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高胜寒博客  
气势磅礴,壮吞河山的独立知识分子!夹豪霸之笔,写绝世文章!欢迎讨论、指教!  
        http://blog.creaders.net/u/402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法律不容许侵犯个人隐私权利 2018-09-13 10:28:20

文明社会普遍地、共同地认同的价值观,简称为普世价值,英语称之为 Universal value。在目前的文明普世价值中,人权已经是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内容。而个人隐私权利,更是人权中主要的内容。为了达到保护个人隐私之目的,无分国度的文明社会,无不以法律形式规范之。这个现象,在美国尤为突出。

回顾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尤其是个人隐私权利发展史,将会惊讶地发现,一部美国人民近代个人隐私权利发展史,就是一部美国近代文明发展史。

美国人民的个人隐私权利觉悟,源自美国妇女的民权运动:女性是否拥有自己决定怀妊与否的选择权利?破坏与拦阻这种个人隐私权利的,是一系列的恶法。

1873年3月3日,格兰总统在白宫,签署了刚在国会通过的《康斯托克法案(Comstock Law)》,开始了长达八十四年昏天暗地的泛道德时代。

《康斯托克法案》来自康斯托克(Anthony Comstock),他是美国近代泛道德时代的急先锋,于1844年3月7日,在康涅狄格州纽坎南市(New Canaan)出生,于1915年9月21日,死在新泽西州信米特市(Summit),活了七十一岁。

康斯托克曾参加南北战争,为北方陆军二等兵,退伍后在纽约厮混,在到基督教青年会义工期间,发动所谓的“英国维多利亚道德观运动”,使他成为家传户晓的风云人物。

1873年,康斯托克组织了纽约抑制邪恶社(New York Society for the Suppression of Vice),自任秘书长,开始了他极具争议的臭名昭著政治生涯。

在纽约市议会授权后,纽约抑制邪恶社拥有了司法权,可以充公、销毁、拘捕、起诉任何他们认为是邪恶的刊物与人物。

自认为是半圣人的康斯托克,率领着所谓会员,在纽约实行道德卫士的工作,凡是被他们认为是淫秽的、淫荡的、下流的与挑逗性的刊物、物品与相片,全被列为扫荡的目标,不仅裸照或姿势不正的艺术照是邪恶,连描写甚至于暗示性性爱的文字,全在打击扫荡范围之内。

在防范性病传染和女性婚外怀妊的口号下,搞得纽约市鸡飞蛋打,人心惶惶,新闻界以“康斯托克主义”呼之。

实际上,这是一些背后利益的勾当:纽约市议会通过特别条款,将被法庭罚款的一半,发给纽约抑制邪恶社,作为他们辛苦劳动的奖金。

1873年,在康斯托克主义的泛道德大棒下,康斯托克说服了纽约州联邦众议员梅里亚姆

(Clinton Merriam),与明尼苏达州的温德姆(William Windom)参议员,在参众两院提出动议,通过了禁止与出售避妊药物或物品的法案,根据国会的立法传统,议案以发起人名字为名,是为臭名昭著的《康斯托克法案》。

《康斯托克法案》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触犯者,可被判或监禁最高五年的劳动监狱,或罚款五千元,情节严重者,或两者并罚。1873年的五千元市值,相等于目前的十万元左右,从中可以看出其严厉程度,闻者无不色变。

在《康斯托克法案》成为联邦法律后,立即有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的二十五个州,相继通过类似的恶法,使整个美国女性,陷进空前的迷惑与恐慌中。

这条祸害美国人民大半个世纪的泛道德法律,被国内外有识之士与新闻界嘲笑与讽刺,英国的萧伯纳(Bernard Shaw)嘲笑他是“美国式的乡巴佬”,美国左派女作家高德曼(Emma Goldman),直接咒骂他是“道德太监(moral eunuchs)”,就是最佳的例子。

在这条联邦法律的淫威下,自二十年代即风起云涌的女权运动,受到了空前的打压与挫败。尤其是自1914年以来,就由桑格(Margaret Samger)领导的美国女权运动,更陷进历史性的低谷。

康斯托克在盛名之下,身兼联邦与纽约市邮政稽查官,肆无忌惮地搜查色情与避妊有关的邮件与包裹。

据美国女作家李兹(Margaret Leech)写的康斯托克传纪《神的稽查员(Roundsman of the Lord)》中说:康斯托克共销毁了十五吨的书,两万八千四百磅的画,四百万张的相片,四千人次的拘捕,与导致十五人的或因羞辱,或因畏罪而自杀。

