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夜莺的博客  
漫漫长夜何时旦,远远歌莺伴星空,满腔忠义凌云志,斩妖除魔寻光明。  
我的网络日志
《“癌”论》 2017-06-18 06:34:44


第一章 浅论“癌”

 

一.“癌”是属于宇宙分层的高层产物,在各生物种属中几乎都有自身的“癌”。如人类肌体中的“癌症”、人类社会中的“人类社会之癌——马克思共产党”。

二.“癌”是生物进化中的一种“自身毁灭”“自身死亡”异变突变过程。真癌几乎必死无救!利用高科技的现实中,也许现时或今后能有所挽救的改变,但是相当尖端困难的。

三.“癌”是该生物中的一种极端异变产生的“癌细胞”“癌分子”“癌基元”。它们都是一些没有或毫无创建生存能力的“废物”“渣滓”“低智、乏能、粗野暴恐、毫无人性、毫无诚信、森林法则、拳头第一、枪杆子出政权、饿死百姓一大半也要搞核武航天和导弹、生活不能自给,全以:抢劫、盗窃、诈骗、欺蒙、寄生为生;并且极端彪悍(癌细胞几乎不死、共产党几乎打不倒)、幽灵孳生、疯狂扩散、以致红遍全球,全世界被赤化);更为极端凶残地:屠杀、自相残杀、挥霍、破坏、毁败为能事,直至全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的到来”!

四.对“癌”的攻杀:

1.直接攻杀:由于“癌”的极端特质,幽灵般的隐身能力和超强的抵御能力,直接攻杀多半无效(或成效甚微),如手术切除、放射治疗、化疗、蒋介石的五次围剿、日本皇军对中共(包括当时与中共联合的国民党)的歼击、德国希特勒对苏共的强攻,都以失败而告终。

2.间接攻杀断其生源:因为“癌”毫无创建自食能力,全靠“抢劫、盗窃、诈骗、欺蒙”为生,如能澈底断其生源,则不用放射、化疗、不发一枪、不出一卒,即可立毙其命!

对肌体“癌”,如能断其丛生供生血管的能力,或阻断其供血血管,即可灭“癌”。但当前在技术上还很困难,可做为今后治“癌”的重点方向。

对人类社会之癌——马克思共产党,如能完全断绝其“抢劫、盗窃、诈骗、欺蒙”,即可立即停止其发展,而再回到毛共、红高棉、……粮票、油票、肝炎水肿、饿殍遍野、人吃人,难以生存的地步。但现已很再回到那种地步,并且即便是回到那种地步,甚至更残酷的地步,也不能完全断其生机。根本原因不在“癌”,而是在当今极端荒谬的“是非善恶不分”“群氓民主”的社会所造成。“人类之癌——马克思共产党”的产生、壮大,也正是这个“集万恶之大全”“畅共匪之横行”的“民主社会”所造成。这点连共匪鼻祖——马克思,也早有所料,认定“资本主义”(民主社会)将产生其掘墓人——马克思共产党!因此在这种极端荒谬的“民主”社会存在下,是不可能断其血脉供给的。甚至不但不能断其血脉供给,相反还要使其更加发扬壮大,直至红遍全世界,至达“癌”的最终结局:全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的到来!

3.间接间接的攻杀,丝毫不对“癌”作为,只对孳生、维护、壮大“癌”的环境、社会体制进行澈底攻杀整治:

对肌体“癌”的间接间接攻杀:首先要使肌体的免疫功能能以长上“火眼金睛”,能以识别出这个无比狰狞的恶魔癌细胞,得以使的恶魔癌细胞失去了其隐身功能,而被澈底杀灭。

对“人类社会之癌——马克思共产党”的间接间接攻杀:首先要澈底清理“自由社会”内部的所有:共匪、共匪奸特线人、助“纣”为虐者、与“匪”共舞者、与“共”同流合污者、为“共”吸血者盗髓者、为“共”刨自由墙脚者、为“共”扒自由坟墓者、为“共”抬娇子吹喇叭、为“共”帮腔作势鸣锣开道者、对“共”恶行“装聋作哑”“袖手旁观”者、……等等一切不反“共”者,如: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副总统华莱士、总统尼克松、国务卿吉辛格、总统福特、总统卡特、总统克林顿、总统奥巴马、总统特朗普、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威廉王子、首相卡梅伦(卡麦隆)、财政大臣奥斯本、法国科学院长共奸居里奥、德国总理梅克尔、韩国总统金大中、总统卢武鉉、总统文在寅、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新党主席郁慕明、小丑李敖、白狼张安乐、奸商郭台铭、共匪蔡衍明、前联合国主席(秘书长)安南、潘基文、奥委会主席罗格、诺贝尔中文评委马悦然、facebook总裁扎克伯格、……等等共奸亲共者,一律驱逐出境,罪大恶极者,和抗拒不服者,格杀勿论。

