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川普和麦卡锡 2019-09-08 22:22:28

川普和麦卡锡

 

  拿川普和麦卡锡比较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如果读者这样认为请多包涵。反正这也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点看法。

  麦卡锡大家都应该知道的;他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很风光,在美国到处抓“共产党”。不过几年后他成为众矢之的,1957年,酗酒成性的他不到50岁病死在参议员任上。麦卡锡38岁就成为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但头几年都默默无闻,直到1950年在讲演中一鸣惊人,称在美国政府部门里有大量共产党。按理说,他这种耸人听闻东西不值得一驳,因为从未拿出过证据。但在麦卡锡的忽悠下,美国掀起迫害左翼人士的狂潮,其中有一对美国参加共产主义组织的夫妇竟然被判处死刑,罪行是进行间谍活动,可是太多的人们认为没有确凿的证据。

  我在这个帖子后面附录了麦卡锡的简历。以前,我对麦卡锡能在美国掀起大浪感到疑惑;因为他的主张在我看来荒唐。麦卡锡的为人也相当缺乏理智。这回再仔细看,明白原来他在当时有民众的支持。1954年1月的民调,他的支持率在50%,反对的人仅21%。在当时,麦卡锡主义得到了许多社会团体的支持,包括美国退伍军人协会等各种反共组织。其中的核心是强硬的女性反共组织,如美国公共关系论坛和美国女性论坛。

  其实在1950年在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中就有人开始反对麦卡锡。1950年6月1日,缅因共和党参议员玛格丽特·蔡斯·史密斯发表了她的“道德宣言”,要求结束麦卡锡的诽谤方式。另外六名共和党参议员与她一道谴责了麦卡锡。然而麦卡锡的声势不减。可以这么说,麦卡锡的主张迎合了当时很多美国公众的心理。

  二战结束后苏美两国的“冷战”来临。美国公众对前苏联的敌对和恐惧心理是合乎情理的。这便为麦卡锡主义的兴起奠定了民众基础。所以尽管美国政界一直对麦卡锡主义进行批判和抵制,但这股极端思潮因为有群众基础持续甚嚣尘上。然而到了1954年4月以后,美国民众对麦卡锡主义的支持热情急剧衰退,1954年8月,反对麦卡锡的公众超过半数,麦卡锡便再也不能趾高气昂;加之美国最高法院对一些共产党间谍案做出否决的裁定,麦卡锡渐成孤家寡人。

  是的,如果单纯地看当时麦卡锡的言行,很多人会认为他荒唐之极;可是如果联系到当时的民意,一切便合乎情理了。至于麦卡锡本人是在否利用民众情绪给自己造势,还是真的有心理问题,都不是最关键的。

  当前美国总统川普也有类似麦卡锡的地方。看起来他总是在大嘴啦啦,一些政治主张剑走偏锋,可民众支持率基本保持稳定。川普曾有个谋士叫班农,他警告中共政权欲以专制方式称霸全球;中国大陆廉价商品倾销造成了美国广泛的社会问题。他反对必然的全球化,和美国不断发展的多元文化;他反移民,主张美国优先,很多看法的出发点都是与白人至上联系在一起的。这些论调在美国中小城镇保守白人选民中极有市场。

  川普的各种政治上的提法当然没有班农那么明确,但他的治国理念基本上是按照班农的路子走的。这就是为什么所谓“红脖子”基本上是川普的“铁粉”。我是有色人种,对川普种种有种族主义嫌疑的言论反感至极;可他的“铁粉”们心里是欢呼的。至于川普在美中贸易战中出尔反尔,他的支持者只认定川普是个纯白人老汉。美国商界对川普打贸易战叫苦连天,可这和中小城镇(特别是“铁锈地带”)那些失去以往好日子的白人有什么关系?

