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洁之人的博客  
笨嘴拙舌,蓬头垢面  
        http://blog.creaders.net/u/414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圣洁化与污名化——中共的独特传统 2016-12-19 07:59:28

 

圣洁化与污名化——中共的独特传统

 

     余不洁


中国的圣贤虽有齐家的传统,似乎却罕见爱情的传说。孔门三世出妻,孟子也动过出妻的念头,庄子在老婆死后甚至鼓盆而歌,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减少圣人的光环。作为个人崇拜的一部分,将领袖的家庭生活圣洁化,似乎始自共产党。而且他们在圣洁化领袖的同时,更是不遗余力地从私生活方面败坏对手的个人形象、污名化对手。

 

在改革开放之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共产党不同于一般世俗的政党,而更像是一种宗教组织。它的成员特别是一些烈士被塑造成清教徒,它的领袖更是被神化。他们不仅貌似有高贵的精神、丰富的学识,更有圣洁的私生活。马克思与燕妮、列宁与克鲁普斯卡娅的爱情故事,甚至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情爱都被神话。他们企图让百姓相信,共产党的领袖们除了是政治上的先知外,还都是生活中的完人。在这样的逻辑下,共产党的敌人必定是男盗女娼无恶不作。当然,那些被中共踢出来的坏人也是如此。 

 

在过去信息极端封闭的年代,中共高层的丑闻被深深地隐藏在铁幕之后、不为民间所知晓,更不会被民间所效仿。中国人重视家庭伦理的传统再加上中共的宣传,私生活严谨成了最为人看重的优点。假如某个人私生活清廉严谨,有可能打而不倒,而那些私生活很烂的人,一旦曝光,往往是不倒自臭。不论是极左还是极右,其他问题似乎都不足以毁掉其在民众中的形象,更不能让人相信他是坏人,为毛泽东所忌惮的彭德怀就是如此。至于什么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之类的说法,就更不能打动百姓。邓小平文革期间三下三上,始终未能真正毁掉邓在民间的威信就是明证。文革结束后,毛泽东的形象彻底坍塌,中共一直企图用周恩来来代替这个空缺,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缘于周恩来看起来还算严谨的私生活。

 

对于民间的这种判别标准,中共高层其实非常清楚。他们在神化领袖的同时,或者为了反衬领袖的圣洁,披露政治对手的荒淫则成为打击对手最常用的手法和利器。哪个政治人物一旦落马,诸如奸淫女秘书、女护士、女文艺兵、甚至下属妻女的丑事必然随之曝光,这几乎成为中共政治斗争的铁律,直至今日都未改变。高岗如此、刘少奇、林彪集团如此,江青四人帮如此,新四人帮亦是如此。就算是日后在政治上给其平反,这类事情也无法一一否认,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收回了。毛泽东和中共的其他领袖似乎都非常明白这个道理,这就是所谓“批倒批臭”。单单批倒是不够的,重要的是批臭。而达到后一点,则必须在私生活上深挖掘、广扩散。

 

高岗之事姑且不论,先就毛泽东亲自打倒的刘少奇的经历便可以看出端倪。尽管刘少奇的罪行被编辑成册下发,可真有几个人关心毛泽东给刘少奇定制的叛徒、内奸、工贼的大帽子?但是,几乎人人都知道刘少奇娶过6个老婆之类的逸闻。这并不是说,中国的百姓低级趣味,恰恰相反,是中共高层的腐败和斗争手段的卑鄙造成了这个独特的现象。文革中黄色段子绝对是重大禁忌,然而,关于刘少奇的黄色段子却可以堂而皇之地流传,甚至刘少奇访问印尼和苏加诺换老婆之类的天方夜谭都被编造了出来。以至于文革后刘少奇虽然被平反,其形象依然还很难在百姓心目中重新变得完美起来。可以说,毛泽东搞臭刘的目的无疑是达到了。

 

今天的人们可能无法理解,身经百战的林彪将军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什么诡计不曾知道?为何听到有人说他老婆婚前不是处女时无法镇定自若,竟然在中共最高层的会议上正式声明其妻子婚前是纯洁的处女。这并非是林彪行事荒唐可笑,而是由于中共高层政治生活的黑暗而让林彪不得不如此。此后事实证明,在林彪出走之后,中共高层遍寻历史,罗织罪名,除了说他谋杀伟大领袖之外,必定还要告诉广大民众,虽然林彪自己体弱多病、清心寡欲,但林彪的老婆叶群和他手下大将黄永胜通奸,他的儿子林立果选妃子、奸淫女兵,这方才算是圆满。

 

四人帮被抓捕之后,历史再次被重复。关于政治路线的批判甚少,而各种花边消息却满天飞,江青的风流韵事更是被传得绘声绘色。传言江青会见外宾时说,我是毛泽东的第三任妻子,毛泽东是我的第九个丈夫。这让当时的百姓觉得江青真是无耻之极,竟敢如此诋毁伟大领袖。为了修补毛泽东的伟大形象,弃妇杨开慧居然被包装起来登上舞台,以粉饰毛泽东并贬斥江青。以今天的后见之明,那些涉及江青的传言显然是当局故意放出来的,至少是想在毛泽东和江青之间做一个切割,来说明逮捕江青四人帮的正当性。在某种程度上,此类传言还真是迷惑了一些读书识字的人。反倒是大字不识几个的百姓保留了几分清醒: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朝没有那朝人,看看,怎么把毛主席的媳妇给捉起来了?

 

在过去的传统上,政治人物的治国能力和私生活是分开的。不要说诸如李世民之类的君王,他们的好色已经成为本分,就是做了一件布裘还想着“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的大诗人白居易,也从来不讳言自己的好色,甚至还不时写诗炫耀炫耀他的樊素口、小蛮腰。到民国时代,国民党内部互相倾轧也非常厉害,但也没有见过这种批倒批臭的卑劣手段。中共当年以写正史的姿态炮制出《金陵春梦》和《侍卫官杂记》之类诋毁国民党领袖的伪史,今日观之,恰恰正是中共自身的写照,想来真是历史的嘲讽。只有中共,一方面极端纵容内部的腐败和淫乱,另一方面却以此为内斗的利器,这个自毛泽东延安整风开始的恶劣作风已经成为中共难以消除的印记。只要中共依然还在神化自己的领袖,就其领导人在民间的形象而言,风流韵事的杀伤力可能要超过其在政治上、理论上的失误,他们对于这类丑闻的恐惧或许会胜过对其专制残暴的指责。过去如此,今日依然如此。如此,或许能够解释当今的一些看似荒诞、荒唐故事的内在逻辑。倘若有人为了一本闲书而扰乱香港、耸动天下,并不令人奇怪。

 

 

 


浏览(722) (16)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