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姜记者的博客  
姜维平,原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在,是加拿大的一位新移民。  
        http://blog.creaders.net/u/515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习近平下令,重庆官场大抓捕 2017-09-18 13:45:05

习近平下令,重庆官场大抓捕

 

姜维平

 

在中共19大召开前夕,中南海权力核心多个派系,为争取上位,互相牵制,博弈,达到白热化程度,7月中旬,孙政才落马,以习主导的人事布局,已现端睨,显然,习不认同过去“江胡时代”选拔的“储君”,他希望陈敏尔成为他的陪衬。对陈而言,他要贯彻习的理念,并取得同僚的支持,必须在重庆立即干出一番事业,否则,既使连跳两级,闯入政治局,也处境危险,因此,他眼前最大的困惑在于人手,而薄熙来执掌重庆5年,孙政才也任职5年,这10年间,他们均留下许多嫡系,清除他们的思想必须先除余党,这是重中之重,因此,他上任后拿掉的第一块绊脚石,就是掌管组织部的市委常委曾庆红。

 

这多少有点令人意外,为什么不是与薄“如鱼得水”的前市长黄奇帆?而是同名不同“性”的曾庆红,其实,已经臭名昭著的黄奇帆,卸职后进入全国人大财经委,就是随时可控的“死老虎”,对陈敏尔不构成任何威胁,而曾庆红则不同,别看她是女流,但她不仅多年在江西任职,和孟建柱关系密切,而且,她掌控许多曾为薄,孙卖过命的官员的命运,在清除“薄王”余毒,孙政才“余党”的过程中,她成为关键人物之一,距离中共十九大召开仅剩月余,陈敏尔果断出手,抓捕了她,引发重庆官场最强烈地震。据报道,重庆今年5月选出的4319大代表,是孙政才满意的名单,但陈敏尔不喜欢,于是,再次审议期间,有多达13人无法通过资格审查,被取消党代表资格,包括7月已告落马的原市委书记孙政才,及这次受查的组织部女部长曾庆红。
    
这就是说,将近三分之一的重庆19大代表,已被取消党代表资格,包括5名市委常委级,即副部级的高官,以及8名厅级干部。有消息透露,除曾庆红之外,还有市委秘书长王显刚,也被“双规”,另有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刘强和副市长,兼两江新区委书记陈绿平也被控制,此外,原市委副秘书长,现任环保局长兼书记史大平等5名干部也被查处,他们的问题,不是涉及“薄王”唱红打黑,徇私枉法,就是涉及孙政才贪污分赃或行贿受贿,卖官鬻爵。消息人士称,这次重庆大抓捕仅仅是开始,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原重庆高院长钱锋,原检察长余敏,虽已调离或退休,也都在利剑反腐之内,而且,现任的人大主任张轩,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王廷彦,重庆高院副院长黄明耀,重庆高检检察长陈盛才,副检察长梁天,司法局长林育均,原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原沙坪坝区法院院长郭睿,原重庆公安局“打黑办”主任易元平等也都在名单上,总之,陈敏尔获习近平之明确指示,对积极参与薄王“黑打”的徇私枉法的犯罪分子要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过几天,重庆将重选党代会代表,以迎接中共19大,如此大规模补选党代表是前所未有的,近年来在一个城市,一下子抓捕众多高官,也十分罕见,它的影响力已远远超过“辽宁贿选案”,在笔者看来,清除“薄王”余毒,只是一种权斗的借口,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被撤职查办的人,不是薄熙来的余党,就是孙政才的嫡系,至于贪污受贿问题,由于体制的局限,官员由上级任命又没有监督,几乎人人有病,因此,选择性的反腐运动,很容易使曾庆红等人成为新一轮权斗的牺牲品。524日,重庆市第五次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43名十九大代表,同日,市第五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产生新一届12名市委常委,显然,是按照党章和中央关于做好代表选举工作要求选举产生的,符合程序规定,结构比例符合中央要求,但是,孙政才出局,改变了一切,因为另有规定,代表资格还需经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确认。
    
