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度的博客  
老度的博客  
        http://blog.creaders.net/u/544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习世凯临朝改制,任松坡大闹忠义堂 2016-03-06 05:18:09

images.jpg


<试皇袍. 感遇〉  袁寒云

乍著吴绵强自胜,古台荒槛一凭陵;

波飞太液心无住,云起魔崖梦欲腾。

偶向远林闻怨笛,独临灵室转明灯;

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


小院西风向晚晴,嚣嚣恩怨未分明;

南回孤雁掩寒月,东去骄风黯九城。

驹隙去留争一瞬,蛩声催梦欲三更;

山泉绕屋知清浅,微念沧波感不平。


政情分析:

从国家体制上来说,专制体制和独裁体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独裁体制是专制体制的一种特例,中共的专制体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不同的变化。

按照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共产党的体制应该是民主集中制,这虽然也是专制体制的一种,但在最高层,如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还是贯彻一人一票的民主表决原则,个人独裁体制并非中共的常态,但在文革之后,毛还是做到了个人独裁,在党内具有了最后拍板权,可以推翻政治局和军委的任何集体决定。 这种个人独裁权相当于皇权,可以推翻内阁和军机处的决定,毛的最高指示相当于皇帝的圣旨,但这种个人独裁并不符合党情国情民情,所以毛在当时显得非常孤立,各种政策也难以推动,国民经济已到崩溃的边缘,一派乱世景象。

毛死后这个独体裁制在党内无以为继,在邓时代甚至用修改党章和取消党主席来从党纪和党的组织结构上废除了独裁体制的可能性。但在六四大屠杀后情况有了改变,江在非常时期被任命为党的核心,核心就是领导班子的班长,应该是个人独裁和有最后拍板权的,但由于经济体制的进步所起到的抑制作用和个人能力及威望的不足,江并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起码终身制他就没有做到,其在位期间也受到了党纪和各种制度的约束。在江下台后,党的核心体制也就归零了。

但在十八大习上位三年后,政情出现了新的变化,党的最高层从民主集中制向个人独裁制急剧转向,在2016年春,出现了习要求全党学毛选的新造神运动和全国大规模的劝进和称核心运动。这个运动激化了党内的矛盾,跟文革时一样,使中共走到了公开分裂和大规模斗争的边缘。

在毕姥爷事件中,中央处理的手法是软着陆,减小震荡,明显的要减轻意识形态政治。

在《快播》事件中,是由新华社出面,在文宣领域里抵消人民日报文章的不良影响,而消弭事件在法制方面的负面作用,保持了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定开放尺度。

这次的劝进事件性质比较严重,是属于决策层的改制问题,从党的民主集中制向个人独裁制转化,而且鸣锣开道,声势浩大,此刻正逢两会期间,如果在高压政治气氛下强奸了两会的民意,就为六中全会确立习的个人独裁体制打下了基础,假如现在不处理,到时候也许为时已晚。在这种严峻的情势下,已经无法再顾虑维稳问题,而打意识形态的口水战已经不足以扼制这股狂飙式恶势头,必须果决出重手予以反击,这就是中纪委和中组部终于直接出面来保任志强的原因,这是一次政治摊牌。这次狙击时机的选择是等习家保皇党全线暴露并过河了一半的时刻才出手,甚合兵家博弈要义。 这样一来,局势开始澄清,在政工和组织战线上的壁垒已经分明。

跟上次文革开始时刘邓党系跟毛林军系的对垒不同,这次事件军队没有随习家保皇党起舞,没有卷入独裁复辟的劝进大潮。 分析原因,应该是这次军改取得了良性效果,军改的最高原则是以实战为主,清洗或边缘化了军中那些善于搞政治投机和拉裙带关系的人,例如刘源和蔡英挺等人,所以这次军队没有跟文革那次一样率先介入,而是跟习家保皇党拉开了距离,划清了界线。从这也可以看出习并不具有毛那样的威望,他在军中的影响力明显不足。

文宣系统这次涉事最深,看来刘云山这个江家奴才习家党要负重要责任,他的好日子估计也已经到头了,习如果在此时收手大概已经为时已晚,继续挺而走险死嗑到底,或是暂时退却,清洗保皇党以谢天下,可能是他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这次事件跟1915年12月袁世凯临朝改制恢复帝制的性质是一样的,但袁世凯恢复的是君主立宪制,而不是个人独裁,而且袁世凯在辛亥革命中对致使清庭垮台一事居功至伟,反观习的上位仅仅是凭着红二代的血统论,于国于民无尺寸之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次独裁复辟事件的性质比1915年那次更为恶劣。

事件的起因和过程:

据现有的公开信息,“核心意识”近期首次出现于1月11日的四川省委常委的会议上。据《四川日报》报道,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当天主持会议,会上解读“核心意识”为:把维护党中央权威、坚持党的集中统一作为基本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之后,天津市委代理书记黄兴国、安徽省委书记王学军、广西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以及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也都召开常委会议,重复表述“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 在这之后,北京、上海,内蒙古、辽宁、山东、云南、陕西等省市的〝一把手〞在当地常委会议上纷纷表态向习近平这个核心〝看齐〞,并强调要增强〝四个意识〞。

