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石三生的博客  
因批评政府,被博客中国封杀,被凤凰网、华声网站等强力删帖。随流落异乡寻找发声地。  
        http://blog.creaders.net/u/497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2018-10-15 21:13:16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千零六十二

在中美贸易战这场举世罕见的经济大事件正如火如荼之际,诺贝尔委员会把经济学奖授予了两个美国经济学家——一个是以研究气候变迁、并以《气候赌局》闻名的威廉·诺德豪斯;一个是研究内生增长理论的保罗·罗默。

因为这两位的研究方向都与《巴黎协定》有着多多少少的关系,说诺贝尔委员会是籍此嘲笑一下退出该协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不会错。一如当年的《外交政策》宁肯把全球百大思想家授予几个以抢占男厕所为己任的准中国女流氓,也不肯认可以五千多篇文章与中共做政治游戏的顾晓军先生的思想。

但无论是诺德豪斯的“气候赌局”,还是罗默的经济学理论,都是有着严重、且无法自洽的缺陷。之所以会发生全球195个或民主、或独裁、或专制的国家愿意签署《巴黎协定》,根本原因,就是《巴黎协定》试图绕开政治,将看不见、摸不着、子虚乌有的空气问题作为人类社会亟需共同面对的问题。说白了,这是全球精英们都会关心;而全球那些独裁、专制治下的民众最最不会在乎的问题。《巴黎协定》之恶,是在追求人类社会的另类“平等”。而,“平等”,则被顾晓军主义斥为“不是好东西,是忽悠人的屁——终极理想、末世情结。而这样的理想、情结,具有邪教特征。

很显然,《巴黎协定》正是这样一个具有末世情结的、全球精英主义者用来忽悠民众的屁。

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的核心——“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创意或知识品,将直接关系到一国或地区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增长”(百度百科语),大概也就能运用于诸如毛里求斯之类的弹丸之地。尽管罗默本人曾经受邀参加由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但主、客双方似乎都忘记了用中国的发展,来验证一下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是否靠谱?

多么讽刺啊!中共自身的发展理念,恰恰是被自己捧为座上宾的经济学家的理论的反证——没有“创意或知识产品”,中国经济一样能保持长期增长。如果不是倒霉的特朗普总统胡乱发动贸易战,天知道中共的长期增长要到何时才能踩刹车呢?

而更加讽刺的,是被当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用自身的发展证明了保罗的内生增长理论在中国无疑是个“忽悠人的屁”的经济学家,却获得了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其实,真想关心经济体之间的增长与否,用顾晓军主义经济学的“时代指数”理论,便可一探究竟。或者,罗默若将自己的理论区分不同版本,似乎也说的通,比如,对诸如中国这类的经济体,直接改为“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模仿或模仿知识产权的产品,将直接关系到一国或地区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增长”。

具体一点,中国的温州当年靠模仿起家,中国的阿里巴巴马云、京东刘强东、百度李彦宏、从滴滴到小米等等,莫不是靠模仿起家并发展壮大。

 

观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尽管没有看到两位获奖者公开反对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但毫无疑问的,是两位大教授的经济学理论多华而不实,无论是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还是诺德豪斯的“气候赌局”,都无法应对与诠释当今经济社会最重大的事件——中美贸易战。

而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从贸易战的起因到贸易战将燃烧的十个战场,在将经济问题诠释透彻的同时,也为在贸易战中举止失措的中共开出了苦口良药的处方。

诺贝尔奖委员会把经济学奖授予罗默与诺德豪斯,未免有些“打呵呵”的嫌疑。罗默与诺德豪斯撇开政治谈经济的理论除了取巧,缺乏普世的价值,根本无法适应于这个专制、独裁与民主混杂的时代。人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只能是走自由经济之路,走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所说的各国都“真正形成支持消费型经济的制度和政策”。

也只有“真正形成支持消费型经济的制度和政策”,“内生增长”才会插柳成荫,诺德豪斯的碳排放税也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诺贝尔委员会真的想籍奖励经济学家的理论来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就请关注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的经济学理论吧。让这场将改变世界格局的中美贸易战来检验一下经济学家们的理论,看看谁才是那个具有普世价值、并且能自洽的经济学家!

