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earl的博格: 沙与花
  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梦到天堂
网络日志正文
断章(小说)(四) 2016-10-14 21:24:38

                         (四)


周五下午,文洁淼出完差,正在杭州萧山机场,等待候机回上海。林畅来了个微信,“文姐,书已看完,方便的话告知我什么时候可以归还。”文洁淼局觉得有些吃惊,这两本推荐给他的书,看起来很费时间的。不到十天功夫的时间,他就看完了?疑惑中她回复道,“周六下午我在家,你过来吧。”

四点多钟的时候,门铃响了。林畅微笑站在门外,还是背着那个书包。灰色T恤和牛仔裤。文洁淼看着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当《逍遥渡》播出后,微博上竟然出现了上亿的评论。这位当红小生,就站在自己门外,而自己的门庭,是冷清惯了的。

林畅手里还捧着一盆白菊花。“文姐,想着你会喜欢,就抱来了。”

“当然!”文洁淼很惊喜。“我最喜欢这种清香。你怎么会知道?“

“你客厅墙上的四幅画,栀子,杭菊,百合,铃兰,都是白色的香花。“

把林畅迎进来之后,才发现门外还有一个人,林畅赶紧介绍,“文姐,这位是吴凯,我在《逍遥渡》里的小搭档,我这会刚从机场把他接到,就顺便来了。不打搅你吧?我们还完书就走。”

“吴凯?知道了,你比剧里还帅呢。吴弟弟,你好你吗?”

林畅把书拿出来,文洁淼一看,两本书都包上了真皮的专用护套。“林畅,你包的?”

“是,你这么爱书,我担心看书的过程中有损伤,就买了专用的护套。”

文洁淼感慨万千。“林畅,你知道,这些年我借人书无数,丢我书的,损我书的,大有人在。你是给书加套的第一人,你不知道这对于爱书的人意味着什么。”

林畅微笑着没说话。文洁淼把书放回到架子上。“对了,不到十天啊,书你都看完了?”

“看完了,还做了不少笔记。制片已经把《竹林七贤》的本子发过来了。看完你的两本书,再去看本子,感觉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最后一场嵇康临刑前弹奏《广陵散》的那一集,特别有感觉。现在觉得人物不再是躺着的,都立起来了。”

“真是太好了。你还要借别的书吗?”

“如果不麻烦的话。这次借书不为拍剧了,我想借几本书纯粹是为了阅读的快乐。”

“那更好。林畅,那你自己挑。”一回头,发现吴凯正在吸鼻子。“吴弟弟,我在炖排骨呢,很香吧。你要来一碗吗?”

“那怎么行,上礼拜就借书加蹭饭,这次不能这样了。文姐,我挑好书就走,不打搅你了。”

“太客气了。我今天叫了海音来吃晚饭的,除了砂锅排骨,还有四喜烤麸和醉鸡翅。她们一会儿就到了,你们也留下来吃吧,不过就是加双筷子而已。吴弟弟,飞机上的饭很难吃吧?”

“是,难吃得要命。文姐姐,四喜烤麸是我的最爱。”这下林畅只好摇头了。

说话间,门铃又响了,门一开,海音大摇大摆第走进来,后边跟着她的助理小超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文姐,小超你认识的,这位是温如馨,我代理的新秀,她们二位也是今天晚上要找饭着的孤魂野鬼。你知道小温最近那个剧也是大火,在外吃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了。本来想去林畅投资那个餐厅去吃一顿,可自打他那个《逍遥渡》播了以后,他的粉丝总在那儿打埋伏,我们还是避避吧。”

说话间,林畅和吴凯从书房出来,海音大吃一惊,“你们也在这儿,也来蹭饭的?”

