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日升日落--送老爸上路 2014-10-17 05:54:58

父亲要走了。

第一次离别是年轻的他和新婚不久,有孕在身的娇小的母亲。不清楚当时我母亲的反应,我想她肯定是懵了,连我父亲自己都懵了,头号右派? 仅仅只是因为他曾是美国空军?家族在上海开电影厂而熟知江青的事?或是说了几句真话,比如,美国的新闻自由,中国的户口制度不合理等?

漂亮的母亲不乏人追,但痴情的她拒绝了别人的求爱却跑到秦城去看他。大了肚子的她被拒之门外,不甘心的她在外面一直徘徊,呼喊着父亲的名字,希望他可以听到,让他知道她将永远等着他。后来父亲被送去中苏边境的兴凯湖,饿得全身浮肿,两次病危。无亲无故,孤苦无依的我妈独自一个人把我哥生了下来。父亲告诉我他在兴凯湖得知后,激动得一晚上都没有睡,想像着儿子的样子, 想着取个什么名字,甚至还凭想象画了一个他心中的儿子。而另一边,母亲则在歧视下艰辛地把儿子养大。

父亲终于活着回来了,有了我,可是不久文革又开始了, 他又走了。前后算下来17年。但不管是哪次的送别,他都顽强的活着回来了。

但这次的告别要走的可真正是条不归路。父亲将要踏上人生最终的一个未知旅程,迈上通往天国之路。

人对自己的生死是没有办法选择的, 生的时候我们毫无准备;死的时候是不是该让我们有所预感?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这两年,一向充满自信的父亲忽然变得伤感起来,特别喜欢唱电影《屋顶上的提琴手》中的《日升日落》

……

Sunrise, sunset.

Sunrise, sunset. Swiftly fly the years.

One season following another,

Laden with happiness and tears.

这是一个父亲在女儿婚礼上发出的感慨。

有一次老爸在email中给我发出一些诸如人生苦短之类的感慨。 我跟爸说,“人死那是必须的,都不死,地球就没地儿了。为了子孙后代, 为了地球的环保,我们老的理当给小的腾腾地儿,做些贡献”。看我,说的轻松啊,呵呵。

暑期临去成都看父亲的时候, 忽然传来父亲得了不治之症的消息而且生存期只有6个月到一年。这回我的心无法轻松起来了。看着成都小区泳池里依旧生龙活虎的他,这个年轻时曾担任美军基地的滑水板教练,救生员。这个开着轰炸机准备随时投入对日作战的老兵, 我不禁感慨万千。

“我都87了!” 父亲喜欢用他浑厚的嗓音对我说。 可能他对九死一生还能活到这个岁数自己都无法想象。我也这样认为,其实如果我父亲不经历那么多灾难,以他的身体素质,活到百岁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临回美国当晚,我前去与他告别,他在床上向我招招手,我说, 我们拥抱一下吧,父亲乐呵呵的从床上欠起身,看上去丝毫没有伤感。我喉头发紧,知道这一别恐怕彼此再也无缘相见了。父亲那时还不知道他自己的情况。我们尊重他老伴的意愿,瞒了他。就这样,心头堵了一块似的我回到了美国。

回到家中后,倒时差,上万维,分享图片,调整心态,回归从前。

没多久,父亲的老伴来了封email告诉我父亲终于知道了病情, 但出乎意料的是当时他表现得很坦然,只是奇怪怎么自己会得这样的病?令人感动地是,他第二反应是以为子女们还不知道,怕我们知道后会很难过,不能接受

紧接着我就看到了邮箱中父亲的email

“亲爱的女儿

爸爸患上了XX癌。人总是要走的,是自然规律。何况我已是高寿了。本不想告诉你但最后还是感到应该让你们知道。你会很难过但要理智一些来对待。只希望走时 少些痛苦。就像日出日落一样绝不会改变的。爸爸从小就那么疼爱你。如果真有灵魂我会经常托梦给你。只要你们幸福我就安心了。我会在天上watch over you.

