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名家谈刘晓波的博客  
天安门六四绝食四君子零八宪章  
        http://blog.creaders.net/u/421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杨逢时:我们到底要什么?——有关中国人争取自由的几点分享 2010-09-01 19:23:25

杨逢时 我们到底要什么﹖

——有关中国人争取自由的几点分享

杨逢时博士,摄于芝加哥“六四”十七周年与“文革”四十周年音乐烛光演讲会

 

最近拜读了一些有关有无“敌人”,“革命”与“非暴力”,“宽容”与“仇恨”等文章,在此也与朋友分享一些我的感受。

(1)“机器”与“个人”

我相信没人会幼稚到分不清是论断政府还是论断个人。任何个人可以原谅或爱任何个人,无论“好人”,“坏人”还是“敌人”。那么对待一个杀人机器呢﹖对待一个残杀了无数人民的政党呢﹖对待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强大的,至今还在剥夺人民自由的共产党利益集团呢﹖(同理,我相信没人会幼稚到把“党”和“党员”等同)。

回顾近代历史,当人民还在被法西斯残杀的时候,当人民正在奋力抵抗法西斯的时候,会首先担忧法西斯的成员被人民“报复”了怎么办吗﹖会急于强调法西斯的成员中也有“好人”吗﹖会首先担忧消灭了法西斯后的世界会不会充满“仇恨”吗﹖这些是当时的问题吗﹖而我们又如何解释犹太人半个多世纪后,还在追拿希特勒时代的杀人犯呢﹖难道那是“以牙还牙”的“复仇”吗﹖不觉得这正是正义警示邪恶,只要你犯了反人类罪,就难逃法网﹖这和个人之间的“宽容”,“和解”,“爱敌人”有何关系或矛盾﹖

人民正受奴役,随时可能被武装到牙齿的杀人机器吞食。可我们却还想向它抛“绣球”,真以为它会为之动容,放下屠刀﹖狼听了赞歌会变成羊吗﹖顺着老虎的毛摸,老虎就温顺不吃人了﹖

人民与独裁者之间不是个人对个人,兄弟对兄弟,朋友对朋友,家族对家族,国家对国家的关系,谈不上“爱”与“恨”,“复仇”与“宽容”之类的恩恩怨怨,而是正义与邪恶的胜负问题。从这点上讲,没有妥协而言。因为正义与邪恶不可能“双赢”。

“机器”和“个人”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不可混为一谈。人们谈的是要消灭一种反人类的制度,要推翻阻碍自由残杀人民的独裁党。“党”不是人。杀人的机器不会被爱,有爱心的人无法爱它。

中国人还在水里煮着呢,难道当务之急不是如何尽快跳出来作主人,再来担忧如何处理“人”的问题吗﹖爱也好,恨也好,有无“敌人”也好,让我们先争取能站立起来,冲出牢笼,自己先能作一个堂堂正正的有自由的大写的人吧﹗中国共产党自己选择以人民为敌,它现在就像坐在一头狮子上,只要摔下来,就必然灭亡

浏览(4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也谈余志坚之文《再谈刘晓波案》 2010-08-31 19:58:49