1月18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封面头条刊登题为“铸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的文章,“核心”概念从地方进入到中央党媒。

同时,中办主任栗战书也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作会议上要求中共官员增强〝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始终与习近平〝保持高度一致〞。

中共中央党校3月1日下午举行2016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党校校长刘云山出席并讲话,强调领导干部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在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上带好头作表率,切实把向党中央看齐体现在思想和工作的各个方面。 至此已有一个政治局委员和一个政治局常委公开表态加入了劝进大潮。

习大也亲自出马,2月1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先后到访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并在当天下午召开中共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提出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须姓党。官媒姓党历来如此,并不需要习亲自出面来提出,如果考虑到全国劝进的大气氛和向核心看齐的意识,习此时提出的真正意思是说官媒要姓习,这才是他亲自赤膊上阵露脸拼杀的目的,这也是随之出现的习党一片表忠与歌功颂德的原因。 

2月19日当天,在微博上拥有3000多万粉丝的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在网上跟习大公开叫板,发表了针对性的两条质疑微博。

第一条说,“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

任志强又说,“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任志强的两条微博不久就被新浪审查官删除,但他并未被就此放过,一连串上纲上线的大批判接踵而至。

2月22日 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的千龙网发文指控,任志强散播“反党”思想。

这篇文章说,“以任志强为代表的资本翻天派,在攫取了大量的资本资源之后,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走西方宪政之路,最终实现资本长期坐庄。那么这个过程之中,通过资本掌控媒体,再操控媒体为资本当打手成为关键一环,为他们的推墙行动做好舆论准备与铺陈”。

一位北京学者从千龙网内部得知,这篇文章系“上级部门”交该网转发,并非该网自行约稿的自选动作。任志强并未罢休,当天,他通过微博回应说:“ 董事会受股东的委托代表股东管理、经营公司。但公司是属于股东的,不是属于董事会的。这是常识!”

随后,数家官方网络媒体连续发文炮轰任志强,用语之重,上纲上线之高,文革之后,多年来未见。

2月24日,共青团中央主办的中国青年网发表署名“王德华”的文章,指控任志强“党民对立论”用心险恶。这篇文章说,媒体“姓党”就是为民,(任志强)制造党民对立理论,是对中国政体的根本解构,显然是妄议中央,意在消解党对意识形态的领导权,本质是动摇党的合法性基础,言论危及国家政治安全,违反《国家安全法》,是“西方宪政民主那一套”。

2月25日,上海市的东方网发表署名“毛开云”的文章,指任志强是“8000多万党员的耻辱”。作者指责任志强“利用自己政协委员和大V的身份,不断发出反动言论”,“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发表关于新闻舆论工作的讲话后,任志强丧失党性甚至人性、理想信仰宗旨动摇和践踏公共道德底线的本性暴露无遗”。作者最后呼吁把任志强“从8000多万党员中开除出去”。

除了部分官方媒体特别起劲外,毛派、国家主义者等也参与了这次围剿,各省共青团也纷纷披挂上阵,继续之前与任志强的论战。

2月25日清晨,任志强的新浪微博回应:“不知道并不可怕和有害。任何人都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可怕的和有害的是不知道而伪装知道。 一 列夫.托尔斯泰”。

随后他的回应被删除,根据任志强在腾讯微博的发言,他的微博已经被禁言,但未被删除,之后,他的新浪微博最后一条是2月12日转发的一条农历新年的博客。

2月28日,国家网信办发言人姜军就责令有关网站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发表谈话,指有网民举报,任志强微博账号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影响恶劣。

国家网信办称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的法律依据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国务院关于授权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的通知》等法律法规。但国家网信办并未指明,任志强发布的“违法信息”是什么,造成了什么恶劣影响。

至此,任已被彻底封杀,而文革式的大批判铺天盖地仍在持续,同时北京西城区处理任的组织程序已经启动,预示着对任下一步的打击即将升级,看来任已经逆了龙鳞,犯了天条,已经被习定为杀一儆百的对象,结局将十分悲惨。 但人们禁不住要问任倒底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了吗? 他的话错在哪里? “人民日报”是毛太祖定的名,字也是太祖亲题,即使按红朝的规矩,这又有什么错? 习这种杀人立威的烂权做法,令人格外的触目惊心。

下面是事件的意外进展:

(1)

据中国微博上举报,2月20日《南方都市报》深圳版头版,在习近平视察党媒消息通栏大标题下当天新闻主图中,配上改革元老袁庚海葬“魂归大海”的图文;而该报广州版的配图,则是习近平视察央视《新闻联播》的新闻照片。

有人将这一排版解读为“在习近平视察媒体的大日子里,南都在头版配上‘魂归大海’的照片,显然居心叵测”。

(2)

blob.png 

所在位置: 首页  >宣传教育>廉史镜鉴

              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来源: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6-03-01 09:19

中央纪委网站「廉史镜鉴」栏目刊文,《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中纪委发表这篇文章,实际上就是反击中宣部铺天盖地的对任的文革式大批判。 以下是文章链接:

http://www.ccdi.gov.cn/xcjy/lsjj/201602/t20160229_75034.html

另北京政界人士透露,中央组织部已出面叫停北京西城区委,停止处理任志强的程序。

(3)