爱你的爸爸”

看到他的反应,我忍了一个夏天的泪此时盈满眼眶。

在成都,和父亲散步在小区的林荫道上,我们来到了一个池塘边,雨后的池塘里,小乌龟们都出来晒太阳。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乌龟宝宝趴在妈妈的背上,伏在一片大大的荷叶上,这个场景让我很感动。 我突然冲动地牵起早已经陌生了的老父亲的手。这只手还是那样大且柔软。小时候被父亲的这双手高高举起,坐在他宽厚的肩上从北京王府井小甜水井幼儿园往家走。此刻,我必定手上会有个小圆盒冰激凌, 用扁扁的小木头勺舀着,嘴里心里都甜丝丝的。这种甜蜜的时刻不多,因为他总在出现后不多久又消失……

多少年过去,这聚少离多的苦难日子终于结束但并没有让父母亲苦尽甘来, 真正在一起时他们才发现彼此性格的不可调和性,苦命的鸳鸯因为精神的重压不但无法互相慰藉,心离得却越来越远,变得彼此陌生直至……。父亲终于又走了,这回是永远地离开了。不久母亲便郁郁而终。 从那时起压在我心底的怨恨就像一个无法挣脱的套, 让我甚至无法喘气的套。

我重又拿起他写的英文版自传。这本书不算很厚, 但每一页都沉甸甸的,我几次拿起又几次放下,始终没办法读完,牵扯到那个没有人性的时代,无法回避的我的苦难的母亲和我的家庭,我感到很痛苦。现在父亲要走了, 我觉得是时候该把它读完,有些事情不能再等了……。书中那动荡起伏,复杂缤纷的背景下的父亲本是如此天真,浪漫,勇敢和无畏,二战结束后,原本应该留在美国的他却选择回到自己的母国,而后他更名改姓离开了部队只是为了拒绝参与内战。对“新中国” 抱有无限憧憬的他完全没有料到从此开始了他饱受政治的凌辱和摧残的恶梦。

我拉着他的手,我们慢慢地到处走, 到处看。 父亲永远保持他一贯地对人世间的好奇心。对一切虫鱼鸟兽都有着慈爱心肠,像所有的男孩子一样喜爱驾驶可以动的直到现在------跑车,游艇,当然了,还有……飞机。他的心似乎还停留在16岁那年他离开家乡隐瞒年龄加入远征军的时候。可父亲毕竟老了,头发稀疏,步履缓慢,虽然背还是挺得板直。我有时喜欢只是默默地坐在他的身边,看着正专注于电视节目或电脑的父亲,靠着他的臂膀,悄悄的就这样我们回到了从前。


父亲谈起对我母亲深深的自责。长久以来对这个沉重的话题我一向避免与他交流,因为我这颗无法释怀的心。 这颗心里埋藏了许多的话和许多的泪。但此时我觉得一切都没有必要了,谁都不是完人,况且他的人生已经快到尽头了。 也许我是真的放下了, 更也许是我也开始老了吧,有了少许的沧海与桑田?我对他说,其实你们没有谁对谁错,那是一个毫无人性的时代造成的,一个影响了几代人的悲剧。你们都不容易,像一只只无助的被大浪打翻的贝壳,被沙子裹挟着,被阳光暴晒,然后被雨水冲刷,最后再被一只脚踏上, 毫无尊严地被碾碎。留下来的哪个不是遍体鳞伤?这真是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之后,我感到长久以来束缚着我内心的那个套似乎被挣脱了。没有选择去看他的眼睛,我望向了窗外。树影摇曳,经历了一夜的暴雨的成都此刻如此宁静, 我们就这样一起享受着雨后的云淡风轻。