  现在川普的精神状态遭人质疑。我在想,就算他真的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他的“铁粉”们也不在乎。那川普是否是个“戏精”,一天到晚地在“粉丝”们面前摆Pose,说人家爱听的话?那当然了,既然已经是政客了,就“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吧。

  那什么时候川普会落得个麦卡锡的下场?不知道。他的反对者从一开始就对他不满的;他的支持者(主要是“红脖子”们)认为川普是个骗子才成。现在嘛,美国媒体成天和川普对着干,他的“粉丝”们也跟着川普高喊“假新闻”。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本”吧。

 

附录:约瑟夫·雷蒙德·麦卡锡(摘编)

维基百科     

 

  约瑟夫·雷蒙德·“乔”·麦卡锡(Joseph Raymond “Joe” McCarthy ,1908年11月14日-1957年5月2日)是一位美国共和党政治家,从1947年到1957年任期内去世为止任威斯康星州参议员。1950年开始,冷战的紧张局势引发公众普遍的担忧,害怕共产主义的颠覆,麦卡锡在此时成为最耀眼的公众人物。他声称有大量的共产党员、苏联间谍和同情者藏在美国联邦政府和其他地方。最终他被美国参议院谴责。

  麦卡锡在威斯康星州的农场出生并长大,1935年在马凯特大学获得了法律学位,1939年当选巡回法官,是国家历史上最年轻的法官。在33岁时, 麦卡锡自愿参加美国海军陆战队并在二战期间服役。1946年,他成功竞选美国参议院,击败民主党的霍华德·J·麦克默里。在参议院的三年中他起先默默无闻,但在1950年2月的一次演讲中,他宣称手头有一份雇于美国国务院的“共产党员和间谍”名单,使他突然闻名全国;然而麦卡锡从未为这耸人听闻的指控提供可靠证据。

  在1950年演讲后,麦卡锡对共产主义渗透国务院、哈利·S·杜鲁门政府、美国之音和美国军队的指控变本加厉。

  1954年12月2日,参议院以67对22票通过对麦卡锡的谴责,使得他成为少数受此教训的参议员。1957年5月2日,48岁的麦卡锡在贝塞斯达海军医院病逝。官方的死因是急性肝炎,人们普遍认为酗酒才是致命因素,至少加剧了他的病情(还有人猜测他是因为精神病)。

 

  麦卡锡于1935年获得马凯特大学法律学位,1939年成功竞选为威斯康星州历史上最年轻的巡回法院法官(在成为检察官期间,麦卡锡靠赌博挣了钱)。当时他击败了现役的埃德加·V·维尔纳(66岁,已从事法官一职24年)。在竞选中,麦卡锡故意夸大了维尔纳的年龄,称其为73岁,老朽不堪重任。

  1942年,在美国加入二战后不久,麦卡锡申请加入海军陆战队服役,总计待了两年半,在1945年以上尉军衔退役。据记载,作为一名机尾机枪手,他参加了12个飞行作战任务,并在完成这些任务的过程中获得 “尾炮手乔”的称号。然而,他后来又声称自己接受了32次作战任务,在1952年获得飞行十字勋章。麦卡锡公布了一封由他的指挥官时任海军作战部长的上将切斯特·尼米兹签署的嘉奖信,信中对麦卡锡有着很高的肯定。但据透露,这封信是由他自己所写。作为情报官员,他所谓自己因多次的坠机及遭受防空火炮攻击而有的 “战伤”,实际上则是在船上庆祝首次穿越赤道的庆祝会上受的伤。

  1946年,麦卡锡从军队中退役参加州参议员的竞选,在竞选过程中,麦卡锡攻击拉福利特没有参军报国,但后者在珍珠港事件爆发时已经46岁。他称拉福利特在自己前杀敌时在后方挣大钱,收益$47,000。其实,麦卡锡自己在战争期间也在股市投资,在1943年净挣$42,000。

  麦卡锡在初选以207,935票对202,557票的优势(领先2.7%)当选为威斯康星州参议员。在联邦参议员的选举中,他对抗民主党竞争对手霍华德·J·麦克默里,麦卡锡获得61.2%的选票,民主党麦克默里获得37.3%的选票。由此,麦卡锡进入参议院。

