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门杂谈  
吃喝玩乐,古今中外,无所不谈  
        http://blog.creaders.net/u/449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毛笔字,竖写还是横写? 2019-10-10 21:28:44

上大学的时候喜欢傅雷,买了《傅雷家书》和傅雷翻译的丹纳的《艺术哲学》。那本厚厚的《艺术哲学》是在西安音乐学院外一堵青砖院墙开出的一个窗口的小书店里花八元买的。那个时候的八块钱相当于半个月的伙食,是我那时购买的最贵的一本书了。书很厚,里面的铜板印刷图片很精美,价有所值。可惜这些书在后来的辗转中丢失了。


记不清,现在也就没法查证是哪本书上,印了一些傅雷的书信和译稿手迹。有些是傅雷的有些是他夫人誊写的。都是毛笔写成,按古法从右到左自上而下竖写而成。其中有很多英文和法文出现在文中,就要把头旋转了来看。要是书写的话,除非有特别的功夫,就要把纸逆时针旋转九十度来写。从这些书信中,已经看到了两种文化的冲突和不协调。


当时的傅雷们,一定也有个疑问:竖写还是横写,这是个问题。


冲突的解决方法,我们已经知道了答案。中国大陆横写,港台和日本等仍然保留了竖写。但我一直有个疑问,就是竖写的时候,化学公式和数学公式怎么解决。直到很多年后(20121227日)在台湾的北投,我才有了答案。


北投位于台北的最北端,处于大屯火山和台北盆地交界处。大屯火山虽然停止活动,但温泉和硫磺却从比较薄弱的地方喷出来。形成新北投,大硫磺,阳明山区





浏览(494) (1) 评论(3)
发表评论
想想周围的美好——悼鲍勃·霍克 2019-05-16 23:02:37

澳大利亚前总理,工党领袖鲍勃·霍克(Bob Hawke, 1929-2019)今天逝世,享年89岁。


说来很巧,我昨天下午在悉尼。乘出租车沿着乔治街(George St)由南向北去。路边有人施工,很拥挤,车停下来等。我扭头左看,停在旁边的是一个白色的小面包车,就是那种Trades使用的工具车。车身上赫然写着“窗帘”之类的中英文广告词。中文写在车身上,这在珀斯很少见到,所以我还是吃了一惊。


离开东部近20年,旅行多是海外,除了转机,公事也很少去悉尼。显然悉尼这些年来,变化很大。联想起旅馆,饭店和公司那么多年轻华人,操着正宗的澳洲口音。当时我突然想起正好30年前北平的那个事件。正是那事儿才使得当时执政的鲍勃·霍克挥泪议会,于是改变了万千华人的命运,才有了我刚才见到的那些华人的第二代。鲍勃的眼泪彻底改变了华人在澳洲的地位,也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我虽然不是这批留澳的人员,但无疑鲍勃的决定对我在澳洲的生活的影响,还是非常大。


不想,今天就看到了这个与我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老人的去世的消息。


鲍勃的去世无疑会让我们想起很多事情,想起我们华人得以立足澳洲背后的价值观。一个叫作Tracey的女子,今天在Twitter上晒出在她童年时鲍勃寄给他的一封回信。当时Tracey写





浏览(27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乌镇三白酒 2019-04-26 06:28:33

八年前也是三月,我在中国江苏负责调试一家工厂,忙得昏天黑地。周末想避开繁杂的现场,到乌镇去换一下环境,清醒一下头脑。


那天照例忙到很晚,夜里司机才把我送到乌镇。公司帮我订的宾馆很有意思,有所谓的豪华雕花大床房,离东栅 西栅景区都很近, 很有古镇的味道。但宾馆只收现金,我只有信用卡,没法付帐,只好到景区内再寻住处。


景区内的宾馆可以收卡。我在登记处费了许多力气,出示了三次护照和电话号码,才订了房子,完成登记,付钱拿了房卡并办理出入证。出入证要按右手印,跟美国海关似的。旁边有一对夫妇,说这里很有情调,但服务很差。我急于住下来,吃点东西,只好硬着头皮把手续办完。

