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自然的博客  
格丘山  
我的网络日志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2017-09-16 16:46:11

愉悦的文章“文革时的打人者──罪错及道歉”,触到中国一个政府和老百姓心照不宣的回避话题,其实何止文革打人应该道歉,罚错,对于土改, 反右,四清,三年人灾被伤害的人都应该道歉,罚错。如果仅因为文革打了当权的人,社会名人要罚,其它运动打的是一般人,就没有人管,还不如不罚。文革中老百姓打当权人的罪,何须我们操心,清理阶级队伍时早就罚了,而且罚得很重, 有些像还乡团的报复, 实际造成了冤孽中的冤孽。

所以更正确的提法,不是以运动的名字来定义道歉和受罚,而是所有在共产党政权下被迫害的人都应得到道歉,迫害人都应该受罚。

与犹太民族对待历史灾难的态度和处理方法相比,中国人处于人类另一个极端。
犹太人的做法是:
1。 对于杀害过犹太人的战犯全力不惜代价的追踪,绳之以法。
2。 不忘被杀害者,筑碑纪念。碑上刻着所有受害者的名字。

中国人不但将受害的名字忘得干干净净,现在连三年灾荒,文化革命死了多少人,都说不清楚。多少年来,我为网络上讨论三年灾荒死多少人的这样一个国家应该交代的基本问题而互相,扯皮,谩骂,诋毁,感到伤痛之极,对于右派五十万的数字我也从来没有相信过。因为我碰到的朋友,同事,甚至陌路相逢的人,稍作交谈,几乎发现没有人的亲友中没有右派分子的。右派的影子 乃至六十年后的今天生活仍阴魂不散,到处遇到,这五十万的数字实在不近常理。

至于绳之以法更谈不上了,所以才出现愉悦非常谦卑的要求,应不应该认错及道歉的问题。实际情况这个问题的阻力非常大,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和老百姓是惺惺惜惺惺的,因为当年毛泽东整人的方法是群众运动,不需要自己亲手做,现在造成大家责任均摊,甚至相互推诿。如果追究责任会牵一发动全身,揭这个伤痕实际就要捅中国民族的命根子。

这么多年来,这个问题上理论的制高点,不管官派文人,民主派文人,甚至武侠小说的最高境界都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以令世界民族瞠目结舌的大手笔和慷慨对于几千万人的冤死鼓吹一风吹,也就是说鼓吹遗忘。实际的情况也是在遗忘,再过若干年,当事人一死,无人再知道中国人当年做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中国人将这美其名为向前看。 

但是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做过的事是无法遗忘的,遗忘不完全等同于抹去,遗忘在这里只是当事人对自己的欺骗,自己不提这件事了,书上和历史也不记载这件事了, 后代也不知道这件事了,但是这件事所发生的结果和影响却一点不变的存在在这个民族之中,如果一个民族总是用遗忘和隐瞒来对待自己做的事情,百年后这个民族变成狼国, 变成谎言国的原因和过程就无法查证了,历史出现断层,莫名其妙的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大约就是我们这个大唐民族后裔的情形,虽然我们已早已不是什么大唐后代了。 

天理的法则中不存在遗忘二个字,每个人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中向前继续,任何逆反天理所做的事只要取得了成功,而没有得到清算,那么它就使成功的人由此得到的富贵荣华成为事实,而无数这样的事实堆砌起来,这个民族的土地就成为一个罪孽堆砌起来的大厦,而这个民族的上层就成为以罪孽为荣耀的罪犯集团,而正常的人被以无能压到社会的最底层,最后连带它的传统道德完全消失,这个民族也就完全转化成一个新物种。 

坦言之,我对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共产党下台,灭亡,没有太大兴趣,但我对中国民族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做事情反省和清算,有深切的期望,如果不能实现反省和清算去换政权, 换党,换领导,对我毫无意义和吸引力,我对那种为了容易取得政权,而与统治者用不清算来做交易的民运分子非常反感。我认为不对过去罪恶进行清算的政权叠更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并且这个反省和清算需要做得愈早愈有效,等到做恶行的人都死了,反省和清算会变得非常困难,意义也愈来愈模糊。 

