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姜记者的博客  
姜维平,原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在,是加拿大的一位新移民。  
        http://blog.creaders.net/u/515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2017-03-26 01:30:55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姜维平

很多读者知道重庆的民企老板龚刚模,因为薄熙来主政重庆时,他曾被包装成“黑老大”,不仅自身进了监狱,而且还连累了律师李庄,他迫于专案组的压力,检举揭发李庄的所谓“违法行为”,创造了中外司法史上空前的犯罪嫌犯与辩护律师一同入狱的奇迹,一时扬名海内外,但对女律师王万琼却所知甚少,她是四川的一位爱好航空器的女律师,曾代理蒙冤23年的陈满杀人放火案申诉成功,现在,她又呼吁为龚刚模平反,致信履新重庆高院院长的杨临萍,这件事的意义在于,促使人们反思“唱红打黑”运动,回顾涉及640个“黑社会”的一系列案件,避免“二次文革”的死灰复燃,尽快进行司法体制改革。

 

今年321日,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组织领导班子集体学习时,明确承诺要彻底清除“薄王”余毒,我认为这是他观望了很久,左右平衡,深感压力,不得不做出的决策,虽然,有海外舆论指责他是“骑墙派”,但这次统一思想后,可能有利于创造一个新的环境,为王万琼这样的律师破阻,开启对冤假错案的平反,假如释放了一些被包装成“黑老大”的民企老板,并归还他们的合法财产,而且使他们恢复名誉,重新创业,将产生“利好效应”,国家不必再用行政命令的手端力阻资金外流。我多次讲过,它举一反三,将改变和扭转目前富裕阶层移民与资金外逃的潮流。

 

仔细阅读王万琼的上述公开信,首先为中国的法治不能独立而遗憾,她之所以把平反龚刚模的希望寄托在重庆高院新的领导身上,是因为钱锋刚调离,黄奇帆也去北京赋闲,重庆检察长也换了“外地官”,即,“一府两院”都令人耳目一新,而且,新的法院院长还是一位女性,王律师感到有一点点希望,但是,到目前为止,云集重庆的640个“黑社会”,无一彻底平反,难道王立军下令抓人都对?这里原因何在?她似乎思考得不够到位。

 

王律师在信里是这样说的:龚自2010年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无期徒刑后,一直喊冤不断,本人及家人已向贵院提交多份申诉材料进行申诉。我于2012年接受龚家委托代理其申诉,贵院于2013318日以渝高法申00072号通知书决定对龚案立案审查,至今未有任何结论。她披露的这一细节说明,余毒与余党相符相成,原重庆高院院长是钱锋,他是前“政法王”周永康的嫡系,薄熙来的打手,王立军徇私枉法的得力干将,2008年至2012年,直接参与了“打黑抢钱运动”,他2013年假装对龚案申诉立案,却不动真格的,是因为他满脑子“薄王余毒”,如同余敏和张轩一样,这些“薄王余毒”的重病号,绝对不可能进行拨乱反正的大业。

 

但是,世上的事自古如此:有阴就有阳,有天就有地,有对就有错,有人阻碍,就有人突破,由于重庆的媒体,至今还控制在薄王余党燕平的手里,宣传部管理报社,电台,和电视台,他们对许多申诉的案件不做报道,对王万琼这样的不屈不挠的律师不鼓劲,对钱锋操控下的法院,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不披露,结果造成一种假象:薄熙来治下的重庆没有“黑打”,也没有人递状申冤,实际上,约有2000多人提出申诉,但都被丢进废纸篓,钱锋却在人代会上讲,重庆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扩大化,运动化的问题。也就是表明:薄熙来,王立军当年的“唱红打黑”,二次文革运动是对的,他们没有徇私枉法的罪行。

 

但王万琼的信透露了真相,她说,自接受委托以来,我在五年间先后数十次会见了龚刚模本人、查阅了本案132本卷宗,进行了大量的走访了解及资料收集,对龚案有了全面的了解。在此基础上,也多次与贵院立案庭副庭长、本案承办人作多次沟通和交流并提交了代理意见及部分辩护新证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关于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的龚刚模大部分罪名均不能成立。这一结论有全国一流的权威刑法及刑诉法专家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予以佐证。这份以中国刑法学泰斗高铭暄领衔出具的专家意见书早已递交本案承办人,在此不再赘述。这些文字说明,王万琼不是想彻底推翻判决,而是基本上否定它,也就是说,对龚刚模来讲,是“大部分的罪名”不成立,可能保留部分“原罪”,其实,许多民企老板都是如此,可见,王律师是对的,既便如此,薄王余党也不接受申诉,自从薄熙来垮台至今,除了王能案和彭治民案获得改判外,其它的堆积如山的案子,包括“龚案”,无一受理。这也说明,薄王余党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于是,上级进行了力度不小的人事调整,杨临萍不仅是法学博士,而且她多年在全国最高人民法院任职,可能素质不错,经验不少,而新的检察长是原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贺恒扬,他任职地方检察院多年,还当过中央第二巡视组的副组长,可能因为曾巡查过共青团中央,表现不错,而异地空降山城的,再加上一直在纪检监察领域任领导的陈雍,任重庆纪委书记,如今,重庆的“一府两院”都换新人,兵力强健,应当可以冲破“薄王余党”的防线吧,但事情不这么简单。

