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施化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思。  
        http://blog.creaders.net/u/433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有关雷洋案的另一类思考 2016-12-24 12:21:00

本来不想转贴下面这篇文章,因为谈到的是中东,没有直接涉及近日当事警察被依法免于起诉的雷洋案。结果发现文章以飞快的速度在网络被删除,这说明有人害怕,哪怕根本不出现雷洋这两个字。所以,为了让人知道为什么要删帖的原因,特意转在这里让没有看到的人有机会读一下。——施化


郭建龙:警察国家必死于脆断

我的研究课题之一,是总结世界上国家转型成功或失败的经验教训。

由于最近几年最大的教训来自于中东的阿拉伯革命,所以我对该地区进行过较为深入的访问学习,但学习的结果却让部分人士失望。我的结论是:在缺乏成熟反对派的地方实行革命,即便能够推翻原政府,也很难建立另一个稳定政权,很可能会陷入到混乱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我对革命抱有深深的疑虑。

但是,为什么革命不一定有好结果,却有如此众多的革命发生?如果概括为一句话,就是:革命不得不发生,是被前政府逼的。

一般来说,要发生革命的地方往往具有两个特征:第一,它是维稳式的警察国家。第二,政府财政出了问题,已经养不起维稳机构(特别是警察),只好允许他们自己找食吃。如果这两个条件具备了,那么这个国家的政权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首先是长期的死寂,如同铁板一块,仿佛没有尽头,但突然间,铁板绷断了,让人们目瞪口呆。

这是一场脆断,使得人们对突然到来的革命无法做出恰当的反应,不仅让统治者狼狈下台,还害得社会陷入混乱,于是,整个社会为独裁政权做了陪葬。

我们可以从阿拉伯革命的首发地突尼斯,以及革命的高潮地埃及,去看一看这两个特征如何让一个国家陷入革命和混乱的。

突尼斯的脆断和拯救

时间定格在20101217日。这一天,突尼斯Sidi Bouzid市的一个蔬菜水果小贩 26岁的Mohamed Bouazizi在早晨时,还充满了对生活的渴望,他的目标是买一辆运货卡车,好好做生意,供养家里的八口人,甚至还要帮助一个妹妹交大学的学费。可是中午时分,他却将自己身上倒满了汽油,纵火自杀。

Bouazizi之死引起了人们普遍的愤怒,这导致了阿拉伯世界的一场惊天变局,革命爆发了。

但是,如果仅仅追究这件事本身,人们却完全可以将它视为一场普通的执法事件,政府甚至可以坚持说,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为此,我们回顾一下案情。

这天早上,一位市场执法者、45岁的女官员 Faida Hamdi(注意,她是女性,不是暴徒)负责在路上执法,她发现了Bouazizi的小摊,走过去检查他的证件。按照该市的规定,摆摊是需要证件的,而这证件需要由市场执法部门签发。Bouazizi没有这个证件,Hamdi按照规定扣押了Bouazizi的蔬菜水果。据称,为了进货,Bouazizi花了200美元。

Bouazizi之前曾经被抓过一次,那一次,他依靠行贿给了警察约合7美元,就要回了自己的货。这一次,他还想按照上次的办法来做,可是或许是因为嫌钱少,或许是为了秉公执法,Hamdi拒绝了他。

Hamdi的大公无私招来了小贩的反抗,随后,他们发生了言语的冲突(也可能有肢体冲突,但不确定),随后Hamdi叫来了警察。经过认定,Hamdi没有任何错误,小贩就是缺乏证件,属于非法经营,于是货物被没收。

Bouazizi还是不死心,这一次,他跑到了当地市政官员那儿继续申诉,还是没有效果。法律就是法律,没有证件就是没有证件,一个小贩没有权利去质疑政府法规的权威性。

到这时,早上还幻想着买车养家的Bouazizi却连200美元都不剩,他自杀了。这种自杀到底是一时钻牛角尖,还是的确舍不得200美元,到底是政府错了,还是小贩错了,不同立场的人仍然可以争论,但是,革命却等不及争论的结果,突然间爆发了。

