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自然的博客  
格丘山  
我的网络日志
回家的路 (节译) 2017-04-20 14:10:13



简介

《回家的路》是德国作家雷马克写的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书。雷马克是我非常喜爱的作家。他的风格是真实到令人身处其境的程度,读他的每一本战争书, 就仿佛自己亲身经历了一次战争。他的代表作是 《西线无战事》,《凯旋门》和《生死存亡的年代》。朱雯先生有很好的翻译本。 他的其他作品不见中文翻译。 

《回家的路》描写战争结束后,一群年轻士兵回到故乡生活,无法摆脱战争在心灵中留下阴影的痛苦心情。我看了后非常感动,想起中国作家那种描写战争,用爱国和胜利狂热误导中国年轻人的作品, 中国确实需要一本真实描写战争的书,而我又没有时间去翻译整本书,就选择其中一节,描写这些年轻士兵重回学校的段落翻译出来,算是我给中国年轻人的一份礼品。 


正文

在语法学校前面我们遇到老朋友,乔治。他是一个中尉,领导一个连队。复员后成天喝醉酒和溜达,不知道以后做什么。

现在他又回学校倒回两级了,类似这样的回去已经有过二次了。 

“这是真的吗,乔治,”我问他,“你在拉丁文这个战壕中这么不顶用?”

他笑了起来,拉着他的长脚向语法学校大步走去。“当心不要得到一个坏行为记录啊“ 我在他后面大叫。

过去六个月中,他毙了四个英国人,但我不相信他现在仍然能证明毕达哥拉斯的定理。

我们向教师学院走去,整条车道突然涌满了穿制服的面孔,但是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已经记不得彼此的名字了。

汉斯·沃尔多夫蹒蹒跚跚走过来了,我们在十一月十七号抬过他,当时他的膝盖已成碎片,现在他的腿已经在臀部被截肢了,拖着一条木制的腿,他沉重的走了过来,木腿吱吱喳喳。接着库尔特·莱波尔德出现了,他笑着自我介绍:“和平天使的铁手,先生们!“ 他有一个人造的右臂。然后又有一个人在门口出来,用潺潺的声音说:“你们还认识我吗,呃?”

我研究这张脸,如果它还可以被称为脸,穿过额头有一道粗大的,红色伤疤,向下通到左眼里面。 那里的肉已经长出来了,所以眼睛埋得深深的,虽小,但还在。 右眼是装上去的,用玻璃做的。鼻子完全没有了,一个黑色的贴片覆盖着鼻子的部位。疤痕继续向下,将嘴划成两部分。嘴巴本身就是一个球茎,各个部分都长在一起了,因此无法发出人能理解的言语。牙齿是人造的,一个托架在牙之间隐约可见。用出双倍力气,我拚命想认出他,“保罗·拉德马赫”, 这个潺潺的声音说。

现在认出来了,是他,他那带有条纹的灰色西装.“嗯,保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看不见吗?”他说,试图伸直他的嘴唇。 “挖沟机连切过来两次,这些部分一起削去了。 “他用手指着说,我看到三只手指丢失了。他的一只独眼眨着充满痛苦。 另一个眼睛死死的直视,像对这个世界毫不关心。“我希望知道我是否仍然可以成为一名教师。我的发音很不好,不是吗?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一定的,”我回答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好起来。此外,他们当然还可以再做次手术。“

他耸了耸肩,什么都不说。他似乎没有希望。很明显如果有可能的话,应该已经做了。

威利奔了过来给我们提供最新消息。我们听到博尔克曼死于肺伤。他的肺伤最后发展成了奔马痨。亨西也死了,他发现自己的脊柱受伤,终身必须固定在椅子上时,他自杀了。 毫无疑问,他曾经是我们最好的足球员。迈耶9月份死了,利奇滕费尔德死于6月。

