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圣昌文的博客  
圣昌文  
        http://blog.creaders.net/u/57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从“叛国”到“出国” 2018-05-27 18:18:59

 

人生如同一条长河,永远没有回头的机会。

从清末一直到上古, 华夏民族一直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上邦大国,邦外皆为化外之民,是低等民族。

一个上邦大国, 自然要万国来朝,而本国的人却跑到国外去谋生, 对于皇权来说, 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是对我上邦天朝的侮辱,侨民在当时的朝廷眼里就是丢人、败家的玩意, 当然不会重视,治罪杀头都是常事,如明朝和清朝的禁海政策,片帆不得入海,违者以通敌罪论处。

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出国,由闽粤难民开启先例,謂之“逃难”。中国人在异国他乡沦落为难民,但与黑奴不同,尽管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但有打黑工谋生的方便,只要忍气吞声,默默无闻。欧美国家一纸冰冷的移民法案,毫无人情。说翻脸就不认人了。如今的特朗普所为,并非新举。

但是在1949年之后的中国,你想出国就很可能落难,多少人为此一念沦为囚犯冤魂。因为申请成为“想叛国投敌”,偷渡出国,更是大逆不道。文革初期马思聪成功出逃的案例,轰动世界,原因也在此。 出国就是叛国,尤其在文革期间,几乎是中国铁血之律。

五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一瞬,但对于平均寿命不足八十的人来说,就是大半辈子的光阴,一旦碰到了乱世,大难临头,甚至蒙冤而死,成为祭品。

文革从1966年开始到1976年结束,整整十年。四零后五零后两年轻代人,被迫放弃学业,“停课闹革命”,走出课堂,搞大批判、大串联、搞文功武卫,上山下乡。在痴迷癫狂中荒废青春,不知所措。

十年中,几乎天天可以目睹耳闻酷吏暴民对无辜的人的侮辱、迫害。这种对人尊严的侵害,对人性的践踏,空前绝后。无妄之灾随时会从天而降,弱势群体,惶惶不可终日,朝廷权贵,纷纷罢免入狱。无论何时无论何地,这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1969年,“一打三反”。我被隔离拘留。其%中一条“叛国罪”,就是想去香港。幸亏仅仅一念,虽被人告密,但尚无举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时二十刚出头,香港算是什么“国”,也不太明白。

劫后重生于八十年代!恶梦初醒:否定文化革命,平反冤案错案。教育开张,文艺复兴。然而,噩梦虽被惊醒,恐怖萦绕心头。

经历过浩劫的人心灵脆弱敏感,心有余悸;惊魂未定;理性尚存,不容置疑,更深刻的问题是:劫后余生,我应该怎样选择才能够活得更明白更安全?

离开,出逃,出国的愿望在内心中已默默酝酿了二十多年,面对浩劫的清醒、盼望脱离黑暗的夙愿,我,决定自我流放,登上了飞往东京的航班。

就算出国成功,在外生存不易。

我等都是以“留学”为名,,想出去挣钱的。自费留学等于倾其所有的冒险投资,学费、旅费,中介费的总额在八十年代等于是一个人终身的工资。有的还负债,挺而冒此风险。当时出国只准携带1万日元,从成田机场到东京市内公交车3500日元。去临时居住点出租费可能还不够。于是两手空空,必须去打工。所谓“就学”就是获得暂留资格的必须,争取打黑工的机会。当时,在东京打工一天几乎相当于上海一个月的工资。所以,只要获得自费留学生资格的,不管原来是工程师、教师、干部、艺术家,都要争取洗碗、清扫等简易工作,咬紧牙关,熬到出头之日。

我有易学与国画二技,所以过了语言关就可以凭此混饭吃、混学费,居然还有剩余。1990年春,省吃俭用的积蓄成了我自我担保的凭证,顺利获得法国驻日使馆的签证,途径汉城飞抵巴黎。从留学生到自由职业到定居获得法国国籍,花了整整十一年。1990-1994年,上海的妻儿也都顺利移民法国。

不必去宣扬什么“东西方文化交流”,更不必太认真地思考异域文化与人种差异,我只有一句话:“当我在追求真正的自由之时,法兰西共和国接受了我。”

