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姜记者的博客  
姜维平,原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在,是加拿大的一位新移民。  
        http://blog.creaders.net/u/515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刘云山制造了王健民的文字狱? 2018-02-03 04:21:41

刘云山制造了王健民的文字狱?

姜维平

目前,原《亚洲周刊》驻中国特派员,后创办香港《脸谱》和《新维月刊》的记者王健民,已在深圳南山监狱服刑一年多时间,人们对他苦度铁窗生涯的具体细节所知甚少,但我相信很多新闻界的朋友们,都不会遗忘他,虽然,残暴而伪善的中共政权,以监狱和警察为利器,监禁了越来越多的异议人士,人们对良心犯的遭遇都耳熟能详,感到无奈,麻木,甚至冷漠,不过,王健民与很多媒体人士不同,他一直坚信自己是中共的合作者,不论是撰写文章,还是创办刊物,都是为了帮助执政党进步,也是为了自己及他人的生活更美好,凡是与其交往过的人,都对他持肯定的评价,他是一个善良,包容,单纯,容易轻信的文人,他绝对没有想到会坐牢,否则不会把家安在内地,并频繁往来港深之间,这是我们的共同点,也是我与他先后扮演悲剧角色的原因,我这几年,一直在寻找这起文字狱的制造者,并为之痛苦,焦虑,而愤怒,现在,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告慰王健民,与上个世纪薄熙来制造的关于我的文字狱不一样的是,它是由港媒某网站创办人刘某某,通过孟建柱,傅振华等人,由刘云山拍板,公安部,国安部下令搞的一起具有代表性的冤案。

他得罪了刘某某的两个原因

由于中国司法体制不独立的原因,中共的各级官员手里都权大于法,只要蛮干,可以泄愤,都可能徇私枉法,罗织罪名,形同儿戏,由此制造的冤假错案,从村乡镇到县市省,比比皆是,举不胜举,更何况刘云山曾是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曾在央视工作的刘某某,有双重身份,既当过记者,又是企业老板,既是香港党媒的领军人物,又是专制政权的特务,而且,还是担任政法委书记“梦见猪”的朋友,死党,刘云山的嫡系,马仔,总之,名利双手,权钱共赢眼通天,无所顾忌,而偏偏幼稚,浪漫而富有理想的王健民,由《亚洲周刊》的工作经历而雄心萌动,也想仿照老板张晓卿,走出一条取代香港党媒,两地通行,以商养文的新闻产业之路,先是辞去原先的工作,再从何频手里接过《多维月刊》,又自创《脸谱》,改换门庭,独当一面,初步尝到了甜头,不仅挑战刘某某,两人打起官司,而且常驻深圳,深入内地,在朋友圈子里发行杂志,大有后来居上,文名远扬,财源滚滚之势,以至海外常有同行断定,王健民也是中共文化特务。

但中共垄断港媒,靠谎言和欺骗维护专制统制,由来已久,它既然选定了刘某某,也就拥有了排它性,而且,商场如战场,刘某某等人,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当然不喜欢有人另立山头,与自己作对,它们不需要竟争,需要一“媒”独大,刘某某,把王健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更为重要的是,王健民办的刊物,发表的系列文章,既传播民主法制理念,又揭露贪官污吏罪行,不仅广东地方官恨之入骨,而且,中南海高层也深感头痛,刘云山等中共高官,不愿看到一国两制继续下去,香港成为大陆实现民主的楷模,必用国家专制机器,灭掉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这一点正是刘某某可以充分利用,投其所好之处,真是一举两得,于是,亦公亦私,刘某某毫不留情地对王健民痛下黑手,他也许用金钱收买了国安公安的某些人,经过精心策划,仔细布局,在2014年的“六一”儿童节到来前夕,深圳公安忽然半夜敲门,拘捕王健民及太太,并把他的三个孩子都带到派出所,故意惊吓他们,其中有一男孩尿了裤子,另一个才满一岁的幼童躺在母亲的怀抱里,用迷茫的眼睛,观察这个黑暗的没有人权法制的社会,这一幕是当代中国的缩影,似乎证明,中共不倒,专制不除,孩子们没有未来。

