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常的博客  
闲了,就说两句。  
我的网络日志
一个出自西方世界的怪胎:‘金粉’德贝诺斯 2014-01-17 11:42:19

老常:文章来自网上。当俺读了这篇报道,颇有感触,一个政治领袖不管多么邪恶总有他的‘粉丝’。连金家王朝都能摊上,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一个出自西方世界的怪胎:‘金粉’ 德贝诺斯



西班牙的德贝诺斯成为了一名主体思想战士

  接受媒体采访时,德贝诺斯常穿着列宁装,佩戴着金日成和金正日像章,思维言语俨然久经考验的朝鲜劳动党外事干部,只是他那张西方人的面孔让人觉得怪异。

  德贝诺斯有个朝鲜名字,音译成中文叫崔松日,朝语的意思是朝鲜是一个

  1990年,16岁的德贝诺斯在马德里参加了一个联合国举办的展览会,遇到朝鲜代表团,与他们接触后就惊呆了。德贝诺斯认为,主体思想可以解决人类前途问题,决定为其奋斗一生。

  他变身为西洋主体思想战士”—金将军的一名普通士兵,开启了独特的创业历程。假如把朝鲜比喻成一个美女,用德贝诺斯的话说,他追求这个漂亮姑娘,花了整整10年时间。

  你们知道10年中,每天向一位姑娘送鲜花都遭拒,是种什么感受吗?德贝诺斯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曾打了这样的比方。

   10年苦苦追求,德贝诺斯终于等来回报。2000年,他获得朝鲜授权,创办与朝鲜友好协会,并设立了网站,英文缩写是“KFA”。这个网站被视为朝 鲜认证的国际官网,包括媒体和商务内容,提供朝鲜的官方信息,在线销售朝鲜的音乐、徽章、出版物。它的重要任务是:向外界介绍一个真实的朝鲜

  两年后,德贝诺斯获朝鲜外交部授予特别代表一职,作为朝鲜官方的国际发言人。此后德贝诺斯得到了诸多荣誉,有朝鲜友谊勋章,广播和电视委员会的奖状,荣誉公民证书,还有金正日的礼物。

 德贝诺斯说,他在外部世界相当孤独,自从成为主体思想战士以后,不受自己的西班牙同胞待见,亲朋好友离他而去,连家庭都破裂了,他在网络上发 贴,回复常是一片嘲讽和骂声。不过我不在乎,我更早享受到了成功的快乐,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将走一条困难的和痛苦的道路,这条路从来没有其它人选择 过。

德贝诺斯称,与朝鲜友好协会在英国、意大利、瑞士、罗马尼亚等国开设了分会同当地的极左翼小党联合创立主体思想研究会,成员有15000人。外 界多认为他的数字太过夸张。2011年,协会在伦敦举办了一个声援朝鲜集会,结果大出意料,精心组织的活动只有20多人到场,德贝诺斯克服尴尬后仍然勇敢 地在街上拉起横幅:世纪伟人金正日

每年差不多一半时间德贝诺斯要花费在平壤,他在那里有漂亮的免费公寓,亚欧美地区想进入朝鲜探奇的各色人员,常通过德贝诺斯达成心愿。在他的带领 下,可以获得比普通观光团更多的优待,比如能到很多不对普通游人开放的地点,一路上享受国贵宾级待遇,朝鲜也把这样观光当作一次内宣和外宣活动。

“KFA”大致有三个功能:一、向国际社会宣传朝鲜,二、组织国际旅游团,二、帮朝鲜招商。所以德贝诺斯还有一半时间花费在西班牙和其它西方国家, 他组织讨论会,讲解主体思想,帮朝鲜搞点招商活动。招商活动如果连线成功,德贝诺斯会得到一些提成作为回报。朝鲜中央通讯社的官网有四种文字,朝文、 中文、英文,另外一个就是西班牙文,这不得不说跟德贝诺斯有关。他也因此很方便第一时间在博客、FacebookKFA转载西班牙文的朝鲜新闻,比如金 正恩“2014年新年贺词

朝鲜是一个金正日将军万岁主体思想万岁”……2004年,德贝诺斯组织了一个由欧美各国人士构成的22人国际友谊观光团,他们拎着横幅走在马路中间,德贝诺斯带头喊着口号,唱着朝鲜颂歌,两边是夹道欢迎,舞弄着鲜花的人群。