现在看到老父亲的email 我感受到了父亲的爱, 还有他经历过风风雨雨后的豁达。我重新开始审视父亲,打心里钦佩他的坚毅和达观, 不愧是做过军人的。

“亲爱的爸爸”,我回复他(原文抄录如下):“你的前一封信,看得我热泪盈眶。非常佩服你对生死的坦然面对与和豁达。你对我将来自己该怎样面对死亡,怎样对我的孩子讲都树立了一个楷模。谢谢你留给我们这些精神遗产。这次回成都我有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回忆。自从我们母亲去世, 我们之间都一直隔的很远, 这次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的感触很深,有时我感觉好像回到了童年跟你一起。你身上散发着很多生命力的光彩,你老了,可是你依然拥有童心,和好奇心, 你的心依然年轻。你的意志和乐观都值得我学习。 小苹果视你为英雄。你女儿和全家会每天为你祈祷,希望你一定相信自己,相信奇迹”。

我们开始在微信上聊天,像谈论家常一样的谈论死亡。

父亲告诉我他已经跟老伴交代说在癌症疼痛来临之前把攒够了的安眠药吃下去, 来个安乐死。我补充说,“然后狂喝一顿啤酒,来个真正的醉生梦死”。 因为啤酒是老爸一生的挚爱。现在被禁止一滴啤酒都不能沾。老爸听着就笑, 嘿嘿, 女儿懂。

“你们以后可要对外面的小动物好一些啊, 我没准会变成一个小动物, 松鼠什么的, 到你们家院子里, 跟你们招手, 嗨, 我是爸爸啊, 你们的爸爸啊!……” ,爸爸眨巴眨巴眼睛笑嘻嘻地说。“放心,松果仁无限供应!”, 我说。

那天开上driveway, 下了车,看到一群群的松鼠在我家前面的树下为冬天忙着储备, 我忽然有了异样的感觉,站在那里,神情恍惚起来。

父亲还总想着该给我们留点什么。我说,把你的歌声,你吹的萨克斯的曲子录像下来给我们就是最好的纪念了。

前几天我送了他一辆漂亮的模型赛车, 父亲很高兴。“那我就开着这辆车走了啊……”,爸爸诙谐地说。“想着开回来啊!”我跟他笑说。要是我给爸买个模型飞机,我敢说他直接驾着飞机就走了。知道他心中那份美好而浪漫的英雄情怀,我还给父亲买了一个空军的“狗牌”军人身份牌。还有一顶神气的有美国空军标志的棒球帽。

老伴问他, 要不要最后时刻叫子女都回来陪你,他说,“不需要了。我走时拉着你的手就行了,这样我就不感到孤独了”。

谢谢你,老爸。不知该说什么。谢谢你让我重新认识了你,也谢谢你帮助我卸下了心中的负担。最重要的是谢谢你教会了我该如何勇敢地面对死亡。

我问女儿如何看待爷爷。 她就一个字: 酷!

老爸现在去了重庆, 他的出生地。他想走之前最后再看一眼, 还准备去上海, 他成长过的地方。还有海南岛, 他一直想在临别前去大海里畅游一番。我想,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爱过, 恨过,也享受过,这样的结局对他算是圆满了吧。

老爸,放心吧,我们会坚强的。既然无法选择死亡的时间和方式至少我们还可以选择如何坚强地面对。可是别忘了走前跟我们招招手。 我知道他会的, 他会笑着跟我们招招手,还会行个俏皮的美式军礼。 老爸, 如果我赶不回去, 我一定会对着你走的方向行注目礼, 目送你。

Salute 父亲。

后记:奇怪的是, 写完这篇的当晚我就做了个梦, 梦见在我的婚礼上,我牵着爸爸的手,踏着《日生日落》的曲子一步步地向前走…… 父亲步履有些匆忙,我记得我还对他说, 走得慢一点嘛。

父亲,真的,你能走得再慢一点儿吗?




