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碧海蓝天的博客  
碧海蓝天的博客  
网络日志正文
在北京住过的房子 2018-04-14 04:33:39

我研究生毕业之后在北京的公司里面混,住的是自己花钱租的民宅(见《出国,不出国,以及之后》)。我怀孕回家待产之前,退了房子,因为老公已经开始在高能所工作,他要求所里分他单身宿舍。高能所的单身宿舍,我们很熟。老公的同学都住那里。我们之前经常在那里玩。房产科的人故意分配给老公的宿舍是和他的同学一间。老公的同学也已经结婚,妻子是北京的人,宿舍是不住的。但是,他们两个人分住一间宿舍之后,他的同学就天天住宿舍了。

我生完孩子三个月回到北京,老公跟别人借了一间宿舍住。单身宿舍楼里面有些是没有人住的,老公的一个麻将友家就是所里的,他的室友也不住,房间就是空着的。我们一家三口住了没几天,就被房产科知道了,我们被迫住回和他同学合住的那一间。为此,两个同学撕破了脸,他的同学的妻子也坚决住在宿舍,不回家住了。房产科的做法就是故意为难我们这些外地人。他们的单身宿舍不少都分给了北京人,北京有家的人拿到宿舍也不住,一空就是几年,直到所里给正式分房子。

后来房产科来解决矛盾,给我们一家三口分了一间单身宿舍以外的房子。这间房子在所大门口,门卫连着的那趟平房。我们的一个门口三间房子,住三家,第一家从来没见过,占了不住的,第二家也是一家三口,男同志是个做生意的,女同志是所里面的绿化队的,那些人应该属于临时工,我们家的待遇和临时工相同。我们的感觉还好,至少不用和同学打架了。这间房子真的不大,放下一张床,一个方桌,一个衣柜一个冰箱,一个洗衣机,一个儿子的小床。满满的了。走廊是厨房,一个简易的煤气灶,用煤气罐的那种,一个桌子放菜板和做饭用的其他东西。

这个房子环境很不好,我们有一个小窗户,没有阳光进来,因为窗户外面是临街的饭店的背后。饭店到了周末的晚上,经常会有人吃高兴了唱歌,听卡拉OK是多残忍的惩罚,他们还经常唱过半夜十二点。我们又不能不让人家唱,人家做的是生意。还有就是我们和饭店做邻居,饭店养得老鼠乱跑。我老公买了老鼠夹子,放在走廊的水池边上,他睡觉少,我和儿子睡了的时候,他坐在屋里看书,听到走廊里有声音,他就出去把打到的老鼠摘下来,再把夹子支起来。然后他在日历上画正字,一晚上打几个十几个都是正常数字。

我们家有一个书架,读书人总有几本闲书,我看点文学的,老公看点棋牌和历史类的。忽然有一天我们发现,书架上有蟑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我们把书从架子上取下来,把蟑螂摔到地上,追着它们踩死。书被它们糟蹋得不成样子。还好家里其他地方没有发现蟑螂,看来蟑螂还是有文化的,只是喜欢读书。

记得是我儿子一岁多一点的那个夏天,我父母带着我哥哥的孩子来北京,他们是打算从北京去烟台,因为我的哥哥嫂子已经在烟台开始工作了,可是他们买火车票遇到了困难,所以在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是七八月的天气,外面热,我们家的小屋子更热。屋子小人多,还要做饭,我们只有一个电扇,根本就没有作用。有一天我在大门口遇见老公大学时候的班主任的夫人,班主任当时是另外一个室的主任,夫人进了我们家看了看,和我说,要去所里面要房子啊,这么多人,不行啊。这件事我不想做,毕竟是老公的单位,他不做,我就忍着。我父母不是长期住在我家,困难克服一下就过去了。我去了,他该怪我影响他的英雄形象了,他就是那样一个爱咬人的人。

