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新聘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网络日志正文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六 2017-08-17 00:19:08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六)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二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三)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四)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之五)


第六章  三个世界的综合分析 

前面用三章的篇幅对三个世界的九个子世界进行了相当详尽的各自分析。现在应当开始综合了。所有的分析用到四项数据:国民综合素质、人均收入、发展速度和西民指数。两两配对,一共可以有六个组合。我们来逐一比对。

本章是本书的第一次综合分析,应当很精彩。请大家特别关注。

第一节  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的比较

先说一下总的态势,就是那个从左下到右上的趋势显然存在。

在中间的主体部分,居于右上方的自然是属于第一世界的三个集团。首先是传统西方,然后是前公东欧,然后是拉丁美洲。

东南亚的几个没有搞过全盘公有制的国家的位置,实在是与拉丁美洲差不多。

居于左下方的自然是第三世界-南方世界的没有石油的位于西亚北非和南亚的国家。



6.1:国民综合素质2011人均收入21增长率关系

与中间的主流大部队离得较远的的国家/政体仅有三个群,在进入本图统计的115个案例中,仅占16例。都有解释。

第一群是东北亚的日本加四小龙。它们由于是后起,其综合素质的优势还没有来得及充分发挥。第二群是中国和东亚的其它5个曾经实施过全盘公有制的国家,它们的素质优势未能足够发挥则是错误道路的代价。

这第一群和第二群再加上已经混入主流的其余东亚国家,就是笔者划分的第二世界-东方世界。注意看由气泡直径表达的增长速度。笔者以为,它们拥有的非凡发展速度,显然意味着它们会独辟蹊径,从这个图的右下方,绕过主流,跨越式地追上去。

第三群是位于本图左上方的阿拉伯半岛上的6个产油国,它们在中等素质下的超级富裕自然是来自脚底下的资源。

这里我们再来划两条定性的线。人均收入1万$以上笔者把这样的国家称作初步发达/初步工业化/初步现代化。人均收入2万$以上,则称之为中等发达这么说来,很抱歉,今天的中国还够不上初步发达。不过由于其非同寻常的体量,让人不由自主地放大了中国的发展成就。

现在我们可以观察到,影响发展水平的有关键因素。第一应当无有疑义地说,是国民综合素质。素质分数在90以上的国家,若不是因为误入全盘公有制迷途,其收入水平应当全部都已经超过1万$的门槛。而事实上,人均收入超过2万$的国家/政体,不是在传统西方,就是在东北亚+。这就是我说的第二个因素,地域。第三个因素就是已经一再提到的,是否搞过全盘公有制

素质水平分数95以上的国家,就只有白俄罗斯(2011人均5820$)、中国5445$)、蒙古3056$)、朝鲜四国人均收入少于10 000$。而且中国2014年的人均就已经达到7575$。按趋势计算,到2020年之前就可以过万。蒙古不算穷,发展也不算慢。何况他们只有284万人口,可称无碍大局吧。至于朝鲜,就只能让人无语了。

素质水平90以上人均收入在5 000以下仅有马其顿(4925$)、波斯尼亚4821$)、亚美尼亚(3306$)、乌克兰(3615$)、摩尔多瓦1967$)、越南1411$)、柬埔寨900$)。还有素质水平89的老挝1320$)和蒙古(素质100、3056$)也属这一类。可以看见,这些国家,虽然分处相隔万里的东亚和东欧,但落后的原因都一样,就是误入了计划经济的歧途。现在他们也都在加速追赶之列。

素质分数在80-90之间的国家,如果处于拉丁美洲或西化西亚,还是有机会跨国1万$的门槛,但很难迈过2万$的界限。

素质分数80以下的国家,不靠出卖资源,要想致富,要想工业化/现代化,那可是困难很大呀!笔者的意思并不是说这样的国家就会永远不发达。而是说,它们的发展困难最多。非常可能的现实结局是:它们也能慢慢地发展到初步发达(人均1万$)。但是十之九九比素质更高的国家时间更迟,曲折更多。

