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阳光的博客  
希望能为大家带来一些美好的事情,使每一个人都快乐。  
网络日志正文
爱心财政部长 2016-02-15 23:58:59

爱心财政部长(好文分享)

 

a'a'a'a'a'a'a'a'a'a'a'a'a'a'a'a'a'a'aimages.jpg


亚洲最佳财政部长退休后只住小旅馆,拿出2500万竟是为了……撰文:原宁辰

 

来北京的几天里,王建煊睡得并不踏实。

 

77岁的他不肯花更多的钱住高级酒店,然而王府井这家快捷酒店里软趴趴的床垫,着实让他开过刀的脊椎骨受了不少罪。他不得不拿一条厚厚的浴巾,垫在腰下。房间狭小,床紧挨着窗户,老伴要想起身下床,需要从他旁边翻爬过去。

 

对王建煊而言,这里只是个睡觉的地方。以前去乡下走访时,他甚至睡过45元钱一晚的小旅馆。

 

在台湾,他做过六年“监察院 长”,退休后他把这期间的全部薪水捐出来,折合人民币500万。加上早年间捐出的竞选经费、稿酬、工资收入等,他已经为慈善事业捐出2500万人民币。

 

20147月底卸官以来,他和老伴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做慈善,目前他已经创办了五个爱心基金会,分布于中国大陆、台湾及美国,最新成立的一个在缅甸。

 

“我去菲律宾,人家帮我订250美金的旅馆,我住一晚,穷人可以活250天。你想我睡得着吗?”

睡觉的床舒不舒服不重要,王建煊心里装着大愿景。

 

“讲故事高手”

白天出门,王建煊随身带着两样东西:装有热水的保温杯和甘草含片。两样都是用来保护嗓子的。

 

因为每天说话太多,他的嗓音低沉沙哑,但是他暂时没办法让嗓子好好休息。只要有演讲机会,他都会全身心投入,“用爱心说诚实话”。

 

一次300人的演讲,平均下来,听众可以认捐50名“珍珠生”。王建煊重视这样的影响力。

 

2003年,王建煊在浙江省平湖市创办了新华爱心高级中学。开学那天,录取榜上许多排名靠前的学生,并未前来报到。细打听才知,这些学生因为家境贫寒念不起书。王建煊感到震惊而心痛,他形容这些学生“就像一颗颗珍珠被丢进了垃圾桶”。第二年,他在大陆发起了“捡回珍珠计划”。

 

王建煊抓住一切可以演讲的机会讲述他的计划。在菲律宾,他曾经在30天里演讲58场,最多的一天讲了五场,每一场都娓娓道来,“如果有感动,捐款自然会来。”

 

在台湾政坛,王建煊被公认为“讲故事高手”。演讲的时候,他会先花上三分之一的时间讲价值观,“讲通了,人们就会觉得应该这样。”

 

他会启发听众思考生死的问题,并常常引用约伯斯的话说,“我在做很多重要决策时,有一个因素会考虑,就是关于死亡。”

 

他阐释,“当躺在病床上,我回忆自己的一生,财富、名声我都有,看着死神一步步向我逼近,那一刻所有东西对我毫无意义。唯一让我记得的,就是我做过一些有感情的事、有爱心的事。”

 

王建煊是基督徒。《圣经》上说,“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在通过对价值观的思考打动听众之后,他会进一步启发大家的行动。

 

曾被评为“亚洲最佳财政部长”的王建煊算过一笔账,如果学校减免学费并提供住宿,每个学生一年生活费用是2500元,三年下来,7500元就可以认捐一颗“珍珠”。

 

“先讲观念,观念通了,再告诉他具体怎么做。”王建煊告诉《中国慈善家》。

 

在缅甸,王建煊发起“一个孩子一碗粥”项目。通过照片呈现和亲身所见的讲述,王建煊的演讲深深打动了现场听众,接着他告诉大家,只要30元美金,就可以帮助一个孩子一整年早晨都吃上热粥。

 

“光说计划,他(听众)不晓得要多少钱啊,他有爱心不敢讲。如果认养一个孩子,结果需要一大笔钱,很多人就不敢行动。”而清晰介绍捐赠额度的效果是,会有爱心人士直接表示,“这个学校300人,我统统认养。”