我的子女年少无知,但是他们可以避免了我的前半生的命运。

西方哲学喜欢用光明、太阳来打比喻。火的哲学体现一种自我燃烧,自由的自我否定,同时烧向外部世界,灵魂的自由像燃烧的火焰。

我不会如此热烈。但是我已足矣。

恢复了天赋人权,获得了自由思考的余地,其它都是浮云。

冥冥之中,这句话应验了我的后半生。



浏览(1179) (14) 评论(3)
发表评论
“五四”之劫 2018-05-04 19:28:46

一战期间,中国是战胜国。然后,一战结束后,列强签订《凡尔赛和约》,中国人提出要归还大战期间日本从德国手中夺去的山东各项权利等,然而列强无视。在中古国杰出外交家顾维钧的努力下,中国代表团拒绝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

1919128日,顾维钧受命于危难,就山东问题作了一次缜密细致、畅快淋漓的精彩发言,从历史、经济、文化各方面说明了山东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力地批驳了日本的无理要求。在他的雄辩面前,日本代表完全处于劣势。因分赃不均。意大利在争吵中退出了和会。日本借机要挟:如果山东问题得不到满足,就将效仿意大利。为了自己的利益,几个大国最终决定牺牲中国的合法权益,先后向日本妥协,并强迫中国无条件接受。这一事件成为点燃了“五四运动”的火种。在北大的“庚子赔款生”海归教授们纵容下,无知学生不反元凶“英美法”,兴起反日反政府的暴乱。此后,假洋教授,居然纷纷提倡西学。由愤青变成“教育卖国”。于是革命就来了。

中国近代动乱以“五四”为始。近两个甲子的中国之难无不与“五四”有关。

    1900年,八国联军庚子屠城,强获血款。以此血款之一角,交于愚人粗汉蔡元培,蔡借花献佛,诱惑无知,招募“庚子学子”,赴欧美公读,逐开西学之盛而毁中华文明、推广殖民文化之卖国传统。数年后“庚子海归”,云集北京,得志狂妄,崇洋媚外。就有“五四新文化运动”,倡白话,骂孔子,设西洋教育体系,中国传统文化被排斥于民间,此后产生大批反骨昭然的中青年“民主知识分子”,反蒋灭民国。其中入党入仕,不计其数,1949年之后,运好的活下来,当代的中国“文化名人”,几乎绝大部分都是欧美法日海归,他们居各部各大高校的高位而自吹自擂,拍马求荣,互相迫害。如吴晗之辈可以出任北京市长。一言以蔽之。“五四”乃国殇之劫难。唯有胡适独醒,”逃离北大、远渋重洋。此后数十年,所谓“爱国的”庚子海归,狂妄不可一世。天才农家子,一代毛伟人,趁红羊一劫,一举灭了残留“庚子爱国海归”,令其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后悔莫及,死无葬身之地。大快冤魂义和团”、丙午“红卫兵”之心。

       



浏览(44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自欺心理 2018-04-04 21:06:16

    在社会发展文化繁荣的历史与现实的背景下,人类智力认识的误区之延伸扩大无法想象,因为人们几乎无法自拔已经陷入的自我“心理盲区”。

上当受骗,轻信谣言,甘心接受无稽之谈,痴迷“名人、名牌、勋章、金奖”。

为什么有那么多错误的信念仍会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广泛传播?为什么试图否认这些谣言和迷信的种种举措只会适得其反?问题不在于智商——就连一些著名人物也曾经被一些匪夷所思、毫无根据的理论欺骗。但最近的一些心理学研究或许能提供答案,让我们明白,编造一条能够绕过大脑欺诈过滤系统的谣言是多么简单。

        一种令人有些羞愧的解释是,人类都是“认知吝啬者”——为了节约时间和精力,我们的大脑面对谣言时往往使用直觉,而不是逻辑分析。换言之,不加思考是人类的普遍习性。

举个简单的例子,请快速回答以下问题:

“在摩西方舟上,每种动物有多少只?”

“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是哪国总统?”

即便已经明确要求志愿者留心不准确的描述,但仍有10%至50%的志愿者没有注意到其中存在的错误:方舟的建造者是诺亚,不是摩西;撒切尔是首相,不是总统。

这种心不在焉现象被称作“摩西错觉”,它说明我们是多么容易忽视细节信息,只把注意力放在要点内容上。我们通常只会从感觉上判断某件事情正确与否,然后决定是否接受。“即便我们‘知道’应该关注事实和证据,但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跟着感觉走。

迄今为止的谎言灾难表明,我们对信息作出本能反应时只会考虑以下七个简单的问题:

信息来源是否出自新闻媒体、政府行政机构?

信息是否与名人有关?

信息是否有很多人相信?

信息否符合我所掌握的其他知识?

信息与我有什么关系?

信息是否稀少或偶然?

信息是否描述得流畅还有图像配合?