  参议员麦卡锡在国会前三年默默无闻。他口才出众,华盛顿社交群将他描述为魅力十足的伙计;他也是鸡尾酒会的常客。然而,在参议院同事中,他不招人待见,同事发觉他脾气不好、没耐心、凶恶。在参议院,麦卡锡很快被孤立。

  为了引人注目, 1950年2月,麦卡锡在西弗吉尼亚惠灵共和党妇女团体集会上,做了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演讲,但是没有录音记录留下来。他说国务卿迪安·艾奇逊知道有“205”名共产党员在政府工作,却姑息养奸。麦卡锡在演讲中说道:“我手上有205个案件,牵扯共产党员或忠于共产党的人,但是他们仍然参与制定我们的外交政策。”

  但几天后在盐湖城的讲演中,他将数字减到了“57”。在这几次讲话提到的人员数量引起了不小的争议,由于没有录音保存,究竟是“205”还是“57”难以考证。日后,在致电总统杜鲁门的电报中,他使用的数字为“57”,后者被国会记录。

  在麦卡锡的讲话的时期,发生了一系列事情:苏联在东欧的行动,共产党在中国内战的胜利,苏联在一年后成功爆炸原子弹,以及苏联间谍的影响。这一切加剧了美国对共产主义担忧,美国媒体反共倾向日益高涨,公众笼罩在红色恐慌之下。在此背景下,麦卡锡的言论马上吸引了媒体和公众的注意。

  麦卡锡的演讲受到媒体指责,称其数字反复无常。在犹他州盐湖城,他引用的数字是57人,到了2月20日,他在参议院上又称有81人。

  从1950年开始,麦卡锡继续利用对共产主义的恐惧来责难政府未能处理自身内部的共产主义分子。麦卡锡也开始调查在外交政策机构工作的同性恋者。这些指控被广增加了他的支持率。

  麦卡锡的方式受到许多人的反对。在麦卡锡惠灵演讲一个月后,词汇“麦卡锡主义”便出现。这一词指代散布煽动性谣言、无根据的指责和诋毁破坏名誉,即莫须有。之后,这一词汇也被麦卡锡和他的支持者们接受。麦卡锡在1952年的讲演中称“麦卡锡主义是挽起袖子的美国精神”。同年晚些时候他出版了《麦卡锡主义:为美国战斗》一书。麦卡锡被指责向他的批评家和政敌抹黑,将共产党员或共产主义同情者的帽子扣在对方头上。

  1950年,麦卡锡在一家华盛顿衣帽间袭击了记者德鲁·皮尔逊,据悉他用膝盖顶皮尔逊的腹股沟。麦卡锡承认了袭击事件,但称他不过是“扇”皮尔逊。

  在哈利·S·杜鲁门任职总统期间,麦卡锡经常与杜鲁门总统发生冲突。麦卡锡抨击杜鲁门总统和民主党对共产党员态度软弱,甚至给民主党套上“叛国二十年”,指出其与共产党员结盟,因为民主党政府在雅尔塔会议以及波兹坦会议上对苏联让步。

  美国反共情绪最强的基地之一是天主教社区,占全美选票的20%。麦卡锡是天主教徒,虽然大多数天主教选民是民主党人,随着他反共越来越积极,他在天主教社区也很讨好,得到许多天主教要员、教区报纸、天主教杂志的支持。

  到了1954年1月,盖洛普调查显示,有50%的人喜欢麦卡锡。然而到6月,这一数字跌至34%。与此同时,反感麦卡锡的比率从29%飙升到45%。更多的共和党和保守人士认为麦卡锡是党派和反共主义的累赘。

 

盖洛普对麦卡锡支持率的民意调查

日期      支持    无所谓   厌弃   净支持

1951年8月   15      63     22     -7

1953年4月   19      59     22     -3

1953年6月   35      35     30     -5

1953年8月   34      24     42     -8

1954年1月   50      21     29     +21

1954年3月   46      18     36     +10

1954年4月   38      16     46     -8

1954年5月   35      16     49     -14

1954年6月   34      21     45     -11

1954年8月   36      13     51     -15

1954年11月  35      19     46     -11

 

