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開明的博客  
忙裏偷閒。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一直找不到以上貼切、對等的英譯文。  
我的网络日志
劣等民族劣在哪里? 2019-06-03 11:02:58

劣等民族劣在哪里?


可能自商鞅的强国弱民治国方针开始,中国人在思想上沦落为了奴隶,用鲁迅的话说,成了劣等民族。作为中国人,我们可能都不容易接受,很沉重,但又表现得千真万确。认识自己,认识这个民族,可能还是有它的意义的。《灯下漫笔》是鲁迅100年前的作品。100年,几代人。


灯下漫笔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81%AF%E4%B8%8B%E6%BC%AB%E7%AC%94

 

《灯下漫笔》是中国现代文学奠基人鲁迅的作品。这篇文章通过银票贬值时期折现银的小故事作为引子,讲解了人们在危难之中容易降格以求的保命心态,引申到中国自古以来的历史现状,判断出中国历史中人民做人而不得,只能做奴隶,甚至常常连做奴隶也不得的处境;并从劳动人民地位的角度,将中国历史分为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作者通过同化”“生活美等实例,指明中国人民历史地位形成原因是中国固有文化中的礼教纲常’”。作者认为这种文化培养着中国人民的忍辱,苟安,压制的社会性格。由于这种文化在古代中国获得长期广泛认同,给人民带来畸形的满足感: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作者比喻: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由此,作者认为:在中国社会文明中,有人能到了已有赴宴的资格的现在,而还替我们诅咒中国的现状者,这才是真有良心的真可佩服的人!表达出作者批判封建文化,希望青年摆脱这种文化束缚,抛弃这种文化的想法。

这篇文章带着进取之心,对中国封建文明进行反思批判,反映了鲁迅以人民地位为角度的历史观点,对中国封建文化持否定态度的变革精神。

作品名称

灯下漫笔

创作年代

1925

作品出处

《坟》

文学体裁

杂文

    

鲁迅

目录

1.     1 作品原文

2.     2 作品注释

3.     3 创作背景

4.     4 作品鉴赏

5.     5 作者简介

作品原文

 

 

灯下漫笔

有一时,就是民国二三年时候,北京的几个国家银行的钞票,信用日见其好了,真所谓蒸蒸日上。听说连一向执迷于现银的乡下人,也知道这既便当,又可靠,很乐意收受,行使了。至于稍明事理的人,则不必是特殊知识阶级,也早不将沉重累坠的银元装在怀中,来自讨无谓的苦吃。想来,除了多少对于银子有特别嗜好和爱情的人物之外,所有的怕大都是钞票了罢,而且多是本国的。但可惜后来忽然受了一个不小的打击。

就是袁世凯⑵想做皇帝的那一年,蔡松坡⑶先生溜出北京,到云南去起义。这边所受的影响之一,是中国和交通银行的停止兑现。虽然停止兑现,政府勒令商民照旧行用的威力却还有的;商民也自有商民的老本领,不说不要,却道找不出零钱。假如拿几十几百的钞票去买东西,我不知道怎样,但倘使只要买一枝笔,一盒烟卷呢,难道就付给一元钞票么?不但不甘心,也没有这许多票。那么,换铜元,少换几个罢,又都说没有铜元。那么,到亲戚朋友那里借现钱去罢,怎么会有?于是降格以求,不讲爱国了,要外国银行的钞票。但外国银行的钞票这时就等于现银,他如果借给你这钞票,也就借给你真的银元了。

我还记得那时我怀中还有三四十元的中交票⑷,可是忽而变了一个穷人,几乎要绝食,很有些恐慌。俄国革命以后的藏着纸卢布的富翁的心情,恐怕也就这样的罢;至多,不过更深更大罢了。我只得探听,钞票可能折价换到现银呢?说是没有行市。幸而终于,暗暗地有了行市了:六折几。我非常高兴,赶紧去卖了一半。后来又涨到七折了,我更非常高兴,全去换了现银,沉垫垫地坠在怀中,似乎这就是我的性命的斤两。倘在平时,钱铺子如果少给我一个铜元,我是决不答应的。