但是另一方面我在这个问题上又很悲观,我很难相信我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个反省和清算。因为时代虽在变化, 中国的观念和道德没有任何实质变化。他们只不过结束了一种做孽的方式,以同样的贪婪, 自私, 残忍去开始另一种罪孽。 而在实现新的罪孽时他们又添加了在上一罪孽的成功中累积的的权力,地位,财产和经验。 


在这种成功的心态下, 国人怎么会对于过去自己所做的罪孽心甘情愿地和痛哭流涕地去忏悔呢?更谈不到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的一天了。对于一个这样不肯反省和清算的个人,民族和国家, 反省和清算实在是太,太,太必要了,而这个必要又伴随着他们不肯而变得无,无,无希望。

所以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另外以共产党政权邪恶和毛泽东是魔王的理由是不能赦免和减轻在那个时期的人犯下的罪行的,记得当年德国战犯曾经用军人以服从为天责,为自己的罪孽辩护,但是最后这并不能完全洗刷他们的责任,他们照样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可是今天的中国人离像德国战犯那样承认错,用奉命执行来为自己开脱的境界都相距甚远。他们很多人根本不认为自己错的, 有不少人还准备在政治气候回到那个时期时再来一次。 

我是一九七八年平反的。我的平反书上是这么写的(大意),“XXX 在一九六四年的清理思想运动中交代了很多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言论,被定成反动学生………现在本人不承认,所以予以平反”。

这份平反书没有一丝歉意,其中说的我好像是在发神经病,所有事都是我一个人在表演,他们是观众。更可怕的是这份平反书强调的平反原因是本人不承认,在将来时机到来时,不用改就是一份新的 翻案起诉书,写的人已为未来的政治反扑留了伏笔。

如果说一九七八年毛泽东刚死,大家对将来的政治形势发展尚心有余悸,那么等到一九八五年,改革已成定势,情况总应该变化了。答案是no!八五年我出国学习后回到母校任教,在校园中碰到当年将我打成反动学生的工作组组长文世鹏(时任数学教师),他装做不认识,一擦而过,没有说一字歉意。相擦而过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仇视的阴森之气扑面而来。我毫不怀疑如果毛政策重返,此人是要找我算翻案账的。使他更对我不能饶恕的原因,恐怕还要加上当时我已经破格被提升为付教授,他还是一个讲师。

如果说一九八五年共产党是刚脱下战袍,换上商袍,那么到了二零零五年,共产党已经腐败成一个比四九年国民党更堕落的党了,中国人应该对共产党过去整人的罪孽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了。答案还是否定的!二零零五年我在难友秦永廪的张罗下会见了在上海的校友,这些校友都不是共产党干部,大部分当时属于要求进步帮助党作孽的普通学生。他们见面时非常宽宏大量的说,我对于你们这些人从来是不歧视的,而且当年我就没有积极参加过那个运动。

为什么整我的共产党干部不愿意道歉呢?为什么参加过斗我的同学认为不歧视我就是对我的恩赐了呢?

其实答案也不复杂,如果我入了党,升为政治局委员,那么排成队向我来道歉的人就车水马龙,还要得到秘书批准了。中国事情的考虑方法,不是源自于做人道理,不是源自于已经被共产党破坏得荡然无存的祖宗道德,不是源自于漏洞百出的所谓
中国法律,更不是源自于西方人人有罪的信仰,而是一种用种种美丽名词或者复杂逻辑包装起来的厉害关系的衡度。这就是他们一边对自己在共产党统治期所犯的迫害人类罪拒绝道歉,拒绝认罪, 而另一边义正词严地要日本做二战道歉而不感到荒唐的原因。