一罪变三罪,非把他关进大牢

其实,在此之前,中共警察就曾以莫须有的罪名,在201310月抓捕了晨钟书局的老板姚文田,并判了长达10年的有期徒刑,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理解,王健民明知这些不绝如缕的文字狱,已大行其道,却还在深圳居住,究其何因,难以解释。在他出事前一周,我得知北京警方抓捕了媒体人高瑜,曾打电话,一再奉劝他立即返港,待时而动,但他不以为然,错失良机。现在,经过思索,我明白了,他自以为在《脸谱》杂志,刊登了我撰写的文章《薄熙来传》和《王立军的自白》等,特别是他第一时间报道了谷开来杀人案,以为身为有功之臣,中共新领导对其青睐,而且,当时党内各派争斗激烈,周永康还在位,有人企图利用他的媒体发声,故意给他一些猛料,他把这些人误当靠山,殊不知,中共过去是集体领导,九龙治水,如今是一言九鼎,习核心独大,事过境迁,往“功”如烟,中共是实用主义者,翻脸不认人,无情无义,以前中共姓邓,姓江,姓胡,现在,只姓习。

于是,刘某某与刘云山不愧为同姓一家人,公报私仇,狼狈为奸,过去是薄熙来的党羽,既可为他复仇,又可“高极黑”习近平,招得海外知识分子众人恨,又对其执政基础釜底抽薪,一举多得,皆大欢喜。特别是对特务刘某某而言,既报官司之仇,也泄众官之愤,更帮中共警示港人,不得批评官员,一时志得意满,因此,充当专政工具的深圳警方,惟恐顺从领导不彻底,先是编造一项非法经营罪,后被笔者报道揭穿,受天下人质疑,实在拿不到台面,只好收回起诉书,接着再东拼西凑,鸡蛋里挑骨头,编造出两项新罪:行贿和串通投标,总之,枉法追诉,志在必得,一定要完成刘云山交给的任务,把王健民送进监狱。

百般折磨,终使王健民违心认罪

据有关方面披露,王健民最初坚信自己无罪,并希望过去曾与其合作的某权势人物,为其做主,仗义直言,却不知腐败堕落,金钱至上的中国社会已是人情冷漠,趋炎附势,昨是今非,大部分人都基于恐惧而谨言慎行,既便是过去的一些朋友也转身远去,唯恐受牵连,甚至有的还落井下石,趁伙打劫,天真幼稚的王健民,相信习近平念其助他打击薄熙来功绩而施以援手,殊不知“习核心”日理万机,万国来朝,无暇顾及港媒,根本不闻此事,王健民真的是可爱极至,令其肝肠寸断,后悔不已,更不解人情薄如纸,翻脸如翻书,中共的历届官员对文人的利用,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一脉相承,文人就像王立军形容的“口香糖”一样,被高官嚼过甜味,就毫不吝惜地丢掉地上,踩在脚下,中共贪官见到关进冤狱的囚徒,心都不动一下。

 

可怜的书生王健民,被关进看守所最初一个月,竟被恶警安排在地下睡觉,水泥地面,又冷又潮,衣单被薄,饥寒交迫,吃得猪狗食,洗得凉水澡,背监规,坐冷板,听狱警训斥,看囚徒内斗,警惕牢头狱霸,对付地痞流氓,半夜站岗,汗流浃背,忍受办案人的诬陷,思念太太小孩安危,抵御疾病的折磨,猜测案件的走向,终于,这时才明白了什么叫度日如年,慢慢地由不认罪到心灰意冷,随波逐流,其实,中共无法无天,认与不认,又有何异,中共的残暴统治,驱使公检法司都成了工具,上面当官一句话,下面马仔跑断腿,公安既拘禁嫌犯,又绑架亲人朋友,无所不用其极,先是威胁,逼迫,后是诱供,骗供,软硬兼施,上下其手,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终于人们看到这样的一幕:2015115日,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庭,身心疲惫的王健民与同事莴中校等人,都全部当庭认罪。既便“陪练”,像律师李庄一样,态度较好,徇私枉法的刘云山等贪官污吏操控下的法院,也不放过他们,把王健民判了有期徒刑5年零3个月,处罚金20万,莴中校被判有期徒刑23个月,处罚金5万元;他的太太徐中云因帮他邮寄杂志被判1年,缓刑2年,处罚金1万元,连给他们供稿的刘海滨也被判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处罚金2万。中共操控的一场文字狱闹剧,历经两年多,才划上一个句号,但对王健民而言,地狱之门洞开,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明天的自由总算看到了边际。