但我当一包现银塞在怀中,沉垫垫地觉得安心,喜欢的时候,却突然起了另一思想,就是: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欢。

假如有一种暴力,将人不当人,不但不当人,还不及牛马,不算什么东西;待到人们羡慕牛马,发生乱离人,不及太平犬的叹息的时候,然后给与他略等于牛马的价格,有如元朝定律,打死别人的奴隶,赔一头牛,⑸则人们便要心悦诚服,恭颂太平的盛世。为什么呢?因为他虽不算人,究竟已等于牛马了。

我们不必恭读《钦定二十四史》,或者入研究室,审察精神文明的高超。只要一翻孩子所读的《鉴略》,——还嫌烦重,则看《历代纪元编》⑹,就知道三千余年古国古⑺的中华,历来所闹的就不过是这一个小玩艺。但在新近编纂的所谓历史教科书一流东西里,却不大看得明白了,只仿佛说:咱们向来就很好的。

但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中国的百姓是中立的,战时连自己也不知道属于那一面,但又属于无论那一面。强盗来了,就属于官,当然该被杀掠;官兵既到,该是自家人了罢,但仍然要被杀掠,仿佛又属于强盗似的。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有一个一定的主子,拿他们去做百姓,——不敢,是拿他们去做牛马,情愿自己寻草吃,只求他决定他们怎样跑。

假使真有谁能够替他们决定,定下什么奴隶规则来,自然就皇恩浩荡了。可惜的是往往暂时没有谁能定。举其大者,则如五胡十六国⑻的时候,黄巢⑼的时候,五代⑽时候,宋末元末时候,除了老例的服役纳粮以外,都还要受意外的灾殃张献忠的脾气更古怪了,不服役纳粮的要杀,服役纳粮的也要杀,敌他的要杀,降他的也要杀:将奴隶规则毁得粉碎。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来一个另外的主子,较为顾及他们的奴隶规则的,无论仍旧,或者新颁,总之是有一种规则,使他们可上奴隶的轨道。

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⑾愤言而已,决心实行的不多见。实际上大概是群盗如麻,纷乱至极之后,就有一个较强,或较聪明,或较狡滑,或是外族的人物出来,较有秩序地收拾了天下。厘定规则:怎样服役,怎样纳粮,怎样磕头,怎样颂圣。而且这规则是不像现在那样朝三暮四的。于是便万姓胪欢了;用成语来说,就叫作天下太平

任凭你爱排场的学者们怎样铺张,修史时候设些什么汉族发祥时代”“汉族发达时代”“汉族中兴时代的好题目,好意诚然是可感的,但措辞太绕湾子了。有更其直捷了当的说法在这里——

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这一种循环,也就是先儒之所谓一治一乱⑿;那些作乱人物,从后日的臣民看来,是给主子清道辟路的,所以说:圣天子驱除云尔。⒀现在入了那一时代,我也不了然。但看国学家的崇奉国粹,文学家的赞叹固有文明,道学家的热心复古,可见于现状都已不满了。然而我们究竟正向着那一条路走呢?百姓是一遇到莫名其妙的战争,稍富的迁进租界,妇孺则避入教堂里去了,因为那些地方都比较的,暂不至于想做奴隶而不得。总而言之,复古的,避难的,无智愚贤不肖,似乎都已神往于三百年前的太平盛世,就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了。

但我们也就都像古人一样,永久满足于古已有之的时代么?都像复古家一样,不满于现在,就神往于三百年前的太平盛世么?

自然,也不满于现在的,但是,无须反顾,因为前面还有道路在。而创造这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但是赞颂中国固有文明的人们多起来了,加之以外国人。我常常想,凡有来到中国的,倘能疾首蹙额而憎恶中国,我敢诚意地捧献我的感谢,因为他一定是不愿意吃中国人的肉的!

