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ifu01的博客  
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  
我的网络日志
谈谈与佛没啥关系的佛系 2018-04-21 23:23:04

俺以为祖国文化博大精深,连新出来的词儿都这么诱人:佛系。再仔细一查,原来这个词又是来自俺们中华文化的传承国:日本。对于俺这个爱国中老年来说这倒也不稀奇。

虽然叫做佛系,那意思可真没佛陀的意思。不然也不会引起我这一番议论了。普罗大众对佛教的误解,好像是一直就在那里。

百度百科这么说佛系:佛系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有看破红尘、按自己生活方式生活的一种生活状态和人生态度。从其衍生的词语来看,所谓的佛系青年,基本上就是一个不思进取的碌碌无为过日子的意思。

以为这就是随遇而安了吗?这就是看破红尘?差远了。这是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索达吉堪布在被问到随遇而安的时候,他是以六波罗密多里面的精进波罗密多来回答的。精进,有几种方式,一种叫做披甲精进,意思就是像挂上了铠甲的战士一样随时修行。第二种叫加行精进,勤勤恳恳老老实实的修,心无二鹜地修。第三种叫无厌足精进,这个是大菩萨的境界,更上一层楼的意思了。

直接的回答就是,若你做事,那么必定要全力以赴。一切努力之后,成与不成,那时再随遇而安。连努力都不去努力就给自己戴顶随遇而安的帽子,那绝对是懒惰,没半分的佛教含义。

普罗大众也一直认为看破红尘就意味着心灰意懒,这也是一个彻底的误会。六祖闻金刚经而开悟,然后他干嘛去了?求法去了。他开悟了还去求法干嘛?悟后起修,之后又跟随猎人多少年做修持,才开始讲经说法花开五叶。悟了才叫看破红尘好不好?没悟的时候嘴巴里念一句弥陀心里老想着隔壁家的帅哥美女,那与看破红尘没半分关系。看破红尘之后,是一种非常有利的修证条件,进步可以非常神速。大乘佛教的精要之处就在于,自己看破了就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看破,所以肩膀上的担子就变成很重了。这样披甲精进就是很重要的一环。

佛系青年其实就是迷失了的新一代。安个佛的名头,却是对佛的深深误会。





浏览(16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从那诺巴追随蒂洛巴的历史看印度1000AD左右的佛教 2018-04-15 22:39:13

从前,印度有两大佛学院,一是那烂陀寺,一是布札马希拉寺。那诺巴大师是显宗方面非常著名的大学者,担任布札马希拉寺的首席教授,也是护北门班智达,很多外道都被他调伏,成为佛教徒。 有一天,他在寂静处研读五明时,智慧空行母化成一个老妇人,请教他有关因明和显宗的教法。在一番对话之后,空行母告诉他说:“大学者呀!你只是一个精通语句的学者,还没有彻悟诸法实相,你还要去依止上师修行!”

他十分惊讶,但一时不知要去依止哪一位上师。空行母又说:“唯一可以让你证悟通达的上师,叫做帝洛巴,你必须去寻找他。”他心想,自己已经是印度最有学问的教授,但既然是空行母的指示,不管怎样,还是应该去寻找上师帝洛巴。由于那诺巴是很有名的大学者,他以为帝洛巴也是有名的大师。但找遍了很多大城市,都没有找到。后来,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有人告诉他:“没听过大师帝洛巴,倒是有个乞丐叫帝洛巴,常常睡在垃圾堆里,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以上摘自昌列寺文章,一下摘自[普贤上师言教],也叫做【大圆满前行】)

 