我们突然停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身材站在我们面前。

“不可能, 这是威斯特波尔特?“威利叫起来。
“正是,你这个老蘑菇,”他答道。
威利有些犹豫, “但是你已经死了!
“还没有,”威斯特波尔特友善地反驳道。
“那只是报纸印错了,”韦斯特霍尔特笑着说。
“看来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能相信了!”威利摇摇头说。“我以为蠕虫早已将你吃尽了!”
“在你之后,威利,”韦斯特霍尔特自信地答道。“你比我先,红头发人从来没有活得长的。”

我们向前走,到了一个方院,以前十点钟的时候我们总在这里吃面包和黄油,然后是摆满桌子和文件的教室,带着一排排销子的走廊,它们都和从前一样, 但是对我们来说,不知何故,它们现在就像属于另一个世界,只有房间阴沉的的气味还是熟悉的,不是那么讨厌,因为非常像我们兵营营房的味道。

大风琴的数百根管子在大厅里闪闪发光。厅的右边,是教师的位置。校长的桌子上有两个盆栽植物,是那种肥大,皮厚叶子的植物。在它的前面挂着一个月桂花环上面绑着缎带,上面写着“欢迎!” 校长穿着他的)长礼服。

我们都堆在一起,没有人想坐到前排,只有威利坐到前面去了,而且不感到一点尴尬。在大厅的半黑暗中,他的头像妓院门外吊的红灯闪闪发光。

我看着坐在右面的教师们。对我们过去来说,他们比其他人都重要; 无论如何,他们曾给过我们开心的时刻,我们相信他们。但是今天我们看上去,他们只是一些年纪比我们大的男人,我甚至有些对他们轻微的轻蔑。

他们现在站在那里,并将再次来教我们。但是他们的某些尊严已经在我们心里不复存在。毕竟,他们现在再教我们什么? 我们已经经历了另外一种生活,而懂得了另一种道理,嚴厲,血腥,残酷,而且深刻得不可磨灭。我们可以教他们这些知识,尽管没有人对此有兴趣?譬如如果大厅里突然发生袭击,他们就会像一堆狮子狗一样到处逃奔,吓得屁滚尿流,不知道怎么办,而我们这里每个人都不会失去冷静,知道首先要做什么,首先不让敌人阻住在我们的出口,其次静静地找他们的弱点,开始抵抗。

校长清了清理喉咙开始讲话。话从他嘴里源源而出,平滑和流利,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演讲者。他讲到部队的英勇,讲到胜利,讲到战斗光荣等等。但是对于这所有的好话,总觉得在某处有些问题,也许因为它们全是好话放在一起了,听起来就不那么顺耳和美满。我看了看路德维希,他也看着我,看着阿尔伯特,瓦尔多夫,和韦斯特霍尔特,我感到这些话不符合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校长愈讲愈来劲。他不仅在那里歌颂前线部队英雄主义,而且谈到在后方家里那种静默无声的英雄主义。“我们在家的人也做到了我们的责任,我们紧缩自己,为我们前线的士兵挨饿,我们经历痛苦,我们颤抖,真是难啊,有的时候也许比我们在远方灰色土地上战斗的勇敢的小伙子更加困难。“

“说大话!“韦斯特霍尔特说,下面传出来沙沙的耳语声。老人们朝着我们的方向瞥了一眼,继续说下去:“事实上,这个现象到现在为止并没有被充分重视和估价。不过当你没有恐惧地面对过死亡的坚硬的脸,你已经履行了你的伟大任务。尽管最后的胜利还没有完全伴随着我们,我们现在已经在一起,紧密地团结在我们受尽痛苦的祖国的深情的热爱中,藐视所有敌对的力量,我们将重建,按照我们古老的老师歌德的精神重建,他的声音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我们受到困扰的时候鼓舞我们:“让我们勇于向前,活着,胜利属于我们。”

