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開明的博客  
忙裏偷閒。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一直找不到以上貼切、對等的英譯文。  
我的网络日志
“科学社会主义”是一种理想、乌托邦 (一) 2018-02-09 22:33:43

           马克思并没有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

   

   最近陆陆续续对“科学社会主义”做了一些思考。

   过去几十年我一直持一种观点,认为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想法是对的,只是中国在实施过程中走了样,即,中国没有实行按劳分配(改革开放前30年),更没有实施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制度。

   最近几年中国在民主、法制、经济思想和体制的改革等等方面好像出现了诸多倒退迹象,以王沪宁为代表的威权、维稳统治思想一统天下,消灭私有制、重新定义1960年代在中国发生的“文化大革命”,驱赶“低端人口”等等事件,以及华人社区北美网站偶尔出现的对马克思主义或科学社会/共产主义的讨论,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就此进行了一些恶补,有了一下思考,抛砖引玉。

 


马克思论空想社会主义


  空想社会主义者曾经提出过消灭私有制的主张。身处在封建主义制度开始瓦解、资本主义制度初现端倪的历史时代的托马斯 莫尔,对资本原始积累的野蛮手段和残暴行径深恶痛绝,对横遭圈地之祸而颠沛流离的劳动人民深表同情。他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在对人类社会向何处去的探索中,他构思了一个以公有制为基础,人人劳动,共同生产,共同占有,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丰衣足食,道德高尚,人人无忧无虑的理想王国。他在《乌托邦》一书中详细描述了这个理想王国。这本书开创了空想社会主义的先河,启迪了整整一代空想社会主义者。后来圣西门、欧文、傅立叶等进一步发展了莫尔的思想,形成了影响深远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体系。

   马克思高度评价了空想社会主义的历史功绩,对它在资本主义初期就洞察这个制度的弊病,預见公有制取代私有制的历史趋势,猜测未来理想社会制度的基本特征,予以充分肯定,但马克思恩格斯也指出空想社会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刚刚登上政治舞台的、不成熟的工人阶级的思想。他们是从人的理性出发,抨击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部基础,提出未来社会的积极主张,描绘对未来社会的幻想的。这些主张不是建立在分析现实的物质生产关系的基础上的,而是诉诸人的伦理道德观念,因而是不科学的。同时他们找不到实现理想的力量,拒绝一切政治行动和阶级斗争,他们总是向整个社会呼吁,主要是向统治阶级呼吁,认为只要人们理解他们的思想体系,就可以建立新社会。他们的社会主义因此是一种空想,不可能实现的。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空想社会主义的意义,“是同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阶级斗争越发展和越具有确定的形式,这种超乎阶级斗争的幻想,这种反对阶级斗争的幻想,就越失去任何实践意义和任何理论依据。【《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304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社会主义没有从空想变成科学


  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里说:“以往的社会主义固然批判过现存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后果,但是它不能说明这个生产方式,因而也就不能对付这个生产方式;它只能简单地把它当做坏东西抛弃掉。它愈是义愤填膺地反对这种生产方式必然产生的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就愈是不能明白指出这种剥削在哪里和怎样发生。但是,问题是在于:一方面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联系和它对一定历史时期的必然性,从而说明它灭亡的必然性,另一方面揭露这种生产方式内部的一直还隐蔽着的性质。这已经由于剩余价值的发现而完成了。......这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破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都应当归功于马克思。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了科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

  地球人都知道,社会主义之所以从空想变成“科学”,是由于有了恩格斯的上述声明,即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两个伟大发现”。可是,马克思的这两个发现是不是真地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这在中国是讨论的禁区。问题一多半可能就在这个禁区。一般地讲,真理也好,科学也好,都不怕被讨论、被证伪,相反地,它们都喜欢不断地被讨论、被证伪,真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如果天下有一种真理或科学,它的真伪是不允许讨论的,那么,这种真理、科学本身就应当有其问题。

   那么,先看第一个发现: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如何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的?根据恩格斯的说法,因为马克思“说明”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联系和它对一定历史时期的必然性,从而说明它灭亡的必然性,”社会主义由此从空想变成了科学。我理解恩格斯的意思是,资本主义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这种产物会随着历史条件的改变而消亡,取而代之的会是一个新社会;又因马克思把人类社会分成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以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取代资本主义的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因此从空想变成了科学。可是,反复思考恩格斯的这个命题,我就是得不出相同的结论。我理解马克思这里的唯物史观不外乎老子的道:凡事都有两个方面,事物总是在不断变化,任何一种社会形态都不可能恒古不变,资本主义也是这样,或变好,或变坏,或由社会主义(如果有社会主义的话)所取代,或由其他主义所更替。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只能说明资本主义有被社会主义或其他什么主义所取代的可能性,而不能说明因为有这种可能性社会主义因此从空想变成了科学。

