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艺萌的博客  
凌波仙子的艺术花园  
网络日志正文
血腥照片《枪毙越共》背后隐藏的秘密 2019-09-15 11:35:52

血腥照片《枪毙越共》背后隐藏的秘密


这是一张世界著名的照片,名叫《枪毙越共》

这张照片还曾经让拍摄者获得了1969年的普利策新闻奖。这是当时的世界最高新闻奖,相当于电影的奥斯卡。

越警察局长当街枪决一名越共“内应”,1968年2月1日


照片里的事件发生在越战时期

从照片上我们看到,一条大街上,一名美国士兵持枪在观看一名越南人用左轮手枪枪毙另一名穿花格衬衫被反绑着的越南男子

这张最经典的老照片,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过,在大家熟知的故事里,以及自己亲眼看到的,这名穿着制服的越南人对一名被绑的“弱者”残忍地开枪杀害了。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让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无不对猖狂的施暴者愤慨和谴责。



其实,这也是一张眼见不为实的照片

获得这张照片最高奖项的拍摄者,是一位美国的战地摄影记者,名叫艾迪·亚当斯

这张照片后来带给他的影响,竟让他一生都生活在愧疚自责中。他无法原谅自己当初拍下了这张照片,更痛恨自己把照片公布于世,这是无法挽回更无法让心灵得到安宁的事实。



艾迪·亚当斯曾经就这张照片对朋友说:“我无法原谅自己,我的照片里有两个人死去,一个是那名被枪毙的越南人,他死于子弹,另一名则是被照片杀害了的越南人,他死于我的相机,这都是我的罪过。”


一张照片死了两个人,而拍摄者心灵上也受到了最深的伤害,以至于他一生都被痛苦围困,备受煎熬。

所有发生的一切,皆因这张眼见不为实的照片,给人的误导,在照片的背后是一个你不知道的事实,也是所有的真相。



这是1968年的越南西贡街头。

开枪穿制服的越南男子是南越警察局局长,名叫阮玉鸾。

被他开枪杀死的越南男子并不是老百姓,他是一名越共游击队的上尉长官,名叫阮文林(音)

艾迪·亚当斯作为一名战地记者,对眼前将要发生的一切。他要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来,告诉全世界。在开枪的瞬间,艾迪·亚当斯终于按下了后悔一生的快门。



照片通过“军事邮件”很快就发回了美国。

由于这张照片的瞬间张力、强烈的即时感和血腥味瞬间抓住了所有媒体的主编。几乎所有美国著名的报刊都刊登了这张照片,并以《阮玉鸾将军对越共上尉执行死刑》为标题,头版头条最醒目的位置刊登了这则新闻。



这则图片新闻在美国立即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尔后,全美的广播公司都在晚上黄金时段播放了这条新闻,当时的美国民众极其反对美军参与了越南的南北战争。这张照片上有美国士兵的出现,很显然是在美军的容许下。一名身穿平民服装的越南“无辜者”,未经过审判就被直接拉上街头进行枪决。

这是极不人道,对生命漠视的残忍行为,必须要受到正义的谴责。严重的违背了美国人的良知和底线。



为什么要参与别人的战争?为什么会允许随便屠杀?

这是当时所有美国民众的呼声,这张照片和新闻报道,促使了全美各大城市学生反战示威的升温,而欧洲的左翼人士更是把此照片作为反战经典标志。



在艾迪·亚当斯拍下这张照片时,还有其他的战地记者也用录像机记录下了枪毙瞬间全过程。

视频里阮玉鸾对着阮文林的头部开了一枪,顿时脑袋开花,鲜血四溅,被捆绑着的阮文林软绵绵地一头栽倒在地。

这样血腥的场景深深地刺激了美国民众,他们不再相信这是为“自由而战”,反战情绪空前的激烈。


北越士兵和他的随身遗物,顺化,南越,1968年2月。

反战的升温,也开始有反战人士质问艾迪·亚当斯,“当时你在场,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你为什么不阻止屠杀呢?”