可一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执法事件如何会演化成一场革命呢?这要从突尼斯的政治结构说起。

Bouazizi自杀后,并没有马上死亡。他在住院时,突尼斯的最高领袖、总统Zine el Abidine Ben Ali甚至跑到医院去看他。总统认为自己也是仁至义尽,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在阿拉伯革命之前,突尼斯的统治者Ben Ali已经执政了20多年(从1987年开始)。Ben Ali虽然是一个独裁者,但在突尼斯的发展问题上,却是很有功劳的。在他的任上,开始大规模发展私营经济,引进外资、搞活开放,使得突尼斯人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问题出在Ben Ali的维稳思路上。为了维持突尼斯形势一片大好的发展环境,必须保证政治的长治久安。为了保证政治稳定性,就要求反对派暂时闭嘴,等突尼斯经济搞上去了,成了发达国家,那时反对派再想说啥就说啥吧。不过,按照Ben Ali的观点,到时候突尼斯就没有反对派了,因为社会发展得这么好,人人都为突尼斯的成就唱赞歌还唱不完。

为了让反对派暂时闭嘴,Ben Ali不得不勉为其难地建立了超过突尼斯财政承受能力的警察力量,进行维稳工作。任何一个以维稳为目的的政权,必须要建立一支超强的警察队伍,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当数量庞大的警察队伍建立后,接下来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警察也是人,也需要吃饭养家。警察的数量一多,依靠政府财政吃饭的人数就大大增加。

由于突尼斯的财政并不算宽裕,总统就不得不采取另一个做法:让警察自己去找食养活自己。也就是说,因为出不起高工资,政府给警察的薪水是比较低的。但是,警察可以通过一定的罚款来补贴自己。

这种以罚养警的做法,必然产生一定的操作空间。我之所以说“操作空间”,不说“腐败地带”,是因为警察可以不明着腐败,也照样获得灰色收入。

警察国家的一个特征是:许可证多,规矩多,需要缴钱的项目多。这样一来,警察就可以将腐败所得变成“合法收入”。比如,如果警察向某个小贩直接要钱,那是腐败,可是一旦政府规定,从今往后禁止小贩在街上摆摊,除非有许可证,如果没有,就要没收或者罚款,这就让几乎所有的小贩处于“非法经营”状态,而警察可以“合法”地运用权力来获得收入了。

当然,直接腐败也是存在的。但我们必须清楚:警察国家的确可以让警察“合法地获得非法收入”,甚至比腐败获得的还要容易还要多。

Bouazizi就死在了这样的合法没收之中。甚至到他死时,政府还认为自己是没有错的,有错的是那些违反政府规定的人。

总结起来,突尼斯的状况就是:维稳必须要有超过社会承载能力的警察势力,为了养活大批警察,又必须让他们自己搞出一定的收入,而警察为了获得收入,必须将许多生意变成非法,再从这些行业中获得薪水之外的收入。政府必须允许警察这么做,并在必要时为警察背书。

但政府没有想到的是,一旦为警察背书,就必须为警察所有的行为负责;一旦有人死去,人们对警察的怒火必然会转移到政府头上。

另外,由于小贩的确是非法的,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夹起尾巴做人,看上去警察可以为所欲为,这就产生了社会的超级稳定。

可是,一旦人们对于警察和政府的怒火爆发出来,就会立刻席卷全国,形成一次失控的革命(脆断)。

那么,在什么情况之下,会发生脆断呢?