 

从王律师《给重庆高院杨临萍院长的一封信》可以看出,遍布重庆法院科处一级的人员,甚至更多的基层公务员,不理睬这些要求复查的呼声,王律师是这样描述的:贵院于20133月审查此案至今已达四年。承办人甚至合议庭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对龚案没有形成自己的意见,是难以令人置信的。然而,本案迁延至今,是驳回还是再审迟迟未有回复,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显然违背了刑诉法及相关法律最起码的规定。申诉人及作为代理人的我,深知本案乃薄王主政下唱红打黑期间运动式执法的后果,故对贵院的审查工作怀着最大的善意和充分的理解,其意自是希望贵院能秉承法律人的良知,对这起涉及人数众多、案情复杂的所谓重庆打黑第一案作详尽的审查,最后有审慎的结论。

 

笔者认为,不仅法院内部有分歧意见,而且没人敢冒险,领导不敢决策,他们是建立在愚昧无知基础之上的一种对“薄王”的恐俱和留恋,对自身以往工作的肯定和自负,因为自薄垮台已多年,舆论大权还留在他的余党手里,重庆官媒没有把真相彻底地揭开,比如,龚刚模案,彭治民案,黎强案,等等,尤其是他们利用公权力,强奸公检法,“唱红打黑”的徇私枉法故事,没多少人知道,而所谓虚假的“5个重庆”和“打黑英雄”事迹,却流毒极广,总之,重庆老百姓还活在薄熙来编织的谎言中,不能自拔。 于是,胆怯自负的法官说,薄熙来没全错,黑社会还要打,判刑的黑老大不能放,这是顺从民意。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打黑涉及人员太多,据重庆官方统计,公检法司有7000余人直接参与黑打,由于“打黑基地”太多,数以百计的专案组,比较分散,账目管理混乱,而涉案的又大都是富人,诱惑力也太大,有很多人趁水摸鱼,私分公款,在“二次文革”中,分得一杯羹,现在,要平反,要查账,要把润滑了肠道的美食吐出来,他们当然害怕事败坐牢,故团结起来,以攻为守,拼死抵制。总之,如果说,其它省市是个别冤案的话,这里是曾有过的集体犯罪,自然,阻力最大。这也是重庆的大量冤案至今不能平反的另一原因。

 

但不论什么原因,最深层次的“秘密”还是在于政法委,只要还是政法委代表党管司法,那么,就会有一些封疆大吏权倾一时,徇私枉法,想叫他们“依法治国”是不可能的,就像薄熙来当年高压重庆一样,他抓住“三长”的个人品行瑕疵做把柄,公检法就无法发挥正常的互相制约和监督的作用,很容易把他不喜欢的人关进监狱,或者杀掉,这一弊端卡在政改的瓶颈,假如没有制约公检法的政法委,也就没有其对公检法领导的人事安排权,调配权,法院的法官是职业化,非党派而中立的,就可以避免冤假错案,一旦有少许的错案,也会尽快纠偏和彻底平反。因此,重庆“唱红打黑”运动中造成的一系列冤案,要平反,可能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唯其如此,王万琼很了不起。

 

2017322日于多伦多。

 

附件:王万琼致重庆高院院长杨临萍的一封信。

 

尊敬的杨院长:

您好!您初至渝都履新高院院长一职即来信叨扰,实非我愿,但无论如何也请您在千头万绪中抽出一点时间,看看这封特殊的来信。踌躇许久仍作此文,是对作为高级知识分子、重庆最高司法长官的您抱有殷切的期待和基本的信任。

我是王万琼律师,也是贵院业已受理但至今未有结论的龚刚模等涉黑案龚刚模的申诉代理人。龚自2010年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无期徒刑后,一直喊冤不断,本人及家人已向贵院提交多份申诉材料进行申诉。我于2012年接受龚家委托代理其申诉,贵院于2013318日以渝高法申00072号通知书决定对龚案立案审查,至今未有任何结论。

自接受委托以来,我在五年间先后数十次会见了龚刚模本人、查阅了本案132本卷宗,进行了大量的走访了解及资料收集,对龚案有了全面的了解。在此基础上,也多次与贵院立案庭副庭长、本案承办人作多次沟通和交流并提交了代理意见及部分辩护新证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关于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的龚刚模大部分罪名均不能成立。这一结论有全国一流的权威刑法及刑诉法专家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予以佐证。这份以中国刑法学泰斗高铭暄领衔出具的专家意见书早已递交本案承办人,在此不再赘述。