那诺巴尊者心想:大成就者的行为是不定的,很可能就是他。于是又问:“乞丐谛诺巴住在哪里呢?”他们告诉他:“就在那边正冒出烟的破围墙内。”他前去拜见。谛诺巴尊者正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个装满了死鱼活鱼混杂的木盆,从中取出的每一条鱼都放在火上烤,然后享用,接着弹一响指。那诺巴上前顶礼请求摄受。谛诺巴尊者说;“你说什么,我是个乞丐呀!”那诺巴又再三诚挚请求,谛诺巴尊者才摄受了他。谛诺巴尊者并非是因饥饿未得到食物而杀鱼,而是因为那些鱼是不知取舍之处的恶业众生,他具有超度他们的能力,为使他们与他结上缘而享用鱼肉,之后将其神识引到清净刹土。

谛诺巴尊者从此他无论到何处都带着那诺巴,一直未传法。

一日,谛诺巴尊者带着那诺巴到了一座九层楼的楼顶上,说;“依照上师言教行持却不知有没有能从此楼顶跳下去的?”那诺巴想:这里没有其他人,这肯定是说给我自己的。于是他从楼顶纵身跳下,几乎粉身碎骨,受了无量的疼痛和痛苦。上师来问他;“痛吗?”他回答:“不但痛。而且简直成了尸体一样。”谛诺巴尊者做了加持后,他的身体恢复如初。上师又将他带到一处说:“那诺巴生火。”火生好后,上师将许多长长的竹竿涂满油放在火上烤,之后做成非常坚硬锐利的竹刺,“依照上师的言教行持也需要这样的苦行。”说罢便将这些竹刺插入那诺巴的手指和脚趾间,他身体的所有关节都僵直了,感受了无法忍受的痛苦。事后上师就到别的地方去了,几天后才回来取出那些竹刺。从伤口处流出许多血和脓水。谛诺巴尊者又做了加持后将其带走。

一天,谛诺巴尊者说;“那诺巴,现在我肚子饿了,你去讨一些吃的吧。”那诺巴到了许多农夫正在吃饭的地方,讨回满满一托巴热气腾腾的稀粥,供养上师。谛诺巴尊者津津有味地享用着,显得十分欢喜。那诺巴心想:我以前跟随上师做了那么多事,从未见过上师象这次这么高兴,如果现在再去讨会不会还得到少许。于是他又带着托巴去了。那些农夫已经去干活了,剩下的粥还放在原地。他想现在我偷一点也没事,于是拿起便逃,但被那些农夫看到了。他们追赶上来逮住他,将他打得半死。他又受了无量的痛苦,不能站起来只好在原地躺几天,上师又来为他加持后带走了。

一日,谛诺巴尊者说:“那诺巴,现在我需要许多财物,你去偷吧!”于是他到一位富翁家去行窃,结果被人察觉后逮住,又被打得死去活来。几天后,上师来到他面前问;“痛吗?”他如前回答(不但痛而且简直成了尸体一样)。上师作了加持后,又将他带走。

这样的大苦行受了十二次,还有十二次小苦行,如此他前后共经历了二十四种苦行。所有的苦行圆满后,一天,谛诺巴尊者说:“那诺巴,你去打水来,我在这里生火。”那诺巴提水回来时,上师生完火后,便站起来,来到他面前,左手抓住那诺巴的喉窍说:“那诺巴,把头伸过来。”说罢,右手脱掉鞋子,拿起鞋便猛击他的额头,那诺巴骤然昏迷,失去知觉。苏醒之时,在他的相续中生起了上师心相续中所有的功德,师徒二人的意趣成为无二无别。

这样,大智者那诺巴经历了二十四次苦行,实际上,因为是依照上师的教言,所以成了清净业障的方便,虽然形式上只是无意义的劳苦,好像无有一个是正法,即上师未曾宣说一句正法,弟子也未进行一次如顶礼等修持之善法,但因为直遇成就的上师后,不顾艰难困苦,遵照上师的言教行持,以清净业障之力便在相续中生起证悟的(智慧)。因此,所有的修法中再也没有超过依照上师言教行持的修法了。

pifu01评注这个蒂洛巴上师是不是令人想起来济公和尚?弟子那诺巴不是普通弟子,上师也不是普通上师,那诺巴证悟的方式,与禅宗的棒喝,砍指头一类的公案,何其相似乃尔!)