 无疑地,这不是法制而是人治,也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公平,但是, 基于目前的体制,普通老百姓别无选择,而且,政治人物的思想动机不是太重要,能否推动社会进步,看其行动的结果才是关键,显然,陈敏尔的动机可能是排斥异己,但假如他撤换曾庆红之后,换上胡文容,是为进一步扫除薄熙来的人马,进而平反重庆的冤假错案, 就对“二次文革”的复辟倒退是一个有力回击,这对重振民企的信心是一件大好事。自从2012年发生王立军叛逃事件,引发谷开来杀人案败露,薄熙来落马入狱,中国出现政治变局的一线希望,但由于中共保守派的力阻,并未真实披露“唱红打黑”黑幕,释放遭受“黑打”的冤民,也未铲除滋生腐败枉法的土壤和根源,以至更多的民众合法权益倍受侵害,冤假错案不绝如缕。这从侧面证实了一个真理: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和做到司法独立,只是频繁换人,官场内斗,中国不会进步,老百姓不会免除瞎折腾的灾难。

 

2017918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918日首发,更多文章可见:www.jiangweiping.com,另有每日视频评论:youtube.com,联系作者:weiping55@hotmail.com







浏览(357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陈敏尔的艰难时刻 2017-09-14 15:00:46

陈敏尔的艰难时刻

 

姜维平

 

在中共19大召开之前,中南海权力核心人事布局,比较复杂,就习近平而言,较多精力倾注于未来,因为第一个5年任期转瞬即逝,可能有些事情的处理,非自身所愿,主要是江胡留下的人马,需要与其共事,而19大之后,或许有些不同,故他必须把自己的嫡系安排在中央政治局里,于是,就有了陈敏尔抢位亮相的机会。人们已经看到,在7月中旬,陈取代孙,而成为重庆市委书记,无疑地,陈可能连跳两级,才能如愿,但纵观中共建政以来历史,接班人鲜有善终,毛泽东与林彪之关系与结局,是也,这方面海内外多有共识,笔者认为,陈敏尔化解危险处境的唯一最佳办法就是:真正肃清薄王余毒,平反重庆冤假错案。

 

这的确有一些难度,首先,王歧山提出的中巡组“回头看”,清除薄王“余毒”,不用“余党”一词,可能基于对重庆地方官抵制的担忧,也可能限于王的个人品行,或许他只是一种借口,用来打击政敌,而为习的嫡系扫清上升的道路,郭文贵的海外爆料,似乎佐证了后一条。不论如何,对陈敏尔来说,都是一个表现自身能力的机会,这就看他思想性格中,有无真正的理想和抱负,有无同情弱者和向往“依法治国”的愿望,从他在贵州任职5年,全力于“精致扶贫”看,好像他还不错,人们不希望毕节市的儿童困死垃圾桶的悲剧重演,而看重陈敏尔的义举,虽有香港《前哨》杂志20179期题为《陈敏尔债台高筑升官》的文章指责,但他毕竟抓在点子上,也算有点良心。要说举债,中共的21个省市区大员,哪个不是?

 

因此,矮子里拔高个,如此而已。多有比较,陈敏尔还算是有作为的,而且,他的优势在于,他早在过去与浙江工作时,就成为“之江新军”中的一员,他不仅当过习手下的地方大员,而且当过《浙江日报》的领导,他应当知道谎言治国的力度和危险,也知道内斗和选择性反腐的不公和害处,习王5年大刀阔斧的廉政建设,以排斥异己为特色,得罪了几乎所有的中共派系及圈子,左中右,上中下,几乎所有的地方官对其都恨之入骨,自然地,连跳两级而窜升的陈敏尔,就成了众多官员的靶子,如果他不做出一点惊天动地的实事,就不足以化解矛盾,而最好的放在眼前的“资源”,就是平反“薄王”制造的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它涉及640个所谓的“黑社会”,其实,它们不过是蒙受冤屈的民企,过去先是薄熙来抢钱买官,搞“二次文革”,徇私枉法,把他们包装虚构成了“黑社会”,后是孙政才为了蚕食这些民企留下的财产,股权,土地而掩盖真相,广送人情,拒绝,拖延民企的申诉,总之,中共两届领导,共达10年的瞎折腾,已使重庆财政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占有半臂江山的重庆民企,已彻底坍塌,而“重庆李嘉诚”的出现,和蔓延全国的“跑路潮”和移民潮,则昭示着中共的后集权时代的终结,陈敏尔成为习近平“救党”运动最后一枚棋子。

