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石三生的博客  
因批评政府,被博客中国封杀,被凤凰网、华声网站等强力删帖。随流落异乡寻找发声地。  
        http://blog.creaders.net/u/497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端午时节话屈原 2018-06-17 15:31:21

端午时节话屈原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八

又是一年端午节。而我,搜肠刮肚,却想不起一句这连中共都要为其歇工吊丧的伟大诗人的诗句。印象中,记得“离骚”似乎是前总理温家宝的最爱。

 

百度一下,才知道屈原还被中共誉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于“这第一位”,深不以为然,只是好奇中共眼中的第二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乃何方神圣?自然,百度百科是无解的。私下揣度:或许就是中共自己了吧?

 

说自己对中共眼中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不以为然。当然不是因为石三生我真的懂什么中国历史。而是觉得中共眼中的“中国”,应该是包括了燕、赵、秦、楚各诸侯国。而根据百度的考证,那屈原投江乃是为楚国殉葬。他爱的,也只是楚国一国,或者说,他爱的也只是楚怀王而已。至少,屈原肯定不会爱彼时“中国”之中的秦国,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比之屈原的只偏爱一隅的爱国情操来,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百年之后,不知百度会为其贴上怎样的标签?

 

但不论百度怎么贴标签。作为政治家的屈原注定了没有留下什么济世救民之道,即便中共敕令全国歇工悼念,也只能是不知所谓。离骚体,除了能让温家宝总理之流们枉顾民间疾苦而言他。难道还真的能培养出国人伟大的爱国情怀来?

 

多么可叹的中国历史!屈原当年报楚无门。今日的顾晓军先生满腹经纶,不也同样被当局拒之千里之外吗?更不屑说,以屈原之不见经传的政治才能,即便楚怀王的继任者们能善待之,恐怕也抵挡不住大秦帝国的崛起与统一了。

 

搞不懂当局为何要如此厚待屈原?同样是不能广开言路、同样是拒绝吸纳不同的政见。中共为何还要假屈原投江而抹黑楚顷襄王们呢?那离骚体无论如何曼妙,除了能教今人们学着无病呻吟,除了能像马王堆出土的文物一样令考古专家像打了鸡血,于人类社会的进步到底还有何裨益?

 

当局有如此闲情逸致替古人怀忧,何不让顾晓军先生领先世界的民主学说发扬光大?秦国强大,自然是因为秦国的治国理念遥遥领先于屈原不知所谓的政治主张。而如今的中国,真的可以籍周小平们落后的政治主张,就能扭转乾坤的吗?即便是能超越,只怕国人也会像秦人一样民不聊生的吧?前苏联与美帝争霸,不正是“兴,百姓苦”的最好写照吗?

 

值此莫名其妙的节日,不由得又想起顾晓军先生关于中共发展航母的远见来。看到百度上,民意多汹涌于特朗普总统发起的中美贸易战争。可石三生我隐约以为:此番贸易战,除了中共如同周小平一样膨胀的自信,恐怕还与接二连三下水的航母有关吧?

 

中共虽然声称不争霸。但以中共一贯能“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干坏事”(顾晓军先生语)的作风,用不了多少年,中共的航母编队就能与美帝在海上一同拉风了。果然中共不会争霸。岂不是意味着那些耗费巨大民脂民膏的航母编队只能是一道风景?即便中共只是盘算着发展航母编队为那些忙于为自己捞海鲜的远洋渔船保驾护航,打击曾经赞美中共的索马里海盗。可喜欢一意孤行的特朗普想必是无法释怀的。所以,才会发起直指2025中国制造的贸易战的吧?

 

反正啊,不管中美此番谈崩了的贸易战是否与航母有关,顾晓军先生的远见想必是对的。中共治下仍然有数量庞大的贫苦人口,中共治下仍然有如此多的民怨无解,此时,中共为什么要忙于发展最是烧钱的航母事业呢?

 

蒋介石当年“攘外必先安内”固然错误。可如今中共并没有面临敌人入侵,不安内而忙于攘外,又到底打得什么算盘呢?