 

  一些美国参议员早在1953年之前就开始反对麦卡锡。1950年6月1日,缅因共和党参议员玛格丽特·蔡斯·史密斯发表了她的“道德宣言”,要求结束麦卡锡的诽谤方式,但并没有提及麦卡锡或其他人的名字。其他六名共和党参议员——韦恩·莫尔斯、欧文·艾维斯、查尔斯·W·托比、爱德华·约翰·赛伊、乔治·艾肯和罗伯特·C·亨德里克森——与她一道谴责麦卡锡。麦卡锡则反唇相讥,并挖苦史密斯和其他参议员是“白雪公主和六个小矮人”。

  1954年3月9日,来自佛蒙特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拉夫·弗兰德斯发表演说批评麦卡锡在将对抗共产主义引向错误的方向;他认为麦卡锡应该加以关注共产势力在美国以外区域的扩张。在1954年6月1日的演讲里,弗兰德斯将麦卡锡与希特勒作比较,指责麦卡锡传播“分裂和迷惑”信念。称“如果这位威斯康辛年轻的参议员被共产党雇佣,他能做的更好”。

  1954年12月2日,参议院最后以67:22票通过“谴责”麦卡锡。民主党参议员全部支持谴责麦卡锡,共和党一半支持,一半反对。在被谴责后,麦卡锡继续履行参议员职责约两年半,但是他的名声已经臭了。参议院的同事们回避他;他在参议院的演讲无人搭理。之前言听计从的媒体开始无视他的存在,演讲邀请一份也没有。

  麦卡锡被谴责后,身心受到打击,得了肝硬化,因为酗酒而常常进医院。他醉倒在参议院里。1957年5月2日,麦卡锡去世,时年48岁。官方诊断结果是急性肝炎。媒体暗示他死于酗酒。

 


浏览(686) (3)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转个帖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11 12:26:59

这些仔细分析很有道理。当事人自己可以说是“不作不死”,瞎起哄的追随者们也可以说是“作死不成”尚不自知。看看苏俄“革命成功后的大清洗、大饥荒就明白了。同样跟镰刀斧头党搞统一战线的民国时期中国知道分子的结局是另一个例证。

利用民主反民主,滥用自由毁自由,在恶果显现前占据“道德高地”得意洋洋,不知曾经面对的危险,也不吸取教训。还是那句话:想在地球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最终导致的只能是人间地狱。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9-09-11 05:30:06

再次证明:共产极权成共血洗全球,西方 useful idiots 功不可抹。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9-09-11 05:24:05

Ethel 是可能不至死罪,如果她不铁了心抛弃二年幼儿子去做共产主义的烈士的。

Verona 电报对 Ethel 是个双刃剑,可让她宣称不是苏俄间谍,但却也证明了其夫确实是间谍,逼她无法再假装他是无辜的政治迫害受害者,左派人士也无法那么狂热地支持他们了。

Ethel 本身的罪行有其弟证词证明,坐监是免不了的,但不至死罪。

回复 | 1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9-09-11 01:28:34

谢过巴山人博,你对我的大部分看法都赞同。这篇你不同意了,想想解释一下。

如果我反唇相讥:CIA在全世界的恶行还少吗?你该如何回答?

但假如有人问我。回答是反问:世界上的政治有绝对的正确的吗?

所谓“政治”,就是王八蛋才来搞。换句话说,不是个居心叵测的人是不会搞“政治”的。我断定人类的灭亡是不远的将来,就是因为王八蛋们左右“政治”;谁不是恶棍谁就无法在政治舞台上生存。如此,我们人类的将来迟早自我毁灭。当然,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愿意待在相对的民主自由的美国。中国专制者的“养猪”实在让人窒息(可是大多数P民习以为常)。

“五毛”们的文章总是攻击民主制度,为专制制度辩护。他们到底是否真的相信专制制度我不想猜测,只是说这种绝对的“好”“坏”的逻辑站不住脚。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9-09-10 18:08:04

你看看有多少著名万维五毛附和你这篇文章?

