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方方的博客  
感悟身心灵的整合性体验 欢迎来分享我走过的心路历程 让心自由飞翔  
网络日志正文
初谈以“善—唯善—至善”的理念历练,完成自我终身教育(下篇) 2019-09-07 01:03:58

初谈以“善—唯善—至善”的理念历练,完成自我终身教育(下篇) 

延伸阅读图表12-9-2019      

  人生的历练,如果我们从“唯善”来理解,最为简单的说辞就是自我意识的圆满形成。       

       自我自身的形成,其形态上的显相就是自我意识形态,神经学有一个自我如何构建归纳性说辞:原我—核心自我—自传体自我。这个从初端—中端—终端的神经元连接至区域神经联结,是有物质性基础过程的根据。本文押后再作此自我形态处在人类生命物质性构建过程的论述。       

       我先从其精神性构建过程“善—唯善—至善”的探讨来讨论。       

       自我是一个人类生命精神性(心)兼人类生命物质性(脑)相互作用产生的人类意识心智的构成过程,自我是可以由此说法定位为只是一个过程,或是一个个人生历练,并于此过程终端产生自我形态的样子。       

       一般上我们对自我的认识,通常都只会停留在表面行为上的意识形态作为认识的依据,我们就一直认为自我就是一个人的真正样子,但是这只是一个自我局部形态“唯善—至善”的表现。我们一般上都会认定并理解一个人的思维和行为,都是以此体现作定位,殊不知这只是一个自我表面的一个片面面向。话说白一点,当我们在描述一个人的种种为人状态,我们都在以其人的种种生活行为表现以故事方式来讲述,结果我们会很容易且不知不觉地流为以一个思维模式,并叠加了心理学的某种观念,再把这两个认为来定位是某一个人自我的作为。       

       因此,这世间上的最为典型的例子如:婆媳关系、师生关系、亲子关系等等的不良意识形态都是如此认为来作为根据上的理解,进而来解决问题,每每这些问题都是由始至终无从得到初端的调理,以至最后无法达致圆满解决问题,因为这一切唯善作为的理解,于自我本质上的“善”没有获得正确的调理,就会有“里不清,表还乱”的表里相互冲击的问题,没能有条理,且没能真正理性地去处理。于此阶段的“唯善—至善”的自我局部表现,只能是一个处在“中端—终端”的心脑智一体能化运作的局部过程,是无法让我们看得懂自我的真正样子。         

       真正的自我形态是一个“善—唯善—至善”的心脑一体智能化运作过程构建中的一个个结果的总体形态。如果我们要解决婆媳问题、后进生的调理问题,亲子关系的问题,就必须从这一个全面性的认识来理解,以作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以至方法的实施。       

       因此,我们必要回到“善—唯善”的核心运作过程的构建中来作一个自我本质上形成的理解和调理来应对。       

       根据中国话语的中医和修行的说法:心主神志,是可以剖析出这个本质性的存在和运作的基础。       

       我们是可以“心主神志”定位心是自我处在“善—唯善—至善”心脑一体智能化构建过程的主导,而脑只是一个必要的物质性生命基础条件以产生神志。       

       西方话语,尤其是长久以来备受笛卡尔哲学思想的强大影响,几百年来就常常认为脑是自我构建过程的主导,不过,这种认知主导局面,就以西方心理学的领域来说,虽然近代是一直只停留在意识和潜意识的说法,可是一来到近代后期的荣格精神分析心理学出现后,本来精神分析心理学只是应用于精神疾病的用途,却已扩展出另一个创新的局面,其中有所作出贡献的西方学者,如John Bebee把自身对中国话语的“德行”内涵的理解,配合其专业精神分析心理学的工作经历,把两者做了结合,著作了Integrity In Depth -译本《品德深度心理学 》。       

       再者,时值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个守旧的思想,已开始出现其脱离守旧的框框。当年哈佛大学的一些学者,曾与达赖喇嘛对话,为了拓展一个深层意识存有的内心深处隐蔽现象的理解,也有一些学者如James H.Austin 以自身的禅的潜修结合自身的神经学专业,写了ZEN and the BRAIN  ( 译本:禅与脑-开悟如何改变大脑的运作 ),又如Daniel J.Siegel的著作:The Mingfulness Brain:reflection and attunement in the cultivation of well-being(译本-喜悦的脑:大脑神经学与冥想的整合运用),再如Richard J.Davidson与Daniel Golfman的联合著作:Altered Traits(译本-平静的心-专注的脑)。       

       诸如这些西方学者的研究和论述,可见他们是在开始西渐东学地揭开东方学说的话语,这可说是具备科学(神经学)的验证,具有实质的说明,不再只是之前他们西方人所定调的神秘学话语;并且是可以挂钩深层心理学的兼容性东西方的共同话语。       

       有鉴于此,如果我们还是停留在一个无知无觉的态势去看待自身的东方与中国话语,而且是那么嫌弃它,我们就会停滞不前,这不只不能为自身民族博大精深的话语作出一个时代性的突破:西渐东学,而且是没能怀着自信去建立一个自身民族的随着时代东西方意识形相互转移并出现融合的契机当下,掌握主导的话语权,最终就会落得一个身为中华民族常有的自哀自怨的负面意识——怀着宝,却始终以为这是草。       

       本文谨此粗略说明,尝试去解构“善—唯善—至善”的心脑一体智能化过程的构建形式 ,作一个简略说明,至于如何论证一个“善—唯善—至善”的理念历练的完整过程,以至如何达致完成自我成长的终身教育,将在下一篇给以论说。  

续:“善—唯善—至善”的理念(已在日前31-8-2019先行发布)

img073.jpg

img075.jpg


浏览(7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