 

有同行朋友对我说,他为何要认罪,不认又能怎样?我告诉他们,你们是站着讲话不腰疼,只有你走进中共的监狱,才知它是多么荒谬而黑暗,王被抓时,不仅他太太,而且他岳父也被取保后审,不用讲,依我的亲身经历,办案人一定对他说,你再不服,就判10年,还把徐中云也判实刑,那么,他三个孩子怎么办?不要以为他们做不出,现在有多少这样的囚徒被监禁,有多少人死在大牢里,又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从彭明,刘晓波,到杨天水,他们的悲惨遭遇,说明了什么?从浅层次看,是某网站的大佬,是刘云山,是“梦见猪”等人制造了这起案件,那么,随后的铜锣湾书店案,姜野飞,董广平案件,等等,又是谁操控的?总之,深挖下去,专制的中共政权才是罪魁祸首。

20171210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81月号首发。



浏览(1333) (5) 评论(3)
发表评论
曲龙获释,是王岐山玩法的恶果 2017-09-26 07:33:43

曲龙获释,是王岐山玩法的恶果

姜维平

从原郭文贵生意合作伙伴曲龙,被河北高法宣告无罪后的异常表演看,他发表一系列视频揭露郭文贵创业初的原罪,和巧取豪夺华泰股权的经过,以及人格瑕疵,其把蒙冤入狱的原因,全部归罪于郭的阴谋和不义,而回避“党管司法”的弊端,似乎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和原国安部副部长等人应负全责,而中共的司法体制是公正的,并扬言要亲赴美国控告郭的诬陷,给网民一种替王岐山等中共高官遮掩丑闻的印象,非常明显,假如没有郭文贵的有关王岐山等人贪腐的爆料,已入狱六年半的曲龙,怎么会戏剧般地火箭式进入冤假错案平反的快车道,中国历年存量冤案比比皆是,堆积如山,民怨沸腾,而王岐山无视民意,只对曲龙案感兴趣,反证了郭文贵爆料的价值。

 

河北省高院裁定一个蒙冤的民企老板曲龙无罪,使他结束多年的铁窗生涯而回归社会,作为曾坐过牢的文人,我从内心为他高兴,我希望所有的被栽赃陷害的人都有这种机遇,因为在中国各地,有无数的怨民还在狱中,有无数的家庭被“党管司法”的恶魔所害,象张越这样恂私枉法的官员,即“政法王”到处都有,旧的倒了,新的又来,曲龙的获释来自一个偶然的原因:北京盘古氏公司的老板,亿万富豪郭文贵,以前与张越,马建等高官勾兑,通过权钱交易方式捞得巨额财富,也操控公权力,对生意伙伴进行无情打击,掠夺,曲龙曾是可怜的牺牲品,他过去是被走强的党内一派所打击,现在却由此派的失势而翻身,所以,警方还以曲龙涉及它案取保候审相威胁,而牢牢地牵制他,安排他在youtube网站上不断露面,诋毁郭文贵,进而成了新一轮内斗的工具。他发表的四个视频就是明证。

 

其实,他的被判刑和获释在程序上都是违法的,原河北的围场法院一审和承德中法二审,都不是简易庭审理,虽然,这是一个服从“政法王”意志而搞成的冤案,但它审理不是简易庭,而是一般性的,有律师在场的由官员暗中操控的表面正常的审理,曾搞得冠冕堂皇,而他如今出狱,连这一伪装面纱也撕下,却由王岐山一声令下,赶在19大之前,置管辖地之不顾,直接改在郭文贵案的办案地大连,于当地看守所的简易庭,照读河北高法的一纸文书放人,既没有媒体公开跟踪报道,也没有整齐完善的法官团队和律师,更无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好像是一次偷袭战,慌乱之中包装一个炮弹要对郭文贵进行反击。

 