鹤见钓辅⒁氏在《北京的魅力》中,记一个白人将到中国,预定的暂住时候是一年,但五年之后,还在北京,而且不想回去了。有一天,他们两人一同吃晚饭——

在圆的桃花心木的食桌前坐定,川流不息地献着出海的珍味,谈话就从古董,画,政治这些开头。电灯上罩着支那式的灯罩,淡淡的光洋溢于古物罗列的屋子中。什么无产阶级呀,Proletariat⒂呀那些事,就像不过在什么地方刮风。

我一面陶醉在支那生活的空气中,一面深思着对于外人有着魅力的这东西。元人也曾征服支那,而被征服于汉人种的生活美了;满人也征服支那,而被征服于汉人种的生活美了。现在西洋人也一样,嘴里虽然说着Democracy⒃呀,什么什么呀,而却被魅于支那人费六千年而建筑起来的生活的美。一经住过北京,就忘不掉那生活的味道。大风时候的万丈的沙尘,每三月一回的督军们的开战游戏,都不能抹去这支那生活的魅力。

这些话我现在还无力否认他。我们的古圣先贤既给与我们保古守旧的格言,但同时也排好了用子女玉帛所做的奉献于征服者的大宴。中国人的耐劳,中国人的多子,都就是办酒的材料,到现在还为我们的爱国者所自诩的。西洋人初入中国时,被称为蛮夷,自不免个个蹙额,但是,现在则时机已至,到了我们将曾经献于北魏,献于金,献于元,献于清的盛宴,来献给他们的时候了。出则汽车,行则保护:虽遇清道,然而通行自由的;虽或被劫,然而必得赔偿的;孙美瑶⒄掳去他们站在军前,还使官兵不敢开火。何况在华屋中享用盛宴呢?待到享受盛宴的时候,自然也就是赞颂中国固有文明的时候;但是我们的有些乐观的爱国者,也许反而欣然色喜,以为他们将要开始被中国同化了罢。古人曾以女人作苟安的城堡,美其名以自欺曰和亲,今人还用子女玉帛为作奴的贽敬,又美其名曰同化。所以倘有外国的谁,到了已有赴宴的资格的现在,而还替我们诅咒中国的现状者,这才是真有良心的真可佩服的人!

但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因为倘一动弹,虽或有利,然而也有弊。我们且看古人的良法美意罢——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

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⒅。(《左传》昭公七年)

但是没有臣,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

虽然那是古事,昭公七年离现在也太辽远了,但复古家尽可不必悲观的。太平的景象还在:常有兵燹,常有水旱,可有谁听到大叫唤么?打的打,革的革,可有处士来横议么?对国民如何专横,向外人如何柔媚,不犹是差等的遗风么?中国固有的精神文明,其实并未为共和二字所埋没,只有满人已经退席,和先前稍不同。

因此我们在目前,还可以亲见各式各样的筵宴,有烧烤,有翅席,有便饭,有西餐。但茅檐下也有淡饭,路傍也有残羹,野上也有饿莩;有吃烧烤的身价不资的阔人,也有饿得垂死的每斤八文的孩子⒆(见《现代评论》二十一期)。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

外国人中,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占了高位,养尊处优,因此受了蛊惑,昧却灵性而赞叹者,也还可恕的。可是还有两种,其一是以中国人为劣种,只配悉照原来模样,因而故意称赞中国的旧物。其一是愿世间人各不相同以增自己旅行的兴趣,到中国看辫子,到日本看木屐,到高丽看笠子,倘若服饰一样,便索然无味了,因而来反对亚洲的欧化。这些都可憎恶。至于罗素在西湖见轿夫含笑⒇,便赞美中国人,则也许别有意思罢。但是,轿夫如果能对坐轿的人不含笑,中国也早不是现在似的中国了。

这文明,不但使外国人陶醉,也早使中国一切人们无不陶醉而且至于含笑。因为古代传来而至今还在的许多差别,使人们各各分离,遂不能再感到别人的痛苦;并且因为自己各有奴使别人,吃掉别人的希望,便也就忘却自己同有被奴使被吃掉的将来。于是大小无数的人肉的筵宴,即从有文明以来一直排到现在,人们就在这会场中吃人,被吃,以凶人的愚妄的欢呼,将悲惨的弱者的呼号遮掩,更不消说女人和小儿。

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九日。 [1] 