团里有几位来自英国、挪威等主体思想研究小组的成员,对他们来说是一次朝圣之旅;而其它成员则抱着探奇心态,当中还有美国ABC记者安德鲁· 尔斯(现任彭博美国电视台负责人),以他的身份若不求助于德贝诺斯,朝鲜之行几无可能。观光团一路上沉浸在鲜花、美酒、佳肴和掌声中,所到之处有漂亮姑娘 为他们歌唱,邀他们跳舞,他们也参与了很多政治意味浓厚的宣传表态活动。

整个行程被团里来自荷兰的小伙子罗杰·林德做成了著名纪录片——《金的朋友》。行程由官方安排,德贝诺斯当导游,受到严格监控,林德从头至尾录制视 频,发表评论时故意说着没人听得懂的荷兰语。有一天德贝诺斯闯入摩尔斯的房间,把他的行李翻得一地狼籍,毁坏了他的录像带,并向官方检举揭发摩尔斯拍摄了 负面视频。摩尔斯立即被有关部门审问,遭到逮捕威胁,直到签署了保证书才将其放回。回到北京后,几个人聚到一起回忆惊险之旅,长长地喘了口气。

德贝诺斯每当在外面听到对金正日的批评,他就感到人们非常无知,他尤其不喜欢自己的绝大多数同胞,认为他们完全不了解朝鲜的社会制度要比西班牙优 越得多我要更加奋起捍卫将军的荣誉……他的话指导我达到不可能完成的人生目标,教会了我在朝鲜语里没有不可能这个词。

只有回忆起他送给金正日的猎刀,金正日回赠给他茶叶的情景,德贝诺斯同志的脸上才洋溢着笑容。曾在接受采访时被追问知不知道朝鲜的劳改营,他说外界对此有误会,那并不是什么太坏的事儿,不过是思想再教育营地,可以塑造新人类。

德贝诺斯的批评者们指责他为何不移民朝鲜,他解释说,自己当然想永远居住在平壤,只是若移民过去,就不能在西方担任朝鲜的国际发言人了。

对于近期金正恩处决姑父张成泽,作为国际发言人,德贝诺斯自然收到了很多质询。他也写下一封长信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大意认为,出于人道主义,他本人反对死刑,但这是朝鲜一次反腐败和清蛀虫的重大行动,他对伟大的金正恩大将给予无条件支持。

英国《独立报》这样评价德贝诺斯同志,以一个外国人脸孔去告诉朝鲜人民他们是世界上生活得最幸福的人群,外面的世界非常凶险艰难,效果远比官方的内部说教更好,他的最大功用与其说是外宣,还不如说是内宣

 






浏览(1365) (0) 评论(9)
发表评论
关于《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一文的说明 2013-05-06 12:59:13

不久前,俺在国内的一个朋友转给俺一篇题为《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 》的文章, 俺读了,觉得很有趣,就问那个朋友,王立军的供词是真的,还是假的?文章源自何处?朋友说:你就读个乐吧,问那么多干啥?俺说,那俺可以把文章放在网上吗?朋友说:随便。只要不说是他转来的就行了。 就这样,俺也没多想,随手把文章放到了俺的博客里。本来俺想加上‘转载’两字,但又不好说出处,就免了。再者,文章题目本身就清楚地告诉读者是‘王立军’写的供词,不是俺老常写的文字。只是真假连俺当时也说不清楚。

 

文章放在网上当天俺就出门度假了,回来后,突然接到一个朋友(也在万维开有博客)的电话,说俺博客里那篇文章上了导读,招来不少的点击,还说姜记者发文指责俺抄袭他的作品。俺听了,吓了一跳,赶紧上网去查,果然如此,虽然《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一文和姜维平的记实小说《王立军的自白》有些不同,但其中一些文字显然来自《王立军的自白》   ,对此俺深感不安。姜维平先生一直是俺心中敬慕之人。当年薄熙来还在台上时,他就不畏强权和他斗争,为此招来牢狱之灾。出狱后,他依然多年坚持写作,揭露薄熙来。可以说大贪官薄熙来倒台有他一份功劳。我想我们中国能有更多像姜维平这样坚持正义之人,民主,法制和自由就会早一天到来。姜维平先生:俺老常在此对您深表歉意。同时,俺也要对万维的网友说声:sorry    。你们读到的王立军的供词不是真的。什么时候能看到王立军真实的供词,也许要等到中共秘密档案全面解禁的那天吧。

浏览(1131) (0)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 2013-05-02 10:04:40

