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ifu01的博客  
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  
我的网络日志
僧伽吒法门:四句偈 2019-11-14 12:26:37

“盡一切惡得須陀洹,然後布施遠離諸苦,受苦眾生令得解脫,怖畏眾生令得遠離。”这是僧伽吒经里面反复提到的四句偈,念诵此四句偈,功德圆满深厚。俺以俺的微薄理解说说它表面的意思。此四句看似简单,实则是甚深法门。这就是僧伽吒法门。


盡一切惡得須陀洹:灭尽一切恶业,得到 須陀洹果位( 須陀洹是小乘四果的第一果位,就是预流果,证入了预流果就是圣者了,恶业灭尽自然是圣者,这是诸恶莫作)


然後布施遠離諸苦:布施有三种:财布施,法布施,无畏布施。以法布施最为殊胜。这是众善奉行。离恶行善则是脱离诸苦难的因。


受苦眾生令得解脫,怖畏眾生令得遠離。这两句看似简单,实则也是甚深法门。讲的是菩提心和出离心。看到他众受苦,于是便想尽办法让他们解脱(解脱,不仅仅指解脱当前的苦难,而且指永久的解脱:证悟菩提。)看到他人恐惧,也是想尽办法让他们远离(这也是讲的解脱)。


经里反复强调,即使只是念诵这四句,也是能够积累无量的福德资粮的。阿弥陀佛!







浏览(150)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上师 2019-10-31 18:18:32

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沈溺有海,拔济我者;我入恶道示善道者;系缚有狱解释我者;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应如是想。--十法经

浏览(7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俺家小狗 2019-10-31 13:34:52

俺家小狗能听懂很多人话,像坐下,等等,peepee, poopoo,这种不足为奇。很多狗狗都懂。我们出门不带她的时候,就叫她stay,然后她就老老实实跑去院子里的桌子下面蹲着,一副小可怜模样,然后静静地看我们离开。

最好玩的是她懂squiral这个词. 因为院子里放了鸟食,松鼠们自然也是要来享受的。她就和松鼠玩上了。一见到松鼠老朋友就激动地不要不要的。松鼠有时候会跑开,有时候就蹲在篱笆上面逍遥的看着狗狗白激动。她在地上瞪着松鼠,划拉着小腿,作势要蹦上去(她是跳高好手,但篱笆太高了),松鼠坐在篱笆上,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淡定的看着她。狗狗自己跳跃着发出各种呜呜声,不知是邀请还是威胁。可惜我听不懂她的话。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威胁,因为这是她的院子。

我在厨房可以看到院子(客厅看不到),她在客厅时我只要在厨房喊一声:yogi你的老朋友squiral来了。她一溜烟就跑出去找squiral去了。哈哈。每次都这样。所以我确定她是懂很多人话的。



浏览(278) (2) 评论(1)
发表评论
国民教育与屁民教育 2019-10-27 10:59:03

了了几句话,内涵和外延都非常真实丰富

我是中华国民:国民教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我爱中华民国:爱国是自然之情感。爱的是国,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国民政府。没有党和政府什么事。

中华民国现在虽然不得了:外敌入侵他们被赶到一个角落,直面现实而不是粉饰太平,歌功颂德

将来一定了不得:因为有这样的教育和这样的希望,是会了不得的。与前一句一起,说明绝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

现在的屁民教育结果是一方面妄自菲薄,一方面妄自尊大。简直不知道除了歌功颂德之外还会教什么。

屁民教育:感恩毛主席,感恩党,感恩政府。你的恩情比海深。父母吗?父母只生了我的身(不用感谢???),党的光辉照我心----什么屁话?你不感恩?我骂死你。

佛教是非常讲究感恩的,上报四重恩:国恩,父母恩,三宝恩,众生恩。国土养育你,自然要报国恩。国,不是政党不是政府。尤其是这个政党和政府,反而成为了国民的负担的时候。父母恩重如山,无父母即无你我,必须要报。三宝恩:佛法僧三宝,以正知念教化众生,不仅仅是今生慧命也是解脱之因,必须要报。众生恩:众生是每一位修行人的福田,没有众生就没有菩提心的对象,也就没有悲心之源。三宝和父母是最大的福田。凡希求佛果者必须有这样的正知念。



浏览(212) (3) 评论(0)
发表评论
苏格拉底讲述的轮回转生故事 2019-10-21 21:31:39

下面的内容出自古希腊柏拉图著《理想国》中文译本的第十卷。这是先知苏格拉底讲述的故事。

 苏(苏格拉底):然而这些东西和死后等着正义者和不正义者的东西比较起来,在数上和量上就都又算不上什么了。你们必须听听关于这两种人的一个故事,以便每一种人都可以得到我们的论证认为应属于他的全部报应。