 

今年8月,世界华人金融保险业最高荣誉国际龙奖IDA年会在迪拜举行,王建煊受邀前往演讲了两场。此前会议组织者对“捡回珍珠计划”已非常认可,并有部分人士表达了认捐意向。在听完王建煊半小时的演讲之后,几千人的活动现场,共认养“珍珠”1010颗。

 

“你不知道鼓声会传多远”

非洲刚果有个谚语,“击鼓的人,不知道鼓声可以传多远。”

王建煊并不看重演讲的规模,“三百人我也讲,三十人,三个人,一个人我也讲。”每一次演讲,他都视为一次鼓声敲击,即使听者没有很大的捐款能力,但如果深受启发,也许会分享给自己的亲戚、朋友,最后“感染了一个有力量的人”。

 

有一次,王建煊受邀出席台湾一位企业家朋友儿子的婚礼,并担任证婚人。席间,同桌嘉宾——一位叫赵天星的企业家与他攀谈起来,并了解到他的“捡回珍珠计划”。赵天星的太太即将过60大寿,他本打算找朋友去日本买60颗珍珠送给太太做礼物,听完王建煊的介绍,他跟太太商量了一下,当场决定不买珍珠,而是将钱捐给王建煊创办的“爱心第二春文教基金会”,在新疆乌鲁木齐找到60名“珍珠生”,以夫人的名字开设了两个“珍珠班”。

 

此后赵天星一直关注“捡回珍珠计划”,并认捐了更多的“珍珠生”。他的孙子、孙女四五岁时,从美国回台湾过年,会亲手做饼干,在跨年夜到街上卖给看101大楼放焰火的民众,所得的收入也捐给了基金会。

 

“钱不会太多,但目的是让小孩子从小就去做,将来他们也会接着去做这种有爱心的事。”王建煊说。

 

王建煊的演讲并不是每一次都跟筹款有关,听众不同,他的演讲内容也不同。

如果受邀去学校演讲,

对于学生,他会启发他们如何做一个好学生,

对于老师,他会分享如何做一名好老师。

对于家长,他会告诉家长如何帮助孩子迈向成功。

 

“如果老师能够做一个好老师,把孩子教育成材,这也是爱心哦。如果老师说我要好好备课,这也是爱心哦,不一定全是捐钱,帮助穷人。”

 

他也会跟珍珠班的学生聊天,讲他小时候家境的不易。刚懂事的年纪,王建煊全家随父亲从安徽合肥到了台湾,为了生活,他半夜要起床搓蚕豆剥皮,天亮去市场叫卖青菜,贴补家用。在艰苦的环境中,父母把三个孩子全部供养读了大学。1965年,王建煊以高分考取台湾政治大学第一届财经研究所,1970年夏被派往美国哈佛大学国际租税班深造,后来当上公务员,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我家里也很穷,穷反而是我们的力量。”王建煊告诉学生们,“教育是让穷人翻身的工具。”很多“珍珠生”听完演讲,一下子就哭了。

 

目前,在大陆140多所学校,接受过资助的41000名“珍珠生”,读书动力十足,老师们不得不建议他们少用功,多休息。王建煊曾在一所学校里看到满满一笸箩废弃电池,都是“珍珠生”在宿舍熄灯之后,打手电筒夜读用掉的。

 

今年7月,共有6000多名“珍珠生”参加高考,68%过一本线,90%的学生分数超过二本线。有些学校的珍珠班,100%考上了重点大学。几年下来,考上清华、北大的“珍珠生”有数十名,还有几位以全额奖学金被新加坡、香港等地大学录取。

 

2013年,由已经大学毕业的珍珠班学生捐助的“珍珠班”启动,目前已经捐助两个班。

 

王建煊倾力演讲,不收钱,不收纪念品,自掏差旅住宿费。他希望有一天可以影响到“有影响力的人”,中国大陆的教育部长、国务院总理甚至习近平主席,都在他的期待之内。

 

