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网络日志正文
阿拉巴马是否敲响了白人国家主义的丧钟? 2017-12-18 12:18:39

“川普万岁!人民万岁!胜利万岁 Hail Trump, hail our people, hail victory!”

2016年11月19日,在川普当选总统后的第一个周末,国家政策研究所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 的理查德·斯宾塞 Richard Spencer在另类右翼alt-right在华盛顿DC的一次集会上高呼。

“川普万岁!人民万岁!胜利万岁”!

参加集会的两百多人齐声高呼!

“直到上一代,美国是白人国家,美国是为我们的富足而设计的。祂为我们而创立,传承给我们,属于我们 America was until this past generation a white country designed for ourselves and our posterity. It is our creation, it is our inheritance, and it belongs to us”,斯宾塞大声疾呼。


八月十一日,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

以抗议地方政府转移李将军雕像为名义,几十个极端右翼组织(包括:新纳粹组织《每日风暴》和《国家社会运动》、新邦联Confederate组织《南部联盟》、白人至上组织《欧洲身份 Identity Evropa》以及三K党,完整名单见维基百科 )发起了《右翼团结集会 Unite the Right Rally》,这是一次诏示极右势力的大集会。

在当晚的集会上,前3K党领袖戴维·杜克(David Duke,就是他号召追随者将选票投给川普;而川普最初拒绝谴责此人)说“我们决心把我们的国家夺回来,我们要实现川普的许诺 We are determined to take our country back. We're going to fulfill the promises of Donald Trump”!

震耳欲聋的“你们不能取代我们!犹太人不能取代我们!”不仅令夏洛茨维尔颤栗,也让整个美国颤栗。

第二天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一名右翼恐怖分子驾车冲入反示威人群造成一死19伤的惨剧。


极右组织们不仅动员起来了,而且联合起来、行动起来了。以“右翼联合” 为引子、在国家主义的招牌下,“泛极右” 联合阵线形成了。


川普的军师班农先生宣称他不一样。

班农宣称他是国家主义者、但不是白人国家主义者。很多担忧全球化冲击美国的选民如远方兄对此笃信不疑。

咱们看看班农是如何影响川普的。

2016年8月21日,在硅谷的一次座谈会上,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川普谈及H-1B 【注一】签证时表示”如果(外国)学生从哈佛斯坦福毕业,我们却把他们拒之门外,这是很糟的;我们必须将这些人留下。你同意吗?”,川普转头问班农。

这是班农的回答:

“当三分之二的CEO来自南亚或亚洲的时候,我会严厉一些 … 一个国家不仅仅是经济,我们是一个[公民社会] Well. I got to be tougher…when two thirds or more of the CEOS in Silicon Valley are from South Asia or Asia…A country is more than an economy. We are a civic society (注意:班农用的是 civic society 而不是 civil society 【注二】)”。

班农的立场,读者自己去辨别吧。

本月14号,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通知,宣称计划取消H-1B签证持有者配偶在美工作资格。


美国人担忧,他们的国家走向何方。

其它国家的民众也忧虑。两百多年来,美国是自由世界的灯塔;现在白人极端势力猖獗,美国还是吗?

牧人一直以为,美国有现代社会最成熟的民主制度,美国的民主能抵挡有authoritarian思维的川普。牧人跟大家一样开始怀疑,美国能吗?


11月七号,弗吉尼亚州长选举。

弗吉尼亚是摇摆州。民主党州长已经在位八年,现任州长支持率并不是特别高,按照美国选民的习惯,共和党成算大一些。

现在共和党在联邦层面控制着行政、立法两大机构,同时三分之二的州长是共和党,民主党拿下这一席有重要的象征性意义;选前民调胶着,共和党的Gillespie 和民主党的Northam交替领先;白宫一再表示愿意为Gillespie出力,但是因为川普在弗吉尼亚支持率低迷,Gillespie婉拒了川普。

结果令所有人大跌眼镜,Gillespie竟输了近9%。

“川普因素很大 ‘big factor’”,Gillespie事后说。


12月12日,阿拉巴马参议员补选。

这个深深红应该没有悬念,共和党早已把这一席收入囊中。

偏偏就这么邪门儿,国师班农把共和党建制派候选人顶下去、推出了一位草根罗伊·摩尔,然后这位捍卫传统价值的虔诚基督徒被之前爆出喜好和teenagers约会。

最后一刻,川普拼力助选,为选情低迷的摩尔打一剂强心针。

但是摩尔竟然输了。

这个结果对共和党无异于七级地震,震中在阿拉巴马!