附上歌词的:

<img _url="

浏览(10125) (6) 评论(9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5-05-29 05:12:22
再次谢谢Pascal的留言。还有一支笔的来访和留言。
回复 | 0
作者:一支笔 留言时间:2015-05-28 15:13:03
触动灵魂的美文呀!感人
回复 | 1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4-10-28 13:31:31
七十年代,去过莫斯科餐厅吃饭的人们,
可能也会去过附属建筑物之一 —— 北京
展览馆电影院。一进入放映大厅,赫然
映入眼帘的是镶嵌在荧幕一旁的巨型导师
语录:

在所有艺术中,电影是最重要的艺术。

——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
(俄语: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
列宁是他的笔名; 1870年4月22日-
1924年1月21日,年仅53岁零9个月 )

这个最重要的艺术使我们三生有幸,在
2005年12月14日上映的 《 King Kong 》
里穿越式地看到形象逼真极了的、若是
手持微型冲锋枪的人类遭遇到恐龙群,会
发生什么的场景;同样使人类就是万万生
也毫无任何希望亲眼看到2009年3月20日
上映的《 Knowing 》里超前目睹 ——
35亿年以后、太阳开始熄灭死亡之前、
是怎样毁灭地球的场景。

当年,一夫妇朋友晚上看罢送给他的影
碟后, 男士一晚上基本没睡着 ......

“ 早生的都不走腾地儿,
后生的就没地儿了。”

现在世界总人口:73亿;地球上,
曾经生活过多少人类这个哺乳动物
物种 ? 108,000,000,000 !

How Many People Have Ever Lived On Earth? 108 Billion

Year Population Births per 1,000 Births Between Benchmarks
50,000 B.C. 2 - -
8000 B.C. 5,000,000 80 1,137,789,769
1 A.D. 300,000,000 80 46,025,332,354
1200 450,000,000 60 26,591,343,000
1650 500,000,000 60 12,782,002,453
1750 795,000,000 50 3,171,931,513
1850 1,265,000,000 40 4,046,240,009
1900 1,656,000,000 40 2,900,237,856
1950 2,516,000,000 31-38 3,390,198,215
1995 5,760,000,000 31 5,427,305,000
2011 6,987,000,000 23 2,130,327,622


NUMBER WHO HAVE EVER BEEN BORN 107,602,707,791
World population in mid-2011 6,987,000,000
Percent of those ever born who are living in 2011 6.5
Source: 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estimates.

The passing of the Greatest Generation
Approximately every three minutes a memory of World War II – its sights and sounds, its terrors and triumphs – disappears. Yielding to the inalterable process of aging, the men and women who fought and won the great conflict are now mostly in their 90s. They are dying quickly – at the rate of approximately 555 a day, according to US Veterans Administration figures.


Dewhurst

Lt. Gov. David Dewhurst says 1,000 World War II veterans die every day
By Ciara O'Rourke on Monday, June 13th, 2011 at 6:00 a.m.




有人曾经描绘10年、15年、20年、25年、

30年之后中国无数小中大城市的市景之一

说: 只见高楼不见人。

房建的太多了,先生的腾的地方太多了,

后生的填不满。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4-10-28 13:27:23
1957年,陶伯被打成右派的右派言论,
就是没有右派言论,也没有左派言论。
不过,有一个重庆歌乐山下中美特种
技术合作所背景、前往台湾的父亲,
那就一定有腹诽言论。

1927年,出生在沈阳张作霖大帅府的
岳父小时候随寡母寄居在姑父陶书渊
家里,与陶伯是从小的玩伴,共同生活
了很多年。自文革以来,因岳父亲眼目
睹具有国军背景的同事被百般折磨致死,
从此,对于陶老背景的巨大恐惧伴随他
的终生,不要说同旁人谈起,腹想都不敢。
一直互不来往。78年才得知陶伯回来了,
两家人这才开始相互走动。2001年从美国
回来后,开始翻译史迪威将军的传记,没有
完成。长年抽烟、喝浓茶,2003年死于
突发性心脏病。