老人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了,并加入哀悼的语调,声音变得微弱。同时突然的震颤穿过黑色的老师群,他们的面孔显示出一种抑制悲痛的庄严。“但是我们会特别记得我们基金会阵亡的孩子们,他们无畏地捍卫自己的家园,而长留在荣誉的圣殿。 二十一位同志不能再与我们在一起了,二十一名卫士遇到光荣的死亡。 二十一名英雄在外国的土地的战斗声中得到了静息,卧仰在绿草的上面长眠。“

突然,一个隆隆的笑声响了起来。校长困惑地停住了。笑声来自威利,他站在那里,高大而憔悴,像一个巨大的衣柜。脸红得像火鸡,他是如此愤怒。

“绿草!绿草!”他吸了一口气。 “长眠? 在炮弹坑的泥浆里他们躺着,泡烂了。被炸成碎片,沉入沼泽里,绿草! 这是唱歌课吗?“ 他的手臂像风车一样在空中旋转。“英雄的死!你将它设想成什么东西了,我不知道?你想知道小霍耶怎么死的吗?他一整天都在呻呤,他的肠子从他的肚子里挂了出来像面条。然后飞来一颗炮壳削断了他的手指,几个小时之后,另一只流弹削掉了他的腿,然而他还活着,用他的另一只手,他努力试图将他的肠子理好放回去,最后在晚上他完了。 身上的孔像水果粉碎机。好了,现在你去告诉他母亲他是如何死的,如果你有这个勇气的话。“

校长的脸变得苍白。他不知道是用纪律来控制这个场面,或是用幽默改变气氛。但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校长先生,”阿尔伯特 先生接着说,“我们不是来这里听你告诉我们,我们的任务做得怎么样的,虽然很不幸,如你所说,我们没有胜利... “

校长不能忍受了,同时学校的教师也全都沸腾了,“我至少要求你说话时--- ”他愤怒地开始阻止。

“.....! 我说;..........! 还有........,“阿尔伯特重申。“这是我们多年来熟悉的三字经,现在是你应该明白的时候了。但是你似乎至此还没有意识到你的位置。我们不是你勇敢的学生了!我们再也不是你的好孩子了,我们是士兵!“

“但是先生们,”老人几乎恳求地叫起来:“这里有误会,一个非常痛苦的误会-----”

他没有说完,就被赫尔穆特打断了,赫尔穆特背着他的哥哥穿过亚萨的炮火阵线,只是为了能让他死在更衣台上。

“杀死,”他粗野地说,“他们不是为了你们的演讲被杀死的,他们是我们的同志,够了!让我们不要再听这种废话了。“

会场一片混乱。校长站在那里堕入彻底的恐慌,学校老师们看起来像是一团丑陋的老母鸡。只有两个老师是平静的,他们曾经是士兵。


老人决定不惜代价用幽默平静我们。 可是我们人太多了,威利站在他前面像一个可怕的大喇叭。谁能说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伙伴们什么不能做,他们甚至可能从口袋里掏出炸弹来。校长像天使在空中挥舞翅膀拚那样命划动双臂,但没有人理睬。


突然骚动中出现了呼唤静下来的声音。 路德维希·布雷耶已经站到了前面,所有人都静下来了。“校长先生,”声音清楚地说道,“你用你的方式看待战争:飞舞的旗子,雄赳赳的音乐,和迷人的魅力。 但是,你看到的东西只到我们从火车站离开为止,我们不是怪你,我们当时也像你一样想。但是,从那以后我们看到了另外一面,于是这些反对1914年的英雄很快就枯萎了。于此,我们经受了现在的一切,所以说经受了这一切,因为里面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将我们联在一起了,而这些东西只有在这些经历里才出现,也许是责任,但无论如何,这些东西你是不可能明白的,并且这些东西是不能用演讲表现出来的“。