 

真不知屈原若复生,该做何骚?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8年6月18日 星期二6:20 端午、阵雨】



浏览(14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2018-06-16 14:26:04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七

习总登基伊始,中共有八个字令我记忆犹新:一曰“解放思想”,二曰“实施宪法”。五年过去,八个字无处寻觅,习总的“不忘初心”已经是星罗棋布、抬眼能见的了。

 

不知道习总的“初心”是从何时何地起航?若以登基时,“解放思想”与“实施宪法”可算得是中共的“初心”吗?而若以顾晓军先生考据的“中国的民主已经到达遵义”论,实现民主可算得是中共的初心吗?

 

中共造反起家。自然也明白:中国的老百姓,到底是与猪不一样的。因为,即便领导们都能像顾晓军先生的小说描绘的那样进化成“超人”,也是万万没能力把十几亿百姓都进化成“幸福的猪”的。毋庸讳言,若想把老百姓都进化成“幸福的猪”,就必须实现“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共产主义。而要共产,领导们又指定是无法进化成“超人”了。中共无法进化成超人,又怎么可能做到无中生有,让老百姓都幸福呢?

 

既然中共暂时还无法进化成“超人”。千千万万与石三生一样的中国老百姓也还无幸福可言。中共有什么理由不让老百姓说话呢?尤为荒唐的,所谓的“言论自由”还是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赋予老百姓的所谓的人权。

 

胡、温时代,尽管温家宝总理也说过不着调的“法比天高”之类的话语。老百姓也能猜到温相没说出口的下半句是“中共比法大”。但即便是在那中共一手遮天、周永康之流甚至声称要活埋顾晓军的时代,大陆的网络、也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允许像石三生一样不幸福的老百姓偶尔吐吐苦水的。

 

而今,腐败们已被打得溃不成军,自信膨胀、航母都已经下了海、身正不怕鞋子歪的新时代的中共,为什么于言论的管控却越来越风声鹤唳了呢?

 

石三生此番再写博客,发现:除了那号称汇聚了万名意见领袖的博客中国,在私吞了石三生我几百块钱的“打赏”之后,早已改头换面、鼓吹起了科学技术;人民网的强国博客也干脆关闭了我发文的界面;凤凰播报不知何时也已经打烊了事;凯迪网虽照例是来者不拒,但无例外都是统统给收纳进了暗无天日的黑洞;新浪网也同凯迪一样,除了删、还是删了。。。。。。

 

说腐败们当初禁忌多,自然是他们“做则心虚”(顾晓军先生语)的缘故。不让老百姓言论自由,实在是从爱惜、保护好腐败出发。如今,反腐败们经过大规模的门户清理,想必早已经像许立全说的那样:“占领了山东的道德高地”了吧?站在万丈高楼的道德高地上的反腐败们,难道也会担心被老百姓的唾沫淹到吗?

 

真的是搞不懂,拥众近亿、枪杆子在手的中共,为什么会如此强堵悠悠众口?说好的“解放思想”不提也罢,说好的“实施宪法”向官不向民也罢,但那数不清的“自信”呢?

 

反正啊,石三生我只是糊涂地觉得:反腐败们主导的言论不自由,恰恰是腐败们最最想做的事情。至少,新时代越来越不自由的言论,应该是潍坊市当局、是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全们最窃喜的吧?不由得,又想起顾晓军先生的另一句台词---“我是一个好腐败”来。

 

难道,中国的命运,一直难逃“腐败,百姓苦;不腐败,百姓也苦”的轮回?又或许,中国的事情,原本就是“说你好,你就好,不好也好;说你坏,你就坏,不坏也坏”的胜者为王的逻辑吧?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8年6月17日 星期二5:11 雷雨】



浏览(277)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2018-06-14 20:49:42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六

 

顾晓军先生独创两大“思想武器”---“公正第一”与“质疑学派”。其中,“公正第一”已被党东施效颦、折半抄进了二十四个字的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中,曲解为什么“公平正义比太阳还有光辉”。

 

当然了,温家宝先生也不过是信口那么一说。随着全球气候变暖,一个太阳都已经让人类享受不了,再来一个大太阳,这地球只怕是会被烤焦了。

 

可能中共的大人物们都喜欢说大话。所以,温家宝先生还就依法治国的理念说过“法比天大”之类。估计,温相只说了半截。“法比天大”的下一句,自然就是中共比法大了。中共若不比法大,石三生已经拿到的山东高院的终审判决,又怎么可能会形同草纸呢?