格(格劳孔):请讲吧。比这更使我高兴听的事情是不多的。

苏:我要讲的故事不像奥德修斯对阿尔刻诺斯讲的那么长,但也是一个关于勇士的故事。这个勇士名叫厄洛斯,是阿尔米纽斯之子,出身潘菲里亚种族。在一次战斗中他被杀身死。死后第十天尸体被找到运回家去。第十二天举行葬礼。

他被放上火葬堆时竟复活了。复活后他讲述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所看到的情景。他说,当他的灵魂离开躯体后,便和大伙的鬼魂结伴前行。他们来到了一个奇特的地 方。这里,地上有两个并排的洞口;和这两个洞口正对着的,天上也有两个洞口。法官们就坐在天地之间。他们每判决一个人,正义的便吩咐从右边升天,胸前贴着 判决证书;不正义的便命令他从左边下地,背上带着表明其生前所作所为的标记。

厄洛斯说,当他自己轮到时,法官却派给他一个传递消息给人类的任务,要他把那个世界的事情告诉人类,吩咐他仔细听仔细看这里发生的一切。于是他看 到,判决之后鬼魂纷纷离开,有的走上天的洞口,有的走下地的洞口。同时也有鬼魂从另一地洞口上来,风尘仆仆,形容污秽;也有鬼魂从另一天洞口下来,干净纯 洁。不断到来的鬼魂看上去都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现在欣然来到一片草场, 搭下帐篷准备过节样的。他们熟人相逢,互致问候。

来自地下的询问对方在天上的情况,来自天上的询问对方在地下的情况。他们相互叙说自己的经历。地下来的人 追述着自己在地下行程中(一趟就是一千年)遭遇的痛苦和看到的事情。他们一面说一面悲叹痛哭。天上来的人则叙述他们看到天上的不寻常的美和幸福快乐。格劳 孔啊,所有这些通通说出来得花我们很多时间。简而言之,厄洛斯告诉人们说,一个人生前对别人做过的坏事,死后每一件都要受十倍报应。

也就是说每百年受罚一次,人以一百年算作一世,因此受到的惩罚就十倍于罪恶。举例说,假定一个人曾造成过许多人的死亡,或曾在战争中投敌,致使别人 成了战俘奴隶,或参与过什么别的罪恶勾当,他必须为每一件罪恶受十倍的苦难作为报应。同样,如果一个人做过好事,为了公正、虔诚,他也会得到十倍的报酬。 厄洛斯还讲到了出生不久就死了的或只活了很短时间就死了的婴儿,但这些不值得我再复述。厄洛斯还描述了崇拜神灵、孝敬父母的人受到的报酬更大,亵渎神灵、 忤逆父母、谋害人命的人受到的惩罚也更大。

 例如他告诉人们说,他亲目所睹,有人问“阿尔蒂阿依俄斯大王在哪里?”这个阿尔蒂阿依俄斯刚好是此前整整一千年的潘菲里亚某一城邦的暴君。据传说, 他曾杀死自己年老的父亲和自己的哥哥,还做过许多别的邪恶的事情。因此回答这一问话的人说:“他没来这里,大概也不会来这里了。因为下述这件事的确是我们 所曾遇到过的可怕事情之一。当我们走到洞口即将出洞,受苦也已到头时,突然看见了他,还有其他一些人。他们差不多大部分是暴君,虽然有少数属于私人生活上 犯了大罪的。当他们这种人“想到自己终于等到出头这一天”而来到洞口欲出时,洞口是不会接受的。

 凡罪不容赦的或者还没有受够惩罚的人要想出洞,洞口就会发出吼声。有一些样子凶猛的人守在洞旁,他们能听懂吼声。

于是他们把有些人捉起来带走。就像阿尔蒂阿依俄斯那样的一些人,被捆住手脚头颈,丢在地上,剥他们的皮,在路边上拖,用荆条抽打。同时把这些人为什么受这种折磨的缘由,以及还要被抛入塔尔塔洛斯地牢的事告知不时从旁边走过的人们。

他说,那时他们虽然碰见过许多各式各样可怕的事情,但是最可怕的还是担心自己想出去时听到洞口发出吼声。要是走出来没有吼声,就再庆幸不过了。审判和惩罚就如上述,给正义者的报酬与此相反。但是一批又一批的人在草场上住满了七天,到第八天上就被要求动身继续上路。

走了四天他们来到一个地方。在这里他们看得见一根笔直的光柱,自上而下贯通天地,颜色像虹,但比虹更明亮更纯净。又走了一天他们到了那根光柱的所在 地。在那里,他们在光柱中间看见有自天而降的光线的末端。这光柱是诸天的枢纽,像海船的龙骨,把整个旋转的碗形圆拱维系在一起。推动所有球形天体运转的那 个“必然”之纺锤吊挂在光线的末端。光柱,它上端的挂钩是用好铁的,圆拱是用好铁和别的物质合金的。