贵院于20133月审查此案至今已达四年。承办人甚至合议庭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对龚案没有形成自己的意见,是难以令人置信的。然而,本案迁延至今,是驳回还是再审迟迟未有回复,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显然违背了刑诉法及相关法律最起码的规定。申诉人及作为代理人的我,深知本案乃薄王主政下唱红打黑期间运动式执法的后果,故对贵院的审查工作怀着最大的善意和充分的理解,其意自是希望贵院能秉承法律人的良知,对这起涉及人数众多、案情复杂的所谓重庆打黑第一案作详尽的审查,最后有审慎的结论。世易时移,人事变迁致使本案在四年后仍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毫不客气地说,过去几年重庆司法界的作为,看不见法律人的担当,却只有政客的摇摆。

近两三年来,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习总书记明确提出“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与之相应,全国各地陆续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错案。这一事实想必在法律界卓有声望的您比我更清楚明了。而这一批被纠正的冤案中就有本人和另一代理人代理的海南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该案陈满及家人申冤23年终获平反,当然归功于我国长期以来努力践行的有错必纠的司法理念,与陈满及家人23年持之以恒的申冤到底也有莫大的关联。龚家也如此,龚刚模及家人坚决不同意以不再申诉为代价,换取发还部分被非法扣押的财产,就已经表明其坚决申诉到底的决心。龚刚模作为一名资产曾达数亿的草根民营企业家,被当年王立军把持的公安机关掘地三尺也未能找到确凿的犯罪证据,而是在自己被严重刑讯、家人被拘、朋友邻居被囚、病妻被威胁的情形下才违心认罪并攀扯他人,最终落入自己身系重狱、家破人亡之境地。设身处地,此等奇冤,如不昭雪,怎能瞑目?

在这平冤浪潮席卷神州的两三年间,无论是地处沿海的福建还是西南一隅的贵州,其冤案纠正的数量均在各省区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该两地高院院长均以非凡的勇气和过人的智慧践行了最高层对司法公正的要求,同时也回应了民间冤案纠正的呼声,藉此赢得朝野一片赞誉也就不足为奇了。去年两会期间两高向人大的工作报告里均提到了念斌、陈满等冤错案的纠正,而两高工作报告也罕见地高票通过。唯有重庆,面对滚滚而来的平冤浪潮岿然不动,极为顽强地保持缄默。我们难免会有疑问:难道这座历史上经常处于旋涡中的城市就没有冤错案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君不见,薄熙来主政、王立军操刀的红都重庆蛟斐傻脑┌负沃拱倨穑勘徽夤煞捶ㄖ巫橇骶砣氲某舜笈裼笠导遥褂薪角哺删1⊥跻蜓现匦淌路缸锉蛔肪啃淘鸷螅嬷吹牟β曳凑撬痉ǖ挠τ兄濉A钊似婀值氖侵厍於蕴厥馐逼诒淮砦竺庵吧踔僚行痰墓哺删木来砬奈奚ⅲ源蚝谄诩浔淮砦蠖ㄗ锏拿裼笠导胰绯钡暮霸┦佣患涠晃拧V厍欤庾缬甑某鞘校谄皆┐蟪敝腥毕靡印

民营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社会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对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的原罪该如何对待,最近党中央已有明确指示。那就是不能轻易以司法手段随意介入民营企业之间的纠纷,影响其正常经营发展。而在我看来,重庆打黑期间针对民营企业家的冤错案如若不予纠正,必将严重挫伤其创业的热情和积极性,这也与最高层民企创新、全民创业的号召背道而驰,更与近期中纪委巡视组要进一步肃清薄王遗毒的要求格格不入。

正如西人狄更斯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您若能顺应历史潮流及高层精神,以开阔的视野和罕有的气魄纠正打黑期间的假错案,则善莫大焉,更是时代和人民赋予您的崇高使命。

人生漫长却又如白驹过隙,无论是身陷囹圄、喊冤不止的龚刚模,还是在法律园地勤耕不缀、身居高位

浏览(1224)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2017-03-24 19:44:39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姜维平

323日,中国总理李克强携带夫人程虹前往澳大利亚访问,据报道,澳方政府送他的礼物,是一只可爱的袋鼠宝宝,海内外的媒体都刊出了新闻照片,他和澳大利亚的领导人都笑得开怀,毫无疑问,此次访问正值中澳建交45周年,时隔11年中国总理再次访澳,同时也是他就任总理后首次访澳,他喜悦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恰好在这一天,国内的腾讯网刊发一篇文章,题目是《10岁女孩成妈妈,背后故事令人心酸》,它图文并茂地讲述了河南洛阳的一个真实故事,原本,我也很喜欢小动物,更看重他作为总理访问以袋鼠为象征物的国家,但怎么也笑不起来,看着李总理抚摸“袋鼠宝宝”笑容可掬的照片,我心里酸酸的,中国需要总理用心去摸的东西不少,但李克强摸错了地方。

 