 

于“质疑学派”,中共虽然不愿意公开抄袭。但暗中,应该是下足了“战斗机防护”般的功夫研究的。所以,才会有了北大校长林建华借故意念错鸿鹄之志的“鹄”字之际,说出“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而更有意思的,是那据说是元首的导师孙立平又假揶揄林建华而说出:”因此我深知,我们这代人的功底不足,是出不了大师的“。

 

暂且不说北大校长为何会在六月之前念错“鹄“字。那孙立平先生虽贵为帝师,又如何能断定他们那一代人就”出不了大师“呢?顾晓军先生与孙导师是同代中人。无论是他独步世界的小说,还是他化繁为简的哲学,那一样都堪称大师中的大师吧?孙先生若知谦虚,就应该给自己的话语限定一个范围----”体制内“,”体制内出不了大师“。然否?

 

说北大校长是有意念错、反炒自己,也是显而易见的。原因,自然是北大乃六月事件的发祥地。出于“作则心虚“(呵呵,顾晓军先生也会用别字)之故,才会故意出洋相,以达到与崔永元曝光真假合同进而转移视线同样的目的。以一字之口误,就轻松化解了什么“大字报”之类,于党,功莫大焉。

 

林校长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读毛选学的语文。又怎不知毛泽东是喜欢太史公的呢?那陈胜不过一几千年前的农民,都知道“鸿鹄”是什么鸟(当然,不排除是太史公信笔胡诌的历史)。林校长难道还不如一封建社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见识多?

 

石三生我至今还喜欢识半边字。以林校长乃山东秀才而论,果然不认识“鹄”,那也应该不认识“鸿”才对。要么就念成“江告”,要么就只能学陈胜读成“鸿鹄”。林校长真是读毛选学的语文,断没有只认识“鸿”而不认识“鹄”的道理吧?

 

说林校长是故意念错,从其道歉信中将“焦虑与质疑”相提并论,也足见其用心良苦。焦虑者,“是对亲人或自己生命安全、前途命运等的过度担心而产生的一种烦躁情绪。其中含有着急、挂念、忧愁、紧张、恐慌、不安等成分。它与危急情况和难以预测、难以应付的事件有关“(百度百科语)也。焦虑过度,则会演化成焦虑症。而焦虑症,不就是一种精神病吗?

 

而“质疑“,根据顾晓军先生的诠释,乃是“一、用用常识、常理、常规,去质疑那些违反或反常识、常理、常规的现象与结论等。二是用常识、常理、常规,去质疑那些违反或反常识、常理、常规的现象与结论等”。作为留洋德国的化学博士林大校长,不认识“鹄”字也就罢了,怎么能将焦虑与质疑相提并论呢?更荒唐的,是孙导师通过再否定,认可了“焦虑与质疑”联袂,是可以创造价值、是可以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

 

当然了,作为深谙六月反炒之妙的中共,其最辉煌的反炒,莫过于郭文贵事件了。更不屑说,那被郭文贵炒糊了的“范爷”,崔永元不论怎么反炒,也只能是给冯小刚、范冰冰们锦上添花了。王书记在郭文贵的猛烈反炒之下,不退反进,不就是最好的写照吗?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二4:55】



浏览(174)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 2018-06-13 13:45:00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则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五

 

顾晓军先生认为:即便中共没有实质性的政改,但轰轰烈烈的“反腐败”却是代表着人类社会进化的正确方向(大意)。

 

于此,石三生深表赞同。只是具体到自身,越来越感觉到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很可能还暗含一些不可告人的潜规则。如若不然,五年过去了,自己这个深受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腐败行径迫害的人为什么至今没有享受到一点“反腐败”带来的好处呢?

 

世人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石三生向检察机关举报,并公开在网络上举报的房管局局长受贿四万元的腐败,肯定不是诬告。局长若没受贿,又怎么可能在2007年才受让的土地上,确权出2001年的自建房?局长若没受贿,又怎么可能胡乱就减免了国家契税呢?就连反贪局局长都深知此理。所以,他才会说:“人家又没损害你的利益”吧?

