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羽的博客  
飘萧我是孤飞雁 不与人间结怨  
        http://blog.creaders.net/u/48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逻辑与常识-再炒“红黄蓝”事件冷饭 2017-12-06 07:37:32

最近看到格致夫博以 “逻辑论证" 推翻了红黄蓝幼儿园儿童遭到性侵的可能性,不禁有话想说,虽然这已经算是炒冷饭了吧。

逻辑思维,或者逻辑论证是什么? 网上有种比较靠谱的说法:逻辑思维是人们在认识过程中借助于概念、判断、推理反映现实的过程。它与形象思维不同,是用科学的抽象概念、范畴揭示事物的本质,表达认识现实的结果。

首先,逻辑论证不等于推理。能思考的人都会推理,然而以科学的方法,能揭示事物本质,最接近现实的推理,才是逻辑推理。

引用格博的原话:

现实中,确有行为极度不正常的罪犯,犯下罕见的奸淫幼童罪孽,但已知发生的这类恶性事件特点基本都是1)非正常人、2)非组织性偶发、3)单人孤立、4)在难以发现的隐密场合、5)无他人知情、6)无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发生。从未听闻有组织的集体、多人在场情况下的案例!

而与普通民众不同,北京某团至少都是由符合基本条件的军人组成,他们不可能存在缺失基本判断力、精神不正常、亡命之徒之类的非正常人。这些军人没有理由比普通民众有更高的犯罪率,犯下变态奸淫幼童重罪的几率只会更低!事实上,也从未听闻有军人犯下这类罪孽的案例。 

那么,只要不是真弱智、真脑残,尤其不是目的不纯的别有用心者,甚至无需罗列出显而易见的理据和逻辑,就不难得出如下基本结论:

1)正常人(军人)可能性微乎其微;

2)有组织地可能性微乎其微;

3)以集体方式可能性微乎其微;

4)在幼儿园环境可能性微乎其微;

5)多人知情可能性微乎其微;

6)多人在场可能性微乎其微;

7)以幼儿描述的“活塞运动”方式可能性微乎其微。 

 

以上的说法应该说具有常识性,也用了一定推理的方法得到了结论,然而离“科学的抽象概念,范畴揭示食物的本质”,恐怕还差得太远。实际上,这种思维方式,与其说是逻辑思维,不如说更接近形象思维

先举个例子。格博说了,

而与普通民众不同,北京某团至少都是由符合基本条件的军人组成,他们不可能存在缺失基本判断力、精神不正常、亡命之徒之类的非正常人。

上面这个判断的科学性又在哪里呢?是更像直观的观察,还是有科学根据的推理和论证呢?

有组织地可能性微乎其微;以集体方式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幼儿园环境可能性微乎其微;多人知情可能性微乎其微;多人在场可能性微乎其微;以幼儿描述的“活塞运动”方式可能性微乎其微...

微乎其微是等于零的意思吗?事情的本质是什么呢?本质是:有组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有:以集体方式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有:在幼儿园环境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有...忽略“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怎么看也不像一种科学的态度。

格博多次提到“未知发生”“从未听闻”。格博没听说过的,难道都不存在吗?相当多的情况下,直观,耳闻,是非常不可靠的。比如古人通过直观观察,几千年年来认为太阳围着地球转,但科学还是证明事实恰恰相反,把布鲁诺烧死也没用。

失去了科学性,严谨性,客观性,你的思考也就不成其为逻辑推理,最多是一个自封的“摇椅侦探”的非专业性评论而已。

再多说几句。红黄蓝事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中国悲剧。如果儿童有遭到过性侵,那么最悲哀的是儿童,如果没有,那么最悲哀的是家长。本来,提出诉讼,提出犯罪嫌疑人,是最正常的事情。媒体炒作,本不是家长能够控制的。西方社会没有因为“造谣”被政府抓的,有的只是因为“诽谤罪”被私人起诉。红黄蓝事件的诡异之处在于,家长指出的嫌疑人的是一个群体中的某几个人,而并非某个群体。比如说实施性侵的是几个男人,那么中国的全体男人就因此蒙羞,要起诉“诽谤罪”吗? 问题的关键还是,这是中国,这个群体太特殊了,老虎的屁股不但是摸不得,连提也不能提的。

事实上,这位被抓的家长虽然在压力下反悔了,道歉了,中国幼儿的家长还是应该万分感谢她的,因为毕竟有人把这个问题公开提出来了,那些猥琐儿童者至少在短时间内应该有所忌惮吧。我上小学二三年纪时一次体检过后,学校里女同学之间风传多人被男医生抚摸,至今印象还很深深刻。然而那时候没有老师或者家长说过一句话。

所谓录像,硬盘,甚至受到侵害的证据都不是问题。没有录像公安机关就破不了案了吗?那么世界上多数案子也就破不了了,刑侦学也就用不着存在了。国外这种案件的处理方法,第一是是依赖受过训练的心理学家,第二是依赖警方提供的大量,翔实的外围证据,和陪审团的常识,良知。媒体经常曝光的,成人控告十几,几十年前被教练,牧师性侵,并且不乏有人因此获罪的,最重要的的判案根据,就是心理学家的专业意见,而非身体受到侵害的证据。在中国,训练有素的心理学家当然是稀缺资源,他们的“专业意见”是否受权势左右更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所以,在中国,这类案件出现红黄蓝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

实际上,格博这种“摇椅侦探”的“逻辑推理”,对探案过程没有任何意义,但凭证他的直觉和常识,他是可以做一个合格的陪审团成员的。因为需要有逻辑和科学精神的,是公安机关和律师。他们的任务是举证。而陪审团是有普通公民组成的,他们需要的常识和良知。我相信格博如果是陪审团一员,可能会以“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判被控方无罪,这就无可厚非了。问题是,调查和举证在这个判案过程中完全缺失。没有认真,科学的调查和举证,要陪审团何用?所以中国人很聪明,根本就不用陪审团。

红黄蓝事件应该算是中国社会一面照妖镜吧 - 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场小小的闹剧,一两个星期以后就不再是热点,可以完全忘记了,然而背后那种深沉的悲哀和彻头彻尾的荒唐,令人细思极恐,不如不思。

 


浏览(2138) (43) 评论(7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thebay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10 01:49:21

