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高胜寒博客  
气势磅礴,壮吞河山的独立知识分子!夹豪霸之笔,写绝世文章!欢迎讨论、指教!  
        http://blog.creaders.net/u/402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装神弄鬼 死如野狗 2011-01-31 14:47:56

夏威夷群岛王国王朝风云(1

 

  夏威夷群岛有世界上最美丽的沙滩和最净的海水,那里四季如画,也四季如春。春天和夏天的温度,上下温差不出12℃,即使是冬天,温差也最多不出18℃。如此天然气候,如此怡人景色,加之物产丰富,真是世间少有。

  夏威夷群岛的水果,尤其是香蕉、凤梨和咖啡,都是闻名遐的。夏威夷群岛的水果虽然好,但并不全是出产本地的。凤梨是在1813年从西班牙王国引进的,咖啡是1817年从墨西哥引进的,这两种产品,经过夏威夷群岛人数十年的研究发展和品种改良,成为夏威夷群岛的招牌产品,傲视全球。

  夏威夷土著天真友善,豪爽大方。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天真纯朴,不识世道险恶人心叵测,才导致了夏威夷王朝的覆亡悲剧。

  在那风光旖旎、椰树成荫的美丽风景背后,曾经有一个独立的太平洋群岛小王国在夏威夷群岛上兴起,也在夏威夷群岛上覆亡。这个弱小的夏威夷王国,前后经八朝,七王一后,最终覆亡在愚昧、天真、贪污与腐败上。

  夏威夷土著的真正祖先,众说纷纭,现已无从考证。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大约一千多年前,也就是公元三百年至七百五十年之间,从大溪地群岛(Tahiti Islands) 乘坐独木舟,漂洋过海而来的难民,这也只是从夏威夷土著的语言口音,和他们的生活习惯上猜估出来的,并没有真正有力的证据。 

  夏威夷土著在1778年之前一直是遗世而独立的,他们过一种与世隔绝,但自给自足的独特生活。最早有关夏威夷群岛和美国关的历史,要回溯到1789年。这一年的824日,有一艘来自美国波士顿的哥伦比亚号(Columbia)商船,在罗伯特·戈雷船长(Captain
Robert Gray)的引航下,路经夏威夷群岛的檀香山(Honolulu)

  戈雷曾多次远渡重洋,到达过欧洲与南美洲诸国。他在1792511日下午到达北美洲加拿大哥伦比亚的哥伦比亚河(Columbia River),这条至今依然叫做哥伦比亚河的河流,就是由戈雷命名的。

  戈雷在美国早期航海史上大名鼎鼎。他於1755510日在罗得岛州提维顿(Tiverton)出生,曾在独立战争时参加过美国海军,在战争中失去了一眼睛,被迫退伍,离开美国海军后,受到美国当时的富豪查尔斯·布尔芬奇(Charles Bulfinch)的赏识,委任他为哥伦比亚号船长,负责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 

  布尔芬奇不但是眼光独到的商人,还是美国当时最著名的建筑设计大师,雄伟、经典、拱形结构的美国国会山庄、美国马萨诸塞州、缅因州、康乃狄克州的州政府行政大楼和哈佛大学礼堂(Harvard University Hall),都是布尔芬奇的杰作。

  布尔芬奇176388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出生,1784年在哈佛大学取得硕士学位,精设计欧洲尤其是大利古典式建筑,他的独特而雄伟的风格,深深影响包括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在内的数代人。   

  布尔芬奇看准中国是具有无限潜力的获利宝地,是与友人成立航海公司,自建货轮哥伦比亚号,聘请戈雷任船长,远赴中国从事贸易,这是美国第一艘环球航行的商船,也是开创美国远洋贸易的先锋。

  美国政府对布尔芬奇的创举是重视和支持的,马萨诸塞州政府、美国国会特为此行发出外交公文,美国开国元首乔治·华盛顿总统为了表示支持,亲自签发许可证。   

  布尔芬奇於1844415日在他的老家波士顿去世,享年八十岁。布尔芬奇死后,他的长子托马斯·布尔芬奇(Thomas Bulfinch)为了纪念他的父亲,特出版《布尔芬奇神话(Bulfinch Mythology)一书,详细记载了布尔芬奇的传奇人生,为世人留下了许多第一手资料。   

  戈雷是美国最早的远航贸易者,他将美国的毯子、铁块、刀剑、武器与毛皮等,运到中国广东,交换中国的茶叶、瓷器、家具和丝绸。戈雷靠这种冒险精神而发财致富,影响深远,引发了美国商人到中国从事贸易的浪潮。18067月,戈雷得了黄热病,死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外海的船上。

