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嘎拉哈的博客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 Donald Rumsfeld
网络日志正文
对恩格斯“劳动创造人“学说的质疑 2018-06-29 12:25:14

【同科学相比,哲学有一个好,哪旮瘩有热闹,他们跑的比谁都快。但是提的问题too simple, some times naïve。】-―― 嘎泽民


在《自然辩证法》一书的第九章中,恩格斯论述了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转变中的作用。其中的一个主要观点是“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下面是英文版的第一段:

IX: THE PART PLAYED BY LABOUR IN THETRANSITION FROM APE TO MAN

Labour is the source of all wealth, the economists assert. It is this next to nature, which supplies it with the material that it converts into wealth. But it is also infinitely more than this. It is the primary basic condition for all human existence, and this to such an extent that, in a sense, we have to say that labour created man himself.

这一段简译成中文就是:“有经济学家断言,劳动乃财富之父。它是仅排在自然之后,将物质转化成了财富的另一因素。(注:“劳动乃财富之父,土地乃财富之母”这句话,来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鼻祖,劳动价值论的首个提出者威廉佩蒂。)但是劳动的意义远不止财富。劳动乃人类作为自身(本体)存在的基本条件(注:显然恩格斯的逻辑概念不算强。其实劳动是作为人类生存手段的一个必要条件,但不是基本条件。例如未来AI时代,很多人是可以不需要劳动的。另外,老地主,资本家都不劳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劳动创造力人本身(注:这里“人本身“,是指作为物自体的人类本体存在。)

感觉恩格斯的确是马克思的一个小跟班。哥俩对劳动概念都是那么的重视。马克思强调劳动价值论,恩格斯强调劳动创造了人。二者的区别是,虽然马克思也强调劳动价值论。但是显然马克思是把劳动价值论当成了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道德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而马克思的最终目标是消灭劳动价值论。例如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就是对劳动价值论的彻底消灭。相比之下,恩格斯却是教条化地照搬和强调了马克思的“劳动“概念。

人类智慧的起源问题,原本是一个严谨而又具体的科学问题。不知为什么,恩格斯却大胆地将辩证唯物主义用于科学。在读了全文之后,发现恩格斯的逻辑硬伤其实非常的多。这里就不在一一列举了。

在我看来,爱因斯坦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的评价是很客观中肯的:

【爱德华·伯恩斯坦先生(:出版商)把恩格斯的一部关于自然科学内容的手稿交给我,托付我发表意见,看这部手稿是否应该付印。我的意见如下:要是这部手稿出自一位并非作为一个历史人物而引人注意的作者,那么我就不会建议把它付印,因为不论从当代物理学的观点来看,还是从物理学史方面来说,这部手稿的内容没有任何特别的意义。可是,我可以这样设想:如果考虑到这部著作对于阐明恩格斯的思想的意义是一个有趣的文献,那是可以勉强出版的。】

用纯粹哲学思维解释具体的科学问题,本质上属于走臆想捷径,尤其是在对具体科学证据,例如考古学证据的完全忽视的情况下。关于这一点,费曼总结的最给力。理查德-费曼,理论物理学家,量子电动力学(QED)的创始人。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新西兰的一次讲座中费曼说:

” Philosophically more please(y), more psychologically easy.“


青睐哲学其实是心理的懒惰。

 


浏览(1492) (1) 评论(7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7-07 01:58:41

觉得有必要专门写一篇,刚写了,有兴趣到那里继续。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7-07 01:13:26

“好多年这样的理论指导,在国家和政体上还导致了法国大革命和俄罗斯的公主革命,等等,” 里应该是” 俄罗斯的共产革命“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7 01:08:27

前面说到人对死亡的恐惧决定人的态度和行为,现在由于AI和高科技和生物的结合发展给一小部分拥有的资源的人带来一个希望的突破口,有一天人还真能活500年甚至不死,我想这要是成为现实的话,主流和反主流的哲学,人文,等等就会通通不管用了。回到will to power,有will并不等于有power,有power并不等于有能力,有能力有理性并不等于有客观的truth,但是死亡是肯定的。至少现在死亡是还是certain的。到死亡目的地的路上,尼采只是提供了他的Superman的活法,will to power,will to truth,will to death。至于每个人的活法,七情六欲和大脑,见仁见智,各显神通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7-07 00:58:40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7 00:58:13

说到will to power,这对中国文化下的人基本不适用,因为中国文化下的will是对死亡的恐惧和传宗接代的reaction,并不是主动的意思,所以父母官的will是大众的will,皇帝的will是父母官的will。