 

假如他有点责任感,紧迫感和灵气,他必须学习胡耀邦,而不是学习毛泽东,要以胡的勇气先大举平反重庆的冤假错案,而后带动全国的平反潮,真正地促进“依法治国”,通俗地表述就是,已经得罪了很多贪官污吏,不要只挑刺,不栽花木,要用争取人心的办法抵消被整肃的官员及家属的怨恨,化解越来越火的矛盾,否则,等到得罪的人不断增加,形成庞大的不满群体,并和公知的民运结合,再借经济不景气之际,作恶多端,天怒人怨的中共,可能在一片颂扬习近平的虚假口号中,一瞬间灰飞烟灭,中共各级官员的下场将是悲惨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结局在前,不要心存任何侥幸,郭文贵爆料的出现,已首次揭示中共高层的腐败内幕,或许是天意,欺骗和谎言无剂于事,不论习近平想叫陈敏尔扮演什么角色,但他都不得不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习不需要接班人,只需要配角,他面对毛泽东和蒋经国,只能选择其一,而陈敏尔只能做棋子,干得好能将“君”,反之将被“君”吃掉,总之,19大召开后,他如能顺利当选,就是过河的“卒子”,也许有点作为,这要看作为绿叶陪衬的“花”如何开放,但应当指出的是:中共很难再有20大。

 

2017915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915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326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北美许行,九十二岁老翁笔耕不辍 2017-09-07 16:39:55

北美许行,九十二岁老翁笔耕不辍,

姜维平

85日,我从美国西雅图租车自驾,历时两个多小时,穿越美加边境,顺利抵达温哥华,不仅访问了万维读者网办公室,接受万维播报主持人楚眉的采访,而且,还拜访了老朋友,北美政论家,也是我上个世纪结识的长者,今年已是92岁高龄的许行先生,终于满足深藏心中的夙愿,此前,我应邀在81日第一次来到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见到许多关心时政的网友,心情已是不能平静,回顾以往,再见许行,更是激动不已。在晚上8点多钟,万维网创办人陈华先生,亲自驾车带我找到许老居所,当他太太打开大门,我已是泪眼迷蒙,记忆的大门油然洞开,久远的往事,抚去沉重的尘埃,一瞬间清晰鲜活起来。

 

对薄熙来抱有幻想

 

上个世纪,中国发生多起文字狱,我也是其中的蒙冤者之一,之所以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把2001年的世届新闻自由奖授予我,是因为我的案子是2000底发生的,海外读者的关注,伴随一个世纪的更叠,2006年初,我获释时,希望自己是新千禧年第一,也是最后一起文字狱,但现在事实已足证我的愚忠,浅见,善良和轻信,此后,中国文字狱越来越多,达到泛滥成灾的地步,刘晓波是2001年被判刑的,以勇敢的献身精神,成为中国文字狱首难者之冠,我这种思想性格的局限性,集中体现在我与许行的一段交往中。

 

我在香港文汇报工作期间,有幸结识香港开访杂志老板金钟,他告诉我,创业之初,有三个股东,金钟,哈公,许行,其后哈公病逝,许行九七前移民海外,因故退出,但他们依然是好朋友,只是他专心贸易,兼做评论,所以,1998年,我应邀到加拿大参加一个媒体研讨会时,便中经金钟引荐,也拜访了许行,那时我正当盛年,精力充沛,已是文汇报驻内地办事处的一个领导,也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记者,从未想过自身吸引眼球,但因受家庭影响和学业熏陶,关注民主法制,国家前程,对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贪污受贿,徇私枉法行为,多有查觉,反感,并对其权力有望攀升充满忧虑,故斗胆撰写文章,以笔名发表在《前哨》杂志,有的消息提供给开放编辑蔡永梅发表,在去加拿大之前,我已觉查一些反常现象,感受到危险,但我高估了薄熙来的人格品行,猜想他既便知道我是笔者,也不敢肆意妄为,故199811月在温哥华时,对薄熙来抱有幻想,竞错过了避难的良机。

 

不听许行规劝,回家坐牢

 