国内媒体是这样报道的:3月19日,河南洛阳伊川县高山乡黄村,10岁的红红独自站在家中,目光呆滞,她知道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失去妈妈的痛苦没有打垮她,日子还要继续。红红说,自己不坚强的话,也并没有人给你帮助。她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懂事。红红现在上四年级,正是学知识的年龄,面对一边是学业,一边是需要照顾的兄妹,她很难顾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今生所走的路,如果没有知识的支撑,就很难跳出这个农村。原来,她的妈妈不幸病逝,这个才10岁的小女孩就成了妈妈 ,记者写道,她3岁时开始照顾病重母亲,现在,又要照顾三个兄妹的生活,10岁,本是享受父母关爱照顾的年龄,无奈的要挑起这付责任的重担。红红的爷爷奶奶早已不在,她们四人的生活以前都是靠妈妈打理,爸爸在外干建筑活养家,日子虽然艰难,但也有快乐。网友们留言: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由记者的描写和照片看,这不是小说,是一个摧人泪下的真实故事,偏偏又刊发在李总理外访时抚摸袋鼠的日子,我真想问:中国的孩子重要,还是外国的“袋鼠宝宝”重要?类似这样绝对贫困化的家庭有多少,类似这样可怜的孩子有多少,口口声声大讲“执政为民”的官员关爱在哪?对这样接近死亡边缘的惨剧,为什么政府那么漠视?难道这与总理李克强没有一点关系吗?我之所以批评李克强,还因为他在河南当过封疆大吏,从1998年至2004年,他在河南任职多年,从代省长干到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距今已13年,河南还有这样悲惨的家庭,要你这样的总理有什么用啊?你怎么好意思摸袋鼠宝宝而忽视了你自己国家的宝宝和未来?

这几天,配合李总理外访,海内外媒体大多一片赞扬声,不外乎是李总理能言善辩,英语也棒,有一家媒体是这样描述的:在大多数人印象中,“幽默”似乎是西方政治家的专利但在当地时间3月23日中午澳大利亚总理为李克强夫妇举行的欢迎宴会上,中国总理的即席演讲刷新了现场上百名澳高级官员和参众两院议员的认知。在随后的会谈中,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参众两院的议长分别表示,李总理的即席演讲“充满幽默和智慧,我们都非常喜欢”。

可是,我不这样认为,一个口才好的人,未必表里如一,未必行动就好。作为国家总理,关键要在国民最危困的时候,勇敢地冲在第一线,这方面温家宝做得不错,汶川大地震就是明证,但李克强在天津大爆炸前后的表现,远不如女人刘延东,他给我的印象是胆怯怕死,虽然,他有一定的学问,还翻译出版过法学著作《法律的正当程序》,并推出所谓的“李克强经济学”,但2015年面对股市的“经济政变”,他被肖建华和徐翔等资本大鳄玩得像孙子似的,贪官的“钱袋子”,与政府和上市企业的“内鬼”,互相勾结,做空股市,把小股民的“血汗钱”一瞬间吞尽,这是一个漫长的酝酿过程,他自负地吹嘘改革的“红利”还没释放尽呢,上证综指于6月12日高达5178,19,他还一点没有察觉危机,你说,这样的“李克强经济学”不是花架子是什么?同样的,总理领导下的河南洛阳的官员,如此冷漠地对待一个10岁的女孩及家庭,他难道不应当首先自责吗?为何河南省洛阳的官员,不踏踏实实地为类似红红这样的小女孩排忧解难?为什么当官的家人没这么苦的?为什么,你欢笑着遗忘了你曾任职的地区的父老乡亲,却把温暖的手伸向了澳洲的“袋鼠宝宝”?

有媒体报道说,这场在澳大利亚议会大厦举行的欢迎午宴,菜品非常简单,只有一盘沙拉、一块烤鸡肉、一道甜品和一小块圆面包。而澳方对于菜品的安排,也被李克强即兴放进了自己的演讲。他说:“昨天我入住饭店的时候,桌上摆着一份《澳大利亚人》报纸,一篇报道我来访问的新闻,标题最后几个单词是‘for beef market’(为了牛肉市场)。”李总理说,“所以我刚才看菜单的时候就问侍者,今天有‘Beef’(牛肉)吗?他说没有,只有‘Chicken’(鸡肉)。”博得老外一片笑声,但假如人们知道上述的故事,谁还能笑得出来?在腾讯报道的下面还有一篇文章,讲得是有一个地区,孩子们的午餐就是一个玉米,我看到那张图片,真想哭。与此比较,牛肉和鸡肉,简单的菜品,对穷人家的孩子,也是可欲不可求的生活的奢望。不知道总理身边的人,有谁会把这些新闻给李克强看看,让他知道人民群众的生活是多么不易。

腾讯的报道还说,再过几天,红红的父亲将要外出去建筑工地打工,为她们四个孩子挣取生活费和学费。在姐弟四个中红红最大,看管弟妹的担子就只有落在她的身上了。最小的弟弟才一岁多,刚刚学会走路,妈妈在的时候,她很少抱起弟弟,都是妈妈带着这个苦盼来的儿子,寸步不离,生怕他有任何的闪失。这一细节的描述令人揪心。其实,在我看来,总理应当少出国,首先要把自家的事办好,像这样的困难户,对当地的官员来说,动动小手指,一句话就可以解决,比如,帮助红红的爸爸就近安排一个工作,难道洛阳没有建筑业吗?为何要舍近求远啊?当官的只知道拍上级领导的马屁,而不愿关心人民群众,假如李克强有个小孙子,有一点困难,洛阳的下级官员会如此冷漠吗?