现在我们用已经用过多次的线柱双数据图来更确切地比较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之间的相关性。      

我们先分区考察。看下页图6.2.以素质指数为自变量,最触目惊心的自然是中国素质水平最高,而人均收入低得离谱。第二个触目惊心就是东欧无论富裕贫穷不分,与其素质水平相比,收入都是严重不足。陷于同样不利境遇的还有东南亚。连已经相当富裕的(排除中国的)东北亚,比起欧美,也大有逊色。也就是说,与素质水平相比,整个东亚和东欧,都吃了大亏,都还没有追上发达西方,都大有发展余地。这个差距的存在,其实还不能全怪全盘公有制。因为在东亚,还有好多国家,从来没有推行过全盘公有制。怪就只能怪他们后发,还需要时间来追赶了。


6:2:人均收入与素质水平17区比较

事实上,除了朝鲜和蒙古,所有素质指数在95分以上的国家全部已经实现了工业化。90-95分之间的国家,只要在西方文明区拉美都可以),一样基本上实现了工业化;若是在东南亚只能称有希望实现工业化。85-90分的国家,如果拉美有希望实现工业化如果在东南亚,那还有一些希望实现工业化。85分以下,实现工业化会有重大困难。不足80分的国家,只能称,要想实现工业化,会非常艰难与漫长

东亚和西方(包括拉美)的素质指数的含金量至少在今天似乎还有相当大差距。希望这个差距能被时间敉平。在西方世界,更低的素质分数只有在拉美还有。它们的含金量好像比非西方世界还是要略多一点,不过没有在高段的东西方之间差距大。

论到相关性,只能承认,搞过计划经济的东欧和东亚部分国家都失常。而西亚富国则靠石油超常。

现在我们分两区用全数据柱线图来分析一下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这两者的关系。

国民综合素质与人均收入的关系,在西方与非西方是显然不同的。

先看下图西方。三个颜色分别标示三个子区。(由于案例过多,下面的国家名字太小看不清楚。我们只笼统论述。更细致的前面已经应有尽有。)


6.3:西方世界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土黄色的是传统/发达西方。可以看到,直到素质95分,人均收入都在3万以上,所有的传统西方国家的人均收入,都在2万以上,其素质分数也在90 以上。仅在南欧国家有一些小小的坡度。

蓝色的是东欧前公产主义国家。他们以前的产权制度不对,然后转型过猛,使得他们空有很高的素质底蕴但人均收入比起传统西方还差一大截。但是显然有一个追赶趋势在,就是他们可以比传统西方发展快,差距会渐渐缩减。东欧国家之间的素质指数和收入水平的差距可比西欧大,也很好地符合素质/收入正相关的规律。

绿色代表的拉美国家素质基数更低一些,收入水平也更低一些。但是他们的人均比起同等素质的比如东南亚国家,可是要好不少。我用它们处于西方世界来解释这一点。尤其是图的最左端有几个素质相当低的国家。如果他们是处在比如非洲,绝无可能有如此高的人均收入。

现在来看非西方世界。与素质有关的富裕仅出现在用土黄色标记的东北亚。第二群富国是中西亚北非的产油国。分为人均2万以上(墨绿)和1万以上(浅绿)两个等级。红色标记的是没有依靠石油而靠发展工商业达到中等富裕的五个国家。(土耳其、黎巴嫩、马来西亚、南非、博茨瓦纳。)


6.4:非西方世界国民素质与人均收入关系

可以看到,从右到左,还是有三个递减的收入台阶。但左面的低台阶实在太宽。而中间的台阶太窄。而且最右边的东北亚高素质群体的收入水平实在高出太多。尤其是,如果拔除了那些靠石油产生的高烟囱,这个素质在中等以下的南方世界可是太过普遍地很贫穷呀。

  西式民主水平与人均收入

在下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粉红标记的西方发达国家聚居于右上角。他们是当今世界的贵族。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欧洲血统为主,大多数人口信仰基督教的各类分支。


