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洁之人的博客  
笨嘴拙舌,蓬头垢面  
        http://blog.creaders.net/u/414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你真的知道中印战争吗? 2016-11-27 11:42:40

你真的知道中印战争吗?

 

余不洁

 

在下贴出“解放军放弃藏南是因为后勤不济吗?”后,随即Robert网友便跟帖称:“中印战争,我做过调查,调查包括参战的师职干部和军史研究人员,结论:

1. 地形相当险恶,只有战士能背动的机枪小炮参战。

2. 你去问一问印度人,就知道解放军是否撤回战争开始的地点,就明白了。凡属有利地形,该占的都占了,守不住的,没有占,前线将士知道该做什么,没有傻瓜。”对这种闪烁其词的东西,在下甚为不满,期望能给出论据。随后,Robert网友便贴出博文“我所知道的中印战争”,似乎是要对其论点详细阐释。在下在第一时刻便阅读了该文,深感失望,其主要的观点不仅荒诞而且有悖事实。只是不希望干扰读者,所以,没有急忙跟帖。

 

首先,这篇文章几乎没有任何实质内容,更无新的史料。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这一段,应该是Robert网友亲历、亲见:“和十八军某师职干部,有多年的来往想必大家都知道八国联军抢劫和火烧了圆明园的故事,该君家里也是金佛像,玉石珠宝琳琅满目,从军官打完仗归国战利品看,印度被蹂躏的不轻。”恕在下孤陋寡闻,这是本人第一次见到这类文字。不过,有一点值得提醒Robert网友,当时的藏南几百年来一直在西藏政府的直接治理之下,从来就不是印度的领土,而且印度人是不信佛教的。这个师职干部家的金佛像、玉石珠宝如果是从藏南得的战利品,那么,被蹂躏的不是僧侣就是当地的藏人(门巴族),那里的主要寺庙都是拉萨出钱修建的,佩戴玉石珠宝更是藏人的习俗。当然,对这一点在下倒并不吃惊。类似的事情红军长征中也干过,有些回忆录有所披露。

 

至于是否“只有战士能背动的机枪小炮参战”完全不值得一驳,因为太过荒诞,与官方记录和一些老兵的回忆差的太远。当年中共军队打进达旺后,攻击战略要地西山口,不但炮兵参战,而且是成建制的大口径火炮,这支部队就是原18军的。由此可见,Robert网友说法之虚假,不可采信。

 

该博文中最核心的内容是中国对印度“战后是否让步太多?朋友回答说:是宣传的需要,中国在国际社会太孤立了,谁从战场上得到的好处,都不会轻易让出去。”Robert网友在答复读者的跟帖时再次解释“嘴上说让,事实上没有让,这就是为什么至今谈判没有进展.

 

 

对于Robert网友和其他为中共辩护的人来说,最好的说服材料来自中共自身的正式渠道。下面,便是在下摘录的一些国内专家的文章。尽管他们受政治正确性的制约,但还是以一些基本的史料为依据。

 

摘录一:中共党史研究2014年第12、2015年第1

中国对印度占领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的反应及其意义(195l—l954) 戴超武

 

朝鲜战争对中央经营西藏的战略产生了重要影响,特别是在兵力部署方面。中央和西南局原来设想,到19509月即占领西藏全部。战争爆发后,第二野战军抽调部队赴朝鲜作战。第一批抽调3个军,3个师12月初出动,其余6个师随即陆续出动,并争取在1951年底到达徐州、济南。朝鲜战争所产生的巨额开支,还影响到当时修筑进藏公路费用的拨款,毛泽东曾就此问题专门指示聂荣臻(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代总长)是否有钱修这些路,请与陈云同志商酌,可缓者应一律从缓。《邓小平年谱(1904-1974)(),第887947945页;《毛泽东军事年谱(1927--1958)》,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820页。

 

西藏工委搜集的有关麦克马洪线的资料以及19531021日以张经武的名义致外交部的电报。在这份电报中,西藏工委建议并强调中央必须声明《西姆拉条约》无效以及印度必须退出其所占领的麦克马洪线以南土地之重要性。

 

这里涉及的关键问题是:现有档案文献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对印度的占领,既没有发表过任何评论,也未提出过任何抗议。

 

 

摘录二:《冷战结束以来的中印关系》杨值珍  中共中央党校博士论文  

 