  1784年,美国作家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根据自己和戈雷的中国经验,写成了著名的《中国皇后 (Empress of China)》一书,此书广为流传,增加了美国人对中国社会的了解和对中国皇朝的认识。美国人民为了纪念戈雷这位早期的航海先锋,有多处的地名、县名、河流、学校、海湾、港口和街道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1789824日,戈雷从南美洲出差归来,因为要补充食物与淡水,临时在夏威夷群岛登了岸,从此展开了美国人和夏威夷群岛土著接触的史。在那个年代,商船主要从事的贸易是利润丰厚的毛皮生意。

  从此以后,就有眼光独到的美国人,不停地往返夏威夷群岛与美国、中国之间,从事其它的商业活动。不出几年,夏威夷群岛中的三文治岛(Sandwich Island),就被三名美国人垄断用来牟取惊人的暴利。  

  他们分别是纳顿·温希普船长(Captain Nathan Winship)、乔纳森·温斯普船长(Captain Jonathan Winship)和希思·戴维斯船长(Captain Heath Davis)。他们在三文治岛上又发现另外一条财路:一种中国人最喜爱的名贵木材--檀香木,这种结实贵重的檀香木在夏威夷群岛上是漫山遍野,随处可见,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金银窝!    

  于是乎,美国商人们就毫不客气,以小恩小惠贿赂当地的土著酋长们,利用夏威夷土著的无知,许以蝇头小利,然后大肆砍伐檀香木,将木材卖到美国和中国发财图利。

  他们的确是发了横财,但对当地的环保来说,却造成了极大的、无可挽救的损害。由长期不断滥砍滥伐,终毁灭了整个檀香木森林(Sandalwood Forest)!这个惊人消息虽然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但美国政府并没有取任何干预行动,也没有下令禁止,连一个防范计划书都见不到,令人遗憾。

  三文治岛是被一名来自英国、叫詹姆斯·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的海军军官,1777年所命名的,库克因在太平洋大海中为躲避大风暴,误打误撞地发现并驶进这片太平洋中的新天地。 

  库克发现这片新天地后,为了纪念在海军中提拔和栽培他的老上司、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英国海军大臣三文治伯爵,遂以此命名,这就是三文治岛名字的来源。   

  三文治伯爵是英国王室册封的贵族,第一代三文治伯爵是爱德华·蒙塔古爵士(Sir Edward Montague),蒙塔古原是英王查理二世(King Charles )朝中步兵团的将领,驻防英格兰联邦(Commonwealth of England)。在1656年他以三十一岁的年龄,出任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统领,后因战功,被英王查理二世册封为嘉德武士(knight of the Garter)与三文治伯爵,从此蒙塔古家族与英国皇家海军结下了不解之缘。

  三文治伯爵四世传至约翰·蒙塔古时,他慧眼识英雄,这位库克的伯乐,大力支持他的航海探险计划,使库克有了十二年内三度环球探险的机会。    

  三文治伯爵在英国一脉相传,绵绵不息,至今犹在。其第十二代三文治伯爵勋位继承人威廉·蒙塔古(William James Hayman Montagu)2004122日出生,是蒙塔古家族中最年轻的传人。 

  在欧洲,库克可谓是人人皆知的英雄人物,他不但为英王乔治三世发现了英王乔治三世岛(King George Island),更找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处新天地,英王乔治三世岛就是在南太平洋的大溪地群岛,库克登陆后才了解到,法国人比他来得更早,是觉得用英王乔治三世岛这个名字有点不妥,所以又将之改名为大溪地群岛,此名一直延用至今。 

  其实,最先发现大溪地群岛的,既非法国人,亦非英国人,而是西班牙人,早在1606年,有一艘西班牙商船来到了大溪地群岛,可是西班牙王国对这块人口不足四万的荒岛没有任何兴趣,既无贸易计划,又无殖民政策,连出兵霸的想法都没有,是不了了之。

  直到一百六十一年后局面才有所变化。1767618日下午,英国人塞缪尔·沃利斯船长(Captain Samuel Wallis)来到了大溪地群岛,他的舰长乔治·鲁宾逊(Master George Robinson)在他的航海日记上这样描写当时的景象:   

  “这个岛屿有著难以想象的美丽,远远观之,沿长达三、四英的海岸线处,全是整齐的农家地,后面是密密麻麻显然没有门牌号码的民居,与一排排茅草屋顶的整洁谷仓,遍地皆是望之不尽的椰子树,和其他不知名字的树木。

  岛的内部山峦起伏,秀丽的低谷环绕其中,从山脚到山腰,是良好的牧场,群山之顶,覆盖著绿色的乔木。海岸边上,安详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们,无忧无虑地乘著独木舟四处泛游。这正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美丽家园。”