答案是:在维稳经费出现困难的时候。由于警察以维稳为目的,这样的警察执法效率会越来越低下,但是花钱能力却越来越高上。有一天,当政府财政出现困难,即便加上警察罚款收入依然无法保障警察的执法积极性时,社会就会出现脆断现象。这时一个小小的火星,都会引起整个社会的爆炸。

政府为了维稳而建立庞大的警察队伍,但最终破坏社会稳定的必然还是这些政府仰仗的警察。

在突尼斯革命后,幸运的是,Ben Ali虽然是个独裁者,在任时却给反对派留了一条生路,镇压而不灭绝。许多较为成熟的反对派虽然失声,却依然存在。另外,工商业和法律阶层也有较为独立的地位,所以,经过了革命后几年的混乱,在成熟反对派、工商界、法律界的共同努力下,算是暂时稳定住了局面。不赶尽杀绝,这也算是Ben Ali对突尼斯的一个贡献。

在突尼斯之外的其他国家,则缺乏这样的幸运。

埃及的循环往复

我们往往认为,埃及革命是一种传染的结果,也就是革命从突尼斯传染进入利比亚,再传入埃及——埃及革命不是原生性的。

但实际上,埃及革命也是一种内生的行动,人们对于社会的不满早就隐藏其中,而爆发的导火索,也是维稳的警察们。

在埃及,最著名的受害者是青年Khaled Mohamed Saeed201066日,Saeed在一个网吧上网时,突然间遭到了埃及安全警察的突袭。安全警察将他带出网吧时,Saeed拼命反抗,遭到了警察的毒打。警察把他的双手拧在背后,把他的头往石头上、铁门上、台阶上死撞,将他的头撞烂。有两个医生路过赶快施救,却毫无希望。就在医生试图救人的时候,警察还在继续击打着Saeed已经死亡的躯体。

到底为什么要抓捕Saeed,是一桩迷案。根据警察的声称,之所以抓他,是因为他涉嫌偷窃和携带武器(不是嫖娼),但这个指控是有疑问的。

令人发指的是,在他死后,警察往他的嘴里塞了一嘴毒品,试图伪造他因为服食毒品身亡的假象。

结果,这个青年不仅死去,还背上了携带武器、偷窃、吸毒等一系列罪名。由于人已经死了,连伸冤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案子令人震惊,就在于埃及的维稳力量已经有了操控一切的能力。他们可以无故抓人,可以随便把人打死。他们随身携带毒品,随时用来栽赃。他们是法律之外的上帝。

埃及的安全警察之所以如此嚣张,就在于他们是穆巴拉克总统离不开的打手,已经和独裁政权牢牢绑在了一起。

埃及的政治和社会要比突尼斯复杂得多,穆巴拉克总统的前任萨达特就死于极端分子的暗杀,而穆巴拉克上台之后,也是大肆动用强力手腕,既镇压极端势力,也镇压反对派。这些措施都要求有一个超乎法律之外的维稳组织。

但是,埃及的财政状况比突尼斯还要糟糕。为了赎买底层人民的不反抗,政府拿出大量的钱财来补贴穷人,供给他们廉价的食品和用品。同时,穆巴拉克总统的家族和盟友、军队的头目们又分走了很大的一块饼,剩下的饼还要用在和以色列的斗争上。

与前任总统相比,穆巴拉克实际上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减少财政开支,比如,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节省了一大笔军费。

但是这笔节省出来的钱转瞬间又用在了内部维稳上,安全警察队伍的不断膨胀,使得总统还是养不起。到最后,穆巴拉克也采取了与突尼斯同样的措施:允许警察们自己找食吃。

结果,警察们立刻利用手中的权力,将组织黑社会化。他们随意抓人,随意制定规矩收取保护费。这种权力的扩张让人不寒而栗。

到了Saeed死亡之时,人们已经预感到,如果这种态势继续发展下去,那么任何人都不会再有安全感。于是,Saeed的死亡就成了一个反抗的契机,这个青年死亡的照片传得到处都是,一个名叫“我们都是Saeed”的运动随之兴起。

