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网络日志正文
刘学伟:马克龙执政半年反思与前瞻 2017-11-08 06:52:41

马克龙执政半年 反思与前瞻

文|刘学伟


法国总统马克龙把握法国主流民意,未经大波澜就展开了他的劳工法改革;吃福利长大的欧洲人,肯勒紧裤腰带干活,欧洲文明可能还是有救的。如果法国失业率能降至少2-3%,5年后,马克龙可以成功连任。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至今已快半年。而且他已经扛过了第一个预期中的大难关,即习惯性的每年九月的的罢工潮。现在可以做一个初步的小结了。 

 

9月份马克龙打的第一场硬仗,就是实施劳工法改革。他甚至没有等议会审议法律,就通过政令提前、强行把主要改革方案付诸实施。同时配套的还有一些税务方面的改革。这第一批改革的核心目标是给中小企业松绑,鼓励富裕阶层投资。这个套路在列根时代即已成型。有人把它概括为一句话:「先帮助富人吧。然后他们会回头帮助穷人。」中国的邓小平先生也有一句异曲同工的话,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总的套路之可行性已经有很多经验事实(美国、英国、德国、中国等等)可以证明。当然具体实施还是要注意均衡。在这方面,马克龙可能是有「操之过急」的瑕疵。但「不过正不能矫枉」,也不要妄想什么人可以把事事都做得恰到好处。只要大方向不错就会有正面效果。 

 

在9月,工会和(极)左派一如预期地发动了三场全国性的游行示威。大货车司机工会也照方拿药的展开堵路作业。但是效果也如多数观察者和笔者预期的一样,比起往年,声势小了许多。现在九月已经结束。按照惯例,这第一波罢工游行示威浪潮就算过去。当然以后还会有新的示威,也不敢说还会不会有新高潮。做个比喻,就是马克龙的的航船已经冲出港口防波堤,驶向大洋了。 

 


派志愿者到千家万户调查民意 

 

一年半以前,马克龙在他的前进党成立的宣言中就说:法国的政治已经被「锁死」,任何重大的改革都会遭到严重的抗拒,结果就是法国在泥潭中深陷,始终没有爬出来的希望。他派出成千上万志愿者,到千家万户去查,说是要搞出一套方案,让法国能够摆脱这种困境。 

 

说句实话,本人和当时的很大一部分法国人一样,对马克龙的「壮举」严重地不看好的。主要是觉得他根底太浅,实力不足,就算他浑身是铁,也打不出能把法国这艘到处漏水的船重新钉起来所需要的那么巨量的钉子。 

 

到今天,笔者不得不承认,局势好于预期。他居然在一个如此情绪化的大型西方政体中,确实地把握住了主流民意,未经大的波澜就顺利地展开了他的第一个最重要的战场。现在就说胜利当然为时太早。但是,开局的确可以说是相当地成功了。他说要大家给他两年的时间,允诺到时就可以看见效果。本人对此前景表示相当乐观。五年以后,如果法国的的失业率能降至少2-3%,那他就真的是可以成功地获得连任了。而这个目标,现在看来,真的是完全有可能达到的。 

 

他居然现在就有余力去宣导欧盟的进一步强化(增设财政部长等),去代表欧洲攻击特朗普的「美国第一」、「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本人看来,那已经是表现超常了。 

 

现在本人开始扩展反思的范围 

 

第一项扩展,关于制度:西式的普选民主制度,在英国(退欧通过),在美国(特朗普当选)走了两次极端之后,在法国(马克龙当选),在德国(默克尔连任),还是成功地走出了两次中道。大家都知道,德法轴心是欧盟的主心骨。这两个国家不乱,欧盟这台戏就可以接着唱下去。从制度层面看,就是这个西式民主的普选机制在法国算是成功地完成了必须的转向的功能,没有翻船。再加上前些年陷入极度困境的西班牙、葡萄牙,也在西式普选民主的范围内,选出了执政力及格以上的领导,熬过了最严重的困境,经济开始有了起色。(2013以后,两国失业率曾经高达26%和17%。现在是17.6%和9.5%。)甚至欧洲的最差生,希腊选出的曾经宣布「你不给钱,我就开枪(自杀)」的极左派总理齐普拉斯,也向现实低头,勒紧裤带,熬过了最艰难的阶段(失业率从27%降到21%)。这些事实加在一起,让本人对西式普选民主在至少欧洲的效益,有了一点刮目相看的感觉。我终于欣慰地看到,在现实面前,在为时还不是太晚的时候,吃福利长大的欧洲人,还是肯勒紧裤腰带,起来干活。这样,欧洲文明就可能还是有救的。 

 

法国的经济形势,早在奥朗德/瓦尔兹执政的最后一年,就已经开始有了一点起色。(失业率从10.2%降到9.5%。)整个欧洲的经济形势现在也是熬出了2008年金融海啸和2011年欧债危机之后的两个低谷,开始向好。(欧盟整体失业率从10.5%降到9.6%。)马克龙号帆船算是有运气,在一个可称有小顺风的时刻出航了。要知道,德国、美国和英国现在的失业率分别是3.9%、4.4%和4.4%。德国的财政居然有盈余。这已经是好多年没有的荣景了。 

 

第二项扩展,关于左右:法国、德国、英国、美国的这四次选举,两个走极端,两个走中道,但是还是有一个共性,就是向右转。德国和英国,一直是中右在执政,一直效果不错。法国和美国,则是从中左换为中右执政。西方的社会主义大潮终于开始普遍降下去了。美国有句很著名的谚语说:「三十岁之前,你不投民主党,就是没有良心。三十岁之后,你不投共和党,就是没有脑袋。」法国也有一句异曲同工的谚语叫做:「法国人的心总是投左派的票。但法国人的荷包总是投右派的票。」回观数十年来的西方政局,真的大体就是这样:一旦整体经济好转,人民就选左派上台,以瓜分发展成果。一旦经济陷入严重困局,人民就选右派上台,让国家先喘喘气。向右转而成功的领袖,当数美国的列根,英国的戴卓尔,德国的施密特最为著名。本人现在期许法国的马克龙能成为第四位向右转的英雄。 

 


西方危机的四重背景 

 

现在我们第三次把背景扩大。看看西方危机的整个背景,依笔者看,这个大背景可分为四重。 

 

第一重是东方经济崛起导致的制造业及相关工作岗位流失。在这个方向上,马克龙似乎想有些动作。但成功可能性不大。估计还是与东方合作,共同保持自由贸易更为可行。 

 

第二重是人工智慧引起的白领工作岗位的就地缩减乃至消失。在这个方向上,全世界的政界都还没有足够的的觉悟。包括中国在内都还在鼓吹人工智慧大干快上,没有明显的监控措施出笼。本人希望马克龙的法国能觉悟得尽早。 

 

第三重是伊斯兰世界的人口扩张/移民/难民/恐怖主义危机。在这个方向上,马克龙秉持西方现有的所有政治正确,估计不会有大的作为。但只要经济有所好转,这方面的危机的大爆发就能推迟。到时候再说吧。 

 

第四重,其实是最深层的一重危机,是西方的意识形态危机。表现方面多多,除了那些过分的政治正确,还有享乐主义、权利与自由泛滥、义务与责任缺位、家庭凝聚力瓦解等等等等。综合起来的最突出效应就是雅利安人不生孩子。在这个方面,马克龙好像毫无有所作为的打算。 

 

综上所论,本人对马克龙近期经济改革的目标实现,抱持相对乐观的的态度。对长期效果,则相当保留。希望他在第一期的的目标有所达成以后,能够提出更加长远宏伟的的改革目标。  



浏览(110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