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石三生的博客  
因批评政府,被博客中国封杀,被凤凰网、华声网站等强力删帖。随流落异乡寻找发声地。  
        http://blog.creaders.net/u/497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2017-04-26 12:30:16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七十四

 

或许,只是想钱想疯了,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异想天开的好主意。当然了,也要多亏正咬的两嘴毛的海航与郭文贵的成全。

 

要不,怎么说落难之人不用忙呢?要不,怎么说不能不相信天上它会掉馅饼呢?刚看到郭文贵的“海航那股值还不够买十幅最历害的唐卡送‘××’先生呢!谁敢和我签合同对赌海航股票会在一定时间内一文不值!”,接着、手机百度上就弹出了《海航实业9个月海外收购超百亿 年营业额1.8亿港元》的新闻,后缀着“热点网易国内”的字样。虽然不知道这收购算不算投资,但却看到了海航实业截至426日的收盘价是0.26港元/股。而且是连跌之后的反弹价。

 

真的是老天爷最垂青异想天开的人呵。想那郭文贵一夜暴涨一万的粉丝们,怎么都那么傻傻的呢?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了郭大侠此番“对赌”是可以让人一夜暴富的好时机吗?就算你对执政党没有信心,难道对郭文贵郭大侠也没有信心?

 

曾几何时呵,郭文贵不还说了“中国二十年不会有大变局”吗?既然二十年不会变。咱就跟郭文贵赌一个月、赌一年、赌十年还不成吗?就算赌19.9年,他郭文贵不也只好干瞪眼---乖乖的认赌服输吗?

 

啥叫“一文不值”呵?不就是像石三生的举报被中央第四巡视组、被山东省委省政府化作零的吗?想必身价亿万的郭大侠不至于到时会反悔:俺嘴中的“一文不值”就相当于不值“一文钱”,一文钱的意思就相当于一港元、一美元、甚至是相当于一澳元、一欧元。

 

啊呀呀,就算郭大侠到时真的想耍赖,他那很可能超过百万、千万的推粉们也会不干了吧?奔驰防弹车都成打买的郭富豪,还会为区区如此小赌食言自肥?

 

好,我们就假定郭大侠郭富豪是会信守承诺了。但石三生我却身无分文,连与郭富豪“对赌”的本钱都没有啊。怎么办呢?俗话说得好,羊毛一定是出在羊身上。别人不敢借钱资助石三生我“对赌”,投资百亿,营收近两亿的海航实业一定愿意慷慨解囊、资助石三生我杀杀郭富豪的嚣张气焰。

 

傻子都看得出,投资百亿,才营收两个亿的伟大业绩,很可能连银行利息都无法支付。而若拿出十个亿来支持石三生,只要海航的股票在约定的期限内别跌破零(世人可千万别以为海航若亏损就是跌破零呵)。你们说,郭富豪得拿出多少来赔我?十亿、还是一百亿?看摩根士丹利跟蒙牛对赌,看日本鬼子孙正义与马云的阿里巴巴对赌?只怕郭富豪要赌上盘古大观园才能够的吧?

 

挖鳃,想想他日石三生我一旦对赌获胜,最不济、也可以免费到郭富豪那大观园中的私人空中别墅里饱览一下紫禁城的胜景吧?开一瓶路易十四朝的茅台酒,吃一口全靠大粪种植出来的五谷与蔬菜。啊呀呀,当年李自成个够日的进了北京,也不过如此而已吧?

 

郭文贵郭大侠郭富豪呵,咱俩隔着千山万水,虽有同病,但却注定了无法相怜。俺这文,可就相当于与您签下了合同了吧?

 

现在只差了一件事,这个合同就算大功告成了!咱们这对赌的期限究竟定在什么时间比较合适呢?是几个月之后,还是等秋天、等北京香山的红叶红过了之后呢?

 

十万推粉们都赶快来做证吧:史上第一个异想天开的亿万富豪就要诞生了呀!