浏览(18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老来追星记:课堂笔记 2018-04-07 08:24:33

上周慈诚罗珠堪布来洛杉矶,有幸有三天时间能够聆听堪布教言,收获大大的。好东西不能独享,把我的笔记(主要是第二天的)公布出来跟大家共享,希望能够有所启悟。

堪布在洛杉矶的题目是愤怒时该怎么办。嘿嘿,我觉得本坛人士都应该参加,都能获益。堪布的演讲水平与逻辑推理令人佩服,佛教界他的演讲方式是独树一帜的,层层推理层层深入,不仅中国受众能很容易的接受,西方受众也是十分受用。我先生居然成了堪布的饭。

堪布马上去北加州演讲,有缘众生莫要错过。题目是“缘起性空”,一会找找广告,以飧道友。美国慧灯禅修是堪布的组织:http://www.huidengzhiguang.com/,里面内容十分丰富。

以下为课堂笔记(俺们上师的要求:听课要做笔记,课后要讨论,跟大学里一摸一样,课程结束要考试)。

Self: 意识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也是一种物质(从佛教的观点来说)。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意识存在,(mind and consciousness.但它的结构,发展,和自然规律我们却一无所知。就像300年前我们并不知道物质的细致的结构等。但今天我们清楚的知道了物质的结构。我们不知道意识的细节。意识之存在是无可置疑的。人的大脑类似电脑硬件,意识类似软件。那么我们目前理解人/电脑的硬件部分但对它的软件/程序部分一无所知。所以我们根本无法控制它(意识)。因为不能控制它,所以它常常令我们苦恼。这个与你的信仰无关,就是一个事实,是我们人类目前的基本状况。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能找到很好的方法来控制我们的愤怒。愤怒控制不好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很严重。佛教里面有很多解决方法。两大类方法:第一个,临时解决方案,暂时控制住。第二种,把所有的愤怒连根拔除。

临时方法:第一个方法是理解;能理解就能控制愤怒。理解不等于认可。了解主观客观的因素令他失控,所以也是有原因的。他也是被动的。

当一个人拿拳头或者棍子/石子打你,你不会对棍子石头生气,而是对那个人生气,这是因为你认为棍子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来打你,而人是;但其实人也不是,他也不愿意打你,而是他受了自己烦恼的驱使才来打你。。。所以你生气的对象,其实并非彼人,而是彼人的内心烦恼, 真正的敌人。化解的方式不是打回去,而是用理解和爱和宽容。

所以无论多么强大的武器,只要有love and compassion,一瞬间那些武器都丝毫不再有任何作用。

第二个方法:同情,慈悲心。Apply compassion. 有人做了很坏的事情,那么一般的反应是谴责。必须知道,这种谴责/愤怒只会制造更多的愤怒。比如一栋楼着火了,火不能用来灭火;而必须用其他东西。水才可以灭火。以暴制暴绝不是正途。1 个愤怒的人如果以谴责和愤怒的方式对付他人,可以引起10个愤怒的人,如此类推到100个,1000个。最终是战争。所以必须用与愤怒对立的东西来灭掉愤怒。与愤怒直接对立矛盾的就是爱和慈悲心。这个我们很难做到,但若能稍微给自己做些mind training,我们也能做到。保护动物的人看到有人宰杀动物时,将宰杀的人和动物分得很清楚,我们恨宰杀的人而同情动物。从佛教角度来说这是不对的。同样有人开枪打死了很多无辜者,我们同情死者,谴责开枪的人,这个界限划得很清楚,从而产生仇恨,愤怒的情绪。大乘佛教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对双方都具有慈悲心。因为被宰杀的动物或者无辜者面对的是痛苦的结果(results of suffering);而杀人者或宰杀者是在制造更多痛苦的因(cause of suffering)。双方都处于痛苦之中无法逃脱痛苦。我们应该平等的希望双方都能远离痛苦。我们自己也都有种种烦恼都有可能失去控制。我们并没有把握我们的烦恼不会逼着我们失控。失控状态下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所以我们不要谴责那些人,而是要谴责他们内心的毒药(贪嗔痴),我们不要消灭这些人,而是要消灭他们内心的毒药。全世界每年有1百万人自杀,2千万人试图自杀。这些人都爱自己,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他们没有失控的时候都同意认为自己的生命是很珍贵的。没有一个人把自己的生命不当一回事。但烦恼令他们失控的时候,连生命都能残酷的结束。烦恼袭来的当下,就完全失控了。这些自杀的人平时打个针都会害怕,那么为何他们能从20-30层楼一跃而下。这都是因为烦恼。这些是极端失控的情形,那么人们在失控的时候对别人就更不会在乎了。对人以愤怒的语言和行为还击是很普遍的。我们要换位思考想想自己失控的时候也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的不满不应针对这些人,而是应该针对他们的烦恼和愤怒