1965年,在浩浩荡荡的美国民权运动冲击下,与民权律师前赴后继的司法攻坚下,《康斯托克法案》已经溃不成军,名存实亡,全国只剩下康涅狄格与马萨诸塞两州,依然在严厉执行这个恶法。

1965年3月29日,一件关于合法婚姻女性避妊权利划时代的大案,在最高法院进行法理辩论,是为改变美国的《格里斯沃尔德 诉 康涅狄格州案(Griswold V Connecticut)》。

在《格里斯沃尔德 诉 康涅狄格州案》之前,曾经有两件类似的案例,在最高法院进行辩论过。第一件是1943年的《泰尔斯顿 诉 厄尔曼案(Tileston V Ullman)》。

这是一件由医生与母亲联手入状法院,以其病人与女儿如果再怀妊的话,因为健康问题,会有生命危险,因而必须采取避妊措施。案件在州法院皆败诉,缠诉至最高法院。案件在1943年1月13日开庭辩论,前后两天。两周后的2月1日,作出裁决。

实际上,最高法院并没有审核案件代表的个人隐私权,只是用“医生无权代表病人”“母亲无权代表女儿”,与“病人目前并未出现立即性的健康危险“为法理,拒绝了上诉。

第二件缠诉至最高法院的案例,是发生在1961年的《普尔 诉 厄尔曼案(Poe V Ullman)》。耶鲁医学院妇科医生兼教授巴斯顿(Lee Buxton),与他的病人联手,入状法院,说他的病人普尔(Pauline Poe),已经被证实身体状况极差,而再度怀妊,将导致她生命危险,因而必须采取避妊措施。

普尔是一位中年妇女,曾怀妊三次,三次在生产时,皆遇到难产问题,导致三次的婴儿,在出生后旋即死亡,而普尔自己,亦每次都面临死亡威胁。因此巴斯顿判断,她不能再怀妊,否则将会导致自己与新婴儿的双重生命危险。

在民权团体的支援下,巴斯顿采取法律行动,挑战康州的禁止避妊法律。在州法院全部败诉后,缠诉进最高法院。案件在1961年3月1日,连续两天进行辩论,当年6月9日裁决:撤销上诉,因为上诉人“不是被强奸,没有任何被施暴的明显证据。”

当《格里斯沃尔德 诉 康涅狄格州案》在最高法院开庭时,距离第一件上诉案例,已经相差二十二年,距离第二件上诉案例,也已经四年之久。

格里斯沃尔德(Estelle Griswold)是有备而来的:她是康州一家专门为妇女提供避妊咨询诊所的业务主管,而她的上司,就是耶鲁大学妇科教授巴斯顿。

格里斯沃尔德于1900年6月8日,在康州(Hartford)出生,1981年8月13日,逝世在科罗利达州米亚斯堡(Fort Myers),享年八十一岁。

格里斯沃尔德本想成为一位音乐家,曾到法国巴黎进修音乐,但由于交不出学费,与父母病重而停学,返回康州。她曾到欧洲难民营作义工,深知妇女因无法控制生育,而带来的家庭痛苦、灾难与悲剧。

1953年年底,格里斯沃尔德加入巴斯顿在康州纽黑文(New Haven)开设的节育中心时,就知道无法避免地将卷入这种争取妇女隐私权的司法战役。

因为经济和工作原因,对节育持同情态度的格里斯沃尔德,被动地卷进了这场改变美国妇女隐私权利的司法风暴中。

康州司法当局,以违反康州州法为法理,强行查封了巴斯顿节育中心,点燃了全面摧毁《康斯托克法案》的导火索。

案件在康州法院节节败诉。美国近代著名女民权律师罗拉巴克(Catherine Roraback),吸取上两次最高法院失利的经验教训,在1965年3月29日的辩论庭上,利用仅有的三十分钟法理申诉时间,集中火力在一个法理焦点上:一对合法夫妻,在闺房里面包括节育在内的家庭计划,也就是合法夫妻间的隐私权利,政府是否有权加以干涉?如果有,如何介入法?

这个强而有力的焦点辩论,使最高法院无法再用任何的理由,来继续回避一个法理:美国宪法的头十条修正案,即是俗称的权利法案,是否应该涵盖合法夫妻间的隐私权利在内?

