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新聘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网络日志正文
新年寄语:双重波澜壮阔+修昔陷阱 2018-12-27 12:11:03

新年寄语:双重的波澜壮阔+修昔底德陷阱

                              一个波澜壮阔的2018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年节很快就到,是回顾与展望的时刻了。

回顾2018的世界,觉得很是担当得起波澜壮阔四个字的形容。

今年的第一件国际大事,当属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在年初的时候,虽然贸易战的空气已经开始紧张,但是,除了也许特朗普心中有数,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世人,应当都没有想到,仅仅几个月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到如此剑拔弩张的地步。也没有想到,特朗普可以把这件事操弄到如此的大规模和全方位,如此的不择手段和毫不容情。还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特朗普并没有全力以赴对付中国,他还同时开辟了很多条战线,向全世界为他的“美国第一”讨要利益。

特朗普人称特离谱,做事随心所欲,经常表现得极为缺乏章法。但是在与中国的贸易战上,他的确把美国到今天还拥有的那一份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让本来已经相当强大且充满自尊的中国的应对如此艰难被动。本人的确还是认为,特离谱并不像有些人以为的,就是一个神经病,草包,是上天给中国送来的“菜”,是中国现处的战略机遇期的重要组成部分。笔者觉得,不如说,特朗普是上天送给中国的一块磨刀石,让中国能够更好地砥砺前行。

今年发生的第二件国际大事,是欧洲的民粹主义势力大幅增长。现在欧洲的极右势力,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民间思潮,而是已经在意大利、匈牙利、奥地利、波兰等国参与甚至主导执政。极右派在法国的上一次大选进入决选,获得三分之一的选民支持。在德国、瑞典、瑞士等一贯表现良好的北欧国家,极右势力也在迅速扩张。你们相不相信,瑞士极右的人民党,在现在200席的议会中,拥有65席,30%的选票,是第一大党,在七人的总统委员会中,拥有两个席位。这些,在在让人深感这片曾经让世人顶礼的土地已经几乎没有一个仍旧安宁的角落,连以前一直想象的西方文明最后的避难所的圣域北欧都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

     今年的第三件(应当是一批)国际大事,还是得挂在特朗普名下,就是为力行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他所做的一切其它的事情,虽然这其中的好大一部分,其实是在让美国更加的不伟大。2017年的事这里不说,但在2018年,他还是做成了与金正恩的新加坡会晤、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完成自贸协定重新谈判、退出伊核协议、退出中导条约、把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向世界多国开征多项关税等一系列的事情。他像一个不知疲倦的老顽童,把世界实在是搅得不得安宁。

今年的第四件国际大事,也与美国直接相关,就是中东的局面有大的变化。

叙利亚的战事已经接近尾声,让全世界头疼了好些年的IS伊斯兰国,看去仅仅还剩下几口气可喘。这里的国际首功,无疑当归俄罗斯,它在叙利亚的干预可称完胜。

应当说,特朗普继承奥巴马有限干预的政策,在没有付出重大牺牲的前提下,和世界反恐联军一起,把IS逼到绝境,还是符合美国也符合世界的利益。

刚刚发生的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全面撤军和从阿富汗大规模撤军的事,本人认为,那也当属无奈之举。批评此举的人的主要理由是,这可能让濒临灭绝的IS死灰复燃。这真是夸大其词。本人断定,IS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起死回生了。那点余烬,几个月之内就会完全熄灭。但是美国人撤走后,库尔德势力在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的三方联合施压下,定会严重受损。失去在叙利亚的最后一个抓手,的确会于美国不利。

从阿富汗大规模撤军,也是很现实主义了。和以前的若干帝国一样,经历了该国史上为期最长的战争,美国终究还是征服不了阿富汗。不知塔利班够不够聪明,是否会在美军完全撤出之前,放松进攻,休养生息,做出和解的姿态。等美军完全撤走之后,阿富汗就会成为西方人鞭长不及的马腹。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那里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不会再有胃口去武装干预。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之事,本人无法给予任何积极评价。除了在那里增加乱局,这事还间接连累中国,比如中兴和华为现在的麻烦,都与它们和伊朗的贸易有关。更不要说中国从伊朗进口的大量石油了。

一个很可能更加波澜壮阔的2019

现在我们来预测一下2019年可能发生的重大国际事态。

第一件,与中国人息息相关的事情当然是中美贸易战的前景。本人认为,12月1号习近平与特朗普在阿根廷20G峰会上达成的在3个月内达成贸易妥协的共识应当双方都有相当大的诚意,在明年二月底限期之前达成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妥协当是大概率事件。