   说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的另一种潜在的理由可能是,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坚持社会 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经济基础决定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当资本主义已无法适应其高度发达的经济基础、资本主义因此必须被取代时,社会主义的新上层建筑就应运而生。据陈汉中先生在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6/haojiao/4_3.shtml介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历史学做出最彻底批判的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1976年当选)卡尔 波普尔爵士(Sir Karl Raimund Popper)在二十世 纪的学术界中是一个极为响亮的名字,他不仅在哲学上提出了“从实验中证伪的”的评判标准,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社会批判法则,因此为自由与民主的 “开放社会”奠定了理论根基。波普尔承认经济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认为过分强调经济的作用,甚至夸大 为决定社会发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彻底错了 波普尔提出的理由是:一、如果经济体系被摧毁,但技术知识仍然存在,那么经济体系很快就能被重建;然而 如果技术知识被完全摧毁,那么现存的经济关系将随之消失,而且其重建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二、对社会经济条件的了解,离不开对科学、宗教等其他文化 方面的理解,但是反过来,即便没有经济背景,人们仍然可以研究一个时期的科学思想。他一再强调,思想和知识是进行经济活动的必要条件,而经济因素绝不是人 们进行思想活动的必要条件。政治权利应该是基本的,因为它能控制经济权利。政治权利是经济保护的关键,政治民主也就是被统治者控制经济权利的唯一手段。

   无独有偶,哲学家、社会学家李慎之先生在为汕头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笑蜀所编《历史的先声》一书所作的序中说:“我年青时候信仰的理论认为,人类社会最活跃的因素是生产力,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最笼统的说法就是“经济决定政治”。现在,在阅尽沧桑而后,我看到:一个真正实现了民主的社会可以适应各种不同经济形态(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而仍然能稳定地进步;专制则不但可以压杀民主,不让它发展,也可以压杀生产力,不让它发展。用事实证明这一点,可能是二十世纪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尽管付出的血和泪实在太多【https://www.bannedbook.org/forum2/topic1531.html#p59319】。”

   我们再看第二个发现:剩余价值的发现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了吗?马克思认为,由于剩余价值作祟,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蕴涵着毁灭其自身的因素,因为它造就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推翻资产 阶级,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并发展到共产主义,因此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恩格斯据此认为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

   对于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因其内部矛盾必然灭亡、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的预言,波普尔认为是错误的。 首先,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并不必然导致社会主义,而只是预示了经济干预主义的必然性,而经济干预主义不一定采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阶级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会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采用社会改良和民主的手段达到这一目的。其次,无产阶级革命并非不可避免。波普尔对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倾向极为反感,认为他们是在有意地挑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以使革命爆发。最 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并非不可调和的。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的后果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这些结果破坏社会生产力,激化社会矛 盾,从而导致资本主义灭亡。事实上,这些问题都被现代资本主义彻底解决了。因为随着民主制度的作用,国家社会的干预保障了剥削现象的限制,资本主义初期所 表现出的残酷剥削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对照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和如今残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难发现五十多年前的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 判的正确性已经一一得到了验证:随着民主制度的完善,资本主义国家民众的生活是越来越好。而那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度呢?几乎都走上了极权统治,并带给人 民无尽的苦难。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不过是害人、欺人的伪理论罢了。

   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推断,说来归去,是一种推论、预言,一种可能性,虽然马克思说得斩钉截铁。仅凭这种可能性,社会主义怎么就从空想变成了科学?波普尔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最精致、影响最广泛也是最危险的历史主义,而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败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无法证伪,所以是伪科学的教条。

  通过以上对空想社会主义先驱们所设想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有关社会主义必然到来的推论进行比较,我得不出空想社会主义一定是空想、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一定是科学的结论。如果一定要找出它们的区别,区别可能主要在于,马克思发明了对剩余价值的一种假定并阐述了该假定如何对资本主义制度敲响了丧钟、无产阶级如何得以形成,社会主义因此有可能登场。换句话说,马克思比空想社会主义者在理论上对社会主义到来的可能性或“必然性”做了更多的解释,更令人“信服”,但马克思的解释是基于剩余价值理论的假定之上做出的,过去150年世界上所有的社会主义实践都未能证明马克思的这一假定是正确的或是唯一的解。邓小平在被打倒、在其最为困难的政治生涯期间,他要求完整、准确地解释、理解毛泽东思想(尽管在其充分掌握权力后不惜得再去汲取它);根据这一思路,我们也有理由对马克思做完整、准确的理解:马克思这里讲的社会主义也好、共产主义也好,主要地是一种对社会发展趋势的展望——鉴于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资本主义一定会被另外一种或更多种社会形态所取代,这种或多种新的社会形态,或是社会主义,或是共产主义,或是其他什么主义。但是,马克思没有预见到正是他对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揭示及150年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极大地倒逼了资本主义自身对其内在矛盾的自我调解;换句话说,资本主义可能、可以有低级、中级或高级等不同阶段的形态,它的最终端,或许就叫做社会主义,或许是其他什么主义,或许还是叫资本主义。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如果我们按照恩格斯的说法进行一一比照,我们不难得出,马克思的那两个“发现”,并没有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马克思讲的是一种趋势,这种趋势是可能也好必然也罢,就是个大的方向,但这个方向非常大。马克思不是神仙,马克思不像习近平那样一言九鼎。马克思如果活着,如果他不盲目自信,他就不会把他对社会主义发展趋势的预想说成是科学社会主义。

 

(先写这么多。有关公有制及其悖论,请去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E0MTcz看苦难与荣耀的精湛分析!)







浏览(118) (1) 评论(3)
发表评论
啊,加拿大!短篇小說,作者楊開明,RicePaper Magazine 2017-05-22 13:35:43

Oh Canada!

 

Fiction, by Caiming Yang

 

19 May, 2017 

https://ricepapermagazine.ca/2017/05/oh-canada-by-caiming-yang/

 

June 15, 2006.

A friend had sent the Kangs an email from Nantong, China: “If you watch your lives and care about things that happen around you, you will find you cannot live your life without being cheated every day here now.”

