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网络日志正文
ZT:McCain神话 2018-09-03 17:36:41

舌兄是桑德斯的支持者、换句话说他是“左左”,却是牧人极尊重的对手,是烹调高手、还是学识渊博的翩翩君子。

一周前在牧人即兴的《Remembering An American Hero!》文后,舌兄曾直言:好像毛贼时代的周被人高调纪念一样,川贼时代的麦肯也会被大加纪念成一个时代的英雄,以比照出对活人的不齿。 

牧人当即回复:舌兄这个比喻不妥! 对麦肯的高调纪念肯定是一种反衬,但是麦肯和周是完全不同的人。 周是为虎作伥的戏子,麦肯是有缺点的英雄、an honorable man! 

舌兄回复说: ‘瘸子里面拔将军’的比喻可以吗?瘸子不是伥,只是有些身体的缺点。

牧人明白舌兄有两个意思:

  1. 对麦肯的纪念被政治化了;

  2. 麦肯是瘸子里的将军,牧人将其拔高了。

今天是麦肯入殓的第二日,看到了舌兄的这篇对麦肯的纪念文章:有褒有贬、不卑不亢,而且完全是舌兄个人的感受。文字不长,牧人却以为是麦肯最好的纪念文章,转载以飨万维网友。

说明一下,作为桑德斯的支持者,舌兄对川普才是“不共戴天”,动辄以“老贼”相赠。为保证原文的连贯,牧人没有删改,希望川普的支持者忽略(原谅)舌兄这两个字,只专注于他对麦肯的评价是否中肯。


McCain神话

舌尖上的世界  

斯人已逝,盖棺定论,美好的话语好大一箩筐,静下心来,该是说说实在话的时候了。《The Myth of John McCain》这篇文章伊始提出了两个问题:我们将会怎样纪念McCain?我们应当怎样纪念McCain

前一个问题这个周末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 McCain被恭送上了美利坚的图腾柱,地位崇高无可争议。第二个问题我来试试回答:John McCain是个简单的好人。

简单的好人有他是非明确的善恶观。美越战争,McCain义无反顾为国前驱走上战场,简单的人不去多想这可能是一场错误的战争。被击落受伤被俘,他明白不可以背叛国家抛弃战友,黑白分明不费思量,选择靠的是勇气而非思辨。McCain做到了。

越战归来,受尽磨难的McCain痛恨他的敌人,提起那些亚洲佬们总是用Gook这个蔑称,一直到他竞选总统时被人多次诟病才勉强表示了歉意。这我完全能理解他,一个简单的好人有他简单分明的好恶观,不免会有些脸谱化模式化,不必求全责备。

以国家英雄的身份从政进入国会,无几便被卷进政治献金丑闻之中,调查结果以“Poor Judgement”的轻描淡写结论过了关。这是McCain第一次需要在一个灰色地带判断是非的事情,他不很成功。Poor Judgement可以算是对一个简单的好人比较恰当的诊断。但是McCain一旦得到了是非标准立刻开始全力推动政治捐款改革,知错改错,多数国会政客只能望其项背。

战争狂人的形象却是改不掉也从不想改掉的如果说越战是一个历史的错误,伊战则是一场不义的战争,McCain是这场战争的强力推手,也是最后一个极不情愿地承认那是一次‘错误’的政客。他没有放过一次鼓吹战争的机会,一个简单的好人,世界观不免是有些简化的,让一个简单的好人去处理复杂的世界,有时会像是把斗牛请进了瓷器店。

破到不能再破的Poor Judgement是把那位Sarah Palin女士找来作副统帅候选人。天大一个败笔!挑中她虽是应景,但事实上,那也是为川普式民粹奏响了一段序曲。McCain的葬礼都没有邀请他的竞选伙伴出席,何等尴尬。对比Obama与Biden二人的志同道合亲如手足,McCain实在有太大的理由怀疑一下自己的判断能力。

但是吉人自有天相,简单的好人黑白分明的是非观有了他的用武之地,Trump时代来了!窃国之贼仍然是贼,这在McCain明确无误毫无可疑。两个人的人品完全南辕北辙,只有善恶不明的人们才会认为对抗只是出于私怨,Trump是在破坏McCain所尊崇的那一个体系。

John McCain在他生命将熄之时,用尽余力努力证明自己为善为是而Trump为恶为非,他把战斗一直持续到他生命终止之后,他是个一个从不放弃战斗的人。历史会为此记录下他生命中这一个发光的时刻,如果那只是一个神话,又如何呢?

浏览(419) (1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8-09-04 17:12:16

同意,麦凯恩是著名的鹰派,与希拉里差不多。伊拉克战争是他们的重大失误。这个错误本不该犯,因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大规模杀伤武器,但他们仍然以此为理由发动了战争,并留下严重后果。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8-09-03 17:50:31

这是牧人在舌兄文后的留言:

极欣赏舌兄这篇文章:1)盖棺后定论,体现了对逝者的尊重,君子之为。2)既不棒杀、亦不捧杀,虽是一家之言,却不带成见。佩林这件事确实是麦肯的误判,不过那一届大多数选民求变,总统是民主党的几无疑问,所以不管麦肯挑选谁大概改变不了结果。而茶党的出现明显是红脖子对黑人总统的反弹。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