五.重点攻杀“癌”方案:

1.重点攻杀肌体“癌”方案之一:能识别“癌”的超微工程机器人,注入肌体,将所有“癌”细胞一扫消灭光;

2.重点攻杀肌体“癌”方案之二:研制能识别“癌”的专攻高杀伤力药物,将“癌”细胞一扫光;

3.重点攻杀肌体“癌”方案之三:研制激发肌体产生能识别“癌”的防疫系统。

4.重点攻杀人类社会之“癌”方案之一:两阵四域多区制,反共阵——绝净域与待净域——酷刑区、废死区、……与容共阵——共匪域与容共域——民主区、专制区、佛教区、耶教区、……。

5.重点攻杀人类社会之“癌”方案之二:在绝净域内,亿万倍的超高速科研机,超维度超智能武器,只要按一下电钮,立即精确定点杀灭所有共军,瞬间澈底解体共匪。

 

第二章 “癌”定义

 

第三章 生物“癌”

 

第四章 植物“癌”

 

第五章 动物“癌”

 

第六章 人类肌体“癌”

 

第七章 人类社会之“癌”

 

第八章 结论

  联系:xgslrl@gmail.com

 




浏览(6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离开魔窟后的第一篇) 2017-05-09 22:39:59

这是离开共匪魔窟后的第一次来到这里!

浏览(68) (0) 评论(1)
发表评论
《世间三大政体“天堂”“人间”“地狱”,“人间”已走到 2017-02-23 07:46:53

  从古至今“已有过的”,圣贤学者“梦想过的”和夜莺运用最高人性“所创建的”,全部归纳起来共有三大类别的“社会体制”,这就是:

  第一种:“善良尚贤社会”——这是现时还没有的,完全由夜莺运用最高人性“真善美恆”(与孔子的教导相近)所创建的社会体系。它的精华是在:以预定的“人性”最高準则“真善美恆”為基準,墨子的“尚贤”為实施手段。具体的来说,就是一个集体、社会、国家的“方策”和“领导人”,不是封建王朝或暴政霸道“独裁”“自定”的,也不是群氓民主、是非善恶不分、少数服从多数“民选”“胡為”的,而是由全部接受此体制的人士所完全赞同预定的当时人间文化所能达到的最高“真善美恆”基準(这个属於社会科学的基準,可参阅夜莺的《真善美恆精义》,它相当於自然科学中的《牛顿三大定律》《相对论》《量子论》,而夜莺的《宇宙分层与製约法则》更可称其為统包社会与自然全宇宙的基準法则。这些近乎绝对真理的基准,虽然也会因人类文明的进展而有所变化,但是人类所知的变化最小的基准理论),运用“尚贤”手段从全民中考核筛出的(“尚贤”筛出法,是最客观,完全排除人类偏见的,科学方法)。在这种社会裡,不允许有一点一个不符合“真善美恆”基準的“假恶丑乱”的人事存在。或者说这是一个亙古未有过的最纯净的社会。怎样才能达到像激光一样纯净的社会呢?除了上述的“基准”“尚贤”两大法则外,还必须加用:“以善对善”“以恶对恶”的手段,来对待善恶不同的人事。尤其是对待极端卑恶的“共匪”,要用极端恶毒的“皇军”、“纳粹”、“法西斯”、“绝对零容忍”的手段对之。对“原有的”、“潜入的”、“新生的”:“共匪”、“共姦”、“亲共”、“媚共”、“与共同舞”、“与匪合污”、“助紂為虐”、“為虎作帐”、“吃裡扒外”、“引狼入室”、“為共匪吸血打气”、“扒善良墙脚”、“筑自由坟墓”、……等等一切“不反共”者,一概“驱逐出境”,对“抗拒”或“隐瞒”者,以经发现“格杀勿论”!!!或者(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些)我们就离开这个“污染严重”“骯臭窒息”“不堪救药”的地区,寻找新的能建我“善良尚贤社会”的地区。因此这种社会(也只有这种社会)它达到了社会的“最高和谐”、“最佳安康”、“最大文明”、“最恆幸福”,它的终极目标是至达:“鸟语花香、鶯歌燕舞、真善美恆、极乐永生”的“世外桃源”“人间天堂”。这样极端美好,近乎“仙乡诗境”的社会体制,除了夜莺创划,更可以推究到:孔子、墨子、陶渊明、柏拉图等先贤哲人那里。但由於世人的极端“卑劣”“愚昧”“无能”数千年来,至今未得实现,今后能否实现都是疑问,甚至今天能再提出的想来到此的,恐怕是“非夜莺莫属”了,并且对夜莺提出的这一观点,能有感触的都了了无几(万不抽一)。这也看出了当今世人的何等“低级”“下流”,与畜兽几乎没有什麼分别,由於“共匪”的全世界的扩散,和无微不至的洗脑,造成的全人类,甚至已经“禽兽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了(共匪的做法是:能给你换个猪狗头的,就给你换个猪狗头;不能给你换个猪狗头的,就砍了你的头;看看今天共匪魔域内,还有几个是人头?)。这真是令善良明智的“好人”可悲可愤至极了!

