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历史没有回头路ZT 2017-03-09 18:27:38

文/蒋祖权/公众号:yitian2781

    清末,慈禧反对戊戌变法,是怕变法动摇大清和她的统治。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后,慈禧主动变法改革,预备立宪,也是为保大清和她的统治。慈禧变法改革不是为了老百姓,而是为保住统治地位。古今中外,那些为保住统治地位的改革最后都没成功,法国路易十六,俄国尼古拉二世,大清慈禧,这都是活生生的案例。

    历史嘛,都是恶人之间的博弈,古今中外都一样,不是恶人也抢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如今西方社会有了一套控制恶人的规则,中国什厶也没有。中国老百姓总是恶人博弈中的受害者,受害者还最爱看恶人博弈的热闹,并不在乎身前身后的深受其害,或者根本就想不明白。近代中国百年,唯一在恶人博弈历史中受益的,目前只有幸运的台湾观众。

    对比今天看清末,当时的朝廷开放报禁,满清皇权预备立宪,武昌清军起义,各省纷纷独立,孙中山能让大总统,袁世凯能劝满清退位,清政府能签字同意。清末的那个时代,还残存些许人性与良知。慈禧太后的变法,不论这个女人是何种动机目的,这个女人能做到开放报禁和预备立宪这两件事,至今无人超越。

    我曾经写过几段清末往事,也有人说我美化清末。清末实行新政,开放报禁,1906年宣布预备立宪,1908年公布九年立宪时间表,各省设咨议局,选举议员。这些不是美化,而是后来人始终不及。另外清末官场腐败世人皆知,也无法美化,只因为如今官场比清末更加腐败不堪,才显得清末还有一些良知和理智。

    甲午战后,清政府开始官费派遣学生去日本留学,并鼓励民间自费到日本学习。在经受了八国联军打进北京,以及日本战胜俄国等事件之后,清政府派遣大臣赴日本及欧美考察宪政,并决定预备立宪。

    尤其是清政府在《钦定宪法大纲》里明文规定  “臣民法律范围内,所有言论,著作,出版及集会,结社等事,均准其自由”,第一次在具有国家基本法性质的法律文件中明确作出了赋予民众言论出版自由的规定。《大清报律》改传统官方对民间办报的一律禁绝和批准制为注册登记加保证金制,只要  “年满二十岁以上”且  “未经处监禁以上刑的本国人”,就可以充任报刊的  “发行人,编辑人及印刷人者”,彻底放开了报禁和新闻自由。

    一百多年前,一个骑马射箭的少数民族都能做到这一步,今天的中国,能否超越清末的气度与胸怀?很显然还不能。一百多年来,有哪个男人超过慈禧太后打开中国的能力和力度?很显然真没有。站在今天回首百年,中国人注定要辜负那个变革的时代,注定要自找一百多年苦吃。

    1911年10月10日晚,满清新军工程第八营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武昌城内外各标营纷纷响应,一夜之间三千多人起义,几个月后满清政府垮台。自恃有兵在的满清政府,反转了军队只能对外用兵的职能,频频用在对付老百姓身上,最后也终于用到了他们自己身上。

    1911年10月10日晚,旗兵和武昌四大满姓家族统统被杀,武昌起义的第二天早上,当十八星旗飘扬在总督衙门,附近的街道也堆满了满人尸体。随后,西安2丌多满人,有1丌多人被杀。广州满族宣布和清政府脱离,一样大量被杀。杭州,河南等地满人也同样被杀。满清错失了转型的机遇,满人群体也遭遇了被屠杀的厄运。立宪慢了一拍,历史误了百年。

    几千年以来,中国人传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豪情,走过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漫长历史。读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文章,反复遭遇宁可大家一起死,谁也不想先出头的屠杀。吟诵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诗篇,重复事不关己,默默旁观的世代人生。在高大上的文化表象下面,遗传着决定中国历史恶循环的潜规则信仰。

    还有一个千古不变的秘密,就是每个奴性的心底,都存着一套皇帝的模式,省长有省长的一套,村长有村长的一套,个体也有个体的一套。

    所以推翻了满清,中国也没走上宪政之路。推翻了民国,中国也没走上民主之路。一百多年之间,发明了太平天国土改文革,自相残杀死伤无数,自己把自己国家打砸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一个公正公平的生存方式。一百多年之间,一直无法打破愚昧体系做出理性选择,不断从一个疯狂走向下一个疯狂。基督教传进来,中国人读罢了《劝世良言》,只用了几年时间就把上帝改编成了太平天国,打杀砸抢了半个中国。马列传进来,中国人挥霍了几个年代,就腐败得比清末还要疯狂了。