  风景是美丽的,但是英国人的帝国主义心态,使事情变得丑陋无比。英国人发现了大溪地群岛后,伸出来的不是友谊之手,而是冰冷恐怖的大炮。

  由摸不清状况,沃利斯并不敢贸然下令登岸,他们鬼鬼祟祟地在外海观察了五天,决定1767624日从茅台威湾(Matavai Bay)上岸,但却被淳朴的大溪地土著敌视,愤怒之中,他们从独木舟上,用弓箭、木块和石头招待他们。

  沃利斯大怒,下令开炮,朝独木舟上的土著乱轰,炸得土著们人死舟毁,伤亡惨重,大溪地土著实力不敌,逃往半山腰,躲进丛林中惊慌地观望;沃利斯为了示威,又朝山腰开了四炮,吓得大溪地群岛的欧巴莉娅女皇(Queen Oberea)连忙带著鲜花、水果、食物、礼物与一群美丽的大溪地土著姑娘来屈膝求和,任由如狼似虎的英军享受。
  次日,沃利斯下令挥军登岸,毁尽岛上所有的独木舟,实行军事领大溪地群岛,改名为英王乔治三世岛。沃利斯征服大溪地群岛后,绕过好望角,17685月返回英格兰,他将大溪地群岛的各种状况告诉了好友库克,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英国帝国主义伸出黑手到处强抢豪夺,更加人心不足蛇吞象。1836年由受到英国传教士兼外交领事威廉·普里查德(William Pritchard)的阴谋挑拨和反对,用武力强行将法国派至大溪地群岛的两位天主教神父驱逐出境,引起轩然大波。
 

  英法本来就失和,两国交恶多年。法国趁著英国的多事之秋,大张旗鼓地派出法国海军名将艾贝尔·图阿尔舰长(Captain Abel Dupetit-Thouars)大型驱逐舰,勒索敲诈大溪地群岛的普玛里四世皇后(Queen Pomare ),强逼她签下接受法国保护的不平等条约,大溪地群岛自此成为法国的属地。  

  大溪地土著的朴素、友善、天真和好客,加上美丽、几乎全裸的大溪地姑娘的热情和浪漫,使沃利斯与他的水手们感觉这里真是世外桃源和男人的天堂,大溪地群岛是男人的天堂这一说法,逐渐地流传至世界各角落,直到如今,对欧洲人来说,大溪地群岛依然是浪漫美丽的代名词。

  沃利斯船长是英国皇家海军统领约翰·拜伦船长(Captain John Byron)的手下大将。因为英属的太平洋福克兰群岛(Falklands Islands)在闹叛乱,沃利斯船长受命率领皇家海豚号(HMS Dolphin)前往镇压。   

  沃利斯船长的另外一个任务,是乘远航之便,去寻找英国人三百年来一直深信的,在太平洋某处,除了南、北美洲外,尚存在其他大陆。沃利斯船长在太平洋里漫游了二十个月,终找到了大溪地群岛和伊斯特尔群岛(Easter Islands)。沃利斯船长本来是默默无名之辈,风云际会加机缘巧合,令他随大溪地群岛的名字而留传千古。

  库克是当时欧洲唯一环游过全球的人,他胸怀大志,见多识广。他自己的座右铭是:不但超越前人,更使后无来者。

  库克1728117日在英格兰约克郡(Yorkshire)郊外农场的一间小茅屋里出生。他父亲老库克是苏格兰的普通农夫,母亲格蕾丝·培治(Grace Page)是在酒店当清洁工的英格兰妇女,库克来到这个世界的过程是艰难的,他母亲足足熬了一整天,才将他平安地生下来。

  库克个性外向,胆大妄为,从小就是个调皮捣蛋的顽童。青少年时,因为家庭经济的缘故,他放弃读书机会,从事各种体力劳动工作,他当过货舱管理员,干过清洁工,也做过工厂包箱工。

  1746年,从小就对海洋产生浓厚兴趣的库克,自愿地来到当时最大的造船厂葵柯造船厂(Quaker Shipmaster),跟著航海大师约翰·沃克(John Walker)当小学徒工,这个机遇,使库克终其余生与海洋结下了不解之缘。  

  头一年,库克乘费尔拉夫号(Free Love)去了趟伦敦,又横跨过北海,到达挪威,和更远的爱尔兰海及波罗的海。从这几趟的远洋航行经验中,聪明的库克凭自己的亲身体会,学会了导航知识,也学会了如何巧妙地掌握海水的高低潮、风向和各地港口的准确位置。

  库克的好学与努力,深得他恩师沃克的赏,1752年,库克被沃克委任为友谊号(Friendship)的大副,这是一份他梦寐以求的工作,他在这个岗位上,一做就达三年之久。

  1755年,库克考虑到自己虽然爱好航海,但终究应该对国家有所贡献才对,是他下定决心,放弃了九年努力得来的一切,并坚定地拒绝了沃克提供的优厚报酬,和担任一艘新船船长职位的机会,毅然在超龄的二十七岁从军报国,加入英国皇家海军,成为一名普通军人。

