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求真知的博客  
求真知其也可能乎?知不可而勉为其难。  
        http://blog.creaders.net/u/5661/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转贴:为民族继承发掘文化的女英杰 2019-01-26 09:18:13

她出身中国“第一家族”,建大功却凄绝离世,今天就

来揭开这个尘封50年的“秘密”!

From  德国优才计划 欧洲优才计划 Yesterday


在中国,曾有这样一位传奇女杰,

她出身于无比显赫的“第一家族”,

还为国建下不世大功,

然而最后,

她竟凄绝离世,无人知晓!

今天,我们就来揭开这个,

中国尘封50年的“秘密”!


她,就是曾昭燏。



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非凡。


1909年1月27日,

她出生于中国近代“第一家族”,

湖南最显赫高贵的门庭:大界曾氏,

自曾国藩之父曾麟书始,

君子之泽,五世相承。


(以曾麟书为第一代)

第二代,

曾国藩,治世能人,

位列晚清四大名臣;

第三代

曾纪泽,清末著名外交家;

曾纪鸿,清末著名数学家;

第四代:

曾广均,光绪进士,授翰林院编修;

曾广铨,驻英、驻朝鲜公使,翻译家;

曾广植,著名有机化学家;

第五代,

曾宝荪,著名教育家。


而她的曾祖父曾国潢

是曾国藩的二弟,

今天为我们所熟知的“曾氏家训”,

虽起源于曾国藩,

但真正让它绵延不绝的,却是曾国潢。


曾国潢这一脉诗书传家三世不绝,

到她这一代,兄妹七人个个不凡,

随便一个人的成就,都能吓死人。

 

长兄昭承:

哈佛大学硕士,

后来担任台湾工矿公司总经理;

二兄昭抡:

麻省理工学院博士,

中央研究院首任院士;

弟弟曾昭拯:

上海大夏大学学士,

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财务科科长;

妹妹昭懿:

北平协和医学院博士,

林巧稚院士的得意门生;

二妹昭鏻;

西南联大经济系学士;

三妹昭楣:

西南联大生物系学士。


在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的世家,

她14岁考入长沙艺芳女校,

在这里,她遇到了,

第一个影响她一生的人,

她的堂姐曾宝荪。


曾宝荪


曾宝荪是艺芳女校创始人,

为了能服务更多人,

曾宝荪一生未婚,还以此教育她说:

“你要是结婚,

就只能服务一个家庭几个人,

如果不结婚,却可以服务千万人。”


从此,曾宝荪的思想成了她的信仰,

她果决走上了,

和堂姐一样终生不嫁,服务众人的路。

曾家女子个个惊艳,

但谁也没有想到,她竟是第一个,

敢以惊人胆量挑战传统的女子。



1932年,曾昭燏家庭合影。中为曾昭燏母亲,后排站立者左四为曾昭燏,其他为曾昭燏兄弟姐妹。



20岁,

她以优异成绩考入国立中央大学,

很快,她就成了校园风云人物,

因为她的中文成绩实在太抢眼了,

门门都能拿95以上的高分,

大家都说,

那一届有两个女学生是中大的传奇:

文科曾昭燏,理科吴健雄。


而在中大,

她遇到第二个影响她一生的人,

那就是学术大师胡小石。


胡小石


她是胡小石最得意的女弟子,

胡先生教给她的东西也十分“另类”,

全是研究甲骨文、商周铜器之类的。

在恩的师影响下,她喜欢上了考古学,

还练得一手潇洒隽逸的好字。


曾昭燏笔迹


不久后的毕业前夕,

她做了一个惊人决定。


1936年6月19日,

在国学大师傅斯年推荐下,

她毅然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学位,

自费去伦敦大学,

从零开始攻读考古学。


可当时,考古是一个,

神秘而鲜有人问津的世界,

连男性都望而却步,

而且曾家本是书香门第,

考古在他们看来,

多少有些离经叛道,

但她全然不顾。


她深知,中国有数千年历史,

若能用西方考古学的先进方法,

为中华文明服务,

那将为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

点燃希望之光!



在凤毛麟角的中国女留学生中,

她是唯一攻读考古学专业的,

而且只花了一年的时间,

就写出了毕业论文:

《中国古代铜器铭文与花纹》。

这部颇见功力的力作,

让她在国际考古学界初露锋芒。


年轻的曾昭燏


时间到了1937年,

不幸地消息不断传来,

卢沟桥事变爆发,

孤悬海外的她顿时无比激愤,

12月,

她从报纸上看到南京沦陷的消息,

顿时心痛欲裂恸哭失声。


曾昭燏在国外做研究


第二年6月3日,

伦敦大学举行盛大的毕业典礼,

她没有参加,

而是选择在工作室埋头苦干。

她说:

祖国人民正在浴血抗战的时候,

我何必花无谓的时间,

参加这种只为个人荣誉的典礼。


这时日寇已将战火燃遍半个中国,

大哥曾昭承来信说:

抗战前途堪忧,希望她不要回国。

而伦敦大学也给她颁发聘书,

可她再一次选择“不听话”,

果断放弃国外安逸的生活。

就这样,她一个弱女子,

心怀热血,单枪匹马,

无畏无惧踏上回国路途。


回国后,

她马上加入中央博物院筹备处,

利用自己的学识,

投身野外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的工作。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

她都是考古田野里唯一的女性,

“考古是男人干的活,大冬天的,

荒山野地里,搭个帐篷就住下了,

吃喝拉撒都成问题,

对于女生来说,就更困难了。”

而她呢,

明知前路难,偏往难处行,

她常常手握拐棍,

攀山越岭,涉水走涧,

几日几夜不休息,

她从不说一句苦,未喊过半声累,

她卯足了劲儿,

誓要为祖国守护这五千年的文明!


此后,

她一次次大显身手,

展现出她卓越的才华,

和惊人的发掘成果!


战火隆隆中,

她先后参加了龙泉遗址、

白云甲遗址、马龙遗址、

佛顶甲乙二遗址等5处发掘工作,

这是中国考古学家,

第一次运用,

外国先进技术进行的考古活动。


1941年川康古迹考察团考古学家在彭山寂照庵合影。照片人物左起:吴金鼎、王介忱、高去寻、冯汉骥、曾昭燏、李济、夏鼐、陈明达


有一次在云南大理考古时,

日军战机飞到云南上空,

她被迫转移,

很多考古成果无法全部带走,

她悲叹一句:“辛苦掘出无人能赏。”

只得掩埋在龙泉峰下,

她还在一块石板写下:

“后人有掘出者,幸加珍重护持,

或重为掩埋,或移之善地,

庶不负先民创作之艰难,

而瘗者保护古物之苦心云耳。”

这些考古发现,

即为后来的“苍河文化”。


中央博物院苍洱境发掘团在工地合影,后排左起为李霖灿、吴金鼎、梁思永,右一为王介忱,右二为曾昭燏。


她还组织抢救出了,

来自北平故宫博物院的一万多箱珍宝,

夜以继日的登记造册,

以避免“国之重宝”沦入敌手。


1941年,

她被任命为中央博物院筹备处总干事,

很快,她和李济先生,

合著《博物馆》一书,

这是中国博物馆学的奠基巨著,

她也成为了,

中国考古界和博物馆界领军人物。


抗战胜利后她回到南京,

为筹建南京博物院主殿老大殿,

她在国民党高层四处游说,

筹措资金。



有同事回忆说:

“当时南博老大殿还未封顶,

她便开始办展览,

甚至后来在战火频仍、

困难重重的情况下,

她还是扛着压力,

接连举办了汉代文物展,

和院藏青铜器展。”


蒋介石在南京中央博物院参观书画展,身边陪同者即为曾昭燏。


她的举动,

令胡适都对她刮目相看,称她是:

一代楷模,了不起的人物。


无视战火,无视危险,

只为坚持心中信仰



而没多久,

她又干下更胆大的事!


1948年国民党见败局已定,

决定将中博院的珍品文物运往台湾,

当时任筹备处主任的杭立武,

让她马上着手整理转移文物,

可没料到,

她竟敢拒绝执行命令,

并阻挠文物运往台湾。


她先是拒绝赴台,

又频频拖延时间,

提出将文物原地保留,

并致函杭立武说:

"运出文物,在途中或到台之后,

万一有何损失,则主持此事者,

永为民族罪人!"


最后,她冒着风险,

悄悄把许多精品文物都截留下来,

她还以太大太重、不好包装为由,

给大陆留下了那件惊艳世界的国宝:

司母戊大方鼎。



司母戊大方鼎


但她为国所做的还不止这些,

她竟能将已经送至台湾的文物,

还追回了大陆!


1949年她与徐森玉、

王家楫等联名写信,

呼吁将巳运往台湾之文物运回,

在他们的不懈坚持下,

成功将三批运到台湾的852箱文物,

全部安全运回大陆。


护“国宝”,追文物,难以置信,

这些事是她一个弱女子完成的,

可这些,

却是我们从未知道的“秘密”!