有一服务生帮我拿行李,可坐船进去。小伙子说走路然后坐车更快。我俩走了很长的路,然后转乘电瓶车。


刚才景区大门前还是门庭若市,灯火通明,一株花树开得更艳。一进入景区,黑咕隆咚,静得出奇。小伙子是当地人,说西栅这里的居民全搬出去了,专门用来做旅游区。只有东栅的居民还有住在里面的。


我的宾馆是恒益会所,乌镇会所三之一。坐落在西栅大街巷子里西侧606号,这条巷子,全是民居改的所谓民居宾馆,统一管理。每家一般放俩桌子供住店客人用餐或游客用餐。我的这个宾馆由许





浏览(1032) (1) 评论(1)
发表评论
走出德尔斐 2019-04-22 20:31:57

德尔斐(Delphi)被古希腊人看作是世界的肚脐,也就是世界的中心。但陆地交通很困难。古时候可以乘船驶进Corinth海湾在德尔斐下面的山谷入口的港口停船上岸。经过一大片富饶的橄榄园,进入谷地,然后登上高处的阿波罗神庙祭拜和占卜。


 

现代的德尔斐进出要靠陆地交通,还是不容易。这里不通火车,只能靠汽车。我们今早要去Meteora,公共汽车不多,而且还要转乘,时间也不好。更糟糕的是这几天大雪,公共汽车延误的可能比较大。于是我们决定乘出租车到最近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去Meteora,也就是Kalabaka

 

早八点,我们乘昨晚通过宾馆预订的出租车送我们去火车站。天下起了雨,路上的雪比昨日少了很多。


206 Departing Delphi_IMG_6763.JPG


我们登车的火车站叫Levadia,是介于德尔斐和Thiva之间的一个小站。火车站全是一层石头建筑。周围没有其他居民村落。一个貌似咖啡馆的屋子,还是铁将军把门,就是一火车站而已。有几只无家可归狗在这里乱嗅。车站就是一排建筑两个站台八条铁轨。从一个装在墙上的老式钟表旁的绿门进去就是候车室。候车室就是一个20平方米的房间,周围放了三组座位,16只塑料,一只很老式的不应该出现在火车站的木椅子,总共17个座位。这就足够了,反正人也不多。


206 Departing Delphi_IMG_6764.JPG


候车室角上的告示牌旁






浏览(209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镇海油菜花 2019-04-11 18:51:54

三十年前(1989年),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是我到上海交大任教的第一个春天。一个老教师有一台设备放在浙江宁波的镇海,准备拿来做点实验,要我去看看。那也是我工作后的第一个公差。


那时还没有跨杭州湾大桥。从上海到宁波要么坐火车西南行,经杭州绕过杭州湾再东去宁波,要么有从上海的十六铺码头乘船到宁波。那时还没有高铁,这两条路都不快。火车还要转一次,乘船则直接,我选择了后者。


下午还是晚上上船,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乘得是三等舱,舱位几乎全在水下。好在有个床位,是那种上下铺,这比火车硬座要好。只是舱大人多,大人吵,孩子哭,和着烟熏、体臭、廉价食物以及晕船呕吐物的味道,充满了整个船舱。那时候虽然年轻,但还是很难让人入睡,迷迷糊糊就到了天亮。第二天早上船到宁波码头。 


镇海那时算一个偏僻的小镇,由长途汽车和宁波相连。那种长途车严重超役,开起来浑身都响。车一站一站地晃到镇海车站,问窗口后面的售票员,才知道我去的地方没有公共交通,但离镇子不远,走路可到。小地方的人热情,售票员还给我详细地指了方向。 


车站就在田野的边上,我走出汽车站就是乡村小道。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田野,油菜花正开,平整的地里一片金黄。只有远处有几





浏览(1933)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0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