The friend went on to describe how they had joyfully bought a new home, but when they went to the developer to get the keys once the home was ready, they were informed that they had to pay a 70-year garbage handling fee and five-year tap water fee first. They had already paid 95,000 Chinese yuan for a parking stall, but they still had to pay a 100-yuan monthly fee on top of that. “How lucky you are living in Vancouver, the world’s most liveable place, never having these ridiculous problems.”

“Lucky we’re here now. We won’t have to deal with this kind of stuff anymore,” Gaojian said to Malay, relieved.

“Sure, here’s Canada!” she echoed proudly.

Gaojian and Malay Kang were a middle-aged couple who came to Canada from Dalian in late 2001. Gaojian never denied that he was stubborn, strict, and detailed, while Malay was flexible, gentle, and easygoing.  It happened to be quite a match, although there were occasionally some sour times. Gaojian had fought some good fights for their consumer rights when they were still living in China, and he had unbelievably won most of them, partly because he was a bit of a bad guy himself, according to Malay. In some cases, Malay did not believe he could win. Put things in writing, step by step, have patience, give the other party reasonable time to respond… Malay could never remember his mantra.  But both Gaojian and Malay had not had any major problems adapting to this new country, this adopted homeland.

 

June 16, 2006.

Malay dragged Gaojian to The Stone. One of their Chinese immigrant friends from Shanghai had introduced Malay to another Chinese immigrant Angie from Tianjin, who worked at the store. Angie had shown Malay some furniture there one day and Malay was very interested in it. Since moving to Canada five years ago, the Kangs have not bought any furniture except for two SleepCity mattresses—one for their daughter Kaveer and one for themselves; all their second-hand furniture had been picked up here and there. Now, their daughter was away, on her own, attending U of T. They had recently taken out a mortgage on a new one-bedroom condo unit built by Bota Properties Inc.—a very famous developer in the Vancouver area— and were scheduled to have the home key and move in within two weeks. Since Malay insisted on buying new furniture to match the new home, and she’d found some good yet inexpensive pieces at The Stone, Gaojian agreed to go have a look.

Angie was about 35, and looked good—although not very beautiful, nor sexy—with some traces of life’s bitterness on her lightly powdered face. Malay heard that Angie had separated from her Chinese policeman husband before coming to Canada.

Angie led the couple into the showroom, “This bedroom set sells really well. Solid oak. I can take the federal tax off for you,” she said.

Gaojian noticed a sign set on the top of the five-drawer chest: “OAK QUEEN.” He asked Angie: “Where were they made?”

“In your neighbouring province.”

“Alberta,” Gaojian said.

He checked them carefully. Chestnut colour, the kind of fashion reminiscent of old times. Solid wood chest and night tables. High, solid wood headboards, with two queen-size mattresses covered with light cream bedding. He even checked the bottom of the bed and saw there were some cross-supports under the mattresses. “Everything looks okay. We’ll take it,” he said.

They then moved to some other areas and chose a couch, a coffee table, a dining table and chairs and other items that Malay was looking for. But she was agonizing about one more item. “We want to have this sofa bed, but we’re not quite sure if we have enough space in the living room. If we find no place for it after you deliver it to us, can we return it?” she asked Angie.

“No problem,” Angie said, “as long as you tell me within a week. I’ll arrange the pickup for no charge.”

Everything went smoothly, including delivery time, delivery charge and paperwork. Malay got what she wanted and she was happy. They left The Stone. Malay started singing a Chinese song, following the CD, while Gaojian was behind the wheel driving home. The sky was still bright at 9 p.m. “Wow, so beautiful! Look at the sky! I really love Vancouver’s summers,” Malay said. “And winters, too.”

But Gaojian was quiet for quite a while. “I think this woman was not telling us everything.”

“Why? I was about to praise your gentlemanly style tonight.”

“Yake’s home delivery charge is $38.” Gaojian insisted on going to Yake before heading to The Stone to get more information. “$38 should be the market price. But Angie said they normally charge $70 for each delivery and she gave you 50% discount. That’s $35 to make you happy. Clearly, that ‘50% discount’ is not true. Yes, you saved $3 comparing to Yake’s price.”

“Don’t think of things like that. I’d rather believe people. This is Canada!”

“Okay, this is Canada,” Gaojian said.

      

Gaojian worked at a B.C. coastal forest company in downtown Vancouver, commuting by Skytrain. When he came back from work, Malay’s complaint greeted him. “Gaojian, you bought the wrong home! We can’t use that parking!”

“What’s the matter, Malay?” Gaojian asked.

“I can’t use that parking! I got stranded in the middle of the stall when I came back from grocery shopping this morning. I don’t know why I always touched the car—the middle part on the right side—against the edge of the wall. I just don’t know how to avoid it.”

“You hit the right side of the car?”

“I…”

“I told you if you have difficulty parking the car, you park it at the visitor parking first and then—”

“I couldn’t get out of the stall after I struck the wall,” she almost cried. “I couldn’t move the car. I managed to get out of the car and stood by the car watching, I saw so many Chinese and Korean people coming and passing by but no one stopped to help me. I waited and waited and didn’t know what to do.  Finally a white man with a bicycle came and helped me move it out.”

“Where is the car now?”

 “In the visitor parking. The guy asked me if I needed help. I said yes and he asked where I wanted to put the car. I told him visitor parking….”