作为全美瞩目的中心,这不是阿拉巴马的第一次。

62年前,也是12月,蒙哥马利的罗莎·帕克斯拒绝为白人让座而被捕,引发了轰轰烈烈、持续了381天的抵制蒙哥马利公车运动,直到最高法院在“布劳德诉盖尔”案中判定公车上进行种族隔离违宪,导致了种族隔离在美国的彻底终结【注三】

这一次,阿拉巴马能成为击败白人国家主义的桥头堡吗?明年中期选举将会见分晓,咱们拭目以待。



附:舌尖上的世界 《白人主义与白国主义》 

(这是个很大的题目,就零敲碎打地一点点抖搂吧。站在哪一个立场讨论?不妨试一试站在难度大的立场,为什么不呢?不许批判!我自己能批判得更深刻)

保守政治行动大会(CAPC)落幕之后,未来一些年的美国政治大致走向开始有了一个相当清晰的线条。当然,线索早已存在了相当些时间,只是人们看不到,不愿意看到,或者假装看不到。

不愿看到或者假装看不到的还是,并且还将仍然是,大多数人。

'白国主义',那是不同于'白人主义'的。有人说,白人主义是大K,'KKK',白国主义是小k,'kkk',好像白国主义只是个羞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白人主义。这么简单粗暴划成份实在不好,那正是'团结了敌人孤立了自己',然后就坐等'农村包围城市'的下场吧。

这次的CPAC,先是彬彬有礼地把个自称白国主义者的Richard Spencer先生一脚踢了出去,然后敞开胸怀把白国主义的真正操盘手Stephen Bannon礼请进门。这两件事同时发生听起来有些怪,一个是新科总统的衷心支持者一个是他的总策略师,何故薄彼而厚此?

但是Spencer先生确实跨进了禁区,他在川普当选的庆祝会上狂喜地高呼'嗨尔,川普',并且刻意引用纳粹宣传机器的词汇,称Free Press为'Lügenpresse'(Lying Press)。Spencer无疑是踩了线,越界进了白人主义的地盘。

至少在表面上,Bannon不认同Spencer的'和平种族清洗' (Peaceful Ethnic Cleansing),虽然他同时也清楚地认识到一种潜在的威胁。在谈到硅谷多家企业的总管为来自亚洲或南亚时,Bannon曾经表示过忧虑:“I think …, a country is more than an Economy. We are a civic society." 对他来说,移民问题并不仅仅在合法非法上,即便是技术移民搞得不好也会威胁到美国这个civic society,移民政策必须重新解构,deconstruction。

'白人主义'与'白国主义'有些至关重要的差别。如果有人说Bannon是在发表'宁要白色的草不要不够白的苗'一类谬论,那并不是的。他在说'土壤'的问题,不是'苗'的问题。敌视'苗'与保护'土壤',这是有精细差别的两种态度。

我认为,Bannon先生的忧虑并非空穴来风,虽然这话左派们听了会气得发疯。但他们否认或者拒绝这个忧虑更只会把更多的(白)人推向对立一方。左右这一次大选的并不仅仅是Economy问题,引导未来数年政治的也就不是Economic Nationalism,而是 White Nationalism。

(仍然站在Stephen Bannon的立场考察,不持批判态度,欢迎大批判,不欢迎没文化的批判。)