完全不知晓谁现在网上拍卖他的手稿。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8 05:25:50
Pascal 谢谢你跟我分享你的故事, 听上去相当惨烈。令我流泪。陶在廉的手稿非常珍贵, 千万不要拍卖。 这是活生生的历史, 我们要好好保存。向陶在廉,您夫人家的先人,致以最高的敬意。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4-10-27 21:38:54
我夫人的大伯,即岳父的姑姑的儿子陶在廉,17岁时弃笔从戎,参加中国
远征军开赴缅甸,作为史迪威将军 (Joseph Warren Stilwell,1883年
3月19日-1946年10月1日,年仅63岁零6个月)的英文翻译。后来,史将军
返回美国,陶伯回国,1948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参加了地下党。1949年,
陶伯在重庆中美合作所做技术工作的父亲陶书渊孑身一人跟随同事先期去了
台湾,原以为家属随即就可以接到,结果从此,别绪离愁照两岸,情天恨海
两茫茫。之后,又因与他的地下党直接上级领导失联,无人可以明确证实其
地下党的组织身份,几十年来,历尽苦难和艰辛。1957年, 被打成右派,
发配到不知什么名称的山里,险些死在那里。2001年,应史迪威将军的外孙
邀请,作为远征军的老兵代表赴美。回来两年后去世,享年78岁。家里现在
还留有陶伯写给侄女即夫人的明信片。

已故美国中将<史迪威>翻译<陶在廉>手稿

http://www.findart.com.cn/wenxian/show/41974/


史迪威将军外孙约翰·伊斯特布鲁克先生向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向远征军将士
忠魂敬献鲜花并致以军礼。 摄影:杜江 2011年09月14日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09/14/
9181218_0.shtml


John E. Easterbrook, grandson of General Joseph
Stilwell, who commanded the Allied Forces in China,
was invited to give a speech at the launch ceremony.

He referred to General Stilwell's perception of
Chinese soldiers as "hardy and uncomplaining,
accustomed to long hours, scanty food, hard work,
sickness and wounds."

"Yet they were able to make a joke of the merest
trifle and remain cheerful under the most discouraging
circumstances," Easterbrook quoted his grandfather as saying.

http://www.findart.com.cn/wenxian/show/41974/


【词语】: 悄然
【拼音】: qiǎorán 第三声
【解释】: (1)形容忧愁的样子:~落泪。(2)形容寂静无声的样子:
~无声,~隐去。

《外国人在中国》 20141018 史迪威家族的中国故事

http://news.cntv.cn/2014/10/18/VIDE1413612725951947.shtml


" Requiem For A Soldier "

You never lived to see
What you gave to me
One shining dream of hope and love
Life and liberty

With a host of brave unknown soldiers
For your company, you will live forever
Here in our memory

In fields of sacrifice
Heroes paid the price
Young men who died for old men's wars
Gone to paradise

We are all one great band of brothers
And one day you'll see we can live together
When all the world is free

I wish you'd lived to see
All you gave to me
Your shining dream of hope and love
Life and liberty

We are all one great band of brothers
And one day you'll see - we can live together
When all the world is free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7 05:28:14
Pascal 欢迎你这个新博友的加入。 你的留言也深深地感动了我。谢谢你送我的这么些优美动人的音乐。我会慢慢欣赏。 也已经发给我父亲。看他在国内网站上可不可以看到和听到。

“ 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还有麦克阿瑟将军国会告别演说其中的: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太好了。

你的留言及所有朋友的留言我都已经转给我父亲。 父亲非常感谢,是对他巨大的鼓舞和安慰。再次感谢!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4-10-25 22:32:33
I am closing my 52 years of military service. When I joined the Army, even before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it was the fulfillment of all of my boyish hopes and dreams. The world has turned over many times since I took the oath on the plain at West Point, and the hopes and dreams have long since vanished, but I still remember the refrain of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barrack ballads of that day which proclaimed most proudly that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老战士永远不死,他们只是悄然隐去。