对这个妥协,中方始终都有诚意。美方现在出现诚意的主要原因是贸易战打到如今,已经越过试探阶段,进入短兵相接,对美方的战略相对优势造成明显损伤。如果美方不及时收手,就可能造成他们的体制现在不能承受的严重损失了。

特朗普一直夸耀的美国股市上涨,现在显然非常可能已经正式结束,震荡下行成了大家的对美股行情的标准描述。26号的美股1000点大涨并没有改变这个趋势。还要看今后多日的行情。美国的房市在许多城市已经明确进入下行周期。美国的经济增长从2009年的谷底至今已经10年,很快就要打破克林顿时代创造的最长长期增长记录,可以说随时都可能掉头下行。特朗普现在天天都在骂他自己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甚至想违例把他撤下。因为特口头上总是说那个人是美国股市暴跌的罪魁祸首。但心里面,他一定还是明白,贸易战再打下去,可能对美国的经济造成实质损害了。

第二件事,就是欧洲明年五月就要举行的欧盟议会选举。这个选举会很透明地暴露各种政治势力民意分野的最新现实。因为它采用大名单比例代表制,主流党派合纵连横,阻挡边缘党派的长期戏码无法上演,极左极右民粹势力的扩张将无法掩饰地暴露。大体上,极右排外势力会得到20%甚至更多一点的选票。而且极左势力也非常可能得到20%以上的选票。在欧洲,两个极端派已经局部出现合流的征兆。比如现在的意大利政府就是这种极左和极右的结合。支持欧盟,支持移民融入的中间力量肯定会进一步削弱。能不能保留50%以上的民意支持,从而继续稳定主持欧洲政坛,已经是可疑的事情。

我们不说明年,说五年或十年以后,如果欧洲的经济局面不能继续向好,很难说极端势力不会在欧洲政坛继续攻城略地。到最后,一旦法国的中间派失去政权,那欧盟就会很快寿终正寝,全欧洲范围的种族冲突就会升高,旅居欧洲的亚洲人真的是很难在这种局面里独善其身。虽然这样中国可以不必面对欧盟这个庞然大物,仿佛中国可以更加容易地纵横捭阖。但如果真是那样,欧洲就会严重地不太平,各种负面影响就会数之不尽,对中国十九也是弊大于利。

现在法国还在继续散发硝烟的黄马甲运动,如果在年后复炽,如果还继续向其它欧洲国家蔓延,都是极为糟糕的事情。至少它们都会给明年五月的欧洲选举的极端势力提供弹药。

第三件,特朗普的MAGA非常可能还会继续给全世界造成困扰,具体的花样现在也难于预测,但估计整体力度会有所减轻。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已经失去众议院的多数,各项政策的发起,都会比前两年增加更大的难度。

这不,为了抢在议会还没有真正换届之前讨要他的建墙资金,他已经孤注一掷式地不惜让美国政府关门了。这个关门会持续多少天,他能不能由此讨出建墙资金,都还在未定之天。

特朗普会不会放弃四面出击政策,改行西方联合一致,全力打压中国的新政策,现在还看不清楚端倪。但从五眼联盟已经开始鼓动联合其它西方国家,全力遏阻华为的发展等事态来看,这种局面的确有相当的出现的可能性。

第四件事,由于特朗普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中东的局面,可能很快脱出美国的掌控。这件事叙利亚、俄国、土耳其和伊朗肯定有利,对中国则不一定。叙利亚迎来和平开始重建,对中国的工业力量当然是利好。但阿富汗如果重新落入塔利班极端势力手中,对中国就不太可能是好事。因为新疆的分裂势力就会有一个更近的集结地。须知阿富汗可是与中国的新疆直接接壤的。IS的残部也可能逃往塔利班管制区,塔利班甚至可能卷土重来,把失去美国支持的现在的阿富汗政府推翻,重新统治整个阿富汗。这种非常可能的前景,于美国、于西方、于中国、于世界是否有利,似乎相当可疑。

还有人说到,特朗普在中东大力收缩,是不是有意把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中国周边?这在客观上怕是肯定的。主观上特朗普如何想,估计心直口快的他也未必肯明说。

小议修昔底德陷阱

笔者觉得,近些年的中国有些地方,是不是还是有可能没有做得恰到好处?比如在对外贸易上,是否过于追求顺差?比如在引进外资上,是否过于看重了技术输入,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本来应当可以避免的相关冲突?比如在一带一路的某些局部,是否没有足够充分地考虑到对方的实际利益从而导致投资失败?整体而言,是否对外行事还是可能过于的高调,没有好好铭记邓小平先生关于韬光养晦的教导,过早地暴露了本来还远远不够充分的实力?今天的中国应当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但是面对明显强于自己的对手,仓促应对起来还是会相当艰难。