这时的埃及已经处在脆断的前夜。但是,由于“超级稳定”的特性,很多人根本看不到任何的革命前兆。

恰好此时,突尼斯小贩Bouazizi的死亡引起了埃及人的共鸣,于是,脆断终于发生,革命开始了。

革命最初,人们是希望发动针对于维稳机构的大游行,目标不是指向穆巴拉克总统,而是指向了警察,要将这个维稳机构砸烂。但是悲惨的总统却发现,自己的政权已经无法和警察相分离了。他无法充当中立的角色,因为他就是警察们的大老板,警察的一切所作所为,要么来自于他的授意,要么来自于他的默许。

而人们也迟早会意识到,要想反对警察,必须把目标转移到对政权和总统的反对上。就这样,穆巴拉克总统稀里糊涂地因为几个屁民的死亡而下台了。

更令人感到悲伤的是,埃及和突尼斯不同,这个国家缺乏成熟的反对势力,工商阶层也不够发达,商人们和政府捆绑过紧,当革命推翻了现政府之后,埃及立刻陷入了无法组织起有效行政机构的困境。

当人们对混乱厌烦了之后,又将另一个与穆巴拉克类似的人推上了台,西西总统按照穆巴拉克模式重新建立了一套以维稳为目的的政权。

从这个角度说,埃及的革命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只不过又开始了另一个循环,这个循环仍然以维稳为目标,但必将以脆断为结局。

乌托邦里的维稳

谈完突尼斯和埃及之后,我们试着再进一步,设想一个虚构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中,皇帝以维稳为目的建立起了庞大的警察组织,并钳制舆论,防止人们反抗。

但是,这个国家与埃及和突尼斯不是一个等级的,它拥有着更多的人口,更广阔的国土,更要命的是,它有着更强大的政府,也拥有着更加逆来顺受的人民,同时,它的财政如此丰裕,想雇佣多少警察就可以雇佣多少警察。这样的一个超级国家,是否能够依靠维稳而实现长治久安,避免脆断的命运呢?

由于这样的国家是不存在的,以下的论述只是基于假想之上。

首先,这个超级国家在很长时间内能够保持稳定。因为政府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依靠“往死者嘴里塞毒品”,或者“虚构嫖娼”的方式,将事情掩盖过去。由于人们缺乏怀疑精神,也必然倾向于认可政府的权力。

但是,这个超级国家最终还是会出问题,原因不在于软弱的社会和犬儒的人民,而在于维稳机构本身。

维稳机构每做一件事情,都必然会蚕食掉一部分的社会经济活力,在最初表现得还不明显,日积月累,即便经济再强大,也总有在维稳的幌子下被吸干的那一天。

一旦经济被吸干,政府将无法再获得丰裕的财政;一旦财政无法养活庞大的警察群体,而政府又离不开警察的维稳,就必须允许他们自己找食吃。

于是,各种抓嫖抓赌,各种许可证,各种以维稳名义收取的费用,必然呈现几何级数攀升,警察们扰民的程度终将达到一个阙值。

在他们扰民增加的同时,执行能力却在逐渐下行,到一定程度,已经无法控制社会的稳定。这就是革命爆发之时。

最终,再大的超级国家,只要一旦走上了维稳的道路,哪怕持续的时间再漫长,也必然以脆断为结束,脆断之后的结局也必然更加混乱。

实际上,世界上已经有许多国家走在了脆断的道路上,只是有的已经接近终点,有的还需要等很久。正是这种时间上的不确定性,让很多执政者抱有侥幸心理: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或者:我不当崇祯。

2016/05/12


浏览(4287) (30)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QWE 留言时间:2016-12-29 04:01:15

不得反抗警察的检查,否则后果自负,必须服从法院的判决。其他一切谣言都是扯淡!能不能够得上法院程序,由法院决定,不由谣言公司决定

回复 | 0
作者:随便说一句 留言时间:2016-12-26 07:33:31

没有经过司法程序一切都是猜测,只有政府的一面之词,不敢开庭说明心虚,不敢让对方说话。又加紧删帖,双方根本就不在平等的水平上。说到底还是为了维稳,为保红色江山。无耻之人总是振振有词,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用这套狗屁逻辑,不知残害了多少人。