Gaojian went down to the visitor parking and found their silver 2003 Toyota Corolla. The damage was on the right side, from the middle to the rear end. There were deep scratches. Malay was a new driver, and it was a bit much for her although Gaojian had given her some training for parking. Gaojian went to their stall. It was on P1, close to elevator. Malay liked how accessible it was. However, although it was not that narrow compared to the other stalls, it had a big column on one side and a concrete wall on the other. The column was about two metres long and 40 centimetres wide; it took almost one-third of the stall length on the column side, standing like another concrete wall. But Gaojian thought it should have been okay when he saw it the first time; he had not doubted that a developer like Bota would design and build some parking stalls that did not work. It appeared he had apparently missed it.

“Tell them we can’t have this strange stall. We spent that much money for a home with parking like this. It’s totally unfair.”

“Calm down and listen. We don’t have a chance to change the parking, most likely. There are several stalls with exactly the same layout in the parkade. They must have all been given to the one-bedroom units; all the other better stalls are for the two or three–bedroom units. Anyway, I will give it a closer look, but for now, we must learn to use this parking first.”

Malay sighed deeply. Gaojian thought of all the money the car damage was going to cost.

That evening, Gaojian took out the Homeowner Manual and read carefully, looking for information on parking, but he found nothing.

He pulled out a Service Request form provided by Bota Properties in the manual binder and wrote after the printed words, “I/We have the following concerns regarding our home. I/We request that you review our concerns and advise when and how they will be resolved:”

 

Our parking stall (No. 359) is too narrow to park a small car; passengers cannot get out after properly parking (head-in); driver cannot get out after backing in. This contravenes Bota Properties’ “tradition of excellence in the development industry” and “quality in all aspects of the building.” (West Larca At HighSky Village – Homeowner Manual)

 

He then faxed Bota Properties the Service Request.

 

July 2, 2006

Angie phoned the Kangs, apologizing. The delivery had to be delayed because the items they had ordered were not ready yet. They had originally hoped that The Stone would have delivered all what they had ordered by the end of June—after they got the new home key and before they moved in from their rental—but it had been impossible for The Stone to do it, so July 4 was the date they had agreed on. They had decided to move in to this new home on June 30 and thought waiting for furniture until July 4 was acceptable. Now the Kangs had no choice but to continue waiting. Their new home remained in a miserable status: numerous unopened boxes in the rooms, the TV on the floor, and small things spread all around, blocking passages.  

Malay was very patient in waiting for the furniture, but one week, then the second week, she became anxious. She began to sigh, murmur, and even regret buying furniture from The Stone, but she did not blame Angie for the delay.

Gaojian called Angie on July 12. He told her they were going to cancel all the items if The Stone didn’t deliver them by July 18. Angie showed sympathy and promised to make every effort to deliver the

浏览(263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0 2014-10-27 18:52:33

浏览(69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如何看待加拿大工会、罢工、工人运动及其发展 2014-09-11 10:31:12

我最近在万维网上就加国老边的博文《如何降服教师工会这个怪兽》http://blog.creaders.net/jiaguolaobian/user_blog_diary.php?did=190802)跟了几回帖,发现在如何看待工会、罢工、工人运动及其发展方面,大陆移民或华人与西人或本地人有很大区别。

博主加国老边以及多数跟贴者将加拿大BC省的教师工会及其罢工看成是洪水猛兽和社会毒瘤,但我的看法绝然相反。我的看法的形成主要源于一个时期的观察及思考,也不一定对。但是,进一步看一下这些讨论,或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回过头来看一下,觉得可能还是挺有意思的。加国老边的这篇博文据他本人讲还刊载在他本人在《环球华报》的一个专栏里。不过,后来我去加国老边的博克目录看到了他的一篇写给BC教师工会的“感谢信”,得知他有上学子女,因此觉得加国老边的心情可以理解。

现将加国老边、我以及另一名主要跟贴者greatina就加国老边的该博文的互动转贴于下:



如何降服教师工会这个怪兽 2014-09-08 07:25:31




卑诗教师联会的罢工已经持续快三个月了。昨天,上百名以华裔为主的家长和市民聚集在温哥华市中心,希望教联尽快复工,让孩子们尽早返课堂。我知道,工会这帮孙子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一己之私和社会公德以及教师师德相比,太微不足道了。然后,当50万卑诗公校学生被当做人质无法按时上学的时候,我们才深深感到,政府和民众已经被教师联会这个怪兽彻底绑架了。

当一个号称代表劳工权益的团体逐渐走向反动的时候,当一个群体不惜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专注于谋取财富的时候,当一个斯文扫地的组织罔顾社会承受能力,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时候,我们难道还需要继续隐忍下去,任凭他们无情地去消费西方的民主制度吗?

这次罢工最可笑的就是拿学生做挡箭牌。谁都知道,加拿大的中小学教师不少“教而不专”,与学生间也鲜有师生情谊,可教联在谈判过程中却屡以学生利益为借口,意图达到提高自身福利待遇的目的,这就叫厚颜无耻。试问,不含薪酬和福利提升内容的班级人数以及学生构成调整方案教联会接受吗?自己有点墨水,就把全民当傻子,这也太弱智了吧。