这里笔者想引用古希腊大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关于该战争起因的结论性的一句名言:“是雅典的崛起和由此引起的逐渐灌输(另译:徐徐滴入)(instil)到斯巴达人心中的恐惧导致战争无法避免。”哈弗教授艾利森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由此句话得名。守成大国(今天自然是美国)不愿意放弃既有霸权,会采取种种制衡崛起大国(今天自然是中国)的措施,也实在是国之常情,无可厚非。我们可以指责的,只能是这个过程中出现的蛮横霸道和不择手段。

但是不要忘记,无论特朗普的各项攻势看起来怎样地显得凌厉无比,他还是在收缩防御,在以攻为守地积极防御。中国看起来似乎十分的委屈,但它还是在扩张,而且是在以一种让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感到难以承受甚至感到恐慌的力度在扩张。

以前,多数观察家都以为,在现代条件下,争霸战争已经不可能出现,那个修昔底德陷阱已经失去意义。现在人们似乎重新发现,这个陷阱依然宛在,只是不可能以热战的形式表现,而在其它的许多方面,其实都可炽热发生。明年3月以后,即使在中方做出重大让步,美中签订正式贸易停战协议之后,双方的和解也实在未必能够持续多长的时间,前面随时都可能有新的危机爆发。中国必须做好绝对充分的准备。已经享用了很多年的中国崛起战略机遇期,很可能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很可能就是一个长达10-20年的战略艰难期了。除非中国停止崛起,或基本完成崛起,美国和西方才可能停止遏制。

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有关价值观或体制的争议,其实都不是第一位的。因为,即使没有这些方面的争议,这个修昔底德陷阱,一样会出现。艾利森在提出这个陷阱的《注定一战》一书中举出的16个例子,一多半都没有价值观/体制方面的争议,仅是纯粹的争霸。当然有这两方面的争议,这个陷阱就更易出现,更难化解。这点我们也无法讳言。笔者以为,两套价值观/体制形态,也绝非一端全是,一端全非,而是各有利钝,可以取长补短。如果朝着这个方向做一些努力,而不仅仅想在贸易范围内妥协,可能有更多效益。这个思路,也希望当道者慎思。

艾利森举的16个大国(集团)争霸的例子细分一下,有13个都在欧洲国家之间发生。这13次中,有11次都无所谓意识形态差异。还有一次是二战,同盟国与希特勒的协约国之间,有意识形态差异,有战争。一次是西方与东欧集团的冷战,有意识形态差异,和平结束。此外的3次,一次是很早的欧洲的哈布斯堡王朝与伊斯兰的奥斯曼帝国之(奥斯曼围攻维也纳),一次是中日之间(甲午年战争),一次是美日之间(二战中之太平洋战争),都有战争发生。

成功的和平结束的争霸,除了冷战,另外三次是最早的葡萄牙向西班牙转让西半球主导权,然后是英国向美国转让世界霸权,最后是法国向德国在欧盟内移交主导权。都是在西方文明内部,前两次没有打仗实因力量相差太过悬殊,最后一次则是大家都看到的超级的水到渠成。

这一次,中美之争,很遗憾是在不同文明之间发生,同时还有意识形态分歧,崛起国相比守成国也没有整体的力量优势。比起之前那些同类事态,中国现在多出的倚仗,第一是核武器保证了战略和平,第二是超级巨大的人口和幅员让中国拥有很大的回旋余地,第三是5000年凝聚起来的强大的民族意识让中国不可能被分化瓦解。最明显的短板则是话语权。

无可讳言,美国,和在美国鼓噪、带领下的西方,近年似乎在逐步积聚起一些似乎把中国笼罩其中的阴云。这好像是一个25年没有的新变局,也似乎是中国要成为世界一流大国所不可能绕过的难关。当然如果中国应对得当,这些阴云也可能不至于降下狂风暴雨。如果应对不当,那就可能会有大的磨难了。依照中国人自古就有的辩证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依;危机危机,有危就有机。好好蹲苗,努力补短板(比如电子芯片,比如某些软实力),若干年后,突破“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中国的战略机遇期是完全可以重新归来的。


浏览(581)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Tomyhejj 留言时间:2018-12-27 15:32:17

靠这帮过去只知道打打杀杀,现在只知道夺取权力,而没有世界视野的老红卫兵把中国领往何处?在他们眼里,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都要拿到手。这也是他们要把国有经济放到第一位的原因,可中国经济几十年的发展恰恰是抛弃国有和公有统治一切的做法,而让私有制发挥作用的结果。

回复 | 7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