 

同样的道理,国土局在评估时,无视土地上的建筑物,而将伪造的转让合同金额减少近百万,也是为了偷逃国家契税的吧?潍坊市国土局没有好处,会神经错乱到头一天就审批了第二天才出炉的《土地评估报告》吗?潍坊市国土局没有好处,会处心积虑地调换了地籍档案中的土地评估报告吗?潍坊市国土局没有好处,会公然作假证、伪造老百姓的私人文书吗?

 

诚然,除了纵容属下贪赃枉法的潍坊市市长、书记,后来的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权,其属下还不够中共所谓的“老虎”。可做“苍蝇”,它们总该是够格的吧?反腐败不是要“零容忍”吗?

 

十八大伊始,石三生我不知多少次看到中共宣扬的“零容忍”时就心潮澎湃,以为中共果然说的与做的一致,自己数年的争讼也将有个了结了。

 

可现实却是:胡、温时代五年没有终结的诉讼,到了新时代,五年依然还是漫漫无期。

 

为什么?为什么中共的反腐败取得了“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218.6万件(次),处置问题线索267.4万件,立案154.5万件,处分153.7万人,其中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5.8万人”的硕大成果,却丝毫没有让石三生受益呢?即便是遵循概率论的原则,占了中共一百三十分之一人口的潍坊,没有老虎,也该有数以百计的苍蝇在劫难逃吧?

 

据此,难道还不能证明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也是有潜规则的吗?

 

没有潜规则,至少可以证明:中共“反腐败”所谓的“零容忍”的“零”至少是大于四万的。所以,在“零”以下的腐败,就被中共四舍五入为零了;

 

没有潜规则,至少可以证明:但凡官员的腐败涉及中饱私囊的,“反腐败”可以“零容忍”。官员是国家的,契税也是国家的,以国为家,算不得什么腐败不是?

 

没有潜规则,至少可以证明:但凡官员损害的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反腐败”可以“零容忍”。所以,潍坊市国土局伪造《土地转让合同》、伪造《土地评估报告》、在法庭上作伪证等等在老百姓看来是绝对腐败的行径,至今一个个道貌岸然、毫发无损。

 

没有潜规则,至少可以证明:“十八大后不收手”其实就是告诉潍坊的腐败们,十八大前的腐败可以既往不咎了。许立权及一干贪赃枉法的官员难道不正好是十八大前作的孽,所以才会至今不再被追究了吗?

 

如今想想,当年张文岳率领的中央第四巡视组的36号接访员收下了我反应许立全的材料,也亲口答应我说一个月内给答复。最后,山东省省委却抛出来个“中央巡視組轉交我省的16312件信訪事項,目前辦結率100%”。这就应该是“反腐败”们对“零容忍”最好的诠释吧?

 

所以,所以,所以啊:四万以下等于“零”,16312分之一,那就更应该等于“零”了,难道不是吗?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8年6月14日 星期二4:27】



浏览(23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2018-06-12 21:29:41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九百七十四

 

大约是在去年的此时,看到刘刚大师惊呼什么“黑名单”之时,还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若没有黑名单,当初伊们也又何必借助什么黄雀鸟桃之夭夭了呢?

 

然而,话虽如此说。却万万没有想到石三生我自己也会与什么黑名单扯上关系。尽管当初那伙冒充潍坊市政府工作人员诱骗自己留下案底的人们,也说他们是受命于中宣部。可那茉莉花之乱,却与自己没半毛钱关系啊!那八十杆子都打不着的《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即便在满清,也难做成文字狱吧?

 

本以为,那帮子冒名顶替、后来连手机号都消失了的秘密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石三生连自己的冤案都推翻不了,又哪来来的本事,能借茉莉花之乱兴风作浪、危及中共的核心利益呢!再说了,人家刘刚大师,不是已经公开承认他就是茉莉花的始作俑者吗?以刘刚大师之盖世的智商,数十次呼风唤雨,终究是开花无果。中共再疑神疑鬼,也不至于天真到像混帐的洋人共产党员杨恒均一样----认为石三生是中国少数几个搞政治的人吧?