 

【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 6:25 】



浏览(2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在中美贸易战中异军突起的顾晓军经济学 2018-10-08 04:27:48

在中美贸易战中异军突起的顾晓军经济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千零六十

特朗普总统发起的中美贸易战,虽然远未到盖棺论定的时候。但说贸易战已经成为检验中、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的学识优劣的一堂公开课,应该是不会错的。

而当今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之翘楚,则非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莫属。他们,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中,表现的又如何呢?

谷歌「诺贝尔经济学奖中美贸易战」,目之所及,居然是清一色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们在唱衰特朗普。恍惚中,感觉谷歌已经将传说中的、专为中共开发的「蜻蜓」技术用于实践了。谷歌唱衰特朗普,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言辞激进型的,诸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特朗普经济团队素质太低,中美贸易战美国必败无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Stiqlitz:世界不能让‘运动场上的暴徒’特朗普得逞」,「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贸易战中美最大区别美国自断后路中国招招致命」;

直叙胸襟型的,诸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美贸易战美国必败无疑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面临输掉贸易战的危险」;「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掀起贸易战最终将落败」;「诺贝尔奖得主发声:美国必将输掉自己发动的贸易战」;

曲线救国型的,诸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金特:贸易战无赢家」,「若爆发贸易战,诺奖得主称特朗普要保护的人最受伤」等等。

最令人一头雾水的,是用百度搜索「诺贝尔经济学奖中美贸易战」,百度与谷歌这两大曾经一山不容二虎的冤家,在中美贸易战问题上,竟出奇地一致。

说这是巧合似乎也说的通。但自己好奇地用谷歌再搜「诺贝尔经济学奖中美贸易战中国输」时,你们能猜到结果是怎样的吗?

除了顺序、用词有所不同,仍然是清一色的「美国面临输掉贸易战」了。

就在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们纷纷唱衰特朗普的同时;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于贸易战之初,就认为中美贸易战,大陆必输。这个输,不是输在一时一地,而是输在根子上」。

当中美贸易战已经落实到到第二轮后,再来看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们与顾晓军先生对贸易战的解读,孰优孰劣、已经是不言自明了。

当然了,于中美贸易战的结果无非是二选一,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与顾先生的输赢论充满太多的偶然性。只有从他们推断贸易战结果的理论依据中,才能看出究竟谁的经济学理论更科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怎样输掉贸易战?>认为:「特朗普似乎仍停留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贸易几乎清一色是终端消费品,对这些产品加税可以促使本国消费者改买本国货。但如今世界大部分贸易是中间产品,对这些产品加税最终会增加本国商品的成本,因此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具有自我毁灭性美国将会输掉自己发动的贸易战」;

而顾晓军先生,则依据自成一家的经济学理论,解析「大陆必输」的根由:从贸易战中的隐性阶段——「被侵袭方,不觉——大多数人沉浸在追求与争取社会的高福利之中,性情渐渐懒惰,浑浑噩噩度日,极愿意接受侵袭方的、各种低价商品,根本不去想这些商品是否得到了侵袭方政府的各种补贴」,再到梳理出中美贸易战的根源。

甚至,顾晓军先生在贸易战才开打,就已经预先推演出贸易战可能燃烧的10个战场——经济战、金融战、能源战、科技战、间谍战、政治战、网络战、军事战、外交战、文化战。

正如诸葛亮运筹帷幄,未出山,先将曹操、孙权、刘备三家的底牌看穿一般,顾先生不但看透了中美贸易战的实质是促使中共「形成能支持消费型经济的经济制度与政策」。而且,他还把中美两国的底牌都掀了开来。面对特朗普总统一手好牌,莫说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一眼便能猜到结局了;即便是不懂经济之人,也很难一根筋地认为中共会赢吧?