那么,上述情况是个别的吗?报道说,2011年11月19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宣布,根据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要求,适应中国扶贫开发转入新阶段的形势需要,中央决定将农民人均纯收入2300元(2010年不变价)作为新的国家扶贫标准,这个标准比2009年1196元的标准提高了92%,对应的扶贫对象规模到今年年底约为1.28亿人,占农村户籍人口比例约为13.4%。

可见中国的现状,是多么严峻,无论怎样辩解,国家总理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肩负如此脱贫的重担,李克强的手,伸向“袋鼠宝宝”,是不是摸错了地方?不过,他不感到羞惭。还对老外的赞扬沾沾自喜呢。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肖顿对李克强说:“每场澳式橄榄球比赛中打得最好的球员叫‘现场最佳球员’。您就是今天午宴席上的‘最佳球员’!”我听了真的要吐了。

 

2017年3月24日于多伦多。美国《纵览中国》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1369) (4) 评论(0)
发表评论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2017-03-20 22:25:20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姜维平

 

自从去年股市出事,被海外舆论定为“经济政变”以来,中纪委,证监会等多个职权部门,指定性地针对一些拥有官商背景的“资本大鳄”公司展开调查,已有上海泽熙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徐翔被抓捕判刑,而车峰,肖建华等人也在押,他们的判决结果可能会很重。无疑地,参与制造2015年股灾的证券投资公司,或上市公司,不论国企,还是民营,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的,不论个人,还是单位,都被王歧山视为涉嫌“经济政变”,兴风作浪的推手,必将受到严厉打击,因此,就目前而言,一些上市公司,包括即将上市,企图欺骗,操控市场的腐败案,就成为敏感的政经结合的“雷区”。值此之际,2017317日,“西南证券”发布公告称,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且IPO业务全部暂停。这对黄奇帆等人是一声霹雳。

 

众所周知,西南证券是重庆仅此一家A股上市的全国性综合性证券商,它凝结着“6朝元老”,原重庆市长黄奇帆的心血,虽然,重庆官媒一再掩盖它的真实经营情况,但近些年来,负面新闻不断,这回又踩进“雷区”,而且,是一个“大地雷”,那就是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点名痛批的“忽悠式重组”。国内媒体披露说,西南证券17日的公告证实财经媒体13日的报导,西南证券此次受到处罚,与“九好集团”借壳上市的前期准备工作有关:浙江网络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好集团”,通过各种手段,虚增2013年至2015年服务费收入26亿,虚增2015年贸易收入57万余元,虚构银行存款3亿,把自己包装成价值371亿元的优良资产,与辽宁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鞍重股份”,他们仿照赵本山式的二人转“大忽悠”,企图达到借壳上市的目地,证监会称,“九好集团”及“鞍重股份”的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在这个案件中,西南证券担任这一“忽悠式”重组案的财务顾问和保荐人。我仔细查看国内媒体的文章,称它是严重违法,而不是违纪或违规,这尽显问题的严重性,的确,它给刚调到全国人大任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的黄奇帆,带来新的麻烦。证监会认为,由“九好集团”公开披露的《鞍山重型机器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报告书摘要》的虚假记载,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极其恶劣,违法情节特别严重,证监会拟对其主要责任人员郭丛军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宋荣生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对财务总监陈恒文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但是,对西南证券的处理结果还在人们的期待中。

 

什么是“忽悠”?这词来自东北,是赵本山的家乡俗语,“忽悠”,就是欺骗和谎言,薄熙来和黄奇帆,是把“忽悠”手段用于官场和商场的高手,如同把民企包装和虚构成“黑社会”,抢夺它们的财产一样,黄奇帆,在“如鱼得水”的主子倒台之后,为保持重庆的虚假繁荣,也为了保住官职和家族利益,又转移到证券领域表演,为了骗钱骗名,他和一批官员勾结,先把一些国企的实惠掏空,再把亏损严重的国企,利用“官媒”进行文字包装,把他们吹捧成“品质优良,实力雄厚”的公司,或重组,或借壳,拿到证券市场上市,骗取广大股民的钱,然后,再向自己圈子里的一些人和公司,透露内部信息,操控他们“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名正言顺地侵吞数以亿计股民的“血汗钱”,这是新形势下的一种严重罪行,不仅危害至极,而且呈“忽悠式”,欺骗性强,民愤极大。

 