1965年6月7日,最高法院以七票同意两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裁决合法夫妻间的隐私权利,政府无权介入,其隐私权利应受到美国宪法修正案即权利法案的保护。由那天开始,美国的合法夫妻,全面享受避妊与否的自由选择。

道格拉斯大法官 (William Douglas)在裁决书中写道:“我们能够允许警察,无缘无故地跑进一对合法夫妻的卧室,几无忌惮地四处寻找避妊药物或物品吗?主要的法理还是合法夫妻的隐私权利。尽管权利法案中没有直接标识出这种个人隐私权,但是,就像第五条修正案一样,没有写出条文,但是其边缘部分的折射,承认嫌疑人不得自证其罪一样,是涵盖个人隐私权利的。康涅狄格州以刑事罪名惩罚使用避妊者,违反了宪法修正案权利法案原则,康涅狄格州最高法院的罪名成立,裁决无效。”

道格拉斯是最高法院历史上,在任最长的大法官,自1939年4月15日就任,至1975年12月12日退休为止,长达三十六年二百十一天,至今无人打破这个任期记录,他是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上,最努力保障民权与宪法权利的大法官。

道格拉斯大法官 (William Douglas)在裁决书中写道:“我们能够允许警察,无缘无故地跑进一对合法夫妻的卧室,几无忌惮地四处寻找避妊药物或物品吗?主要的法理还是合法夫妻的隐私权利。尽管权利法案中没有直接标识出这种个人隐私权,但是,就像第五条修正案一样,没有写出条文,但是其边缘部分的折射,已经包括嫌疑人不得自证其罪一样,是涵盖了个人隐私权利的。”

高尔伯格大法官(Arthur Goldberg),附和赞同意见说:“宪法修正案第九条款,涵盖个人隐私权利在内。”马歇尔大法官(John Marshall)与怀特大法官(Byron White)两人,同时附和赞同意见说:“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的公平保护,与正当程序条款,就涵盖了个人的隐私权利。”

祸害美国妇女与美国人民大半个世纪的《康斯托克法案》,也自此全面走进历史。

节育权、投票权、平等权是美国女权运动的主要诉求内容。在《格里斯沃尔德 诉 康涅狄格州案》之后,美国合法夫妻有了节育权,但女权运动家与民权律师们,并没有因此而满足。他们立即把眼光,投射到未结婚妇女的同等避妊隐私权利上。

在这个波涛汹涌的美国近代民权运动舞台上,一位被新闻舆论界誉之为“堕胎权利运动之父”的白雅德(William Baird),闪亮登场。

目前高龄八十六岁,依然健在在白雅德,在纽约市布克仑长大。1955年自布克仑大学毕业后,即在一家制药厂工作。1963年,他正在一家医院出差,在走廊上,目睹了一幕改变了他一生的惊心事件:一位有九个孩子的单亲女性,因为自己在家,使用衣裳架意图堕胎,发生意外,全身是血,赶到医院,体力不支,摔死在他脚前。他深深知道,如果堕胎合法,而有医生操作的话,那位可怜的单亲女性,是可以不死的。

震撼之余,白雅德立志要使妇女堕胎合法化。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到处公开演讲,鼓吹妇女应该拥有节育与堕胎的选择权利。为此,他在五个州,被拘捕与关押八次,成为美国东部各州治安当局眼中的“麻烦人物”。

1967年4月6日,白雅德在波士顿大学,对着一千五百名女学生讲演,鼓吹她们有节育、堕胎与免与恐慌的权利。在讲演后,他故意当着监视他的探员目前,拿出一个避妊套,送给一位十六岁的年青女听众,立即被拘捕,并投进监狱。根据马萨诸塞州法律,他可得最高刑期十年,但由于群情汹涌,法官只敢判他三个月。

白雅德与民权律师,当然不会就此收手。案件从马萨诸塞州法院,一路缠诉至美国最高法院,是为把节育权利延申到年青妇女身上的《艾森施塔特 诉 白雅德案(Eisenstadt V Baird)》。

1971年11月17日,一连两天,案件在最高法院开庭辩论,1972年3月22日,由于有两位大法官尚未就任,因而以六票同意一票反对的压倒性,裁决白雅德胜诉,自此美国青少年女性,亦拥有节育的自由选择权。