我在学校教书时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无意走到工字楼的一个房间中,发现当年运动中整人的一批政治辅导员和激进的党政干部济济一堂,在集会。二十年过去了,他们这个党中之党,圈中之圈,仍紧紧的抱成一团,分析和对付大局。而他们之中的
姣姣者,就是曾经主政的政治局委员周永康和胡锦涛。这些人都是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大学中飞黄腾达的,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中,他们飞黄腾达的功劳和政治资本除了整了多少人,还能够是什么呢? 与我同庚的周永康就是在我们那次清理思想运动后入党的。一个出身资本家的子弟,在那个时代,整人运动后入党,为什么还需要说吗?令人深思的是我们这些反动学生都不是倒在当时中国的领导阶级工农子弟的手中,也不是倒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后代的手里,无一例外的都是倒在出身资本家地主,或者父母是历史反革命而背叛本阶级的新共产党手里,这些新共产党的激进,极左和残酷无情才真正令人触目惊心。试想如果现任国家的领导人中相当一部分都是靠斗人染红的顶子,相当部分又都是背叛本阶级的新共产党,他们麾下的喽罗辅导员会笨到来向我道歉吗?

就算倒退一步,真要到了中国的大形势要求这些人面对自己的罪孽,该道歉的道歉,该负责的负责的时候,事情也不会那样简单。可以不失大错的预言,那时在中国的土地上恐怕发现的全是当年和毛泽东阶级斗争对着干的英雄,而当年整人的凶手恐怕会像国宝熊猫那样稀少。在这个不诚实到了病入膏肓的民族的面前,任何法律,信仰,道德恐怕都无能为力去阻止他们跟着形势变色的。

我在教书时曾与当年我班的团支书的妻子有过这么一段对话,他们夫妻俩全是党员。大学中党员是非常稀少的,非炙手可热的人物入不了党。她的丈夫就是将我打成反动学生的主角之一,他的父兄都是右派,于是他背叛了本阶级以比正统共产党百倍的疯狂来抓反动学生。

她说:“现在杨(她丈夫)已经完全改变了,他现在正在攻读系统工程,他现在是赵紫阳智囊团外围的人,很多地方都在请他做报告。”
我说:“可是系统工程是需要很好的数学根底的,杨的数学基础恐怕不够吧。”

她说:“所以他非常想与你合作。”

我不语。

她又说:“不要以过去的眼光看杨,杨现在对毛泽东很痛恨,他写了很多骂毛泽东的文章。”

我说:“当年你们说我攻击毛泽东思想,反对毛泽东,其实我并没有反。现在你们自己开始反了,我还是不反,等到将来毛派再出来了,你们又会说什么呢?是不是再将我打成反毛泽东分子揭发出去?”

她说:“你神气什么?你不是就凭着邓小平上来吗,要不还不是狗屎!” (愤然离去)

这段对话清楚说明了中国国情所在的位置。观念是非的色彩淡到几乎看不到了,人们削尖脑袋钻营的是从那个时代中榨取最大利益。而当时代改变成相反的观念时,他们又马上变成另一个模样去榨取利益,根本无需转弯,将他们以前在榨取利益中
伤害的人,伤害的事忘得干干净净。而永远不变的是他们的贪得无厌,残酷无情。

有一个朋友曾经想尽办法让国外长大的孩子知道中国与美国的区别,儿子怎么也不明白。最后他说,这样吧,美国的士兵从战场上回来需要进心里调整班训练一段时间, 才能正常生活,而中国的士兵从战场回来,不需要任何心里调整,就可以得意洋洋的投入工作,而且津津乐道战争的英雄故事。儿子说,爸爸,我好像懂了一点了。

在我一九八七年决心放弃教职,移民美国的时候,曾经对一个挚友讲过下列话:

等到这批中共打天下的功臣都去世以后,中国的将来仍然没有领导阶级工农分子的戏,中国的将来必是太子党和背叛本阶级的新共产党争鹿天下。

沉默了一段时候, 我又说:

如果中国的将来只能在这二者中选一的话,我宁可太子党当政,虽然从人性上来说他们都是自私贪婪的,但是背叛本阶级的新共产党在人性上的扭曲和畸形更为可怕,他们的不动声色,深于城府,残酷无情极为可怕。

二零零年的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政治证明了我的看法与实际情况出入不大。中国政薹上出现了太子党,团派和上海帮的激烈拼搏。 