西南证券就是这样一个助纣为虐的典型,据国内媒体报道,“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的重组过程中,造假严重,不论虚增收入、虚构银行存款、还是隐匿负债等,手段都很卑劣,易于识破,他们却视而不见,将一个“烂壳”,包装成多达371亿元资产的公司,企图借壳上市,忽悠股民,像2015年那样,把许多用“养老金”或生活费炒股的“愚民”,“忽悠”成为满肚子冤气的“小虾米”,这是性质极其严重的犯罪,因为它激化了社会矛盾,而担任这家公司的所谓“财务顾问”,进行资产负债、财务状况核查的西南证券,竟然一点也没看出“猫腻”,谁会相信呢?于是,西南证券当年重组上市工作的主力推手──黄奇帆,立即浮出水面,虽然,他曾给西南证券描绘将在2009年上市3年内,市值力争突破千亿大关的宏伟蓝图。但现在,8年过去了,“千亿”仍是画饼充饥,而且,蓝图褪色而彻底破碎。

 

其实,一个国企的经营成败在于领导者,而黄奇帆选人的标准是,能否拍他的马屁,他拍薄熙来的马屁而提升,也按照这一标准选才用人,国内媒体说,据公开资料显示,西南证券近年来的下坡始于2013年上任的董事长崔坚,在他20161月到点退休后,继位的现任董事长廖庆轩,曾经担任崔坚的副手,两人仕途特点如出一辙,他们都是黄奇帆党羽,而且,曾任“重庆渝富”首任董事长的廖庆轩,更被称为黄奇帆的一员“爱将”。也就是说,重庆两任市国资委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相继出任西南证券掌门人。作为“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的保荐人,从财务核查,到报送申请,历经崔坚、廖庆轩两任一把手,由人品看前程,从一开始,这家公司就埋下亏损的地雷。而今,一个偶然事件成了导火索,不过是必然的引爆而已。

 

巧合而有趣的是,据报道,王思聪的普思投资曾以77元每股认购“九好集团”,总成本2000万,因此,其曾被称为王思聪概念股,遭受重创,“九好”主要负责人均遭到顶格处罚,显示王思聪的不成熟,人云:“躺着中枪”,进而聚焦媒体的目光,不能不令人联想,由王家父子想到薄熙来,进而念及黄奇帆,使这一案件的处理,耐人寻味,也许它的意义,将超越证券界本身。不论如何,2015的股灾使中国证监会越来越变得成熟而老辣,无疑地,他们成功阻止“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这一“有毒资产”上市,未雨绸繆,意义巨大。由于2015年股市低迷期间,“鞍重股份”得益于这一重组概念,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收获10个涨停板。可以想见,如果他们造假骗钱的阴谋得逞,有多少“小虾米”被吃掉,正如国内媒体所言:股市是得消息者掌先机,谁能收获这10个涨停板很清楚。这一言论包含清晰的意思,即,有关方面怀疑有“内鬼”,因此,证监会对“九好集团”,“鞍重股份”及主要负责人员做出处罚时,也要深层次思考西南证券方面的问题,更不要忘了狡猾的黄奇帆。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目前,中国证监会对西南证券的调查,不止上述一个项目,在案件调查过程中,涉及至少55家投行项目,包括IPO、并购重组、再融资等,这些项目已全部被冻结,结果不知何时公布,同时,西南证券2016年发布的“业绩预减公告”显示,今年预计净利润同比下降65%75%。这不是市场不景气的原因,而是黄奇帆发扬光大的“忽悠”不灵了。俗话说,福无双降,祸不单行,此前,有关黄奇帆儿子涉贪的丑闻不断,他也不敢面对媒体申辩,现在又来了“西南证券案”。总之,黄奇帆想进京养老,也不清闲,非但没有什么好消息,反而负面报道一箩筐,现在,又是回忆他一手打造的千亿“蓝图”的时候了,假如他的爱将被连跟拔起,一个咬一串,他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2017320日于多伦多。美国《纵览中国》320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92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2017-03-15 19:09:21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姜维平

 

出席今年全国“两会”的重庆代表团中,残留多位薄熙来的余党,他们借助审议“两高”报告的平台,装腔做势,谎话连篇,既向外界显示不倒翁的神奇,也张扬其后台的强硬愚顽, 虽然,中纪委巡视组曾对重庆“回头看”,以清除薄王余毒不利”而痛批他们,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们还是不愿认输,巧妙表演,这说明,中南海高层权斗已进入深水区,孙政才和张国清等都面临很大压力,新的决战结果可能要等下半年或中共19大召开之后才能见分晓,重庆山城的命运还笼罩在云雾中。

 

官媒313日报道说,12日下午,重庆代表团举行全团会议,审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市委书记孙政才,全国人大代表、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清,全国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等参加审议。其实,每年“两会”搞的所谓“审议”,都是走过场,讲假话,拍马屁,没什么看点,但因为有电视播放的画面,成为外界观察内幕的一个比较直观的途径,毫无疑问,记者把哪些人的言论公开,哪些言论冷藏,是按照领导指示和约定惯例而有所取舍的,也是依照官职大小的等级而罗列的,但尽管如此,还是可以洞观重庆的政治生态,总之,到目前为止,薄熙来的势力在重庆依然大有市场,“薄王余毒”还像云雾锁住重庆。

 