记得我首次访问加拿大,途经多伦多,蒙特利尔,魁北克等多个城市,温哥华是最后一站,也是枫叶正红的,风光最美的季节,多伦多的辽阔与温哥华的精巧,形成鲜明对比,而我对过去的忧虑与对未来的幻想,交织在一起,使我食不甘味,情绪烦躁,但见许行之后,略感安慰,我与许行先生一见如故,他是一个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长者,很容易得到我的信任,何况我正深陷迷茫之中,回去还是滞留,前进还是退缩,面对还是逃避,多有缠绵,依稀记得是在一家小小的中餐馆,许老请我吃面,边吃边谈,惊恐忧伤的人,既使是男子,也急需倾诉,我坦诚地向许先生讲了我的危险处境,也讲到闯祸文字的内容以及有可能产生的后果:中共官员对异议人士猛烈抨击体制毫不在意,对文人揭露自身的贪腐行为尤为警觉,由于薄熙来,在大连先当市长,后任书记,历时多年,各行各界,党羽遍布,不仅经济大权在握,有钱有势,而且,主管公检法司,党务文宣,尽在一人治下,他徇私枉法,抓捕我一个小文人,找个罪名,易如翻掌,因此,许行劝我说,别回去了吧,我帮你办理难民申请,你有证据,会获得合法居留权的。还说帮我找一分在报馆较对的工作。等等。

 

他详细讲解了难民办理程序等等,我真的想接受他的建议,但多年党国洗脑教育,使我对难民这个辞句,异常敏感和惊恐,我想,这是不是叛国投敌啊?我没直言,但心中充满挣扎,阴影一片。那时我的想法是,我冒险撰写这些涉及薄熙来,谷开来的官商勾结的贪腐丑闻,是基于爱国热情,是基于对地方官的舆论监督,虽然,中共把《前哨》,《开放》划为反动杂志,但我自认为拙作,没有剑指体制,只是善意公正地批评了江泽民,李铁映,薄熙来等,也没违背国家宪法和刑法,符合言论自由的精神,有何担忧?

 

找香港人王先生租房

 

许行还带我去找一个姓王的老先生,他的家是一栋独立屋,比较大,黑瓦灰墙,一共两层,院子里杂草丛生,他无儿无女,单身居住,非常寂寞,很想找一个帮手,从他大而灰的眼睛看,人很善良,他在卧室的墙上挂满照片,全是黑百的,显示他年轻时是一名运动健将,据说,还夺得过香港某一项田径比赛的第一名,尽管如此,但由于已进古稀之年,多病体衰,做家务已力不从心,我和王先生商谈了每月房租,是400加币,当时我的经济条件比较好,就一口答应,我说,如果留下来,就把这里当成自已的家,老人开心笑起来,满脸皱纹,但我想到年轻的太太和幼小的女儿会伤心,就犹豫起来。。。。。。回到住地,即一家小酒店,我思前想后,彻夜未眠,急忙给太太打电话,果然,她极力反对,她说,薄熙来志在当国家领导人,绝对不可能和一个写文章的记者计较,至多他迫使《文汇报》解聘你,如此而已。

 

我想,她讲得也有道理,只是没讲对自身的担心,假如我滞留海外,会被强加罪名,薄熙来靠父亲的权力,会不断升官,也许短期内不会出局,我将长期滞留加拿大,有家回不得,而且,没和报社领导交待工作就离任,也对不起同事,此外,相比这里,我们原先的物质条件比较好,太太有稳定工作,也不想移民,就有所失落,想到这里,信心动摇,第二天我就改变主意,婉拒了许行的好意。他为了奉劝我留下,还让太太出面做我的思想工作,并给我引见了“温支联”主席周先生,进一步证实取得难民身份的可靠性,但我主意已定,归心似箭,终于还是走向了通往监狱的路。。。。。。接下来的故事太黑太多,不必赘述。总之,坐牢5年多时间,我把肠子都悔青了。

 

王先生,周先生先后过世

 