路德维希停顿了一下,目光茫然地向空中看着,他用手撸了一下他的额头,继续说道,“我们不是来这里求答案的,那是很愚蠢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在等着我们。但是,我们确实要求你不要再试图指示我们对这些事情的看法。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热情,对于唇边的“祖国”,而今我们报以沉默,只留下作为事物的祖国在我们心里,所以现在我们也要求你沉默。你用了很多漂亮的词句,但是他们不适合,不适合我们死起同志。我们看到他们的死,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个记忆太近了,它使我们不能忍受他们被你用的话来谈论。他们的死的意义非你所说。“

现在大厅一片安静。 

校长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但是布雷耶,”他和善地说,“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

路德维希已经说完了。

校长继续说,“现在告诉我,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我们相互看着,我们想要什么? 是的,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说清楚,我们尚不能。 我们只有一个模糊,紧迫的感觉。要表达成语言?我们还没有。不过也许将来我们会有的。






































































































浏览(20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当今世界第一勇士, 非金正恩莫属 2017-04-08 09:16:58



一个弹丸小国, 将全世界搞得筋疲力尽, 头昏脑胀!

面对世界第一强鹰隼, 两条勇猛豺犬, 后面一个阴森森的笑面虎,游刃有余, 豪不买账!


傲视三个杀气腾腾的扬言要砍他头的行动, 喜气洋洋!


这样的勇士, 古今罕见。 


不论是非曲直, 当今世界第一勇士, 非金正恩莫属。 无论奥巴马, 习包子, 川普, 或者普京在他面前实在提不起来,就是哪天将他杀了,也没有光彩:

四个重量级的冠军拿着大锤子, 合着去咂死一个小朋友,不是丢死人了吗? (:)望着这个最后死在锤下的小小毛毛虫, 他们脸都丢光了。 

小毛毛虫的尸体好像对着四个大汉说: 你们可以打死我, 但是没有办法让我屈服。

这个小毛毛虫才是英雄。 只是可惜是条害虫。




















浏览(3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2017-04-06 12:27:01

最近普京说:不应批中国监管网络,有本事你来试试管15亿人。显然普京认为在中国为官不容易,隐瞒新闻消息是不得为之。

普京说得对吗?
也对也不对。 

首先说不对,没有比在中国当官更舒服的,中国老百姓不但是全世界最听话,最好管的老百姓, 而且中国老百姓中有一大批相当会察言观色的人,这些人会围着你巴结你,给你通风报信,帮你弄钱,找美女,找古董,鸣锣开道,让你威风凛凛,投你所好,将你服伺得心花怒放。你都不用自己出力,就能享尽人间富贵荣华。在中国为官只要有一件事做好就可以了,就是紧紧保住乌纱帽,不能让周围的人看出有一点不稳, 否则转夜之间, 会人离曲尽。只要这件事做好了,在中国为官是非常幸福的, 幸福得不但奥巴马,川普等会馋涎欲滴,恐怕连普京做梦都想不到有多开心。

但普京也有对的地方,虽说中国老百姓现在是全世界最听党的话的老百姓,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是真正爱这个党的,爱在中国已经是一个历史名词。中国的老百姓经过统治者千锤百炼,已经是又笨又狡猾又可怕的人,什么时候笨,什么时候狡猾,什么时候可怕,他们心里非常有数。他们现在这个笨笨的样子是因为他们认为共产党政权非常稳固,没有任何人是共产党的敌手,所以宁可糊里糊涂被骗去反对共产党,死无葬身之地, 还不如拍拍马屁, 捞些当官剩下的残渣余屑。 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能够让中国老百姓相信共产党最近要完了,那么中国老百姓不但立即会变成全世界最不听话,最不好管的老百姓,而且一个个都有变成土匪的能力,冲进共产党大官的豪宅,抢淫烧杀一起上。但是这件事只是假设,它是很难发生的,因为我们根本找不到一个方法让中国老百姓一下子相信这次共产党真要完了。 