回复 | 0
作者:巴山人 留言时间:2019-09-10 18:06:34

幼河,以前你的观点我很赞同,但是这篇文章与你过去的立场几乎南辕北辙,让人非常失望。难道你觉得某党在美国或西方渗透得还不够吗?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10 07:51:28

“无罪推定”的含义其实应该是“如果不能证明有罪,则不能予以刑罚”,而不该简单地解释成“not guity = innocent”。

Venona档案如果提供给法庭的话,Ethel没有代号可以被辩护律师用作有利的辩护证据,以证明她非正式苏联间谍。同时,常识判断的“但要说她不知道,没参与丈夫与弟弟的间谍活动是不可能的”,也是足够有说服力。假如一个陪审员决定采信辩护律师,而放弃您指出的常识判断,那么他或她的根据应该是“常识有可能出错,只有实锤证据才能用来定罪”。这不能算错,只是陪审员的自由心证。

另一方面,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傻叉可以利用其蠢。Morton Sobel的行为就是一个极好的实例。打着左派自由的高尚道德大旗,干着侵蚀破坏民主自由制度的勾当,然而自以为义的有用蠢材们却积极地围在其周边摇旗呐喊,好不热闹。通向奴役之路,是这些人一起铺成的。

为了保障美国的民主制度、公民权利,必须实行“宁纵勿枉”的根本原则,尽管蛀虫们也会充分利用这个原则的弱点。这就是“Freedom is not free”的含义之一吧!

回复 | 0
作者: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19-09-10 07:45:21

这篇文章把川普比喻成麦卡锡,只能说有十分之一的类似。与之相比,把川普比成尤利乌斯凯撒倒是更接近,出身贵族却是平民派的首领,不讨好与议会。而美国目前的背景也接近于公元前半个世纪的罗马,全球化导致贫富分化,只是美国没有罗马共和国后期的军事职业化改革,缺少马里乌斯和苏拉的过渡,而这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不过川普本人可能想当里根。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9-09-09 21:32:07

Ethel 是个老共产党员,其弟是因她加入共产组织,她不顾两个年幼儿子的生死,拒绝与政府合作,可见共产主义信仰对她何等重要。苏俄也许没有她的代号,但要说她不知道,没参与丈夫与弟弟的间谍活动是不可能的。

其弟的证词很合理,出狱后含糊其词的反悔不值取信,但心理动机可以理解。另一间谍 Morton Sobell 也一直否认,出狱后还率领左派人士继续抗议,直到苏俄垮台20 年后才承认确实是苏俄间谍。当年支持他们的左派人士若不也是共产党人,就是useful idiots。

回复 | 1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9-09-09 19:11:24

平反平反!!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09 11:11:20

【接着看更狗血的,wiki David Greenglass 词条】

实锤的苏联间谍David Greenglass只坐了10年班房。多年后承认自己在誓言下撒谎,冤枉了姐姐,但是仍然认为那是正确的选择。请看:

After his release in 1960, Greenglass and his family lived in New York City under an assumed name. For some years they lived on 228th Street in Laurelton, Queens, New York. In 1996, Greenglass recanted his sworn testimony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er Sam Roberts and stated he had lied under oath about the extent of his sister's involvement in the spying plot in order to protect his wife. At the trial, Greenglass had testified that Ethel Rosenberg typed his notes to give to the Russians. However, in the Roberts interview, he stated, "I frankly think my wife did the typing, but I don't remember ... My wife is more important to me than my sister. Or my mother or my father, O.K.? And she was the mother of my children."[1] When Roberts asked Greenglass if he would have done anything differently, he replied, "Never."[19]

所有的魔鬼都在细节里,所有的教训也在纪录中。

满怀“崇高理想主义情怀”的前苏联间谍,事到临头可以冷血无耻地让自己的亲手足来给老婆顶缸送命;今天的西朝鲜粉红特工自干五,待到图穷匕见那一天,也必然要拖着所有美国加拿大华人一起遭殃。这些人的本性,不会改的!