  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无能锦绣是草包。库克对自己充满信心,他在皇家海军里努力不懈地工作,屡获擢升,不久即进入皇家海军的领导层。

  库克在皇家海军雄鹰号(The Eagle)上服役不到一年,就升为船上的大副,负责这艘有六十尊大炮的英军战舰的远航技术装备。

  当时英国和法国正为殖民地利益而交恶,两国互以武力对峙多年。次年8月,库克所服役的雄鹰号,受命巡逻英格兰西北方爱尔兰海岸(Irish Coast)和西西里岛(Sicily Island)之间。

  17554,雄鹰号在法国外海与法国一艘一千五百吨、有五十尊大炮的法军战舰遭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艘战舰,不由分说,就互相对炮轰!在四十五分的炮战打下来,库克身受重伤,他手下战死二十六人,伤一百三十人。

  1757117日,在库克二十九岁生日那天,他以伤病的理由光荣退伍。退伍时,库克被英国皇家海军公认当时最优秀的海军军事专家之一。

  175710月,库克伤,重返英国皇家海军服役。即被英国皇家海军委任为拥有六十四尊大炮的彭布罗克号(Pembroke)的航海长,前往加拿大帮助英军对付法国支持的魁北克叛乱。

  英国派出了皇家陆军詹姆斯·沃尔夫少将(Major General James Wolfe),远赴加拿大征伐法国人,沃尔夫不辱使命,在魁北克将法国人全军歼灭,奠定了英国人独霸加拿大的霸主地位。  

  沃尔夫是英国人人皆知的沙场英雄,此人有三个特点:一是打狠仗也摆绅士派头,二是善用奇击,三是喜欢用焦土战术,杀起人来毫不手软。他每次攻打敌人时,都会先给对方的军民发出一封限时投降书,后来英国陆军就将这种心理战略手段称之为沃尔夫通牒(Wolfs Manifesto)

  沃尔夫为了将法国人在加拿大彻底击败,在1759913日,出动了两百艘战船,九千名海军一万八千名陆军,全力攻打魁北克。

  法国的守将是马奎斯·蒙特卡姆(Marquis de Montcalm),由魁北克的要兼主战场是在彪厄普特(Beauport),其地形为后有万丈深渊之靠山,前为一望无际的亚伯拉罕平原(Plains of Abraham),他觉得既然没有后顾之忧,就将全部的军力集中在平原上,等待沃尔夫的到来,一决雌雄。   

  可是蒙特卡姆忘了对手的特性了。沃尔夫派了两支敢死队,硬是用人力将二尊大炮拉上了飞鸟难渡的悬崖,前后夹攻,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将法国大军杀得狼狈不堪,兵败如山倒。

  可是在胜利前,沃尔夫少将身中三枪,一枪打在手臂,一枪打在大腿,最要命的是第三枪,打进肩膀,伤及心。他躺在战场边的大树底下,生命垂危,军医问他要不要立即开刀急救,沃尔夫摇了摇头说:“我的生命结束了。”遂闭目待死。

  此时,情报官冲上前来大声汇报说:“军队撤退了!军队撤退了!”沃尔夫突然睁开眼睛问道:“是谁的军队撤退了?”情报官回答说:“是敌军撤退了!他们被打得放弃了所有的东西跑了!”沃尔夫听罢,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含笑而逝。 

  库克因为利用他的航海专长和军事知识,提供的地图确无误,使沃尔夫的战争事半功倍,替英国立下了大功,得到了英皇五十镑的奖金。

  176212月,库克功成身退,返回英国老家,和二十一岁的伊丽莎白·柏特斯(Elizabeth Bats)成婚,结婚后在英国老家住了五个月,受纽芬兰岛总督托马斯·格拉内斯(Governor Thomas Granes)的委,出掌英国皇家海军羚羊号(Antelope),为他做些海洋方面的调查研究作业。   

  三年下来,库克成了英国皇家海军中仅有的少数军事专家之一,备受各方器重和信赖。他与柏特斯结婚十七年,育有五子一女,俩夫妻却总是聚少离多。他不重家庭观念,其妻去世时,他若无其事,没有一字之哀、半语之悲,由此可见此人个性冷酷的程度。

  当时英国皇家海军海洋地理兼水道测量专家亚山大·达尔林普尔(Alexander Dalrymple),一直坚信在太平洋的某些地方,尚有一片不为人知的新大陆存在,达尔林普尔为了向世人证明他判断的正确性,花了三年时间,劳师动众,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去寻觅那片新大陆。 