对于这样的问题,艾迪·亚当斯只能苦笑。他根本就无法回答什么,自己只是个记者,一个战争的旁观者,根本没有能力或者办法去阻止一切的发生,更何况艾迪·亚当斯是深知阮文林犯下的罪恶。所以他也就根本不想去阻止对此人实行枪决。


艾迪·亚当斯的这张照片成了战争残酷的缩影,也是战争里最残忍的标志。照片里的警察局长阮玉鸾将军,在所有美国反战民众的眼里,就是一个十足的战争侩子手,杀人的恶魔。


tips  艾迪·亚当斯  1933—2004

他是美国战地摄影师。1933年6月12日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新肯士顿。高中时开始给婚礼和其他仪式拍照。在海军服役时当过朝鲜战争的战地记者。1962年开始为美联社工作,数次赴越南拍摄,在1968年2月拍摄《枪毙越共》的那一瞬间,亚当斯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峰,并以这张照片赢得1969年普利策奖。1972年到1976年间为《时代》杂志工作,从1976年到1980年又重回美联社,成为特派记者。在其长达半个世纪的摄影生涯中,从朝鲜战争到海湾战争亚当斯一共参加过13次战争,共获得过超过500个奖项,其中包括1978年的罗伯特·卡帕奖和三次乔治·波克纪念奖。这其中包括新闻摄影在1968年、1977年和1978年所授予的GeorgePolkAward,以及其他来自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NPPA等颁发的无数个奖项。亚当斯的重要贡献,是他开始于1988年的摄影作坊:埃迪亚当斯工作室。2004年,亚当斯在纽约由于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引发的并发症而去世。


此后,这张经典的照片带来的影响竟像魔鬼缠身一样,纠缠住了阮玉鸾。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对他的骂声一片,魔鬼、杀人者、垃圾、不得好死等等。所到之处,迎接他的都是不明真相的人们唾沫。


后来,阮玉鸾在一次战斗中腿部受伤,被子弹击穿。他被转到了澳大利亚退伍军人医院。当医院知道了他就是阮玉鸾后,竟然直接拒绝给他医治。不得已又被转到了美国医院,在美国他更是受到了民众大规模的抗议。民间甚至多次组织了要将他驱逐出境的活动


伤好后,阮玉鸾定居在弗吉尼亚州,他开了一家小饭店维生。

很快就有人知道了他就是阮玉鸾,于是饭店的墙上被涂上“我们知道你是谁”“你是杀人犯,魔鬼”,因此饭店很快就关了门。



阮玉鸾的处境,让艾迪·亚当斯愧疚不已。

他四处为他奔走呼吁,要人们相信阮玉鸾不是杀人犯,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正义的,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在艾迪·亚当斯的努力下,美国外交与军事学者詹姆斯·罗宾斯开始考证阮玉鸾身上的所有事。经他证实,阮玉鸾是一个热爱自己国家,有着民族尊严的将军,枪毙阮文林是自己的职责。他曾多次强调在越南的美国记者以及军人都必须要受到越南法律的管束。美国军事当局更不得干涉南越的司法,还曾揭露过美国某高层与北越的一些秘密交易等勾当,因此他在南越政府有着极高的威望,更是一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将军。

那么,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街头直接去枪毙一个人呢?

这得从头说起了。

1968年的新年初二,处在南北战争时期的越南,按照沿袭下来的惯例,南北双方都会依据协议停止战火,安心过节。南越的军人和警察有一半都放了假,大家都会与家人引起过完动乱时期难得的大年。

当天凌晨时分,在南越首都西贡的街头,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以及轰隆巨响的爆炸声。做梦都不曾想到的人们,这才知道一场被称为“春节攻势”的最大地面军事行动爆发了,这是一起越共发起了军事攻击行动



凌晨3点,在全面停火的状态下,有超过8万人的越共正规部队在游击队的配合下,突然采取了军事行动,对南越100多个城镇发起了全面进攻。

越共志在必得想一举拿下南越首都西贡,他们对西贡的总统府,机场,国家电台以及美国大使馆和军队作为重点攻击对象。


战斗打响后,南越军队也立即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激战异常猛烈。

战斗持续到了2月1日,时任南越国家警察总长的阮玉鸾将军(当时的军衔是准将),亲率部队对一所国家医院进行防卫,激战后,终于打退了越共部队,保住了医院。



在战斗中,他的部下俘虏了越共的阮文林上尉。

当阮文林被带到了阮玉鸾面前时,阮玉鸾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对其进行了简短的讯问。在证实了身份后,阮玉鸾就拔出了手枪,毫不手软地对着阮文林的头部开了一枪,当场将他击毙。


说起阮文林,在南越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南越人恨他都想吃其肉喝其血。此人心狠手辣,恶毒无比,此前,他曾抓捕了34名南越的警察和其家人,并以“反革命”之名,将这些警察和无辜的家人进行了血腥的屠杀。


在被杀的警察中,其中一位遇害者阮遵中尉是阮玉鸾的部下和好友,因拒绝与阮文林合作,全家六口被杀。

英文原段如下: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the general at that time and place on that hot day, and you caught the so-called bad guy after he blew away one, two or three American soldiers.