“是。。。加还书。”

海音狐疑地看看林畅,再看看文洁淼 “先吃饭吧,我们都饿死了。”

这顿晚饭吃得非常愉快。席间气氛高涨,海音还带了一瓶加州Napa Valley产的葡萄酒,大家喝了个一干二净。文洁淼发现,林畅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是非常活泼的,插科打诨,还连讲了五个冷笑话,不过众人似乎只听懂了三个。文洁淼觉得这大概是最搞笑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心也好像轻轻地飘起来,从苦痛的黑海中慢慢升腾上去。

那以后,林畅几乎每个周末都来还书。有时候会和朋友过来,有时候自己过来,带着菜,要不是他自己的餐厅做的,要不是他自己做的。“简单的买汰烧还是会的,怎么能老让文姐做饭呢。”

和她在一起,他经常是很静的。像第一次一样,他们饭前会在书房里坐很久,听着音乐。有时候会说很多话,有时候不说。文洁淼最近在杭州工业园区建立客户群,常去杭州出差,有位客户送了她一包一等的碧螺春,嫩滑清香,两人经常就这样坐着,喝着茶,一直坐到暮色四合。因为实在太忙,有时候文洁淼也会把工作带到周末来做。她在手提上忙碌,个别时候还会和西雅图的总部打电话会议。林畅自己登上架子找书看,找碟听,或者看剧本,研究台词。

进入深秋了。衡山路和复兴路上的梧桐开始飘下大片大片的落叶,像金色的蝴蝶,在风里坐着最后的舞蹈。秋天的天空时有薄阴,流云飞渡,低低地压在梧桐树梢。

又一个周六的下午。林畅看着窗外,“文姐,真的很想去衡山路上走走,看看秋天的梧桐树,你回来以后还没去过吧?”

“和下属们去过一次。美国本土来的那一批很喜欢去那里的酒吧喝酒。只有那里,还有复兴路一带,好像还带点上海旧梦的影子。惆怅旧欢如梦,到了那里我总是想到这一句。不过你去那里怕是不成。你去了大概就没法脱身了吧。我要是和你一起去,娱乐界恐怕马上就会地震。”

“我明白。”他的目光转向她,里边有一种深邃的东西。两人很久没有说话。

“其实我很想成家,过普通人的生活,和爱人一起做饭,散步,做最普通的事。但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真的不容易。”

“不是那么不容易,而是你要求高。”文洁淼微笑着说。

“我的要求高吗?”

“当然,只是你没有意识到而已。你想找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温柔如水,举止清雅,品位高,有内蕴,最重要的是,能懂你。知道什么时候你需要陪伴,什么时候让你独处。对了,还有重要的一条,要对你妈妈好,要尊重她。”

林畅已经拍手笑起来。“你太厉害了文姐,修炼十世的女巫大概也没有你这样的功力。我算是服了。你会读人心吗?”

文洁淼笑了。“其实看一个男人的品位,最重要不是他怎么穿衣,走路,听什么音乐和看什么书,而是他选择什么样的女子。”

两人静了一会。文洁淼说,“我和香港有个电话会议要打。你自己看书。”

“好。”

电话会议打了快两个小时。等她出来的时候,书房里低低地放着陈静仪和严庆娟版的莫扎特双钢琴的鸣奏曲。林畅斜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熟睡中的脸庞,像一尊年轻的希腊雕像。高耸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悠长的双眼皮的折痕上,有着一道浅浅的疤痕。颊上有一种淡淡的光泽,像是被水流洗过一样,温润如玉。一双修长的手,放在胸前。好像在睡梦中也在诉说心迹。

文洁淼去柜子里拿了一床羊毛毯,盖在他身上。犹豫很久,然后在沙发边上坐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去抚摸他的唇和他右眼皮上的那块伤疤。最终她的手,轻轻停留在他浓密的黑发上。


浏览(523) (2)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小满时节 留言时间:2016-10-25 19:45:27

此处无声胜有声

回复 | 0
作者:pearl 留言时间:2016-10-18 19:51:57

雁儿说得是啊。做名人得到了很多,名,利,但是也失去了很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变成了一种奢望。

人和人之间的感觉是很难形容的。有些人认识一生也找不到交点,有些人却能一见如故。只能说这是冥冥中的安排,这是命之注定。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0-17 13:38:02

嗯,林畅周末一有空就来,有戏!:-)

洁淼这里的一方净土,对于置身于纷扰喧嚣的娱乐世界里的林畅来说,是上帝赐予他的珍贵礼物。当你不是普通人的时候,享受普通人的生活,是一种难得奢侈。林畅是活明白的人。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