作品注释

编辑

⑴漫笔:不拘形式随手写出的文章。

袁世凯1859—1916):河南项城人,自一八九六年(清光绪二十二年)在天津小站练兵起,即成为实际上北洋军阀的首领。由于他拥有反动武装,并且勾结帝国主义,又由于当时领导革命的资产阶级的妥协性,他在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后窃夺了国家的



浏览(380) (1) 评论(1)
发表评论
什么样的人思想会没有局限性? 2019-04-19 18:20:53

前两天,看到幼河的博客,谈胡耀邦思想的局限性。但幼河不让跟帖评论,可能不想让人籍此唱反调。


其实我就有不同想法。胡所处的那个时期,是一个非常时期。历史会证明,胡所做的理性努力,代表了中国的未来。周有光好像前几年说过,不要太着急,世界总是在进步。中国的未来,还是要靠胡那样的人或胡那样一群人的理性思考与世界作良性衔接。


在推动中国向前发展的进程中,胡耀邦、赵紫阳,可能都对沉重的中国历史认识不足,远远比不上邓小平。在中国,每前进一步,可能都需要用倒退两步的方法才能实现。具体地讲,他们多错在了没与邓小平经常地保持紧密沟通、以获得其强有力支持的问题上,相反地、多半地被人离间了。


人都有局限,否则可能就不是人了。下面这个转自美国之音的帖子,不知是否引人注意了没有。正所谓时事造英雄、时事限制英雄。

  • 更多

 

鲍彤回顾胡耀邦的“思想无禁区”与邓小平的“四个坚持”


2019年4月16日 23:05最后更新: 2019年4月18日 02:25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资料照片)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资料照片)



1989年4月15日,因容忍要求民主自由的学运、“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被邓小平等中共元老罢黜的中共原总书记胡耀邦突然病逝,北京、上海、南京等地成千上万学生和知识分子上街表达哀思,逐渐形成以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为主的大规模民主运动,最终当局出动军队开枪镇压,发生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而反对武力镇压的时任中共领导人赵紫阳亦遭整肃。在胡耀邦逝世30周年之际,美国之音电话采访了曾因六四事件被捕入狱的原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下面是这次访谈的第2部分,重点回顾胡耀邦与邓小平在思想解放和如何对待毛泽东政治遗产及体制改革等方面的重大分歧。

鲍彤回顾胡耀邦的“思想无禁区”与邓小平的“四个坚持”

 嵌入 分享

鲍彤回顾胡耀邦的“思想无禁区”与邓小平的“四个坚持”

作者 美国之音

 嵌入 分享

代码已经复制到剪贴板。

 

网址已复制到剪贴板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8:230:00

 下载 

 弹出播放器

1979年初理论工作务虚会 胡耀邦提出解放思想不要有任何顾虑

记者:现在的一些做法跟耀邦当年所提倡的,到底是在继承,还是放弃?

鲍彤:我想其实耀邦精神受到压抑不是现在的问题,拿这个务虚会来说,务虚会好像开了一两个月,时间很长,大概开了一个月的时候就休会。为什么休会呢?因为小平说停下来,那么就停下来。结果有一天我记得又通知了,说小平要做报告,那么大家就去听报告了。然后小平做了报告,就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务虚会上对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报告,第一个报告就是耀邦的导言、开幕词,讲的是畅所欲言,讲的是没有禁区,讲的是彻底解放思想,不要有任何顾虑,任何领域都可以涉及,什么观点都可以发表。因此整个务虚会是生动活泼的。

邓提四项基本原则 务虚会突然变调

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之后,还是这个务虚会,务虚会结束的总结就是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邓小平讲的话比耀邦的话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耀邦讲的是解放思想,没有禁区,邓小平讲的是有四个禁区,就是四个基本原则,不能动、不能批、不能说。所以耀邦的精神、耀邦的主张并不是后来受到压制,实际上就在务虚会,就在一两月当中就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我记得务虚会结束了大家都说,耀邦就是一个放,要大家放,小平的报告呢,就是要大家收,形成了一个非常鲜明的对照。这是1978年底,1979年初的事情。那么当时就是演习了,放还是收的演习。