  可惜机缘未到,运气欠佳,一无所获,徒劳无功,时间一久,英国皇家海军的高层觉得达尔林普尔是在大海捞针,而这种看似遥遥无期的航行,已很难再继续浪费钱财支持他。

  库克第二次环球探险归来,向英国皇家海军汇报说,他不认为在太平洋里有任何大陆存在。这个报告,无疑宣布了达尔林普尔理论的破灭,达尔林普尔的经费用光了,虽然他尚未死心,但只好无可奈何地暂时停止。库克的崛起,使这些皇家海军高层将领的目光和希望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达尔林普尔是苏格兰人,他1737724日在苏格兰爱丁堡新海勒斯(New
Hails)出生,他的父亲是詹姆斯爵士,母亲也是贵族,他在十六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他聪明好学,且博闻强记,十五岁就被伦敦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聘为全职写作班雇员,
英国与菲律宾为苏禄群岛苏丹(Sultan of Sulu Island)谈判贸易合同时,是起草协议文件的主笔。

  这份工作,使他对中国和东印度等地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二十二岁那年,他第一次到达中国广东,从事实地考察,1765年,达尔林普尔返回伦敦后,被选入皇家海军协会(Admiralty and Royal Society)并成为院士,从事海洋方面的研究。    

  达尔林普尔在这时,研究成功了人类第一座专供航海之用的博福特测风仪(Beaufort Scale),加上他描绘出来的数以千计的各地海洋地图,使人类航海时的安全度大为提高,这个博福特测风仪,至今还被世人,尤其是在台湾、香港、澳门等地广为使用,作为测定台风力度的标准。

  英国东印度公司是一个所有中国人永远都不可忘记的名字,这是一个永远贴在英国帝国主义脸上的羞耻标记,它就是拿著英国政府颁发的所谓合法贸易的执照,公开贩卖鸦片给中国人,残害中国人民身心,最后因为中国人拒绝毒品而导致英国帝国主义的武力干涉,在鸦片战争后迫使清廷签下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和五口通商,英国东印度公司正是始作俑者。

  由政治原因,达尔林普尔发明的测风仪,被他的上司冒名领功,博福特测风仪是达尔林普尔与他的皇家海军协会同僚约翰·斯米顿(John Smeaton)研发出来的,但是他并没有将之发表,他把全部的资料提供给了他的顶头上司。 

  1805年,爱尔兰出生的英国海军上将弗朗西斯·博福特爵士(Sir Francis Beaufort)为英国海军高级领导,他厚颜无耻地将这个研究成果据为己有,稍微改良,即宣布研究成功,因而以他的名字命名之。   

  1776712日,库克乘船长一百零三尺、时速七节的决心号(HMS Resolution),带一百一十二名英国皇家海军,和足够两年用的伙食及淡水,另加七千磅咸腌菜,告别了同僚和家人,朝著那遥远而不可知的太平洋扬帆而去,开始他的第三次环球探险航行。 

  与库克同行的,还有由查尔斯·克拉克舰长(Captain Charles Clarke)统领的副舰发现号(HMS Discovery),发现号是一艘全副武装、载有七十名英国皇家海军士兵的战舰,库克此去,不但开创了一个原始民族的文明,和人类一段全新的纪元,同时也驶进了他自己人生的死亡之旅。 

  库克本来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一个中级军官,经常游巡白令海峡和太平洋之间,这次的三度环球探险,他按照原定计划,先到新西兰,再往克革伦群岛(Kerguelen Island),直下大溪地群岛,离开大溪地群岛后往北航行时,发现了一个小荒岛,库克就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之,即今天的南太平洋库克岛(Cook Island)。这次的远航,成果丰硕,除了库克岛外,一路航来,还发现了圣诞岛(Christmas Island)与其他几个的小岛。这些小岛,其实就是夏威夷群岛的外岛。

  可能是机缘到了,库克于1778118日早上,因躲避风暴而误打误撞地来到夏威夷瓦胡岛(Oahu)。库克和他手下,于1778120日中午登陆,在一个叫作怀梅阿(Village
Of Waimea)的乡村,遇到了第一批夏威夷土著。

  瓦胡岛上的土著凯奥酋长(High Chief Kaeo),暂时停止了每年一度的丰收感恩祭神舞会,带领一批愚昧迷信、天真烂漫的夏威夷土著,出来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夏威夷土著们见到库克长得一表人材,衣华丽,头光亮,唇红齿白;再看到佩戴的利剑,威风凛凛的卫士,个个长相非凡,仪表出众,误以为是他们的农禄神(Lonoikamakahik)下凡,夏威夷土著是怀朝圣般的恭敬,和虔诚敬拜的心态和库克打交道的。

  农禄神是夏威夷群岛迷信的土著传说中四大天神之一,其他的三位大神是库神(Ku)、凯恩神(Kane)和肯纳洛神(Kanaloa),凯恩神与肯纳洛神是一母所生的双胞胎兄弟。