当时阮玉鸾对阮文林问话,就是要证实那场血腥屠杀的事实。阮文林对此事供认不讳,还洋洋得意,骄傲无比。



越共杀害的不仅仅只是这34人。

他们在南越各城镇大量抓捕战斗和非战斗人员,都以“反革命”进行了处决。

这是一起有组织目的性很强的大规模处决南越平民行动。事前,越共都以及列出了将要处决的人员名单,主要处决对象是政府有官职军人,警察,国家公务员,以及新闻单位不愿与他们合作的人和其家属。

所有被杀害的人,分批埋进了多个挖好的大坑里。

据统计,光是顺化地区的一个大坑里就被埋了3000多人,另外还有3000多人至今下落不明。

后来从发掘出来的尸体中辨认,许多都是老幼妇孺,这些被杀者多是被铁丝勒喉、铁器击打头顶、枪刺刺胸、子弹射杀,甚至还有活埋而死。手段残忍。


在枪毙阮文林时,艾迪·亚当斯也曾问过阮玉鸾,为什么要直接对其枪毙?阮玉鸾把阮文林所有的罪行都告诉了他,还反问道:“这样一个双手沾满了许多鲜血的人,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杀他?”

后来有反战人士质问艾迪·亚当斯时,他也套用了阮玉鸾的话:“这样一个双手沾满了许多鲜血的人,我还有什么理由去阻止杀他?“


艾迪·亚当斯的这张照片,最终还是彻底毁了阮玉鸾一生。这位受到南越人尊敬的将军,被照片的表面内容认定成了杀人凶手。拍摄者艾迪·亚当斯却因这张照片,成名得奖,还被美国民众公认是揭露战争罪行的英雄。



阮玉鸾到底是给怎样的人,美国人甚至世界上的人都不再相信艾迪·亚当斯为他辩白的事实,因此艾迪·亚当斯才后悔一生,犯下了这件不能弥补的错事。

他曾多次向阮玉鸾道歉,在阮玉鸾身患重病时,艾迪·亚当斯还致电询问,能不能为他再做点什么?让自己的良心好过点。

阮玉鸾宽慰他说:“要忘掉过去,当时我们都没有错,都是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

1998年,阮玉鸾去世,艾迪·亚当斯送去了鲜花和一张忏悔的字条:“我一生都对不起你,实在是无法弥补,我的眼里满是愧疚的泪水……”

2009年,亚当斯这副作品《枪毙越共》的底片在一次拍卖会上卖出4万美元。


浏览(8405) (27)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hardlyconfused 留言时间:2019-09-23 09:19:18

楼下有个吃狗屎的西石槽7号。军人不穿军装,伪装成平民,当然不算战俘,当然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

回复 | 2
作者:hardlyconfused 留言时间:2019-09-23 09:15:26

艾迪·亚当斯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拍照片是为了出名,所谓的忏悔是为了第二次出名。

愿他下地狱,吃狗屎,断子绝孙。

最讨厌这种伪君子。

回复 | 1
作者:davidzhang 留言时间:2019-09-21 22:47:31
可见美国民众还是很愚蠢的,被左派流氓愚弄。今天也是一样。所以要怀疑一切主流媒体的报道和患惑宣传
回复 | 7
作者:武秦岭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19-09-19 12:51:39

1、杀俘当然是犯罪。但不应该不成比例地谴责个案同时却有意漠视本党罪行。应该同等谴责各方的罪行,应该加重谴责罪行比较严重的那一方,应该更强烈地谴责罪行严重得多还长期隐瞒罪行的一方。那就是中共。

冯小刚导演的电影《集结号》中有一个情节:国军在战斗中打死了指导员,连长怒不可遏,喊着“不接受投降”而开枪杀俘。他杀俘后只被禁闭几天就官复原职。中共的宣传有意引导人民去尊敬这种“英雄”。并不在乎他的杀俘罪行。说明解放军是相当纵容杀俘行为的。

阮玉鸾杀俘类似这个解放军连长。只不过阮玉鸾处决的那个越共干部所杀害的无辜者要多很多。

你会象在下面那样义愤填膺痛骂这解放军连长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吗?