回复 | 2
作者:转个帖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09 11:09:22

根据Smithsonian的文献纪录片《Automatic Age Declassified》,艾瑟尔·罗森堡是被其夫朱利叶思·罗森堡拖累。有实锤证明朱利叶思是苏联间谍,而艾瑟尔并不是。但是因为美国情报机构是通过技术手段获得的这些细节,如果披露太多细节就会有重大的战略利益损失,所以控方并没有向法庭提供此证据(NSA的Venona档案)。罗森堡夫妇在法庭上拒绝开口,而寄希望于宪法第五修正案“嫌犯不得自证其罪”的保护。Smithsonian原文“... they refused to talks, pleading the 5th instead”。然而艾瑟尔的亲弟弟David Greenglass却在法庭上作证指控自己的姐姐和姐夫(testified against them) 。最终二人被判死刑。

回复 | 1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9-09-09 09:48:22

麦卡锡是个人人品问题,他至今最著名的事件是在一次听证会上被当时被指控是共党间谍的记者的一句话,you sir,have no decency。

这句话后来成为对麦卡锡的定论,得到很多人的认同。简单讲不在于他持有的政策理念,而在于他是什么样的人品。

麦卡锡主义的真正幕后人是新科众议员尼克松,这在尼克松自己的总统纪念图书馆里毫不谦虚地解释了,麦卡锡本人并不是一个很有条理和有知识的人,基本就是个说大话耸人听闻的角色。

他的失势很大程度上是搞到总统艾森豪威尔头上,把一张柏林德国战败签字仪式后艾克与朱可夫在庆祝会上全世界视作是胜利象征的互相祝酒的知名照片说成是艾克通共的证据,引起美国上下反感。

他当时也是类似川普说即使在第五大道上开枪杀人也不会有事那种心态,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也需要耸人听闻的新目标来证明自己是高于一切的人。

尼克松其实很看不起他,觉得他就是个大嘴巴。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09 06:51:44

大量共产党间谍与同路人滲透美国政府,导至原子弹机密被偷,杜鲁门政府背叛国府,这些早不是机密,麦卡锡的指控是有所据的。

你抄的这些不过是左媒的攻击版本。美国调查共产活动早在麦卡锡之前就已进行,麦是在杜鲁门背叛国府,任由共产党赤化大陆之后才指控杜对共产党滲透太过轻率的。

至于唯一被判死刑的罗森堡夫妇,不是因为参与共产党,而是因为充当苏俄间谍,偷窃原子弹机密,证据确切,恐只剩共产党否认了。

回复 | 9
作者:水蛇 回复 幼河 留言时间:2019-09-09 06:21:46

【实际上迎合着相当部分的选民。】

是这样的。

但反过来川普也是相当一部分选民意识的产物。

福山最近有个讲话,分析了这种现状:从一开始,民主就被指责为它会产生弱势政府,民主体制难以高效地作出决策。民主中充斥着辩论不休的议会、各种结盟和利益团体以及游说活动,所有这些都使得民主社会很难具有决策力。因此,很多普通人强烈渴望出现一位强人领袖,他能克服所有这些障碍,快速作出决定,把事情办好。

回复 | 0
作者:幼河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09-09 06:05:37

你说得没错。不过我强调的是,他们两人都看起来走极端,实际上迎合着相当部分的选民。麦卡锡主义的终结是原来倾向他的民众对他不以为然了;而现在川普的支持者还在兴头上。

我是认为川普代表着没落势力的。谁知道呢?到时候才能证明他是否荒谬;所以“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回复 | 2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09-09 05:46:42

感觉川普与麦卡锡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

麦卡锡是典型的,疯狂的意识形态主义者。

川普是右翼民粹主义者,权威主义者。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