在美国西方的文化下的will to power,感知和明确自己的will后,人是怎么思维和行动的呢?这就绕不开will to truth。西方主流哲学,人文在寻找truth这个上面可以花足的功夫和资源,产生了追崇理性,科学实证,等等。好多年这样的理论指导,在国家和政体上还导致了法国大革命和俄罗斯的公主革命,等等,这里不展开,只针对个人。一个人如果是遵循will to power,有良知和受过相当的教育,必然就是有will to truth。这下,问题和分叉就出现了。有人的人有strong will,有的人有weak will,西方也还有人有对死亡恐惧和传宗接代的will,我们不是同意人是主观的吗,人的主观对人的will的作用后用人的理性展现will to truth,这就是给了我们二十世纪的多姿多彩的西方世界。尼采的伟大并不是在于人们污蔑他的“反理性”,而是他深刻的感知到了,人的“理性”是有人的will支配的。而西方过去的主流哲学家和当代科学理想主义者的的误区是他们认为人可以被当成机器的,可以用一种model来模拟的。在他们的误区的指导下,所谓理性就是他们的will的一个展开工具,是他们对的will to truth的一种方法。问题是大众即便有了will to power,也就是要感知和体验power,也就是一种自己是最高的精神力量,并且一生要一直这么做,哪怕自己处在很不利的境地。即便那样的前提有了,人的一生的经历和体验都是要让人在will to truth这个环节由主管而“异化”的。尼采进一步指出,will to truth是不可能完成的,那就会是will to death,也就是很多人会坚持自己的主主观“truth”一直到死。这就是我常说的人活着的态度和行为是由死亡的恐惧事实而决定的。这就又兜回来了,中国的“好死不如赖活”也没错的,只是体验不同的问题。那些硬要把中国人拽如西方人的体验的人,实在是不明智的,人活着都是自己自作自受。我提倡尊重中国国内人的自作自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7-07 00:35:08

继续。。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7 00:34:31

"名的空间有独立性,也有另外根源,所以故事与故事并不一样:被实世界所涵盖的限定的故事和依赖反对实世界而存在的故事,不如超然于这些的故事更本质。"

道还博的这段表述非常精辟。我对尼采的东西有一些研究,我发现很多人对尼采的理解跟我不一样,包括一些电影小说里的引用。尼采得出上帝死了这个结论,并不是要引入上帝是否存在的辩论,而是指出,人的moral,没有了更高的智慧的指引,那就只能靠人自己了。进而他强调的是人只能靠自己的will。will to power指的是人要感知和体验power,也就是一种自己是最高的精神力量,并且一生要一直这么做,哪怕自己处在很不利的境地。这是西方启蒙后的人和中国几千年文化下的人的最大的区别。所谓独立的“人格”。共产主义那时的国际歌里有句很有名“靠自己“的歌词,靠自己就是从自己的will开始。这也是马克思的初衷,并且搞出一套理论来指导人们的实践。嘎博的观点,我的理解基本是那些理想主义者的那套,包括当今流行的科学理想主义,包括信奉马克思的人的新马克思主义理念。这类观点的致命点在于对人的理想化,以一小部分人的智商,性格,行为等等作为榜样来引申出人应该那样,然后希望用一种社会制度来管控达到。二十世纪人类的试验灾难是沉重和明确的。但是当代这类理想主义者认为,那是那几届人不行,要是让他们来搞,就会成功,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为什么美国和西方民主社会主义这么流行和相当受欢迎的原因。OK,让我用尼采的will to power来指出美国西方这种新的理想主义的试验也会是带来灾难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6 09:25:45

思想如同一棵树。枝叶茂盛是检验思想有无生命力的唯一标准。换言之,好的思想必须能够让世人读懂。否则,“人类是智慧动物”的命题就是有问题的。

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诸如孔孟老庄的思想,如同几根千年也长不大的老树根,至于这到底是后人的问题还是先人的问题,我认为都有责任。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6 09:14:58

【我认为西方哲学跳不出老子的掌心。。。。】

--- 您的这一说法在国人当中也很有代表性。我认为这是典型的东方神秘主义陷阱。神秘主义与理性是格格不入的。

我认为,按照实践检验真理的原则,一个人的思想的全部意义,并非在于它是否“最最正确,”而在于其对世人的影响力。尤其是跨文化,跨国界的影响力。如果全世界都有一大批人专门研究和发展某个人的思想,那么这个人的思想就应当是伟大的。

因此,比较谁高谁低,评选如来佛的想法不仅没有意义,而且也不自觉地陷入了神码主义的泥坑。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07-06 03:22:56

“劳动创造人,老马改良人…”

-这就是马列,什么乱七八糟!