回复 | 4
作者:随便说一句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6-12-26 07:30:23

没有经过司法程序一切都是猜测,只有政府的一面之词,不敢开庭说明心虚,不敢让对方说话。又加紧删帖,双方根本就不在平等的水平上。说到底还是为了维稳,为保红色江山。无耻之人总是振振有词,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用这套狗屁逻辑,不知残害了多少人。

回复 | 0
作者:路基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6 03:10:49

如果回到这样的国家里,这个帖子里的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是下一个雷洋。不管你嫖没嫖娼。

回复 | 3
作者:施化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6-12-25 21:05:35

看清楚,“被”嫖娼。意思是你在做一件根本不相干的事,突然就“被”干了一件事。一旦警察的淫威到了这个地步,你以为有什么他不敢干的吗?

回复 | 3
作者: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6-12-25 20:46:59

只要这里洋洋洒洒发高论的朋友回答一个问题:

到底党大还是法大?

回复 | 1
作者:log_in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5 18:46:35

“还是等到你自己被嫖娼的时候再说漂亮话吧。”

呵呵,上面是你的原话。太没风度了吧?咱们的辩论跟我嫖不嫖娼有关系么?可以告诉你,我没那嗜好。你这么讲话,会招人笑话的。难道是你有嫖娼习惯,看到雷洋嫖娼后死掉有兔死狐悲之感?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5 17:44:15

补充一句,精液是后来用针管取出的,有证据。

回复 | 1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5 17:43:08

警察明明知道附近有洗头房,偏偏不去搜查里面,却要躲在外面狩猎。明明知道对方不服罪,暂时还没有取到精液,却要往死里打。因为警察很正义是吗?不,因为缺钱。

回复 | 2
作者:施化 回复 log_in 留言时间:2016-12-25 17:38:24

还是等到你自己被嫖娼的时候再说漂亮话吧。

回复 | 1
作者:log_in 留言时间:2016-12-25 17:12:07

讨论刑事案要避免“据说”,因为你随便“据说”多少警察想离职也没有任何意义,要谈证据。

雷洋是否嫖娼?先是警方,后是检察院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证据,再辩论雷洋是否嫖娼也没有任何意义。况且就算雷洋“没嫖娼”,他在特定时间出现在洗头房附近,就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就像在一个警方怀疑的凶杀,偷盗,贩毒现场附近出现的任何人,都可能被警方调查和怀疑。警方有这个权力。雷洋试图逃跑或反抗,属于咎由自取。

这个案子到现在看来事实清楚,查证严谨,用来反政府很牵强,还是找别的事情吧。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5 16:03:16

依我看,这里没有很多谜团,几个地方局子的土警,也没有这么大的靠山。总之,案情是清楚的,处理是不可以的。据说当时审查肇事者的时候,号称有4000北京片警要求辞职。这些人是维护政权的基本力量,不能得罪,那只好得罪老百姓了。暂时老百姓不可能造反。

回复 | 1
作者:党崇拜 留言时间:2016-12-25 14:42:57

戴着避孕套到飞机、周边所有摄像头都坏了,心脏病突发,不许评论,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掩盖什么?

回复 | 2
作者:镰斧帮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6-12-25 10:19:48

按照“雷洋嫖娼”速度,从宽衣到穿衣,8分钟能否嫖一回你妈?

回复 | 2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6-12-25 09:03:48

要发生革命的地方往往具有两个特征:第一,它是维稳式的警察国家。

============================

作者,你不担心整天为维稳而忙于反恐的世界警察踢你P股啊?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6-12-25 08:57:11

作者, 您小学老师交过您算术吗? 哪个个儿大, 哪个个儿小不懂得比较吗?