你的思路很奇葩啊,那红黄蓝事件和火车飞机出事的概率相提并论,后者可以或略不计所以前者也可以或略不计?什么狗屁逻辑!现在我知道格子夫为什么老是说不到点子上是因为思路像筛子,老是漏掉要点,而且基本上是个没心没肺的油腻宅男,活在自己的可怜小井底,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因为已经超过了他的小小想象力。再一次告诉你,对于儿童的性骚扰在中国不是一个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概略。希望你可以从你的白日梦里醒醒面对现实不要再说不负责任的话再伤害已经被伤害的儿童心灵。

回复 | 5
作者:思羽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8 06:37:11

-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8 06:36:59

格博,

你一下子问了我这么多问题,其实答案都在我的正文和给各位的回复里啊。翻来覆去得说车轱辘话有什么意思呢。

我写这篇博文的原因确实是有感而发,并非为了打倒您的观点甚至其他。经过这几轮讨论我明白了一点,就是网上的讨论往往是鸡同鸭讲,因为三观不同,思维方式不同,谁也不可能说服谁的。

我诚实得告诉你和大家,我没有专门研究过逻辑推理,但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我尽量尊重事实,尊重理性和逻辑。

请允许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请一位木工做一个书架。书架做好以后,我发现它是歪的,一碰就倒。我指出这个问题后,木工先生不干了,说:“你说我打的书架是歪的,你打个正的让我看看?”

是啊,我不会打书架,但是我不是瞎子,至少我能看出来这个书架在地上站不住吧?

另外,社会范畴的问题,不大可能用纯逻辑推理的方法来解决。相反,社会上的公平,正义,社会的进步,一般都是由有良知,尊重常识和事实的人们来推动的,他们有时候就是平常老百姓,比如那位坚决要坐在公共汽车前排的黑人女士。

如果我的正文和留言有冒犯您的地方,还请你原谅。我确实不同意您对这件事的思考方式和由此得出的结论,但是我尊重您的智商和认真讨论问题的态度。讨论问题真的没有输赢的问题,如果非要论输赢的话,我承认,您赢了。我写这个博文就是为了发表我的观点,现在这个目的达到了,其他的都无所谓。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8 02:46:37

格博高举“逻辑”大旗,同时对自己的逻辑混乱哑口无言之中。格博这是自己打自己耳光。

记忆中,格博自己打自己耳光,也很多次了。重复愚蠢让人摇头。

回复 | 3
作者:pia@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8 02:02:50

“虐童以及对儿童性侵本身就是尾端小概率事件,如果看统计数据的话。“可能性微乎其微”逻辑上并不否认尾端小概率的存在,换言,格博的说法并不能推翻虐童事件,达不到洗白目的。”

-问格博,对上述简评有能力提出异议吗?没有的话,被理解为格博理解了自己的逻辑混乱所在。

格博做起缩头乌龟,没有勇气面对问题。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20:49:59
4】你思羽又说了不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还诚实的话,请你正面回答。

【我的答案是:性侵存在着各种可能性。】

你能明白这是答非所问吗?我那篇的主旨是讨论网传谣言是否可信,这与你说的性侵的各种可能性是一回事吗?

【难道就因为你说的那一种没有证据,就可以一笔购销了? 】你能不造谣吗?我的评论根本不涉及证据!你看到那部分有你这个说法?

【我的正文指出了他的逻辑不自洽】,请你具体指出来:“逻辑不自洽”在哪里?

【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和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荒唐的。】这是典型的反智思维。与运用场合无关,逻辑推理是一种科学的方法,将其贬低为算卦先生之术,你是在诚实讨论、理性表达吗?

【忽略“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怎么看也不像一种科学的态度。】飞机、高铁都有出事的可能,大家都在忽略其“微乎其微”的概率!包括全世界绝大多数的科学家,都不会拒绝乘坐,是他们到都没有科学的态度,还是你不懂装懂?

够了,你的博文通篇都是不懂装懂的东西,我没工夫给你一一纠错。而你居然大言不惭我的逻辑推理的真假。早就要求你拿出你的真正的逻辑推理的实例,你又拿不出,却借口不适用此事!请你诚实地告诉大家,你真懂逻辑推理吗?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20:48:49
1】思羽对自己博文的功能界定很清楚:“大家来网上写博,就是为了交流一下看法的”。为啥格致夫的博文功能就变了?与嘎子一样,把我的博文升级为法官判案的有不少吧?思羽就更不可思议,她自己的是交流,而对我的,她就探讨对探案过程、检方起诉、律师辩护、法官断案的影响!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凡是把本人交流看法的文字理解为影响判案的人是不是足够脑残???谁是这类脑残货,你们自己都清楚。2】呈现的非常有规律的事实是,凡是攻击、反驳格某人拙文的,都是不懂逻辑推理(包括装懂)者,包括博主思羽和敢说“推理和逻辑是两码事”的嘎子。正应了那句,无知者无畏!非常准确的至理。这样的无知无畏者还有谁呢?他们自己也清楚。3】充分暴露了文革红卫兵本色、以及街头小流氓、小混混本来面目的也有几位,这类狗屁不通的货色,狗嘴里当然吐不出象牙,别指望他们能讲出哪怕一条像样的反驳理据,根本不值得回应。倒是早就有人提醒我有位神经不正常的pia@,果然是一脑子死循环,只会翻来覆去重复呓语。这位始终死抱不放的奇葩逻辑是:凡是把他当空气,不理会其呓语者,都等同于同意他的任何说法!这不是精神病才怪!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5:39:55

-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7 15:39:33

"咱明白的告诉你一声,你的帖子的每一个字,咱都读过。有的地方还读过超过两遍。"

----------

读过两遍还指责我说格博“洗地”,你是得了失忆症了,还是故意挑事?

“咱不是冲着你的人来的,你无比清楚。咱为什么要进来,是因为你的这句话-[我只能说,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和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荒唐的。]你要是不说这句话的话,咱也许不会和你发生任何正面冲突的。你的这句话实在是太要人的命啦!”

----------

要谁的命了?格博不同意我的说法,可以来辩论,我又没有把他黑了。你干什么来的?格博又不是被人批评一句就掩面尖叫的女博主,用得着你当护花使者,英雄救美,你也太把自己当根葱了吧?

你如果觉得格博的逻辑推理不荒唐,我欢迎你就事实讲出你的理由,可惜,你又说你不了解这件事,那么你怎么得出他的逻辑推理不荒唐的结论来的?