最高法院依据的裁决法理,就是个人的隐私权利。自由派布伦南大法官(William Brennan),在裁决书里写道:“马萨诸塞州治安当局,只因白雅德的言论与曾送一个避妊套予人,就将之拘捕,明显地已经违反了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如果隐私权是有意义的话,那么,那就是个人免于政府权力干涉一位妇女,不论是已婚或单身,是否愿意自由选择怀妊的基本权利。”

《艾森施塔特 诉 白雅德案》的影响力是惊人的。在美国各州的最高法院判例中,引用此案为法理的,多达数百次。自1972年至2002年间,美国最高法院本身,曾引用此案例,多达五十二次之多。

在最高法院历来的一百一十三位大法官中,多是老学究或书呆子式的平庸之辈,少有独领风骚的俊杰。若论最有权势与影响力的,仅有三人。

第一位是第四任院长马歇尔(John Marshall)。他在位三十四年,领导着最高法院,摆脱了小媳妇式的心态,走向千秋万世的司法独立。仅此一点,足可流芳万世。他不仅远赴巴黎,谈判收购路易斯安那,功勋盖世。

如果打开当年的美国地图,即可看出,当时的易斯安那,几乎占据整个美国版图的三分之一。美国将之分割成十个州,连接东西,雄盘南北,为美国一跃而成超级大国,奠定了雄厚的地理环境基础。

马歇尔到处鼓吹三权分立的立国原则,法院不应该是任何政府的附属。当时许多舆论,批评他在唱高调,博眼球。时至今日,世人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了骄傲的独立司法体制,美丽坚合众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国家。

第二位就是道格拉斯。道格拉斯是最高法院历史上,在任最长的大法官,自1939年4月15日就任,至1975年12月12日退休为止,长达三十六年二百十一天,至今无人打破这个最长任期记录,他被美国司法界誉为最努力保障民权的大法官。

第三位是现在即将退休的肯尼迪(Anthony Kennedy)。许多舆论批评肯尼迪立场摇摆,欠缺坚定,前后不一。但在保守派与开明派各占半数的特殊环境下,正是他的独立摇摆,恰恰就是决定美国命运的决定性一票。在美国近代司法史上,由同性行为,到解封金钱选举,到同性权利,到同性婚姻,全在他的独立摇摆一票下,缔造成一座座耀眼的民权丰碑。

《艾森施塔特 诉 白雅德案》的保护个人隐私法理裁决,彻底改变了美国妇女的被动局面,也惊醒了美国人民忽视个人隐私权利的失误。美国国会立即把立法的焦点,集中在个人隐私权利上。

尊重与保护个人隐私权利,已经是现在美国文化与传统不可分割的都分。今年川普总统拒绝为《梦幻法案》延期背书,立即引起有关八十万《梦幻法案》受益人资料隐私权利的关注,可以看出隐私权利,已经深植民心。

上世纪六十与七十年代,电脑科技飞跃发展,联邦政府开始全面更新老旧设备,各部门收集的资料,日益繁多,弊病不停发生,透过立法规范,乃没有选择余地的唯一可行道路。美国国出于对联邦政府档案保密的重要,开始研究如何保障这些资料的安全性。

1974年5月1日,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歐文(Samuel Ervin),正式向参议院提出保护个人隐私的S3418号动议。1974年11月21日,以74票同意9票反对,压倒性通过。1974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并认可参议院的S3418号动议。1974年除夕日,福特总统将之簽署成法律,是为美国近代保护个人隐私权利的《美国法典93-579》。

在《1974年隐私权利法》延申下,《美国法典十八章2725条》规定,不得在未授权下公布任何人的驾驶执照,工卡号码与有关个人资料。

美国人没有身份证,一般来说,驾驶执照就是被广泛地认可的身份证。美国国会在数十次立案失败后,几乎没有再为美国人是否需要身份证制度的立法动议,其原因与法理有二:一是身份证制度,是警察国家行为,而美国不是警察国家。二是身份证制度,乃属于州权,联邦无需也无权介入。

导致美国国会积极通过立法,来保护个人资料、文件与讯息隐私,是由两件悲剧引起的。

第一件事是暴力。上世纪八十年代未,1954年出生的维克朗德(Susan Wicklund),是一位在美国中西部五个州从事堕胎业务的妇科医生。由于盛名远播,也成为反堕胎阵营的抗议与打击对象。

维克朗德在她的自传《公开的秘密:我的堕胎医生旅程》中说,她的诊所,经常收到保守团体的示威与抗议,更有甚者,连她的私人住家,亦难置身事外,经常收到抗议者的人海包围,有时就在它住家外面扎营数周,长期抗议她的“谋杀婴儿罪行”。