回复 | 0
作者:zhf 留言时间:2016-12-25 08:42:50

achedanv2,警察在洗脚店外蹲守本事就是犯罪!就是警娼勾结犯罪。

回复 | 1
作者:zhf 留言时间:2016-12-25 08:39:21

雷洋99.9999%没有嫖娼,因为8分钟不可能完成大保健(包括脱衣穿衣)。最有可能的是雷洋没有嫖娼,警娼勾结抓错人了。雷洋当然不服,所以警察把他打死,然后伪造证据。

回复 | 6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6-12-25 08:34:37

首先,这个超级国家在很长时间内能够保持稳定。因为政府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依靠“往死者嘴里塞毒品”,或者“虚构嫖娼”的方式,将事情掩盖过去。由于人们缺乏怀疑精神,也必然倾向于认可政府的权力。

=======================

随机取以上一段就能看其作者的本质,

这个超级国家在很长时间内能够保持稳定。因为政府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依靠“往死者嘴里塞毒品”???

怎么着,“政府” 没往活人头上扔炸弹?

“虚构嫖娼”?怎么着,没有虚构“某国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然后对这国家实施长达十年的战争打击??

回复 | 0
作者:哈娃娃 留言时间:2016-12-24 21:04:30

雷洋一案的关键是他有没有真的到店里嫖娼。如果嫖了,那么接下来的警察盘问、抓捕行为都是属于警察职权范围内的事情,雷洋的激烈反抗就是不应该的。然而如果雷洋压根没有接受性服务,那么警察的行为就是非常不专业,甚至是恶劣的。所以雷洋有没有嫖娼这件事必须公平,公正,透明得加以调查,向社会做个交代。只要这件事理清了,那么判决、处理的结果不仅能让公众接受,也会为广大公安干警接受。警察也是人,人心有把尺子。

回复 | 8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6-12-24 20:25:12

窃以为随意猜测或臆断一个案件的来龙去脉没有任何意义,俺觉得目前警方对雷洋案的调查和决定是合适的。

当今中共在国家管制过程中被“人民政府为人民”的政治正确给束缚了,对那些明目张胆的犯罪分子、违法后千方百计企图逃脱法律制裁的犯罪嫌疑人、向执法人员斗狠的无数刁民都应该在第一时间采用最强有力的执法手段,如此才能对犯罪分子产生震摄,保护执法人员自身安全、彰显法律的威严。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6-12-24 19:28:41

中国的艰辛只有在中国生活的人才有切身体会,隔岸观火,很难说能感同身受。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12-24 15:29:18

雷洋案本身就很神秘,事实中的隐情太多。

看起来象是政治博弈,打击矛头是对准市局的,紧紧揪住,揪住不放。 小子在市局才上位,就想往公安部里钻,这还得了? 要不紧不慢的敲打,一直敲打,且不会放手呢。 有了民怨,有了民愤,就是屁股上有了屎,想再往上爬就会有阻力,需要支付更多的政治代价。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12-24 14:42:27

【官兵 捉 强盗 Vs 官兵 是 强盗】

有人用美国的案例和中国的案例比,太无知了吧?!

美国,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中国,被毛泽东调教成“一切为政治服务”的国家。

一个是官兵捉强盗;一个是官兵是强盗。能比吗?

回复 | 6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12-24 14:23:50

关于【结果,警察们立刻利用手中的权力,将组织黑社会化。他们随意抓人,随意制定规矩收取保护费。这种权力的扩张让人不寒而栗。】

***

上面的因果关系,反之亦然。

当一个黑帮组织,掌握了国家权柄,昔日的大哥小弟,变成国家的特务、警察,他们更可以,名正言顺地,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国家黑社会化,随意抓人,随意制定规矩收取保护费。。。

陈启礼,蒋经国时代的黑道大哥,1984年,他远赴旧金山,为宋美龄、孔令伟枪杀作家江南,就是一笔非法的黑道买卖。

陈启礼为“孔宋蒋”枪杀无辜,交换条件是,蒋经国的情报局给陈启礼一个情报员的身份,编号730063。陈启礼说:『有了这个身份。。。以合法掩护非法。』

***

蒋介石的民国,党天下,国民党的前身是青帮、洪门,地地道道的黑社会组织。蒋氏篡党夺权后(他根本不是孙中山的继承人),他的政权运作,也采用黄金荣、杜月笙的那一套,利用势力,仗势欺人,走私贩毒,贪赃枉法,无法无天,无所不为。