在许行家里,与其开怀畅谈,许说他目前笔耕不断,著有两本书,给我和陈华一人两册,并亲笔题字留念,他说,上一次是他和太太去法国旅游,途经多伦多,我们见过一面,这回是我自驾,从西雅图来温回访他,非常高兴,再过几天,他又要去巴黎,我深感他童心未泯,九十高龄,还手拿电脑,漫步天下,并对时事发表评论,在北美独此一家。许老还带我们楼上楼下,仔细参观每一个房间,原来,除了写作,他还搞雕塑,油画,收藏甚丰,各种作品,挂满房间走廊,如同美书馆,颇为高雅,他还邀请我们参观了书房,他有三排书架,有些像图书馆一样,他出示了早年的一本《向导》杂志,十分珍贵,令人惊叹,他转述说有人要买,他却不卖,我说,对,应当捐赠给图书馆,给更多的研究者看,金钱不能衡量它的价值。

 

许还谈及周先生,他说一周前才过世,是癌症,而当年的王先生早已作古,只有许老妇夫和我还健在,想到我还能自驾来温,重游旧地,已是一声感叹,虽有牢狱之灾,不死于困局,也是万幸。此前,我给许老买了水果,礼小情重,也是对当年他的救助,给予一点回报,而王老安葬于地下九泉,说不定来生还是有缘,有时阴差阳错,一个错误的念头,就改变一生,真是命运使然,无法抗拒。

 

原本想与许老彻夜长谈,但念及此日在西雅图还有安排,必须连夜返回,尽管许老挽留,也得告别,趁着夜色,我与许老及太太依依惜别,我忽然想到狱中读过的一本书,有人言:要把生命的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珍惜,我终于回访了温哥华,重温了苦涩的记忆,再见了许先生,这位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最难忘的朋友和长者之一。他告诉我一个真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对中共的专制统治者不要再抱有幻想。

 

201787日写于西雅图至多伦多的飞机上。

2017年香港《前哨》杂志9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2194) (2) 评论(1)
发表评论
环球时报,为薄熙来孙政才狡辩 2017-08-09 13:36:22

环球时报,为薄熙来和孙政才狡辩

姜维平

薄熙来治下的重庆虚构640个黑社会,至今一起也没平反,而孙政才领导下的山城笼罩在云雾里,只对彭治民案做了欺骗性的改判,这两任封疆大吏,既是偏于西南一隅的地方官,又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前者高调嚣张,后者阴险狡诈,一个声称“5个重庆”,胡作非为;一个高喊“5个功能区”,胆怯无能;前者不接受文革的教训,后者不继承胡耀邦的遗志,合起来折腾重庆10年,先后直奔秦城而去,虽都野心膨胀,却志大才疏,目光如豆,为世人笑。

 

现在,重庆又迎来陈敏尔,就其第一次常委会,提出“坚决肃清薄王余毒”分析,似乎重庆有云散雾去之迹,习近平去年元旦过后视查地方,首选重庆,今年初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好像中南海高层对“唱红打黑”存在严重的分歧意见,质疑之际,第6代领导核心大员孙政才落马,足证习对他的不满和戒备,但究竟陈敏尔是找事整肃上一届班子内定的接班人,还是习近平志在拨乱反正,海外舆论众所纷纭,外界不外乎两种看法:一种认为,这是党内改革派的力举,可能由平反重庆冤案带动全国“依法治国”;一种认为,这是党内狗咬狗的内斗,不要再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正当人们看不透重庆云雾,激辩争议之时,刘云山掌控下的官媒《环球时报》,发表一篇奇文称,近日,重庆“打黑除恶”期间落网并获刑的富豪彭治民改判及减刑的消息引发关注。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注意到,曾于2011年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无期徒刑的彭治民,今年1月经过再审已改判为有期徒刑15年。此外,今年5月彭治民再获减刑8个月。其实,作为一个关心重庆的读者,我曾及时报导了此案,但《环球时报》现在才来凑热闹,可能基于陈敏儿的讲话和承诺,不过仔细读过此文,如果以为他在为平反大潮推波助澜,可能就彻底地错了,这篇文章这样写到:

 