  為了更好的“看懂”和“发挥”夜莺的论述,这里有必要突出说明以下几点问题,这就是:“人”从外表看都是“会说话两条腿走路”,好像同等一样,没有什麼分别。但从内里“品质”和其“社会价值”看,则有著截然不同,何止十万八千里的差别了:可以从:“圣人”“贤良”“好人”,经:“俗民”“庸人”“废物”,到:“坏人”“歹徒”“匪盗”。可总分為:“善良人类”(相当於肌体的“正常细胞”)、“无价值人类”(相当於肌体的“赘瘤”)、“卑恶人类”(相当於肌体的“毒瘤”“癌细胞”)。在夜莺论述里,也可说是在“夜莺世界”里,只有这第一类“善良人类”才定义為“人”和配享受“人权”(相当於在肌体内,只有“正常细胞”能称為“肌体”和享受正常“待遇”),而其他“无价值人类”和“卑恶人类”就不能再称其為“人”,至多可称其為“人形动物”,甚至对“卑恶人类”如“共匪”连禽兽都不如,而只能称其“妖么”了。当然也都不配享受“人权”了(相当於在肌体内,“赘瘤”“毒瘤”“癌细胞”就不能称其為“肌体”,更不应让其享受“肌体”的权利和待遇了——可以将其“切除”“杀灭”,甚至任何的暴虐手段对之对之都是正当可以的)。

  再一个重要的提示是:“人性”“兽性”“魔性”的產生和区别。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哲学和科学道理。只有通过夜莺的《人性论》和《宇宙分层与制约法则》,才能澈底阐明。这里只能简约的说明一下:这三者的形成和产生,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一个“人形动物”,它内在具有何“性”,这有其“基因”的遗传和所处环境的影响的“客观”因素,也有其自己的爱好选择的“主观”因素。“基因遗传”至少目前无法更改。“环境影响”可能以迁移而更改(有的也很难,甚至不可能——如“朝鲜”、“古巴”、前“东德”、……,要想逃脱,就几乎要以生命来付出!)。“爱好选择”通过“教育”还是可能更改的(但也很难,这也就是“山难改,性难移”或“江山易改,本性难称”的俗语所指的情况)。在夜莺的《宇宙分层与制约法则》中,“兽性”是属於宇宙的第6层的事物,而“人性”是第7层中的事物。进化到具有“人性”的生物,他能具有和感知比他低等的“兽性”,而不具“人性”的低等生物,则不能感知“人性”。例如毫无“人性”的“共匪”(包括“不反共”者),都是些没有和不能感知“人性”如同野兽样的低等生物(只能称其為“人形动物”,而不能称其為“人”,也不应享受和给予其“人权待遇”)。还有,这里所说的“天堂”“美好”“幸福”或“地狱”“丑恶”“灾害”也只是对“善良人类”说的,而对“无价值人类”或“卑恶人类”就不同,甚至完全相反了。例如对於本文所述的第一种社会体制,只对具有“人性”的“善良人类”是“美景”“幸福”,而对缺乏“人性”如同“蛆虫”“猪玀”样的“无价值人类”就没有意义了,而对只有“魔性”的“共匪”,那就毫无“幸福”,而只能是“格杀勿论”的“地狱”的了!!!这就如同:“瞎子”对“万紫千红”的美景,“聋子”对“和谐悦耳”的乐曲,都毫无感知和意义。“法纪”对“善良人类”是“安全幸福”,而对“卑恶人类”则是“枷锁”和“灾难”了。因此说,世间是没有“普世价值”的东西。都只能是“相对”的。“共匪”所说的“大解放”“大翻身”,说清楚了,只是对“土匪、流氓、无赖、下三烂”“蛆虫、猪玀、豺狼、魔鬼”的“大解放”“大翻身”。或者说,只是对“无价值人类”“卑恶人类”的“大解放”“大翻身”;而对“善良人类”则是亘古未有的“大枷锁”“大灾难”!!!顺便在这里再附带说明一点的是:

  1.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刨了共產党的根:完全揭穿了“江洋大盗”“自封学者”的马克思為“抢劫盗窃”而以经济建立的“马克思主义”的“荒谬”“卑恶”。因為一百多年的实践,凡搞“马共”的,莫不得到人世间从未有过的极端“贫困”和极端“灾害”。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实质上就是在经济领域内的“澈底拋弃马克思公有制”而变為“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大复辟”!。结果是同样的中国,立即变成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这样“立竿见影”的大转变,从根上刨倒了“马克思主义”的骗人的鬼话,也从那时起,整个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再大喊“马克思主义”的了!

  2.习近平的“反贪反腐”,扒了共產党的皮:因為“共匪”从其出生,就一直披著一张画皮,把自己描绘成“文明高尚”的“正人君子”,到处“招摇闯骗”。而今天被习近平揭发出来的,几乎整个中共从上到下,从老到新的“党员”“干部”,几乎全都是些“毫无人性”“禽兽不如”的“匪盗流氓下三烂”,几乎找不出一个是“正人君子”模样的来。习的“反贪反腐”,明眼人一看便知,仅不过是匪帮们独有的“自相残杀”的“派系之争”罢了。但其揭了别贼,也暴露了自己。可说完全扒光了共匪的画皮!

  从上述“二平”的“刨根”“扒皮”来看,共匪不“刨根扒皮”要完蛋,“刨根扒皮”了恐怕要完蛋的更快些。如同前苏联戈尔巴乔夫,放开了“共匪”所必不可少的“造假掩真”,让媒体言论获得了自由,结果立即毁灭了这个人类史上第一个“假恶丑乱”的“卑恶社会体制”的超级大国“苏联”,并紧跟著东欧十几个“共匪”国家,一阵风的全倒了台!!!

  在说明了以上这些先决事理后,就可以做如下的决定,在“夜莺论述”和“夜莺世界”内:

  1.“人”只指有“人性”的“善良人类”,连带的也就是“人权”只给“善良人类”。尤其是对毫无“人性”的“卑恶人类”(如“共匪”),就不配有丝毫的“人权”。因此对其任何的“暴虐处置”,如“欺侮”“打骂”“屠杀”……,都是可以的,不能称為“侵犯人权”(实际上从《夜莺法典》中的“公平对等”原则来说,人间任何的残暴处置,都无法报偿“共匪”对人间世界所造成的亘古未有的,无法弥补的巨大暴虐残害!)。

  2.只以内在的“品质”和对“善良人类”切实的“社会价值”为一切下事理的根据,而对其外表如何,丝毫不作理会。在此下,外形如人的“人形动物”,可能不以“人”对待;而外形非“人”但有“人性”或做出对“善良人类”有所贡献的禽兽,如“义犬”“灵象”“神鹰”可能给予“人权”的待遇和相当的“尊重”!

  3.在宇宙“人性”分层中,由于“人形动物”内在“品质”的巨大区别,所有对“人形动物”有关的事理,是没有“普世价值”的,而只与不同的“品质”相对的“是非善恶美丑”。例如本文中的第一种“善良尚贤社会体制”,对“善良人类”来说是最“美好”,最“幸福”,最“安康”的。但对“无价值人类”来说,则是没什么意义的。而对“卑恶人类”来说,则是最“烦恶”,最“苦恼”,最“可怕”的!因此在所有“夜莺”论述和“夜莺世界”里,只对“善良人类”适用。

  “善良尚贤社会”的特质总结如下:

  1.由於人类的卑恶愚味,古今中外都尚未有实现的社会体制。但推其產生的根源和其雏形,可直推到:孔子、墨子、陶渊明、伯拉图等到诸多先贤圣人那里。

  2.体制的原则是:以“真善美恆”為一切的基準,以“尚贤”的手段筛出国策与领导人。这与“帝王专制”“卑恶暴政社会”的“独裁”“霸道”“卑恶胡為”完全不同;与“群氓民主社会”的“是非善恶不分”“只依少数服从多数”的“民选”也不同。

  3.它绝对必要的是内部的超极净化,尤其零容忍“共匪”“共姦”“亲共”“容共”“与共同流合污”“与匪携手共舞”“為共吸血扒墙刨坑”……等等一切“不反共”的毒渣存在。并对之“以毒攻毒”“以恶制恶”,使用人间最最强硬的“皇军”“纳粹”“法西斯”手段对待,以澈底的剷除和根绝之!只有这样,才能,也必能使该社会成為亙古未有的激光式的绝对清净,没有丝毫的卑恶污染。这样才能使的该社会获得孔子所祈求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陶渊明所梦想的“世外桃源”、伯拉图所设计的“理想国”,使该社会内的民眾尽享“无暴政、无匪盗、无疾病”的“真善美恆”“极乐永生”的“人间天堂”之幸福,还能同时由於其的超级纯净,如同激光的激发“超强威能”,而得“无敌於天下”,能成就人类一切的梦想理想,成為“与天同老”,“与地常存”的永恆的“天国世界”。

 

  第二种:“群氓民主社会”——这是一种基於《民本哲学》“大眾化手段”新兴资本主义的社会体制。虽然它比下面将要述及的“卑恶暴政社会”要善美百千万倍,但与上述的毫无卑恶的绝对纯净的“善良尚贤社会”相比,则又相差百千万倍了!并且从整个人间来分析看待,这不过是一种极低级的“人性”產物,它还处於“兽”与“人”转化的门栏过程中。因為在这种社会中,在“民主”的基準下,是无法,也不去分辨“是非善恶”的。全以“少数服从多数”来决定一切。由於一个地区裡的“善”“恶”“贤”“愚”数量不同,可能由此体制產生的社会从最善美的天堂幸福社会,到最卑恶的人间地狱魔窟。可以是很少共匪的“日本”清明社会,或共匪与反共参半的“美”“英”国家,甚至於也可能是极端卑恶充满共匪的“柬埔寨”、“委内瑞拉”、“俄罗斯”、“叙利亚”、“尼泊尔”、……等极端贫困卑恶的社会。

  “群氓民主社会”的基本特质总结如下:

  1.它是近代為适应资本主义发展而形成的一种“民主”“自由”的社会体制。

  2.它是以《民本主义》為哲学基準,以“少数服从多数”為方策人选的手段。

  3.这种社会无法解决的缺陷是:“是非善恶不分”、“变幻不定”“良莠不齐”甚至是“荒谬胡乱”的处事形像。

  4.它的最大危害是:它是一切“卑恶”孳生的根源、“匪帮”成长的摇篮、“共匪”得以吸血供气不可一世的大本营。甚至可以确凿无疑的说:“民主”社会,是“共匪”能得出现的唯一根源。甚至成為不可分割的“并蒂莲”。对这点,马克思早有精準的预料,这个江洋大盗、盖世卑恶之魁、人类之癌的第一个癌细胞,它毫不掩饰的宣称,“在资本主义社会裡,必然会產生它的掘墓人——马克思共產党,并最后将这个社会澈底埋葬”!并且可以断言:“民主”社会不倒,“共匪”即有最强大的“吸血供气”的大本营,而得以“世界无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甚至将其暂时的打倒消灭,由於“民主”社会内部的支持,也能让它“死而復生,跌


浏览(27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论人间“三大社会体系”和已走到尽头的“民主”群氓社会 2017-02-19 12:45:58

从古至今“已有过的”,圣贤学者“梦想过的”和夜莺运用最高人性“所创建的”,全部归纳起来共有三大类别,这就是:

第一种:“善良尚贤社会”——这是现时还没有的,完全由夜莺运用最高人性“真善美恒”(与孔子的教导相近)所创建的社会体系。它的精华是在:以预定的“人性”最高准则“真善美恒”为基准,墨子的“尚贤”为实施手段。具体的来说,就是一个集体、社会、国家的“方策”和“领导人”,不是封建王朝或暴政霸道“自封”“自定”的,也不是群氓民主、是非善恶不分、少数服从多数“民选”“胡为”的,而是由全部接受此体制的人士所完全赞同预定的“真善美恒”基准(这个属于社会科学的基准,可参阅夜莺的《真善美恒精义》,它相当于自然科学中的《牛顿三大定律》《相对论》《量子论》,而夜莺的《宇宙分层与制约法则》更可称其为统包社会与自然全宇宙的基准法则),运用尚贤手段从全民中考核筛出的。在这种社会里不允许有一点一个不符合“真善美恒”基准的“假恶丑乱”的人事存在。或者说这是一个亘古未有过的最纯净的社会。怎样才能达到像激光一样纯净的社会呢?那就是用“以善对善”“以恶对恶”的手段,来对待善恶不同的人事。尤其是对待极端卑恶的共匪,要用极端恶毒的皇军、纳粹、法西斯、绝对零容忍的手段对之。对原有的、潜入的、新生的:共匪、共奸、亲共、媚共、与共同舞、与匪合污、助纣为虐、为虎作帐、吃里扒外、引狼入室、为共匪吸血打气、扒善良墙脚、筑自由坟墓、……等等一切“不反共”者,一概驱逐出境,对抗拒或隐瞒者,以经发现“格杀勿论”。或者(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些)我们就离开这个“污染严重”“肮臭窒息”“不堪救药”的地区,寻找新的能建我“善良尚贤社会”的地区。因此这种社会(也只有这种社会)它达到了社会的“最高和谐”、“最佳安康”、“最大文明”、“最恒幸福”,它的终极目标是至达:“鸟语花香、莺歌燕舞、真善美恒、极乐永生”的“世外桃源”“人间天堂”。这样美好的社会体制,除了夜莺创划,更可以推究到:孔子、墨子、陶渊明、柏拉图等先贤哲人。但由于世人的极端“卑劣”“愚昧”“无能”数千元年来,至今未得实现,今后能否实现都是疑问,甚至今天能再提出的想来到此的,恐怕是“非夜莺莫属”了,并且对夜莺提出的这一观点,能有感触的都了了无几(万不抽一),这真是令善良明智的“好人”可悲可愤至极!!!

“善良尚贤社会”的特质总结如下:

1.由于人类的卑恶愚味,古今中外都尚未有未实现的社会体制。但推其产生的根源和其雏形,可直推到:孔子、墨子、陶渊明、伯拉图等到诸多先贤圣人。

2.体制的原则是:以“真善美恒”为一切的基准,以“尚贤”的手段筛出国策与领导人。这与“帝王专制”“卑恶暴政社会”的“独裁”“霸道”“卑恶胡为”完全不同,与“群氓民主社会”的“是非善恶不分”“只依少数服从多数”的“民选”也不同。

3.它绝对必要的是内部的超极净化,尤其零容忍“共匪”“共奸”“亲共”“容共”“与共同流合污”“与匪携手共舞”“为共吸血扒墙刨坑”……等等一切“不反共”的毒渣存在。并对之“以毒攻毒”“以恶制恶”,使用人间最最强硬的“皇军”“纳粹”“法西斯”手段对待,以澈底的铲除和根绝之!只有这样,才能,也必能使该社会成为亘古未有的激光式的绝对清净,没有丝毫的卑恶污染。这样才能使的该社会获得孔子所祈求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陶渊明所梦想的“世外桃源”、伯拉图所设计的“理想国”,使该社会内的民众尽享“无暴政、无匪盗、无疾病”的“真善美恒”“极乐永生”的“人间天堂”之幸福,还能同时由于其的超级纯净,如同激光的激发“超强威能”,而得“无敌于天下”,能成就人类一切的梦想理想,成为“与天同老”,“与地常存”的永恒的“天国世界”。

 

第二种:“群氓民主社会”——这是一种基于《民本哲学》“大众化手段”新兴资本主义的社会体制。虽然它比下面将要述及的“卑恶暴政社会”要善美百千万倍,但与上述的毫无卑恶的绝对纯净的“善良尚贤社会”相比,则又相差百千万倍了!并且从整个人间来分析看待,这不过是一种极低级的“人性”产物,它还处于“兽”与“人”转化的门栏过程中。因为在这种社会中,在“民主”的基准下,是无法,也不去分辨“是非善恶”的。全以“少数服从多数”来决定一切。由于一个地区里的“善”“恶”“贤”“愚”数量不同,可能由此体制产生的社会从最善美的天堂幸福社会,到最卑恶的人间地狱魔窟。可以是很少共匪的“日本”清明社会,或共匪与反共参半的“美”“英”国家,甚至于也可能是极端卑恶充满共匪的“柬埔寨”、“委内瑞拉”、“俄罗斯”、“叙利亚”、“尼泊尔”、……等极端贫困卑恶的社会。