还是万维上不能用“荒唐”两个字吗,对格博来说,这话说得太重了?他的自尊心真有这么脆弱,还是你臆想的?

你明明句句话都是挑事的,还说我在乎的是人不是事实。你倒是说说,我和格博有什么过节?

假巴,我对你真是失望透了。我在万维上被人骂过,但是没有被人这样抹黑和纠缠过。我都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只能说,你实在是闲的无聊了才到这里来无理取闹的。

这是我的博客。我没有时间entertain 你。你也不要借着“主持公道”耍无赖。你过去也不是没”主持过公道“,最后都弄得两边不是人,还到处哭诉,你一直不明白,大家都是成人,完全可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谁也没请你主持公道,更不想到了最后都欠你的。

最后再说一句,你如果不是来讨论问题的,那么请远离。谢谢。

回复 | 7
作者:BFTS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5:19:20

》你用不着用格博名气来羞辱咱!你说这些无聊的话,咱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咱容得下!咱不是三岁的小孩,你唬一唬,你就得逞了。当然,你要是专门为了造舆论,你的随意啊!

负责任的说法,你只有在受人“欺负”的时候,你才会知道你在受人欺负的,咱知道你的这个小九九。别人受到所有的不公正的待遇,你都会认为应该的,也许还会认为是“活该”。你的几个拥趸在这里不停的埋汰格博,你居然说是在认真的讨论?不知道你说滴哪句是有技术含量的话。你让格博出来说一声,你院子里的一些垃圾,是怎么和格博认真讨论问题的?

另外,你没有资格替格博说话!用不用主持公道,咱得对得起咱自己的良心,只要咱能够在这里发言。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4:57:49

》咱明白的告诉你一声,你的帖子的每一个字,咱都读过。有的地方还读过超过两遍。你说什么咱都明白。咱只是不愿意去国内或其他的网站跟进新的不同的说法而已。你看看你发个咱一顶顶的帽子,咱就不一一的列举出来啦!

因为咱知道说国内的事,牵扯到咱们大家每一个人的empathy,这是咱不愿意跟进这类问题的根本原因。你说咱的说法是“掺和”,咱不和你一般见识。

咱不是冲着你的人来的,你无比清楚。咱为什么要进来,是因为你的这句话-[我只能说,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和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荒唐的。]你要是不说这句话的话,咱也许不会和你发生任何正面冲突的。你的这句话实在是太要人的命啦!

你的博客吃字,先停这里啦!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7 14:46:10

你要是对格博的“洗地”有意见,你就攻击他的“洗地”。

-------------

假巴,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格博“洗地”。不然你拿出证据来。你这个搞科学的脑子真是不怎么清楚。

“格博说的所谓的逻辑推理,是格博自己的想法,和公安的专业性的刑侦不搭噶。格博既无资源有无威权让专业性的刑侦停止作业,格博还得继续的跟进有关专业性的刑侦的资讯,调整他的判断。”

-----------

没错,他既然发表了他自己的想法,我就有权力提出批评,提出他的逻辑不严谨,不自洽的地方。

“格博无资源无权威让专业性的刑侦停止工作?”可见你真是什么都不了解就瞎发言。说过多少次了,公安部门不到一个星期就结案了,还刑什么侦?还继续跟进?现在大家讨论的是,公安是不是应该这么快结案,该做的他们做了没有。懂了吧。

回复 | 1
作者:思羽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4:26:11

-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7 14:25:31

"你既然说格博说的话,你没有发现有逻辑漏洞,是不是?那格博也就不需要你出示你的新逻辑了,皆大欢喜,不是?"

我从来没说过格博没有逻辑漏洞。我的正文指出了他的逻辑不自洽,不严谨的地方,可惜你不仔细看我的正文就来这里掺和。我仍然不明白,你既然不了解情况,不想参加讨论,你是干什么来的。

至于我的新逻辑,我说过无数遍了,逻辑推理在红黄蓝这个事件里毫无意义,就像摇椅侦探代替专业刑侦一样。

你说我在乎的是人不是事实,实际你才是专门为人来到,是吧?你既然不看正文,不看留言,不了解事实,不想参加主题讨论,你不是为人来到,不是来挑事,我真看不出你是干什么来的。

你可别说你是来主持公道的。第一,这里除了你以外,大家是在认真讨论问题,不是在网争。

第二,这里没人欺负格博。

第三,格博是这里的老博主了,见过的阵仗比你多得多,他用不着你主持公道。

回复 | 2
作者:gmuoruo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07 14:17:25

牛仔同学,本人算不上川粉,只是希拉丽太腐败,把个 DNC,大媒体,甚至 FBI 都给腐败 了,太可怕。

我对希拉丽与美国政治的了解比你们看得早些,现在一一被证明。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4:09:03

【他实际上在用“摇椅侦探”来代替刑侦学指导下的侦破过程。】

---- 美国的无罪推定,即“宁可错放一千,也不冤枉一个”原则,就是将事实证据放在第一位的体现。问题是,虽然美国法律体系尊重科学方法,但却从不采信概率方法,而只认确定性方法。例如,一个hard evidence,便可以对一切主观逻辑推断的结果,无论其概率多大或者多小,起到一票否决,或者一锤定音的作用。

别说,格致夫的概率方法的本质,很像中国古代县官的“无理三扁担,有理扁担三。”唯一的区别是,古代县官的概率总是百分之五十。

如今,是中共的人为黑箱把hard evidence藏了起来。格致夫又用起了古代县官的三扁担概率思维,虽然不是50-50。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4:06:31

-被吃掉的部分

事实证明,咱的很多的说法都会让你感到遗憾的。因为你在乎的是人不是事实。咱写给你的事实不是那个案子的本事,咱不了解的事咱不多做评论。但是不是可能说了别人“无智商,无逻辑”,你是的的确确的说了,咱可以给你提供证据,如果你不信的话。咱说滴这个事是咱口说有凭的事,咱只是笑话一下你的逻辑不自洽的事实。咱在挑什么事啊。咱只说咱了解情况的事,是不是?

你既然说格博说的话,你没有发现有逻辑漏洞,是不是?那格博也就不需要你出示你的新逻辑了,皆大欢喜,不是?