圆拱的特点如下:它的形状像人间的圆拱,但是照厄洛斯的描述,我们必须想像最外边的是一个中空的大圆拱。由外至内第二个拱比第一个小,正好可以置于 其中。第二个中间也是空的,空处正好可以置入第三个。第三个里面置入第四个,如此等等,直到最后第八个,一共像大小相套的一套碗。由于所有八个碗形拱彼此 内面和外面相契合,从上面看去它们的边缘都呈圆形,所以合起来在光柱的周围形成一个单一的圆拱连续面,光柱笔直穿过第八个碗拱的中心。

最外层那个碗拱的碗 边最宽,碗边次宽的是第六个,依次是第四个、第八个、第七个、第五个、第三个,最窄的是第二个。最外层的那个碗边颜色复杂多样;第七条边最亮;第八条边反 射第七条的亮光,颜色同它一样;第二条和第五条边颜色彼此相同, 但比前两者黄些;第三条边颜色最白;第四条边稍红;第六条边次白。旋转起来整个的纺锤体系是一个运动;

但是在这整个运动内部,里面七层转得慢,方向和整个 运动相反;其中第八层运动得最快;第七、第六、第五彼此一起转动,运动得其次快;有返回原处现象的第四层在他们看起来运动速度第三;第三层速度第四;第二 层速度第五。

整个纺锤在“必然”的膝上旋转。在每一碗拱的边口上都站着一个海女歌妖,跟着一起转,各发出一个音,八个音合起来形成一个和谐的音调。此外还有三个 女神,距离大约相等,围成一圈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是“必然”的女儿,“命运”三女神,身着白袍、头束发带。她们分别名叫拉赫西斯、克洛索、阿特洛泊 斯,和海妖们合唱着。拉赫西斯唱过去的事,克洛索唱当前的事,阿特洛泊斯唱将来的事。克洛索右手不时接触纺锤外面,帮它转动;阿特洛泊斯用左手以同样动作 帮助内面转;拉赫西斯两手交替着两面帮转。

当厄洛斯一行的灵魂到达这里时,他们直接走到拉赫西斯面前。这时有一个神使出来指挥他们排队的次序和间隔,然后从拉赫西斯膝上取下阄和生活模式,登上一座高坛宣布道:

“请听‘必然’的闺女拉赫西斯如下的神意:‘诸多一日之魂,你们包含死亡的另一轮回的新生即将开始了。不是神决定你们的命运,是你们自己选择命运。 谁拈得第一号,谁就第一个挑选自己将来必须度过的生活。美德任人自取。每个人将来有多少美德,全看他对它重视到什么程度。过错由选择者自己负责,与神无 涉。’”说完,神使把阄撒到他们之间。每个灵魂就近拾起一阄。厄洛斯除外,神不让他拾取。拾得的人看清自己抽得的号码。

 接着神使把生活模式放在他们面前的地上,数目比在场人数多得多。模式各种各样,有各种动物的生活和各种人的生活。其中有僭主的生活。僭主也有终身在 位的,也有中途垮台因而受穷的,被放逐的或成乞丐的。还有男女名人的荣誉生活,其中有因貌美的,有因体壮的,有因勇武的,有因父母高贵的,有靠祖先福荫 的。还有在这些方面有坏名声的男人和女人的生活。灵魂的状况是没有选择的,因为不同生活的选择必然决定了不同的性格。而其它的事物在选定的生活中则都是不 同程度地相互混合着的,和富裕或贫穷、 疾病或健康,以及各种程度的中间状况混合着的。

亲爱的格劳孔,这个时刻看来对于一个人是一切都在危险中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宁可轻视别的学习而应当首先关心寻师访友,请他们指导我们辨别 善的生活和恶的生活,随时随地选取尽可能最善的生活的缘故。我们应当对我们所讨论的这一切加以计算,估价它们(或一起或分别地)对善的生活的影响;了解美 貌而又贫困或富裕,或美貌结合着各种心灵习惯,对善或恶有什么影响;了解出身贵贱、社会地位,职位高低、体质强弱、思想敏捷或迟钝,以及一切诸如此类先天 的或后得的心灵习惯——彼此联系着——又有什么影响。