2 我说的是解放军“杀俘虐俘罪行”超过日军,不涉及屠杀平民。你却扯上以屠杀平民为主的南京大屠杀。你这歪曲他人原话的功夫哪儿学来的?中央党校?

说到屠杀平民,解放军即便不超过日军,也不会输多少。仅长春围城一役就残忍逼死了十几万平民。当局不但从不反省,还找借口:“国民党军既不突围也不投降。责任不在我方”。

只要你不投降我就可以杀平民逼你投降?这叫什么道理?反映出什么样的阴毒心态?

中共作恶通常是理直气壮理的。而理直气壮的屠杀是最严重的屠杀。因为当事人没有负罪感,把屠杀平民当作“正义事业”而大张旗鼓全力以赴地去实施。

回复 | 6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武秦岭 留言时间:2019-09-19 06:44:26

解放军杀俘虐俘罪行远超其他国家军队。包括超过日军。

”你是说超过南京大屠杀?我佩服你撒谎的勇气。

回复 | 7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武秦岭 留言时间:2019-09-19 06:42:27

解放军在战场是否杀过国军俘虏我不知情,也没看过国军的揭发材料。镇反到是枪毙过返乡的中下级军官。解放军是阶级斗争的工具,要杀敌立功。和平时期没有战争,要想立功就要从人民内部挖出“暗藏的阶级敌人”,枪毙镇压才能立功受奖,入党提干,转业留城。1970年北京公安局被军管后,一个月就枪毙了60多名“反革命”,几乎全是敢于思考,评论文革的爱国知识分子。而军管会那些农村出身的军官,立功受奖,提拔后全部转业到北京。所以说,解放军的职责是杀敌,只要认为是敌人皆可杀。

我说的是美国的标准,虐杀POW是绝对不可饶恕的战争罪。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军战俘营士兵虐杀北方军俘虏,战后全部被判处绞刑。一个成了“美国人”的华裔,人在美国享受着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法治,思维却依然是在中国形成的阶级斗争意识,以暴制暴,以血还血,把战场杀俘当成英雄歌颂。把痈疽当宝贝,红肿之处当成艳若桃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如果这篇文章翻成英文发在美国主流媒体,文章作者会有什么下场不用我说了吧。

回复 | 5
作者:武秦岭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19-09-18 23:33:48

解放军杀俘虐俘罪行远超其他国家军队。包括超过日军。

多数国家军队不禁止媒体公开揭露谴责本军杀俘虐俘和屠杀平民罪行。军法当局也会主动追究当事人责任。有监督和追究机制,就会起到约束犯罪的作用。

而解放军绝不允许媒体揭露谴责本军任何丑闻。这种免于公众知情和谴责的优越条件给了解放军放手犯罪的极大方便。例如强迫国民党军战俘参加本军的“改造俘虏”工作,当年是作为“军队建设”重要任务大张旗鼓去完成的。谁敢说是犯罪?在改造过程中,部队开会对俘虏进行斗争批判,辅以体罚苦役饥饿等手段逼迫他们“认罪”、“端正态度”。更通过处决抗拒的战俘以震慑同伴,等等,最终使俘虏屈服并接受改造。强迫参军就是虐俘。而当年解放军当局只嫌虐俘不够狠,改造过来的俘虏还不够多,哪里会追究什么虐俘罪行?过后好几十年了,也从不见解放军当局对此一持续二十多年杀害了成千上万战俘的罪行有过丝毫的反省。

回复 | 4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19-09-18 10:36:19

枪毙POW是战争罪,是美国人最不能容忍的罪行。一名德国将军在意大利下令枪毙15名美军战俘,战后被判处绞刑。虐杀盟国战俘的集中营日军战后被处死好几百人。居然至今还有“华裔美国人”为屠杀战俘叫好,土匪本性暴露无遗。南北越虽然信仰不同,但民族性相同,残忍暴虐没什么区别。南越屠杀越共不埋坑,而是捆绑扔在水田里,用拖拉机犁田。仇恨相生,他们互相杀来杀去,也就不足为奇了。五十年后,居然有“华裔美国人”为屠杀POW叫好,看来中国人的残忍本性不因为成了“美国人”而改变。反共是一种政治立场,没有什么对错,但为了反共而歌颂战争罪,那就不是政治立场问题了,而是人品,人性残忍无底线。

回复 | 8
作者:yala 留言时间:2019-09-18 07:54:25

其实西方国家的左派的力量是相当的大,不是一般的大,这就可以解释说为什么西方很多国家其实是社会主义国家,比如说加拿大,瑞典,芬兰,丹麦,法国等等。

回复 | 6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9-09-17 09:46:37

再出兵!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9-09-16 18:58:15

一旦打起仗来,人都那个样。

回复 | 0
作者:yuan222 留言时间:2019-09-16 17:52:08

在这场战争中,双方都有类似的行为。相比之下,越共更为残酷,对支持西贡政府的普通老百姓下手更狠。当那位越共上尉阮文林屠杀34名警察士兵,及他们的家人时,那些左派分子是如何做派的?