中国历史上的造反头子都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只有老百姓相信要改朝换代了,他们才可能变成土匪,为了要老百姓相信,他们往往使尽浑身解数,装神弄鬼,上帝托梦, 上帝附身等等来告诉老百姓这个皇帝要完了,他们是上帝派到人间的下一届新皇帝。 可是现在中国老百姓越来越狡猾了,这套方法不灵了,有人用民主当作诱饵来骗老百姓上钩,这些方法当年共产党国民党都用过, 没有新意。 所以我还看不出现在有一个新方法能够让中国老百姓露出真面孔。再加上现代的武器条件,任何老百姓的暴动都会立即被消灭,所以完全是用人肉喂大炮,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就连当年共产党的那次造反,如果没有日本人打进来拖住国民党,恐怕也不会成功。现代的武器比上世纪共产党造反时要恐怖一千倍,所以我认为共产党江山固若金汤,我这里诚信规劝,请有志觊觎中国皇位的网友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搞得不好,偷鸡不到蚀把米,白搭了自己的小命。共产党在这上面从来不客气。这样看来在中国当官实在是有惊无险,幸福无比,从根本上说,普京还是错的。


那么共产党就不会亡了吗, 这倒不一定, 如果他们有一天让幸福冲昏了头脑,跃跃欲试,要看看自己的肌肉有多发达, 或者想将中国先进的猪圈管理法推广到全世界去,成为世界导师,与外国打了起来,尤其去跟日本美国打仗,那么它就活得不耐烦了,任何一次败仗,都足以让中国人变面孔,到了那个时候,机会来了,咋们海外的爱国同胞,民主人士,气功大师,福建流民,饭馆老板, 民运团体等等,机不可失啊,咱们一起冲回去,与国内同胞一起杀啊,抢啊,淫啊,烧啊,也享享中国做官的味道,让全世界瞧瞧咱们中国老百姓绝对不是吃素的。 




















浏览(2878) (14) 评论(2)
发表评论
美国自由万岁, 阿们 2017-03-19 14:02:57

让我先从我熟悉的加州和夏威夷美国老人住房谈起:

1. 一般老人房收价非常贵 :

独立住房: 平均每人$4500/月 一房, 如夫妻两人住一房需要加饭费 $2000


帮助照顾房:平均每人$6500/月 一房

它们生意不好, 很容易申请, 但是费用大部分退休人负担不起。


2. 政府救济房, 要等十年才能等到, 里面住的大部分是中国退休老人和台湾人, 香港人, 韩国人.

夏威夷退休中国人每星期一有一个谈天说地会, 其主要谈话内容是歌颂中国大陆和骂美国不好. 真是太自由了, 每周骂给他们钱的国家, 没有人管。他们有一部分付300 左右房费, 还有人一分不付, 还从国家领每月几百元救济金. 这些人大部分从来没有在美国工作过, 靠亲戚关系移民美国. 五年后就可以申请美国福利. 夏威夷基本是一个亚裔社会, 盛行送红包等亚洲习惯. 


3. 低价房. 要等三年到五年, 根据收入计算你付的房费, 我在夏威夷靠我女儿不知用什么不法手段(我女儿是牙医, 可能用牙医低价服务(:)) 将我塞了进去, 但我占不到任何便宜, 因为我们在美国工作退休的人, 财务透明, 无法隐瞒, 算下来, 我不享受任何免费, 付原价. 大约一千元/月. 里面住的大部分是韩国人, 不会讲英语, 他们只付300元左右.


在后面两种房子中基本没有白人和黑人. 白人和我情况相近, 难以住进去, 黑人的智力达不到亚裔人的程度, 不会骗, 再加上CREDIT 不好, 所以也住不进去, 我也没有看到里面有穆斯林, 他们的真主可能不允许他们说谎.