北京时间3月4日夜间,党宣新媒体“无界新闻”被发现刊登了一篇题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文中列举了习近平近年来诸多政策之不力,文章从外交、经济、意识形态、政策等多方面阐述习近平政权的失败。作者以党员身份要求习近平辞职。

该帖文引发舆论广泛惊讶。 虽然这篇文章在国内网站上被很快删除,但其意义非同凡响,这就如同清晨的第一声鸡鸣,在提醒着人们从习式中国梦,也就是习家王朝皇帝梦中醒过来。




浏览(4902) (30) 评论(5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10 08:37:50
小同志 留言时间:2016-03-10 02:39:52
包子的人按理说应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还有余力再布局地方吗?五中全会之后其权势应该是强弩之末了
-----------------------------------------------------------------
我有时也很乐观,但事实发生的事,往往会修正我们的乐观态度。
这次劝进大潮搞得那么凶,都是从地方再到中央,所以得出包子在地方上得手的看法,这种得手应该是来源于五中全会,来源于包子在五中全会的布局,应该离事实不远吧?
现在是三国演义,老江的人处于守势,包子是在进攻,就算包子是三方中最弱的一方,在军队和中央的人事布局中,都处于劣势,那么在地方的布局上他也有可能处于优势的。
再看中央大佬,这次栗战书出来廷包子,这还罢了,而江派大佬刘云山也赤膊上阵的廷包子,是不是江曾也在暗中廷包子呢? 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次政治过招,没想到包子竟然那么容易的就顺驴下坡了,觉得不可思议。
一般来说来,江的腐败集团虽然已经过气,在军中高层基本被清光,但在经济金融领域里,还基本上都是江的人,在情治领域里,曾的力量还是很雄厚,是不是肯支持包子,还得具体看情况。
在本质上来说,包子是太子党权贵势力的政治代表,本身这一点就不容忽视,在中国要想真正打垮这批人,难度还是很大的,从军事力量的分布来看,起码在太原西安一线,可能挺包子的军事力量就很可观,这应该就是包子的战略大后方,使包子可进可退,有广大的战略回旋余地。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10 07:13:31
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19:38:43
你说那些大佬是跟包子抬杠子,还是步调一致地先声给包子台阶。
-------------------------------------------------------
我的看法是大佬们步调一致的在给包子台阶下,方法是先在任大炮的帖子里提到王七,这是伏笔,显示任跟王有来往,暗示任可能是王的人(其实任跟王可能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下面先由俞正声出面来保任,然后王表态支持俞,包子再支持王,这不就顺着台阶下,都可全身而退了吗? 不但可以全身而退,就是颜面也可以完好保持,大佬的意思是只要不动包子,大局就可企稳,朝廷和民间就都可以稳住。
但代价就是要收拾这次抬轿子跳得太高的人,可能就是秋后算账的对象了,估计现在包子正跟大佬们谈条件呢?具体保什么人,放什么人,包子也不想输得精光不是?
回复 | 0
作者:小同志 留言时间:2016-03-10 02:39:52
包子的人按理说应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还有余力再布局地方吗?五中全会之后其权势应该是强弩之末了
回复 | 1
作者: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19:38:43
你说那些大佬是跟包子抬杠子,还是步调一致地先声给包子台阶。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19:08:24
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10:46:55
最早发声是党内的几个大佬,我还以为是他们的睿智,或许不是呢,是替人发声呢。
-----------------------------------------------------------------
替人发声? 太有意思了! 那么是谁有这个能量,能推着党内大佬替其发声呢?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19:03:41
"这个人的谋略,不在曾山儿子之下,更不是原教旨主义毛的门徒。所以,从这点看,这个戏就好玩了。"
-------------------------------------------------------------
salz:
是这个理,但高人应该是数得着的,难道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会隐身? 我猜极有可能就是曾三的儿子,这个可能性不能排除,你的看法呢?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18:57:09
"最早诠释党媒姓党阴谋,出自海外,继而有包子主导放过任。还什么以左为右,为之洗白。干嘛要此地无银三百两。周带鱼后封了的方舟子,被释放了。总觉得有只手在扶着包子,替他圆场。"
--------------------------------------------------------------
你的意思是包子背后有高手,能不断的给他拾屁股?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12:36:45
"政治与权斗是一回事吗?"
------------------------------------------------------
对于现在中国的官场和政界来说,这两者的联系相当紧密。
举例李克强,克强经济学应该是治国良方,是可以针对性的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中国的经济问题主要是经济过热,以国家投资来拉动的经济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必须要在最适当的时候进行结构性调整,增加人民收入,把国家投资带动的国民经济增长,逐步调整到靠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因中国是个大国,靠内需为主来拉动经济增长,国家才能进入可持续发展的坦途。
李克强有治国的优点和长处,但也有短处,他的短处就是一个知识份子的短处,他不善于搞人际关系,更不善于搞政治权谋和政治斗争,这在现在中国的官场和政界,这个短处是致命的。
