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鲁贝尔的博客  
感谢阳光,她让我看到山感到温暖...  
        http://blog.creaders.net/u/463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鲁贝尔:点评过去100年来出生的几位国人 2010-12-08 20:05:21

鲁贝尔:点评过去100年10个年代的10位国人

2010/12/3

 

90  吴子尤:“谁的青春有我狂。”

吴子尤,传说中的天才,如今已无从验证,像所有未经证实的天才一样消失在了生命的尽头。对于以长短衡量生命的人们来说,吴子尤90年出生,06年去世,是个值得流泪展现慈悲心肠并享受情感宣泄的双重好事。但李敖05年那次是诚心的,两个成长在北京皇城根的写手,两个已然知天命的忘年交,被子尤一句“你也曾青春似我,我也会快意如你”一言中的。嬉笑之间,时空、荒谬和伤痛化为尘烟。在更加确信李敖的前列腺留在了北京的同时,我想子尤的癌细胞或者已然洒满90后的前路。这快意的癌细胞终将尘埃落定,定格一代人每个个体的生命重量。

谁的青春不曾轻狂,纵然这已不是李敖的时代,谁又能时间的溪流中割据一方?或者青春不会逝去,逝去的是生命和穿越生命的对话。

 

80  杨宇(饺克力):“我要改变中国动画产业现状。”

弃医从文的不止鲁迅,还有杨宇。即便他或者永远也写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至少他的动画《打,打个大西瓜》不会比《狂人日记》逊色多少。1000元的生活费,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三年半,只为16分钟的动画梦,这本身已足以令各国的人们重新认识国人,更勿论它还使各国动画人改变了“对中国动画的认识”,使虚无的民族主义者的短暂地情绪空前高涨。1881年的鲁迅让国人走向反省的深渊,到1980的杨宇让当代中国的精神走向世界,这段路走了99年,这段路还有很长,好在杨宇们(朗朗、姚明、刘翔、徐鸣飞、韩寒等)都还年轻,而且今天我们走得已经更加自信和坚定。

对于80后,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很多。将心比心,我们难道要追问他们为什么没有做得更多吗?比如追问徐本禹?

 

70  苏静(一枝独秀):“热咖啡。思变。”

苏静,中国换妻第一人,一个纯净得让人嫉妒的女人。通过换妻,让无数家庭找到了真爱和性。再也不会有人轻易说我们是“存天理,灭人欲”的国度。从警察这一特殊身份,到换妻俱乐部的创办者、实践者、凛然面对大众者,需要何等丰盈的心灵积淀,又需要何等不屈的意志。或是寓言,苏静网名一枝独秀。70后,这是应该盛产思想的一代,然而他们精神上矗立不倒已实属不易,遑论思想,如果他们不尽如人意,请为他们送上缅怀或期待。

 

60  周劲松(上猇):“当你走近我,我已注视你很久。”

方舟子、马伟明等一批人证明了谁是当前中国的脊梁,他们勤勤恳恳、功勋卓著,春风化雨地推动着中国向前行进,而他们内心的强大却在一位歌者的身上得到极致体现。周劲松,无所求,无所依,心无杂想,一个人将摇滚唱出了世界水准。他们经历过风雨,知道信念和自我的力量。遗憾的是,在追寻自我的道路上,像周立波这样的下三滥,李军(李一)这样的江湖骗子同样攫取了无尚的权利。然而,扪心自问,当周立波给无数人带去“无与伦比的快乐”,当李军道教副会长给许多精英带去空前精神慰籍的时候,我们需要责怪的不正是我们那不够强大的信念和自我吗?

当周立波炙手可热地出现在东方卫视,面对同样是60后的周劲松,张狂丑恶地说出我给你通过的时候,周劲松妖孽妩媚地一笑,正映衬了60人内心的强大而非柔弱,柔弱的是我们,让迷途邪恶的灵魂可以一夕做大。

 

50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赵本山是另一个版本。我对刘晓波的观念和时事观点并不赞同,但我看到了他说话的权利,及其信念、代价和反响。正如值得尊重的赵本山,期待已久的高度带给我们的却是纠结。作为第一位诺奖获得者,我们茫然无措。我确信当今的社会学水准,纵然全部顶尖力量聚集一处,也无法给出一个公正的和平奖,勿论诺奖委员会。问题是确实这一代人肩负着最重大的诺奖责任,怎料是这样一个结果,这代人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40  赵振开(北岛):“路啊路,铺满红罂粟。”