文化焦虑是个普世存在、在世界各处屡屡发生着的现象。

历史上,大清帝国被大英帝国交裆一脚踢倒在地的时候,文化焦虑的呻唤声曾最为高亢响亮。好在文化这个东西在中国那里毕竟只是士大夫阶层的玩意儿,当这一阶层终于被自行悉数革除夷尽之后,文化焦虑感也就淡漠下去。挨过阉割的太监不懂得性所带来的焦虑感,是同样的道理。眼下的中国人也只是为世俗而焦虑着了。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世界,轮到欧美国家开始文化焦虑了。英国一焦虑,与海峡另一边的欧洲划清了界限,美国一焦虑,非政客的川普当上了总统。

焦虑感来自内忧外患。'内忧',出于'资本主义危机',在Bannon眼中,曾经的资本主义是有其文化内涵的,所以它才可以算得上是一种'主义。用我的话说,更恰当的用词可以是'主义资本' - 是有着主观意识、讲究原则的资本运作。Bannon称那样的资本主义为'启蒙了的资本主义',它遵守着基督教文化中的潜规则,尊重同为基督徒的社会中人。但在近几十年中,资本主义丧失了它的宝贵内涵,成为一种纯粹的巧取豪夺工具。这一点,资本中国可以作个完美的范例,它没有任何意识与原则,和'主义'也就完全扯不上关系。同时我们也可以理解Bannon为什么对硅谷多家企业由亚洲人担当CEO心生反感 - 基督教文化内涵的传承何在?来自东方古文明的移民难以受到现代文明的浸润,好似水难以溶入油中,这是个难以争辩的事实。他们的脐带还连接在古旧文明的母体之上,确实无法也无力割舍。

'外患'来自另外一个古代文明,伊斯兰教。这一个冲突就不再仅是'油水难溶',而是'水火不容'了。这一个古文明不但同样在骨子里缺失了民主的基因,它更从诞生之初就是与基督教文明为敌的。西方左派们一直在徒劳地企图将伊斯兰宗教与伊斯兰主义分别讨论,但极端伊斯兰主义是这一宗教的自然产物,鸡与蛋也就并不可能分开来对待之。在这一点上,自由思想者Christopher Hitchens,Sam Harris他们有着相同的认识,甚至 Bill Maher也持相似的观点,但是左派们拒绝讨论。

西方左派们在'多元文化'口号下对古代文明所做的拉拢和绥靖努力已遭到现实无情地嘲弄,欧美国家必须在'nationalism'的旗帜下复兴基督教文化的统治地位。'民族主义'是一个糟糕的中文翻译,Bannon的'nationalism'是以西方文化为中心的,与'文化相对主义'尖锐对立的'文化排他主义'。我因之称其为'白国主义',以与中国人的'非我族类'式民族主义相区别。全面的对抗势将不可避免,那么就勇敢地迎接它吧!“Capitalism, Nationalism,  Judeo-Christian values”,将成为再造美国伟大的三重基石。


【注一】H-1B 指特殊专业人员/临时工作签证Specialty Occupations/ Temporary Worker Visas 。H-1B系美国最主要的工作签证类别,发放给美国公司雇佣的外国籍有专业技能的员工,属于非移民签证的一种。

【注二】civic society 和 civil society 都有公民社会的含义。关于 civic 和 civil 的区别,这个链接 http://languagemystery.blogspot.ca/2013/04/civic-civil.html 解释的比较清晰。泛泛地说 civic 更强调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而 civil 更强调公民权利。

【注三】:关于罗莎·帕克斯和“布劳德诉盖尔”案,参见维基百科: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羅莎·帕克斯 和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Browder_v._Gayle


相关

从参议员选举看社会保守派的虚伪


浏览(10413) (103) 评论(2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23 05:39:46

Another example who believe he/she knows better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22 20:11:59

《《见仁见智不假,不过多数美国人认为是权利。》》

美国人现在没什么目标,同性婚姻就是吃饱撑出的议题,没事找事。

传宗接代是婚姻里,也是人类最重要的活动,因此有法律保护。但同性婚姻的婚姻内一定做不到这一点,因此是胡闹。当然法律要保护胡闹也没啥大不了。

回复 | 0
作者:南大街哦哦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2-22 19:36:44

穷人福利等上多做文章,

++++++++++++

给闲人再多福利,他也不投民主党的票吧?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7-12-21 19:32:23