顾晓军经济学不但能够准确地解析诸如中美贸易战这般的重大的、突发性的经济社会的问题,诠释其来龙去脉。而且,还能够依据其经济学理论、找到解决经济问题的方法。更令人赞叹的,是化繁为简的顾晓军经济学,能够把复杂的经济问题,解释得让不具备经济学理论的人们看的明白。顾晓军经济学,真正属于平民主义时代的经济学。

或许,能够准确解析中美贸易战,还不足以显示出顾晓军主义经济学的强大基因。在<这枰「一盘很大很大的棋」>中,顾先生更深挖出左派(包括「红左」与「白左」)的灵魂——凯恩斯主义才是造成当今世界险象环生的始作俑者。

用了凯恩斯的 「经济学大师必须是具备多种天赋的罕见综合体」的说法,顾晓军先生可谓名副其实。仅从其预先推演出的贸易战将燃烧的十个战场中,也可一窥顾晓军思想之深邃与辽阔。在当今世界,具备文学、政治、经济、军事等多种天赋于一身的,可谓凤毛麟角。凯恩斯虽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自己到底是欠缺的天赋太多。所以,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先天不足,也造成了以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为灵魂的白左与红左,才会误入到今天这般的歧途。

尊敬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们,单凭顾晓军先生在中美贸易战中远远超越了许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经济学理论,是否也有资格问鼎诺贝尔经济学奖呢?

中美贸易战还在继续。恳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们关注顾晓军经济学,看看这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的形成、发展、以及最终的结局,是否都在顾晓军经济学的范畴之中吧!

【石三生2018年10月7日 星期四 5:34 】



浏览(35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副总统彭斯的演讲与“死错了人” 2018-10-07 21:11:57

美副总统彭斯的演讲与“死错了人”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千零六十一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火了。一时间,其引用的冯梦龙、尤其是鲁迅的句子,使得因为顾晓军先生“打倒鲁迅”后萎靡不振的中文界、似乎被打了一支强心针。

多么奇怪的彭斯啊!特朗普总统刚刚在联合国大会上点名批评社会主义。而彭斯,却把社会主义吹捧的旗帜——鲁迅的言语当作了宝典,并与中共一样,尊其为“骨锐特”。说彭斯如果生在中国,一定会成长为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大概是不会错的。

令人疑惑的,被环球时报认为是“檄文”的彭斯的演讲,虽然在具体事实上有所罗列。但与特朗普总统在联合国的演讲相比,并无太出格之处。既然如此,媒体们为何还觉得美国副总统的演讲更激烈呢?

就算彭斯的用词更猛。可他结尾引用的、冯梦龙的“人见目前,天见久远”与鲁迅的“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样称呼,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则无异于狗尾续貂。

限于历史局限,冯梦龙的小说宣扬的,只能是封建社会赖以维持统治的、冤冤相报的轮回报应。司马貌替阎王断案,也只能是与中纪委眼中的“公平正义”一样,把希望寄托在虚幻的“天理”之上。

不知彭斯副总统是否真的读过冯梦龙的小说?而且真的读懂了。中国人的“天”与西方人的“上帝”虽然看起来差不多,实则是南辕北辙。中国人所谓的“天”,不过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混帐老头儿。一切全是人自己在做(彭斯如引用“人在做,天在看”更准确)——人前世做了好事,自然就会有前世、今世的好报;如果前世做了好事,而被冤枉死了,还有阎王爷会为你主持公道。

可问题是,彭斯引用的<闹阴司司马貌断狱>中的司马貌、到底还是一命呜呼了啊。难道彭斯是想让美国人、或中国人相信因果报应、相信死后的荣华富贵吗?