6.5:全世界国民收入21增长与西民指数关系

其次就是的紫色标记的前公集团。这个集团共28国,有8个在亚洲,其余20个都在东欧。前苏亚洲加上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西式民主分数都很低,但其它的东欧国家,排成一线,向西欧国家的位置进发。

再其次就是拉美的土黄色一群。大多数拉美国家在经济和西式民主发展上都在中游甚至中上游。但是不要忘记他们有欧洲血统信仰天主教。人种则是西班牙葡萄牙人的后裔并且大量地与当地印第安人和他们自己从非洲贩来抢来的黑奴后裔混血。他们搞西式民主已经至少百年以上。其间的曲折这里就不说了。离谱落伍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海地。它根本不是拉美状况的代表。

第四个集团是红色的东亚。东亚已经有日本和四小龙五个富裕政体。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三个够格的西式民主政体。新加坡、中国香港2个富裕而中等西式民主的政体。此外还有6个国家进入中等西式民主,但富裕程度则差距很大。三个前公产国家(中国、越南、老挝)西式民主程度依然有限。中国位于经济发展的中部,但西式民主发展的底部。亚洲政体的特点是它们没有连在一起而是分居四处

浅蓝色的印度和南亚集团的特点是西式民主领先而发展落后。

绿色标记的中西亚北非伊斯兰集团有两个西式民主(土耳其、黎巴嫩)已经越过鸿沟,但大部分国家西式民主十分有限。在茉莉花革命之后还有利比亚和摩洛哥两国西式民主分大涨进入中等西式民主。有六个国家倚靠石油已经跻身富裕发达但西式民主始终极为有限。它们占据了上图的右下角。意思是富裕并不一定需要西式民主,只要有油就可以

除了几个例外小国和南非,最差的显然是深蓝色标记的撒南非洲国家,他们聚在一起,经济和政治发展双落后,经济比政治更落后。

图中左上角的完全空置表示极度贫穷和高度西式民主绝不相容

这个图很像一只长颈鹿。西方世界(西欧、东欧和拉美)是它的颈子,西式民主指数和人均收入有非常明晰的相关性。而在其它四个区域(身子)则没有这种相关性。

现在我们用柱线图来分区分析同样的数据。


6.6:全球18西民指数与人均收入关系

大家应当可以清楚地看到,相关性的等级有两种。右面的4个类型的国家/政体,高西式民主同时高收入。

它们就是发达西方+发达东方。它们的共同点是靠工商业致富,有大量的中产阶级。

第二个类型是6个人均收入在1万$上下的集体。其中三个是还在转型的东欧。它们的收入显然还会迅速上升。还有三个是富裕拉美和西化西亚和富撒南非。可以看到,它们分别处于西方世界的内缘和外缘。

还可以划出第三类是其余拉美、其余东亚。在它们那里,两者的至少不是负相关。

第四类是两者铁定负相关的两家:南亚和富伊斯兰。前者是高西民而穷,后者是富而低西民。在南亚,再多的西也带不来财富。在西亚,再多的财富也带不来西主。或者说,带来财富的不是西式民主而是石油。

第五类的西民指数都很低。一群是东亚的前公国家,一群是伊斯兰中西亚北非和撒南非洲的穷国。它们各自按其国民素质的不同,有一点富裕程度的差别。

总括起来,除了富裕的西方和东方,在其它地方,西式民主至少是现在还没有显出神效。不过据本人推测,它的效力会在东欧显示出来,因为那里有足够的素质。它们只是被过于激烈的休克疗法耽搁了而已。

而东亚的前公国家,无需仰赖西式民主,也会飞速发展。其原因也是它们有足够的国民素质。至于政治形态,它们会自行创造的

这里的相关性比素质/收入相关性更好,因为东欧和前公东亚的较低收入有了一种政治/治理原因的解释。还解释不了的主要就是西亚的石油富国和南亚的高民穷国。

现在我们分两区用全数据柱线图来分析一下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这两者的关系。


6.7西方世界西民指数与 人均收入关系

现在来看西方与非西方差别最大的领域,那就是西式民主与人均收入的相关性。

在西方世界,甚至在拉美,这个相关性都是出奇地好。靠右端的几个高级次西民是捷克(蓝色)、乌拉圭、哥斯达黎加和牙买加(绿色)。它们一个是已经最成功的东欧转型国家,三个是最进步的拉美国家。