见仁见智不假,不过多数美国人认为是权利。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华山 留言时间:2017-12-21 19:31:02

文章的题目和结尾都是问号。

回复 | 1
作者:双不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20 18:05:51

The bottom line 是这个问题:什么是人的权利?这方面牧人完全回归经典,人的权利只有两个:生命和自由。每当社会争论某项权利的时候,人们不妨想想是不是基本权利而形成自己的判断。

所以同性婚姻是人权而healthcare不是。》》》

按这个人权定义,healthcare一定是人权,生命权。

同性婚姻属于胡闹权,是否算自由见仁见智。

回复 | 0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7-12-20 16:07:47

言之过早。

最近在几个州的议员(包括阿拉巴马)角逐中,民主党的意图表现过早,喜庆过分。需知特朗普并没有政经理念,全靠的是煽动不满情绪上台的,这是他与他团队的长项。中期选举还有一年。民主党需要的是韬光养晦,在医改,移民,穷人福利等上多做文章,利用反对党的优势,在明年十一月全面夺权参众领导权,这才是正经。

那些底层的白人阶层,两年多不会有大的实惠,只要不羞辱他们,不让他们再狂热,那就保证中期选举的翻盘一定成功。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20 05:10:49

我欣赏牧兄的这段描述"

先说进步运动,咱们大方向看法一致,即西方的progressive movement过头了、应该pause and rethink。

The bottom line 是这个问题:什么是人的权利?这方面牧人完全回归经典,人的权利只有两个:生命和自由。每当社会争论某项权利的时候,人们不妨想想是不是基本权利而形成自己的判断。

所以同性婚姻是人权而healthcare不是。"

我不认为我们在概念和原则上有太大的差别。如果说有,我对某个个人的作用看的不大,而对一个环境和趋势更看重。牧兄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20 04:48:54

至于班农,we fundamentally disagree with each other 。

班农是个很聪明的人,是川普的国师,这大概是我们唯一同意的地方。

在牧人看来,班农理想的美国(乃至西方)是白人的美国,为达到这个目的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摩尔的例子太典型了。他真的认为靠摩尔这样的人来建构他理想中的civic society吗?

如果他真的这么认为很可怕,如果他不真的认为更加可怕。

先说这么多吧,远方兄节日好。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20 04:41:24

分两部分回复远方兄。

先说进步运动,咱们大方向看法一致,即西方的progressive movement过头了、应该pause and rethink。

The bottom line 是这个问题:什么是人的权利?这方面牧人完全回归经典,人的权利只有两个:生命和自由。每当社会争论某项权利的时候,人们不妨想想是不是基本权利而形成自己的判断。

所以同性婚姻是人权而healthcare不是。

至于左派认为救济越多选票越多跟自由派希望美国垮掉一样是nonsens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9 21:40:39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19 21:40:16

"关于班农…

年初的时候,牧人问过远方兄如何理解班农的国家主义,远方兄回答班的国家主义是经济国家主义;牧人没有回复,但是牧人不同意远方兄的判断。

牧人看到的班农的国家主义本质上就是白人国家主义。牧人一开始不肯定,但是通过班为摩尔的助选已经比较肯定了。"

牧兄,

我认为美国处在一个需要reset的时候,需要班农这样的thinking。班农在摩尔选举上的策略是过于自信了,对白人妇女和黑人选票的作用低估了。输了选举其实也不是坏事,我个人觉得共和党内战的话并不见得班农就能赢,但是民主党赢是肯定的。川普的tax cut如果能带来稳定的GDP 3+%,明年的中期选举民主党还会没戏的。说班农是白人国家主义是不符合事实的,他公开多次澄清什么是经济国家主义,他个人以前最喜欢的秘书是黑人,他有好多黑人好朋友,等等。人们非要说是白人国家主义,那就只能给人言论自由了。美国任何一个理性的政治人物都知道,在美国某个人种要至上是不可能的。很多左派只是把弱势种族的问题用一个强势种族做反衬,叫族群挑动来满足他们要扶贫和扶弱的博爱好心而已。