之所以造成这种诡异形势,连习近平年初亲赴重庆,王歧山派出重庆巡视组,冷不防地“回头看”,都无法突破困局,主要原因在于,张德江是大权在握的政治局委员,2012年,王立军案发后,薄熙来倒台,张德江受组织委托,曾去重庆做了大半年揩屁股的事,收拾薄熙来留下的滥摊子,他可能制定了一个基调,他并不主张为遭受“黑打”的众多民企老板翻案,或者说,他认为,薄王开展“唱红打黑”运动没有全错,只是扩大化的问题,因此,孙政才作为温家宝的嫡系,也不敢大举做事,他们只是为一些蒙冤的警察翻案,对数以千计的民众申诉久拖不理,重庆的民企老板用脚投票,继续纷纷地向海外移民和转移财产,重庆经济陷入困局。

 

因此,担心自己仕途受阻的孙政才,在讨论中,趋炎附势地唱颂歌,他一是赞扬“两高”报告体现“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二是肉麻地吹捧“习核心”,要求重庆各级公检法机关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但是,他遗忘了自2007年底至2012年初,薄王在重庆徇私枉法,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组织,使数以千计的民企人财两空,当他们声称“黑老大”终身不减刑时,却因谷开来杀人案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轰然倒台,进而暴露出真面目,他们才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强奸公权力的盘距在山城的货真价实的黑社会,薄熙来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黑老大”。

 

原本,重庆的继任者应当放开报禁,大力真实报导黑打的内幕,让重庆人民知道真相,认清薄熙来的本质,吸取深刻的教训,但张德江留下的紧箍咒还在锁住人们的手脚,参与“黑打”抢钱的公检法司人员担心受到清算而抵制,重庆民企老板还心有余悸,老百姓没能走出薄熙来的阴影,不仅形势没有逆转,反倒深陷泥沼,官场换了一茬新人,政策却依旧,薄熙来的“5个重庆”,被重新包装成“5个功能”,“政法王”周永康时代流行的政法委还在绑架司法,“三长”还在压服法官判案,故此,没有一起涉黑冤案获得平反。

 

如今,重庆官员没有反思,没有道歉,更没有忏悔,反倒薄王的一些余党骨干,借助“两会”嚣张地表演,这些人是张轩,钱锋和余敏,回顾薄熙来时期的官场,张轩献媚的笑脸,钱锋的冷酷,余敏的奴性,都淋漓尽致地浮现在眼前,张轩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当过重庆高院院长多年,有能力识别薄王对法制的破坏,但她没有坚持原则;钱锋当过《法制日报》记者,也在司法部和最高法任职多年,应当有一定的经验,但他却紧跟主张“二次文革”的“左王”薄熙来,制造冤假错案,死不认错;余敏当过知青,在重庆基层任职多年,还当过审计局长,但她却没有利用检察院的制约能力,阻止薄王“唱红打黑”,对司法与经济发展的破坏,使重庆经济一塌糊涂,总之,他们都在薄熙来领导下,犯下了一系列重罪,至今没有被追究责任,是中国司法不独立造成的怪事。

 

今年“两会”上,像张轩,钱锋和余敏这样的人,应当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受到彻底清算,但依然恬不知耻地出现在人民眼前,还在高谈阔论,张轩大讲“五位一体”,钱锋大讲“五梁八柱”,余敏大讲“三类交流”,全部是谎言和欺骗,废话和假话,人们急需的是,司法体制的改革,政法委的取消,各级法院对蒙冤入狱的民企老板再审平反,而不是语言游戏,人们想知道李庄案,“黎强案”,“彭治民案”,樊奇航案,李修武案,王紫绮案等的真相,人们需要干扰司法的官员,从公检法司领域退出,清理历史上所有的冤假错案,并获得国家赔偿,恢复他们的名誉。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改革迹象,官媒记者罗列这些薄王余党的名子,报道他们的花言巧语,只能激起人们对“唱红打黑”年代的回忆,使民企老板还生活在恐惧和惊吓之中,使他们对薄熙来事件后,希望社会真正能依法治国的梦想破灭,尤其是,张德江操控下的人大,还生怕人们淡忘“如鱼得水”的旧闻,故意把已半退休的“6朝元老”黄奇帆,安排在孙政才的右边落座,中国人称右为“尊”,可见重庆官场“养老爱幼”,养得是徇私枉法的“老”,爱得是敷衍了事的“幼”,官员们都不思进取,像胡耀邦那样,平反冤假错案,而是混一天是一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等后集权时代革命的到来。

 