既要否定文革又要坚持毛泽东思想

后来过了两年,到了1982年的第二个历史问题决议的时候,就很有意思了。第一次那个务虚会我是参加了,第二个历史问题决议(会议)有两千人参加,这个我没参加,我已经到紫阳那里工作了,忙得很,搞经济工作。但是情况我还是知道一点,当时为了总结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全党要求做一个结论,因此理所当然应是否定文化大革命,而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领导的,毛泽东发动的,因此必须是否定文化大革命就要否定毛泽东思想,本来题中应有之义,应该是。

既然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就必须否定毛泽东思想。两千个人大概大家发表的意见都是这个意见。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犯了错误的,毛泽东不犯错误,你总结教训干什么呢?但是,奇怪的是,邓小平大概讲了四五句话,这四五句话,后来摘要摘录放在邓小平文集里面去了。邓小平说,我们要世世代代高举毛泽东思想。本来否定整个文化大革命是要否定毛泽东思想的,结果邓小平的结论是总结文化大革命经验教训,就要世世代代高举毛泽东思想,这简直是一个笑话,那就是肯定文化大革命了。

邓小平还讲了这个话:如果我们这个决议否定毛泽东思想,那我们这个会就不必开了,我们这个决议就不必做了。我们这个决议只要做,就是要实实在在高举毛泽东思想。所以我说邓小平这一招是做的真是精彩,出人意外,谁也想不到的。大家都要否定毛泽东思想,最后他说,必须实实在在肯定毛泽东思想,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就把整个问题倒了个个儿。

所以无论是“务虚会”也好,”“历史问题决议”也好,实际上就是一个缩影。缩影是什么呢?就是邓小平,整个70年代末,到80年代底,这个年代邓小平做的事情都是这样的事情。看起来是这么回事,突然一变,眼睛一眨变成那回事,确实是很有本事,也就是说,是不可思议的。但是我认为这种变化反映的是邓小平的本质,

记者:是不是他没有顺应当时的民意和当时的潮流?

鲍彤:很多人都说是邓小平倡导了改革,领导了改革,是改革的领导人,开辟了改革时代,但是实际上确实是这样:邓小平用支持改革的办法、支持改革的姿态,也用支持改革的方法,最后要达到的是加强、巩固毛泽东体制这样一个目的,毛泽东体制就是一呼百应,当领导,全民服从,就是这样一个体制,

记者:当时邓小平突然提出这样的提法,他既要反对文化大革命,同时又要坚持毛泽东思想。现在也提出了前30年和后30年互相不能否定,有很多做法又跟毛泽东时代和改革开放以前,又有似曾相识的地方,这个如何解释呢?你怎么看呢?

鲍彤:我对现在的情况不大了解,而且也不敢议论,因为现在的要求是看齐,是不得妄议,我想还是讲邓小平。

问:那么这个,跟耀邦提倡的大家畅所欲言,要解放思想,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抓辫子,这跟“三不”是不是也是相背离的?

鲍彤:对了,当耀邦讲这些话的时候,邓小平并没有直接说,耀邦你这个开幕词错了。但是邓小平用四根棍子,实际上不就是打了务虚会?实际上直接否定了耀邦的开幕词,就是务虚会的导言。

鲍彤认为四个坚持是毛泽东特色,谈不上改革开放

鲍彤:历史问题决议,如果最后写出一个决议否定毛泽东,那么这个决议就失败了。邓小平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写这个决议否定毛泽东思想,那我们这个决议就不必做了。这个是他公然讲的。当时他讲这个情况之下,大家觉得很压抑。但是实际上,公开的没有一个人说,小平自相矛盾。

邓小平自己就是在矛盾当中找出路。他不是又说改革开放,又说“四个坚持”。这两个东西是打架的:“四个坚持”,还有改革开放吗?改革就是改掉“四个坚持”,开放就是向世界接轨嘛, 而不是局限于四个坚持。

“四个坚持”是中国特色,“四个坚持”是毛泽东特色,有“四个坚持”根本谈不上改革开放。但是邓小平巧妙的就像变戏法的魔术师一样,他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给你看的眼花缭乱,这个是要有很大的水平的,很高的水平的。