教联成立20多年了,四五年就折腾一次,过去的数次劳资纠纷除了一次以外,其他全部闹得鸡飞狗跳。近年来,这个团体的脾气越来越坏,逐渐成为社会的一个“乱源”。大牌工会逐渐从为劳工者谋福利变成社会秩序的破坏者,他们专注于小团体的利益,置政府民众利益乃至社会游戏规则于不顾,沦为劳工群体中的“贵族”。平均年薪七八万,还在哭爹叫娘要奶吃,你这不是叫唐人街没工会的苦力揭竿而起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工会运动不只是一个经济运动,同时也是一个政治运动。工会除了维护会员的利益、努力提高群体的劳动素质之外,它首先应该是一支维护社会稳定和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可是,如今的工会逐渐地变成带有“帮会“色彩,他们利用自由民主的制度、利用民众的忍耐,做法越来越嚣张,完全不理会社会的感受。这些年,诸如公共交通、邮电、教育、医护、社会服务、警务系统的公营机构工会,已经把自己打造成拉帮结伙、扰乱社会、保护落后,抗拒竞争的另类角色。若对其不加以约束,则国无宁日、省无宁日、民无宁日。

其实,这些工会在西方日渐边缘化,工会以罢工或其他强制性手段,争取群体财富和利益,满足自身需要的做法已经越来越不得人心。在这种情况下,工会影响力的式微早已是不争的现实。于是,一些工会拼命增加表现机会,说到底就是为了延续本团体的香火。

必须明白,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生、发展、高潮、衰弱、消亡的过程,工会也不可能万岁万万岁,就当下教师联会这样的工会团体给社会带来的硬伤,其最终被扫尽历史的垃圾堆只是时间问题。省府应该尽快制定相关的法规,严格限制涉及社会民生和大众利益的行业工会滋扰社会。当然,这会有法律风险当然,教师联会依旧会通过司法程序来给自己寻找台阶。但我们对加拿大的司法有信心,咱就不信打着民主的旗号肆意扰乱社会的行为,真的就能够畅行无阻。从长远来看,公营机构工会的存废,也应该提到议事日程。

长痛不如短痛,我倒是建议这次让教联彻底闹个够,直接闹到整个社会群起攻之,闹到教师揭不开锅,闹到他们变成过街老鼠, 或许到那时这个怪兽就彻底寿终正寝,被乖乖关进西方民主制度的笼子里了。

刊载于本人《环球华报》专栏




文章评论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4-09-08 09:42:09

西方民主制度只能产生无赖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4-09-08 11:12:36

这篇博文有点像国内环球时报的风尚,惊人地体现了众多华人不求甚解、一己私利的方面。


博主是否听说了过去十年BC高院两次判定省府犯规,而始作俑者乃现省长?


我历来都投自由党,但自由党却是错了。太明显地偏向富人。省长间惠芝把自己儿子送入私校,而置公共教育不顾,这些都是事实。


我一开始也以为教联在谋略上出了差错,现在看来没大错。


当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请中国共产党来领导,把所有不愿意听到的民众的声音全压下去。或则采用博主的主张,剿灭所有的民众组织。


我们当然希望学校尽快恢复上课,也同情有孩子的家长。但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常常会有阵痛。只有我的母国中国没有这样的阵痛。爽吧,博主?


作者:加国老边 留言时间:2014-09-08 12:24:26

消费民主和享受民主是两回事。省高院两次裁决省府败诉,并不意味着教师联会就站在正确的一方。教师联会提出超过全省公务员两倍以上的加薪幅度,假若省府同意,其他工会立即效仿,那岂非天下大乱?


作者:加国老边 留言时间:2014-09-08 13:35:09

分割利益这块蛋糕,必须顾及各个群体富人利益,不能倾向某一单一群体,这不符合加国多元文化的精神。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4-09-08 13:56:33

1. 我理解的两次高院判决,皆因间惠芝一刀切地砍、猛砍公共教育并全面剥夺教师权利,有显失公平的方面。这种理解与我不喜欢NDP的比较左的政策无关。反过来,如果省长自己的儿子也在公立学校就读,而不是在私校,我就没有话说,尽管我的孩子早已大学毕业、就业了。

2. 我所理解的工会工资、福利要求,好像是5年期间工资共涨7% (省府大致同意)。5年涨7%,低于一般的通胀率,我在一个大型上市公司工作,去年一年就给涨了10%。工会另外要求福利涨7%,对此省府可以砍半谈,但省府拒谈,相反,省府花巨资在媒体做广告,说工会要求工资福利涨20%。实际上,掩盖的真相却在于与班级规模有关的成本这个成本一说是2.5亿加元,一说是0.75亿加元。间惠芝因承诺了平衡预算,她就不管一切地坚持砍。

3. 教师的工资比全社会高一点,或者搞出许多,这个社会会不会乱套?根据邓小平理论,一点也不会,相反,整个社会会更加稳定,会更崇尚知识。一点声明:我家没有一人在公共教育部门工作、领饷。我也痛恨增税。

4. BC自由党执掌省府15年,社会的公平性被砍掉得太多了(我说的公平,不是指平均主义)。一个惊人的、不被华人注意的是,省府过度保护雇主和一切工商业主,部分的目的是保护、鼓励和创造就业(这本来无可厚非),而无视消费者和社会个体成员的利益诉求。有些惊人的例子可以在我的博克http://caiming-yang.blogspot.ca/ 中看到,但你不一定有兴趣、有时间, 说句刻薄的话,因为你是华人,当然我也无意将自己排除在外。这么说,苦涩得很。


作者:SerenaCH 留言时间:2014-09-08 15:00:48

学生受教育的权利谁来保证?