除了这几个向下的例外加上卢森堡、瑞士和挪威三个向上的例外,绝大多数国家的西民指数/人均收入的相关性都很好,至少比国民素质/人均收入的相关性好。它的意思好像是说,素质水平足够以后,发展的差距就靠运气了。这方面好像小国、人口结构单纯的国家可以占便宜。

东欧和拉美那几个西民指数很少的国家(白俄罗斯、阿塞拜疆、古巴、俄罗斯、亚美尼亚、波斯尼亚、和委内瑞拉),人均收入却并没有相应降到底。这应当是国民素质和资源给他们的帮助。

在非西方国家,这个政经关系就太差了。

首先,还是要承认,有三个政体(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符合在西方世界的高西民高收入的规矩。不过一考察历史,就会发现,它们的高速发展阶段,都是权威政体。也就是说,它们今天的高西式民主,是先前在威权制度下发展的成果,而不是它们得到发展的原因。当然,这并不能否认,西式民主在它们靠发展工商业取得高收入以后,能够正常运行这一基本事实。


6.8非西方世界西民指数与人均收入关系

然后,需要看到,东亚的新加坡和香港很富裕,但西民指数很中庸。

更麻烦的是,那一大串绿色标记的产油国靠着石油而不是中产阶级自然也不是西式民主致富,致巨富。

然后更实质性的问题是那么多蓝色标记的非洲、中西亚和南亚的国家,空有各种不等的西民指数,却几乎一律很穷,除非你有大量的石油(比如加蓬和赤道几内亚)。靠发展工商业致富的还是只有那寥寥五个国家。

在本书的前言中,本人已经引述古希腊的先哲亚里士多德,把足够的中产阶级定义为西式民主政治能够正常运行的必要条件。具体到今天,到我们的数据所揭示的,靠发展工商业,人均达到2万$以上,我们就可以认定那里已经有了足够的中产阶级,建成橄榄形社会,可以正常运行西式民主。同样靠发展工商业,人均达到1万$以上,可以认定已经有了相当部分的中产阶级,似乎就可以比较稳妥地开始试行西式民主。

这里还要注意第二个要素就是文化。在西方文化区内,比如拉丁美洲,比较少的人均收入似乎也可以支撑正常的西式民主制度(乌拉圭人均13 866、西民指数8.17,哥斯达尼加人均8676$、西民8.10)。

而把地方换到东亚则有不同,比如中国台湾人均收入19 154$,西民指数只有7.57。

再换地,撒南非洲的南非人均8070$,西民指数7.79。

最后,南亚印度的奇葩民主,西民指数7.52,人均收入仅1489$!

人均明显不足1万$时,本人认定一般就没有足够的中产阶级,那个西式民主就只能跛脚运行。当人均还不足5000$时,若西民分数还高过6分;人均不足1500$时,若西民分数高过5分,本人则认定为典型的次级西式民主。这样的国家足有数十个之多。其最奇葩者除了印度,还有马拉维(人均371$,西民指数6.08)。

就算不是典型次级西民,在除了东北亚以外的非西方世界里,西式民主分数的含金量可是大大降低,而且极不稳定。

相反地,不靠石油而拥有5000$以上的人均收入,西民指数却低于4分者,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我把它们称之为超级低西民

第三节  国民收入发展速度比较

图在下页。先看西方世界:

东欧国家一般增速都不错。其理由和中国、越南一样,都是改正了全盘公有制错误之后的恢复性增长。

黎巴嫩和土耳其增速不错,是因为它们努力向西方学习有成。

不少拉美国家增速不错,那可以解释为它们地处西方(虽然在底部),而现在的基数还低(以气泡直径表达)。

而已经发达富裕的传统西方国家,除了澳大利亚等少数例外,那就大多发展不动了。

没有提到的异常现象,大体上可以用带偶然性的治理水平等其它原因解释。

撒南非洲国家的素质没有数据,随便取了一个值,是为了它们不在这个图上缺席。整体来看,案列的分布有些像一条热带神仙鱼(头在右方)。两个翼是撒南非洲的穷国和欧美的富国。西方富国发展不动很容易理解。没有余地了。而撒南非洲的穷国发展不动则不方便解释。

人均1000-10000$之间的国家,似乎发展容易一些。气泡直径大一些的国家,似乎发展容易一些。富蕴石油的国家发展容易一些。以前搞全盘公有制现在放弃计划经济的国家,有一个补偿性疯狂增长的机会。如果这三条都不能解释,那就用第四条理由,就是它们有个好的领导,好的政府,治理成功。

事实上,各政体之间的规模相差悬远,而超大型的政体实在很少。比如在22年增速最高的30个政体中,只有5个称得上是在中等规模以上。它们分别是:中国增速第2(人口第一133 469万,GDP第二82 270亿)、尼日利亚第12(16 475万第7、2687亿)、波兰第4(3811万第3,25 270亿第21)、越南第3(人口9038万第13,1381亿)、印尼第21(24 449万第4,8782亿)。印度增速5.75已排名47。巴西增速5.19排名55。俄国增速3.91排名86。余下的全都是些规模更小的政体。增长冠军卡塔尔人口仅184万。事实上,在高速增长的政体中,中国是唯一的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双份超级大国。


6.9:全球人均收入发展速度国民素质关系.

现在我们分两区用全数据柱线图来分析一下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这两者的关系。

6.10西方世界人均收入与21增长率关系

6.11:非西方世界人均收入与21年增长率关系





西方世界的事情通常总是比较有规律。这次也一样。可以看到两个明显的影响发展速度的因素。第一1990年已经富裕的国家,发展速度相对慢,因为他们的发展余地小。而相对贫穷的国家则有更大的发展余地和机会。第二、相对贫穷的国家中有几个蓝色标记的国家发展速度明显偏慢,它们都是前公产体制下转型不够成功的国家。其实这些转型国家,也有好几个发展速度一直不错的。在然后应当就是治理因素了。

而非西方世界的规律则不一样。我们先把卡塔尔这个大土豪作为例外排除。

首先我们发现,相对的更加贫穷并没有成为加速发展的动力。太多的贫穷国家发展不起来。

其次、红色标记的三个发展最快的国家(中国、越南、老挝),起点都低,但它们有两个与众不同的特点:第一、它们的国民素质都很高。第二它们都是曾经的计划经济国家。现在的超高速度,笔者已经反复讲过,叫做恢复性的疯狂追赶

第三、其它相对高速发展的国家,无论是在中西亚北非还是在撒南非洲,基本上都是因为有大量的石油可以出口,而本身人口又不多。(绿色标记)

第四、除了红色三国之外,不靠出口资源,仅有五六个非西方国家,可以达到较高发展速度。(土黄色标记,从右到左:新加坡、马来西亚、约旦、黎巴嫩、印尼、斯里兰卡。)

第四节 西式民主水平与经济发展速度

现在看下图的分区考察。中国那顶破天的一枝独秀与西式民主指数显然不挂钩。发展第二快的是除中国以外的其余前公东亚。那些发展更慢的国家,则西式民主多寡都有,之前之后的贫富也是都有。发展要快速的必要条件是先前贫穷,至少是不太富(韩国的情形)。多少分的西式民主,则不是必要条件。但穷的国家多的是。就是拥有秦晖先生说的“低人权优势”的国家数不胜数,为什么他们不快速发展?为什么只有那么少的几个,倒是以前都是共产党,甚至现在还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不过都开放了私有制市场经济的国家发展最快?这个问题,已经多次回答。