显然,这不是法律的胜利,正义公平的回归,而是高官玩法的结果,就在曲龙获释的大连看守所,笔者曾被关押一年多,耳闻目睹了数十起冤案故事,与许多类似曲龙的人为伍,刑讯逼供,伪造证据,恂私枉法,指鹿为马,是中共“政法王”玩法的常态,只不过迫害他们的官员,不是张越和马建,而是薄熙来,因此,滋生司法腐败的土壤是“党管司法”的体制,王岐山如果真的要依法办事,就不要玩法治“郭”,而应当全部受理所有囚徒及家人的申诉,进行透明的公正审判,而不是选择性地找一个便于利用的案子,给自身贴金,让一个可怜的与郭熟悉的人,充当为自身反击郭文贵的炮灰。他更应当致力于改变政法委大权独揽公检法的制度,可惜,王岐山不是这样的清流。

 

我们可以回顾上个世纪大连的多起冤案,不论是“天天渔港案”,还是韩晓光案,刘晓滨案,都是因为受难者得罪权势者薄熙来的结果,而贪污受贿,恂私枉法的薄熙来2012年倒台,并没有使他们感受正义阳光的温暖,大连一件冤假错案也没有平反,难道设在大连的郭文贵专案组的民警不知道吗?相同的,薄王在重庆包装,虚构的民企“黑社会”数以千计,被判刑的冤民数以百计,还有被错杀的人,于九泉之下呐喊,哭泣,但至今没有一件平反,只有彭治民案被欺骗性地改判,这说明王岐山之流的贪官,维护“党管司法”的制度,为自身利益而玩法,为争夺权力而选择性地抓捕民企老板,与张越,马建一样可恶,当郭文贵流亡海外高调引爆他的贪腐丑闻时,感到力不从心,就不顾司法程序,匆忙搞出一个曲龙案,利用他打击政治对手,覆盖郭的爆料,转移网民的视线,逃避法律的治裁。中共19大应当把王岐山之流剔除权力核心,因为他的留任,是对依法治国的嘲讽,也是愚民的悲哀。

 

2017925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926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网站: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weiping55@hotmail.com由于美国有关方面减少对自由亚洲电台的经费支持,本人与该台多年供稿合作已终结,这是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最后一篇评论,谨向该台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特别是中文部的编辑记者们,表示真诚的谢意。此后,我的文章主要以视频方式在youtube发表,也欢迎其它能够支付稿费的媒体与我联系。

 



浏览(4214) (31) 评论(0)
发表评论
习近平下令,重庆官场大抓捕 2017-09-18 13:45:05

习近平下令,重庆官场大抓捕

 

姜维平

 

在中共19大召开前夕,中南海权力核心多个派系,为争取上位,互相牵制,博弈,达到白热化程度,7月中旬,孙政才落马,以习主导的人事布局,已现端睨,显然,习不认同过去“江胡时代”选拔的“储君”,他希望陈敏尔成为他的陪衬。对陈而言,他要贯彻习的理念,并取得同僚的支持,必须在重庆立即干出一番事业,否则,既使连跳两级,闯入政治局,也处境危险,因此,他眼前最大的困惑在于人手,而薄熙来执掌重庆5年,孙政才也任职5年,这10年间,他们均留下许多嫡系,清除他们的思想必须先除余党,这是重中之重,因此,他上任后拿掉的第一块绊脚石,就是掌管组织部的市委常委曾庆红。

 

这多少有点令人意外,为什么不是与薄“如鱼得水”的前市长黄奇帆?而是同名不同“性”的曾庆红,其实,已经臭名昭著的黄奇帆,卸职后进入全国人大财经委,就是随时可控的“死老虎”,对陈敏尔不构成任何威胁,而曾庆红则不同,别看她是女流,但她不仅多年在江西任职,和孟建柱关系密切,而且,她掌控许多曾为薄,孙卖过命的官员的命运,在清除“薄王”余毒,孙政才“余党”的过程中,她成为关键人物之一,距离中共十九大召开仅剩月余,陈敏尔果断出手,抓捕了她,引发重庆官场最强烈地震。据报道,重庆今年5月选出的4319大代表,是孙政才满意的名单,但陈敏尔不喜欢,于是,再次审议期间,有多达13人无法通过资格审查,被取消党代表资格,包括7月已告落马的原市委书记孙政才,及这次受查的组织部女部长曾庆红。
    