作者:SerenaCH 留言时间:2014-09-08 15:03:05

我就不相信除了罢工没有更有建设性的方式!撩挑子不干是哪门子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作者:加国老边 留言时间:2014-09-08 15:44:18

回复开明先生:工会提出的工资涨幅没错,但其中福利的那块高达21亿元,这笔开支只能用加税来偿付,这个纳税人会同意吗?任何撇开社会观感的福利增加要求,其实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这个和有人是不是在上市公司没有关系。省府是民选的,理应是纳税人的代表,现在的劳资纠纷就是教师和普罗大众之争,不看到这一点就容易别白花花的银子迷住了眼睛。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4-09-08 18:16:23

1. 百年工人运动造就了今日之加拿大,促使加拿大拥有了许许多多的社会主义因素。人类近代史基本上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工会运动促成的社会进步远远大于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后者多半成了人类文明的毁灭者)。而工人罢工则是工人运动一个不可或缺的方面。而在我们的母国,想罢工,就得先进监狱。

2. 学生受教育的权利谁来保证?当然是政府。政府(省府)高唱确保学生受教育权利,但省府15年来没有下力气确保学生受好的教育的权利,恰恰相反,削减开支一直是其主要执政目标,而其他一切都是其辅助目标。而政府高官、省营企业高官的薪金、奖金是否得到了有效监控,不得而知。本质上,一切具有偏右色彩的政党都不出其左右。

3. 不排除我的看法也有偏颇之处,但我感觉现在的教师工会领袖 Jim Iker (?)很理性:有理、有利、有节。现在许多意见倾向于劝说省府和工会尽快就工资、福利达成协议并复校,班级结构问题推后,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在谈判协商、调解均告失败后,工会提出第三方有约束性仲裁,这些都使工会一方处于理性的上方。省府不排除立法命令教师复工的可能性,但这需要的时间可能更长一些,因为还需要劳动关系局确定哪些是教育必修课等等,且因失信而对自由党下次选举不利。

4. 我个人希望一个月内开学。但世事难料。BC自由党的幕僚更具狡猾性和谋略性也未可知。


作者:greatina 留言时间:2014-09-08 18:44:00

1. 总的来说,工会是社会毒瘤,越早除去,越好。看看Walmart为什么能做到行业最大,就是坚决不让我工会,原则就是工会我斗不过你,你来我走,不行宁可把店给关了,也决不让工会存活。美国的汽车厂为什么曾经要破产保护,就是让工会给折腾的。

2. 工会是一个奖懒罚勤的组织。我以前在downtown一公司上班,老板是创业者,做得非常成功,他曾经在BC省的电信公司工作(好多年前就关门了),是工会控制的工作,这老板以前在BC的电信做得很卖力,所以头就找他谈话,跟他说: you work too hard, you make others look bad. 他听了这么说,他跟想这公司怎么生存,就离开了。现在的BC的老师也是这么一群人,都是吊儿朗当的一帮人,这是工会工作所要求的。

3. 工会制造社会不公。你想想,同样的工作,那些工会的政府工要拿同样工作人工资的几倍,这钱哪来,都是纳税人的钱。钱总共这么多,教师的,工会的多拿了,用到其它地方的钱就少了。这是不公平的。


作者:greatina 留言时间:2014-09-08 19:16:04

请教 開明

1. 我历来投自由党,坚决不投NDP。说实话,我是确确实实的穷人。你说省府太明显地偏向富人,请具体说,我想清楚一下,如真象你说的,我以后投票就人从新考虑一下。

2.再问,你说 BC自由党执掌省府15年,社会的公平性被砍掉得太多了,能不能也具体举点例子。我也来加十几年了, 没怎么感觉变化。你说一个惊人的、不被华人注意的是,省府过度保护雇主和一切工商业主。具体点说一下呢。

3. 有一点大家要认清,没有好的经济发展,其它一切都是空谈。经济不好,就没有钱,没有钱政府怎么服务社会。经济好了,企业能健康发展,才能增加赢利,才能给政府多交税,企业才能多增员公工资,才能多招人,这样个人才能多交所得税,也能增加个消费税,政府不能大大增加税收就不能提高服务社会。 NDP经常在选举时说怎么花钱服务社会。花钱谁
























浏览(69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如何看待加拿大工会、罢工、工人运动及其发展 2014-09-10 21:57:14

我最近在万维网上就加国老边的博文《如何降服教师工会这个怪兽》http://blog.creaders.net/jiaguolaobian/user_blog_diary.php?did=190802)跟了几回帖,发现在如何看待工会、罢工、工人运动及其发展方面,大陆移民或华人与西人或本地人有很大区别。

博主加国老边以及多数跟贴者将加拿大BC省的教师工会及其罢工看成是洪水猛兽和社会毒瘤,但我的看法绝然相反。我的看法的形成主要源于一个时期的观察及思考,也不一定对。但是,进一步看一下这些讨论,或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回过头来看一下,觉得可能还是挺有意思的。加国老边的这篇博文据他本人讲还刊载在他本人在《环球华报》的一个专栏里。不过,后来我去加国老边的博克目录看到了他的一篇写给BC教师工会的“感谢信”,得知他有上学子女,因此觉得加国老边的心情可以理解。

现将加国老边、我以及另一名主要跟贴者greatina就加国老边的该博文的互动转贴于下:



如何降服教师工会这个怪兽 2014-09-08 07:25:31




卑诗教师联会的罢工已经持续快三个月了。昨天,上百名以华裔为主的家长和市民聚集在温哥华市中心,希望教联尽快复工,让孩子们尽早返课堂。我知道,工会这帮孙子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一己之私和社会公德以及教师师德相比,太微不足道了。然后,当50万卑诗公校学生被当做人质无法按时上学的时候,我们才深深感到,政府和民众已经被教师联会这个怪兽彻底绑架了。

当一个号称代表劳工权益的团体逐渐走向反动的时候,当一个群体不惜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专注于谋取财富的时候,当一个斯文扫地的组织罔顾社会承受能力,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时候,我们难道还需要继续隐忍下去,任凭他们无情地去消费西方的民主制度吗?