6.1218区西民指数21年增长率关系


而富裕,或者说8分以上的西式民主,则是低速发展的充分条件。只有个别石油富国可能例外(卡塔尔、科威特、阿联酋、赤道几内亚),但它们又没有西式民主。

现在我们分两区用全数据柱线图来分析一下西方世界与非西方世界这两者的关系。


6.13:西方世界西民指数与21年增长率关系

6.14非西方世界西民指数与21增长率关系


前面已经讲过,在传统西方,西民指数高的国家,有规律地更富裕。因此,根据一般规律,它们自然就会发展较慢。相对的差距应当来自治理等偶然因素。比如标红的那些国家,应当是治理得更成功。

标绿和标蓝的国家,都是东欧的转型国家。但它们有成功与不成功之分。成功的都靠近西欧(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不成功的则多在东南欧(蓝色标记,从左到右:古巴、格鲁吉亚、乌克兰、马其顿、摩尔多瓦、保加利亚、克罗地亚)。

在非西方世界,西式民主的水平显然与长期发展速度的关系极小。

首先,那标暗红三国发展标兵显然西民水平很低。然后,那些标绿的国家都是因为石油而发展速度偏高,也与西民无关。标成土黄色的六个国家(从右到左: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斯里兰卡。黎巴嫩、约旦)的确治理较好,因此发展速度较高。但无法判定它们治理较好与其西民指数较高有关,因为围绕它们的西民指数更高或更低的国家(如果没有石油),其发展速度都比它们低。

第五节 国民综合素质与发展速度

现在我们来看素质指数与发展速度的相关性。


6.15西方世界国民素质21发展速度关系


先看西方世界。前面已经论证过,在西方世界,各项要素之间都有相当好的相关性。比如国民素质高的国家,规律性地比较富裕,也有较高的西式民主水平。与发展速度的相关性呢,则必然会反过来,就是增速较低。这不是因为素质高不利于增长,而是因为素质高的国家有规律地较富。而高度的富裕则会缺乏发展的余地,是以增速会降低。

土黄色的三个例外的高和暗红的六个例外的低,都是东欧的转型国家。高的三个都是离西欧近,本来条件就好的华沙条约东欧国家(捷克、斯洛伐克、波兰)。而低的六个中有四个是前苏联的加盟国(乌克兰、摩尔多瓦、马其顿、格鲁吉亚。另外两个是古巴和意大利)。

非西方国家则大不一样。

第一类发展速度高的是暗红色标记的东亚的高素质的前计划经济转型国家。第二类是绿色标记的以卡塔尔为代表的半岛石油君主国。第三类才是那五个应当是经营有成绩的国家。它们的素质水平都在中等。


6.16:非西方世界国民素质21发展速度关系


和上两段看到的情形一样,对80%以上的非西方国家,不仅收入起点、西民指数对发展速度的相关性不大,连素质水平对它们的发展速度都看不出明确的相关性。

现在来做总的概括。

三个数据之间,在西方世界都有较好相关性。即国民素质高的国家,一般西式民主更成熟,也更富裕,但发展更慢。西民指数也是与人均收入正相关与发展速度负相关。

其中以前的公产国家发展水平和西民水平一定相对较低。而发展速度则有高低两种,端赖其转型成功与否。

东方世界里,素质与发展程度的相关性显然存在,但受到比东欧更大的计划经济的负面影响。在这里,西式民主与发展水平的关系显然存在。但那似乎是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原因。至于发展速度,反复说过,高素质低收入的前公产国家,有一个恢复性的疯狂追赶。而且和东欧国家不同,它们似乎都有高增长,即经济转型都成功。这个成功,似乎并不依赖政治转型。

南方世界这三个相关性都差许多。好像是素质指数低到一定程度以下以后,对发展速度和程度影响就明显降低没有这种相关性做支撑的西民指数,也就失去了对发展水平的支撑作用。结果就只有出卖石油/或其它大宗矿产成为这些国家可能致富的唯一法宝。例外的国家屈指可数。都与西方有太深的渊源。