  农禄神在夏威夷土著心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昵称之为农禄(Lono),这位农禄神主管全天下的土地、农业、雨水和音乐,保佑夏威夷土著的农作物,使他们年年丰收,让他们可以生活得无忧无虑,夏威夷土著对农禄神感恩戴德,巫师们规定每年祭祀八次,不管任何原因不参加祭典者,都会被处以死刑。

  有几点巧合,使夏威夷土著更加坚信库克就是他们传说中的农禄神:第一,农禄神是在丰收感恩祭神舞会时到来,而库克正是及时而至,忽然出现在沙滩上的;第二,农禄神是每年来一次,而库克也是如此;第三,农禄神衣著华丽,而库克的华丽军服,正符合了传说中的农禄神;第四,农禄神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而库克也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之下突然而至;第五,农禄神的架子很大,而库克故意装神弄鬼,特意地摆高姿态去愚弄夏威夷土著,使对方坚信他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农禄神。

  消息传送出去,夏威夷土著都怀著朝圣和礼拜的心态,拖男带女,群簇来看这位活农禄神,他们崇拜和尊敬库克,将他拥到当地的古神坛上,伏地跪拜。

  而这位心术不正、惯于白眼朝天的库克,也乐于接受这种在白人世界里不可能得到的供奉和敬畏,心里得意极了。

  夏威夷土著用他们最好的酒水、食物,和美丽动人的夏威夷土著姑娘,来招待这群性苦闷的英国海军士兵。因为误以为库克是神,所以凯奥酋长不敢怠慢大意,将自己最漂亮的亲女儿送给他享受,库克也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这种意外的供奉,几夜春宵,数日风流,居然使凯奥酋长那个涉世未深的女儿怀孕在身,后来为他产下一个金发蓝眼的胖娃娃。

  但库克万万没有想到,这种自我陶醉的鬼把戏,是骗人的,不能长久的。他更没想到最后自己就是死在这种自欺欺人的丑剧上。如此这般,库克亲手播下自己未来杀身之祸的种子,所以说这是一趟死亡之旅。

  夏威夷土著对库克最大的兴趣,不光是他们的到来,更是他们带来的铁器。夏威夷土著愿意用土产、清水、食物和小猪等,来交换他们的刀、剑和铁钉子。库克等在岛上购买了一百五十头小猪,和一些杂货。这是夏威夷群岛史上英国人和夏威夷土著的第一次贸易往来,各取所需,宾主尽欢。

  库克意外地发现,这里的土著有少数铁器,是用来作为打猎和自卫之用。因此,库克断定一个事实:在他之前,已经有过高度文明的外国人,曾到此并遗留下少量的铁器。177822日,库克带著他的部下,依依不地离开瓦胡岛,回去后,他和朋友们研究得出结论,是日本人将第一批铁器传到那的。

  公元十八世纪初,有三个日本人在出海捕鱼时遇到风暴,船翻后被大浪冲到瓦胡岛岸边。夏威夷土著见此,冒生命危险,奋不顾身地跳进大浪里,勇敢地将他们救上岸,这是日本人和夏威夷群岛土著的首次接触,是建立在患难之中,难能可贵。在时间上,这比英国人库克要早上数十年,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在夏威夷群岛一直那么神气的原因之一。

  根据夏威夷王国政府官方文件记录,早在1840年时,有三名日本人正式归化成为夏威夷王国公民,开创了日本人定居夏威夷王国的先例。日本人虽然到达夏威夷群岛比英国人要早,但是却早不过中国人。

  中国人的确是比日本人到达得早,任何传说都未足为信。根据夏威夷王国政府文件记录,在1789年就有一艘来自中国的商船路经夏威夷群岛,一名中国船员不顾一切地从商船上跳水下海,游泳登岸,这就是中国人移民夏威夷群岛的开始。

  后来库克先后曾三度重来,利用他少许的大溪地语言能力,和夏威夷土著建立了特殊友谊和贸易关係。1779117日库克重临夏威夷群岛,他带着部下,在夏威夷岛棋亚拉奇瓦库湾(Kealakeakua Bay)抛锚。

  这次,他受到了更热烈的欢迎,卡兰尼欧蒲酋长(Chief Kalaniopuu)领著手下的文武大将,带土产、水果、鲜花、礼物和微笑,亲自登船欢迎,热情地结交这位来自大海的假农禄神。

  库克通过这次交际,初次遇到身材高大威猛、长相却奇丑无比的卡梅赫美亚酋长,他在航海日记上记下了他对卡梅赫美亚酋长的印象是:“从来没见过长相如此可怕之人。”

  热情好客的卡兰尼欧蒲酋长,邀请库克和他的部下上岸到他的地盘作客,让他们免费吃喝玩乐四天。夏威夷群岛上那些长发披肩、头戴鲜花、袒胸露肩、身材丰满、热情洋溢、美丽诱人的土著姑娘,更令好酒好色的英国水兵们,兴奋得眉飞色舞,双眼发直,两腿发软,个个乐不可支,人人乐不思蜀。