咱真的没有想到,你的一篇不长的回复中,居然到处都是逻辑漏洞。咱这人有个毛病,就是老是喜欢高看人。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4:05:44

》思羽啊,咱怎么就是挑事啦,你明明是挑事的一方,事情都快过去了,你又来炒冷饭,难道你不明白?咱就是一个搞科学的,咱看不惯你的这些指桑骂槐的说法。你要是对格博的“洗地”有意见,你就攻击他的“洗地”。咱不怕你威胁咱,咱已经被你拉黑过一次,再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要记着,咱不会和你的人站边的,咱只会和道理站边。你的道理成了咱的对立面,咱不管你是谁,你就是咱的对立面了!

咱说了咱不了解的事,咱不发言和你揪筋。你说说说的话到处都是破绽,你还大言不愧和别热论理。咱不能明白你的有些说法,咱过来问问你,你愿意答,你就回答,不愿意回答,你就像有人说的默认就行啦。不是非要要你回答不可的。

格博说的所谓的逻辑推理,是格博自己的想法,和公安的专业性的刑侦不搭噶。格博既无资源有无威权让专业性的刑侦停止作业,格博还得继续的跟进有关专业性的刑侦的资讯,调整他的判断。

事实证明,咱的很多的说法都会让你感到遗憾的。因为你在乎的是人不是事实。咱写给你的事实不是那个案子的本事,咱不了解的事咱不多做评论%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07 14:03:44

蛇有蛇踪,鼠有鼠道。

羊上树、狗钉掌谈不到神马逻辑。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7 13:44:18

概率小并不影响事实的存在,这是逻辑。

认为小概率可以否定事实的存在,这是逻辑坏死。

格博的毛病是逻辑存在结构性缺陷,逻辑坏掉了。

回复 | 2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3:35:27

-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7 13:34:23

假巴啊,你既然不了解情况,不想参加直接有关的讨论,你是来干什么的呢?

我可能说过某人无智商,无逻辑,但我并未说过格博无逻辑。我说的是:用逻辑推理来代替警方应该做的专业性的刑侦,是很荒唐的。听明白了吧,什么叫对事不对人?我说格博这件事的做法有点荒唐,但并没有说他的人荒唐,我并没有攻击个人。我希望你不是来挑事的。

“是事实的东西,一定符合逻辑。

不合逻辑的东西,一定不是事实。

只有部分符合逻辑的东西,看似符合逻辑的东西,也不是事实。”

你引用的话是对的。可惜,你自己都说了,你根本不了解情况。不了解情况,你怎么知道什么是事实,什么不是事实,什么合逻辑,什么不合逻辑?

“你们和格博争论的东西,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说明,他格博为共产党、为中国人洗地吗!其实啊也不就是像一个半杯水的说法,你喜欢说水只有一半,别人喜欢说已经半满了。” 你这个不是无限上纲上线,也是扑风捉影吧。反倒说别人。

我写这个博文确实想认真谈谈我的看法的。你这个发言,让我觉得很遗憾。你是搞科学的,可惜说起话来一点实事求是的态度都没有。

回复 | 1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7 13:26:16

格博对大家的批评哑口无言之中。逻辑推理而言,它可以解释为格博默认之中。问格博,是否对默认说存有异议?没有的话,就是同意了。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7 13:15:16

概率小并不影响事实的存在,格格显然文科,没懂“乎其微”的小概率是什么意思。嘎子若用对兔子的严厉对格格,这伪君子早就无葬身之地了。似乎马列的传人手下留情。

回复 | 0
作者:牛仔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2-07 13:08:00

“见到格致夫这等土共文人就恶心”,假郭啊,这是不是你起网名‘假郭沫若’的原因阿?如果是,在这点上我们一致。不过我还是不理解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成为黄川粉的。呵呵,人各有志,是不能勉强的。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BFTS 留言时间:2017-12-07 12:56:27

无限的上上纲上线。

回复 | 0
作者:BFTS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2:54:00

[我只能说,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和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荒唐的。]

》思羽啊,咱对你们讨论“虐童”案没有什么很多的跟进,咱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了解情况啊!所以咱不想直接参加有关的讨论,发表咱的看法。

不过你上面说的这句话,让咱想起你经常攻击人的一句话,某某人“无智商、无逻辑”的!你差不多每次和你观点相左的人,这是你其中的一句套话。你的说法,“逻辑推理......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的话”,你为什么要攻击别人“无逻辑”?你不是在强词夺理,又是什么呢?

再说有人说是小概率的事件,也并不是说是零概率的事件!把小无限扩大、和说成零都不是一种认真的态度。咱秉承的一个理念就是,

是事实的东西,一定符合逻辑。

不合逻辑的东西,一定不是事实。

只有部分符合逻辑的东西,看似符合逻辑的东西,也不是事实。

你们和格博争论的东西,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说明,他格博为共产党、为中国人洗地吗!其实啊也不就是像一个半杯水的说法,你喜欢说水只有一半,别人喜欢说已经半满了。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刀枪相向,无限的上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2-07 12:42:48

哈哈,老郭大师运气可不算差,狂舔耄爷江婆时从没有人能或敢在公众舆论面前把他揍个满头乌青包。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07 12:35:33

缺的是人文与良知。想起雨果的“九三年”,狂热的革命党最缺的是“人性”.....

-----------------

是的,缺的是对人文,良知,和事实真相的追求。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2:34:53

【谢谢嘎兄评论。实际上,格博的观点,即使用唯科学主义也无法支持的。因为,他实际上在用“摇椅侦探”来代替刑侦学指导下的侦破过程。须知,这个侦破过程是需要技术手段和专业化的过程的,需要大量的人力,时间,和专业技术。北京公安机关用一个星期完成这个过程并结案是不可能的。格博让我“提出我的逻辑推理”,我只能说,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和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荒唐的。】

---- 纵然美国的科学是如此发达,我也没见过有人用天气预报的方法来分析法律问题。美其名曰“逻辑从不骗人。”俄了个神!这是咱们格致夫的自主知识产权。

退一万步说,就算法律问题是可以用概率方法来推演,那也只能代表格致夫个人的立场。但是,如果格致夫进一步批评不采用他的科学概率方法的屁民,就没有多少道理了。首先,中共的坏信誉,是有很多案底的。就算概率方法有道理,那么惯犯与初犯的差别,是否也应当加权呢?其次,只要中共原告把黑箱打开,那么所谓科学逻辑原本就是不需要的。格致夫要求中国人都要按照福尔摩斯的标准练脑子,猜黑箱。是否有点儿太偏袒中共了。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07 12:18:06

