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海归,海不归 万维有奖征文  
庆祝万维读者网创建13周年(1998年4月17日~2011年4月17日)  
        http://blog.creaders.net/u/482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范似栋:海归,和我们无缘 2011-04-14 09:19:28

     我羡慕那些能够掂量斟酌海归还是不海归的人们,他们在网上细细评说归或不归的得失,在家裡和老婆孩子讨论中美两国住家环境的优劣和工作的好坏,那是一种优雅,那是一种享受。遗憾的是,我和我的一些朋友没有资格作出这个选择。
 
    海归与我们无缘。归不归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因为中国政府早就给我们决定了,决定不给我们签证,不让回中国。不要说长住,就是回去看一看也不行。
 
    以前,只有美国领事馆不给中国人签证,要得到签证难于上青天。现在六十年风水轮流转,轮到中国政府用签证来卡他们不喜欢的中国人了,他们不喜欢的有异议人士,政治流亡人士,法轮功人士,还有人因为宗教、民族等等原因,全世界大概有三、五千吧。反而通过政庇公司骗得居住权的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却被欢迎回中国。
 
    同志们一定想,中国政府不给你们签证,一定有他的道理,你们一定得罪了政府。
 
    其实也不尽然。頼昌兴算是得罪中国厉害的了,达到恨之入骨的级别,还不是千方百计地揪他回国。
 
    我们有没有得罪中国政府?其他人我不能确定。就我个人情况来说,我没有得罪中国政府,倒反而是中国政府曾经得罪我,害我坐了十几年牢。我没有得罪政府,但使中国政府不高兴的地方倒有,那就是无论我在监狱裡监狱外,无论在海外还是国内,我都问政府要判罪的证据。判决应该要出示证据的,这是中国法律规定的,我虽执着顽固,但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法院和政府拿不出法律意义上的证据,他们就使他们自己不高兴不自在了,怨不得我。
 
    我说我没得罪政府,不算数,还得问中国政府。因此好几次我被拒签时我就问中国领事馆的人,为什麽我被拒签,我说我没有得罪中共呀。外交官们态度很好,但是都不给我答覆。我知道许多人得不到中国签证,是因为不愿意写悔过书或协议书。我签不签这书那书是另一回事,但也应该见识一下这个书那个书是怎麽回事,是不是?但他们死活不和我提那些书。领事馆的官员告诉我,说外交部不管我的事。那麽谁管我的事?他说他也不知道。奥运那年,上海方面邀请我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临走北京方面又出面阻止。是谁?不得而知,可能是中共中央政法委,我猜他们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定是防止我危害国家。
 
    危害国家,这罪名听起来很可怕。其实这个令人憎恶的政策,其由来其原因并不像表面上人们所看来的那样严酷无情,杀气腾腾,那样不通情理,说起来可能反而有一段温馨的亲情。
 
    说来话长,这个政策是九十年代初担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乔石提出,并经过邓小平认可的。那年我在坐牢,在牢里给乔石写信,我称他舅舅。虽然他是中共大官,但我仍然尊敬他相信他,我们家族出来的人,不管当国民党的官还是当共产党的官都是好人。乔石说他帮不到我,我想因为案子是邓小平决定的,又涉及中美关系。他又知道我出事时是想出国留学,所以就决定了一个政策,把异议人士放出国门。这样做对各方面都有好处,对乔石来说,他不愿做伤天害理的事;对地方上的公安局来说少了很多麻烦。这种做法以前也有过,但到了这时就正式成了国策,六四学生们因此得以大批逃到海外。
 
    我出狱后很快拿到了中国护照,几经周折终于到了美国。有人说,如果我出国后太太平平,政府也会让我回中国,但我一出去就闹翻案,这样,中国政府就不让我回国,说是怕我回国一闹又要被抓起来,为了不让我第二次遭罪所以不让我回国。我父母也是这个意见。大多数异议人士和政治逃亡者,他们能否回国由所在地公安局审议,而我就得由中共中央政法委决定。你看,这不是为我好吗?要不是自己舅舅,哪会想得这么周全。
 
    想回国的理由很多,许多人都说回国是看亲人,不错,这是一个理由,但我想回国的主要原因是优秀的中国人在美国没有大的发展。前些年,中国的文凭和学历美国不认,中国人的英语再好,和美国人没有比,所以中国人即使读出了博士,当上了教授,多数也是打个下手。中国人在美国靠个人奋斗,再成功也难融入主流社会。被邓小平看作对头的方励之、刘宾雁和王若望,雄才大略,但在美国都没有了脾气,能生存下来已经不错,哪还谈得上大作为大成就。
 
    如何看待中国优秀异议人士在美国受委屈这一问题,关键是看美国需要不需要方刘王这样的中国人材?美国需要人材而不用中国人材,那么对中国人材来说就是委屈。不妨大家想一想,美国的对华政策和其它政策是否很成功,以至不需要中国异议人士的意见?中国异议人士的价值难道就是让美国救助,从而体现美国的普世价值和美国政府的人权形象?如果美国各方面很成功,人材太多,中国的方刘王倒是应该被美国人当垃圾扔,连略散可也不必。但是美国目前情况和趋势并不那麽乐观。有能力深刻反省美国社会弊病的人,除了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外,我实在看不出还有谁。即使像奥巴马那样英姿勃发,能否在今后领导美国与中国争锋,一决高下也不容乐观。要知道在中共的统治下,中国民族的潜能还远远没有完全释放呢?
 