老兵永不死 只是渐凋零。

———— 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 ( 1880年1月26日-1964年4月5日,
享年84岁零2个月 )

Farewell Address to Congress delivered 19 April 1951

http://www.americanrhetoric.com/speeches/douglasmacarthur
farewelladdress.htm

President Dwight D. Eisenhower ( October 14, 1890 – March 28, 1969,
年仅78岁零5个月 )died on March 28, 1969 at Walter Reed Army Hospital
in Washington, D.C.

Music

Funeral Service for Dwight D. Eisenhower in Washington Cathedral Chorale

Prelude, "Schmucke dich, o liebe Seele," Johann Sebastian Bach
Chorale - Prelude, "O Welt, ich muss dich lassen," Johannes Brahms
Choir - "The Palms"
Hymn (All) -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United States Marine Band - "Army Blue," "Lead Kindly Light"

Some of the songs played by the Fifth Army Band in Abilene, Kansas
for the funeral

"Ruffles and Flourishes"
"Hail to the Chief"
"God of Our Fathers"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Stars and Stripes"
"Lead, Kindly Light"
"National Anthem"
"Army Blue"
"West Point Alma Mater"

MOZART Requiem - LACRIMOSA - Herbert von Karaj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WqvjDX1R6o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4-10-25 20:30:08
谢谢艺萌感人肺腑的博文。

请代向你心高气傲、志坚如钢、英雄一世、坎坷一生的
父亲致以最庄重的敬礼!

“ 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And over our ashes will be shed the hot tears
of noble people.

—— Karl Marx ( 1818-1883 ) Written: between
August 10 and 16, 1835


还要特别谢谢艺萌刻意附上的、迄今没有人留言时提及的
音乐剧电影插曲《日升日落》:

这首1971年11月3日上映《屋顶上的提琴手》的电影插曲,
竟然时隔43年之后才第一次有幸听到。王蒙流放新疆二十年,
他在《淡灰色的眼睛》一书中,根据当地维吾尔族百姓喜爱
的民歌种类精辟总结说,

忧伤是歌曲的灵魂。

就像二战时德军和盟军都喜欢传唱的《莉莉玛莲》一样。

美国作曲家 Jerry Bock(1928-2010)原创的这首歌的旋律
与歌词和画面怎么相配得这么契合、这么哀婉、这么感伤、
这么意境深长。生平第一次听到第二个视频中合唱的第一句,
就被深深震撼了 ……

“ 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 “ Man is but a reed, the most
feeble thing in nature, but he is a thinking reed.
( 布莱士·帕斯卡尔 Blaise Pascal (1623 - 1662) )。
望着、唱着日月星辰、日升日落,这根自然界中最柔弱的芦苇
竟然会思想到:

所有、所有、所有的生命都是这颗星球上短暂的匆匆过客,
生命只是个行路的影子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 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一切动物、植物、微生物生于太阳,也终将亡于太阳。

从现在起,11亿年以后 ———— 海枯;35亿年以后 ———— 石烂;
40亿年以后 ———— 仙女座星系与银河系碰撞,太阳系毁灭:


http://wenku.baidu.com/view/5e668f04de80d4d8d15a4f39.html

http://io9.com/5871387/what-will-happen-when-the-sun-dies

http://news.sina.com.cn/w/2012-06-02/095724524007.shtml


Requiem For A Soldier ( 2001 ) 无名战士安魂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Ms9obmTEt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l1rs2dTYfs

IL DIVO Adagio composed by Remo Giazotto
( September 4, 1910 – August 26, 1998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77SFM7Fksc


Josh Groban - Cinema Paradiso ( 1988 ) [Lyric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6Nz1ECmn8Q


Proms 2011 - Cinema Paradiso - the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rnOqQ5Qodo

Black Orpheus ( 1959 ): Manhã De Carnava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KozOlWWu1w

Itzhak Perlman - I Will Wait For You - From the
Umbrellas of Cherbourg ( 1964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KSkp2Qqbqo


The Godfather Waltz ( 1972 ) - Trumpet -
Main Title - Nino Rot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BW2LcakfMo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3 13:54:44
云乡客 给您的留言: 2014-10-22 19:26:11

艺萌网友:你好!