该社会的基本特质总结如下:

1.它是近代为适应资本主义发展而形成的一种“民主”“自由”的社会体制。

2.它是以《民本主义》为哲学基准,以“少数服从多数”为方策人选的手段。

3.这种社会无法解决的缺陷是:“是非善恶不分”、“变幻不定”“良莠不齐”甚至是“荒谬胡乱”的处事形像。

4.它的最大危害是:它是一切“卑恶”孳生的根源、“匪帮”成长的摇篮、“共匪”得以吸血供气不可一世的大本营。甚至可以确凿无疑的说:“民主”社会,是“共匪”能得出现的唯一根源。甚至成为不可分割的“并蒂莲”。对这点,马克思早有精准的预料,这个江洋大盗、盖世卑恶之魁、人类之癌的第一个癌细胞,它毫不掩饰的宣称,“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必然会产生它的掘墓人——马克思共产党,并最后将这个社会澈底埋葬”!并且可以断言:“民主”社会不倒,“共匪”即有最强大的“吸血供气”的大本营,而得以“世界无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甚至将其暂时的打倒消灭,由于“民主”社会内部的支持,也能让它“死而复生,铁倒再爬起来”,甚至“越打越强,越杀越多”!!!这不但从理论上,也从近百年的历史上完全证实了的(例如苏联即将被德国纳粹打倒,而结果不但被隐藏在美国的共奸富兰西林罗斯福、与其最亲密的助手公开的共匪华莱士、英国的不反共的邱吉尔(破坏张伯伦的联德反苏政策)、和对共匪左右摇摆反共不坚强的混蛋蒋介石,而使苏共和全世界的共匪不但得救,并且得以极大的壮大成长。不可一世!!!)。

5.由于这个社会体制的“以民为本”和“是非善恶不分”,由于地区内民众的品质不同,而使的最后结果也截然不同,可以从最优良的“善良人类社会”到最卑恶的“共匪暴政社会”。如从共匪较少的文明进步的日本,到充满共匪卑恶暴政的“柬埔寨”、 “委内瑞拉”、“俄罗斯”、“叙利亚”、“尼泊尔”、“菲律宾(当今执政的杜特尔特政府)”、……等极端贫困卑恶的社会。

6.这种社会,内外充满“自相矛盾”“出尔反尔”“朝三暮四”让人“不可信赖”,“不可依靠”的社会体制(如原为盟友的蒋介石政权,一下被美国共奸尼克松、吉辛格所出卖)。从今天美国的选举和闹剧丑闻,更让人感到这个社会体制已走到了尽头。

7.这种社会体制,与“卑恶社会”,尤其与“共匪社会体制”相比,是优越百千万倍;但与旧时的尊奉“善良、信义”的“王道乐土”,尤其与上述的“善良尚贤社会”相比那就差的何止百千万倍了!!!

8.这种社会,只是极低级的一种“人性”社会体制,它仅能是从“兽”到“人”的一个过度门坎。它最终的结局,也只能是:“被共匪所吞没”而转为人间“极端卑恶”的“共匪社会”、或由于自身矛盾的激变而“自行崩溃消亡”、或由先进的“善良尚贤社会”所推翻或改造而成为“善良尚贤社会”。三者必居其一,也只居其一。不管为何,其自身不可长处存在(只是一种不得已的过渡形式)。

 

