海争议。強横到了有我没你的声索, 愚痴到了脑死亡一般的决策,狂暴到了拆迁大队一样的行为,把国际社会就像国内屁民一样对待,导致了南海仲裁案的满盘皆输,而整个世界看到的,却是中共官方机构和要员口吐白沫的一连串“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一张废纸”——再典型不过的僵尸行为, 活生生一幅“僵尸过街”图。

 

 

 

论者常谓黑格尔和马克思曾言历史上重大事件多出现两次,第一次以悲剧方式而第二次却以喜剧方式。引者虽众,但对其中义理,则多未加深究。其实以黑格尔的基本哲学体系来理解,第一次发生之历史事件是悲剧(或正剧),乃是基于其在当时具体历史条件下尚有的某种合理性与必然性;随着历史的发展与变化,这一曾经有过的合理性与必然性完全丧失以后,同一事件的第二次发生就不能不沦为荒诞可笑的喜剧(或闹剧)。主义彻底破产之后的沉舟病树,却宁死“不走邪路”拒斥革新,从此就面对着根本的政治合法性和诚实性上的挑战。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孔子就描绘过这样一种基本政治生存困境:

 

必也正名乎!……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这难道不就是今日中国吗?这样一个社会制度,难道不就是马克思本人当年所谓“这种制度的精神已经被驳倒。这种制度本身并不是值得重视的对象,它是一种按照应当受到蔑视的程度而受到蔑视的存在物”吗?[ii]  觉得孔夫子和马克思稍微太抽象了一点?今天中国的国民消遣(national pastime)——互联网上那雨后春笋般铺天盖地而来的“幽默段子”,就是绝妙的注释。

 

但我们还应看到一个“精神已经被驳倒”的制度在喜剧(或闹剧)之外的另一种存在方式——恐怖剧。

 

一个在理念与道义上完全丧失了存在理由的僵尸政权,以自身的苟活为唯一存在理由。因其

原罪之深加新罪之重,而更为丧心病狂穷凶极恶。无论內政外交,都变得日益不可理喻,不可预测,无底线无羞耻,社会全面“鱼烂”,无辜者变成受害者,而受害者就象刚被僵尸咬死的人那样,转身就变成了一个新的施害者,人人骗人人,人人害人人,人人恨人人,人人怕人人——这就是典型的“僵尸末日”(zombie apocalypse)的图景。在这时,恐惧压倒一切,求生乃唯一目的,法律与道德一概是匪夷所思,公平与正义只觉得虚伪荒诞,同情与谦让只能是痴人说梦 …… 這样的全面“社会溃败”,就是一个灵魂已死的僵尸政权正在一步步把国家引入僵尸末日。

 

在电影电视里,善良的人们最后总是战胜僵尸而在一个破坏殆尽的废墟社会里再次生存下来。不应忘记的是,比起现实世界来,倒是电影和电视反而常常被证明是太简单也太乐观了。

 

 

9/26/2016



薄熙来问鼎最高权力而与习势成水火,纵使清廉如水也难逃秦城之劫。

[ii] 见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浏览(1747) (37)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