  文强死前的事,他刚开始不交代还嘴硬,我跟薄熙来汇报了,他说,整他有一招,先抓他儿子,再与他讲条件,做私下交易,我就照做了,果然,此后文强被爱子心切的感情彻底打败了,交待了不少问题。我又做了汇报,薄熙来亲自看了审讯录像,说,不行,得叫他检举揭发贺国强和汪洋,如果不讲就判死刑,如果顺从,就是死缓,文强一直不从,直到临死的前几天,才写出了一些材料,还录了音,薄说,不要判死缓,一定要立即执行。我说,已经都承诺他了,咋办?薄说,立军啊,你怎么又飙了,把证据骗到手,必得杀了他,才能是铁证啊,永远不能翻案!我愕然

    他又说,临死前,不要告诉他执行的时间,但你找他秘谈的事,要大张旗鼓地报导,让中南海知道,这些材料复制两份,给胡锦涛一份,再留我这里一份,但我当时藏个心眼,也自己留了一份,后来听说,薄熙来就是用这个“秘密武器”吓退贺国强和汪洋的,汪洋在重庆任职时间短,比较清廉,事不太多,但贺国强的故事就太多了,我不知道胡锦涛是怎样摆平了贺和薄的,反正辽宁省对薄的问题的调查一直办办停停,抓了又放的,形势不明朗。但薄有一次对我说,这叫当官的“大智慧”,虽然,我捞点钱,但谁不捞?就看谁能先抓住谁的把柄?先下手为强,才是大智慧啊。奉薄的旨意,我抓了文强的儿子一年多,没少折磨他,现在,想来这都是做孽。

    三是王紫漪,就是“亮点茶楼”的那个骚娘们,她不就是养几个小姐吗,全国哪里没有?薄书记在大连的住家楼下还有呢!为什么单抓她们姊妹呀,原来,她们生意做的不大,但跟很多政府官员有一腿,既和自己干,也给别人拉皮条,把政府一些官员整得鬼迷三道的,我汇报给薄,他说,政府官员支不支持我们,全在这里了,这是一个强迫他们听话的机会。我们细细地商量了方案,于是,我们不仅抓了她们姊妹俩,还枪毙了一个,在海外引渡她回来前,还故意通过媒体大造舆论,叫常亮举着牌子,在飞机场招摇,这就是给贺国强等人看的,我们在说,你和你手下的人,都去“亮点茶楼”打过炮,我们都知道啊,于是,从此,重庆一大批官员被治服了,对我们的指示十分顺从,像绵羊一样,为啥?还不是有把柄抓 在公安局手里?

    四是李俊案, 实话说吧,这是牵扯成都军区的大事,他和军区合作了20多年,购买了几块土地发了大财,财产45个亿啊,光银行现金存款就两个多亿啊,张海洋当政委时看好了一块,想叫李俊交出一点,给他小佷女搞房地产,她也想赚点钱呗,但李老板不给面子,张政委很生气,而且,张还想利用这事整肃政敌,就找薄熙来帮忙,薄告诉我说,这事得办呀,军队没小事,必得办好,这是感情投资的佳机,再说,他与我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也不能不给面子,于是,我找戴小华伪造了匿名信,假装收到群众的举报信才查他,把李俊抓起来了,关了不长时间,他给了部队4000多万摆平了,但答应给个人的钱没兑现,薄熙来又下令抓他,这小子命大,他“跑路”了,我们就抓了他们家30多口人,都判了刑,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判了18年,薄熙来说,让他死在监狱里,谁叫李俊在海外大声喊冤呢!

    此外,还有传播“一坨屎”的林业局干部方迪,敢于顶撞薄书记的黎强,还有,也是被我们夸大其词,整成“黑老大”的龚钢模,赵光裕,等等,特别是律师李庄,这事使薄熙来很劳神,他说,彭真的儿子与他做对,不整倒李庄,脸往哪放?于是,我们就又伪造了证据,情节是编的,证词是假的,判决是“走过场”,尤其是那张李庄洗桑拿浴的照片,是计算机技术合成的,我下令公安局把假材料给了中青报,说来也巧,正好1999年中青报还批过我呢,如今被我们利用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但这事整大了,也整漏了,第一季,我们赢了,把律师吓破了胆;第二季,却尴尬地输了。