(根据电话采访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浏览(282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2019-03-02 23:37:10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1883年3月14日卡尔马克思逝世,但直到去世他都没有改变他在在1872年9月8日在阿姆斯特丹为共产国际所作的La Liberté演讲中的观点,即不同国家的制度、风俗和传统必须予以考虑,像美国、英国及荷兰,民主制度比较好,那里工人可以通过和平手段达到他们的目标,就不适用暴力革命。


无独有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密尔顿弗里德曼直到去世前都在感概:社会主义正在无可阻挡地蚕食美国:1920年代,美国各级政府只用去20%的美国GDP,而现在是53%。诚然,把一国政府的GDP用量等同于社会主义,绝不是千年社会主义空想家的初衷,但却不失为一种诠释:社会主义不是你说是就是,而是需要你去感知的,是需要你去探究的。同样,这个GDP是怎么花的,也可以予以分析。不容分析、不容探究、没有思想、言论自由,动不动就因言获罪,就肯定不是社会主义。


与马克思同时代,且就在马克思去世后一年,在世界东方,在两千年专制统治下的中国,有一个人终于在临死前勇敢地讲出了他的真话:两广总督张树声,在他给光绪帝的遗折中大声疾呼:“采西人之体以行其用。” 有太多的人都知道这个,但是谁也不敢讲,即便是这个张树声,也只能在临死之前讲出来。


要知道,“采西人之体以行其用,”就是西化,在1980年代的中国,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是要罢官、坐牢的。


时间快放到21世纪初,有一个被囚禁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四分之一世纪前被罢黜的政治老人,在生命临近终点前,也留下录音,终于赞同西方的议会民主。尽管议会民主可能不是个好东西,但迄今为止好像还没有比这个更好一点的东西,至少议会民主可以确保这位老人失去权力以后也能有一个自由的生活。


这恰巧是光绪被囚并死于赢台的百年循环,可歌可泣,只是不知当年光绪留下了什么真话。更不知下一个百年该轮到谁道出一番刻骨铭心的箴言。正所谓:“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百度一下张树声,方知其人生了得,我辈真是望尘莫及: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C%A0%E6%A0%91%E5%A3%B0/28043

 

临终遗折

光绪十年(1884年)四月,张树声因病请开去总督缺后,专治军事。他亲驻黄埔行营,督率诸将备战。每日登山涉海相度形势,布置安排拦河、阻船、安雷、发电、截击、援应等各项军事准备措施。由于炎暑郁蒸,海风尤厉,病体不支。……终以积劳过甚,受病已深,服药亦不效。此时,张树声已经萧然布被,伏枕支离,流涕呜咽……,昏瞀谵语,率皆部勒防劳,语或大呼开炮击贼。最后,张树声因病势加剧,于九月初八日(1026日)病逝于军中。

张树声是淮军将官中很有政治卓识的人。他临终前,冒着遭受谴责的风险,以鸟死鸣哀,……垂死涕泣,不知所云,谨伏枕口授《遗折》,委托继任两广总督张之洞、兵部尚书彭玉麟等人代为转呈清廷。他在《遗折》中痛陈国事,请及时变法以奠国家长治久安。他首先分析了当时大清王朝面临的国际形势:

泰西之人,负英鸷之性……挟其轮船枪炮之坚利,以与我中国从事。数十年来,俄罗斯侵轶于北方,日本窥伺于东海,英吉利由印度、缅甸以规滇、藏,法兰西据西贡、海防而谋滇、粤,雎盱怪状,日益难制。

当时,西方列强自北向南,有俄罗斯、日本、英、法各国环伺左右,但是,中国蹈常习故,衣冠而救焚,揖让而拯溺,其何以济耶?他希望皇上和朝廷能断自宸衷,通筹全局,……中外臣工同心图治,勿以游移而误事,勿以浮议而隳功,尽穷变通久之宜,以奠国家灵长之业,则微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这是自己终夜感愤,与世长辞,终难瞑目者也。