1979年印度外长瓦杰帕伊访华时,邓小平提出了解决边界问题的一揽子方案。但是,印度至今也没有接受这一建议。边界问题既涉及国家主权,又关乎民族感情和尊严,要想轻易让步确实很困难。虽然中国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合情合理的态度,打算在东段有争议的地区(即藏南地区 不洁注)做出让步,以换取印度在西段有争议地段(阿克塞钦 不洁注)做出相应让步,但是对于这样一个片面有利于印度的不平衡原则,印度仍然不肯接受。

 

 

摘录三:沈志华,《事与愿违:冷战年代中国处理陆地边界纠纷的结果》20148月号《二十一世纪》 

 

印度政府采取得寸进尺、咄咄逼人的立场,固然与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受其国内右翼政治势力挤压逼迫有关,但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被中国在边界问题上一再表现出来的宽宏大量的做法所鼓励,错误地认为只要不断施加压力、坚持强硬立场便能如愿以偿。

 

不洁总结:沈在此文中把中共一再出卖国土的行为归结为中共领导人的“天朝观念和革命思维”

 

摘录四:“试析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与现状” 康民军 南亚研究季刊 2006年第1

 

1979年人民党政府当政时,印度外交部长瓦杰帕伊访问了中国;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向其提出了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一揽子解决”办法。(《邓小平文选》第三卷19页)即中国在东段让,印度在西段让,通过协商解决;但印度仍不愿做出相应的让步。印方则提出分段讨论边界问题的建议,主张先讨论他们认为较易解决的东段边界问题,最后再讨论较难解决的中印边界西段,实际上是想先使中印边界东段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合法化,然后再讨论西段边界,以便尽可能从中国方面多索取一些领土。

 

1985印度在桑德洛河上建立了一个观察哨所;而这个新哨所不仅位于地图上标明的“麦克马洪线”的中国一边,而且也刚好位于曾因为是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爆发点而具有特别意义和敏感的地区。

 

19874,印度军队已以巨大的兵力据守在塔格拉山脊下的阵地,并在桑德洛河建立了两个强大的威胁中国哨所的尖兵哨;而中国则立即在距其710米处部署军队与其对峙。印度的七个分得很开的尖兵哨所,都跨过麦克马洪线向前作了少许移动,这立即引起中国方面的反应,形成了两军之间的近距离对峙。直到1987年夏末,中印边界局势才缓和下来。然而,塔格拉山脊地区4个哨所的近距离对峙依然如旧;

 

19985月,印度却以“中国威胁”为借口进行了五次地下核试验,使中印关系严重受挫。

 

 

摘录五:《西南战区军事地理》解放军出版社 1991年 节选

转引自中国藏南1962N_新浪博客

 

根据本区的地理形势和历史上敌人入侵的情况以及当前边防斗争形势,在未来作战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向。

 

瓦弄方向:

察隅河谷有人行大道,常年可以通行,是印度阿萨姆邦通往我察隅地区的主要大道,曾是我还击作战的出击方向。沿途海拔低,气候温和,四季畅通,又紧靠中、印、缅三国交界处,宜于部队行动,

 

巴昔卡方向:

该段的雅鲁藏布江河谷有人行道、骡马道和公路,潘金以南为等级公路,沥青铺装,四季可通各种车辆,是联结上、下洛渝地区的主要通路,现沿途有印军据点。

 

达旺方向:

是我自卫还击作战主要出击方向。从印度提斯普尔经我达旺至错那的公路常年通车

 

喜马拉雅山的主干纵贯南北,边界两侧平均海拔4500米,属高山峡谷地形。两国间有山口、通路20多处,重要的仅有桑三桑巴通道、什布奇山口、公贡桑巴通道和强拉山口。桑三桑巴通道、什布奇山口和公贡桑巴通道是印度从新德里经其西北地区通往我巨哇、波林、葱莎、札达等地的重要通路,海拔分别为3200米、4000米和3200米,基本上可常年通行。目前,印度侵占着我方巨哇、什布奇、波林三多、拉不底等四处共2600多平方公里领土和上述诸通道、山口,他们担心我国由此南下直接威胁新德里,在此屯驻重兵,加强军事设施,视为战略要地

 