新中国成立后,

她对文博事业更加充满无限热情,

在日记里她曾兴奋地写道:

“这里有无限前途的博物院的新生,

也是我自己事业的起始。”


1950年,

她发现了南京被盗掘的南唐帝王陵墓,

然后亲自带队进行二次发掘,

为国家挽救下了这批珍贵的文物。



1955年她被任命为南京博物院院长,

她一上任就立下一条不成文的院规:

凡从事文物工作的人员,

尤其是做考古工作的,

绝对不准私人收藏古董。

她自己身体力行,不玩古董,

还把自己收藏的清代瓷器,

全部无偿捐给了国家。

这一规定,

如今已为国家文物局采用,

列为文博人员守则之一。


南京博物院于1950年成立


因为这些贡献,

她被誉为“华东门神”、“考古女杰”,

与北方考古界领军人物夏鼐,

并称为“南曾北夏”。


当时还流传着这样一段,

关于她的佳话,

一位苏联专家在来访时曾问:

“曾小姐准备何时出嫁?”

她意味深长地回答道:

“我早就嫁给博物院了。”


她愿燃烧殆尽自己的青春、幸福、

乃至生命,

只为祖国的文博事业能更好一点,

可这些,

却是我们从未知道的“秘密”。



她的无私是渗透到骨头里的,

她是院长,补贴丰厚,

可她的生活却无比的“寒酸”,

吃的是粗茶淡饭,

穿的都是旧衣服,

给亲朋寄信,

她用的都是反过来的旧信封。


那钱都到哪儿去了呢?

每一个南博员工都知道,

她的工资,

有一大半都用来资助困难员工了。

她写了很多本著作,

可所有的稿费,

不是用在南博的公务招待中,

就是为南博员工的孩子缴学费。

曾经为“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时,

她就是,

第一个捐出自己全部的积蓄的中国人。


可怎料,接下来的“狂风暴雨”中,

轰轰烈烈对曾氏的“清扫”开始了,

这,也成了她一生最大的劫难。


曾昭燏讲解文物知识


1964年运动前夕,

她的二哥昭抡被打成右派,

堂妹曾宪植被软禁,

和曾家有关系的师友,

也相继被打成“反革命分子”,

曾家子孙遭到了无尽的磨难。


12月一次省内民主党派的座谈会上,

大家都说“形势大好”,

她突然来了一句:

“我看你们都是佞臣。”

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

大家群起质问她:“我们怎么是佞臣?”

她怒目不答,愤然转身离去。


很快,阴云笼罩在她头顶,

有人开始抹杀她的所有功绩,

甚至造谣说:

她对于运到台湾去的南迁文物,

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被迫无奈,她只能不断地忏悔过去,

身边亲友们一个个的被批斗,

巨大的压力与禁锢下,

以致她得了神经衰弱症,住进了医院,

可那些流言蜚语,

还有一次次的逼迫问询,

宛如一把把刀子狠狠插进她的心脏。


12月22日,她离开了医院回家,

对司机说:“去灵谷寺吧,我想散散心。”

到灵谷寺后,她嘱司机等她一会,

便走向灵谷塔。



她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在灵谷塔第七层,

一个凄绝的身影一跃而下,

中国史上,为了文物事业,

终身未嫁的一代传奇女杰,

就这样,

决绝的结束了自己年仅55岁的生命,

那一刻,彷佛风也哀嚎起来!


后来,他们在她大衣口袋里,

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

“我的死,与司机无关。”

就因为这句话,

司机没有受到任何牵连。


这是一个何等善良的女子啊,

连离世都要守护他人,

而这一生,又有谁来守护她呢?


可他们,

连她死了都不肯给她最后的体面!

死讯不能通知亲属,

将她草草安葬在荒野外,

她在中国守护了几十年的文物,

奉献出自己的全部,

可最后陪着她的,却是一座荒野孤坟。


她去世两个多月后,

陈寅恪得知了她的死讯,

76岁的陈寅恪悲痛地写下长诗哀婉:

论交三世旧通家,初见长安岁月赊。

待得济尼知道辒,未闻徐女配秦嘉。

多才短命人咸惜,一念轻生事可嗟。

灵谷年年熏宝级,更应流恨到天涯。


之后她的故事,她的功绩,

全部都被掩盖尘封,

成了一个50年无人知晓的“秘密”。


直到2009年,

她诞辰100周年的时候,

才终于有人想起,

她早已被尘封的过去,

对她的纪念活动陆续开展,

她的名字逐渐浮现在世人面前。


重修后的陵墓


是她,

最早到西方进修学习博物馆学,

是她

开了西南史前文明的神秘面纱,

是她,

冒着风险把司母戊鼎留在了大陆。

她是,

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女考古学家,

中国第一位女博物馆馆长,

她是,

中国文博史上最不可多得的伟大传奇!


中国的考古学走到今天,

已是成绩卓著、群星闪耀,

可前人筚路蓝缕的开拓,

不应任之轻易泯灭,

在先行者中,

她是最不应该被遗忘的,

只为中华守文明,

不为自己求安乐,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2019年1月27日,

是您110周年诞辰,

今日盛世中国,盛世南博,

先生,

您若在天有知,唯愿安息!


浏览(437) (2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