怎么说呢? 美国是一个自由国家, 到了这里什么都没有人管, 除非你犯了法, 可是大部分事情到不了犯法,加上警察也管不过来,所以大家到了这里, 如鱼得水, 美国人非常宽容, 根本不管,一切都是由自己去选择生活,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本性大暴露. 像我们这样的人到这里为了求自由思想来的, 开始特别高兴, 我听说有一个人将他的小狗, 取名为毛泽东,一叫毛泽东, 小狗就来了, 大家可能认为此人神经有问题, 其实这是为中国无数由于莫须有反毛泽东, 而丢了性命,或坐牢的人在出气。 在中国文化大革命这样可能是要枪毙的,现在他到了美国, 每天要叫小狗几十声毛泽东,一年就够枪毙几万次了, 就凭这个他到美国也值了。


不过现在我们这个自由思想说话的权利越来越小了, 我们可以发表自己想法地方也越来越小了.正像美国什么都没有人管, 所以我们自由权利小了也没有人管. 


而大部分亚裔人在这里也找到他们的天堂, 亚裔人没有说实话的习惯, 所以中国古时候从来都不用发誓讲真话来审案, 而是靠,大胆刁民, 赶快从实招来, 免得皮肉受苦,然后打屁股, 直到口供一致才停。 到这个天堂里美国人很相信他们说的话, 他们喜出望外,靠乱编享受着美国本土人拿不到的福利, 也没有人去管.

共产党分子到这里也高兴坏了, 他们也享受到言论充分自由的权利, 他们现在有的是钱,在这个宽容国家中他们靠用钱买网站, 靠买人来打击他们不喜欢的言论, 慢慢将美国变成一个像中国一样的舆论导向国家, 美国也没有人管. 下面是多维被买下时, 他们赶我们走时写的话:

“何频这些年来所主持的多维,成了海外最猖獗逢中比反的中文媒体,支持藏独,疆独,台独,发愣功,赖昌兴一类地经济犯罪分子,以及高峰……等等外逃贪官污吏。是地地道道地汉奸媒体。”
“多维与何频这末多年来逢中必反,恶行累累是有目共睹的。” 看看这些话,人们还相信这是美国吗? 可是美国没有人管。


共产党的官也在这里找到了自由的天堂,没有户口,不用登记, 爱上那里就上那里, 大把大把的化中国偷来的钱, 真是世外桃源。不是现在有人说在抓美国的中国贪官吗?那是哄哄人的, 如果这个官在这里要被抓,那么说明在中国也是要抓的。 在中国不抓的官到这里是不会抓的,如果习近平,刘云山,朱容基,胡锦涛跑到这里定居会有人抓吗,所以这里是他们的首选天堂。


另外美国也是穷人的希望,边境上每天从墨西哥跑过来好多全世界各地的移民, 如果在中国,不在他们进来地方给一枪, 也起码抓回来打一顿, 可是这里没有人管, 偶尔抓住了,送回去, 送回去了他们过两天再试,用不到有愚公移山的决心,大约几次后,必能成功。


美国的自由实在太多了, 这篇短文是无法说完的。

如此大自由和宽容的美国,上帝保佑, 阿们。















































浏览(426) (6) 评论(3)
发表评论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 2017-03-17 14:23:50

中国文人, 包挂我自己到了共产党手中都是软骨头, 被整时哭哭啼啼求饶, 现在自己想起来都难为情。不过共产党也确实厉害, 连那个敢和蒋介石公然对骂的刘文典,到了共产党手里都服服帖帖, 何况咱们这样当时乳臭未干的学生。 


但是确实有一个文人是敢和共产党干的,他将毛泽东气得暴跳如雷,像个娘们骂街, 无可奈何。虽然只有一个, 也为中国文人挣回不少脸面, 他就是梁漱溟。


可惜这段历史现在已经被埋没得差不多了。我GOOGLE 了一下, 资料极少, 而且被串改得面目全非, 最精彩的毛梁对骂的段落都没有了。 


我是在被整的时候读到这个资料的, 当时我被隔离, 走到任何地方由三个学生看住,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宿舍的书架上放上了很多政治内部资料, 大部分是右派言论, 其中就有梁和毛大吵的记录。 我后来的所谓很多反动言论就是从这些资料中摘录出来的。 