蒋氏毒裁时代,“孔宋蒋”以合法掩护非法的勾当,多得像天上的星星,数不清。

共产党的毛泽东,从来没见过世界,不懂共产主义ABC,遑论社会主义。毛泽东倒是见习了蒋介石的黑帮政权。

王明说,毛泽东以蒋为师。从1949年到1976年毛死,凡27年,毛泽东不断搞政治运动,青出于蓝,比蒋介石更流氓,更无耻,更自私自利。

党国被毛泽东如此调教,今天的共产党政权,和昔日的国民党政权,简直是孪生兄弟,奇怪嘛?!两党都出了一个大流氓,中国愚民,盲目崇拜,相信流氓是救星。

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败坏在没见过世界的土匪毛泽东手上。历史在这里叹息。

百年之间,中国连续出了两个流氓政权,难道是偶然?不是的。流氓政权和丑陋的中国人,腐朽的中国文化,中国是个愚民大国。。。息息相关。和共产主义的关系倒不大。

愚民,想把责任推到共产主义头上,可笑!殊不知,愚民才是罪魁祸首。没有愚民,毛泽东、蒋介石根本成不了气候。

回复 | 5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3:59:12

中国的所谓公知,缺乏对于现代法治精神的理解,他们往往不去寻求可信的证据之上,而是借题发挥,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所以他们的质疑缺乏公信力。

中国的刑法在本质上和西方的刑法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无罪推论,这种本质就是首先保护被告者的清白,而不是“复仇”,泄愤。除非证据证明其反面。

这样说,你的明白?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3:50:25

接着聊。雷洋案的质疑唯一合理的地方就是公安执法有没有”过度之嫌“,对此,我们读者无法下定论。为了辩论的缘故,我们暂且认定有“过度之嫌”。执法过度的认定必须有物证才行,比如雷洋身体上的来自于外力的致命伤或者是能够证明雷洋胃里的食物反向流动是外力直接造成的。这在医学上不容易证明。

正是因为这种无法定性的证据使得参与执法的警察被判无罪,这就是法律界定公正之处,也就是美国佬常说的“beyong reasonable doubt". 用OJ案的辩护律师johnn Cochran的名言: ”if it doesnt fit, you must quit!"

执法过度的前提是受害者在被捕过程中没有反抗或者只有非暴力的反抗而被过度强制制服之力致死,现在没有受害者家属或者同情死者的媒体并没有找到雷洋没有反抗的证据,所以执法警察被判无罪,就这么简单。法律不是不能屈服于社会的“义愤”,哪怕这种 “义愤”来自于常识。

回复 | 1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4 13:45:26

这篇文章的视野我很喜欢,因为我自己也不就事论事。把一个事件的本质抽出来,放到历史大背景底下比较衡量,任何人都很容易得出符合常识的结论。民智大概就是这样开的。

回复 | 6
作者:施化 回复 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3:43:04

谢谢你的恭维!我的确不删帖。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3:34:19

施老弟没有删帖的恶习,所以没有留底,希望你不要坏了自己的规矩。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3:26:53

雷洋嫖娼拘捕致死案的判决是个法律判断的问题。两个关键,第一,雷洋嫖娼是否违法,警察有误权利拘捕雷洋调查案情,第二,雷洋是否是被警察殴打致死。关于第一个疑问,质疑的声音不大,因为有足够的旁证物证证明雷洋是从风月场所出来,而且警察的盘问拘捕也是程序性的,不具有恶意拘捕性质。有争议的是第二点,警察是否殴打雷洋致死? 这一点的关键证据是尸检,尸检报告证明直接致死原因是雷洋胃里的食物进入气管造成窒息而死亡。这种致死原因在醉酒死亡案例中非常普遍。美国hbo有线电视有过一部验尸官报告的纪录片,第一个案例就是食物窒息案。