  库克见此,更觉得自己不可一世,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天神下凡?这种白人至上的情结,使他不停地自我膨胀,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库克177924日,在卡兰尼欧蒲酋长和热情好客的夏威夷土著的祝福中,依依不地离开棋亚拉奇瓦库湾,但是,他的座船在出海后不久就遇到了强风暴雨,船身受损,需要修补,必须紧急回程。

  四天后,他又回到了夏威夷群岛的棋亚拉奇瓦库湾,在那里再度抛锚,库克这次的突然回程,使夏威夷土著产生了怀疑,也开始戒备,因为这不符合农禄神的传统习惯。

  这位前后三度遨游夏威夷群岛的英国军官,开创欧夏关的先锋,与夏威夷土著发生了导致悲剧的意外----他的座船停泊在棋亚拉奇瓦库湾期间,在一次被夏威夷土著登船偷盗的小事件中,因处理失误而引发武力冲突,结果赔上了自己的老命。

  库克再度返回棋亚拉奇瓦库湾修理漏船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几名贪心的夏威夷土著,乘他们入睡的机会,爬上了船偷走了一些杂物和一艘备用的救生艇。

  库克知道后,为之大怒!以为这是卡兰尼欧蒲酋长命令他手下干的。在他那目中无人的大白人心态下,顿时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决定要给这帮土人一点厉害看看。 

  库克带著九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和他的副将戴维·菲利普中尉(Lieutenant David Phillips),怒气冲冲地穿过用异样眼神看著他们的土著,朝著卡兰尼欧蒲酋长的住家卡瓦崂村(Village Of Kaawaloa)浩浩荡荡地去。

  敲开卡兰尼欧蒲酋长的茅草屋,见面后,城府很深的库克,因为手上没有真凭实据,难以顷刻翻脸,是想起了一条诡计,来教训这批他心目中的三等有色人种。

  库克强忍一肚子怒气,挤出笑脸,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卡兰尼欧蒲酋长大谈起家常话来。从谈话中,库克了解到卡兰尼欧蒲酋长对夏威夷土著上船偷东西一事一无所知,差点冤枉了他。

  心术不正的库克,明知道卡兰尼欧蒲酋长是冤枉的,还是使用了阴谋诡计,他谎称自己有礼物要送给他,请他一起回船去取。淳朴好客的卡兰尼欧蒲酋长,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他完全不知道库克满肚子坏水,用甜言蜜语把他哄骗上船,是了扣留他作为人质,用来交换被夏威夷土著偷走的小船和杂物。

  库克以为这样一来,既可显示大英帝国的威风,又可不费一兵一弹,就能把被偷的东西换回,这就是他的如意算盘。库克曾在大溪地群岛多次使用这种阴谋诡计,可谓屡试不爽。他是用阴谋加暴力,绑架大溪地群岛的酋长,然后漫天要价、尽情勒索,三番五次得手,使他误认为这就是与夏威夷土著打交道的不二法则。但是这一回碰到了硬钉子,非但不灵,反而把老命赔上了。

  没安好心的库克,太轻视卡兰尼欧蒲酋长手下那几名精明强悍的文官武将的胆量和智慧了。从库克的来势,和他们全副武装的行头,就已经警惕到这帮蓝眼红的外国人来者不善,是一批笑里藏刀、蛇蝎心肠的敌人。

  他们见到卡兰尼欧蒲酋长为给库克面子,坚持要上船,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暗中做好防御备,双方剑拔弩张,一场生死突已经在所难免。

  卡兰尼欧蒲酋长带著十二岁的小儿子和库克边走边谈,朝海边进发,他的妻子康尼卡珀蕾(Kanekapolei)知道丈夫就要落入圈套,焦急万分,她与卡兰尼欧蒲酋长的机要大臣们,召集全村数百土著,半路上截停他,异口同声地要求他立即回头,千万不可跟著库克回战船。

  心胸宽广的卡兰尼欧蒲酋长并没有觉察出潜藏的危险,不肯接受大家的好意,执意前往,他那不知危险的小儿子,一路跑在前面,蹦蹦跳跳地登上一块高石,意外地发现了库克预先安排的伏兵!危机顿时在小孩子的惊叫声中爆发!