彭斯引用的冯梦龙荒唐。他引用的鲁迅的言辞、同样是愚不可及。这不,海峡对岸的、被彭斯盛赞的民主台湾中央社的记者张淑伶就似乎被打了鸡血般在<美副总统彭斯演讲 让鲁迅又火了>中呻吟道:“今年是作家魯迅短篇小說「狂人日記」發表100週年,但這並沒有在中國大陸引起太多注意。讓魯迅又「火熱」起來的,反而是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的演講”。

作为一个对鲁迅情有独钟的台湾媒体人,张淑伶不会不知道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的《打倒鲁迅》已经在台湾出版。鲁迅之恶,除了被中共的包装。还有他自身也是以居高临下地批评民众为己任。顾先生说“民众是要爱的”;而鲁迅则恰恰相反——不但要“怒其不争”,还要像栽赃闰土一样,刻意抹杀民众与生俱来的血性与善良。

而更令民众难以想象的,是根据顾晓军先生考证:“鲁迅是延安与日本之间的通道”。

时间如果倒退回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时,彭斯与张淑伶仍然认为鲁迅是什么身份无所谓吗?

多么奇怪的彭斯啊,就算鲁迅不左、也不奸,可他终究是个过气了的、无法了解、更无法代表了民智已开的中国民众的人了。以三百多篇小说与叙事诗所取得的文学成就远在鲁迅之上的顾晓军先生,就绝不会像鲁迅样狗眼看人——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特朗普总统被希拉里等精英主义者围剿时,顾先生与顾粉团及所有热爱“公正是第一价值观”的人们就赞美特朗普是具有平民主义理想的总统;如今,在特朗普因发动贸易战被特色社会主义极力攻讦之时,顾晓军先生仍然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们反其道而行之——从理论上支持特朗普。

请问彭斯副总统,究竟谁像鲁迅一样用狗眼看世界呢?

彭斯的演讲,让我想起了一个中国古人的笑话:

邻居死了岳母,便请私塾先生写一篇祭文。私塾先生也不会写,就炒了书中一篇祭岳父的文章给了邻居。

葬礼上,有识字者指出了祭文的错误,邻居便回去找私塾先生。私塾先生还很生气:“你好好看看,我抄的一字不差。怎能说我错了?除非是你们家死错了人”。

但愿抄文抄得一字不差的美国副总统彭斯,没有指桑骂槐。

 

【2018年10月8日 星期一 6:17 】



浏览(48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世界欠顾晓军三个诺奖 2018-10-03 19:48:42

世界欠顾晓军三个诺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千零五十九

   

  推友微之居士感慨“世界欠顾先生一个诺奖”,真是道出了我和顾粉团众兄弟们的心声。

  顾晓军先生复出以来的五千多篇文章,其思想丰富,有已出版的《九月随想》;首创的具有颠覆性的新哲学,有《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大腦革命》;阐述新价值观的,有《公正第一》;主张新社会学理念的,有《平民主义民主》;指明中国民运道路的,有《中国新民运》;勘史、批毛泽东与中共作假的,有《打倒鲁迅》等;于文学方面,则有《顧曉軍小說【一】》、《顧曉軍小說【二】》、《顧曉軍小說【三】》与《顧曉軍谈小說》等。于经济学方面,则有正在撰写的《贸易战》等。

因此,顾粉团的朋友们,从二零一二年开始,以两千多篇向诺贝尔奖推荐“顾晓军主义”与“顾晓军小说”,开启了试图打破由中西方精英主义者主导话语权的推荐活动。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具有平民主义民主理想的尝试。在向诺贝尔奖推荐的过程中,还充分运用“顾氏质疑学”,揭露韩寒、艾未未、陈光诚等所谓“全球百大思想家”、“时代风云人物”,直接导致了美国《外交政策》、《时代周刊》等与中共沆瀣一气、打造的伪维权骗局偃旗息鼓。

微之居士认为“世界欠顾晓军先生一个诺奖”,石三生我认为还不够。应该是“世界欠顾晓军先生三个诺奖”——和平奖、文学奖、经济学奖。

于诺贝尔和平奖,顾晓军先生大到维持国与国之间和平的“公正是第一价值观”、“平民主义民主”、“培养反对党、反对派”;小到各种战术及“不站队”、“不被抓”等等,无一不是这个仍然充斥着独裁、专制时代的人类社会的亟需。