这就是说,将近三分之一的重庆19大代表,已被取消党代表资格,包括5名市委常委级,即副部级的高官,以及8名厅级干部。有消息透露,除曾庆红之外,还有市委秘书长王显刚,也被“双规”,另有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刘强和副市长,兼两江新区委书记陈绿平也被控制,此外,原市委副秘书长,现任环保局长兼书记史大平等5名干部也被查处,他们的问题,不是涉及“薄王”唱红打黑,徇私枉法,就是涉及孙政才贪污分赃或行贿受贿,卖官鬻爵。消息人士称,这次重庆大抓捕仅仅是开始,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原重庆高院长钱锋,原检察长余敏,虽已调离或退休,也都在利剑反腐之内,而且,现任的人大主任张轩,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王廷彦,重庆高院副院长黄明耀,重庆高检检察长陈盛才,副检察长梁天,司法局长林育均,原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原沙坪坝区法院院长郭睿,原重庆公安局“打黑办”主任易元平等也都在名单上,总之,陈敏尔获习近平之明确指示,对积极参与薄王“黑打”的徇私枉法的犯罪分子要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过几天,重庆将重选党代会代表,以迎接中共19大,如此大规模补选党代表是前所未有的,近年来在一个城市,一下子抓捕众多高官,也十分罕见,它的影响力已远远超过“辽宁贿选案”,在笔者看来,清除“薄王”余毒,只是一种权斗的借口,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被撤职查办的人,不是薄熙来的余党,就是孙政才的嫡系,至于贪污受贿问题,由于体制的局限,官员由上级任命又没有监督,几乎人人有病,因此,选择性的反腐运动,很容易使曾庆红等人成为新一轮权斗的牺牲品。524日,重庆市第五次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43名十九大代表,同日,市第五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产生新一届12名市委常委,显然,是按照党章和中央关于做好代表选举工作要求选举产生的,符合程序规定,结构比例符合中央要求,但是,孙政才出局,改变了一切,因为另有规定,代表资格还需经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确认。
    
 无疑地,这不是法制而是人治,也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公平,但是, 基于目前的体制,普通老百姓别无选择,而且,政治人物的思想动机不是太重要,能否推动社会进步,看其行动的结果才是关键,显然,陈敏尔的动机可能是排斥异己,但假如他撤换曾庆红之后,换上胡文容,是为进一步扫除薄熙来的人马,进而平反重庆的冤假错案, 就对“二次文革”的复辟倒退是一个有力回击,这对重振民企的信心是一件大好事。自从2012年发生王立军叛逃事件,引发谷开来杀人案败露,薄熙来落马入狱,中国出现政治变局的一线希望,但由于中共保守派的力阻,并未真实披露“唱红打黑”黑幕,释放遭受“黑打”的冤民,也未铲除滋生腐败枉法的土壤和根源,以至更多的民众合法权益倍受侵害,冤假错案不绝如缕。这从侧面证实了一个真理: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和做到司法独立,只是频繁换人,官场内斗,中国不会进步,老百姓不会免除瞎折腾的灾难。

 

2017918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918日首发,更多文章可见:www.jiangweiping.com,另有每日视频评论:youtube.com,联系作者:weiping55@hotmail.com







浏览(413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陈敏尔的艰难时刻 2017-09-14 15:00:46

陈敏尔的艰难时刻

 

姜维平

 

在中共19大召开之前,中南海权力核心人事布局,比较复杂,就习近平而言,较多精力倾注于未来,因为第一个5年任期转瞬即逝,可能有些事情的处理,非自身所愿,主要是江胡留下的人马,需要与其共事,而19大之后,或许有些不同,故他必须把自己的嫡系安排在中央政治局里,于是,就有了陈敏尔抢位亮相的机会。人们已经看到,在7月中旬,陈取代孙,而成为重庆市委书记,无疑地,陈可能连跳两级,才能如愿,但纵观中共建政以来历史,接班人鲜有善终,毛泽东与林彪之关系与结局,是也,这方面海内外多有共识,笔者认为,陈敏尔化解危险处境的唯一最佳办法就是:真正肃清薄王余毒,平反重庆冤假错案。