哈,哈,反川大学的牛仔同学,本人比较较真,见到格致夫这等土共文人就恶心。

当然碰到一草教授也会调侃一下。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2:14:43

缺的是人文与良知。想起雨果的“九三年”,狂热的革命党最缺的是“人性”.....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7 12:10:28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经历,必然导致中国人的价值观走向唯经济主义和唯科学主义。表现在社会学领域,就是企图用客观主义来证明和解释一切主观现象。虽然很蹩脚,但是仍然乐此不彼。例如,格致夫将媒体的“客观公正”标准唯一化,并将一切含义主观价值观立场的新闻报道视为非理性。”

谢谢嘎兄评论。实际上,格博的观点,即使用唯科学主义也无法支持的。因为,他实际上在用“摇椅侦探”来代替刑侦学指导下的侦破过程。须知,这个侦破过程是需要技术手段和专业化的过程的,需要大量的人力,时间,和专业技术。北京公安机关用一个星期完成这个过程并结案是不可能的。格博让我“提出我的逻辑推理”,我只能说,用逻辑推理的方法,和找算卦先生扶乩本质上是一样荒唐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11:58:17

【你嘎子确实是个人物,这比那种永远拿不出一条像样理由却一味胡搅蛮缠者、楼下自言自语的神经不正常者要强多了,起码懂得变着花样狡辩,不至于复读机一般单调。】

---- 谢谢您承认俺是个人五人六啦哈。俺已经注意到您最近被网友批的够呛,很难保持淡定了。这个咱能理解。

格致夫的问题其实很有代表性。虽然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普遍持彻底否定的态度,但同时却又把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当成了宝贝保留下来。对于诸如“一分为二”的说法,中国人张嘴就来。

建国七十年来,中国人的思想,经历了从最初的极端理想主义到如今极端现实主义的巨大转变。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经历,必然导致中国人的价值观走向唯经济主义和唯科学主义。表现在社会学领域,就是企图用客观主义来证明和解释一切主观现象。虽然很蹩脚,但是仍然乐此不彼。例如,格致夫将媒体的“客观公正”标准唯一化,并将一切含义主观价值观立场的新闻报道视为非理性。

至今为止,我对虐童事件并没有认真关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即不打算用一个个别事件来否定中共,也不打算用一个个别事件来肯定中共。虐童事件争论的本质,是中共的信誉问题,而不是人民的信誉问题。美国三权分立的最大意义,在于政府可以维持自己的信誉。相比之下,中共媒体和法律的黑箱超空性质,决定了中共没有这样的信誉。即,政府的黑箱与人民的乱猜乱信之间,存在着一个简单的因果关系。

回复 | 0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1:39:16

-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11:38:05

“就问你们几个最简单的问题:多名幼女被一些成年人集体奸淫,时间长达一年,这些幼童从来不会受伤吗?回家也从来没有任何异常表现?他们的家长也从来不会发现任何问题?这就是你们相信的结果和逻辑?!”

我的答案是:性侵存在着各种可能性。有可能多名幼女受害,有可能只有一名受害人。有可能是性侵,也有可能是猥渎。有可能是一次,有可能是多次。有可能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也有可能造成精神上的伤害。精神上的伤害有可能现在就表现出来,也有可能长大懂事后才表现出来,并跟随她们一生。

这多种的可能性,难道就因为你说的那一种没有证据,就可以一笔购销了?

这么复杂的案情,公安机关用了一周不到就结案了,除了看录像,他们干了些什么?最基本的,有儿童心理学家参与询问每一个幼儿了吗?找大量的家长谈话了吗?讯问每一位教师,每一位工作人员,包括清洁工,看大门的了吗?在西方,这些工作是必做的,而且必须花大量的时间深入细致得做。

因为:这是一群孩子。他们需要大人最精心的呵护和保护。

回复 | 2
作者:thebay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11:28:30

再一次告诉你,不管什么样的概率,发生一次对那个孩子就是100%的概率。你对猥亵的理解很狭隘,你以为一定是“多名幼女被一些成年人集体奸淫”吗? 你是一直生活在文革那样封闭的环境吗?还是你的生活和你的知识面太狭隘了, 许多事情事后根本没有physical evidence,但是伤害是实实在在发生了。你明白我说什么了吗? 不明白就不要再 “ at" 我了,先洗洗手学习学习再发言好吗?人身攻击就留给你自己吧。

回复 | 4
作者:思羽 回复 thebay 留言时间:2017-12-07 11:28:21

the bay,

是的,这个根本不是逻辑推理的问题,而是常识和良知的问题。试问,如果自己的儿女,孙辈说在幼儿园被侵害,然后公安机关说录像坏了,根本就查无此事,再闹就把你抓起来,将心比心,格博会怎么办,告诉孩子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概率微乎其微?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wolaoye 留言时间:2017-12-07 11:23:10

什么演绎、归纳, 溯因都是BS,这里很多的人都是预设立场的,

用脚后跟想想,你的孩子要是被性侵肛裂,你会为金钱利益威胁而闭嘴吗?

这年头连我们街坊卖鸡蛋的大爷都出国旅游什么口封得住?

-------------------------

不要污辱大家的智商。我这里不欢迎洗地党的胡说八道。“为金钱利益威胁闭嘴”?中国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你没有听说过吗?他们放弃正常人的工作,生活,家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得被驱赶,被打骂,看不到希望,他们的冤屈,只能和孩子被性侵同等,或者更甚。你卖鸡蛋的大爷出国旅游和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司法公正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回复 | 0
作者:thebay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11:16:37

哇,大有文革遗风啊。具体例子当然有,但是拿出来你也会攻击的,那就像受了伤 你再撒把盐。是不是一定要有名有姓时间地点才能说服你? 可能也是说服不了你,因为“逻辑”不对。你自己有老婆女儿女性亲戚吗?不对,她们即使受了欺负也不会告诉你,就像大多数女孩子都是自己埋在心里。小孩子很脆弱,第一次说了真话被大人老师一吓唬,就改口了,大人说什么就什么了。我们自己小孩子过来真的知道。你的行为和逻辑就是为虎作伥。你就是那个吓唬小孩子的人,用你的“逻辑”,因为你不相信。那样你就是和他们一样。

回复 | 8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1:12:40

-

回复 | 0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7-12-07 11:11:47

谢谢各位来访!我这两天事比较忙,不能一一回复,请见谅。

格博:

我觉得大家来网上写博,就是为了交流一下看法的,并没有观点优劣甚至输赢一说。如果我这篇博文语气太激烈,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谅解。

其实我的观点已经在正文里表达了,当一个犯罪案件发生后,一个像你我一样的普通公民,只能作为陪审团的一员,以自己的常识和良知,来判断嫌疑人是否有罪。调查,取证,甚至思辨,是警方和辩护律师的任务。红蓝黄事件的关键问题,在于警方匆匆结案,没有进行认真,可信的刑侦和调查。在西方社会里,如果辩护方律师以“硬盘坏了” “根据逻辑推理,儿童受到性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为理由辩称自己无罪,我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和常识的陪审团都不会买他们账的。

还是那句话,在红黄蓝事件里,没有逻辑推理的位置。重要的是证据,证据,证据。除了录像之外找不到任何证据,是公安机关的无能。

当然了,就算公安机关认真收集了相当的证据,这个案子也有破不了的可能 - 实际上在刑侦学发达,有相当数量训练有素的儿童心理学家的西方国家,这个案子很可能更破不了,因为牵扯的幼儿园老师的人数太多,很可能抓错人。

然而,破不了案是一回事,一个星期不到,因为不能读取录像就宣布根本没有性侵,连立案都不立,并且把控方家长抓起来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格博说我不懂逻辑推理,并让我把我的逻辑推理结果拿出来,我只能再说一遍,你的逻辑推理实在是用错了地方,这里没有逻辑推理什么事。

回复 | 3
作者:牛仔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12-07 10:27:05

哈哈,连假郭沫若都找到比郭沫若更无耻的土共文人。赞

这比当年钱学森用光学论证亩产万斤粮更无耻。

当然这位格大人连郭沫若和钱学森的零头影响都没有。

回复 | 3
作者:pia@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10:25:43

“虐童以及对儿童性侵本身就是尾端小概率事件,如果看统计数据的话。“可能性微乎其微”逻辑上并不否认尾端小概率的存在,换言,格博的说法并不能推翻虐童事件,达不到洗白目的。”

-问格博,对上述简评有能力提出异议吗?没有的话,被理解为格博理解了自己的逻辑混乱所在。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10:21:12

格致夫,最无耻的土共文人该是郭沫若,你竟比他还无耻。本以为这概率上不可能的事,没想到你就是做到了。

要不要帮你论证一下?

回复 | 7
作者:wolaoye 留言时间:2017-12-07 10:09:03

什么演绎、归纳, 溯因都是BS,这里很多的人都是预设立场的,

用脚后跟想想,你的孩子要是被性侵肛裂,你会为金钱利益威胁而闭嘴吗?

这年头连我们街坊卖鸡蛋的大爷都出国旅游什么口封得住?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09:57:57

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最大不同之一就是,后者存在反例原则,而前者不存在这样的原则!换句话说,社会科学就是在“兼容”特例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否则也就不存在社会科学了。这是由人类社会普遍存在异化、特殊性、非确定性等特征所决定的。

但这绝不意味着不可以运用逻辑获得基本结论。在没有直接证据、所声言的事情足够荒谬等特殊情况下,运用逻辑证伪,不但有效,而且事实上,是一种常规思维方式。至于思羽们将这种推论混淆为法官断案,只能证明他们的理解力太可怜。

就问你们几个最简单的问题:多名幼女被一些成年人集体奸淫,时间长达一年,这些幼童从来不会受伤吗?回家也从来没有任何异常表现?他们的家长也从来不会发现任何问题?这就是你们相信的结果和逻辑?!

不客气地讲,这就是一个判断是否具备人的起码逻辑,还是只配有脑残逻辑的问题!

从一帮人从来不敢涉及这类具体问题,只会有意避开具体问题胡搅蛮缠,说些四六不靠的白痴呓语,只能抱团取暖,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7 09:54:36

【也许是我没有说清楚。从古希腊开始,辩论的手段就是诡辩的(sophistic) 或者辩证(dialectic) 的。】

哈哈哈哈!概念关系都能弄错了,还可以面不改色地用“没有说清楚”搪塞!然后永远不变的转移话题戏码上演。

你嘎子确实是个人物,这比那种永远拿不出一条像样理由却一味胡搅蛮缠者、楼下自言自语的神经不正常者要强多了,起码懂得变着花样狡辩,不至于复读机一般单调。

而BFTS一针见血地把你替某类博主站台那点小心思都准确地抖搂出来了。只是你站台的这位思羽,正如前面西岸所指出的,她的整个逻辑、推理方面的概念都是错的!你也就不可避免地把自己逻辑概念的混乱暴露出来了。

我给思羽充分时间拿出她的逻辑推理,至今还在装聋作哑。我可以断定,她完全不懂逻辑推理为何物!只是从网上搜索了几个孤立概念的解释,就以为可以现学现卖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也分不清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关键差别,还大言不惭,否定我的逻辑推理,整个一个无知无畏的典型。我把话搁这儿,就北京虐童事件,她最终也拿不出一个像样的逻辑推理!

从她文中纠结“微乎其微”的说法看,她甚至弄不明白概率是怎么在我那篇中运用的。这里仅举一个例子。

谣传中一再强调的是集体犯罪。园长丈夫“组织”来的那些军人碰巧都是“性变态”者的概率有多高呢?可以进行简单估算。

我们假定军人中“性变态”的比例是1%(实际不见得有这么高),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假设参与犯罪的军人是5人(这不算多吧)。那么5人都是性变态者的概率就是一百亿分之一!这算不算微乎其微?