    再说我知道的其他几个异议人士,杨週和张先樑都是坐过牢的资深异议人士,未出国时,海外媒体经常报导,美国国务院也很关心,把他们当作政治明星,谈到中国的人权状况,就把他们拿出来说事。等到他们到了美国,美国不问不顾,让他们自谋生路。这就是自由的好处,个人有自由,国家也有自由,不想管你就不管你。他们出来时已过五十,英语不行,体力不够,自然很难找到工作,只能靠救济金度日。这样他们很少有精力有时间关心中国政治。他们有自知之明,不去中国领事馆申请签证,因为绝无成功的可能,除非愿意接受政治交易。他们在中国时是否得罪中国,我还说不清。但要来了美国,我看他们没有得罪中共,隔着太平洋想得罪也得罪不了。但回国他们想都不要想。
 
    相比之下,倒还有一些政治逃亡者,他们或明或暗地回了中国,也受到了中国方面热情的款待。善良的同志们万万想不到的是,中共并不要求他们说中共的好话,相反要求他们拉一些人,搞一些反共活动,写一些反共文章,保持他们在海外民运中的知名度。作为报酬中共通过不同方式输送利益。我无意说中共的手段高明或者什麽,只是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就显得非常不活泛。有一次和一个美国人谈起这些,他说美国政府都知道这些情况,但谁也无法阻止中共的恣意扩张。这能怪谁呢?谁也不笨,但美国和中国的国情不同,文化不同,或许这也就决定了今后两国的兴衰。
 
    我素来尊敬的郭罗基教授打电话来说他想回国,让我想想办法,通融通融。我要有这神通,自己就先回去了。但我惺惺相惜,很同情郭老的处境。他离了婚,子女不在身边,一个人靠救济过日子,委实很艰难。回国的话,生活应该会有改善。他以前是胡耀邦的朋友,却被邓小平误会,无奈逃离中国。到了美国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在政府的老人楼裡自生自灭。胡耀邦的公子德平现在台上,以前和他相熟,如能缓颊应该有用。郭老没有这样做我想可能是没有通话渠道和低声下气的勇气吧。胡锦涛应该对郭老没有恶意,如能网开一面,让那些老人海归,也算是和谐德政,何乐而不为?

    但愿胡主席能看到这篇短文。

浏览(5346) (0)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uang 留言时间:2011-05-25 06:04:36
胡主席能看到这篇短文?
请相信人民会给你一个公正答案。
请看看我的照片,认识的话Email我gchen_888@yahoo.com。
回复 | 0
作者:范似棟 留言时间:2011-04-16 11:37:15
回應tigerforest先生
你說得有道理。我前面的結論急了一點。
我注意到中國的一個情況可能有利於你的結論,很多貪官的親友明明知道貪官的錢財來路不正,也十分巴結他。
中國的關鍵是法治,但因為種種原因法治難行。
回复 | 0
作者:王利民 留言时间:2011-04-16 09:35:02
楼主更像是一个为中共现行制度大肆阿谀奉承、对毛共制度大肆诽谤诬蔑的文痞爪牙,想的是颠倒黑白、混水摸鱼。
回复 | 0
作者:TigerForest 留言时间:2011-04-16 08:56:16
范先生:

同情您的遭遇。

您的观点“中國人的傳統基本上是法律重於親情,所謂大義滅親”我倒是有一点不是太同意。中国人的所谓大义灭亲,只不过是古时的士大夫所提倡但很难实行的美好理念,有这样的例子但实在是凤毛麟角,没有普遍意义。1949年以后GCD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也提倡大义灭亲,但却因此把人的亲情关系搞僵了。您的个人遭遇(您舅舅对您的入狱"袖手旁观") 最多也只能说明您舅舅为了个人政治前途对您只好“撒手不管”(您能想象他敢得罪邓小平吗?),在普通官员和老百姓中同样不具普遍意义。我个人认为,中國人的傳統恰恰是親情重於法律,此之所以在中国法律没有权威,权大于法,法治推行如此艰难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范似棟 留言时间:2011-04-16 08:20:54
回秋的思念先生,
親情重於政治,還是政治重於親情?
中共提倡的是後者,我認為還是前者好,所以我還稱喬石為舅舅,同樣的,我在獄中,是反革命犯,他也沒有不認我。難能可貴的是他。
中國人的傳統也是親情大於政治。
還演繹出另一個問題,親情重於法律還是法律重於親情?這個問題可能有些爭議,我認為中國人的傳統基本上是法律重於親情,所謂大義滅親。但有一個補充,這裡說的法律不包括眼下的政治性法律規定。
回复 | 0
作者:km 留言时间:2011-04-15 21:17:09
俄,不开玩笑了。。。这文还有点洞见。。。