-反科学,反人文的垃圾。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7-06 03:09:42

“…马克思的改造人的想法是最成功的…”

-成功在哪里呢?老马那套不都破产了。

-改造的理由是什么,有靠谱的说法吗?没有。纯粹非理性。

-改造人?不知天高地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7-06 02:55:53

【马克思主义改造人性,它与科学没有半点关系。去回答为什么要改造的时候,你会发现非理性在做怪。】

--- 不要胡搅好不。与国学相比,马克思的改造人的想法是最成功的。这不仅因为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曾经相信过马克思主义,更重要的是,今天所有反对马克思的华人,无一不是在用自欺欺人的强迫反改造手段,来反对马克思。这样的例子特多。例如,不敢唱国际歌,不敢看《列宁在十月》,别人一提到马克思,自己就莫名的反感。本质上说,这是用洗脑的方法反洗脑,除非您仍然被马克思洗脑,否则不会如此。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7-06 02:43:32

马克思主义改造人性,它与科学没有半点关系。

去回答为什么要改造的时候,你会发现非理性在做怪。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7-06 02:38:17

【改造人性,这是马克思的非理性所在。为什么要改?因为不喜欢,因为胡思乱想了一个道德…跳大神编故事…】

--- 如果用科学解释社会现象,它是一个涌现(emergence)的概念。所谓涌现,就是大量个体特征加在一起,所体现出来的某种独特的总体特征。例如人类社会的运动,马克思主义,义和团,十字军东征,联合国,国际法等等。社会运动的真正力量,最终取决与涌现意志,而非个体意志。像道还博的所谓“需要被改造,”,需要被修理,“安博的所谓“开发,”“改造,”在我看来都是不自量力的功利主义思维在作怪。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07-06 02:16:50

改造人性,这是马克思的非理性所在。

为什么要改?因为不喜欢,因为胡思乱想了一个道德…跳大神编故事…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6 01:59:53

【科学是服务于人的,请来赛先生我不反对,干活不错;有人将其供成赛菩萨,是他人的自家事情,不好说什么;但有人又拿起赛大马棒,要代表科学修理和改良你,这个就令人厌恶了。】

--- 道还博别犯急。是您谴责科学法西斯主义在先。我为科学辩护在后。说我请来赛先生实属谬赞。我不认为我有这样的资格。科学有科学的问提,例如个别科学家整天批评宗教。我不认为他们的自信是出于真正的理性。但是所有的科学问题加在一起,也不及国学的非理性的一个零头。就连中共都讲究大国重器,工匠精神。相比之下,国学大师们都在干什么?一言以蔽之,不伦不类!道还博大可为自己的书辩护。但是直到您让我确信,您的辩护不是出于功利主义之前。咱们还是个持己见为好。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20:14:01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7-05 20:13:30

嘎博好,

科学是服务于人的,请来赛先生我不反对,干活不错;有人将其供成赛菩萨,是他人的自家事情,不好说什么;但有人又拿起赛大马棒,要代表科学修理和改良你,这个就令人厌恶了。科学是双刃剑,有利有弊,这是常识。将科学庸俗地泛化,这也科学那也科学;将科学据为己有,除了俺科学,其它都是伪科学;这类东西,吃科学的人也应该反对:不吃里扒外,也不能只知道护食不是?呵呵。

你提到尼采休谟叔本华,我有点紧张,盖这些人如果碰面,只能演个全武行,他们的支持者也是如此。还好又转回来了,呵呵,“道不欲杂”。名实空间的区分是有意义的,有很多应用,休谟从实空间窥一下就看出名的逻辑有些只是相关。这里的关键在于,如何知道有名实空间的区分,这是老庄孔孟思想的意义。名实的联系,如你已知,这之间需要人,但没有你讲得那么简单,跟着跑的人,理解都不同,信不信更难说。对这个的分析,我在书里概括为名实体用模型。

你没有读我的书才会猜我对西方哲学轻视老子愤愤不平,我认为西方哲学跳不出老子的掌心。跳得越远,想得越宏大彻底,也只能跳入们来,自怕没那么远,没那么宏大彻底。这次讨论很好,万维很少有机会能够在这个深度有讨论,有理性的讨论,对我来说也很inspiring,感谢你提供的这个机会。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7-05 19:13:24

安博好,

很高兴你认真读我这些东西。这个整理方法方向上,不止是我一个人,我读书的时候感觉很多人慢慢往这个方向来。Amazon是现卖现印,要多少有多少,呵呵。实体书大概都不好卖,一般来说送达时间比promise的deliver的时间要早,大概机器总有空儿,有订单立刻就印了,不是像Amazon预想的要排队。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17:43:32