 

在此,先谢过郭文贵郭大侠郭富豪的成全,石三生率未来的、不做愚公、更不会移山的十八代儿孙、将牢牢铭记郭大侠的一赌万万金。

 

(后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427日星期三 03:18



浏览(10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这些年,那些事 2017-04-25 14:45:25

这些年,那些事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七十三

 

或许是在娘胎里多呆了一个月的缘故,生来就大脑不灵光,尤其是记忆力奇差。顾晓军先生称之为“发散型思维”。然而、自己深知,这不过是不得已而已,就算是我努力想集中精神、像树一样做结构,也聚集不了呵。

 

每每此时,就特别羡慕刘刚们,差不多时代的人,他们的记忆、为什么那么好呢?几十年过去,竟然还能将那些鸡零狗碎的日子里、所发生的狗零鸡碎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周围所见、记忆好的,还有我那英年早逝的、一母同胞的亲哥哥,他从初中辍学,完全凭自学考上了师范,又考上了哈工大的科技英语研究生。曾几何时、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的亲哥哥?

 

也每每此时,都会感慨起顾晓军先生的“论平等”是多么的真知灼见。那些口口声声喊着要平等的人们,若非异想天开,就一定是别有用心的大忽悠了。或许,这也正是我们特色社会半个多世纪以来,所谓的“人人平等”未曾实现。倒是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根本所在吧?

 

如何能平等呢?似刘刚般的超常记忆力、超级“策划”(顾晓军先生语)力,世间还有谁能为之呢?似郭文贵般二十出头就成亿万富翁的本事,谁能与他平等的了呢?看看人家妈怎么生的呵,方面大耳、活脱脱一副罗汉模样啊!

 

呀,怎么又跑题了呢?还是转回到标题,继续我的这些年、那些事:

 

之所以想到这么个标题,一是不得不发散的思维在作祟;二是担心郭文贵与他的一帮天才的朋友们折腾的秋天之后、再没了冬天,就抓紧时间立此为证吧?

 

石三生我对什么反腐败越来越没了看点,一个原因,就是当年我举报潍坊市国土局、房管局的有关领导贪赃枉法时,检察院反贪局长说过的一句话:“他们就算贪赃,也是贪了国家的,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要不,怎么连自己都承认愚笨呢?反贪局长的一席话,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

 

本来嘛,温家宝们搞的那什么《国有土地税增值条例》支支吾吾。人家国土局瞒着我这个纳税人、没让我交一份钱的税,是国家的损失。石三生我应该是是赚了的呵,怎么还反咬一口呢?

 

还有那契税,房管局、国土局伪造文书,中饱私囊的、不也是国库的收入吗?损失的是国库的银子,与你草民何干?

 

支持反贪局长逻辑的,怕是还有尊贵的王岐山书记吧?不然,为何中央巡视组几番巡视山东,把石三生我的举报视为零也就罢了。它们、不也都还还好好的,不闻那个因此毫发受损的吗?

 

想想,还真是他爷爷别倒驴的逻辑啊。

 

若不是够日的们因此违法将我的土地变更成他人。或者,那够日的他人能够按约定给了我转让金。他们的贪腐,不正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吗?

 

要不,我怎么也会突然为郭大侠嘴中的那一百万人愤愤不平起来了呢?他们,想必大多数都是做过令人“皆大欢喜”的事情吧?海航与我有什么关系呢?石三生我连动车都坐不起。什么北×银行、民×银行的,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石三生我现在穷的已经是只有借债、没有存款。

 

以贪反贪,注定了会成为历史的耻辱。可似郭文贵这般试图以2013年前的“好官”们家属为主力、寻求依法治国的途径,真的会到达理想的彼岸吗?

 

爱谁谁。反正,我愚笨的脑袋已经连梦都不会做了!俗话说得好呵,不管白猫黑猫大脸猫,只要能依法治国了,那就是好猫不是?

 

(后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426日星期三 05:18

 



浏览(34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再谈“刘志军倒下 所谓” 2017-04-24 17:04:50

再谈“刘志军倒下 所谓”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七十二

 

看到梁山泊籍的郭大侠在大洋彼岸一边声称要召开七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一边公开拒绝了美国之音龚小夏的老叔(他们两个首尾颠倒呼应,想必有血缘关系吧?)---夏业良的呼吁。第一个感觉,就是尚未开D的大幕将要落下了。

 

冬天来了,春天固然不会遥远。可这春天将去,秋天不也是眨眼就将至的吗?但奕═j侠一张嘴、一肚子的料、外加一副相貌堂堂的罗銋部A就能让大陆走向大治、走向真的“法治”?不知他人做何感想?反正,石三生我眼前冒出的图像,是堂吉诃德挥舞长矛}向大风车。

 

毛泽东的权谋古今罕见,也折腾二十多年,才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郭大侠单枪匹马、外加八大碗的推粉,就能改变了拥众近亿的专制?即便是被郭大侠爆料的人物都统统倒下,又能怎帘O?郭、徐、周、令之辈曾权倾一时,一旦进了秦城,中国不还是中国,L拆得继续,老百姓的冤案不照帛n石沉大海吗?