这次罢工最可笑的就是拿学生做挡箭牌。谁都知道,加拿大的中小学教师不少“教而不专”,与学生间也鲜有师生情谊,可教联在谈判过程中却屡以学生利益为借口,意图达到提高自身福利待遇的目的,这就叫厚颜无耻。试问,不含薪酬和福利提升内容的班级人数以及学生构成调整方案教联会接受吗?自己有点墨水,就把全民当傻子,这也太弱智了吧。

教联成立20多年了,四五年就折腾一次,过去的数次劳资纠纷除了一次以外,其他全部闹得鸡飞狗跳。近年来,这个团体的脾气越来越坏,逐渐成为社会的一个“乱源”。大牌工会逐渐从为劳工者谋福利变成社会秩序的破坏者,他们专注于小团体的利益,置政府民众利益乃至社会游戏规则于不顾,沦为劳工群体中的“贵族”。平均年薪七八万,还在哭爹叫娘要奶吃,你这不是叫唐人街没工会的苦力揭竿而起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工会运动不只是一个经济运动,同时也是一个政治运动。工会除了维护会员的利益、努力提高群体的劳动素质之外,它首先应该是一支维护社会稳定和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可是,如今的工会逐渐地变成带有“帮会“色彩,他们利用自由民主的制度、利用民众的忍耐,做法越来越嚣张,完全不理会社会的感受。这些年,诸如公共交通、邮电、教育、医护、社会服务、警务系统的公营机构工会,已经把自己打造成拉帮结伙、扰乱社会、保护落后,抗拒竞争的另类角色。若对其不加以约束,则国无宁日、省无宁日、民无宁日。

其实,这些工会在西方日渐边缘化,工会以罢工或其他强制性手段,争取群体财富和利益,满足自身需要的做法已经越来越不得人心。在这种情况下,工会影响力的式微早已是不争的现实。于是,一些工会拼命增加表现机会,说到底就是为了延续本团体的香火。

必须明白,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生、发展、高潮、衰弱、消亡的过程,工会也不可能万岁万万岁,就当下教师联会这样的工会团体给社会带来的硬伤,其最终被扫尽历史的垃圾堆只是时间问题。省府应该尽快制定相关的法规,严格限制涉及社会民生和大众利益的行业工会滋扰社会。当然,这会有法律风险当然,教师联会依旧会通过司法程序来给自己寻找台阶。但我们对加拿大的司法有信心,咱就不信打着民主的旗号肆意扰乱社会的行为,真的就能够畅行无阻。从长远来看,公营机构工会的存废,也应该提到议事日程。

长痛不如短痛,我倒是建议这次让教联彻底闹个够,直接闹到整个社会群起攻之,闹到教师揭不开锅,闹到他们变成过街老鼠, 或许到那时这个怪兽就彻底寿终正寝,被乖乖关进西方民主制度的笼子里了。

刊载于本人《环球华报》专栏




文章评论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4-09-08 09:42:09

西方民主制度只能产生无赖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4-09-08 11:12:36

这篇博文有点像国内环球时报的风尚,惊人地体现了众多华人不求甚解、一己私利的方面。


博主是否听说了过去十年BC高院两次判定省府犯规,而始作俑者乃现省长?


我历来都投自由党,但自由党却是错了。太明显地偏向富人。省长间惠芝把自己儿子送入私校,而置公共教育不顾,这些都是事实。


我一开始也以为教联在谋略上出了差错,现在看来没大错。


当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请中国共产党来领导,把所有不愿意听到的民众的声音全压下去。或则采用博主的主张,剿灭所有的民众组织。


我们当然希望学校尽快恢复上课,也同情有孩子的家长。但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常常会有阵痛。只有我的母国中国没有这样的阵痛。爽吧,博主?


作者:加国老边 留言时间:2014-09-08 12:24:26

消费民主和享受民主是两回事。省高院两次裁决省府败诉,并不意味着教师联会就站在正确的一方。教师联会提出超过全省公务员两倍以上的加薪幅度,假若省府同意,其他工会立即效仿,那岂非天下大乱?


作者:加国老边 留言时间:2014-09-08 13:35:09

分割利益这块蛋糕,必须顾及各个群体富人利益,不能倾向某一单一群体,这不符合加国多元文化的精神。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4-09-08 13:56:33

1. 我理解的两次高院判决,皆因间惠芝一刀切地砍、猛砍公共教育并全面剥夺教师权利,有显失公平的方面。这种理解与我不喜欢NDP的比较左的政策无关。反过来,如果省长自己的儿子也在公立学校就读,而不是在私校,我就没有话说,尽管我的孩子早已大学毕业、就业了。

2. 我所理解的工会工资、福利要求,好像是5年期间工资共涨7% (省府大致同意)。5年涨7%,低于一般的通胀率,我在一个大型上市公司工作,去年一年就给涨了10%。工会另外要求福利涨7%,对此省府可以砍半谈,但省府拒谈,相反,省府花巨资在媒体做广告,说工会要求工资福利涨20%。实际上,掩盖的真相却在于与班级规模有关的成本这个成本一说是2.5亿加元,一说是0.75亿加元。间惠芝因承诺了平衡预算,她就不管一切地坚持砍。