【名的空间有独立性,也有另外根源,所以故事与故事并不一样:被实世界所涵盖的限定的故事和依赖反对实世界而存在的故事,不如超然于这些的故事更本质。呵呵,这里很绕。】

--- 名空间,实空间,这个分类很不错。“名”即主义。主义的关键在于有人信。无人信的名。或者口头上信行动上不信的名,等于名存实亡。例如,虽然马克思主义,义和团,太平天国,ISIS的”主义“如今看来纵然反动,但却有人愿意跟着跑。这就是名与实之间的逻辑关系。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17:21:56

去年一直看你的介绍,刚才又看了一遍你在华时的摘要。 很喜欢书的内容,你的这个整理让整个的体系一下子变得明晰,对于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来说是很好的入门书。我上Amazon看了一下,好像卖完了,请上架一些。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14:38:18

别说,道还博还真有点东方版尼采范儿呢。例如,尼采对启蒙运动杀死上帝耿耿于怀,道还博对西方哲学轻视老子愤愤不平。

尼采反科学的路子,是建立了一套牛顿定律的精神版。例如,will to power 中的 power,可以理解为人类社会的“万有引力。”其实嘛,要想恢复上帝的荣誉,也不必非要学叔本华,给科学的火车头前面放石头不可。

尼采认为道德的基础是信仰。其实他是对的。事实的基础是实证,而价值的基础只能来自信仰。即便是没有上帝,信仰也可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13:55:49

【我的理解是,尼采所讲的超人,是脱离奴隶道德,从异化回归,实现人的真正潜力的人。超人即真正的人,是作为抽象故事主人,有权柄对其裁夺的人这是存在主义的核心。在拒绝成为抽象故事的奴隶的同时,有人用人的绝对自由(的抽象故事)否定了人的真实自在,上帝因此被杀死了。】

---- 尼采所讲的超人到底道德上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其实直到死他都没有说清楚。虽然他一直强调要自我拯救,但是他的那本企图“提供最终答案”的书还没有写人已经疯了。

论唯心理性,尼采不如笛卡尔。论实证,尼采不及休谟康德。尼采起小就崇拜上帝,直到有一天被社会现实所击倒。尼采自始至终都认为上帝乃人类道德的唯一基础。一旦离开了信仰,一切道德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尼采的超人意志,是来自他的悲观现实主义,而非道德。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07-05 13:49:54

用科学去改造基因,这是很大的风险。天造之物有其内在的完美。人性,同理。人文主义尊重人性,改造人性被称为异化。国学称之为“吾性自足”。佛语“不增不减”表达的亦是完美。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13:28:12

【二是,人的物自体,不是猴子,也不可能自然地成为猴子。这个观点中隐含的,人需要被改造被修理,而得到改良,为起源于西方而被近现代中国人拥抱的“科学的法西斯主义”打开了大门。万维博主中这样的人颇有。】

--- 中国人没有必要跟科学过不去。就连本拉登都能做到这一点。所谓人的物自体,就是“性本。”例如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中国人的确很喜欢善。但问题是,中国人的善缺少逻辑上意义的一致性,以及形而上意义上的普适性。例如,一切小圈子的,血缘的,或者民族主义意义上的善,实则大恶。因为这样的善,总是会定义出太多的敌人和魔鬼。万维这样的人的确太多。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8-07-05 12:42:25

安博好,

【人类文明实质上是对你说的“名的空间”的开发】;神无体,而生用,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有机会看我的书么?期待你的评论。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7-05 11:56:49

对远方的白丁,你这么说完全正确。

道兄的视角是形而上,异化。通俗的话失其本意。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7-05 11:31:34

【“科学法西斯”还是头回听说,想想也是…】

--- 咱们是国军,吃科学的饭砸科学的锅属于忘本行为。要是没有科学,道还博早在三十年前就该入土了。哪还有机会坐在电脑前,悠哉地砸锅玩?

照理说,在没有科学之前,咱们祖先也在树林中里挣扎了几百万年,不也都活过来了?想想那时候也怪好玩的。拉屎不楷腚不说,还不洗澡呢。不也事照办,孩子照生吗?

但有一个区别。那时候,因妇科疾病而死的产妇,已经因不卫生而死的新生儿不知要多多设倍。人多平均寿命也只有三十几岁。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7-05 10:24:45

道还兄这是很好的解读,人类文明实质上是对你说的“名的空间”的开发,从而引发了“实的空间”的改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宗教在文明发展中起了那么大的作用。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7-05 09:50:15

嘎博好,【用一个故事反对另一个故事】,总结得好,我认为是这样的。安博所讲,故事的产生是“超人”的。我认为这等同讲,人的故事空间,即我书里所讲的名的空间,不是而不能被实(真实世界)所完全彻底涵盖。名的空间有独立性,也有另外根源,所以故事与故事并不一样:被实世界所涵盖的限定的故事和依赖反对实世界而存在的故事,不如超然于这些的故事更本质。呵呵,这里很绕。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