 

连中国最瞎眼的老天爷都知道,石三生我是多么的讨厌政治。若不是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弄虚作假,害得我家破人亡。自己又怎么可能上网写这些所谓的文字呢?万恶的旧社会是逼良为娼。什么都好的新社会,难道不是在强迫哑巴说话吗?

 

多么荒唐啊!石三生我做白日梦、也梦不到自己能成为杨恒均设计的“中国少数几个搞政治的人”。却再也想不到,自己竟进入文化部的黑名单、被国家博物馆拒之门外。

 

去年岁末,因事不得不去北京。因为预定了晚间返回的车票。所以,一早去茶马南街的衙门办完了事,就无处可去了。于是,决定到天安门广场逛逛。

 

一晃,又是近十年没到过北京了。在王府井附近下了公交车,又到肯德基消磨了两个多小时。最感慨的,莫过于王府井的冷清了!依稀的印象中,这里的人们不应该是密密麻麻,一不小心、丢了孩子都难寻的样子吗?

 

从肯德基出来,沿着长安大街北侧西行。老远,就看到一座牌楼横在人行道上。走到牌楼之前、遇到了两次拦路盘查---查证件和有无携带危险品。等到了大牌楼跟前,才知道这是进入天安门广场的一道关口,就跟坐飞机的安检差不多。所不同的,安检人员还要求出示包内的文字材料。

 

排队通过了牌楼,抬眼望去,或许是因为那些新增的栅栏,或许是因为见过了潍坊市政府广场的宏伟,感觉天安门广场好小啊!心里还感慨----中共若三十年前就如此草木皆兵,也就不至于发生了那场被世人诟病至今的灾难了。

 

囊中羞涩,进故宫、怕太多收费。就远远的隔着金水桥看了看。随后,到什么海隔壁的的劳动公园消磨了一个多小时。从公园出来,穿过长安街的地下通道,又在广场上转悠了一圈,直走的两腿疲软了,离发车的时间还早着哪。心想、还是到北京站里等着吧。

 

沿着长安大街南侧往车站走,虽然也有座大牌楼,但离开广场,却是不需要再过安检的。刚走不远,发现路边立一告示,曰:“国家博物馆免费游览”。

 

正所谓人穷爱占便宜。如今,自己也会像顾晓军先生小说里写的一样:但凡听到“发票,免费领五斤鸡蛋”,就会忙着去排队了。跟随着不多几个游客,沿着一道道栅栏圈引,走进了博物馆的入口。学着别人的样子,掏出身份证、放到扫描器上。接着,也伸手去机器的吐口里去摸,空的。以为这台机器坏了,又去别人已经摸到入场券的机器上试,还是空的。来来回回,把所有的机器都试了一遍,都没有给我吐出来一张入场券。有一次,还拿到了一张别人没取走的券。反复试的过程中,不只一位好心的游客提醒我:“你的身份证可能消磁了”。

 

没拿到入场券,也就没能进到免费参观的国家博物馆里去。当时,也以为自己只是走霉运---喝凉水都塞牙!身份证消磁了,也不是不可能的,是不?虽然进北京时,车票、身份证被机器检查过多次。虽然几个小时前,在茶马南街的政府衙门被,自己的身份证被用机器扫描过。虽然刚才通过北侧的大牌楼时,自己的身份证也还好好的。。。。。。

 

因为出北京,安检时极为松散的。所以,知道自己的身份证没有消磁,而是很可能被国家博物馆列入了黑名单,已经是一个多月后。

 

还是去政府,还是消了磁就无法读取身份证的机器。才知道自己的身份证完好无损。北京之后,又经历过十多次身份证被扫描。每一次,都是一次成功,没有任何已消磁的迹象。

 

北京之行,除了自己的身份证被文化部所属的国家博物馆莫名其妙的消磁。大概要算在天安门广场上、手机无法翻墙了。而在北京站却可以!

 

对了,在火车站候车时,饥肠辘辘中、吃了习总爱吃的庆丰包子。说句实话,真的不怎么好吃。那面,没有麦香。唯独大葱的馅料,透着一点点胡辣。

 

(后注: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shisansheng@gmail.com

 

【石三生2018年6月13日 星期二4:35】



浏览(17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86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