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网络日志正文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2017-12-05 03:14:13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原创 2017-12-04 超讯 硕鸣灼见

 文|刘学伟 

加泰罗尼亚人的格局太小, 独立运动为的只是那点经济小算盘, 在国际上得不到支持。用台湾人爱用的一个词叫做他们追求的是「小确幸」,因此中央抓人时,地方并没有武力反抗。 

  ▲ 加泰罗尼亚领导人皮格蒙特


为了对付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运动,西班牙中央政府解散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和政府,逮捕独立派领导人九个。独立派为首五人,包括议会主席皮格蒙特(Puigdement)逃往比利时。 

 

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看,加泰民众对独立明显分裂,主张独立的人口并不占压倒多数。公投的投票率只有不到一半,没有参加投票的人多数不支持独立。在巴塞罗那发生的支持和反对独立的游行几乎是同样的声势浩大。独派领袖被逮捕后,抗议和支持的声浪都不小。 

 

下一步最重大的发展是各方都接受的12月21号的大区立法会议的重新选举。从眼下的趋势研判,再次选举后的新议会独立派赢的几率并不很大。而且即使赢了,也不一定敢再次宣布独立。因为几可确定,如果出现这种事态,中央还会抓人,而地方并不会武力反抗。 

 

独立运动在国际得不到支持 

 

这个独立运动在国际上非常孤立。笔者就没有听说任何国家有分量的人物有表态支持这个独立运动。欧盟各国就更是一边倒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强硬立场。因为英国脱欧已经闹得欧盟人心惶惶。如果加泰再成功独立,不知在哪些国家还会引起哪些连锁反应。是以各国同仇敌忾,对加泰的独立运动严加抵制。综上,这场独立运动的前程实在难以乐观。 

 

本文的重点不是就事论事地讨论加泰罗尼亚公投,而是想更加宽泛地讨论一下类似局面所反映的一国之内的文化多元发展的利弊和国家认同危机出现的更深层根由。 

 

大家都知道,小小欧洲五亿人口,在相当同一的文明背景下,已经分为超过四十个国家。也知道,从西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崩溃以后,至今超过1500年,欧洲从来没有过政治统一。大家也知道,自那以后,最成气候的欧洲统一运动非当今的欧盟莫属。欧盟能否朝着更加统一的方向前进,现在则处于莫衷一是的状况。 



大家还知道,在欧洲,在欧盟之内和之外,近年或现在还在发生著多起分离运动。1990年代的东欧华约/苏联/南斯拉夫的大崩解算作过往故事不提。无法不提的还有烈火正炽的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离回归俄国运动;进行时的英国脱欧运动;苏格兰已然失败,但还可能死灰复燃的独立公投运动;比利时的法语区和弗拉芒语区的龃龉;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和法国的科西嘉地区的分离运动也还有未尽的余烬。 

 

总括起来,欧洲的四十多个国家的政治分野似乎还无法满足无数的分离意识。欧洲很多国家内部的国家认同都还没有完全成为历史问题。究其深层原因,还是欧洲分裂的历史太久,大量当代的民族国家形成历史还太短最为主要。 

 

咱们来简单反观一下中国。它的民族国家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实现了高度统一。两千年来,中国有统一政权的时期远多于分裂的时期。就算是分裂(比如魏蜀吴三国)时期,一样有共同的国家认同,都认为「天下」将复归统一。(《三国演义》序章:「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这里的「天下」,就是中国全境。) 


尤其是最后800年的元明清三朝都是大一统的国家。虽然其中两朝被外族占据了政治统治地位,但是华夏文化/人口/经济的三重主导地位一直毫无动摇。晚清时期,国力孱弱,但拥有巨大兵权的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族统帅都从未动过夺权或割据的心思。 

 

就是北洋军阀分裂时期,各地军阀实际割据,也都从未有人真正动过要分裂中国的心思,想的只是「最好由我来统一中国。」?连中共当年在江西的临时割据也是这样。(日本人策动的满洲国是例外。) 

 

比如中国的沿海地区长期以来比中部更比西部发展得好,但从未听说广东或江浙视中西部为包袱,想弃之而独立建国。巴塞罗那在西班牙的经济地位,和上海在中国的经济地位十分相仿。马德里就是北京。可以想像上海向北京要求独立吗? 

 

与中国和欧洲的历史对照,世界上还有一个到近代才瓦解的奥斯曼帝国。这个历史上的国家(不如说帝国)其实还是有一些共同的底蕴,比如拥有同一个伊斯兰教(可惜有太多的教派),同一或相当接近的阿拉伯或突厥语族种族。(他们都是黑发白肤。)但是终究还是分裂成了数十个民族国家。 

在那个地域内,现在又冒出一个横跨四国(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和土耳其)的库尔德民族独立建国问题无法解决,非常可能在IS被解决后成为新的动乱之源。 

 

说来说去,那些闹分裂的地区,都是文化太过多元,又没有足够强大的主体文化/民族中央坐镇所致。在本人看来,多元文化的美梦不妨做,但一定要有一个强大的核心文化/民族做主轴。如果没有,那就是取乱之道,甚至取死之道。 

 

至少在这一方面,比来比去,还是中国人民很幸福,他们没有可能危及国家根本的民族/种族/宗教问题。那个疆独/藏独/蒙独/台独/港独,比起美国和欧洲的国家/民族/文明认同问题,不在一个数量级,真的都不是事。 

 

笔者最近才想明白,华夏人的祖先留给华夏人最宝贵的财富不是地大物博,不是人口众多,而是用了三千年的历史,历经艰难困苦,战乱与融合,最终传承到当代人手中的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人口四层重叠,高度同一,高度匀质的庞大文明。 

 

正如这次习近平主席接待特朗普总统时所说的:「(在人类历史上,)文化没有断过流、始终传承下来的只有中国。我们这些人也延续著黑头发、黄皮肤,我们叫龙的传人。」 

 

当然日本、韩国或沙特阿拉伯那样的单一民族国家在这方面比中国还要更幸福。但他们的国家幅员和人口都有限。 

 

国家认同感至关重要 

 

大家知道,当代世界上的三大强势文明,(西方、东方和伊斯兰文明。)只有东方文明有一个无比强大的一以贯之的核心。笔者觉得,中华民族的无可动摇的国家认同,是中国现在崛起和将来继续崛起的最大本钱。 

 

而西方文明内部自身的分裂和外部文明的复杂并大规模的浸入,则是这个文明将来很可能走向衰亡的主要内因至少之一。 



讲到「大国家内部的局部地区,因宗教/民族/种族甚至仅因贫富不同而有没有权利寻求独立」的问题,本人当然倾向于不能轻易允许。因为如果允许,那不知道会诱导出多少动乱甚至杀戮。在一个共同的国家认同之中,各个不同的局部,都应认「加强融合为正道,扩大歧异为斜路」。一般而言,自治的范围都应有限而最好逐步缩小。总体而言,这应该会最为符合该国全体人民的共同福祉。 

 

说到底,加泰人的格局还是太小,他们打的只是那点经济小算盘。用台湾人爱用的一个词叫做他们追求的是「小确幸」(小而确切的幸福)。小地方的人民一般都只会追求「小确幸」。「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那样的宏图大志与他们无缘。   


浏览(1879) (1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