而习就正好相反,习有点象西凉道上的土匪,从联动和下乡插队的经历中,学会了一身黑厚学功夫,可以见人杀人,见佛杀佛,懂得杀一儆百,招降纳叛的黑道大哥的立威之法。
所以习李上台以来,形势就一面倒,李变成了白面书生,有理说不清,也没人听他说什么。而习有个王太监在旁边摇羽毛扇,更是如虎添翼,杀伐决机,杀贪官夺权,反腐搞得风声水起,打下了一片江山,把各种权力尽情地收入囊中,直到在他最得意的时候,一举秘密抓捕了令计划,再把矛头对准了李源潮,情势已经万分危急了。 老板才不得不出手。
这李克强本是朝廷重臣,位据要津,在政治斗争中却一点力量也没有,跟头绵羊差不多,只有被人吃掉的份。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三国中的街亭之战,当年司马懿领大军进攻蜀地,先要来夺取街亭,但街亭地域狭窄险要,易守难攻,只要扼守住街亭,蜀国就有了准备的时间,但街亭守将馬謖是个书呆子,不懂打仗,被司马懿杀得大败逃命,街亭一失,司马懿大军直逼西城,连诸葛亮也成为瓮中之鳖,如果诸葛亮一死,蜀国就难免灭顶之灾,亡国之祸。
这时诸葛亮被迫唱了一出空城计,吓退了司马懿,才从容的撤退到汉中去。
李克强也就是那个馬謖,令计划一被捕,等于街亭一失,全局震动。 老板也被迫的唱了一出空城计,在京畿地区进行了局部的军事摊牌,才挽回败局,稳住了大局。
从历史上来看,中国的政治家,很多都是能够指挥军队,决胜于两阵之间的文武全才,司马懿是这样,孔明是这样,曹操是这样,毛泽东也是这样,习胖只是西凉道上的土匪,靠的是黑道的黑厚学,而那些政治军事大家就不是这样,他们可以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可以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这就是跟黑道上黑厚学的根本区别。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11:04:12
"我也觉得“資料現在已經很多了”,所以旁证博引(Cross Reference),只消3个月,百分之百肯定林彪是被毛泽东阴谋诡计谋杀的﹗"
-----------------------------------------------------------
你说得很对,不是资料多少的问题,主要还是政治问题。
林彪在睡觉之前就服了安眠药,现在看看来这个安眠药已经被安插在林身边的特务调了包,林睡着了,在整个事件中都没有醒来,林是被上飞机的,上那架飞机是最高当局的安排。
正因为如此,在毛活着时,林案是没法翻的,在毛死后华当权,华靠的是汪东兴,而汪正是执行害林案的直接凶手,华汪在上座龙庭,林案也无法翻。
到了邓时代,林案还是无法翻,这就跟邓在军中的派系有关,邓的嫡系是二野,邓上台后要靠整个二野和部分三野的力量来撑着,也不能重用四野,替林翻案,就等于替四野翻案,这会使军队的派系平衡打破,所以这是邓最不原意看到的事,他宁愿看到四野被继续压着,这比较符合邓在军中的权力结构。
回复 | 0
作者: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10:46:55
最早发声是党内的几个大佬,我还以为是他们的睿智,或许不是呢,是替人发声呢。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10:44:27
"根据考证,文革的開展,表面上,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投票所決定。实际上,是毛泽东在背后用分化瓦解,暧昧欺骗的把戏制造出来的投票结果。"
----------------------------------------------------------
这个结论我同意。
政治权势的运作,这种事也常常难免,分化瓦解,威胁利诱,甚至政治收买,应该是都会发生的,但政治局的表决一定要有,这就是民主程序,没有这个程序就是独裁,这是一个分水岭,也是现代法制和现代政治中的程序正义原则。
回复 | 0
作者: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10:24:48
这个人的谋略,不在曾山儿子之下,更不是原教旨主义毛的门徒。所以,从这点看,这个戏就好玩了。
回复 | 0
作者: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10:18:25
最早诠释党媒姓党阴谋,出自海外,继而有包子主导放过任。还什么以左为右,为之洗白。干嘛要此地无银三百两。周带鱼后封了的方舟子,被释放了。总觉得有只手在扶着包子,替他圆场。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09:58:41
谢谢salz发言,你的看法很有见地,我很同意你的高见!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09:53:14
至于军队的问题,情况应该比较复杂,中枢机关的军改虽然已经基本完成,但裁军30万的目标才启动,就被迫停了下来,朝鲜金三胖在这个接骨眼上跳得很高,金胖就象疯了一样在制造响动,似乎非要把美军引过来不可,再加上南海的出击动作和掀起的反日浪潮,迫使美军大规模的向南海地区,向朝鲜半岛地区结集,面临着美军大军压境的新情势,裁军也只能停止下来,本来预备裁撤的那些军队单位,例如习家军(31军),薄家军(14军)和六四大屠杀的元凶(27军)等,都得以保存下来,这就为习最后的军事摊牌保存了实力。 从这个效果来看,习胖金胖暗中联手,统一行动的假设不能排除。
所以现在北方战区的形势比较吃紧,上次有的网友从战略观点提出的朝鲜军队有可能入侵东北,被大家嘲笑为天方夜谈,但其实这种预见从军事上的可能性就不能排除,只要有带路党存在,而且在力量对比有利于金三百万大军的情势下,在时机来到时,为什么就不可能呢? 这种风险的预估到底有多少可能性,还得精确计算才行。
另一个潜在的因素是普金的俄军,从斯大林以来,俄国势力就一直的觊觎着满州里,现在也不能说这个因素就不存在,这都是变数,习胖上台后一直在捧普金的臭脚,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这个因素也应该充分的估计到才行。
最近的消息是高层在注意北方战区的情况,空21军也正在升级换装,歼十的换装行动在积极的进行之中。
回复 | 0
作者:salz 留言时间:2016-03-09 09:49:48
不可忽视,舆论战场移师海外的。至少包子也在也在利用舆论,但谁在帮他?他的东一榔头西一锤子之后,有人在替他揩屁股,至少没路面。要真是他放过任,一定是他听得进去的高人的主意。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09:14:08
谢谢相食兄发表高见,有耳目一新之感。
兄台对政治局势的观察比我细致,所以有很多我没注意到的细节,学习了。
上次的中纪委五中全会,是习王势力的最高潮,那时习王两人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真是不可一世呀!