回复 | 3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2-07 05:31:45

【所以对反对格博文字的写手们,想驳倒他文章也不难,只要你将归纳逻辑的大前提验证了,你就赢了。猜的不算,那是演绎。】

----- 前提就已经算命了,何谈结论不是算命。退一步说,即便逻辑不会骗人,但格致夫也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05:04:34

【推理的方式有三种:演绎、归纳和溯因,他们统称为逻辑推理!怎么到了你这里,推理和逻辑就变成两码事了?】

---- 也许是我没有说清楚。从古希腊开始,辩论的手段就是诡辩的(sophistic) 或者辩证(dialectic) 的。我发现,近来中国人特喜欢谈论逻辑。其实嘛,这纯粹是一种奢谈。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就连西方社会,除了法庭和推理小说之外,一般辩论都很难达到逻辑推理的标准。

按照西方学术界的严格定义,只有自然科学中的演绎逻辑,才是真正的逻辑。而归纳逻辑最多不过可以称作一种叫“非正规逻辑(informal logic)。”的东西。这是因为,即便前提是正确的,归纳逻辑也不具科学意义上的严谨性。一切同判断,预测,天气预报等有关的推理,都是归纳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将归纳推理说成是算命的一个原因。

一切有关社会问题的争论,都离不开价值观。而价值观并不属于客观事实的范畴,而是属于normative的范畴。一般来说,同社会,价值观,道德问题有关的论证,人们都是以诸如常识(common sense),直觉(intuition),教条原理之类的东西,而非逻辑做为推理依据,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7 04:05:02

格博逻辑思维能力弱,就事论事理性讨论的能力欠缺,在万维也算是有目共睹路人皆知了。

虐童以及对儿童性侵本身就是尾端小概率事件,如果看统计数据的话。“可能性微乎其微”逻辑上并不否认尾端小概率的存在,换言,格博的说法并不能推翻虐童事件,达不到洗白目的。

格博的长项是忽悠与人身攻击,这点与嘎子也是半斤对八两。

回复 | 2
作者:BFTS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6 18:42:22

[你嘎子能不胡说八道吗?......]

》你们讨论别的话题咱就不搀和了,咱可以替嘎子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嘎子不能不有时要胡说八道的!

嘎子胡说八道的时候基本上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灌多了黄汤,说话的的时候DUI。第二种情况是有女博主在场或是为女博主站台的时候,有的时候是胡说八道都找不到北了。

所以最近咱发现了一个新的办法对付嘎子,就是“杜撰”一个其他的女人来对付嘎子。只要你说了你周围的女人,有多么多么的靓丽和聪明,嘎子必定会不爽,必定会想方设法的大力鞭挞。有时候甚至还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胡说如何如何才是别人更高兴的事,以这个办法来诋毁你。如此这样嘎子才心满意足啦!

回到前面的话题,嘎子有时候还肯定还是会要胡说八道的,Period!两种情况你要捏拿得清楚!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回复 thebay 留言时间:2017-12-06 18:41:39

为啥还不把你的具体例子拿出来?扯别的没用。有例子又不敢拿出来,算怎么回事?心虚了吗?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2-06 18:28:05

嘎子,说了半天,一头露水,什么是演绎逻辑与归纳逻辑,让咱也学点吧。咱照葫芦画瓢,看看对不对得上号。

演绎逻辑:

前提1:一个中国幼儿园孩童被发现被虐待

前提2:成百万的儿童在中国上幼儿园

结论:所有中国幼儿园的孩子都被性虐待,男孩肛裂,女孩阴部红肿。

归纳逻辑:

前提1:一个中国幼儿园孩童全体发现被性虐待,男肛裂,女红肿

前提2:一个男孩上该幼儿园

结论:不用检查,这男孩一定肛裂。

所以对反对格博文字的写手们,想驳倒他文章也不难,只要你将归纳逻辑的大前提验证了,你就赢了。猜的不算,那是演绎。

回复 | 1
作者:格致夫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18:03:59

【推理和逻辑是两码事。简单来说,逻辑推理只是推理的一种。在科学方面,逻辑论证一般不被认为是推理。】

1)你嘎子能不胡说八道吗?谁告诉你“推理和逻辑是两码事”?你敢说是体育老师教的,你就是在侮辱人家!我相信你的体育老师也能看明白:

推理的方式有三种:演绎、归纳和溯因,他们统称为逻辑推理!怎么到了你这里,推理和逻辑就变成两码事了?

2)“逻辑推理只是推理的一种”就是废话,你嘎子的“瞎扯推理”就是推理的另一种嘛!

3)“逻辑论证一般不被认为是推理”?!你自己在后一条评论中,还在解释归纳逻辑和演绎逻辑的区别,而演绎、归纳本来就是推理的两种基本方式。

根本不用问是什么老师教你的,就是你嘎子为了狡辩而杜撰的反智货色!

鉴于以上3条,结论很明显:不是你有没有资格鉴别西岸的评论问题,而是你根本就看不懂他说得是啥!

至于思羽,你倒是可以找一把廉价尺子,你俩比划比划看,究竟谁的逻辑高出四分之一英寸。

回复 | 1
作者:thesunlover 留言时间:2017-12-06 17:27:19

张阳上将嫖妓很不合逻辑。都上将了,搞女人怎么也应该搞歌星影星什么的吧,怎么可能去窑子和低端人口混在一起。

皇帝嫖妓更不合逻辑了,历史上却出现过多次。

逻辑最不合逻辑,更别说屁五的逻辑了。

回复 | 2
作者:oneplusone 留言时间:2017-12-06 17:24:28

不用在争论了,那些畜生老头已经抓起来了,而且是连抓7个。什么狗屁逻辑在说也是畜生逻辑。你能逻辑地推断一下一个百万人军队

升军长一个亿,升师长1千万,升团长1百万,除了土匪,人类历史上那个国家,那个军队有这些逻辑。替畜生辩护,只能是畜生

回复 | 3
作者:thebay 回复 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6 16:58:16

这种事哪有逻辑可言。你那文章像是替红黄蓝背书,人性比你的“逻辑”丰富的多,坏人头上也不写字。

回复 | 2
作者:格致夫 回复 thebay 留言时间:2017-12-06 16:56:10

很奇怪!你有具体事例,为啥不可以拿出来公开讨论?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包括发生地都可以替换为假的。

你弄得如此神秘兮兮,没有任何具体信息,给出一个笼统的结论“完全可能发生”,大家不知道你的具体案例是什么,如何你能判断你结论的依据是否可靠?!

回复 | 0
作者:格致夫 留言时间:2017-12-06 16:50:35

别的暂不提。你既然否定了我那篇是“逻辑推理”,理应就该事件拿出你货真价实的逻辑推理给读者看看,你为啥又不呢?这就太奇怪了!