麦线以南地区(现为印度控制)北高南低,河川南流,河谷深陷,东西交通阻隔,徒涉、架桥都很困难。沿麦线共有通路50余条,其中可终年通行的有8条。印度沿中印边境线一带,除中、印、缅三国交界处为山地外,主要是布拉马普特拉河平原,物产丰富,人口众多。铁路、公路、水运、空运和管道运输都很发达。有3条公路通向麦线以南,其中一条通向达旺,达旺又有两条四季通行的骡马道路通向我方错那;东端由萨地亚通往瓦弄的一条也很重要。这些道路目前都被印度控制,是由印度阿萨姆地区通向我西藏山南地区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通路。

 

不洁:关于藏南地理形势的文章,我随后再详细介绍,先告诉各位,放弃藏南是因为冬季交通隔绝无法补给之类的说法,肯定是站不住脚的。从上述军方的资料也可以看出,通向藏南四季通行的道路根本就存在,而且,不是一两条。

 

摘录六: 关于中印边界问题的终极考察  杨德钢 共识网

 

中国在主动停火之际已有严正声明:在东段,若印军重返麦线,并越过麦线侵入克节朗河;在中西段,若印军再占乌热和碟穆绰克,中国保留进行自卫还击的权利。可是印度对此不予理睬,中国军队一撤退完毕,他们就开始新的挑衅,196343日,中国外交部抗议印军再占乌热,620日,中方首次发现印军抵达麦线中部的东姆拉山口,并越界侵入西藏来果桥地区,紧接着于74日,又发现印军占领麦线东端之呷林公台地,标志着印军已全面重返麦线。其后,印军又越过麦线重占兼则马尼,回到战争爆发的起点。在战时,碟穆绰克的印军畏惧遭到歼灭,翻越南面山口逃走,1963年夏他们又重新返回,至此中国自卫反击的三个保留条件全部被印度破坏,但是中国再未选择开战。

 


摘录七: 印度军队侵占我国门隅达旺地区亲历记 

           土登群沛  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政协常委



六、印度军队侵占门隅真相


1951年(藏历铁兔年13日 公历22日,不洁注),印度官兵约百余名,以及色拉山对面的背送物资的众多百姓来到达旺。到达的印军头目名叫梅加(据说他是印方任命的门隅、珞渝二地区的首脑),还有一个医官格布真。起初40名官兵从达旺寺东面的绷顶山下来,在达旺寺前的草地上安营扎寨。此后,又有约60名官兵和背运物品的百姓沿大路而来。傍晚,印军吹起了军号,表示军营已建完毕。


我和措那宗僧官宗本的代表、俗官宗本的代表、米官代表、堪布代表、轨范师等商议后则答道:“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从来没收到过噶厦政府关于根据《西姆拉条约》在印度政府来接收棒拉山以南的土地、房屋、百姓时停止收差执法而返回拉萨之命令。你们刚才所说的那些规定,我们不能俯着应承!门隅是西藏无可争议的领土,我们不能接受你们的条件,需向政府呈报请示。在未得到回示之前,我们仍要照常办理收税司法的事务。”对此,印方官员说:“是否向噶厦报告,这是你们的事。但是,根据《西姆拉条约》中的‘麦克马洪线’的划分,棒拉山以南的土地、房屋、百姓,要依照印度政府最近颁布的命令,自明日起,由我们印度政府对其实施管理。总之,有言在先,决不允许你们再进行收税、司法活动”就这样,印军强词夺理,强行霸占了我国土地。第二天,位于措那和门隅二地间的棒拉山顶和邦钦与勒布之间的恰尔巴和桑木冬二地都被印军把守。

 

门隅是中国西藏无可争议的领土,我抱着地归原主的希望,令我弟弟坚赞尊珠作为我的代表留住达旺,我本人准备亲自赴拉萨再次向噶厦政府报告印军最近的动向,并敦促政府采取必要措施。


出发来拉萨前,我嘱咐弟弟仔细侦察印度官兵的活动,并将详情写成密信(碱水信)以平安家信寄往拉萨。然后我把达旺寺恒效文书、财务收支帐册、至安马达拉收取租金的恒效路引等所有重要文件,一份不漏地带到了拉萨,怀着爱国之心,正确地选择了投身之所。通过噶厦政府秘书敏吉林巴将上呈文书转交给噶厦,并详细地向噶厦政府和中央驻西藏外事处的杨公素(中共代表 不洁注)、西藏地方政府的柳霞·土登塔巴等汇报了印度官兵突至达旺的经过,以及门隅为中国西藏无可争议的领土,万请斟酌,以和平或用武力等适当方式,使印度侵略者从速撤出他们非法侵占的上述各地,保我国土,维护主权。后来,我弟弟坚赞尊珠遵照我的嘱咐从门隅达旺寄来两封密信,信中说,印度官兵从每户百姓那里收取数量不等的卢比作为住户差。另外,印方每天派飞机来当地空投弹药和军用物资,棒拉山顶和恰尔巴、桑木冬又增加了守军等等。这些情况我都及时向外事处做了汇报。当我弟弟寄第三封密信时在途中受到棒拉山上印军的检查,发现是密信后,我弟弟被认为是特务,便将他抓到印军军营关押起来。