这是一篇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献。张树声看清楚西洋立国具有本末,育才于学堂,论政于议院,君民一体,上下一心为其体,轮船大炮、洋枪、水雷、铁路、电线为其用。今中国遗其体面而求其用,必无功效。所以他奏请清帝宸衷立断,毅然采西人之体以行其用。换句话说,就是必须变法维新,方足以图自强。李鸿章等人所徘徊瞻顾不敢奏陈的意见,都由张树声以临死的哀鸣,披沥痛陈于清帝之前。其言虽未被采纳,而后来戊戌变法维新运动,张树声已树其先声了。

张树声病逝后,朝廷于十月二十三日下达谕旨:张树声才识优长,勤能练达,战功卓著,由道员洊擢封圻,于吏治、营伍、驭远、筹防诸务,均能实心规画。……留办广东防务,正资倚畀。兹闻溘逝,悼惜殊深。加恩著照总督例赐恤。并将事迹宣付史馆立传。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同时予谥靖达

张树声病故后,灵柩运回故乡肥西县,安葬于周公山西麓。张树声的遗著有《张靖达公奏议》八卷,为其幕僚何嗣焜将其历年奏疏143篇,编为八卷,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刊印成书。此书记载张树声从政后的一些决策举措,及其自强维新思想的发展过程,具有较高史料价值。另外,还有收录张树声书信、奏对等篇的《张靖达公杂著》一卷传世。 [2] 

Description: 张树声画像(为其第五代孙张以永绘)张树声画像(为其第五代孙张以永绘) [1]

政治思想

编辑

张树声秉性读书好为深沉之思,尤究心经世之学” 。在率部与太平军作战中,就较早地接触西方兵器、制度;担任地方大员的时间较早,多次参与朝廷内政外交重大决策讨论,因此对于政治、军事、外交等内政外务都有全面的接触领会,并具有一定的认识深度。加之他所具有的肥西人趋新、敢干的特质,洋务思想和举措在当时亦为超前。其思想独立性和批判性很强,在近代化思想史上,具有一定的历史地位。

张树声的洋务思想,初期表现为夷人之技以制夷。在与太平军作战过程中,张树声不断接触到西方先进的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以及闻所未闻的训练方法和战术,由此对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为表象的近代文明,有了切身的感性认识。因此,他很快就成为曾国藩、李鸿章等所倡导的练兵制器、以夷人之技以制夷的洋务自强思想的追随者。

张树声的近代化思想真正的成熟是在就任两广总督以后,在这片开天下风气之先的地方,张树声的思想发展很快,较为超前,主要包括培养人才,改革科举采西人之体以行其用设立议院等方面。

他莅任仅两个月,就认识到海防建设和自强大计中的培养人才的重要。在上奏朝廷的奏折中指出洋务自强不能局限于简单的购船买炮,同时更要着重人材的培养,轮船驾驶、机器制造之学,必须无藉于外人,始为自强之实际。” 张树声认为自强之计,根本在于人材和人的意识,在于教育。光绪七年(1881)十二月,在其主持下,勘择黄埔地方之于仁船澳建成西学馆。又鉴于旧学易涉空言之弊,特意命名为实学馆。对于旧的科举制度,张树声认为已经时时起了阻碍制约的负作用。只有彻底改革这种旧体制,才能适应新的时代要求。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大声疾呼,建议朝廷改革科举旧制,增设新科目,建为六科:其有文武兼资,洞达时务,堪任将帅者为一科;其有经学湛深,文章尔雅,堪备著作者为一科;其有志节坚贞,论辩敏达,堪使绝域者为一科;其有讲求吏治,居心恺悌,堪膺抚宁者为一科;其有操守廉洁,条理精密,堪治财赋者为一科;其有精通图算,深明机器,堪胜营造者为一科。” 分别负责选拨军事、传统文化学术、外交、政治、经济、科技等不同范畴内的人材,从而大大拓展了科举育人的途径,细化了科举的科目,突出了新科举制度育人以应用为主的宗旨,相较于科举旧制,是科学的、进步的,也是符合现实需求的。