 

哪有什厶是与非哟!王岐山书记不就亲口许诺要给L拆的官员们在历史上再功进一级的吗?中国人这厶多,死一个两个的、又有什厶关系呢?

 

真的是枉活了半辈子呵,直到耳闻目睹了借王岐山书记说出口的、纪检干部的肺腑之言---“没有党,我连大学都上不了”。才明白儿时就会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多厶的至理名言。小小的一只丧门星的乌鸦,都知道“反腐之意”。但凡脑袋里有那厶一两根筋,又怎厶可能不懂得非此即彼的逻辑呢?

 

“没有党,我连大学都上不了”。用在了石三生的亲身经历上,也许能别倒驴。但用在了郭文贵郭大侠身上,一肚子核料的老郭就只好哑口 言了。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还差不多吧?

 

所以,所以啊,对政治一窍不通的石三生,我斗胆建议郭大侠能做到覆水回收、足以。体制如此,谁做主、老百姓不一店o吃红薯?说的再直白点,请已经“身价亿丌”(刘刚语)、掌握茪@肚子核料的郭大侠,就不要再以草根自诩了。

 

果然郭大侠还有当年草根的情怀---卖了雅马哈也要资助刘刚们。今日、为何要拒刘大湿于千丌里之外呢?当年,石三生我也捐了整整半个月的工资给刘刚们。如今,他们谁肯捐半毛钱给我呢?呵呵,真的是好比肉包子打狗呵。草根与玉矰完珗J,难道还用多说吗?

 

所以,所以呵,刘志军倒下有所谓吗?对果们、对中宣部、对马建们而言,或许有。但对钱云会们、对草根们来说,真的是轻于鸿毛了!

 

但这热闹,想必是不看也得看的,一如顾晓军先生所谓的“消费郭文贵”。反正又不用花自己的钱、不用去王健林的丌达影院花真金白银才能欣赏的大片 间道。明知是苦中作乐、也要为之吧?

 

多厶希望那些狗屁专家们预测的暖冬早日变为现实!当秋天过去了,就是春天,那会是一种怎帕妙的人间胜景呵!

 

 

(后注:正所谓巧妇难为 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丌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425日星期二 05:27



浏览(9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等于零的人生 2017-04-23 15:02:11

等于零的人生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七十一

 

看到梁山籍的好汉一段话,说他的贡献将在不久的将来的前后几个月中呈现。心如灰烬中又不免生出许多的幻想来。一如五年前的十八大之际,把自己问题的解决、寄幻想于什么“大治”上。

 

显而易见,曾经追随顾晓军先生,切身经历的“九改七”、并未让度日如年的自己感受到丝毫的好处。那么,“几个月”之后,即便是七改一了,郭大侠所谓的“真的法治”就会凭空降临到这充满苦难的世间吗?

 

记得,2012年的新年之际,明镜的老板何频先生在我的《新的一年,中国依旧绕着地球转》后跟帖,说他看见了2012年的“第一束光”。说实话,时至今日,石三生我也没想明白能准确预测到每一届常委的何频先生,他眼中的“第一束光”究竟是什么光?难道何先生真的发现了“暗光”不成?

 

如果何频先生的“第一束光”也是阳光,为何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那光、还没有从弹丸之地的香港,回照到大陆、回照到度日如年的石三生我的头上?

 

或者,何频先生会什么偷天换日的神技,已经把那“第一束光”移照到了他的火拍之发源地---美利坚合众国吗?想想、也好像很有道理啊,光与火,原本不就是相辅相成、相互可以转换的吗?那“第一束光”先于十八大而独亮。如今,何频先生的火拍,怕是也会在十九大前后,才会显示出或许只有何频先生才能体会到的热度吧?