  库克手下军人见到漫天漫地蜂拥而来的夏威夷土著,带著仇视的眼光围上来,大为紧张,为了安全,将长枪上膛,瞄准卡兰尼欧蒲酋长和那些愤怒的夏威夷土著,是乎,双方都没有回头的地,立刻翻脸,二话不说,在棋亚拉奇瓦库湾沙滩上展开了短兵相接的生死搏斗。

  英勇彪悍的夏威夷土著满腔愤怒。他们没有给英军留下开枪的机会,一口气杀死了库克的四个近身卫兵。随身保一死,库克也就落了单。 

  库克身陷重围,却不知天高地厚,误以为这班三等有色人种的土包子们不敢对他怎么样。他不理会战舰上英国海军大声要求他立即撤退回船的呼吁,还在那里耀武扬威,大声谩骂,自己找死!

  在夏威夷土著中,谭马牟拓酋长(Chief Tamaahmotoo)是夏威夷土著中的著名战士,他本来就对库克的装神弄鬼持怀疑态度,现在看到他带来的所谓天兵天将,居然是些不堪一击的酒囊饭袋,就更加怀疑这个农禄神的真实性了。 

  谭马牟拓为了要彻底搞清楚真相,决定亲自试验这个装神弄鬼、蓝眼高鼻的外国佬,到底是不是那个刀枪不入的农禄神,这个卡兰尼欧蒲酋长手下第一王牌战士,乘库克不备,一个箭步上前,轻轻地用矛枪尖刺了一下库克的头部,看看这个蓝眼红髮的农禄神到底怕不怕痛?

  库克头部中枪,鲜血直流,应声倒下,躺在地上,痛得哇哇大叫起来!他这一倒地抱头痛叫,把自己的底牌与庐山真面目全部暴露出来了。夏威夷土著战士一看,库克原来是个怕痛的普通人,是个假神!是个骗子!是个冒牌货!卡兰尼欧蒲酋长带著夏威夷土著战士大笑之,一拥而上,刀矛剑戟尽情往他们身上招呼。

  在这群夏威夷群岛土著战士中,有一位长得貌如周仓、奇丑无比的彪形大汉,一马当先,手起矛落,英勇杀敌,万夫莫当,他就是后来夏威夷王朝的开山鼻祖卡梅赫美亚酋长。

  力大无穷的谭马牟拓酋长,亲手将已经伤重倒地的库克一把揪起,用匕首向他猛刺!三下两下就将那个假农禄神砍杀得血肉模糊,滚落石下,一命呜呼。

  夏威夷土著乘胜追击,用弓箭和矛枪等原始武器,在棋拉奇库湾沙滩上,杀得离开船坚炮利就一无所恃的英国兵抱头鼠窜,魂飞魄散,人仰马翻!

  平常作威作福,喝酒跳舞,放浪形骸的英国饭桶兵们,此时怯懦得像病猫,被强悍的夏威夷土著战士吓得面无血色,两腿发抖,虽有长枪利剑也不敢使用,慌慌张张地只顾四散逃命。

  这批英国兵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死命逃回发现号和刚毅号上丧魂落魄,眼睁睁夏威夷土著倒拖库克和另外四个英兵的死尸,唱胜利歌曲,扬长而去。

  本来被视为神明,曾被卡兰尼欧蒲酋长带礼物亲自登船相交的库克,就这样地被夏威夷土著当成一条野狗似的杀死了!库克得年五十一岁。

  库克死后,没有找到尸体,有传说他的尸体被夏威夷土著吃了,有传说是被埋掉了,也有传说是被丢到大海里喂鱼了,但都没有证据,只是一些凭空捏造的猜想与传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确实遗憾地发生了。

  库克死后,在战船上惊魂未定的英军,又恨又气,他们想尽办法,想将库克的尸体要回来。库克的副将詹姆斯·(James King),带几位军人,不带武器,用根长杆悬著白布,插在船头,慢慢挪向岸边,要和围在岸边不停叫嚣的夏威夷土著谈判。事到如今,还有谁会相信他的诚意呢?金不敢登岸,空手而回。   

  堂堂大英帝国的战士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以致如此惨败!传出去,大英帝国的顏面何在?英国皇家海军是重新安排火力,再整旗鼓,準备用武力仇。 

  次日,经一轮大炮乱轰,全副武装的英军偷偷摸摸地摸索登岸,不论男女老少,见人就杀,见屋就烧,见宝就抢,夏威夷土著伤亡惨重,一时间,岛上被杀得鸡飞狗跳,血肉横飞,整个岛屿,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这场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库克的战船去而返并非什么阴谋,而是因为刚一出海就意外地遇到强烈风暴,船底破漏,必须返回修理。夏威夷土著登船偷盗是个人行为,英国人大可不必小题大做,大动干戈,不论青红皂白就要杀人扬威。

  英国人那种白人至上的帝国主义傲慢心态,湮没了他们的人性与理智,是这场悲剧的真正原因。直到今天,英国人这种狂妄自大的心态,还没有从他们那些既封建又落伍的意识中去掉,是真正的可悲、可怜又可笑。不记住史教训而重犯错误,才是人类真正的悲哀。



 

 

浏览(117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