商品信息是否提供了高价格?

关键在于,我们对每一个问题的反应都离开了对信息真实性的考虑,把价格替代了价值,因为价值判断非易。同时还会受到某些信息的干扰,但这些干扰信息与事实毫无联系。

事实上,宁肯一头扎进沙子里也不愿听取质疑信息与信念的证据,几乎成为“习惯与习俗”,即便这些证据非常确凿。

来看看其中的两个问题:“世上历来有那么多人看重“信念”和“信息来自的宏大背景?”我们往往都会相信权威、相信重复、相信信息之源,而不加思考。尽管那些信念与信息那么荒诞无稽。例如,当持有某种观点的人不断在电视节目上阐述自己的理念时,便会让人形成一种错觉,误以为这个观点已经十分流行,并且已经被人们广泛接受。我们最终便很容易相信这个观点。

另外,我们还会考虑一段内容的“认知性流畅度”——从本质上讲,就好像是它是否讲了一个连贯的好故事,让我们容易产生画面感。“如果某个说法让人感觉流畅且易于理解,那么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希望此事属实。”倘若这种说法与我们的预期相符,那就更容易让我们相信。“内容必须具有粘性——需要有一段内容与你已知的信息一致,从而强化你的信念。

       一段流畅的演讲可以瞬间提升某种说法的“认知流畅度”,从而增强它的可信度。倘若配上图片,就更容易让人相信文章的说法。重复易于阅读的字体或者模糊简单的话语,也都可以提升认知流畅性,而使人陷入圈套。

鉴于这些发现,你应该逐渐理解那些“信息与信念”为何传播得如此广泛,深入人心。另外,信息来自你信任的人——你的朋友——会导致其可信度增加,诈骗便从“友情”入手,这个普遍性手段本身就非常生动,而且很容易产生盲区,它拥有极高的“可信度”。如果你恰好又有某种“贪图”,不加思考,吝啬大脑“认知”,那么一切故意隐瞒、歪曲事实、别有用心的骗局便与你的“心理”完美契合起来。例如朋友会“热情”推荐珍贵古玩字画(膺品)给你,“你买下来吧,它值上亿,我帮你交涉”。这里,你会忘记一条常识:既然利润如此丰厚,“好心”的“朋友”为何自己不买?我们把这类心理称为“友情认知”。

      所有受骗者们!除了在强权暴力、毒品麻药的支配以外,你们必须承认是自己的“心理”使你们蒙蔽上当。

可悲可泣的是这几乎都是“永恒”的

心理。

如果说“谎言的重复会变成真理”,那么“认知的吝啬是慷慨的迷魂汤”。




浏览(17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博导”“博主”的双簧 2018-04-02 10:04:33

   


  奇怪!思考一下吧!

一位“博导”,一位“博主”,一唱一和,虚伪地告诉人们,“想首先致力于倾听,倾听自我和其他人生命的声音,倾听细小的自然界其他生命的声音”。
  这也一直是博主老高“二十多年来所思所虑的首要关注点”。

这些抄书成癖不加思考的“学者”,可笑可悲!活下去,最重要,不言而喻。为何成为“第一正义”?由此引发关注的焦点是:保证几亿人的基本生活,是伟大的创举。
 这二位“也希望这些吁求尊重和珍惜生命的声音能够被更多的人听到,从而我们都来注意倾听现实生活中生命的声音,尤其注意倾听那些弱小的生命的声音,这不仅包括我们同类中的弱者和幼者的声音,也包括那些相对于人来说已经变得非常弱小的其他动物、其他物种的声音”,我希望他们去倾听猪羊牛兔被斩杀前的哀鸣,“它们的喃喃低语,倾听那甚至可能是奄奄一息的声音。”






浏览(42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诡秘之论为谁辩? 2017-12-21 05:51:54


留言时间:2017-12-21 08:42:44

我是66届高中毕业生。母校延安中学是上海文革的第一个落难之地。因为华东地区的最高级别军人干部子弟,带来了第一批清华红卫兵。血统论、抄家、武斗由这批15、6、7岁的暴力血统崽儿开始。我立即闻风而去上海市府咨询,得到支持,回校连夜敞开校门,与这批暴徒展开广场辩论。结果他们抱头痛哭,逃入熊应堂家,从后门逃离。万万想不到暴行爆发,全国遭殃。李逊生于何年,何方子孙,不得而知。这种全民“革命化”论,诡秘而为谁辩护,我们一眼就能看到其毒性。老高大为赞赏吹捧,古怪诡秘,高深莫测。





浏览(89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