    实话说吧,就输在胡温都做了批示,说不能再判了,陈有西,贺卫方等律师都火了,正在串联呢,就派李源潮去压薄书记,他也不得不收回成命,我说,既然喊出去了,要再判他几年,拉出的屎不好收,但薄熙来不在乎。他说,先给胡锦涛一个面子,找人盯住李庄,以后我们哥们上去了,他能逃出如来佛的手心?但我觉得我们的处境有点不妙,于是,我派兄弟们监控了李庄的助手马晓军,也恐吓了律师朱明勇等人,但效果似乎不太好,我向薄熙来汇报,他说,一不做,二不休,无“毒”不丈夫,下手不狠,怎么能成事业?于是,为了毁灭证据,我们又搞死了检察官龚勇,因为我们发现,他是文强案的知情人,当时是由他起诉的,他提出过异议,我每当想到他,心里就打鼓,现在,中纪委的人再找他,还不得出另 外的结论?所以,我叫弟兄们请他吃饭,在酒里放了点东西,他就死了,我们为了欺骗舆论,就给了他一个烈士的称号。死了身上盖了一面党旗,还给了点钱,家属乐呵呵地呢!中国的老百姓好骗呀

    其实,唱红“打黑”运动中死得人多着呢,只是都被包住了,没让媒体知道,告诉你一个准确的数字,有几十个人非正常死亡,有上百个人被打得残废或受伤,有上千人被刑讯逼供,有上万人受到株连,官方说,追逃了3.7万人,实际上有10万人左右,光忠县就有61个追逃小组,可见,薄熙来搞得确实是“二次文革”啊,我是现代版的“谢富治”。

    自相残杀,星夜逃亡

    我原以为薄熙来能一步登天,因为不光周永康、李长春、李源潮去考察,连习近平也去捧场啊,谁不肯定“重庆模式”呢?但不料,转折点就在2011年的610进京“唱红”这件事上,海外媒体预先揭了薄熙来的老底,说这是地方挑战中央,在进行“逼宫”,这下子乱了营,不是“唱歌”本身对不对的问题,而是点到了薄熙来的死穴,以前,中央以为他西部大开发,搞点花架子和造点声势也没啥,我最先也没想过薄熙来为了上位,敢于公开挑战党中央,幷且以打黑为幌子,彻底否定了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还成立了以苏伟,李希光等人为首的“梁效”写作班子,制定了新的行动纲领,这下玩大了。你想,虽然讲党内民主,但毕竟是中央集权的泱泱大国啊,怎么能容忍呢,所以,只有贾庆林出面象征性地看了一眼文艺演出,再加上“唱红”第一站是“二炮”,张海洋是新任的政委,可能是李俊案被中央军委查觉了,正在张与薄打得火热之时,他被调到“二炮”当政委了,薄熙来还不收敛,还去鼓动“唱红”,胡锦涛能不起疑心?我跟薄提过谨慎从事的问题,他说不怕,徐才厚和吴胜利等人,都是他的铁哥们,吴文康也证实说,徐的原籍是大连市瓦房店,其表弟徐长源在那里搞房地产开发,薄熙来没少帮忙,而吴胜利以前在大连水面舰艇学院任职,也与薄有旧,江泽民,李鹏,朱熔基等也支持他,还有罗干 的侄子罗韶宇也在重庆有大生意,等等,薄熙来胸有成竹地说,大胆地干啊,人生能有几回搏,爱拼才会赢!

    后来,我发现苗头不对,控告我们的人越来越多了, 除了北京的律师界数百人,还有涉黑家属的数千人,以及遍布海外媒体的批评文章,特别是李俊托人展示的证据,既有公文,也有图片,还有合同和发票,这使薄熙来对我很生气,成都军区受到中央军委的批评,各级官兵对我们都有意见,薄熙来生气地说,我们是拍马屁拍到了蹄子上啊!这件事让人家抓住了把柄,还把成都军区得罪了,真的没想到。我派了四个追逃小组去海外找李俊,走遍了五大洲,钱花了上千万,也没抓到啊!我下令把政治部主任周京平给调了职,也拿李俊的家人出气,狠判了李修武等人重刑,但是,薄熙来还是不满意,怀疑我故意在给他上眼药水。而其“刑法泰斗”赵长青也出来帮李俊讲话,妈的,他是薄的常年法律顾问,却叛变了,这如何是好?