 

然而,于自己来说,既然是幻想,结果恐怕就只能是幻灭。石三生我的信访,在中央第四巡视组张文岳、在山东省委们的眼中,哪怕只有区区16312件信访,都能被视若无物、等于零。如果这个基数再扩大八万倍、变成了十三亿,只怕连零都不是了吧?

 

苍天作证,活了半辈子,我至今不知道那数千个人民代表中,有谁代表过石三生?几千个代表啊,像石三生这般都被中宣部点名、被果宝抓捕、被混帐的洋人杨恒均视为“中国少数搞政治的人”的人物都不过是个零。又遑论其他了!

 

要不,顾晓军先生怎么说“习总说的比彭丽媛唱得好听”(大意)呢?要知道、五音不全的我、可是听着在希望的田野上长大的啊!“彭妈妈”从田野唱进了中南海。而我呢?却从希望的田野上跌进了万丈深渊。“彭妈妈”呵,念在我们都是山东老乡的份上,您是否也该说一句公道话呢?第一贵妃的故乡,怎么可以纵容这般比万恶的旧社会都不如的公权利作孽呢?

 

这是一个多么可悲的时代、可悲的人生啊,在一万人中、你不过是个零。在一万万、十三万万人中,岂不是连个零都不如了吗?

 

更可悲的、是我这个零竟然还有知觉,还有一个又一个的幻想与幻灭。

 

(后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424日星期一 05:37



浏览(98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后周永康时代 2017-04-22 18:10:29

 

后周永康时代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七十

 

 

此番复出作文数篇,大陆仅存的、两个能公开发文的网站,只存活了一篇。这架势,让我不由得怀念起了已经逝去的周永康时代。尽管那时代第一次被果宝留下了案底、也风声鹤唳,,但至少感觉还让人说话,或者说、至少让人能说大部分的话。

 

自新政打着“实施宪法、解放思想”的旗帜登台,至今已然五载,为何石三生我说话的的权利反倒连臭名昭著的周永康时代都不如了呢?不让人说话也罢,可为什么我在周永康时代赢了的官司,新政领导下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却仍是当成了草纸呢?

 

说不通、也想不通呵!

 

翻翻历史,即便是被中共推翻了的万恶的旧社会,那老蒋也是允许老百姓说话的吧?不然,如那被中共奉为骨头最硬的鲁迅,他怎么可能死在日本人手里,而不是死在了国民党手里呢?也别说是老蒋还让人说话了,包括那数十个党派、不也都是全赖万恶的旧社会的文明,才得以生存、遗留至今吗?

 

就连王岐山书记都津津乐道中华五千年的文明。敢问王书记:除了满清的文字狱,历史上究竟有多少朝代是不让人说话的呢?即便是被王书记痛心疾首的1840年至1949年间,不管是腐朽的末代皇帝、还是民国时割据一方的军阀,谁曾经以堵众民之口为第一要务了呢?

 

当然了,新政也让人说话,尤其是喜欢让周小平那般连基本的智商都成问题的人说话。石三生我也想像周小平一般为党鼓吹、为特色社会主义唱赞美歌呵。可贵党领导下的潍坊政府与无赖一道抢夺了我的财产,让我一家老小吓死的吓死、活着的度日如年,我就是想唱赞歌也唱不出来呵。

 

真的,实在是说不通、更想不通呵!

 

说什么“精准扶贫”。即便是到了这世界的末日,谁敢说自己能消灭掉相对或绝对的贫困呢?便是美帝国,不也有愿意接受陈光标救助的穷光蛋吗?奥巴马可曾以此为耻过?新政果然关心民众的疾苦,为什么不关心一下被中共亲手缔造的贫困人口呢?一边誓言扶贫;一边却在制造着贫困。伟大、万能的党呵,您该如何自圆其说呢?

 

说什么“强拆有功”。尊贵的王书记啊,强拆就算有功,可到了拆出人命,拆出了钱云会普交死、拆出了钱明奇们的连环爆炸的时节,如此这般的功劳,又该怎么算帐呢?

 

说什么“没有共产党,就上不了大学”。王岐山书记啊,纪检干部如此匪夷所思的逻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这让那些翘首期盼习总的“精准扶贫”的人们该做何感想?难不成,他们的贫困,都是万恶的旧社会造成的?

 

真的,真的,这一切的一切貌似有道理的逻辑,总是让人说不通、更想不通啊!

 

(后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7423日星期日 08:47



浏览(624)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7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