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束缚思想是人类的死敌 2019-11-20 03:13:32

束缚思想是人类的死敌

原名“给思想套上枷锁,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1933年的一天,德国纳粹当局查抄了爱因斯坦在柏林的寓所,并悬赏十万马克索取他的人头。当时,爱因斯坦正避居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

  普林斯顿有一所高等研究院刚成立不久,它的创办者叫亚伯拉罕·弗莱克斯纳(Abraham Flexner,1866-1959),是美国著名的医学家。而作为医学家,弗莱克斯纳一生最大的功业,却是创建了这所跨学科的高等研究机构的典范——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in Princeton)。

  弗莱克斯纳得知爱因斯坦逃到美国后,立即邀请他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工作。爱因斯坦欣然接受,但提出了两条要求:第一,我要带着助手一起去;第二,年薪3000美元(按股市升值估算,大约相当于2018年的60万美元;按购买力计算估算,大约相当于2015年的6万元)。

  弗莱克斯纳说:第一条,没问题;第二条,不行!爱因斯坦说:要是普林斯顿一年的生活费花不了这么多,我也可以少要点。“不,先生”,弗莱克斯纳正色回答道:“我不同意的原因,不是你要得太多,而是太少了。如果一年只给你3000美元的薪水,那么全世界的人们都会认为我在虐待爱因斯坦!”结果,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的年薪定为16000美元。

  在普林斯顿研究院,没有各种行政委员会,没有例行公事,教授们甚至没有任何教学任务。据说,爱因斯坦和同事们——其中包括20世纪最优秀的一批科学家:维布伦(O. Veblen)、亚历山大(J. Alexander)、冯·诺依曼(J. von Neumann)等等——每天经常做的事,就是端着咖啡到处找人海阔天空地“闲聊”。很多人责备院长弗莱克斯纳,认为他花巨资请来的科学家们每天“无所事事”,做着毫无用处的事。

  面对质疑,弗莱克斯纳这样回答:“先生们,在爱因斯坦诞生前100年,他的同乡高斯(Gauss)出生在普鲁士。高斯发明的非欧几何学,是整个19世纪最晦涩的数学研究,在长达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高斯无法发表任何相关研究成果,因为当时人们认为它们‘没用’。

  “可是今天,全世界都知道,如果没有高斯当年在哥廷根的研究,相对论及其丰富的实用价值恐怕全都是泡影。

  “近一两百年间,全世界的专业学院在各自领域内做出的最大贡献,可能不在于培养出多少实用型的工程师、律师或医生,而在于进行了大量看似无用的科学活动。

  “从这些‘无用’的科学活动中,我们获得了许多发现,它们对人类思想和人类精神意义之重大,远远胜过这些学院建立之初力图达成的实用成就。”

  说完这些后,弗莱克斯纳又补充道:“而在普林斯顿,行政工作被尽可能地弱化。脑中无物的人、无法专注思考的人,在高等研究院是撑不下去的。我希望爱因斯坦先生能做的,就是把咖啡转化成数学定理。未来会证明,这些定理将拓展人类认知的疆界,促进一代代人灵魂与精神的解放。”

  要知道,弗莱克斯纳不是那时才有如此卓越见识。1920年代的某一天,弗莱克斯纳遇到了70多岁的老绅士伊士曼(George Eastman),后者是当时举世公认的大众摄影之父,柯达公司创始人,他正准备把毕生积蓄的一大部分投入美国高等教育事业,用于推动“有用学科”(useful subject)的发展。

  弗莱克斯纳问伊士曼:那么在您心目中,谁是当今最“有用”的科学家呢?伊士曼不假思索地说:马可尼(G. M. Marconi)。

  在伊士曼看来,马可尼发明的机器(无线通讯),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沟通方式,带给整个人类文明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也正因为如此,1909年马可尼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没想到,弗莱克斯纳却说:“亲爱的伊士曼先生,在我看来,无论我们从广播获得怎样的快乐,无论无线电和广播为人类生活带来了什么,马可尼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面对老绅士震惊的目光,弗莱克斯纳解释道:“伊士曼先生,马可尼出现是必然的,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位巨人为无线电的发明默默铺好所有台阶,只待有人登上台阶去摘取桂冠,这个人就是克拉克·麦克斯韦(Clerk Maxwell)教授。”