早年王建煊在大陆捐赠修建了近300所希望小学,其中,位于四川地区的十几所学校,地震中无一倒塌。汶川地震之后,各地政府加强了对校舍质量的重视,出资新建了大批教学楼,民间力量逐步退出,这让王建煊看到了由政府政策主导产生的巨大推动力。

 

“将来我希望能够影响到中央。假如我跟民政部部长、教育部部长讲这个事情,我会建议如果有人捐一颗珍珠,政府相应也捐一颗。”他说,“如果能说动习近平主席也这么推动的话,影响有影响力的人,比自己捐款,影响力不知道要大多少。”

 

这是王建煊心中重要的vision(愿景),“很多重要人物我都见过。有那样的机会就讲,说不定会影响到一两个人物哦。”

 

“中国如以爱心大国崛起,将是全人类的福祉”

在大陆成立“捡回珍珠计划”的第一年,他原本计划捐100颗“珍珠”,并募到了足够的钱,但是因为了解的人少,真正报名加入珍珠班的只有21名学生。其中,大部分捐款来自台胞和海外人士,大陆只有一人捐款。

 

经过十余年的推动,目前来自大陆的捐赠比例通过浙江省爱心新华教育基金会,已经达到了65%,王建煊对未来的前景很是看好。“大家都是炎黄子孙,有爱心。人多的话,一人一天一块钱,就是14亿。一年再乘以365,不得了的。”

 

王建煊看过一个报导,十年前有人做过研究,到2030年,中国大陆会出现一个“美国”,意思是“美国现在三亿人口,平均五万美金收入,届时中国也会有三亿人,跟美国的人均所得一样。”

 

“中国人口有五个美国那么大没用。现在一个美国,依靠国防、科技、文化,在全世界呼风唤雨。如果成长为一个爱心大国,中国的崛起,将是全人类的福祉。”

 

王建煊的慈善视野并不仅仅局限于大中华地区。他走访过菲律宾、缅甸,尤其在缅甸,他看到很多人喝的是未经任何处理的脏水,因此生病甚至丧命。今年年初,他在缅甸创办了Chit Mit Tar(注:缅甸语“我爱你,我疼爱你”)基金会,为缅甸人民打井、修桥、施粥,认养孤儿院,并启动职业培训中心。

 

待条件成熟,王建煊计划带一个投资访问团前往缅甸,了解当地投资情况。“如果有一家投资,就有1000个家庭得救,比我们做的这一点事情好。企业家可以做大爱心。”

 

一步步达成愿景

王建煊和老伴膝下无子,父辈也早已去世。夫妻俩无牵无挂,专心向善。

 

他感谢妻子对他的支持。“我不是成功的人,只是努力做爱心事,这样的人背后一定还有一个更大的爱心支持。我捐出去两千五百万人民币,她如果不赞成,我捐得出去啊?”

 

王建煊在美国有一个朋友,曾答应他捐赠一所小学,并特意打电话嘱咐他,不要告诉自己的妻子。最后捐赠未成,王建煊猜想“内部还是有点问题”,“志同道合,夫妻一起做,才能做成功。”

 

在台湾,王建煊专门成立了一个无子西瓜社会福利基金会(以下简称“无子西瓜”基金会)。无子西瓜,是对没有孩子的夫妻的戏称,通过这个基金会,王建煊夫妻二人帮助没有子女、担忧自己老年生活的老人们。

 

通过和银行签订信托契约,“无子西瓜”基金会以法人身份,帮助老人监督医院、养老院对他们的医疗和照料,并在他们重大手术时负责是否接受手术签字。如果没有“无子西瓜”基金会签字,相应机构就拿不到银行所付的钱。

 

问及王建煊生命中重要的时刻,他的感受并不强烈。“没有,都是一步步这样子做过来的。”

 

为官时,他说“会讲问题,会解决,是将才。会讲问题,不会解决,是笨蛋。”做公益遇到困难时,他认为“爱心够强,就会想出解决的办法。”

 

“我有愿景,但不是一下子就达到。我有一步步在走。一开始资助100颗‘珍珠(生)’,太多,做不到,不要紧。我资助一颗嘛,一颗两颗,总会做到。我不停,一定会做到。”


浏览(347)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