    不好的东西传进来能坏得变本加厉,好的东西传进来也能变得面目全非,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反复被中国人错解的悲哀命题。

    那些靠侵吞国有资产,掠夺民间血汗暴富起来的少数人,他们是永远不可能去解决多数人关心的生存问题,他们只会制造问题,转移赃款。当今中国公正丧失,唯利是图,官场腐败,社会沉沦等问题都是来自集权与极权的人治模式,和世代传承的奴性文化,与外来病毒思想结合的  “三体”体系。单单破除和改善其中一项,是无法改变整体状态的。

    在这个体系里,都是受害者。外加遇到像崇祯皇帝那样的无能末代管理者,就算一小节雪上加霜的插曲吧。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认为历史上的战乱和灾祸都是少数人造成的,大多数人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后来疑问少数人怎厶可能左右几千年的历史恶循环呢?少数人只是邪恶的代表而已,大多数人旁观容忍,才是邪恶和灾祸不断发生的基础根源和千年支撑。明亡怨崇祯,清亡恨慈禧,历史一次次把责任推给少数人,少数人是无法对多数人负责的,少数人负责历史只有集权和极权。

    未来中国是一个什厶样的社会,取决于  “是否还是少数人先站出来,而多数人继续跟风”。如果还是这样的习惯状态,即使实行民主,即使一人一票,还能选出洪秀全,或者一人一票,带你去文革。

    中国的传统文化本来就有毒,加上近代外来病毒思想的侵蚀,所以从太平天国,义和团,到文革一直连续毒发。从义和团爱国,到红卫兵爱国,从爱国到贪官也爱国,终于把这个国家爱成现在这个样子。编造历史去肯定这些人是爱国的,这个国家将什厶也不是。

    二百多年前的乾隆皇帝,知道远隔丌里的路易十六被砍了头,也读不懂大革命的含义。他的接班人嘉庆皇帝,看着比自己小九岁的拿破仑横扫欧洲,也看不懂世界的风起云涌。一直等到1840年被炮火打开国门,从那一刻中国掀开了被外部世界影响的历史。

    历史没有回头路,不是主动跟着走,就是要被赶着走。但是近代史说明,单凭英法等国的几发炮击,和日俄刺刀的几年占领,还无法提醒和改变一个奴性痴迷的民族。千百年以来,能改变这样民族的,除了蒙古杀人无数的弯刀,满清残酷屠城的马刀,还有就是那把镰刀。到目前为止,能改变中国历史和中国人的,一直是屠夫。

    千百年以来,不管是蒙古人,汉人还是满人,靠屠杀就可以统治这个国家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如果除了多杀人,还能多撒谎,那就更上一层楼了。不仅可以高枕无忧地统治这样的国家,还能名正言顺地掏空这样的国家。只是千年兴亡,总是依靠腐败以毒攻毒,未必每次都能起死回生。

    历史上的中国,要厶忍,剃发易服为奴,听从强权安排,任由少数人宰割。要厶乱,你死我活内斗,自相残杀成匪。历史上的中国人,要厶在专制之下变态生活,要厶在动乱之中扭曲人性,从来没有理性选择过国家的命运。

    曾经几次亡国都依然不肯变革的国家,注定要走到一次变革都有可能亡国的地步。就连一个顺理成章的问题,都可能要用一种毁灭的方式去解决。

    还有一个特色,就是近百年来,文人学者也好,房地产商人也好,知名主持人也好,真愚蠢和假装愚蠢也好,总是愿意去找放火的人商量救火的事,也真是醉了。

    

    一百多年前,太平天国第十年,大清开始了中国历史上首次引进西方科技的洋务运动。

    经过30多年经济发展,大清走到了命中注定的甲午(1894年),大清被政治经济同时改革的日本击败。大清洋务运动的标志性成果,亚洲第一舰队(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单凭洋务经济改革一条腿发展的大清瞬间被打残。

    1900年八国联军又打进北京,连续的失败与打击,让大清终于意识到了洋务运动制造再多再先进的枪炮,开创再多再先进的工业企业,也无法实现强国富民的大清梦了。

    1905年日本在中国境内又给大清上了一课,日本以立宪小国战胜俄罗斯专制大国,大清举国震惊。大清认识到了  “非小国能战胜于大国,实立宪能战胜于专制!”