“他的诗刺穿了乌托邦的虚伪,呈现出了世界的本来面目。一句‘我不相信’的呐喊,震醒了茫茫黑夜酣睡的人们。”北岛,共和国的同龄人,与林秀贞、韩惠民这样一些感动中国的人物实践着不变的爱,不离不弃,将自己化做油墨书写着一片国土上爱的艰辛与质朴。他们将自己像那个年代一样交付给了他们所爱的人和土地。

 

30  袁隆平:“不挥霍不浪费,不小气不吝啬。”

无党派人士。与60后的周立波和李军不同,与同属60后为了配合宣传火线入党的张崇(丛飞)也不同,袁隆平没有任何机巧与心思,一份为众生种粮食的善念,便是半个多世纪如一日的汗水和心灵安宁。然而这样的善念并不总是艳阳照、水稻田,林昭付出的便是血和生命。就像30后的袁隆平和林昭所昭示的,岁月带给我们的绝对不只是粮食,还有做人的勇气和精神。

他的种子共创造效益5600亿美元(估),但他未收取分文专利费,就直接效果而言他是诺贝尔和平奖的不二选项。这也是中国诺奖情节的一个安慰吧。

 

20  高耀洁:“跟财迷走,我遗臭万年。”

一位山东小脚老人,数十年如一日救死扶伤,古稀之年,颐养之年意识到艾滋病的严重,毅然以一双旧礼教的小脚走遍乡村,走向世界,为那些病弱,甚至被遗弃的生命送上药物、金钱、知识和慰藉。纵然80岁的高龄,鞠躬尽瘁,呼告奔走,同样是一份关爱他人的善念光辉璀璨,辉映出或者我们已不太在意的平凡与伟大。还有名头远没这人品乱世中许多人响亮的,散尽家财众生助学的钟期荣、胡鸿烈夫妇。

 

10  白芳礼:“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

又是一个催人泪下的平凡故事,又是一桩撕天裂地的伟大人性。故事无需再重述,人性无需再言表。(如果您还需要重述,请你以及你周围的人向已仙去的老人表示起码的歉意。)我们应该追问以上的三篇何以让人不免悲从心来,骤然渺小,是他们过于高大了吗,是我们的人生哈哈镜过于浮夸了吗?请屏息以思。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失去的是什么?

 

00  山崎宏:“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

行文至此,已是百年。笔者也感苍老许多,甚至超越了初衷。不免唏嘘人生的奥妙与广阔。甚至国家、民族、成败、荣辱、所谓纠结均已失去了意义。山崎宏,1908年出生于日本,1937年以兽医身份随军“入侵”中国,6个月后冒死做了逃兵终止了入侵,60多年前开办诊所,每天早上730到诊所,然后1030离开,“每天都很准时,风雨无阻”,免费接诊。2010121日去世。

前天的新闻稿写道:“201212120:20,记者在七里山北村山崎宏家中的卧室看到,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似乎还在等着行医归来的“山大夫”卧床就寝。墙上的相框里,山崎宏还在朝着每一个注视他的人微笑,目光平和而温暖。”

明天(2日)红十字会就会派人把父亲的遗体运走,进行遗体捐献。”在诊所办公桌上的玻璃下面,山崎宏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是他自己写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最高的美德。内容来自那个热血而有疯狂年代广播中听到的毛泽东语录。

山崎宏,享年103岁,免费行医至103岁,103岁的最后一天。

 

后记:

本没打算写1900后的,是昨晚忽然看到山崎宏先生去世的消息,感到是天赐之笔,不敢不写。但既然写了也便一同补记一下新世纪的00后。

 

20`00  张冯喜(小周立波):“有啥啦?!”

如题,为人父母,一切尽在不言中。(题外。对于周立波,如果读者通过第六感和灵魂都无法马上识别一个人的素质,请查阅一下资料,或向周围第六感发达的人们稍作咨询,这个周立波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如果您对素质并不在意,对不起,我怜悯你。)

浏览(30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