也许你会老调重弹,中国的验尸报告不可信,但你必须找出中国报告不实的证据才能证明它的不可信,猜测没有用。现在中国是允许死者家属和律师参与验尸过程的,要作假,不那么容易。

回复 | 1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4 13:26:30

有人拿毛时代的维稳和现在做比较,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经济基础完全不一样。中东的断裂,正是在经济相对发展,政治相对宽松的环境下发生的。中国政府要想重温毛时代的维稳旧梦,全盘把朝鲜搬过来就得了,不用比那么远。

回复 | 6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6-12-24 13:21:41

我完完全全理解郭建龙只不过是一家之言,根本用不着当一回事。但也完完全全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为此如此紧张?海内删贴不说,我从来不认识什么的吐温,也要连发两贴纠偏?

回复 | 3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3:12:51

中国在老毛时代的维稳费用和经济收入的比率要比现在高昂的多,维稳的手段要比现在严厉的多,对于这一点,你施老弟没有异议吧?可中国独裁在老毛时代没有脆断,现在脆断的几率会比老毛时代高? 这不符合常识。也许你辩解,中国人民的权利意识已经今非昔比,这种意识会成为推翻中共独裁的力量源泉。不错,人民的维权意识是会

推动政治改革和法制建设,但不一定只有革命,特别是暴力革命这一条路。现在共党所做的就是通过改良的途径来逐步完善社会体制,保障人民的权利,不是吗?看看现在国内所谓的钉子户的蛮荒,他们的个人权利已经比美国公民都大,美国有所谓的"Eminent domain"公用土地征用法律,如果政府一旦动用这个法律权利,没有人可以抗拒。

你施老弟一向是糊里糊涂,在过去的近十年的网络生涯里就没有见过你一回看透问题本质的,一向是意识形态挂帅,看问题偏颇。十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回复 | 0
作者:牛克吐温 留言时间:2016-12-24 12:56:01

这是一篇非常幼稚,甚至到了无厘头的文章。简直到了荒唐的地步。

因为这篇文章违背了历史演变的常识。不用往远处看,就看世界的近代史,你施化施老弟能不能举出一个例子,一个就好,有哪一个国家是因为“ 最终,再大的超级国家,只要一旦走上了维稳的道路,哪怕持续的时间再漫长,也必然以脆断为结束,脆断之后的结局也必然更加混乱。” 而垮台的?

千万别辩解说你只是转帖,这是别人的观点,学高伐林赖账。二战后所有现代国家的垮台都没有因为维稳的“资金链”断裂而垮台的,无论是什么体制,政教合一的巴列维的伊朗,“民主独裁”的蒋介石国民政府还是阮文昭的南越,无论是共党的前苏联和东欧,还是茉莉花横扫的中东。

就以文中举的突尼斯为例,把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成功形容成什么“警察国的脆断”,就如同说你们傻逼加拿大会因为油价的下跌面临破产一样。突尼斯被推翻的领导本阿里相对巴林,埃及,约旦科威特沙特等其他中东国家,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政体的独裁本质,都没有根本的差异。一个国家的政治改革或革命只有两个根本的原因,一个经济崩溃而现行政体无法把国家带出经济泥潭,另一个是周边国际环境发生剧烈变化,给该国带来巨大的政治冲击。 第二个原因对于小国尤其为甚。突尼斯就是属于后者。连你们傻逼右派中国人权双周刊都看到了这一点,在评论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时这样评论:

”可以说,与其说突尼斯这场“茉莉花革命”源于经济危机或发展困境,不如说缘于突尼斯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变革的诉求。“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6-12-24 12:47:59

郭建龙先生很方便的忘记了美国今年频频发生的警民冲突。。。所以说:即使转了型,即使在伟大的美国,以雷洋的行为,死的可能性极大。所以“不作死,就不会死”挺适用于雷洋。

不要往制度上扯,这和制度无关。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