彭治民年轻时曾因盗窃罪被判刑,1983年起,彭治民从贵州、四川等地批发香烟到重庆倒卖,十年间获利2000多万元人民币。掘得“第一桶金后,彭在1993年成立重庆庆隆物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身房地产生意。彭治民东窗事发始于当年的重庆希尔顿酒店涉黄案。当地警方侦办结果显示,彭治民的庆隆公司是重庆希尔顿的实际控制者,借助酒店及附属的钻石王朝夜总会,彭在经营色情业大量敛财的同时,对当地多名官员进行性贿赂。警方查证,20047月至20106月间,前述夜总会营业额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夜总会为组织卖淫,5年多时间在希尔顿酒店开房2000多次。

无疑地,环时此文先是陈述彭的罪行,而反正薄熙来,王立军的依法“扫黄”,也把纠偏的功劳放在孙政才的身上,为其评功摆好,其实,我多次撰文指出,640个“黑社会”,根据事实证据和刑法的规定,至少一大半是冤假错案。单是52000次开房数字,就令人质疑。因此,顶不住冤民的压力,孙政才曾用彭案忽悠老百姓,特别是对重庆民营企业家,狡猾阴险的改判,没有解决实质性的问题: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是赵常青参与制定的,请读者去请教赵常清,而不要搞“长官意志”,赵当年是薄熙来的常年法律顾问,他为李修武辩护时,他在西南政法大学教过的“学生”,坐在法庭上胡判乱判,为什么?就是因为文强案吓死了公平和正义,普遍腐败的公检法司人员,被薄熙来抓住了三寸,现在,薄熙来的余党,要利用手中的文宣大权,为薄熙来,孙政才狡辩,也抓住了中国民企的原罪,由于法制和监督缺失,几乎所有的民企老板,都程度不同地具备官商勾结的问题,查不查它,就看身后官员的站队在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前腐后继,杀猪不止。

于是,环时说,相对于夜总会和酒店的生意,规模利润更大的房地产业,是彭财富积聚的主要来源。警方掌握的证据显示,彭治民通过拉拢、腐蚀官员,借企业改制、土地征用等机会,非法占用国有林地,侵吞国有资产,急速聚敛数十亿财富。显然,它说的警方,是指王立军操控下的专政工具,时隔多年,刘云山领导下的喉舌,故意与同僚唱反调,充分肯定薄王的徇私枉法,笔者认为,这不是肃清薄王余毒,而是余党为遗毒辩护。《环球时报》继续举例说:

证据显示,彭治民在开发旗下南山高尔夫别墅项目时,贿赂重庆南岸区林业局、国土局官员。通过官员帮助,其公司擅自毁掉南山上的林地1000余亩;而在获得项目土地使用权时,仅缴纳5000万元人民币,在尚欠1.3亿元土地出让金的情况下,分批办好该宗地100余个国土证,并利用其贷款融资,盘活整个项目。彭治民的公司还组织地下出警队进行暴力拆迁,为其地产项目扫清障碍。整个官媒所言,共有两点内容,一是开发土地,权钱交易,假如确有其事,联想大连,薄熙来扶持多家房地产大亨,与彭并无不同,故彭也不应受罚;二是“出警队”,高调炫富,并不违法,中国之大,无奇不有,薄熙来在重庆搞“国宾护卫队”,彭在自家小园搞“地下出警队”,何罪之有?

不过,“环时”也讲了几句真话:彭治民案曾是重庆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一号专案,案件由约200人组成的“091号专案组侦办。据媒体报道称,重庆警方曾对媒体通报称,彭治民对打黑除恶颇有微词、政务接待中故意制造麻烦,严重损害重庆形象。1963年出生的彭治民,原为重庆市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重庆希尔顿酒店股东,曾有重庆最大地主之称。201154日,重庆市一中院对彭治民等32人涉黑案做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滥伐林木罪,高利转贷罪,行贿罪判处彭治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毫无疑问,“薄王”当年要把此案做大,虚构策划,包装渲染,目的是抢钱买官,进军中南海,他想让民企老板彭治民人财两空,只是碍于证据太“薄”,只判无期,不杀彭也是“恩赐”,据说,彭在法庭上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既使有百亿的纸币也擦不干冤情,令旁听者惊诧。接着,一审判决后,彭治民提出上诉。当年1122日,重庆市高院二审公开宣判,驳回彭治民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幸亏苍天有眼,薄熙来倒台,彭案有了转机,我多次说过,假如孙政才,能学胡耀邦思想的万分之一,他就大有作为,但他错失良机,成为任政敌柔搓的庸官,蠢官,贪官,活该倒霉。