纵观官媒,除了上述薄王余党的言论,只有在名不见经传的周光权代表的讲话中,还有一点新意,他说,要采取切实可行的办法纠正涉及产权保护的冤假错案,虽然,他把平反冤案,加上定语,话里有话,实际上,每一起“黑打”冤案都涉及产权保护,问题是谁来保护,是黄奇帆,钱锋,余敏,张轩这些人吗?他呼吁说,对群众反映特别强烈的产权案件,要加强异地申诉、复查、审查力度,在审查过程中还要充分发挥专家学者的作用。这番建议还有一点诚意。他还建议,要提高司法文书品质,司法文书应连贯通顺,说理要充分透彻。这说明,由于薄王余毒的蔓延,重庆法院连文书都不畅达,没有品质,词不达意,就像他们所说的“五梁八柱”一样令人费解,过去,重庆法院的一些案例,比如,李庄案等,已成为世界级的笑料,现在,他们对彭治民案的低调重审,与薄王时代的大张旗鼓,形成云泥反差,像贼一样胆怯,虚弱,判决书还要保密,文字不通,前后矛盾,不在于文书品质,而在官员的人品,见风使舵的官员,已使司法倾斜,因为中共高层对重庆冤案有两种不同的看法,而孙政才还不知道哪方取胜,只有等待观望,目前,张德江等人的权势似乎略胜王歧山,薄王余党敢在全国“两会”排开座次,侃侃而谈,就是一次示威。19大,鹿死谁手,不得而知。

 

2017315日于多伦多。

美国《纵览中国》315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姜维平网站,2017年它将成为专为会员服务的网站,敬请关注, 附带声明:不参加任何政治组织和活动,不接受任何组织的捐款与资助,不平反不返回中国。

 

 



浏览(1361)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2017-03-14 13:05:19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姜维平

 

韦石先生:

你好!

今天,你主办的博讯网转发我以前撰写的批评郭文贵的文章,题为《郭文贵最后的疯狂》,正如38日,你首次与郭文贵交锋时,一见面就胆怯地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一样,你一再向郭老板介绍我,是为了把战火引向我,这是一种不义,也是一种懦弱,我看了很厌恶。你应当知道,你多次会见过所谓的“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提供者,却避而不谈,把我和《财经》的胡舒立拿出来,摆到前台,令我不解,你如今承受不了压力,再一次把我的旧作置顶,又是你的失策。你也应当知道,笔者向来是保持中立的,在郭站出来讲话时,大家听到了另一面,经过核实,有可能观点会有一些改变,在他第一季和第二季的自辩中,听众们不能不承认,过去人们可能有一些不知情的秘辛,文人应当认真倾听,如果有错,就应当改正,你不是这么虚心,而是紧张慌乱地利用我的文章,再次做“挡箭牌”,使我对你非常失望和愤怒,我油然想起几件旧事,忍不住秉笔直书。

 

虽然,我与你没有见过面,但我给你打过多次电话,还委托《开放》杂志老板金钟先生转赠你书法作品一付,与你这位办网站的老板比较,确实我的力量微薄,所做的只能是这些,但你呢,2009年,我初来加拿大,生活窘困,给你投稿,你给我邮寄一张20美金的支票,这是我赴加后至今,收到的金额最大的一笔稿费,我想起国人爱讲的一句俗话:打发要饭啊。真的,我很“感谢”你,我在贵网开设的博客点击上千万,为你网站增辉不少,但你再没付我一分钱稿费,我们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物质生活,你也好意思不花任何成本,用我的文章置顶,去转移和吸引郭老板的火力?你也太欺负人了。

 

你的不义不止于此,《博讯》杂志在香港创刊时,你曾向我约过一篇稿件,但后来,你以“没有猛料”为由而不用,没付一分钱的报酬,我只好转到《前哨》发表,而你的杂志正是在刘达文那里发行的,难道你的杂志比刘达文办得好吗?一个守信和看重友情的编辑,是绝不会这样伤害他的作者的。再后来,你被章子怡控告,法庭要你举证,你又想到了我,你发函问我有没有章子怡与薄熙来的合影照片,我说没有。你想,你不够朋友,他人如何会帮你?再后来呢,你看流亡海外的某一位著名民营企业家,案件经过我的报道,命运有了一点转机,来了“关爱”,又打电话问我他的联系方式,我说不知道,你想,你对我不讲情义,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为什么一点悟性都没有?

 

总之,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亦神交很久,让我坦率地说,你给我留下的印象不佳。自从你与郭老板直面舌战以来,经常在贵网开博客的有点文才和影响力的作者,没几个人公开站出来支持你的,其原因,不在于他们害怕,或赞成郭,而在于你自身,在于你的为人,据我体会,你是一个把钱看得过重的人,你太不讲义气了,你这次的被动“出丑”就在于这一点。我认为,人活在世上,不论什么党派,勿论左中右,就在于情义,重不重友情,决定人的一生的命运。基于此,我对你今天点到为止,有些事不想说,因为我怕伤及友人,你不要再拿我做“枪手”,去挡郭老板的“子弹”,你不经我的同意,不要转发我的文章,更不要用我的旧作去“忽悠”郭文贵。我既不想做你的“枪手”,或其他人的“枪手”,也不想介入中共的高层权斗,我只想表达由我自己判断所做出的评论,请你尊重我,否则,你会招来新的麻烦。总之,你不要把我和他人当成傻子。

 

顺祝,笔健。

 

 

姜维平

 

2017314日于多伦多。

 



浏览(1625) (18)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3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