我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去向噶厦政府及外事处(中共住藏机构 不洁注释)汇报,请求与印度政府交涉,尽快释放我弟弟,并归还被没收的达旺寺的一切财物。中央对此极为关切,通过外事部门与印度政府交涉。两年后的1955年(藏历木羊年六月),在我转任措那宗本时,印度方面从达旺捎信到措那宗,说达旺寺司库的代表坚赞尊珠将释放,措那二宗本可至棒拉山地界领人。



不洁注:藏南领土基本上都是在1951-1954年这段时间内失去的,是从195122日印度占领达旺开始的。






摘录到此结束。

 

 

到此,我们可以看看Robert网友所谓“嘴上说让,事实上没有让,这就是为什么至今谈判没有进展.”到底是否可信。由上述摘录的内容特别是军方的资料可知,在中印争议的领土中,几乎所有的军事经济战略要点目前基本上都在印度的控制之下,根本就不存在“事实上没有让”这码事。网上为中共洗地的类似文章也不少,都是这样言辞闪烁,虚晃一枪,读者一看便知。至于中印边界谈判一直没有进展,关键原因就在于,印度知道只要中共一旦在国际社会上陷入孤立状态,肯定还会大范围出卖国土。所以,绝不肯轻易妥协。从毛泽东周恩来到邓小平都答应放弃藏南国土,但印度人还不买账,印度的底线是争议中的所有领土都归印度,而且,边界所有的战略要点都要被印度控制。

 

从目前的现状看,美丽富饶的藏南可能永远不再属于中国了。以后,只有到印度旅游的时候,才能看到故国的秀美山川和风土人情了。

 

浏览(2676) (7)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6-11-30 01:27:16

talkswitch1朋友好!

你如果认为整个西藏从来就不属于中国,那我不反驳你的主张。但是,假如你认为拉萨属于中共,那么,你的说法就过于荒唐了。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不洁之人 留言时间:2016-11-28 12:09:36

藏南从来都不属于中国了。实质是中国印度瓜分西藏。

既得陇,焉望蜀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6-11-27 18:02:29

笑兄好!

多谢仁兄鼓励。看来是需要给大家看一些史料,方可解除疑惑。我随后会在贴一些相关资料。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6-11-27 17:59:54

地主兄好!

新补充的材料来自早年西藏政府驻门隅达旺地区的首领,在这篇亲历记中,他明确告诉后人,这个地方是在中共进入西藏之后被印度人占领的。当然,印度军队只有几十人。首领随后便将详情报告了中共驻西藏的人员。然而,依然没有了下文。详细资料请看摘录,或许能解仁兄之惑。

需要说明一点,这个部原来是影印的,我处理成word文本,中间可能文字错误。待以后慢慢校对改正吧。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6-11-27 17:29:44

地主兄好!

多谢鼓励! 也谢谢你的认真和执着,尊嘱咐补充一段重要史料。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6-11-27 16:48:30

资料翔实,有理有据。

大顶余兄!

回复 | 0
作者:不列颠地主 留言时间:2016-11-27 15:43:26

不洁博主还是下了一番功夫,令人佩服。这些资料有助于理清一些思路。例如,第一篇文献表明,在五零年时西南局和中央有一个修进藏公路的计划,但资金和人力资源受东北战事的影响并未到位。其次,五三年曾面临一个事实,即印军己经占领了藏南地区,而西藏工委希望中国有一个外交上的表态,没了下文。

这里有一点需核实: 藏南地区是何时、在谁手里丟的?

另一篇有价值的文献是关于藏南的军事地理。以这里可以看出,道路交通在印军方向的便利。但并未说明该地区与西藏的中国占领一侧的交通是否便利或困难。并且,未说明中国军队的军火与粮草应该从何处补给: 是拉萨、西昌、成都、或格尔木? 这一点至关重要。

总之,探讨一下具体的军事问题还是挺有意思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