但在两会上突然抓捕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进而想打倒李源潮的这步棋,引起了京畿地区武装力量的局部摊牌,从这次军事摊牌所导致的政治局会议的结果来看,习王达到了把中央警卫局局长曹青调离中枢的目的,但警卫局新上来的局长依然不是习王的人,另外就是习王被迫交出了公安部一局的大权(政治保卫局),同时也失去了北京卫戌区党委第一书记的位子,所以在这次摊牌中习万是杀人一百,自损八百,把秘密警察和卫戌区的大权都交出去了,算是打了个败仗,瞧瞧着两小子都干了些什么事嘛!
所以自上次两会以来,习王有点吃瘪,这次的中共五中全会,估计习王在地方党委的布局上,是占了不少便宜的,所以这次趁前段时间反腐的威势,从今年一月份以来,就布局开始了第二次文革,想一举横扫政敌,打倒一切反习势力,完成习党一统江山的目的。
这第二次文革跟第一次有很多相像之处,都是从搞个人崇拜开始,形成劝进大潮,要大竖特竖习核心,一切都要向习核心看齐,谁反对习核心就打倒谁,要把他们打翻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
到任大炮出来反击之前,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声势也造得很大很吓人。
回复 | 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08:18:39
欢迎小同志来访:
就两会前的形势来说,习还没有大势已去,在五中全会时,在部署地方各级领导人时,习有很大的影响力,地方上新上任的各级党政领导中,看来都习的人很多,所以这次的劝进大潮,是由下而上的搞起来的,当然在背后是习王的布局和授意。
回复 | 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07:57:01
在文革中,林彪讲过一段话。大意是:即使党变修了,全党都烂了,只要军队没有变,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的局势也是这样,全党都在大谈核心论,全党都进入了劝进大潮,如果没有反对的势力,没有反复辟的言论,习党就会乘着两会的东风,利用在政治高压下的两会的舆论,于之后的六中全会来确立习的独裁体制,复辟帝制(名字还是共产党),成立跟朝鲜金家一样的习家王朝。 如果进行得顺利,就会沿着揭批任大炮的轨迹,大搞株连,把没有加入劝进大潮的党和国家其他各级领导人都打成任大炮的黑后台,打成反核心反习的背后势力,这就是习王正在施行的第二次文革,反腐运动只是一个前奏,是习王搞二次文革的一个立威的契子。
看起来习王的如意算盘是可以搞成的,有这么大的威势嘛!形势比人强嘛!
只是有唯一的一个因素人们可能还没注意到,就是军队没有表态。 虽然习胖的御用五毛们造了天量的舆论,说习通过军改掌握了军权,其实只要仔细分析军改的前前后后的细节,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事实其实正好相反,在第一拨军改中,习在军队高层的势力和代理人,例如刘源和蔡英廷等人,就被踢出了军队,或是被边缘化了,这是一个重要的观察视角。 这次全党的劝进大潮,军队又集体缺席,不表态,其实不表态也是一种表态,事情就已经很清楚的摆在人们的面前了,当二次文革发展到关键时刻时,军队的力量就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就可以扭转乾坤,澄清形势,稳定大局。 所以习党的最终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9 07:08:39
"知道度兄向来不喜欢习大。分析的前提是客观,不被个人好恶所导。
毛邓江都是核心,习也想成核心,这是人之常情,也是自然而然。想成核心与恢复帝制是没有关系的两回事。这个度兄当然明白。
文宣需要,给习扣帽子是另一回事。习对外面对列强是毛的风格,对内搞经济是邓的风格。国家利益而言,这是最佳组合的风格。最盼望习下台的应该是美国人。"
---------------------------------------------------------------
pia, 兄台明鉴:
我们这些草民对台上的政治人物,没有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可能有些网友把政治人物当成明星来追捧,老度从来不是这样,我只有一个标准,就是看此人是推动国家民族的进步。还是开历史的倒车。
老邓对于“核心“的谈话于党纪国法并无任何依据,而且也与历史事实不符,纯粹是随意而谈,是不必太当真的。 老邓也是个大嘴巴,他的错误言论难道还少吗?
说毛是第一代核心,邓是第二代核心,与事实不符,毛死后邓掌权也并非核心,邓在党内没有挂职,只有军职,前有政治局和书记处,后有八老的钳制,所以邓并非独裁者,六四戒严,是政治局常委三票对两票表决而定的(李乔姚对赵胡)。不是什么核心在起作用。
毛在文革前也不是核心,也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一员,文革也是七常委投票表决决定的(毛周朱林对刘陈邓),但文革后期,别的人都打倒了,所以毛才能成为核心,可以发最高指示(圣旨),可以否决政治局常委和军委常委的集体决定,但这种独裁帝制统治的时期并不长,要写中共如何从共产党变成帝制复辟,得另写一篇文章才行,这里就不多说了。
在十月革命后,列宁就为共产党和共产国际定下了党的组织原则,那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 并没有中央服从核心这一条,老邓是在瞎侃,当时是因为江泽民才到中央,看见李鹏也怕,看见杨尚昆也怕,老邓觉得这样不行,就信口开河的鼓励了江几句,如此而已。 按照列宁的建党原则,才是马列主义的政党,也才是共产党,中共也是如此,这就是中共跟朝鲜金家王朝的主要区别。
现在习胖上台,很羡慕金胖,也想改制,把中共变成习家王朝,恢复帝制,帝制的主要标志就是有一个独裁者(核心),而且这个独裁者可以家族世袭,金一世,金二世,金三世。
习的具体步骤是上台之后,就开始架空政治局常委会和国务院,而成立了很多巧立名目的各种小组,来分管党和国家的各个方面的工作,这些小组习都任组长,由他亲自抓全党全国的工作,包括经济工作在内。 此外,党和国家的各部委的负责人,例如国务院,人大常委会等等,都得向习本人述职汇报工作情况,就象是内阁和军机处都得向皇帝述职汇报一样,这是党史上所没有的(除了毛在死前的那几年),这是不符合党纪国法的,但习把这叫做“规矩”,规矩是谁定的呢?是习本人定的,在这些的基础上,现在习再搞全党全国的劝进潮,大谈“核心”,要全党全国都要向“核心”看齐,向一个人看齐,没有向习看齐就不行,就有罪,这个核心不是皇帝又是什么? 复辟帝制,再加上权贵势力和血统传承,在历史上就是洪宪复辟,在当今就是跟金家王朝翻版。
回复 | 1
作者:相食 留言时间:2016-03-08 21:39:44
问好老度兄。度兄客气,过誉。