3. 教师的工资比全社会高一点,或者搞出许多,这个社会会不会乱套?根据邓小平理论,一点也不会,相反,整个社会会更加稳定,会更崇尚知识。一点声明:我家没有一人在公共教育部门工作、领饷。我也痛恨增税。

4. BC自由党执掌省府15年,社会的公平性被砍掉得太多了(我说的公平,不是指平均主义)。一个惊人的、不被华人注意的是,省府过度保护雇主和一切工商业主,部分的目的是保护、鼓励和创造就业(这本来无可厚非),而无视消费者和社会个体成员的利益诉求。有些惊人的例子可以在我的博克http://caiming-yang.blogspot.ca/ 中看到,但你不一定有兴趣、有时间, 说句刻薄的话,因为你是华人,当然我也无意将自己排除在外。这么说,苦涩得很。


作者:SerenaCH 留言时间:2014-09-08 15:00:48

学生受教育的权利谁来保证?


作者:SerenaCH 留言时间:2014-09-08 15:03:05

我就不相信除了罢工没有更有建设性的方式!撩挑子不干是哪门子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作者:加国老边 留言时间:2014-09-08 15:44:18

回复开明先生:工会提出的工资涨幅没错,但其中福利的那块高达21亿元,这笔开支只能用加税来偿付,这个纳税人会同意吗?任何撇开社会观感的福利增加要求,其实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这个和有人是不是在上市公司没有关系。省府是民选的,理应是纳税人的代表,现在的劳资纠纷就是教师和普罗大众之争,不看到这一点就容易别白花花的银子迷住了眼睛。


作者:開明 留言时间:2014-09-08 18:16:23

1. 百年工人运动造就了今日之加拿大,促使加拿大拥有了许许多多的社会主义因素。人类近代史基本上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工会运动促成的社会进步远远大于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后者多半成了人类文明的毁灭者)。而工人罢工则是工人运动一个不可或缺的方面。而在我们的母国,想罢工,就得先进监狱。

2. 学生受教育的权利谁来保证?当然是政府。政府(省府)高唱确保学生受教育权利,但省府15年来没有下力气确保学生受好的教育的权利,恰恰相反,削减开支一直是其主要执政目标,而其他一切都是其辅助目标。而政府高官、省营企业高官的薪金、奖金是否得到了有效监控,不得而知。本质上,一切具有偏右色彩的政党都不出其左右。

3. 不排除我的看法也有偏颇之处,但我感觉现在的教师工会领袖 Jim Iker (?)很理性:有理、有利、有节。现在许多意见倾向于劝说省府和工会尽快就工资、福利达成协议并复校,班级结构问题推后,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在谈判协商、调解均告失败后,工会提出第三方有约束性仲裁,这些都使工会一方处于理性的上方。省府不排除立法命令教师复工的可能性,但这需要的时间可能更长一些,因为还需要劳动关系局确定哪些是教育必修课等等,且因失信而对自由党下次选举不利。

4. 我个人希望一个月内开学。但世事难料。BC自由党的幕僚更具狡猾性和谋略性也未可知。


作者:greatina 留言时间:2014-09-08 18:44:00

1. 总的来说,工会是社会毒瘤,越早除去,越好。看看Walmart为什么能做到行业最大,就是坚决不让我工会,原则就是工会我斗不过你,你来我走,不行宁可把店给关了,也决不让工会存活。美国的汽车厂为什么曾经要破产保护,就是让工会给折腾的。

2. 工会是一个奖懒罚勤的组织。我以前在downtown一公司上班,老板是创业者,做得非常成功,他曾经在BC省的电信公司工作(好多年前就关门了),是工会控制的工作,这老板以前在BC的电信做得很卖力,所以头就找他谈话,跟他说: you work too hard, you make others look bad. 他听了这么说,他跟想这公司怎么生存,就离开了。现在的BC的老师也是这么一群人,都是吊儿朗当的一帮人,这是工会工作所要求的。

3. 工会制造社会不公。你想想,同样的工作,那些工会的政府工要拿同样工作人工资的几倍,这钱哪来,都是纳税人的钱。钱总共这么多,教师的,工会的多拿了,用到其它地方的钱就少了。这是不公平的。


作者:greatina 留言时间:2014-09-08 19:16:04

请教 開明

1. 我历来投自由党,坚决不投NDP。说实话,我是确确实实的穷人。你说省府太明显地偏向富人,请具体说,我想清楚一下,如真象你说的,我以后投票就人从新考虑一下。

2.再问,你说 BC自由党执掌省府15年,社会的公平性被砍掉得太多了,能不能也具体举点例子。我也来加十几年了, 没怎么感觉变化。你说一个惊人的、不被华人注意的是,省府过度保护雇主和一切工商业主。具体点说一下呢。

3. 有一点大家要认清,没有好的经济发展,其它一切都是空谈。经济不好,就没有钱,没有钱政府怎么服务社会。经济好了,企业能健康发展,才能增加赢利,才能给政府多交税,企业才能多增员公工资,才能多招人,这样个人才能多交所得税,也能增加个消费税,政府不能大大增加税收就不能提高服务社会。 NDP经常在选举时说怎么花钱服务社会。花
























浏览(39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