在外交思想方面,当时清廷内部存在着多种分歧。有一味畏惧外敌,不敢言战的言和派;有只知言战,以和为耻的清议派;也有游离于两者的中间派。但是,张树声具有远见卓识,坚持维护国家主权利权、声张民族正义的外交原则,对现实形势有清醒的认识,并能根据形势发展采取灵活的外交策略。他亲手处理朝鲜壬午事变、布置海防陆防以备中法越南战争。日本吞并琉球、俄国谋夺伊犁要求改约的球案、改约,张树声认为球案改约并不相干,反对相互牵扯,更反对在被要挟的情况下议改条约。

张树声还较早提出采西人之体以行其用设立议院的思想。1884年,张树声在《遗折》中说:“......夫西人立国,自有本末,虽礼乐教化远逊中华,然驯致富强,具有体用。育才于学堂,论政于议院,君民一体,上下一心,务实而戒虚,谋定而后动,此其体也;轮船、大炮、洋枪、水雷、铁路、电线、此其用也。中国遗其体而求其用,无论竭蹶步趋,常不相及,就令铁舰成行,铁路四达,果足恃欤!” 这已把西方的政治制度作为救国的根本上达朝廷了。敢于把育才于学堂,议政于议院等有关废科举兴民权等要害问题尖锐地摆到清最高统治者面前,并要其正视现实,改变数百年不变之法,以图王朝之兴,以求民族富强,确实胆识过人。

他在这封临终《遗折》中指明了育才于学堂,论政于议院,君民一体,上下一心,务实而戒虚,谋定而后动……”以及采西人之体,以行其用等改革主张。显然,张树声生前不敢公开提出议院问题,也不敢激烈批评。只在技术和经济的层次学西方的自强新政,而直至临死时才敢上这样一个遗折,说明当时在官员和朝廷中,主张设议院还是很难被接受甚至可能是大逆不道的问题。当时能够赞同张树声主张的,只有少数人物,因此张树声的《遗折》在当时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反响,产生的实际效果也相当有限。

张树声在两广总督任上,还具体进行了一些如展接电线、督造蚊子船等洋务实业举措。由于时代的限制,他的很多洋务自强思想和举措没有得到朝廷采纳,更难得到推广普及。但他的这些冷静思考和超前思想,在中国近代史上却具有重要地位,并产生一定作用的。 [2] 

 










浏览(247) (3) 评论(4)
发表评论
人类的曙光要靠讲真话的人照亮 2019-03-01 11:17:05


人类的曙光要靠讲真话的人照亮



 










浏览(492) (3) 评论(2)
发表评论
资本退出舞台之时可能正是人类消亡之始 2019-02-02 12:45:01

资本退出舞台之时可能正是人类消亡之始


人有七情六欲。但我只讲讲其中的几个欲。

 

第一欲:吃,存活。与其他动物同。

 

第二欲:性和情。与其他动物同。

 

第三欲: 吃得更好一点。有更好的性和情。其他动物,尤其是高级动物,也有此欲。

 

第四欲:精神追求、精神享受。其他高级动物可能也同。

 

吃、性、情、剩余产品、政治、权力,随着社会的发展,竟都可以通过货币、资本得到反映,或者离不开货币、资本的魔力。司马迁在其《史记》第一百二十九章“货殖列传”有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那是他在两千年前写的。

 

追求、满足欲望,是人类得以延续的根本动力,其中,货币、资本成了关键的媒介,尽管它们的表现形式可以多种多样。

 

当人没有追求、没有欲望时,一切媒介都可能相继消亡,包括人类本身。当人的追求、欲望受到非理性限制时,社会发展就停顿、倒退。反过来,当人的追求、欲望受到理性张扬和保障且有货币、资本这样的良好媒介为其所用时,社会就蓬勃发展。

 

货币、资本有其恶,地球人都知道,我就不讲了。但它们也有其善,且有其大善之处。因此,当货币、资本退出舞台之时可能正是人类消亡之始。你希望货币、资本退出舞台吗?看看迄今为止世界上出现过的形形色色的乌托邦就可以得出你的结论了。




浏览(1002) (3)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2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