为了遮掩孙政才的不作为,环时说,今年627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裁定书中提到,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于2012319日交付执行,但该犯自投入改造以来,一直以对部分罪名有异议为由提出申诉。”2017123日,重庆市高院再审宣判,以容留卖淫罪、滥伐林木罪、高利转贷罪、单位行贿罪改判为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四百万元。《21世纪经济报道》2015年曾表示,2011年两次审理中,对彭治民量刑影响最大的是组织卖淫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两项罪名也是被判处重刑的重庆涉黑企业案件的主要定罪类型。2012年在监狱服刑后,彭治民开始提起申诉。2015年,重庆司法部门逐渐启动案件的再审程序。

显然,这一切都在孙的任期完成,环时仿佛在反击本人,却未明言,他似乎认为“肃清薄王余毒”没有必要,但是,笔者认为,重庆申诉案件数千件,为何只接受一两件,还均留尾巴?难道薄王“打黑”是部分错,而不是全错?对“唱红打黑”运动,为何“薄王”时代大张旗鼓宣传,而这起案子的纠偏,却要偷偷摸摸,底调从事?原来,环时要告诉读者的是,薄熙来治下的案子不能全盘否定,抓捕彭治民没错,孙政才也不能说无所作为,刘云山操控下的环时,如此巧妙抵制“习王”提出的“肃清薄王余毒”,似乎显示中共高层的权力内斗激烈。19大临近,已碰出了火花。

为进一步说明,薄王抓人是对的,环时指出,除被低调改判之外,公布的裁定书还显示,彭治民已于今年5月获减刑8个月。刑罚执行机关重庆市渝州监狱报请对罪犯彭治民减刑9个月,理由为:在思想改造、遵守监规监纪、劳动改造以及技术教育等四个方面,该犯表现较好,且获行政奖励表扬六次,确有悔改表现。经重庆市一中院审理查明,罪犯彭治民在服刑期间,能认真改造,确有悔改表现,但其因犯高利转贷罪被判刑,应从严掌握。因此裁定对其减刑8个月。无疑地,代表刘云山的官媒,与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对着干,既发泄对因外访缺席有关人事变更会议的不满,也为孙政才鸣冤。

 

最后,“环时”实在忍不住,索性偷梁换柱,改了人称,仿佛继续谈“彭”,但却变成了“薄”,它这样写到:10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薄熙来已经递交上诉状,且已被受理。薄熙来在等待对他的终极审判,而对于王立军、薄熙来落马之后出现的多位民营企业主针对当初重庆打黑的申诉案件,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其处置工作进展显得十分缓慢。陈明亮案、彭治民案、李俊案,这些当初轰动一时的案件的受害人在去年提起申诉之后,部分资产得到返还,但仍有众多遗留的资产债务处置问题不知所终,而刑事方面的申诉更是悬而未决,他们只能继续等待。笔者读之,大笑不止,此篇怪论,究竟是文法笔误,还是暗渡陈仓,只有天知道。

 

201789日夜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89日首发。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浏览(399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大连清除薄王余毒,方兴未艾 2017-08-06 07:22:45

大连肃清薄熙来余毒,方兴未艾

姜维平

几乎与重庆市相同,薄熙来执政的“大本营”大连,也被上级要求肃清薄的余毒,似乎在开展一场运动,既对薄的余党进行整肃,也对薄的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余罪彻底揭露,有海外舆论认为这是一场中共内部的权斗,谁胜谁败无所谓公正性,我不认同这种逢“共”必反的观点,实际上在一个独立的媒体人士看来,它的确带有内斗色彩,并受政治体制的局限,但动机并不影响结果,对被薄熙来以强权包装虚构的数10起冤案的受害者来说,这是一个平反昭雪的良机,大连“天天渔港”的老板张永详说,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他已经比较满意,但假如再能给他们家族的冤案平反,则梦寐以求。