那么我们如何能消除他们内心的愤怒?唯一的就是我们的慈悲心。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有一份慈悲心,当我们看到或者听到这种杀人或者杀动物的人,我们应该对他们双方都具有慈悲心,并希望他们双方都能远离痛苦。受暴者此时痛苦,施暴者将来痛苦。。。总之都会面临痛苦

第三种方法:对于佛教徒容易接受。他人为何如此待我,可能原因是深层的。有些原因我们看得见,有些看不见但都是事情发生的原因。其中很可能有一部分是我的原因。过去我以如此方式对待他,所以他现在如此待我。

觉悟或证悟:从根本上断除愤怒。可见光不能进入皮肤里面所以我们只能看到皮肤表面;但如有x 光,那么我们就能看清楚里面了。同理以我们的意识看内心,也是看不清楚的。此时我们得从我们的意识中提炼出智慧,这个智慧是被掩盖住了的。这个智慧能像x光一样穿透我们意识的各个层面从而看到我们意识的本来最原始的样子。当它深入到意识最深的层面,它会发现烦恼都只是意识最表层的表现,而深层的意识里面是非常宁静没有任何染着的东西,这个就是禅宗所说的本来面目。外在的这些变化不是真实的东西,当我们明白了这个的时候,我们就从根子上断掉了那些烦恼。我们的内心世界就像天空一样,目前我们看到云层,但穿越过云层之后我们才可以看到广袤的蓝天。我们的内心就是那样的。我们的内心也像大海一样,海面波涛汹涌,但海底是如如不动的。我们内心浮躁的时候,如果智慧现前,立刻能够穿透烦恼的层面而深入本质,了知外在的表现是如梦如幻的。物质的结构是非常奇妙的,我们以为我们看到物质,但其实我们从未见到真实的物质。真实的物质结构根本不是我们看到的样子,科学家发现这些现象以后,他们可以做出很多高科技的东西,因此而造福人类。那么我们发现了心的本性也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样子,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我们意识的真正本质。如果我们发现了我们心的本性,它也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多很多的方法来造福人类。如果我们有一天发现了我们心的本性,那么我们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这需要训练,我们需要下一点功夫。



浏览(22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老家成癌症村了。稻田已经不能种稻 2018-03-15 21:27:55

据说要禁耕3年。我估摸着是重金属含量太高。土壤污染。最早最直接的是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水污染还在我上大学时就开始了。山上流下来的水流经河溪池塘,用来作各种用途。甚至直接喝。人们在80年代中后期大量的开矿,做耐火材料。后来就发现水不能喝了,因为池塘里养的鱼全死了。好长时间池塘里不能养鱼。后来空气污染明显,到现在,土壤也终于不能种地了。

老早就听说湖南水稻含镉超标,今年回家,地里全插上了小蓝旗,那是不许耕种的意思。指示还没正式下达,农民们在发愁。山上的烟囱,林林总总的超过20个吧,据说都禁了。但有一个还在冒黑烟,说是贿赂了村干部偷偷干的。溪里的水流过,仍然留下来一层白色的沉淀。溪里迄今没有小鱼小虾。以前我童年时常常抓泥鳅抓小鱼的那些小溪,如今死寂寂的水流着。前两年美丽乡村项目搞搞,倒是把堤都用石头垒了一遍,比以前是整齐了,但有什么意思呢?