第三种:“卑恶暴政社会”——“卑恶”常与,也必须要与“暴政”相伴。魔头“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也都认识到了这点。因此在它们的卑恶“理论”和“实施”中,都须臾不可离开暴政。但其后的一些忽略或离开此点的,常使其政体立即,或逐渐产生致命的毁败。如前苏联的赫鲁晓夫,中共的邓小平虽然只在很小或局部偏离了暴政,给予了人民微小的自由,但也埋下的毁灭性的定时炸弹。而戈尔巴乔夫由于善良的原因,而且放下了一贯共匪的暴政屠刀,给人民与媒体以自由与真相,结果让世上最早最大的共匪国家,立即崩溃解体,同时连带东欧的十余的共匪国家一阵风的垮台!这是历史实践上的证明,同样这也不难从学术理论上看清“卑恶”与“暴政”的必要关联。因为“卑恶”就是“真善美恒”的反面“假恶丑乱”,它导致的终极结局(也即“匪、癌、共”的共同结局)将是“整个肌体的死亡”“全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的到来”(也即充满了:贫困、饥饿、恐怖、荒乱的“人间地狱”)。而“暴政”就是以强迫或欺骗的方式让百姓接受其统治。因此它们的“人间地狱”的社会的取得和维持,不实施强迫和欺骗的“暴政”是不行的。人间曾有过和现时的“卑恶暴政社会”,可如:秦始皇王朝、希特勒民族社会主义、ISIS、……,而最顶点的“卑恶暴政社会”则非“马克思共产党——人类社会之癌”“共匪”莫属了!并由此得出“匪、癌、共”乃人间最大卑恶三胞胎。人们说“匪”可怕,谈“癌”色变,言“共”更是毛骨悚然了!为什么说它们是“三胞胎”?因为它们都有着完全一致的共性:

1.都是些毫无创建能力的废渣。

2.都是些不能也不愿自食其力的寄生物。

3.都是些依靠:抢劫、盗窃、诈骗维生发展的卑恶毒虫。

4.都是些:毫无人性、毫无品德、毫无诚信、不择手段(极端卑鄙)、不计后果、尊信森林法则(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拳头第一、枪杆子出政权、穷兵黩武,饿死百姓一大半也要搞航天核武和导弹、……。

5.都是些:粗野暴恐、拙壮彪悍(癌细胞几乎不死)、凶残屠杀(包括自相残杀)、轰乱破坏、造假俺真、邪恶荒谬、禽兽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

6.都是此:超强孳生、疯狂扩散、无边无界、渗透全球指向宇宙、……,

7.在这里:暴政愚民、筑墙封锁、全息监控、小监套大监、言禁报禁禁信息网络禁、身心才能天地限、连环枷索寸步难。

8.在这里:十官九贪、十判九冤,以权代法、无法无天,指鹿为马、黑白颠倒,官匪勾结、抑善扬恶,人心慌慌、朝不保夕,如坐火山口、如行悬崖边,走钢丝难得不失足、爬枯井难得能再见光明、……。

9.在这里:做人不得食,得食不做人;遍地土匪豺狼扬眉吐气,善良好人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小月月被轧,十八人路过不理;药家鑫轧人不死再回来捅死;张妙惨死无人理,凶徒受审五叫兽急出高喊求情“高校艺材要珍惜”!!!

10.在这里:匪党内外,上天下地,高官巨贾,弱势群体,其终极结局,都只有死路一条!!!正如真癌难治,匪共无救;其共同结局都是:整个肌体的崩溃死亡、全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的到来!!!(能得逃过此一浩劫的,只有为数极少极少,不过万万分之几的谨依夜莺指教的善良明智的好人)。

联系:xxputong@gmail.com



浏览(243) (0) 评论(1)
发表评论
《评金正男的被暗杀》 2017-02-18 11:41:54

匪盗的“自相残杀”是其本性,有一真实故事:“一群海盗,断了粮。就把它们虏去的妇女,每人腚上割一块肉,让它们吃。不知是吃的高兴,还是分脏不均。它们吃着吃着,狂叫起来。接着拿起刀枪斧叉,互相残杀起来,以至全部匪徒死光。那些没死的妇女才得以逃生,讲出了这一可怖的故事”。

中国俗语:“狼吃狼更肥”。“自相残杀”在善良人类中根本不存在,但在匪帮中则是不足为奇。尤其顶级匪帮“马克思共产党”,其“自相残杀”更是达到史无前例的登峰造极,苏共的大屠杀,中共可说从第一创始人陈独秀开始,就几乎没人得到好下场的。因为在共匪中,我不杀你,你就会杀我。在这帮“毫无人性”、“毫无品德”、“毫无诚信”、“毫无理智”、“粗野暴恐”、“森林法则”、“拳头第一”、“枪杆子出政权”、“饿死百姓一大半,也要搞航天核武和导弹”的匪帮们,它们的残暴禽兽不如,只能以魔鬼相比。它们就是生活在它们的鼻祖人间最大的“江洋大盗”马克思教导的“斗争哲学”中,它们个个都生活在“朝不保夕”,“心惊胆战”中。它们一怕它们的罪大恶极被外界惩处,更怕它们匪性的恶斗被内部残害。

联系:xxputong@gmail.com



浏览(31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