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进城老农的感叹 2019-04-15 23:17:32

进城老农的感叹

 

  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他操着浓浓的外地口音向我问路“XX中学还有多远”。这不是现在北京很著名的好学校吗?他到那儿干什么?那所中学就在前边过几个路口就到。我迅速打量了他一下。四、五十岁的样子,矮胖,农民工打扮。

  “我也正朝那边去,跟着我就行了。”我顺嘴又问一句:“到那儿干什么?”

  “XX中学边上有派出所。我要到去办点事。”他憨憨的说道。

  原来是去派出所呀。“那儿办事没点‘关系’可不好办。”我很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这几年我在北京曾跟派出所打过交道。毫无“门路”的我屡屡被无端刁难。其实也就是屁大的事儿,“啤酒瓶子盖儿”(早先北京人对警察的蔑称,因为他们的帽徽像啤酒瓶子盖)就是打官腔。那种无可奈何的滋味我是腻味透了。在那儿我求爷爷告奶奶,看着有“关系”的人什么事情都“好说”,整个一个“平趟”(北京话,意思是易如反掌),心里这个气。呵呵,没辙。

  “我有条子。我大侄子给我开的。他现在在北京当官了。”他不由的笑起来,用手拍拍自己的衣服兜,示意那条子带着哪。

  “行呀你!”我还真有点为他庆幸。

  忽然,他又叹口气,“我那大侄子现在变了。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时。他马上就回老家村里看(望)我们。那时他抱着我就哭,说‘想死了’。如今,见到我就说‘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他看了我一眼,“不就是成天开会和饭局嘛。我也真不想看他那难看的脸(色)。可不找他真办不成事呀。”

  “是呀。”我一笑,欲言又止;我怎么想起韩国跳崖自杀的前总统前总统卢武铉了?想想,说点儿别的吧。“您来北京多久了?”

  “来七、八年了。开始有些苦。现在靠着大侄子找个轻快活计。挣钱不多,但舒服些。今天是……是办点别的事……嘿嘿。有了‘关系’才能办事呀。”

  “过去在农村,如果不出来,也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勉强活着。这到了北京总好些吧?”

  “可不是嘛。(老)家里倒是熟(悉),可种地,或者在镇子里打工挣得太少。那也得靠‘关系’。你看看你们北京人;退休都至少拿好几千。你看来是退休了吧?拿多少?在北京活着,花钱太多了。什么都那么贵。”

  我?算了,甭跟他说我在美国混日子,现在该拿社会保险金了。“我在外地过。北京是我的老家。每年都回来看看。”

  “外地哪里呀?北上广深的退休金高。要是二、三线城市。那点退休金在北京可活不下去。”

  你看这老农知道的还不少。“没关系。我确实没多少退休金,但每年在北京也就是住个一个月半个月的。看看亲戚朋友就回家住着去了。”我敷衍着。其实我可没说谎。在我居住的纽约市,我退休后那点社会保险金换算成人民币,比北京普通退休人员的退休金高不了多少。

  “不管怎么说,你总有医保吧?像我这样的人得了病可看不起病呀。”

  “看病?最好别有病。你知道北京各个大医院里每天跟赶庙会似的吗?”前几天我还真上医院看过病。等了好几个钟头,大夫不到几分钟就给我打发出来了。这还不是没“关系”?

  “有什么都别有病;没什么都别没钱。我这是听北京人这么念叨。就是这样的。”他也是叹口气。

  说话间已经看见了那派出所。门外站着些前来办事的人们,看他们苦着脸的样子,不知道在等什么?“你到了。”我说:“祝你好运气。”

  他笑笑,很有信心地拍拍自己的衣服兜。“派出所一个电话,什么都解决了。”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