不记得是哪一天,房产科通知我老公,给他分一间房子,位置在所大院西边的一趟平房。虽然这里也是一间,但是比东大门的那一间大了一些,里面套了个小间,一半是厕所,一半有个水池,我们在那里洗脸刷牙,也在那里洗菜。洗衣机塞进了厕所,房间长了一些,买了个沙发。我买了一张地板革,把整间屋子都铺上了,至少房间里面干净了。一进门有一个小间是后搭建的,家家都有,我们在那里放了煤气灶,当做了厨房。我们一直住西平房直到出国离开。西平房一带住的都是所里的非科研人员,像车队的,库房的,都是没有学历没有职称的人。

我老公调进所里之后,很快就成为了他们室的骨干。业务上如此,行政上也是非常重用,大有担当室领导的气势。单单他的住房问题没有人出面帮他解决,因为他有野心,住房的事情只能忍下来,不方便去所里面闹。吃的苦,都是因为有追求么。房产科之所以为难他,不过是因为他不是毕业直接分配进来的,而是调动进来的吧。


浏览(2552) (5) 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碧海蓝天 留言时间:2018-04-16 06:29:02

好像是当下最通常的说法吧,丈夫有点正式了,爱人有点落后了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18-04-15 21:33:17

嘿嘿,“老公”----成百上千年的雅词不用,偏用台湾土语,也是醉啦。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04-15 14:40:07

您也是在北京么,我怀疑是北方的说法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4-15 14:39:02

我老公的同学当时如果帮帮忙,让我们住一段时间,一切就都过去了,不至于有后面的经历。那个同学后来也出国了,都是大格局的人,怎么做得出那种事呢。都是个人的权利,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18-04-15 14:36:35

这个说法也许是北方的习惯,不是很清楚,但是,是这么叫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回复 laoliu812 留言时间:2018-04-15 14:35:13

您是前辈了,我们那时候单身宿舍是九号楼

回复 | 0
作者:碧海蓝天 回复 laoliu812 留言时间:2018-04-15 14:34:14

您说得有点听不懂,不好意思了。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18-04-15 13:50:32

我们那里好像叫【房管科】,所以我也觉得房产科有点陌生。。。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4-15 08:49:32

当年很多人出国,是因为国内生活条件太差。

外地人在大学毕业后,留下来在大城市工作,第一就是住房问题,结婚之后仍然两对夫妻挤一间宿舍的,有了小孩仍然挤在一起的,多了去。

我当年留校住的是三人一间,当时女朋友是住两人一间,我到女朋友那边,常常是跟女朋友宿舍的另一对相遇,两对在一起做饭吃。好在,另一对家都在城里。

我们都结婚后,周末,人家主动退让房间给我们。一直到大家都有了孩子,人家就完全将房间退让给我们。

当时一些同学出国了,大家赶紧协调把宿舍作为公共保姆住房,几家人请的保姆住一起,临时解决住宿问题。

刚来美国的飞机上,遇到一对曾经的中国体操队的运动员,因为夫妻分居两地,十年都调不到一起,只好双双出国工作获得团聚的机会。

呵呵!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8-04-15 08:21:34

出国久了,有些中文词汇有些模糊了.忽然来个“房产科通知我老公...”,初初一看, 还以为作者是不是打错字了.印象中好象应该是 “妇产科通知我老公”才对阿. 咋还有“房产科....”?

老咯!

回复 | 0
作者:laoliu812 留言时间:2018-04-15 02:41:03

很有意思,我们也是高能所的科研人也住过西平房。那是西平房刚刚盖好后,只是不记得住过几号了,好像没住多久我们就又搬进了刚改建好的八号楼,今天远在南太平洋的“毛利国”看到这篇博客,真的很高兴。问候您全家!

laoliu812

回复 | 0
作者:destroycancer 留言时间:2018-04-14 15:44:10

中国的‘房地产经济’是垄断剥削权力关系人洗钱的白手套。

回复 | 0
作者:destroycancer 留言时间:2018-04-14 15:43:54

中国的‘房地产经济’是垄断剥削权力关系人洗钱的白手套。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