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新聘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网络日志正文
刘学伟:法国总统竞选又一个转折点 2017-03-03 01:52:10

法国总统竞选又到一个转折点


3月1号,法国的选战进入了一个转折点。早上,菲勇被检察官传唤,告知他3月15号他将有庭询。而17号,是法国总统竞选的最后登记期限。中午,菲勇发表声明,将继续竞选,“战斗到底!”下午,他到凡尔赛门农展馆继续已被推迟的参观时,收获了观众的一片嘘声和参展农民的一片锅底敲击。

大家都知道,2月底,在Modem的主席贝鲁放弃参选宣布支持马克隆以后,菲勇的选情就已经急转直下。月底公布的民调显示,他的民意分已经降至21%,明显低于在与贝鲁结盟的马克隆的24%,更低于虽然有类似的“空饷门”困扰的勒庞。她的第一轮得票意向稳居第一且还有进展直到26%。在3月1号事态之后,菲勇的民意分还会巨降。大家都在说:“菲勇已经完了。”

2号,菲勇的阵营迅速崩解。共和党议员乔治·费内何( Georges Fenech)已公开呼吁实施B计划,让阿兰·于贝出来挽救我危局。他说:“我不能让我的整个政治家族毁于一旦。”菲勇说:“他是一场司法阴谋的受害者。”这话很可能不假。但是于事无补。比如五年以前,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卡恩不就是在一场类似的司法纠纷中被置于死地的吗?事后他在法律上得到清白,但有何用?

今日3号,菲勇还不言退,正在全力组织5号周日要在巴黎Trocadéro广场举行的号称要召集20万人的竞选集会。在本人看,这份坚持,可能害死共和党。他自称自己是斗士(combatant),但是不是斗士并不是最高原则,最高的原则应当是法国的整体利益,其次是共和党的整体利益。有机会赢就可以继续战斗,否则,就应当引咎辞职。

在共和党内各方的强大压力下,本人估计,菲勇很可能会很快退选,于贝也非常可能责无旁贷地被众人拥出来试图“力挽狂澜”。能不能成功,现在还不好说。但菲勇的确已经没戏。换上于贝,就是哀兵,共和党全党奋起,当可一战,未必不能重新创造奇迹。

现在我们来看近日最大的得益者马克隆的情况。本人1号凑巧也在农展馆参观,只能说真是与马克隆偶遇。至少在我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嘘声,还有数以百计的民众和记者紧迫围观,还有零星的人喊出“马克隆总统”的口号。但也听见有人咕隆:“为什么他那么矮?我都看不见?”其实,本人还有幸与他握了一下手,只能说,他的手很柔软。笔者当然没有见过高大魁梧的戴高乐,不过可以想见,他的手一定坚强有力。很不幸的是,听说当天下午,他在农展馆还挨了一个鸡蛋。显然民众对他的支持还远没有到一边倒的地步。

3月2号,马克隆公布了他的详细得多的政纲。粗粗看了一遍,不能说他没有许多有价值的建议,但本人至少已经发现几个漏洞。第一、关于移民,他还是几乎什么也没有说。这件事情是如此重要。他一直刻意回避,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应有的担当。第二、他允诺不推迟退休年龄,取消特殊退休制度的改革放宽到10年之内渐进。这还是不肯吃重药的架势,恐怕还是选票的考量太多。第三、他要减掉80%的居住税,并承诺国家全部补偿。他还有很多减税减福利摊款的措施。但关于经费来源,他只说了一样,就是要增加CSG,就是资本收益尤其是房地产收入税。这里能割出那么多的肉吗?如果割得太多,能不影响法国人本来已经很低的积攒财产的意愿吗?是不是还是分光吃净,借债消费最合适呀?总起来说,他还是一个偏左派呀!但是,法国现在需要的,真的是一个向右的货真价实的转向呀!

如果共和党的B计划无法推行或推行效果不彰,现在的法国人好像是只能指望马克隆了。看到他那小鲜肉样,本人实在是只能为法国感到忧心。怎么他就能成了法国人的救星。一年前笔者还说他是小救星。没想一年以后他就成了大救星。真是病急乱投医呀。他的资历实在太浅,经验太少,没有内阁和地方团队,没有议会实力,他的五年会太难搞。如果马克隆因为太嫩而失败,从而导致极右势力上台,那法国和欧洲可就真的是要面临大不幸了。

值得欣慰的是:保卫共和的联盟还在,勒庞本届就胜选还是机会极小。但那屏障真的就只剩下最后一道。而且,这道屏障还在变薄。因为民意测验说,第二轮选举,如果勒庞对马克隆,勒庞的票数可以到42%。如果勒庞对垒的是菲勇,则可到45%!看看是不是岌岌可危了。

上一篇文章中,本人用波谲云诡来形容当时的局势。很难判定,接下来的两个月会不会更加的变幻莫测。大家想必都还没有忘记,美国的大选,到了最后两个星期,都还出过中情局出卖希拉里,然后又出卖特朗普的惊人双反转。真的很难说,法国的最后这两个月还会出什么幺蛾子。最可怕的大概就是新的恐怖袭击了。哪怕因此再死上几个人,法国的民意铁定还会向极右转,那最后就剩下百分之几的安全系数就真的是太不牢靠了。

西式的竞选制度实在是太过脆弱,太过地容易被各种偶然因素介入。夸张一点,笔者以为,若想竞选总统不出意外,差不多从幼儿园开始,你就得谨言慎行,不要有任何把柄让人抓住。君不见特朗普20年前在一辆工作车上的随意荤话还被爆炒吗?

一想到勒庞如果上台,欧盟十九会解体,种族冲突铁定会升高,而我们华人族群又是外来,非常容易遭受池鱼之殃,笔者的脑袋就嗡嗡响。总盼着这回右派铁定上台,至少能把极右派挡住5年,搞得好还能有10年缓冲。而这10年间,世局没准又能有什么大的变动,西方文明的危机就能缓过来。

本人这里说到这个期待中的大变动,主要就是期盼特朗普能在美国成功。如果美国能稳住,那欧洲就还能有希望。如果美国真的乱了,那欧洲怎么可能独生?我有个法国朋友移居美国多年,已经取得美国国籍。他说他要保留美法双重国籍,以便万一美国乱了,他可以躲回法国来。我告诉他:“你的如意算盘很难打响。因为法国,或者说欧洲,很可能比美国乱得更早更凶。” 不过前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发言,反应好像异乎寻常的好,让本人也松一口气。希望他再接再厉,不要让世人太失望。为了全人类的共同利益,西方文明实在是不能垮。


浏览(1138) (8)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ateblue 留言时间:2017-03-04 12:49:14

特朗普和勒庞相互赞赏,同属极右派。我们美国人民已经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了。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7-03-03 11:30:28

文笔有些幽默,谢谢提供法国总统竞选进展情况。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