考虑了所有这一切之后一个人就能目光注视着自己灵魂的本性,把能使灵魂的本性更不正义的生活名为较恶的生活,把能使灵魂的本性更正义的生活名为较善 的生活,因而能在较善的生活和较 恶的生活之间作出合乎理性的抉择。其余一切他应概不考虑,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无论对于生时还是死后这都是最好的选择。人死了也应当把这个坚定不移的信念带 去冥间,让他即使在那里也可以不被财富或其它诸如此类的恶所迷惑,可以不让自己陷入僭主的暴行或其它许多诸如此类的行为并因而受更大的苦,可以知道在这类 事情方面如何在整个的今生和所有的来世永远选择中庸之道而避免两种极端。因为这是一个人的最大幸福之所在。

据厄洛斯告诉我们,神使在把生活模式让大家选择之前告诉大家:“即使是最后一个选择也没关系,只要他的选择是明智的、他的生活是努力的,仍然有机会选到能使他满意的生活。愿第一个选择者审慎对待,最后一个选择者不要灰心。”

 神使说完,拈得第一号的灵魂走上来选择。他挑了一个最大僭主的生活。他出于愚蠢和贪婪作了这个选择,没有进行全面的考察,因此没有看到其中还包含着吃自己孩子等等可怕的命运在内。等定下心来一细想,他后悔了。于是捶打自己的胸膛,号啕痛哭。

 他忘了神使的警告:不幸是自己的过错。他怪命运和神等等,就是不怨自己。这是一个在天上走了一趟的灵魂,他的前世生活循规蹈矩。但是他的善是由于风 俗习惯而不是学习哲学的结果。确实,广而言之,凡是受了这种诱惑的人大多数来自天上,没有吃过苦头、受过教训;而那些来自地下的灵魂不但自己受过苦,也看 见别人受过苦,就不会那么匆忙草率地作出选择了。

 大多数灵魂的善恶出现互换,除了拈阄中的偶然性之外,这也是一个原因。我们同样可以确信,凡是在人间能忠实地追求智慧,拈阄时又不是拈得最后一号的 话,——如果这里所讲的故事可信的话——这样的人不仅今生今世可以期望得到快乐,死后以及再回到人间来时走的也会是一条平坦的天国之路,而不是一条崎岖的 地下之路。

厄洛斯告诉我们,某些灵魂选择自己的生活是很值得一看的,其情景是可惊奇的、可怜的而又可笑的。他们的选择大部分决定于自己前生的习性。例如他看见 俄尔菲的灵魂选取了天鹅的生活;他死于妇女之手,因而恨一切妇女而不愿再生为女人。赛缪洛斯的灵魂选择了夜莺的生活。也有天鹅夜莺等歌鸟选择人的生活的。

第二十号灵魂选择了雄狮的生活,那是特拉蒙之子阿雅斯的灵魂;他不愿变成人,因为他不能忘记那次关于阿克琉斯的武器归属的裁判。接着轮到阿加门农, 他也由于自己受的苦难而怀恨人类,因此选择鹰的生活。选择进行到大约一半时轮到 阿泰兰泰,她看到做一个运动员的巨大荣誉时不禁选择了运动员的生活。在她之后是潘诺佩俄斯之子厄佩俄斯,他愿投生为一有绝巧技术的妇女。

在远远的后边,滑稽家赛尔息特斯的灵魂正在给自己套上一个猿猴的躯体。拈阄的结果拿到最后一号,最后一个来选择的竟是奥德修斯的灵魂。由于没有忘记 前生的辛苦劳累,他已经抛弃了雄心壮志。他花了很多时间走过各处,想找一种只须关心自己事务的普通公民的生活。他好不容易发现了这个模式。它落在一个角落 里没有受到别人的注意。他找到它时说,即使抽到第一号,他也会同样很乐意地选择这一生活模式。

同样,还有动物变成人的,一种动物变成另一种动物的。

不正义的变成野性的动物,正义的变成温驯的动物,以及一切混合的和联合的变化。

总之,当所有的灵魂已经按照号码次序选定了自己 的生活时,他们列队走到拉赫西斯跟前。她便给每个灵魂派出一个监护神,以便引领他们度过自己的一生完成自己的选择。监护神首先把灵魂领到克洛索处,就在她 的手下方在纺锤的旋转中批准了所选择的命运。跟她接触之后,监护神再把灵魂引领到阿特洛泊斯旋转纺锤的地方,使命运之线不可更改。然后每个灵魂头也不回地 从“必然”的宝座下走过。

 一个灵魂过来了,要等所有其他的灵魂都过来了,大家再一起上路。从这里他们走到勒塞的平原,经过了可怕的闷热,因为这里没有树木和任何的植物。傍晚 他们宿营于阿米勒斯河畔,这儿的水没有任何瓶子可盛。他们全都被要求在这河里喝规定数量的水,而其中一些没有智慧帮助的人便饮得超过了这个标准数量。一喝 这水他们便忘了一切。他们睡着了。到了半夜,便可听到雷声

浏览(52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