现在,就请你先拿出符合你自己文章中说的那些标准的逻辑推理吧。

这是再合理不过的要求。实际上,你既然能否定他人,无需要求,你就有责任拿出你自己的。只有这样,读者才可以判断和比较。

回复 | 1
作者:USA1800 留言时间:2017-12-06 16:14:21

红黄蓝股票RYB看起来像要掉到$ 10

回复 | 0
作者:thebay 留言时间:2017-12-06 11:56:50

女孩子的亲身经历,这样的虐童事件完全可能发生,可以说在中国在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发生,没有一个逻辑可以阻止发生。不要说现在的中国,邓以前算是管的严,但是还是发生了。不想在这里讨论细节,因为不能送悄悄话,谁能送我就送给你。

回复 | 0
作者:thebay 留言时间:2017-12-06 11:44:29

为什么不可以悄悄话?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6 10:46:42

简单解释一下归纳逻辑和演绎逻辑的区别。

归纳逻辑的正确性是一个概率问题。即仅仅有正确的前提,并不能保证结果的百分之百正确。例如:

前提1:西岸住在美洲;

前提2:加拿大位于美洲;

结论:西岸住在加拿大。

归纳逻辑正相反。即只要前提是正确的,那么就能保证结果的百分之百正确。例如:

前提1:西岸住在加拿大;

前提2:加拿大位于美洲;

结论:西岸住在美洲。

回复 | 1
作者:转个帖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7-12-06 10:44:11

更严格一点,也许应该表述成:“我没有‘完全连续、没有缺失的’证据证明我的观点,但是‘beyond resaonable doubt’,我选择支持正方(或反方)观点。”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7-12-06 10:40:02

当年的“建国门枪击案”,事发之前肇事者也是“正常人(军人)”。若是此案仅仅发生在军营内部,可能吃瓜群众永远也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某体制中执政党干“地下党”的事,啥都藏着掖着,习惯性撒谎又捂着别人的嘴不让说话,以致信用丧尽。可说是:不是乌猫不卖力,实在雇主太差劲。

在直接证据缺失,间接证人无法自由发声的情况下,正常人如果有正常人性和逻辑思维,那么最多只能说:“我没有证据证明我的观点,但是“beyond resaonable doubt”,我选择支持正方(或反方)观点。”

所谓用逻辑、理论来一口咬定某事肯定没发生或肯定发生,要么是偏激,要么就是昧了良心。

楼下那位西大理论家,曾经信誓旦旦地断言“正当防卫属于自己或者他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的夺取对方性命的行为”。

面对本人的追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下面哪个陈述正确?

1:“正当防卫属于自己或者他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的夺取对方性命的行为”

还是

2:“自己或者他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的夺取对方性命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该逻辑大家却缩起脑袋,装聋作哑起来。

所以呢,看到该专家谈逻辑,大可一哂了之。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6 10:34:19

【你这里一开始的概念就是错的,逻辑正好是基于推理,因为逻辑的基础是基于数学,不论什么逻辑。唯一的区别是关于逻辑前提,因为前提是可以不为真的,形成的逻辑概念也有区别。】

----思羽是对的,西岸是错的。推理和逻辑是两码事。简单来说,逻辑推理只是推理的一种。在科学方面,逻辑论证一般不被认为是推理。按照启蒙运动的共识。推理(reasoning) 导致了理性(rationality),而理性导致了逻辑的诞生。例如,小学生做算术作业时,所用的是逻辑的结果,而不用推理。

所谓逻辑推理,一般是指社会问题的逻辑思考。例如分析案情或者面试。简单来说,对于社会问题,推理的本质是主观判断(subjective judgment)。最好的判断,来自于理性推理。因为理性的逻辑推理不仅是保证前提正确的必要条件,而且也是公平抽样的必要条件。

中国人的感性逻辑推理普遍存在着三个严重问题。1。逻辑推理的非理性。这是导致前提错误的根本原因。2。中国人的推理几乎通通都是归纳型推理。即便前提是对的,那么结果也不一定是靠谱的。例如格致夫就是一个典型。3。中国人喜欢用推理方法来论证个人主观价值。典型的例子是不公平抽样。例如,为了证明美帝国主义是如何的坏,中国人会专拣美国的坏例子,与中国的好例子相比较。

最后一点,价值观判断,往往是来自历史的综合,而不仅仅来自一个个别事件。人民对政府的认可或者否定的判断,有点儿像信用卡公司对客户的历史评价差,或者法庭对罪犯的前科的考虑。中共问题的本质,是来自一系列历史事件导致的信誉丧失。

回复 | 3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12-06 09:06:16

你这里一开始的概念就是错的,逻辑正好是基于推理,因为逻辑的基础是基于数学,不论什么逻辑。唯一的区别是关于逻辑前提,因为前提是可以不为真的,形成的逻辑概念也有区别。

任何说逻辑不是基于推理的说法都是对逻辑没有概念。

具体对于这个事件而言,一个最明显的推理就是你是不可能在几天时间内获得真正信息的,类似这类的罪行,如果发生,都是需要几个月的调查才可能有明确的结果,这次之前都是只能是猜测。

这基本属于常识问题,你在西方什么时候见过一个案子能在几周内定罪?一个明确的犯罪能在两个月内起诉就不错了。

而逻辑的推理基础是基于人们的关于犯罪调查的知识和常识集合,这个集合就是包括上述的内容。

那么基于这个集合里可能的内容,你是不可能得出这类案子能被非专业人员在几天内就发现可以定性的证据的,而这个推理是演绎推理,不是归纳推理,那么就形成形式逻辑,也就是逻辑结果是可信的。

另外,在西方,造谣是会被起诉的,大概只有美国除外,因为美国第一修正案客观上保护造谣,尽管这不是法律的目的。但在欧洲你是会付出代价的。尤其是造谣导致他人的直接损失,尤其是名誉上的。

回复 | 3
作者:思羽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06 08:58:49

说到“洗地”,我一般真的不想猜测这个网上的文化人是为了现实中的利益写博的,毕竟他们都是在国外做的相当成功的人士,按照马斯洛理论,他们没有理由那么做。

然而,对某些中国人的逻辑,常识产生质疑的同时,他们的良知确实令人悲哀。比如,怀疑受到侵害的是你亲生儿子,女儿,孙辈,你是会逼着警方深入调查,还是用七个“微乎其微”一笔带过呢?将心比心,于心何忍?

回复 | 3
作者: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06 08:36:05

呵呵,要用逻辑/常识来帮着洗地也是这些奴才‘文人’想出的‘高招’。

回复 | 2
作者:牛仔 留言时间:2017-12-06 08:36:01

呵呵,要用逻辑/常识来帮着洗地也是这些奴才‘文人’想出的‘高招’。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