踌躇再三,终于拜读了你的博文“日出日落 - 送老父上路”。

现实中已经太多令人感伤的无奈,所以近年不太愿意接触容易引起伤感的作品,包括电影、电视和文章。今天在“阿妞”的博文读到她对你的回帖,提到你的这篇博文堪与《父亲》一文相比,于是细细读了一番。真得感谢阿妞,否则就会错过了这样一篇文思情斯并茂的好文章!

最近接连看到身边几位老人离世,也看到一些垂垂老去的亲属渐渐失去往日的风采,于是经常会想到,怎样才是“老得有尊严”?令尊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解答。在这里,我要对老人家辉煌的过往表达深深的敬意,羡慕他经历重重压力而仍然挺直的腰杆,还要感谢他坦然面对死亡的豁达,为我们这些后辈做出了好榜样!

生命有限,精神长存!
回复 | 1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3 13:22:24
芹泥 多谢你的留言和你美好的祝愿。你舅舅他.....这样惨的结局。太是那个时代那个国度的耻辱。我小时候的事会零零碎碎地写出来。跟许多有着类似不幸家庭的孩子所受的的屈辱类似。也许会写写我母亲,她最不幸。等搜集好一些资料后着手吧。需要些勇气。再次感谢。
回复 | 1
作者:芹泥 留言时间:2014-10-23 11:57:12
这是我第二次进来,第一次没敢读文章,我怕读了会诱发我思父的情怀,这一次,鼓足勇气读完,方知我差点miss了集真挚的情感、丰富的史料、优美的文字、深刻的思考为一体的好文章,先抱抱MM,你父亲这么达观的人,这么勇敢而丰富的老派绅士,一定会坦然面对疾病和死亡这人生的最后一段旅途的。

令尊本是令人尊敬的远征军,却命运多舛,让人唏嘘不已。这是那个时代那个国度的耻辱,我舅舅也是国军的抗战老兵(军医),后来的遭遇和令尊相似,只是他最后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永远值得我们后人怀念。看到MM小时候的经历,很希望MM能写出来,这样让后人都能了解那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都能记住那样的历史。

谢谢MM的好文章,也为MM祷告,愿令尊能平安度过这一坎。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3 11:17:51
红似火 不是同一个人。 欢迎新朋友也谢谢你的留言。这乐观和豁达也是练出来的。那个年代, 不这样, 怎么办。
回复 | 0
作者:红似火 留言时间:2014-10-23 08:24:06
写得真好!咱们的父辈们都不容易,你母亲也令我钦佩。
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说是最后一位美国飞虎队员在成都病逝。时间和经历上跟你父亲相似,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 文章附有照片,年轻时相当帅。
从你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你父亲的乐观,豁达,以及你的一脉相承。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3 06:46:50
姜尼 多谢你的评语。真不会说话,我比你还年轻呢。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3 06:39:47
相食 欢迎稀客来访。一定要。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3 04:14:47
转自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10-2谢谢艺萌。......
你的园子经营的很好啊。你的画如笔,笔如画。最近你对你父亲的描述,就是一副历经沧桑的中国父亲中国脊梁骨的肖像画-可以跟那副著名的《父亲》相比,但是另一个层次和意义-一种让人带着愤怒的感叹的同时,激发出一种昂扬不屈向上的令人肃然起敬的真情实感。
回复 | 0
作者:姜尼 留言时间:2014-10-22 19:47:45
感人美文,多谢!原来是老大姐,祝安好!
回复 | 0
作者:相食 留言时间:2014-10-21 07:56:42
感动落泪!感谢美文!下次回去一定好好拥抱自己88岁依然健康的老父亲!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0 05:45:37
康乐园小夜曲 从小我们很少听父亲讲这些事, 因为他是个“罪人”。那个年代,我们处处遭遇不平等的待遇。 我记得当时中学生时的我哥对所受的遭遇非常的困惑和痛苦,父亲与他谈心时把一切包在他自己身上说是他的错。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 再加上我母亲的病故,我哥跟我父亲变得非常非常疏远一直到现在。我选择来到美国, 远离故土就是为了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谢谢你的留言对我父亲和其他远征军包括已经长眠地下的,极其家属都应该是个宽慰。谢谢。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20 05:30:02
施化 多谢你的关心。你的话我会转告给他的。你和所有网友的鼓励对我们都是积极的能量。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10-19 21:22:00
艺萌此文催人泪下,世上最纯朴的感情是亲情。