也谈余志坚之文《再谈刘晓波案》

安德烈

余志坚这篇文章写得很好,说实话,多年来我虽偶有关注余等三君子的情况,多半也主要是聚焦于生存、流亡等状况,前些时候看到这篇文章,蓦然发现,那年那抹在天安门城楼下朝上掷鸡蛋的不屈的黑白身影,已经在逐渐步向成熟了。
一、掷鸡蛋并不简单,但走向理性更难
有人言,余志坚们当年掷毛像只是凭一腔愣头青的热血,此说我并不能苟同。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罪恶洗礼,魏京生、王希哲等人就明白,毛在那时已经被神化了。神化的意思就是,国人简直不会、不能也不敢对毛有任何不敬的念头。从“六四”期间学生的表现,包括刘晓波等站在领导位置的人士在内,均可以看出大家从未想过将目标直接向毛,即使毛像堂而皇之地挂在天安门上,以一个独裁君王的姿态俯视众生。
所以,余志坚等不愧三君子之名,其一,他们想到了,一手导演了文革的毛,正是这个独裁政权最大的罪魁祸首;其二,很简单的,他们有勇气朝天安门神坛上的毛掷出了鸡蛋。
而余志坚此文《再谈刘晓波案》,则让我看到了一个理性的余志坚,更是欣然,理由同样有二:其一,勇于直面民运的现状,虽然大家对民运的现状都感到悲哀,但真正从心里承认它,并秉笔直书的人并不多见;其二,在民运及海外异见人士一面倒地支持刘晓波的情况下,余志坚敢于直言刘的不足,颇有清者自清的风范,这恰说明了余拥有一个理性的有良知的异见人士所不可或缺的气度。
二、赞同刘晓波不可能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观点
余志坚这一句话写得很妙,刘是诺奖的“合适”提名人,但绝不“充分”。刘往年的行为大家心照不宣,在“六四”问题上反反复复,其政治操守有亏这一点几无疑义,日前在独评上看到一篇从一段老视频谈开去的文章,虽不无偏激,但其恨铁不成钢之意甚为了然,在此我则想单独讲讲“对零八宪章”的看法吧。
余志坚提到,我非常殷切地希望,“零八宪章”运动既是书斋政治,也是街头政治。我很是赞同这句话的大意,但我不赞成运动的提法,“零八宪章”何时形成了运动?签名运动?现在一出了个什么事情,各色各样的民运领袖非领袖就匆匆跳出来号召签名,该运动被使用之滥着实让人觉得不堪。当然,作为始作俑者的刘晓波们,怕也未想到开了这么一个古怪的滥觞。
从历史以及当下来看中国,王希









浏览(51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余志坚:再谈刘晓波案 2010-08-31 19:50:02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
      
    在刘晓波案一审宣判后的第三天,我曾写下了《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一文。现在,大半年过去了,我发现自己对刘案所作的五点判断仍然成立。只因当时行文只谈刘晓波其案,不谈刘晓波其人,加上其分析也未免失之于过于简单,这里,结合一些新的实际情况,我愿意再次谈谈我对于刘晓波一案的较为详细的看法。
    
    以下文字的结构完全与我的前文一致。
    
    一、为什么说刘晓波自己大概也没想到会被重判11年?
    
    这个理由不仅仅是因为,刘晓波首先说过不上诉的,但后来又决定上诉了;也是因为从99年到08年,刘晓波有近十年一直在北京坚持自由写作,而与中共的国家机器基本上保持相安无事的状态。其实,我记得还是在06年的下半年,在《自由中国论坛》,刘晓波就说过,胡温政权对异议人士的打压,要轻于江泽民时期。
    
    当然,说刘晓波自己大概也没想到会被重判11年,并不是说他有什么道德上或者智慧上的问题。本来,中共抓了刘晓波,不判,轻判,重判,于中共而言,都是各有利弊的事情。最后为什么选择了重判,这恐怕就只有鬼知道了。
    
    这就象此前湖南的谢长发被重判13年,事先谁又想到过?说实话,我就没想到,就象我也没想到刘晓波会被重判11年一样。一段时间内,从高智晟、胡佳,再到黄琦、谭作人,有那么多的异议人士被抓被判,事先又有谁切切实实的想到过?
    
    最新的例子是刘贤斌,他刚从监狱出来才一年半,也就是发表了一些很温和的文字,和从事了一些很低调的维权行动,但他还是被抓被捕了。如果只是为了不做“事后诸葛亮”的话,现在几乎可以断言,抓捕刘贤斌绝不会是中共四川当局的地方行为,而且已经抓了捕了,接下来肯定会判,甚至也不完全排除刘贤斌有再次被重判10年以上刑期的可能。
    
    善良的人们总是

















浏览(76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