毫无疑问,人类社会不管如何蹉跎,总是要进化。中共,就最喜欢将“与时俱进”当作口头禅。而对应专制的不断进化,无论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还是曼德拉喜欢变来变去的今天主张非暴力、明天又主张暴力,今天加入共产党,明天又极力隐瞒等等,都已是昨日黄花,难与专制独裁匹敌。刘晓波效仿曼德拉彻底的失败,就是最好的见证。顾晓军先生的“不被抓”理论,才是平民与专制做斗争的、最有效的武器。

于诺贝尔文学奖,顾晓军先生三百多篇小说与叙事诗,洋溢着浓浓的英雄史诗情结——《我是中国远征军》中的南洋纨绔子弟愤然抗日的英雄气概,《伤兵敢死队》中的军官们舍生赴死的慷慨悲壮;微末如老乌龟,其荣辱感也足以令李敖、杨振宁之流汗颜;肮脏如歪拐的娘,却不知比那些沐猴而冠的中共高官令计划、许立全们要干净多少倍……

顾晓军先生的文学,立志要“亲近小人物,关注他们的命运与艰辛”。顾晓军先生要扛起复兴中国文学的大旗!欣赏顾晓军先生的文学,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就深深触及人心底最隐秘的角落;也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就能与人心底那小到连自己都忘却了的血性与气概共鸣。

顾晓军先生的文学,深具“芥子纳须弥”的意境。中国社会特色之大,一篇《人肉馅饼》足以象征;二次世界大战中国虽胜犹败,一篇《国际会议》已道尽其因矣。

于诺贝尔经济学奖,顾晓军先生创造了“时代指数”理论。运用“时代指数”,可以准确描绘出所有标榜自己是“特色经济”的政权的谎言。以此推演出的“批邓理论”,更是将包括特朗普总统之前的美国在内的、西方世界都为之默许的邓小平的经济理论拉下神坛。

顾晓军先生的经济学,不但可以检验以往经济社会的成果,更可以“先知先觉”(“六四”学运领袖刘刚语)、用于解决经济社会的突发事件,比如中美贸易战。

很显然,仅从特朗普总统与幕僚们的言语中表达出的“希望中国人民好”,也不难看出顾晓军先生于贸易战的本质是支持“中国形成与发展起真正的、支持消费型经济的制度和政策”是对的。如果中共能够真正为民众着想、为民众谋幸福,就应该采纳顾晓军先生于贸易战的理论——与特朗普总统顺向而为。

综上所述,顾晓军先生的思想包罗万象,已经涵盖了除诺贝尔自然科学奖项之外的和平奖、文学奖、与经济学奖的范畴。更叹为观止的,是顾晓军先生不论在哪一个领域,都只会更优秀,而不会逊色于其他获奖者。

顾晓军先生是一个真正的思想家。也只有真正的思想家的思想,才能够做到触类旁通、造福于人类社会。

2018年10月5日



浏览(26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顾晓军——洋溢着英雄史诗情怀的文学家 2018-10-02 14:38:41

顾晓军——洋溢着英雄史诗情怀的文学家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九州评论之一千零五十八

 

战争与文学,如一对难兄难弟,总是喜欢如影随形——从荷马的《伊利亚特》,到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从《汤姆大叔的小屋》,到《三国演义》。他们之所以能流芳至今,无不是因为其中的英雄史诗。

纵观百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尽管诸如肖洛霍夫等不乏对战争的深刻感悟。但《静静的顿河》中,主人公格利高里的身上也具有动人心魄的英雄史诗般的情怀吗?

反正,石三生我读过此书。但今天发现,在翻看《知乎》上的书评时,竟像自己从来不曾读过一样。

虽然不知《静静的顿河》是否具备英雄史诗的情结?但却知道被中共前文化部长王蒙盛赞是「太文学了,再找不到这样强有力的的抒情散文小册子」的《共产党宣言》,自问世后一百多年来、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巨大灾难,堪称是罄竹难书。

为什么会这样呢?所谓的文学,真的只能如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所说:「我们的文学真能使人类的贪欲,尤其是国家的贪欲有所收敛吗?结论是悲观的」吗?