土壤污染,三年不耕种,田里不过水,即使过水仍是被污染的水(山上仍然有大量的露天矿,不再开采了,就让他们露着,所以水继续被污染)流过。这土壤,得多少年才能排污呢?保守估计,几十年吧?

村里来了卖净水器的,2000多块一套,把癌症村的录像一放,顿时能负担的家庭全买了。过几个月看看过滤器,都是黑黄色的。经济的确发展了,农民们老了也能得到一两百养老金了。但相比被污染的空气,被污染的水,被污染的土地,我们难道就真的很高兴把子孙后代就这么自私的卖了吗?

30年的高速发展,不仅仅是对世贸耍了个大流氓,更是对内做了件彻底的绝子绝孙的事情。



浏览(668) (10) 评论(12)
发表评论
既然一切都是因果,为何我们仍然要对自己的恶行负责?行善 2018-03-03 09:11:49

楼下365提的问题,我其实也有过疑惑。既然我命里早就注定好了我年轻时要造的种种恶业,那么我为什么还要为这些恶业负责?不都是因果吗?既然都是因果,那行善有什么用?

是的都是因果。但是因与果之间,其实还有个我们平常忽略了的“缘”。有因必有果。果什么时候来,那决定于缘。佛法就是缘起法。诸法因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佛教说因果,但并不是宿命论。

无始以来我们所作的善恶业估计是无法计数的。此世能得人身,起码的是一部分善业成熟。不然生作老虎,不吃肉都不行,怎么行善?生作地狱众生,不受苦都不行,哪里有半点心思去想着行善?生作天道众生,每天心想事成,还哪里会有兴趣去行善?也没了行善的对象,因为那里的人没什么需要帮助的。此为人身珍贵原因之一,因为我们能够修行成就善根。

接着说缘。我们行种种恶的时候,就是在给自己增长恶缘,不定哪个恶业就成熟了。比如受贿的官员们,可能久远劫前就种了坐牢那个因,但依受贿之一缘加上小偷偷到了他的存款单加上习大老板要拍苍蝇,诸缘具足了于是就坐牢了。若他觉得受贿这个事情确实是个恶行不该收受,那么此缘就断了,此生这个官员很可能就既不会被小偷偷也不会坐牢了。

反之行种种善的时候我们是在给自己增长善缘,断除一些恶缘的机会。一面善的增长,一面恶的断除。这样下来长期施行,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可能会比较顺利。当然依业力大小,也未必一定如此。前报未完后报未至时,也可能此善人还是很苦逼的,或者恶人还是照样荣华富贵。但若能长期行持慢慢的会看到改变的。不信的人可以去观察周围的人群。人前半辈子的行为肯定会影响后半辈子。这个不是科学仪器可以检测的,这种观察,需要慧根。

总之一句话,行善行恶,是在改变我们自己的“微环境”,不仅仅是暂时的,影响还会是累世累劫的。善的种子能够开花结果结出更多的善(例子么,你有钱了的时候布施就很容易,比尔盖子随便一挥手就足够他累生累世得到财富善报,你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布施一文钱都要掂量很久);恶的种子也一样能够开花结果结出更多的恶。因果律就是这样板着面孔的包公,或者就是一台十分精准的分类仪器。它才不管你是行善还是行恶,它只管把那些不同的种子分门别类给你放到你该到的地方。。。

此文若有过失俺忏悔。若有任何功德,愿回向读到此文的网友,愿网友智慧大开心想事成。愿回向佛道,令众生都得菩提。



浏览(129)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