 

这的确有一些难度,首先,王歧山提出的中巡组“回头看”,清除薄王“余毒”,不用“余党”一词,可能基于对重庆地方官抵制的担忧,也可能限于王的个人品行,或许他只是一种借口,用来打击政敌,而为习的嫡系扫清上升的道路,郭文贵的海外爆料,似乎佐证了后一条。不论如何,对陈敏尔来说,都是一个表现自身能力的机会,这就看他思想性格中,有无真正的理想和抱负,有无同情弱者和向往“依法治国”的愿望,从他在贵州任职5年,全力于“精致扶贫”看,好像他还不错,人们不希望毕节市的儿童困死垃圾桶的悲剧重演,而看重陈敏尔的义举,虽有香港《前哨》杂志20179期题为《陈敏尔债台高筑升官》的文章指责,但他毕竟抓在点子上,也算有点良心。要说举债,中共的21个省市区大员,哪个不是?

 

因此,矮子里拔高个,如此而已。多有比较,陈敏尔还算是有作为的,而且,他的优势在于,他早在过去与浙江工作时,就成为“之江新军”中的一员,他不仅当过习手下的地方大员,而且当过《浙江日报》的领导,他应当知道谎言治国的力度和危险,也知道内斗和选择性反腐的不公和害处,习王5年大刀阔斧的廉政建设,以排斥异己为特色,得罪了几乎所有的中共派系及圈子,左中右,上中下,几乎所有的地方官对其都恨之入骨,自然地,连跳两级而窜升的陈敏尔,就成了众多官员的靶子,如果他不做出一点惊天动地的实事,就不足以化解矛盾,而最好的放在眼前的“资源”,就是平反“薄王”制造的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它涉及640个所谓的“黑社会”,其实,它们不过是蒙受冤屈的民企,过去先是薄熙来抢钱买官,搞“二次文革”,徇私枉法,把他们包装虚构成了“黑社会”,后是孙政才为了蚕食这些民企留下的财产,股权,土地而掩盖真相,广送人情,拒绝,拖延民企的申诉,总之,中共两届领导,共达10年的瞎折腾,已使重庆财政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占有半臂江山的重庆民企,已彻底坍塌,而“重庆李嘉诚”的出现,和蔓延全国的“跑路潮”和移民潮,则昭示着中共的后集权时代的终结,陈敏尔成为习近平“救党”运动最后一枚棋子。

 

假如他有点责任感,紧迫感和灵气,他必须学习胡耀邦,而不是学习毛泽东,要以胡的勇气先大举平反重庆的冤假错案,而后带动全国的平反潮,真正地促进“依法治国”,通俗地表述就是,已经得罪了很多贪官污吏,不要只挑刺,不栽花木,要用争取人心的办法抵消被整肃的官员及家属的怨恨,化解越来越火的矛盾,否则,等到得罪的人不断增加,形成庞大的不满群体,并和公知的民运结合,再借经济不景气之际,作恶多端,天怒人怨的中共,可能在一片颂扬习近平的虚假口号中,一瞬间灰飞烟灭,中共各级官员的下场将是悲惨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结局在前,不要心存任何侥幸,郭文贵爆料的出现,已首次揭示中共高层的腐败内幕,或许是天意,欺骗和谎言无剂于事,不论习近平想叫陈敏尔扮演什么角色,但他都不得不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习不需要接班人,只需要配角,他面对毛泽东和蒋经国,只能选择其一,而陈敏尔只能做棋子,干得好能将“君”,反之将被“君”吃掉,总之,19大召开后,他如能顺利当选,就是过河的“卒子”,也许有点作为,这要看作为绿叶陪衬的“花”如何开放,但应当指出的是:中共很难再有20大。

 

2017915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915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352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北美许行,九十二岁老翁笔耕不辍 2017-09-07 16:39:55