  正是麦克斯韦1865年对电磁场展开了深奥难懂的运算,并且在1873年出版的一本专著中写下那些抽象的方程式,才使得马可尼的工作成为可能。终其一生,麦克斯韦从来不曾关心自己的研究有何“用处”;从没有设定任何“实用性”方面的目标,也从来没有发明任何一样具体的东西,然而,他们“无用”的理论工作一旦被某个聪明的技术人员加以利用,就立即能创造出全新的通讯、实用和娱乐用途。

  纵观整个科学史,绝大多数最终被证明对人类有益的真正伟大发现都源于像麦克斯韦这样的科学家:他们不被追求实用的欲望所驱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是他们唯一的渴望。从伽利略、培根和牛顿的时代开始,好奇心就是现代思维的一个典型特征。

  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它也是不可阻碍的。越少偏向直接应用方面的考量,好奇心就越有可能为人类福祉作贡献。

  有一次,为了让一位哈佛教授来研究院,弗莱克斯纳为他颁发了津贴。对方写信询问:“我来普林斯顿的任务是什么?”弗莱克斯纳回信说:“普林斯顿没有任务,只有机会。”

  在1939年那篇著名的文章《无用知识的用处》中,弗莱克斯纳这样写道:

 

  时至今日,“实用性”是我们评判某个大学、研究机构或任何科学研究存在价值的标准。但在我看来,任何机构的存在,无需任何明确或暗含的“实用性”的评判,只要解放了一代代人的灵魂,这个机构就足以获得肯定,无论从这里走出的毕业生是否为人类知识作出过所谓“有用”的贡献。

  一首诗、一幅画、一部交响乐、一条数学公理、一个崭新的科学发现,这些成就本身就是大学、学院和研究机构存在的意义。

  正因为如此,我极力呼吁各位不要过于关注“实用性”的概念。诚然,某些怪异想法可能会大行其道,宝贵的研究经费也有可能会被白白浪费掉。但比放纵和金钱远远重要的是,禁锢人类思想的锁链得以被粉碎,思想探险获得了自由。

  正是凭借这份自由,卢瑟福和爱因斯坦才能披荆斩棘、向着宇宙最深处不断探寻,同时将紧锁在原子内部无穷无尽的能量释放了出来。也正是凭借这份自由,玻尔和密立根了解了原子构造,并从中释放出足以改造人类生活的力量。

  人类真正的敌人并非是无畏且不可靠的思想家,无论他的思想是对还是错。真正的敌人是那些试图为人类精神套上桎梏、让他不敢也不能展翅飞翔的人。


浏览(172) (6)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9-11-20 15:59:55

“束缚别人思想”的说法,是在自设假象敌。这类文章其实很具误导性。

1 今天世界,基本已经上不存在束缚别人的思想的人或者体制了。至少在自然科学方面是如此。例如今天的中共,有束缚科学家的思想的行为吗?有证据吗?我知道反共老海黄肯定不服气啦。他们会用中国的大学里没有言论自由来诡辩。问题是,即便是弗莱克斯纳的普林斯顿研究所,也没有过花大钱供养像哈耶克这类社会科学家的想法。

2 很多自由主义伪公知,都喜欢把自己的愚蠢和无能归罪到中共头上。殊不知,就算中共束缚了您的思想,您也可以选择退出这个体制,要么主动辞职大学职位,要么选择出国。是骡子是马,在哪里都可以证明。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19-11-20 09:19:54

束缚思想是谓语,动宾词组。成为“敌人”文理不通。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19-11-20 07:26:48

当今,已经不是思想被束缚的时代。而是新思想无法产生了。

几年前西方就发出过声音:我们的思想家哪里去了?更有西方学者提出,世界已经半个多世纪没有新思想了?甚至有人结论:思想终结了。

这是为什么呢?有一种说法:思想,制度化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会学研究课题。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