我的看法,两会前的“这次的劝进大潮”,“是属于”19大前的“最后奋力一搏”,如果得逞,19大人事安排当然应该核心说了算,可是,“现在看来,习王并不乐观”,但“这次习王不会破釜沉舟,死磕到底的”,因为离19大毕竟还有一年多时间,还存在很大变数(象18大常委争夺战进行到了最后一分钟)。不达目的,习不罢休。

不过,习王的后手已经不多了,把早已经去势了的老虎、前苏州市委书记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故意放到两会来抓,重演去年两会抓人制造恐怖气氛的戏码,给人黔驴技穷之感。去年两会时,习王气势如虹杀气腾腾,左打江右击胡,既要摘铁帽子王搞倒前国家副主席,又捉放罗抓仇和要拿下现任国家副主席。记得当时和度兄讨论时我说过,如果不能尽快(两会后)放倒曾庆红,(2015)年底不能拿下李源潮,习王就会开始走下坡路了(原话忘记,大意如此)。现在看来,去年两会确实是习王的强弩之末。

确实存在“外力干预的可能性”,那就是美帝也只能是美帝了,一则是只有美帝有这个实力,二则是关系到美帝的亚太利益。当年王立军夜奔美领馆时,正在美帝出访的习应该是和美帝有交易的,不过,后来这两年习肯定是发挥了陕西梁家河大队书记的聪明才智,摆了美帝一道,所以美帝现在才会在南海持续堵着中国家门口打习的脸,但这并不能造成真正的“国际局势紧张”——真男儿做缩头乌龟就化解这种紧张了,当年美帝炸了天朝大使馆不也没事?

真正的国际局势紧张是金三胖不断升级的挑衅、和美日韩剑拔弩张大有开启战争之势,中俄又表态反萨德,前共产主义三兄弟再和美帝及其同盟打一场可控的局部战争,这就是习的破釜沉舟铤而走险,因为如此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到站不下车了——和小布什911恐怖袭击后以战时总统的身份攻打伊拉克保护美国从而成功连任一样,否则以小布什的能力,他不可能连任,习也如此,这二位的二杆子性格还是有的一拼的。

只是,现在就把战鼓敲得这么响好像早了点儿,5年以后对习应该是正当时。。。
回复 | 0
作者:小同志 留言时间:2016-03-08 18:33:08
习自封核心估计是看自己大势已去,破罐子破摔想赌一把。这点倒是和薄风格很像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3-08 15:02:15
【政治与权斗是一回事吗﹖】