很同情您亲生父母的遭遇,愿您生母安息,愿您生父能在与恶魔的再次交战中再胜一阵。

前阵子读到老冬儿关于中国远征军一文,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就是远征军将士在1949年后的命运,他们很惨,想不到您父亲也是其中的一员受尽折磨,这是49年后那个制度的万恶罪行。

这是我在老冬儿院子里的留言:【中国远征军的历史在这六十多年被刻意抹杀了。陈诚、卫立煌、孙立人、杜聿明等中国名将当年都是远征军的将领,从42年到45年总人数达40万的远征军共牺牲了20万人,非常遗憾的是后来健在中国大陆的不少远征军军人生活上贫困潦倒,政治上被视为国民党军人屡受冲击。】

请转告您父亲,有良心的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中国远征军。

中国远征军的陆军和空军:
<img src=http://news.xinhuanet.com/school/2005-08/19/xinsrc_01208021916309842024726.jpg>


蒋中正题字:
<img src=http://img0.itiexue.net/1273/12738276.jpg>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4-10-19 20:16:01
艺萌,很羡慕你有这样一个伟大的父亲。从你身上,也看到你父亲的坚强和洒脱。转告他,癌症对老年人不是病,是自然生理,不要管它。一方面,癌细胞在老年人体内生长非常缓慢,另一方面,身体里的积极能量自然地在消灭它。不要做过度治疗,增加各种食疗营养。父亲会长寿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10-19 09:33:19
艺萌博,

Hilary Stagg英年早逝。他的这首“Sweet Return"常常带回给人们美好的回忆。好像他去天堂又回来了。 你的博文和所有的留言,让我感动之余,想起了这首曲子。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19 05:52:26
rednose 感谢。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19 05:51:27
远方的孤独 谢谢。你的话和这首竖琴音乐一样如此抚慰人心。
回复 | 0
作者:rednose 留言时间:2014-10-18 21:55:36
非常敬佩.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4-10-18 21:08:24
非常感人。 有时我想只要我们活着,我们有梦,梦里还是可以再相见的。


Hilary Stagg 的 “Sweet return” 献给博主,老度博,和其他的博主们。

<iframe width="420" height="315" src="//www.youtube.com/embed/wG5UrHhWMNw"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18 19:52:23
小艇君,再次感谢你的光临。谢谢你对我这样诚挚的鼓励。成都之行收获很大,是对我曾有过的伤痛的一种疗伤过程。这我没有想到。我从不认为我很坚强只是有一定的生命力而已。我正在学着坚强。我觉得真正的生命是它的精神,是不死的。谢谢你介绍的电影,我会找来看。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10-18 19:35:11
count 你的留言是乱码。只看到了最后的Salute!非常感谢。请再贴一次好吗?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