美国本质上是50:50国家,正在试验一种融合多个不同价值观和种族的社会,文化和治理体制。很多人很早前以为这个大熔炉问题早解决了,现在来看,那是在progressive movement还处在真正进步过程中的现象。问题是progressive的本质就是不接受他们自己推崇的社会进步,要不断的打破,否则其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必然会是走极端的。依赖政府救济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到底政府每个月应该救济多少呢?左派们是不会满足类似的进步的,对他们来说,政府救济越多越好,否则他们就没了选票。所以我认为美国最终不能成为真正的大熔炉,根本的原因肯定是progressive的极端恶果。那就是人类最大的不幸了。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19 13:19:26

I would question facts, not judgement.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7-12-19 13:13:56

四哥可以写一写BLM与antifa打砸抢的事,这样就没有选择性了。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7-12-19 10:44:37

还是多关心关心加拿大吧。加拿大的白左与美国白左半斤八两。华人迟早是加拿大白左清算的对象。

回复 | 3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7-12-19 10:41:26

川普上台一年,白人至上的事件总共有几次?BLM与antifa打砸抢闹事的事件有多少次?我决不支持白人至上,但白人至上在美国根本就是旁枝末节,根本上不了台面。真正大闹特闹的是黑穆西至上。正常人被LGBT歧视,华人被黑穆西欺榨,这都是每天发生的切切实实的事。选择性地只拿白人至上说事儿,这与中宣部有何区别?!

不要被对川普的憎恨与厌恶蒙敞了双眼,华人利益永远第一。

回复 | 4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9 04:50:45

关于班农…

年初的时候,牧人问过远方兄如何理解班农的国家主义,远方兄回答班的国家主义是经济国家主义;牧人没有回复,但是牧人不同意远方兄的判断。

牧人看到的班农的国家主义本质上就是白人国家主义。牧人一开始不肯定,但是通过班为摩尔的助选已经比较肯定了。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9 04:44:42

对于川普,我们的判断是不同的。

从川普现在的言论和行动看,他有很强的authoritarian思维。当选以来,他是不是已经违法了、或者他会不会违法,我们将来也许会知道、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9 04:40:08

先谢谢远方兄跟评。

关于远方兄的三点,牧人基本没有异议,简单跟几句。

1)同意。牧人理解远方兄的说的上帝是广义的;

2)有思想的从来都是少数。牧人有一个朋友(就是牧人引用的《白国主义》的作者)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链接附上,如果被链接万维和谐了可以搜索“舌尖上的世界 尼安德特人静静地伏在灌木丛后面,盯着谷地里的那头大角鹿”),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603/article-283740.html

3)牧人总体上不赞同progressive movement。跟远方兄的不同也许在具体实施上,譬如对同性婚姻的态度。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8 22:58:34

引用一段尼采的话:

"An idealist is incorrigible: if he is thrown out of his heaven he makes an ideal of his hell. Let him be disillusioned and behold!he will embrace this disillusionment just as fervently as a little while before he embraced his hopes. Insofar as his tendency is among the great incurable tendencies of human nature he is able to give rise to tragic destinies and afterwards become the subject of tragedies: for tragedies have to do with precisely what is incurable, ineluctable, inescapable in the fate and character of man."

对Mr. Bannon也适用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8 22:49:21

另外Bannon的economic nationalism是精准的,无需几年我们就会看到中国,俄罗斯,包括欧洲的配合。日本,韩国,加拿大已经在匹配。沙特也是一个例子,马上改变,配合美国可能的推出。我的另外一个观点就是一头狮子带领99头羊,就是100头狮子,一头羊带领99头狮子,事实会是什么样?中国,俄罗斯领导世界?让他们试试看?我觉得那些globalists担心美国的退出会给中国和俄罗斯赢的机会是很可笑的。中国和俄罗斯对自己的国民都搞不定,尤其是中国,自己搞出低端人口,还领导世界?不打不相识还是这个世界上获得truth的很好的方式。美国就应该退出,不要再当世界警察。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8 22:38:45

牧兄好,

我从三个方面简单说一下,有空我专门写博来描述:

1.我认为人是选边的动物,公平,正义只能是由上帝给予,人间只是理想,实现不了的理想就会被很多人利用。这种价值观是我在中国出生和成长,后来来美国后固化的。

2.我个人虽然是汉族,在集体中从来就不属于多数,这跟属于某个种族没有关系。对自己是少数包括少数民族从不感到有什么不安,也没受过什么欺压,尤其在美国的三十年从没感到过被人歧视。我个人也最倾向Judeo-Christian values,因为这是人类历史上对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最好的价值观实践。我个人有很多这方面的经历,从我在刚来美国时的host family开始。那对普通白人christian夫妇,自己没有孩子,到印度领养两个残疾孩子,这比很多口号者要伟大的多。

3.我对左派progressvive和博爱理想主义者的反感在于这些人本质上hate progress和理想的。因为他们需要营造一个没有进步的社会,需要一些disillusional 理念来获得其他大多数人的赞美,甚至供奉和献身,历史上太多这样的人是虚伪的大骗子。

另外对川普,我关注的是他是否会用行政权力违法?比如以莫须有的名义解雇穆勒。因为美国的rule of law才是做要紧的。只要美国的rule of law不被任何一方破坏(政治正确一方和川普一方),美国还会是世界上最好制度的自由国家。

回复 | 0
作者:韫栋砳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18 16:26:20

这方面主流媒体早有分析。川普就是靠这个(经济形势好)才敢乱搞的。共和党大佬也因此由川普瞎弄,希望他能弄出点名堂来,只要不危及到党的基本盘就可以。

其实暗地里,川普的支持者有一部分(除了铁粉)已经开始松动了,但是还达不到landslide的趋势。整个党争翻盘需要一个trigger,而经济方面与通俄门出现的大纰漏和川普今后所犯的严重错误正是这样的一个trigger。这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只能等着瞧。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7-12-18 16:06:05

舌兄高见。不能靠炒作白人至上来击败白人至上。

舌尖上的世界 2017-12-19 07:51

我来试着引申一下Bannon的想法,“只要自由派们把全副精力放在‘白人主义’之上,‘白国主义’就终将会成功。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韫栋砳 留言时间:2017-12-18 15:31:41

不一定。

现在经济形势非常好,但是川普的支持率低至32%;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任总统第一年的支持率如此惨不忍睹。

运动兄如何解释?

另外,牧人以为川普不至于蠢到炒穆勒;大多数法律专家(包括不赞成穆勒seize部分电邮的做法)都说,炒穆勒之日就是川普的死期。

回复 | 0
作者:韫栋砳 留言时间:2017-12-18 14:46:46

个人浅见,这次中期选举取决于两大因素:(1)经济成长;(2)通俄案进展。

以目前形式来看,美国经济正稳步复苏成长,世界经济环境也在改善,这是过去几年来多国多方面的努力所致。川普肯定会将其罗列为自己的政绩。与此同时,川普团队会对通俄案的调查采取一定措施,周末川普律师的对穆勒检查官的职责就是一个有计划的步骤。

阿拉巴马的结果说明川普在某些情况下有减分的作用。但最后的决定因素还是经济成长数据与通俄案调查的结果。人们只能静观其变。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18 14:30:23

牧人不在乎阿拉巴马是否红彤彤,关键是有没有tolerance。

摩尔臭不假、大量黑人投票不假,但是琼斯的获胜还跟不少白人不投票和部分白人选票流向琼斯有关。

你说的弗吉尼亚的情况牧人也知道,但是民主党大胜9%还是出人意料。

看明年中期选举吧。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2-18 13:53:13

博主过分解读阿拉巴马选举的意义。阿拉巴马仍然是一个红彤彤的保守州。共和党摩尔这个候选人实在是臭不可闻,加之黑人大量出来参选,才有琼斯以1万票的微弱多数取胜。中期选举的结果,取决于双方选民的积极性,在积极性大致相同的情况下,共和党在阿拉巴马取胜的机会比较大。

弗吉尼亚情况则完全不同,这个州近年来蓝化的趋势明显,两位联邦参议员和州长都是民主党,川普去年败给克林顿。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