感觉上,老度崇拜毛泽东的权斗把戏,所以用词以“艺术”代替“把戏”。

老度是这样说的【毛選雖然包含了一部份的黑厚學內容,但決不僅僅是黑厚學,那種政治鬥爭的策略和藝術,絕對不是土圍子水平,高絕之處在中國曆史上也不多見。
說已經隨毛埋葬在地下更是書呆子的看法,我們隻要看一看對方這次反擊習二次文革的手法,就包含了主席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臺的氣概,並且反擊的時機和手法,也是老辣簡潔,拿捏得恰到好處,有一招斃命的魄力,這才是得毛選之精髓,形不似而神似,用兵之法,頗有太祖當年遺風,看來得其精要也。】

***

王明在回忆录里说,毛泽东曾自谓他“以蒋为师”。根据考证,蒋、毛为人厚黑,的确有许多相同之处,例如:虚伪两面;好话说尽,坏事干尽;翻脸不认人;贪他人之功;委过他人;玩政治靠四太(宋美龄与江青) … 等等。

可是,观察蒋、毛二人制造的白色恐怖、红色恐怖,红毛的恐怖规模与复杂度,遥遥领先白蒋,难道是因为毛泽东比蒋介石聪明﹖

看毛泽东制造的“913事件”阴谋,粗制滥造,典型的“中国制造”品质,毛泽东蠢到不知道自己有多蠢。所以,回到原来的问题,恐怖统治,为什么红毛胜过白蒋﹖

斯达林算是20世纪的人魔。我曾经好奇,斯达林如何从一个赤子变成人魔﹖看了五、六本斯达林传(非党国版),得到一个感觉,毛泽东1949年后搞的红色恐怖,和斯达林的大整肃,邪味相投,不相上下。(邪味可参考经典小说《1984》。Warning: 小说很枯燥)

毛泽东和斯达林邪味相投很奇怪﹗他们之间的传媒是什么﹖

一直怀疑是康生把斯达林那一套传给了毛泽东,苦无证据。

长话短说,斯达林的权斗把戏,毛泽东是从周恩来那里学来的。

去年,老度曾表示周恩来其人不值一顾,不值得研究,可知周恩来的功力,远在毛泽东之上,高深莫测,连老度都被蒙了。

所以,党国不可能公开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档案。好在世人有攸攸之口,阳光下的资料已经够多了 …

最后,回到主题:政治与权斗是一回事吗﹖

胡适感慨中国的《三国演义》民间流传很广,可惜是部下流小说,不是没有原因的。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3-08 14:50:07
【答老度】

老度楼上说:『對老毛的研究,資料現在已經很多了,特別是近身的那些人物所吐露出來的第一手資料,更是寶貴,值得好好挖掘,历史的真相,也往往在這些挖掘和資料的研究中,會還原出他的本來面目目的。』

我也觉得“資料現在已經很多了”,所以旁证博引(Cross Reference),只消3个月,百分之百肯定林彪是被毛泽东阴谋诡计谋杀的﹗

接下来我就不懂了。毛泽东的阴谋,到处露馅,中国人(脑)上亿,为什么那“9•13事件”40多年了还在云里雾里﹖﹗

中国人(脑)被党化教育摧残,包括台湾蒋氏的党化教育,不容否认。难道脑残率近百分之百,所以看不出“9•13事件”是个谋杀﹖﹗果真如此,党国机器太恐怖了。

芨芨草最近有一个“卞仲耘系列”,主要转载别人的文字 … 根据芨芨草提供的资料,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证据,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卞仲耘被打死的时间是1966年8月5日。卞仲耘这天被打死,谁是受益人(Beneficiary)﹖

用日期和受益人推证到卞仲耘案的主谋是毛泽东,有轨迹,但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严肃性可以写成学术论文 …

我在芨芨草那儿有感而发:『中国还有健康的头脑吗﹖』没想到,芨芨草报之以挖苦,说我英明。好笑的是,英明是什么意思呀﹖用在这里合适吗﹖要挖苦人,至少要用对词嘛。党化教育之为害,无边无际。

所以,對老毛的研究,不是資料够不够的问题,而是 …
回复 | 0
作者:公道说黑白 留言时间:2016-03-08 14:42:16
老度楼上说【據我所知,中共上層絕大部分時期,都是民主集中製,例如文革,決定文革的開展並非毛的個人指示,而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投票所決定 …】

根据考证,文革的開展,表面上,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投票所決定。实际上,是毛泽东在背后用分化瓦解,暧昧欺骗的把戏制造出来的投票结果。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03-08 13:30:01
知道度兄向来不喜欢习大。分析的前提是客观,不被个人好恶所导。