第六节  国民综合素质和西式民主指数

高素质水平的东亚政体自成一个发展系列。日本(被韩国遮住)、韩国、中国台湾已经基本上完成西式民主化并工业化。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已经十分富裕,但西式民主化只到半程,或正在试图走另一条路。气泡的直径按人均收入加权。所以前面五个气泡都很大,而中国(右下小红圈)蒙古(香港左边小紫圈)的圈子则小得多。中国和蒙古的走法很不一样。蒙古是西式民主领先,发展滞后。中国则是经济高速发展到中途,而政治发展的途径显然正在摸索一条独特之路。


图6.17:国民素质水平与西式民主、人均收入三者之间关系的地域分布


高素质水平的西欧和东欧国家抱成一个三高(素质水平、收入、西式民主)集团。下面拖着乌克兰、波斯尼亚、亚美尼亚和俄罗斯、白俄罗斯。他们高素质水平而中等收入,在走西方的路还是另摸索一条路(俄国普京正在试图开拓的路)之间犹疑。越南和柬埔寨也在这之间犹疑。

中等素质水平的国家,在不同的素质水平和西式民主程度之间开始近似于随机的分布。中等素质水平的国家多数相对富裕,超级富裕的则是那些产油国。

总括起来,已经反复提及的三个世界各有路径。第一世界-西方世界,高素质,他们的轨迹连成左下到右上的一个宽宽的车辙,政治发展有固定模式。第二世界-东方世界。高素质,政治发展,有两个方向。第三世界-南方世界,素质不超过中等,他们的政治发展与经济发展之间没有明确的联系。

同素质水平与收入的关系相比,必须承认,素质水平与西式民主程度的相关性差许多。其实两者之间,还隔着教育水平和富裕水平两层楼。你看,好些国家西式民主分数不少而素质水平且低;又有好些国家素质水平很高而西式民主分数却很低。素质水平高而西式民主指数低的典型例子是中国和俄国。相反的典型例子则在南亚和拉美。中西亚北非伊斯兰世界和南亚的素质水平相仿,都在中阶。南亚则西式民主指数离奇偏高,伊斯兰世界则是无论穷富,西式民主指数都明显偏低。

必须承认,相关性还是存在。就大部分地段而言,还是有素质水平升高,西式民主指数的匀数也升高的趋势。但与前面的类似图相比,这里的锯齿要深和多。尤其是最高素质水平那一段,有好些政体西式民主指数明显偏低。尤其因为他们已经十分富裕或发展迅速,它们很可能有兴致和实力去开辟一条不一样的政治现代化的道路。我们且拭目以待。

看下面分区图。国民平均综合素质95以上的地区,的确只有中国西民指数很低。


6.18: 素质水平18区与西式民主指数之关系   


把素质指数放低到90,则其余前公东亚4国也很低。然后是前苏东欧。

接下去西民指数偏低的是伊斯兰的三个子区。最富的那个区反而最少西民。这说明这个特定文化对西式民主有很大的抵触。

有四个区域似乎都有高西民低发展即次级西式民主之嫌。就看它们以后如何调整吧。

综合起来,国民素质与西民指数还是有相当的相关性。向上例外的是拉美、南亚和其余东亚。向下例外的是东亚东欧的前公国家和中西亚北非伊斯兰国家。这两类国家,似乎都想自己走出一条路来。


浏览(1040) (3)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7-08-18 18:11:16
看IQ指数可能更客观一些。可能历史上朝代的延续时长和IQ正相关。东亚IQ最高,被中国的长期的皇朝垄断,除东亚外意大利IQ最高,曾经贡献了古罗马帝国,尽管中东和西亚也出现过大帝国,但是历时都不长,流离失所的以色列IQ比欧洲低,从未出现过大帝国的印度,IQ更低。
回复 | 0
作者:法国刘学伟博士 回复 亚老大二 留言时间:2017-08-18 02:25:03

请看本文(之二)。本文的后续也还会有更详细的解释。

回复 | 0
作者:亚老大二 留言时间:2017-08-17 11:46:14

你如何量化国民素质?会算加减乘除吗?不随地吐痰?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