    从去年底开始,情况变得有点不妙,薄经常偷偷地回北京,以前经常带着我,现在,故意瞒着我,讲话也留一半,还神秘兮兮的,我有点心寒,难道他会抛弃我吗?这可是不仁不义啊,因为我杀了人,关了人,双手沾满鲜血啊,他如果为了上位,丢卒保帅,那我就成了牺牲品啊,我的弟兄从东北来的,已经有60多个,被我安排在各个重要岗位上,其中有几个搞监听的,告诉我薄熙来接待了中纪委的人,那些人秘密地与涉黑被判刑的亲友交谈,得到不少证据,他们来往相当频繁,是不是想翻案呢?还有操东北口音的人,带过来铁岭的信息,那边公安局也出事了,这种体制,干部谁不贪呢,听说也牵扯到了我,心里有点打鼓,于是,我问过薄书记,他闪烁其词的,但也点拨我说,要想叫他保我,必得跟他再做一点事,什么事?他终于告诉了我行动计划。我听了。出了一身冷汗。

    说实在的,我只想跟他一级级地上,搞个官当当,从未想过要搞地方军事政变和警变,进而篡夺中南海的最高领导权,此前,他大笔拨款,我不断地扩充地方警员,先后多次向全国招警,还买了多辆装甲车,建立了国宾护卫队和女警队,等等,还借基辛格来访演练了一把,但只是满足我的虚荣心,为我当上更大的官造势,但让我秘密地搞暗杀和绑架国家领导人,从来不敢想啊,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但薄熙来胸有成竹,他说,2月初要去云南走一趟,见见14集团军的人,此前要参加军事演习,要给成都军区送毛泽东铜像,还不是为了搞乱军心?总之,他做好准备,一旦进不了常委,立即和胡温翻脸,宣布独立,登高一呼,开始北伐,我吓坏了,但没露声色,我知道公开反对,必死无疑。

    此后好多天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总往解放军西南医院跑,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和那次酒后撞墙有关,薄熙来知道了,对我产生了怀疑,我原以为大不了不干了,我回辽宁锦州吧,但不料他太阴冷,先下手抓捕了我十多个弟兄,有秘书,有司机,还有我的副手,我猛然醒悟了,他从一开始就想利用我,这和车克民不一样,他们是患难兄弟,我是他事业顶峰来投奔的,他认为我不忠诚,很可能,他想把四年来干的坏事全部栽到我头上,要我的血染红他的顶戴花铃。

    接着,22日,我忽然被宣布改行了,下放冷落了,我当了最末一位的副市长,分管文教等,这其实是缴了我的枪,要进一步整我的先兆,看来,我得有所准备,我和他共事多年,知道他心毒手辣,翻脸不认人,他会暗杀我,或把我“双规”,前者成功了,就把我的尸体上盖一面党旗,说我因公殉职;后者成功了,就把我当“替罪羊”,这几年“唱红打黑”的过失全部推到我身上,再判我死刑灭口,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最大。

    果然,他刑讯逼供,打死了我一个弟兄,打残了两个我的下属,他们都是专门跟着我从东北来的,舍家撇业,出生入死不说,还背了个恶名。那个可怜的弟兄,跟我混了几年,连道别一声也没来得及,就默默地闭上了眼楮,我觉得对不起这帮弟兄啊,虽然,我对以前的“干爹”有所不义,但他毕竟也整了我,现在,情况不同啊,我必须采取报复行动,我先假装顺从去参加了教育会议,尔后我请假去了西南医院治病,薄熙来的秘探盯着我,我装作没看见。

    25日,是一个星期天,我在家里准备了一天,先是想自杀,又觉得不忍,我虽然干了许多坏事,但我不是主谋,他给了我人情,我也卖了命,我们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他再玩我,让我暴死或坐牢,太不够朋友,估计时间不多了,我必须马上行动,乘机去北京得买飞机票,就会暴露,出境更不可能,护照早就被收缴了,怎么办?唯一的出路就是投奔美国领事馆,而且,只有3小时的车程,有成功的把握,但新的问题是,美国能接受我的政治庇护申请吗?我不懂《国际法》,但我过去审讯过异议人士,也略知一二,我认为五种理由,至少够一种,何况,我还有内部材料和机密文件,其中包括薄熙来贪腐和打黑养黑的证据,还有重庆镇压异议人士的事实,唯一不利的形势是,习近平即将访美,他会生气,美国会为难,但不管,退一步讲,申请失败了,我可以把证据留在美领馆,海外媒体会炒作,动静一大,处理我的案子的人,必得提高层次,肯定就不会是薄熙来了,这是进退有路啊,而且,是此生此时唯一的活路……

    我做出了决定,但如何出去是一个难题,我的居所楼下有“钉子”,他24小时监控我,而且,50万个

浏览(10830) (0)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总共有2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