毛邓江都是核心,习也想成核心,这是人之常情,也是自然而然。想成核心与恢复帝制是没有关系的两回事。这个度兄当然明白。

文宣需要,给习扣帽子是另一回事。习对外面对列强是毛的风格,对内搞经济是邓的风格。国家利益而言,这是最佳组合的风格。最盼望习下台的应该是美国人。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8 13:13:18
欢迎pia博来发表高见:
上次分析习王受挫,应该是在比较客观的资料的基础上,记得pia兄也没有否认,只是你我在程度上有分别,你比我冷静一些,我比你更乐观一些,还记得吗?
这次的分析,也不用其他人的文章做基础,基本上也是用实际发生的事件做基础,来分析其中的政治含义,应该是离真相不远的吧?
据我所知,中共上层绝大部分时期,都是民主集中制,例如文革,决定文革的开展并非毛的个人指示,而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投票所决定,六四戒严也并非邓小平的个人拍板,也是政治常委的投票所决定,中共的独裁时期非常有限,只是文革之后毛的最后几年,才是独裁,这既有文革后的政局不稳的影响,也有毛的个人能力的意志的问题,但效果并不好,政策的推动就不顺利,国民经济也比较差,所以独裁并非合适的制度,虽然中国有几千年的封建帝制传统,但在辛亥革命之后,独裁帝制就很难在中国生根了。
习现在想走回头路,还想奋力一搏,想急于登核心,做皇帝,搞独裁统治,是欲令智昏的表现,其结果应该跟袁世凯相去不远,是不会成功的。
这次习搞的全国大规模的劝进潮,已经引发了政治危机,使高层的矛盾公开化了,怎么善后,现在还不得而知,如果习的独裁制搞不成,被挫败了,即使习本人没事,可以全身而退,那么那些在政治上跳得太高的人,必然的会遭到清洗的命运,政局今年且不得消停呢,应该是可以预见到的吧?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6-03-08 11:15:39
老度前不久长篇分析习大已经被废,现在又是长篇分析习大君归天下。分析跳跃与正负之间,像是在扔硬币。

中国是大国,必然群龙有首。认为群龙有首的核心制就是帝制就是文革,那纯粹是瞎掰。习大是否是核心,不知道。但中国必然是核心制,这是不占而知的事情。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8 09:58:02
谢谢公道说黑白博:
你引用的材料很丰富,也很能说明问题,对老毛的研究,资料现在已经很多了,特别是近身的那些人物所吐露出来的第一手资料,更是宝贵,值得好好挖掘,历史的真相,也往往在这些挖掘和资料的研究中,会还原出他的本来面目的。 黑白博的认真精神,值得称道。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08 09:46:40
欢迎周文王博来访:
一向少见,这次能屈尊来鄙处,倍感荣幸。
同意你的说法,现在是资讯爆炸时代,网上什么都有,但大部分是文宣洗脑的文字,还参杂很多御用五毛所编造的谣言,也有很多书呆子的书生之见,所以你称为网路杂音,真是讲的正确。
这里就有一个方法问题,举画家为例,画家有两类,一类是喜欢临摹,可以临摹一切名画家的作品,可以临摹那些历代名画。 另一类不临摹,而直接描绘现实的对象,直接描绘人和大自然。 可以体会这两类画家的不同之处了吗? 看和理解那些天才作品是一回事,而直接去理解大自然本身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的网友博览群书,是收集信息的高手,文笔也流利,可以出口成章,但写出的文章跟现实发生的事件有多远,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至于老度呢? 基本不读书,不看报,可以说没有什么信息,所以也感觉不到任何网络杂讯,反而耳根清静。 我看政治问题,只有一条路,就是看现实发生的事情,时间地点人物环紧,这就够了,别人的评论基本不看,在网上也只查查具体涉事人物的背景,心里就有数了,就可以大概判定是怎么回事了。

你所说的领袖威信的话很对,一个政治家必须谨遵几条政治格言,其中一条就是:“政治家决不收回成命“。 所以习也必须如此。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不应该轻易涉险,露脸本身就有风险,一露脸一讲话,就把自己的政治本钱给压在赌台上了,这不是轻易可取的做法。
习这次露面并讲话,就被对方楸住了,将了他的军,抓住他讲话中的缺陷,公开跟他叫板,这是习决没料到的,现在他只好把对方往死里整,想为自己挽回一点面子,也就是要挽回作为政治家和领袖的威信,王岐山当然是习的铁杆盟友,无论无何都要维护习的威信,即使错了,也必须维护到底的,但问题是王还能掌控中纪委吗?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之所在,据我所知,习王的最高潮,就是中纪委的五中全那时,但在去年的两会期间,高层有一次局部的军事摊牌,涉及到京畿的武装力量,包括中央警卫团,北京卫戍区,公安部政治保卫局等核心部门。 如果看五毛们的网上谣言,是习王胜,但如果自己亲自查政治局对此次事件的处理方案,就可以知道习王败。 当然处理习会涉及到全局,是不能轻易动的,但王就没那么幸运了,王即使不死也得脱层皮,所以做检查和靠边,也是可以预料到的了。 现在又已经经过了五中全会,高层人事卡位应基本底定,中纪委应该有新的领导人在培养和热身,准备在19大上位,王想来应该是在起传帮带的作用,起老一辈的辅助作用,他19大退休已成定局。
这次中纪委突然出手,大家会想当然的以为是王在出手救任,上面正是在利用这个假象,先由中间派的太子党俞正声出面来缓颊,然后王岐山跟进,最后习大也骑驴顺着这个台阶下坡,都算是全身而退了,也把大局的震荡减到最低。
当然此招可以瞒过天下人的耳目,但也有诸多不合理之处,是经不起有心人推敲的,虽然如此,大面子总算维护过去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