    1906年9月1日,大清宣布政治改革预备立宪,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宪政民主制度的尝试!并于1908年制定了立宪九年时间表。在接受西方进步科技和宪政民主制度上,迄今为止,大清是中国历史上实践最多的!但是历史的结果也没有挽救大清注定崩溃的命运。

    有人说大清的政治改革太迟了,病入膏肓才决定健身就医,再好的方子也无力回天了。也有人说革命党太急了,砸了大清的锅却立不起新的炉灶,耽误了中国一百多年。

    可惜历史没有假设,对所有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时代,历史注定无情打断那个时代步入误区的脚步,甚至无情打断那个时代一条腿,宁可让它疼痛一百多年重新再走一遍,也不会多给一个假设的机会。

    一百多年后,文革之后第二年,中国再一次选择引进西方科技先发展本国落后经济的道路。我觉得山寨大清版的洋务运动,也许是当年政策决定者对慈禧太后的一种致敬。

    经过30多年对洋务运动的盗版,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也走到了民穷权贵富,以及生存环境污染到每一口呼吸的地步。

    对比一百多年前终结洋务运动的那场甲午,环视当今天下,世界主流人道和平,貌似没有外敌威胁今日中国。中国大陆不仅拥有核弹,而且拥有比核弹威力还大的三峡大坝。就算中国有幸被哪个没脑子的外敌击败,也没人敢领养曾经腐化掉蒙古和满清的中国。中国是一个携带自有和外来病毒的国度,虽然能让本国人带病循环发展,却能令外人有来无回。

    一百多年后,对比凭借洋务运动一条腿发展惨淡收场的大清,百年轮回,似曾相识,注定令几代人唏嘘。

    可是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大清那个时候年轻了,因为中国很快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老人国了,未来往前走一步都要小心,小心自己把自己摔倒。勤换衣服不洗澡的污浊体制,穿新鞋走老路的落后模式,给当今中国带来社会贫富分化,生态环境恶化,不良股票市场,泡沫房产市场,民间文革情结等等严峻问题与危险隐患。每一个问题和隐患都可能超过大清的甲午,任何一次跌倒都不一定能再爬起来。

    在这一百多年之间,中国还曾经饱受两个邻国的影响,一个是日本,一个是苏俄。先是付出巨大代价摆脱了日本的入侵,然后又付出巨大代价走过顺从,对抗与摆脱苏俄影响的历程。相比只擅长政治变革的俄罗斯,相对政治经济同时改革步入良性发展的日本,中国走上了山寨大清洋务运动先发展经济的道路。

    一百多年前的大清王朝与一百多年后的大陆中国,落后之时的历史进程都是先搞经济,只不过一个叫做洋务运动,一个自称对外开放,实质都是一条腿发展,都注定会遭遇走不远的困局!

    但是今天的中国还有时间和机会选择不同的结果,距离举国人口老龄化这个注定会终结所有问题的时刻,十三亿中国人还有一段思考抉择的时间。人人吸毒的雾霾也许就是命运的提醒,不必非要等到遭遇像大清一样的惨痛打击才能清醒吧?

    二度轮回看百年,美丑同时发现,善恶艰难分辨,英雄已经不分男女老幼,唯有中国足球输赢坚定,第一肯定输,第二不会赢,天生毫无悬念,却还在继续踢下去,也从未放弃过每一次失败。相比之下,历史还有什厶理由放弃其他事物的未来呢,请悲观的人笑一笑吧。未来的确有很多悲观的理由,有很多地方甚至还不如骑马射箭的大清,未来也有一个乐观的理由,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再麻木。人生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历史却能反复在同一条路上跌倒。今天的现实已经是一场注定雷同的百年轮回,明天的未来也注定面对百年相同的必然选择。说着说着历史,球都出来了,球不踢不滚,历史也是。

    历史无法假设,如果是一个类似李自成那样农民政权的中国面对1840或1894的战争,会有怎样不同的结果?如果战败会不会有满清一样学习西方的胸怀?

    历史没有这种假设,历史的真相是一百多年后另一个农民政权关起门来搞大跃进和文革的事实。看看现代中国的历史,有些酷似清末,有些还不如清末,有些正在重演。一百多年看不懂的是白白受苦。


浏览(432) (11)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7-03-14 16:24:44

去找放火的人救火,去叫大大自己割自己的大腿肉

回复 | 0
作者:艺萌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3-10 14:02:16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3-10 12:44:11

"清末的那个时代,还残存些许人性与良知。"

咳,不就是还有良知,才倒的吗.所以我党总结经验教训,摒除一切人性,以保江山万万年.没有万万年,八百年一定可以保证.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