维克朗德与家人,不仅经常收到暴力伤害,甚至经常收到生命威胁的电话与邮件。她在上班时,需要带假发,化浓妆,穿异服,从而避开危险。她的女儿上学与回家时,需要警车开道和保护。因而她与家人,长年生活在一种没有安全感的环境中。从暴力威胁者曾被法庭宣判入狱十年的案情,可以看出她住家与工作环境的危险。

事件被《纽约时报》等主流报纸揭露后,引起全国的愤怒与震撼:示威者是从汽车管理局的公开资料中,找出维克朗德住家地址的。

2011年3月,《卫报(The Guardian)》誉维克朗德为美国头百名伟大女性之一。

第二件事是悲剧。1989年7月18日,年仅二十一岁的荷里活演员谢坲(Rebecca Schaeffer),被神经病患影迷巴杜(Robert Bardo),用手枪射杀在自己的大门口。

警方查出,巴杜就是从汽车管理局公开资料中,查到她的住家地址的。

这个悲剧,迫使国会修改有关保护驾驶执照资料的立法。1993年,国会参议院通过1589号议案,1994年,国会众议院通过3365号议案,克林顿总统在1994年9月13日,将之簽署成保护驾驶执照与有关资料的《美国法典103-322》。

美国人民,得到更进一步的隐私权利保障:汽车管理局,不得在未授权下,公布任何人的资料与档案。

1992年,维吉尼亚州联邦众议员莫兰(Jim Moran),在众议院提出汽车管理局资料必须保密的动议,得到通过,是为著名的《1994年驾驶人隐私保护法》。违法者,每次可被罚款两千五百元。

未经当事人同意,擅自恶意公布其住家、工作、眷属、驾照、护照等,属于联邦轻罪,最高可以罚款五千元,或最高入狱一年,情节严重者,或两者并罚。

美国联邦司法部要求各州的汽车管理局,必须限期完成保护资料的工作。凡失职者,司法部长有权对该州处于最高每天罚款五千元的权力,直到保密工作满意为止。

任何官员或公职人员,如果没有检验过合法授权书而擅自释放或公布资料者,属于同犯,刑期与罚款,亦属联邦轻罪。

在法理上,触犯美国联邦法律的罪名只有一种,就是犯法。但在技术上,则划分为两大类:被判处入狱一年一下的犯罪,称之为轻罪(misdemeanor),判处一年监狱期以上的犯罪,称之为重罪(felonie)。

美国每州,都有保护隐私权利的完善法律,各自依照情况需要,制定惩罚与赔偿的条款。

维吉尼亚州在1977年,即通过立法,严格保护个人隐私权利,2015年修改,加强保护儿童与妇女的隐私权利。

在维吉尼亚州,甚至于连相片、画像、名字,在未经本人同意,或经当事继承人的同意,都不可以使用。《维吉尼亚州法典》更规定,即使当事人死后二十年之内,也不可以使用,否则以侵权论之。

《维吉尼亚州法典》8.01-40(A)规定:未经授权而私自公布个人驾照、护照、工卡等个人文件或证明,属于侵犯个人隐私权利的犯罪行为。受害者有权要求法官下令制止与经济补偿,对恶意触犯者,可以向法庭要求惩罚性的损失赔偿。案情严重者,检察官拥有追究其刑事责任的权力。

美国法律从禁止避妊,到禁止同性恋,到1972年的允许合法婚姻夫妇避妊权利,到1973年的所有妇女全拥有合法堕胎权利,到1977年十六岁以上女性有避妊权利,到2003年的保证同性恋权利,到2015年的同性恋全面合法化,再到2017年同性婚姻全面合法化,已经完成了保护个人隐私权利的时代任务。

美国的司法尊严,美国的社会公义,不容践踏。美国法律,无论是州法,还是联邦法,绝对不容许,尤其是恶意地侵犯个人隐私权利。

数以百计的州与联邦司法判例,已经清楚地、毋庸置疑地展示了一个事实:任何挑战这个近代文明和普世价值底线的人,必以羞耻与失败收场。

在最高法院宪法保护个人隐私权利护航下,美国人民朝着现代文明与普世价值大步飞跃,得到伦理与公义的升华。

 

高胜寒  2018年9月13日

www.gaoshenghan.com


浏览(2178) (26)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