北美许行,九十二岁老翁笔耕不辍,

姜维平

85日,我从美国西雅图租车自驾,历时两个多小时,穿越美加边境,顺利抵达温哥华,不仅访问了万维读者网办公室,接受万维播报主持人楚眉的采访,而且,还拜访了老朋友,北美政论家,也是我上个世纪结识的长者,今年已是92岁高龄的许行先生,终于满足深藏心中的夙愿,此前,我应邀在81日第一次来到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见到许多关心时政的网友,心情已是不能平静,回顾以往,再见许行,更是激动不已。在晚上8点多钟,万维网创办人陈华先生,亲自驾车带我找到许老居所,当他太太打开大门,我已是泪眼迷蒙,记忆的大门油然洞开,久远的往事,抚去沉重的尘埃,一瞬间清晰鲜活起来。

 

对薄熙来抱有幻想

 

上个世纪,中国发生多起文字狱,我也是其中的蒙冤者之一,之所以美国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把2001年的世届新闻自由奖授予我,是因为我的案子是2000底发生的,海外读者的关注,伴随一个世纪的更叠,2006年初,我获释时,希望自己是新千禧年第一,也是最后一起文字狱,但现在事实已足证我的愚忠,浅见,善良和轻信,此后,中国文字狱越来越多,达到泛滥成灾的地步,刘晓波是2001年被判刑的,以勇敢的献身精神,成为中国文字狱首难者之冠,我这种思想性格的局限性,集中体现在我与许行的一段交往中。

 

我在香港文汇报工作期间,有幸结识香港开访杂志老板金钟,他告诉我,创业之初,有三个股东,金钟,哈公,许行,其后哈公病逝,许行九七前移民海外,因故退出,但他们依然是好朋友,只是他专心贸易,兼做评论,所以,1998年,我应邀到加拿大参加一个媒体研讨会时,便中经金钟引荐,也拜访了许行,那时我正当盛年,精力充沛,已是文汇报驻内地办事处的一个领导,也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记者,从未想过自身吸引眼球,但因受家庭影响和学业熏陶,关注民主法制,国家前程,对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贪污受贿,徇私枉法行为,多有查觉,反感,并对其权力有望攀升充满忧虑,故斗胆撰写文章,以笔名发表在《前哨》杂志,有的消息提供给开放编辑蔡永梅发表,在去加拿大之前,我已觉查一些反常现象,感受到危险,但我高估了薄熙来的人格品行,猜想他既便知道我是笔者,也不敢肆意妄为,故199811月在温哥华时,对薄熙来抱有幻想,竞错过了避难的良机。

 

不听许行规劝,回家坐牢

 

记得我首次访问加拿大,途经多伦多,蒙特利尔,魁北克等多个城市,温哥华是最后一站,也是枫叶正红的,风光最美的季节,多伦多的辽阔与温哥华的精巧,形成鲜明对比,而我对过去的忧虑与对未来的幻想,交织在一起,使我食不甘味,情绪烦躁,但见许行之后,略感安慰,我与许行先生一见如故,他是一个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长者,很容易得到我的信任,何况我正深陷迷茫之中,回去还是滞留,前进还是退缩,面对还是逃避,多有缠绵,依稀记得是在一家小小的中餐馆,许老请我吃面,边吃边谈,惊恐忧伤的人,既使是男子,也急需倾诉,我坦诚地向许先生讲了我的危险处境,也讲到闯祸文字的内容以及有可能产生的后果:中共官员对异议人士猛烈抨击体制毫不在意,对文人揭露自身的贪腐行为尤为警觉,由于薄熙来,在大连先当市长,后任书记,历时多年,各行各界,党羽遍布,不仅经济大权在握,有钱有势,而且,主管公检法司,党务文宣,尽在一人治下,他徇私枉法,抓捕我一个小文人,找个罪名,易如翻掌,因此,许行劝我说,别回去了吧,我帮你办理难民申请,你有证据,会获得合法居留权的。还说帮我找一分在报馆较对的工作。等等。

 

他详细讲解了难民办理程序等等,我真的想接受他的建议,但多年党国洗脑教育,使我对难民这个辞句,异常敏感和惊恐,我想,这是不是叛国投敌啊?我没直言,但心中充满挣扎,阴影一片。那时我的想法是,我冒险撰写这些涉及薄熙来,谷开来的官商勾结的贪腐丑闻,是基于爱国热情,是基于对地方官的舆论监督,虽然,中共把《前哨》,《开放》划为反动杂志,但我自认为拙作,没有剑指体制,只是善意公正地批评了江泽民,李铁映,薄熙来等,也没违背国家宪法和刑法,符合言论自由的精神,有何担忧?