不过,反共活动可以得到中共好处,那美国好处会少么?两边拿,爽死。。。有一点是真的,共产党和国民党底气完全不同,文化上没有劣势,当然,右派比左派要差很多,如果左派再抬一点头,反共势力更加呜呼哀哉。。。。

西方文化已经走向死结。。。尤其是美国,黑人男的一半进过监狱。。。崩溃指日可待。。。所以希望寄托在中国崩溃上。
希望O8救美国,但民主党大锅饭,只会南辕北撤,死得更快。
回复 | 0
作者:km 留言时间:2011-04-15 20:57:27
请坐牢,还称他舅舅?俺不干,非但不称他舅舅,还要抱颗炸弹炸了他丫的!
回复 | 0
作者:孔子奖 留言时间:2011-04-15 20:15:30
共党统治下的中国穷人太多,赤贫,可怜哪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11-04-15 19:57:42
工程热物理有一节专门研究"可逆过程"。这篇文章中提出的问题恐怕是"不可逆过程"了。九十年代中期,有不少在中国已经是教授,副教授的出国后,决定海不归,贫道甚至知道两个较好大学的系主任还要海不归。这批人中有一部分现在经济情况不好,特别是文科的。世界日报报道过,北大教授当保姆的。那胡锦涛是不是应该"网开一面",让他们回去当系主任?
回复 | 0
作者:浪宽 留言时间:2011-04-15 17:46:45
写这篇的是位高人,难得一见的高人,可惜的很,很多人根本看不懂。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1-04-15 17:32:22
真是字字血泪。

对一些老右派,老右倾,64时声援过学生运动的老人,我们多少有点侧隐之心,毕竟有的是毛晚年运动的受害者,或是一时不明情况,本意并不祘坏的学者专家。这些人有知识有文采,而且多数还有民族感情,出国后也不骂爹骂娘。他们离开中国,年老体弱,语言不通,情景凄凉。国外势力是非常实用的,一旦人们没有了利用价值,或由于不愿过于出卖灵魂,就会让他们自生自灭。对于这些人群,中共当局确实应该网开一面,让他们叶落归根,最好不要再看着他们的亲人捧着骨灰回乡。当然这就看中国当局的胸襟了。

另一类就像那些64时的学生头头,或是什么体制内叛逃出来的青壮年。这是一群文革时代喝狼奶长大的,其人生哲学就是极端的个人主义和实用主义。64对抗之际,好些学生头头在让别人打头阵之际,已经在谋划自己的退路,搞个出国签证,或通行证什么的,那是许多学子考TOFEL GRE 都不容易得到的东东,他们就能以革命的名义获得。来到西方后,他们也非常精明:政治是副业,赚钱才是主打,利用政治来赚取钱财是无本万利的买卖。于是有了柴玲的公司,李录的财团。为了金钱,有的不惜抛弃所谓的理念,与中国做起生意。人们对这些人精必须有足够的警惕。中国不允许他们入境是正确的。实际上这类人不仅对中国有害,对世界都有害,高瞻就是一个例子,害得美国人现在还得为她坐牢买单。
回复 | 0
作者:范似棟 留言时间:2011-04-15 15:06:05
回ohoh先生,
政治邉咏涃M也不是人們所想像的。
毛澤東時代,中國也拿出錢支持東南亞的幾個國家的反抗邉,其作用和意義就是滿足毛澤東的個人虛榮心,因為毛的那一套其實在世界上行不通。
說這話的意思是,美國通過民主基金會給一些政治流亡者資助,其用意是推行美國的政治和美國文化,但現在不是推行美國政治和美國文化的時候,而應該是反省美國政治和美國文化的時候。
簡單地說,你拿了美國的政治經費,就要作好騙美國人的思想準備。我從來沒有拿過美國的政治經費,就是因為我沒有這種思想準備。當然,美國政客可能不在乎你騙他,或者他還歡迎你騙他,因為你騙他了他能開工。
回复 | 0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1-04-15 12:33:32
看了这篇文章后才知道,当年轰轰烈烈出来的一部分人在美国的经济状况。正如文中所言,"中国优秀异议人士正在美国受委屈" 。建议胡锦涛"网开一面",在他们海归之前,批一部分经费,用来资助这些人的生活。在经费到达美国之前,请万维网友们伸出友谊之手。

万维网今天报道"台湾高等法院审理前总统陈水扁国务费案,王丹在庭讯中坦承,曾收到陈水扁资助的40万美金"。魏某某有几十万的农场,方教授有二十来万的年薪,其他几位开公司,外嫁的,当买办的也有几十万,几百万年薪吧!大家多多少少一起来意思意思一点吧!!!
回复 | 0
作者:ohoh 留言时间:2011-04-15 11:27:14
照你写的经历,应该申请政治运动的经费呀。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