回复 | 6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19-09-16 09:34:09

到美国这么多年居然还歌颂当街枪毙POW,无耻到了极点。也只有日本皇军队敢干,德国纳粹都不会干的违反红十字国际协定的暴行。美国人当然要抗议。。他有天大的罪恶要由法庭判处死刑,来美国这么多年,满脑子还是杀人报仇的土匪意识。

回复 | 9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9-16 03:59:48
2016后,本人再也不信主流媒体的国内报道,国际报道还将就着看一些。
回复 | 9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9-09-15 18:01:18

民主与生俱来的透明性是把双刃剑,对于阴险的敌人来说正好利用蛊惑人心,眼见从来不为实已经被无数事实一再证实,这是由于世界的复杂行所决定,人思维皎洁多变所左右,想起极左派去年在报纸上登出非法移民儿童被关在铁栅栏里的照片,当时正是有心人组织中美洲非法移民铁流滚滚冲向南部边境之时,民主党与极左势力揪住不放,大骂川普政府政策所致毫无人道可言,一时怨气冲天国民仇视政府保护边境政策,反对执行现有法律努力。果不其然,此照片被当场揭穿,是欧巴时期故事,即便被正式与现政府无关,许多吃瓜群众脑子里留下的印象至今难以抹去,任然认为是现政府所为,可见一个负责任的记者不仅需要忠实记录历史时刻,更应当负有当代社会责任,将社会负面效果尽量减少。这位记者良心发现已经太晚,至少良心仍存。看看当前的假新闻真舆论,极左意识形态控制,歪曲,编造符合其舆论宣导需求的一切偏激和假新闻行为令人恶心直至,已经没有资格作为神圣的记者!

回复 | 12
作者:怀斯 留言时间:2019-09-15 14:18:45

《燃烧弹》

耕牛血肉横飞

房屋在烈焰中倒塌

男人和女人倒在井边,树下

剥光小女孩衣裳的

燃烧弹,有多痛?她后来做了母亲

从未告诉人,她是那个

赤身狂奔,顺便压垮骆驼的女童

燃烧弹

并非美军才有

回复 | 4
作者:天雅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15 12:51:06
是的,有些西方媒体,为在中国的生意,自我设限,自我审查。。。列如前些年(2012前),对中共八大家族贪腐和纵错复杂的关系的最初报导后,记者想作后继的跟进报导,但被那家的编辑砍了。。。不得以记者跳槽去了另一家媒体,等了三年,才把手中的资料再给爆光。
回复 | 10
作者:天雅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15 12:41:41
左媒造了很多孽。建议博主挖一挖另一张越战照片的背景故事,就是那两个越南儿童赤声露体逃命的照片。还有一张前几年欧洲难民潮时,死在沙滩的小男孩的照片,后面据说都有背景故事。
回复 | 12
作者:gmuoruo 回复 武秦岭 留言时间:2019-09-15 12:40:10

共产党靠着严厉封锁消息能做到残杀成千上万人而“不露痕迹”是不可能的,西方左媒装傻不报才是正因。

回复 | 16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9-09-15 12:37:51

这个旧事值得一再重题,才会提醒人们,共产极权血洗全球,西方 useful idiots 功不可抹!Jane Fonda 享尽自由世界的好处,却自当花瓶替极权卖命。

亚当斯是个真正诚实的记者,为左媒利用伤害了南越人,还会忏悔。而 Fonda,纽时,CNN,好莱坞那等 useful idiots,从未有谁忏悔,反更热中替共产党人与间谍涂抹。

回复 | 20
作者:武秦岭 留言时间:2019-09-15 12:19:07

共产党靠着严厉封锁消息能做到残杀成千上万人而不露痕迹。而美军每个罪案都会被曝光并遭公众谴责。当然是前者更易占据“道义优势”。

回复 | 2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