海外媒体有报道说,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被指因肃清薄、王遗毒不力,引发重庆政坛巨变。而薄熙来曾主政的另一个城市大连近8天连续9次表态,要彻底肃清薄熙来流毒等。此前,有消息指,大连的薄熙来党羽遇上了大麻烦。据大陆微信公号政事儿”81日消息,722日至29日,在薄熙来起家的大连市,市委书记谭作钧和市长肖盛峰等人,在不同的场合九次表态,彻底肃清薄熙来流毒和王珉等人恶劣影响。例如,729日,大连市委书记谭作钧参加沙河口区委常委班子召开有关中央巡视反馈意见整改落实回头看的会议,要求彻底肃清薄熙来流毒和王珉等人恶劣影响,及与习核心保持高度一致。 

像张永祥这样的民企老板,在渤海滨城较多,他明言不关心政治,对上述官员谁升谁降,没有兴趣,但实际上,中国民企老板,没有一个能绕开官员,不与当官的搞好关系,想发财是天方夜谭,由于他在上个世纪经商过程中,与市委书记于学祥等人接触比较多,并对薄熙来的霸道作风有过微辞,引起薄熙来警觉,他下令党羽,即,大连政法委书记成城,国安局长万国涛,党委书记车辉,(又名车克民),特务王惠选,郑义强,彭东辉等人,用监听,监控等手段,,查找犯罪证据,实在找不到,就以税务说事,对其家族采取强制措施,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判刑,他们家族有兄弟四人连同张永祥的太太王某,一起蒙冤,一时传为“天天渔港案”,此外,大连还有高姿案,刘晓滨案,张步宁案,杨庆典案,等等,多达数10数起。这些案子罪名各异,但共同特点是,此案与官场商场内斗有关,薄熙来以廉政建设名义打击政敌,急需这些人“垫背”,充分显示体制的弊端:上级给薄熙来的权势太大,与其恶劣的品行结合,就容易徇私枉法,肆意妄为,制造多起冤假错案,极大破坏国家法制,进而激化社会矛盾。

众所周知,大连市和重庆市是薄熙来主政过的两大城市。20042月在薄熙来调任商务部前,他前后在辽宁工作近20年,其中在大连长达16年,无疑地,他利用手中大权,特别是父亲薄一波的包庇,培植一大批党羽,遍布村乡镇,县区市,几乎每一个角落,他和黑社会相勾结,把“眼线”延伸每一个街道,总之,他是中共建政以来,统治力最强的一个贪官,他通过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吸金纳银,掏空了大连,既扶持出一个世界首富的大亨,又提前把儿子和不义之财转移国外,是历史上最贪婪和最伪善的官员,后来,法院对他的判决罪行,涉及的证据,不及其罪的万分之一,完全是地方官抵制和权斗妥协的结果,他涉及多起命案,根本就没有追究,尽管如此,还让他借助庭审,精彩地表演,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仿佛他是蒙受冤屈的清官,试想,不用说他在大连搞的案子,单是重庆640个“黑社会”,涉及数千人,哪一个案子允许文字直播?这是极其不公平的,他的判决结果太轻,还允许涉案亲友移居海外,继续鼓动,收买一些人,不断为其鸣冤。因此,728日,大连市政府召开扩大会议,要求坚决肃清薄熙来流毒和王珉等人恶劣影响。同日,大连市政协召开机关会议,要求政协机关要彻底肃清薄熙来流毒和王珉等人恶劣影响。对此,我表示坚决支持。

官媒报道,727日,谭作钧在大连市纪委调研时表示,要抓好中央、辽宁省委巡视问题整改,肃清薄熙来流毒和王珉等人恶劣影响,确保问题整改到位。本人认为,由于大连媒体,一直控制在薄熙来死党手里,没有真实披露薄熙来治下的罪行,大连老百姓不知道一些上述案件的来龙去脉,被以往多年连篇累牍的谎言所欺骗,至今,还傻乎乎地怀念两面派薄熙来。谭作钧过去长期在央企工作,不了解大连,现在的市长肖盛峰与薄熙来也有联系,并非真正的“反薄派”,大连官场应当“去根化”,即,要彻底查处过去所有的跟随薄熙来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每一个官员,必须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否则,他卷土重来,不是没有可能。总之,不平反上述多起冤假错案,就不能旁证审判薄熙来的公正性,也留下他翻案报复的社会基础。这是我最为忧虑的事情。

201784日于西雅图。自由亚洲电台85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网站: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1428)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76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