在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复出后的文学问世之前,也难怪中共高官莫言会感到悲观」。不但中国社会在鲁迅、莫言等文学家的引导下快速沦丧。就连瑞典文学院的十八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也在被莫言的魔幻文学感染后仅四年、就土崩瓦解。

当所谓的文学对亲自为之颁奖的瑞典文学院都无法产生丝毫积极、有益的影响时。诺贝尔文学奖所谓的「授予一年来对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人」恐怕也只能是意淫了。

文学,到底发生了什么故障?致使其不能与人类社会进化的正方向一致了呢?

用了顾晓军先生的话说,应该就是文学,不能放弃人类有史以来的、英雄史诗的总体方向。没有英雄史诗,人类不可能主宰世界;各民族,也会消亡」。

鲁迅的文学中,有「英雄史诗」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共高官莫言的文学中,有「英雄史诗」吗?答案同样是否定的。鲁迅的文学,除了对孔乙己、阿Q式的人性丑陋面的挖掘外,全然不见一丝常人本该与生俱来的血性与气概。正是在缺乏「英雄史诗」,且只会蝇营狗苟的中国文学背书下,社会也只有向着笑贫不笑娼的方向迅速坍塌下去。

而英雄史诗般的情怀,在顾晓军先生的文学中,总是可以信手拈来——从正面歌颂战争时期人们的英雄主义情怀的<我是中国远征军>、<伤兵敢死队>,到诠释和平时期平民百姓人性光辉的<兵马俑>等等。甚至,在顾晓军先生将笔触伸向龌龊横流的垃圾场时,依然能通过老畜生「俺養你小,你養俺老」表达出人类最质朴的责任感。借助兵马俑所说的「男人,都應該這樣:為了自己的國家、女人、兒女,時刻準備著,去出征、 去征戰……或是戰死、或是回還……那,就是命!"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顾氏文学中一脉相承的英雄史诗般的情怀。

同是染笔于小人物。被誉为在《故乡》一文中「给予了对劳动人民深切同情」的鲁迅,不但通篇只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怜悯」,更是以杨二嫂从草灰堆中扒拉出十多个碗碟来,将「劳动人民」闰土的人性中的余辉诛杀殆尽。同样展现人性中的做「贼」与狡黠——顾晓军先生笔下的老畜生「手快,抓起三個,往鍋裡一丟」,令人忍俊不禁之余,油然而生的是对老畜生从不被人当人看的理解;而如闰土般本可以白得一些老爷的施舍之外,再私藏十多个碗碟。不但有违人性、有违常情,也更加的令人从心底感到民众之可憎了。顾晓军先生的文学,发掘的是「不被人当人看」的、从小畜生到老畜生骨子里的担当精神;而鲁迅,对民众不但「怒其不争」,还是一种刻意栽赃。

都说,文学是高于生活的。但若把当今中国社会人们甚至于恐惧伸手帮扶一下摔倒的路人的现象反馈回文学,是否可以映照出以鲁迅、莫言为首的主流文学的颓废与沦丧呢?

但愿被莫言之流的文学重度污染后的瑞典文学院,能够痛定思痛——反思一下诺贝尔文学奖的取向,是否已经远离了文学的最基本属性——「不能放弃人类有史以来的、英雄史诗的总体方向」。

毋庸置疑,如果文学连最基本的「英雄史诗」都没有,又何谈对人类社会做贡献呢?顾晓军先生三百多篇小说与叙事诗,无不洋溢着英雄史诗般的情怀。相信瑞典文学院的汉语专家——诺贝尔文学奖的十八位终身评委之一的马悦然在欣赏过顾晓军先生的文学后,都要为自己连「臭不要脸老畜生」那点儿担当都没有,而感到深深的惭愧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时候为文学正一正名——籍奖励文学作品中的英雄史诗,来为人类社会的正向进步做出应有的贡献了。

石三生 2018年10月2日



浏览(17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4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8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