现在我按照我的记忆将其中最精彩部分写出来, 以勉励将来的民运分子到了共产党手里能比我表现好一些。 要声明的这是五十年前读的东西, 记忆难免有错,如果有,不是我故意的。但是我保证其中主要的情节气氛不会有误。


1953年9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扩大会议上梁漱溟作了大会发言, 不同意李富春副总理关于发展重工业和周恩来关于工商业改造的报告, 最厉害的是他对农民的待遇叫怨, 他说: 工人的生活在九天,农民的生活在九地,有‘九天九地’之差。


9月12日毛泽东在即席讲话中,不点名地回答了梁漱溟昨日的发言——有人不同意我们的总路线,认为农民生活太苦,要求照顾农民。有人竟班门弄斧,似乎我们共产党搞了几十年农民运动,还不了解农民!笑话!

梁漱溟不服, 要求毛泽东澄清。

不但没有澄清,周恩来发言指名道姓中说:梁说工农生活‘悬殊’相差‘九天九地’,好像他代表的是农民,实际上他是代表地主说话,是挑拨工农联盟的。


毛进一步插话: 梁漱溟说,工人在“九夭之上”,农民在“九地之下”。事实如何呢?差别是有,工人的收入是比农民多一些,但是土地改革后,农民有地,有房子,生活正在一天一
天地好起来。有些农民比工人的生活还要好些。有些工人的生活也还有困难。用什么
办法来让农民多得一些呢?你梁漱溟有办法吗?……你说工人在“九天之上”,那你
梁漱溟在那一天之上呢?你在十天之上、十一天之上、十二天、十三天之上,因为你
的薪水比工人的工资多得多嘛!

梁漱溟也生气了,要求毛主席拿出“雅量”收回说过的话。 


9月16日,梁漱溟再次登台发言申辩,并公开向毛泽东索讨雅量。“我
根本没有反对总路线,而主席却诬我反对总路线,今天我要看一看毛主席有无雅量收
回他的话。”一个知识分子敢当面指责最高领导人,说污蔑了他,而且要对方认错!


对梁漱溟公开向自己讨要“雅量”的做法,毛泽东的回答是:“……在梁漱溟
看来,点头承认他是正确的,这就叫‘有雅量’;不承认他是正确的,那就叫没有
‘雅量’。那样的‘雅量’,我们大概不会有。”

梁仍不服,要求发言, 毛激怒了:“ 好, 你梁漱溟是大青天, 是农民的救星, 我毛泽东是农民儿子, 现在虐待农民, 现在同意梁漱溟发言的人举手”

全场哑然, 气氛十分紧张, 只有毛一人举手, 接着毛说, 不同意梁漱溟发言的人举手, 全场举手, 除了毛泽东和梁漱溟。 

这时有人要梁漱溟向毛泽东道歉, 梁漱溟站到台上纹丝不动,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 公然说:“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此回答使全场从肃气转成杀气,我记得是(人名可能有误)陈毅,叶剑英等叫了起来, 要求枪毙梁漱溟!

形势到了千钧一发, 这时有三个人要求发言, 我记不得是谁了, 肯定有何香凝, 还有一个是国民党投诚过来的高级官吏, 他们说梁漱溟今天的样子死有余辜, 但是请主席念他解放前的功劳, 饶他一命。

下面是毛泽东回答, 大意是, 大家说你过去有功, 你有什么功, 你有反革命的功, 你梁漱溟是个老反革命, 不过我们今天不杀你, 不但不杀你,还要养着你, 你还可以当政协委员, 因为你有反革命的功劳, 我们要留着你,做反面教员。 当然你这个政协委员将来可以不用来开会, 工资我们送到你家中去。

毛讲完话,下面是暴风雨的掌声, 歌颂毛的宽宏大量。


梁漱溟虽然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了,但是留下了一个正直的中国文人形象,让以后的文人自惭形秽和瞻仰。


























































浏览(1215) (8) 评论(7)
发表评论
总共有9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