 

找香港人王先生租房

 

许行还带我去找一个姓王的老先生,他的家是一栋独立屋,比较大,黑瓦灰墙,一共两层,院子里杂草丛生,他无儿无女,单身居住,非常寂寞,很想找一个帮手,从他大而灰的眼睛看,人很善良,他在卧室的墙上挂满照片,全是黑百的,显示他年轻时是一名运动健将,据说,还夺得过香港某一项田径比赛的第一名,尽管如此,但由于已进古稀之年,多病体衰,做家务已力不从心,我和王先生商谈了每月房租,是400加币,当时我的经济条件比较好,就一口答应,我说,如果留下来,就把这里当成自已的家,老人开心笑起来,满脸皱纹,但我想到年轻的太太和幼小的女儿会伤心,就犹豫起来。。。。。。回到住地,即一家小酒店,我思前想后,彻夜未眠,急忙给太太打电话,果然,她极力反对,她说,薄熙来志在当国家领导人,绝对不可能和一个写文章的记者计较,至多他迫使《文汇报》解聘你,如此而已。

 

我想,她讲得也有道理,只是没讲对自身的担心,假如我滞留海外,会被强加罪名,薄熙来靠父亲的权力,会不断升官,也许短期内不会出局,我将长期滞留加拿大,有家回不得,而且,没和报社领导交待工作就离任,也对不起同事,此外,相比这里,我们原先的物质条件比较好,太太有稳定工作,也不想移民,就有所失落,想到这里,信心动摇,第二天我就改变主意,婉拒了许行的好意。他为了奉劝我留下,还让太太出面做我的思想工作,并给我引见了“温支联”主席周先生,进一步证实取得难民身份的可靠性,但我主意已定,归心似箭,终于还是走向了通往监狱的路。。。。。。接下来的故事太黑太多,不必赘述。总之,坐牢5年多时间,我把肠子都悔青了。

 

王先生,周先生先后过世

 

在许行家里,与其开怀畅谈,许说他目前笔耕不断,著有两本书,给我和陈华一人两册,并亲笔题字留念,他说,上一次是他和太太去法国旅游,途经多伦多,我们见过一面,这回是我自驾,从西雅图来温回访他,非常高兴,再过几天,他又要去巴黎,我深感他童心未泯,九十高龄,还手拿电脑,漫步天下,并对时事发表评论,在北美独此一家。许老还带我们楼上楼下,仔细参观每一个房间,原来,除了写作,他还搞雕塑,油画,收藏甚丰,各种作品,挂满房间走廊,如同美书馆,颇为高雅,他还邀请我们参观了书房,他有三排书架,有些像图书馆一样,他出示了早年的一本《向导》杂志,十分珍贵,令人惊叹,他转述说有人要买,他却不卖,我说,对,应当捐赠给图书馆,给更多的研究者看,金钱不能衡量它的价值。

 

许还谈及周先生,他说一周前才过世,是癌症,而当年的王先生早已作古,只有许老妇夫和我还健在,想到我还能自驾来温,重游旧地,已是一声感叹,虽有牢狱之灾,不死于困局,也是万幸。此前,我给许老买了水果,礼小情重,也是对当年他的救助,给予一点回报,而王老安葬于地下九泉,说不定来生还是有缘,有时阴差阳错,一个错误的念头,就改变一生,真是命运使然,无法抗拒。

 

原本想与许老彻夜长谈,但念及此日在西雅图还有安排,必须连夜返回,尽管许老挽留,也得告别,趁着夜色,我与许老及太太依依惜别,我忽然想到狱中读过的一本书,有人言:要把生命的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珍惜,我终于回访了温哥华,重温了苦涩的记忆,再见了许先生,这位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最难忘的朋友和长者之一。他告诉我一个真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对中共的专制统治者不要再抱有幻想。

 

201787日写于西雅图至多伦多的飞机上。

2017年香港《前哨》杂志9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浏览(2329) (2)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7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