作为本文结束,回到我开始讲的话:在我有生之年,我相信也许我会看到共产党政权倒台,在我有生之年,我相信也许我还有一点机会看到中国特色的民主社会,而这种中国特色的民主社会充其量也只能到达台湾目前民主水平的一半,但是中国社会的民主水平永远不可能到达西方社会的一半,就像在美国生活的中国城和华人圈的民主水平可能有些还不如中国大陆现状一样千真万确。 最后,我认为不但我自己,就是我的子孙在有生之年,也看不到中国人会对他们在共产党阶级斗争岁月中伤害的人,惨死的人,诚挚的道歉和承担责任,并对死者一一哀悼,像犹太人和德国人做的那样。


对我来说, 中国谁当政, 哪个党当政不重要,而对于百年来这个民族做的坏事,和做坏事的人来个反省清算,是使这个民族脱离洗清罪孽的第一步。这个反省应给被无辜被伤害的人公道,给伤害别人的人处罚,就算那些当年被抄家灭口的地主已经神灭形消了,村庄的入口应该写上他们的名字和凶手的名字,以期悼念。对于大灾荒饿死的人至少应该有个纪念碑,碑上刻着死者的名字,生年,死年和死地。而通过掠夺和贪污发财的人必须退回财产。我们只有回到每一个已经错误的原地,给以纠正,才能重新请回道德。

显然我说的是在中国做不到的事。 

中国的路,苦难深重,漫长崎岖。























































































浏览(102)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2017-09-12 13:51:03

近几年来,世界的次序大为混乱,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国, 将二个超级大国中国美国搅得左右招架,疲于奔命。 二战后的世界和平景象已经已越离越远了, 下一场世界规模战争的腥风血雨气息已经在空气中隐约可辨。 

这个小小弹丸之国就是朝鲜,说起来它与中国关系极为悠久, 看起来就像中国的小妾, 但是这个小国一点也不爱她的主人。

她对中国这个国家不得不从,是因为经济上生活上都要靠这个国家, 但是对中国的所谓支援, 不但从无心存感激, 还认为远远不够, 她们只要一看到自己穷困,马上愈加恨中国, 因为中国太吝啬了, 如果中国多给她们一点, 朝鲜会这么苦吗? 她们认为中国太忘恩负义了, 是朝鲜辛辛苦苦,用鲜血在第一线保护了中国, 挡住了凶恶的敌人美帝国主义, 让中国躲在后面,享受和平,但中国不图报答,对朝鲜如此刻薄,这种仇恨在朝鲜人心里已经如此根深蒂固,已经被写到朝鲜的教科书中,灌输到下一代儿童心里,要让中朝鲜血凝成的仇恨世世代代永久存在下去。 

有一段时候中国与朝鲜的敌人韩国打得火热,二国元首眉来眼去,一起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抛头露面,这更触痛了朝鲜的神经,在中朝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试想想, 如果金正恩与蔡英文这样站在一起调情, 中国会怎么反应?每一次朝鲜老君主死的时候, 总要对继承人谆谆教导,要时时警惕这个身旁的恶棍邻居,只要看看这个恶棍的周围的国家,没有一个是与它和睦相处的,就知道这个国家是什么东西。

朝鲜非常羡慕与美国做邻居的国家, 她们对美国有着强烈的暗恋情绪,多次送秋波,美国都不接碴,她们由爱生怨,由怨生恨, 所以现在强烈的与美国为敌,大有与美国共存亡的势头。 其实美国是个大傻蛋, 朝鲜对它的仇恨都是他自己用制裁逼出来的,他如果接受这个小兄弟做朋友,哪怕稍客气一些,情况会大为改观, 这可是比韩国要忠心耿耿,讲义气的伙伴,会对美国特别驯服,就是叫他去打中国, 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上,将多年憋在心中的气一齐释放, 想想那个时候会是多么扬眉吐气。我们可以预言,如果朝鲜有一天到了死亡的最后一刻,要扔最后的原子弹,这最后一颗原子弹,不去夏威夷,不去东京, 不去汉城,一定是咿咿呀呀,兴高采烈地飞向北京,邀请她们最亲密的战友,一起去见上帝。 

既然朝鲜对中国如此无情, 中国是怎么看待朝鲜的关系的呢? 

简单说, 中国现在对于所有的边境国家的国策就是绥靖,不管什么挑衅都忍声吞气,用钱买和平可以,用土地买和平也可以考虑,只要不打仗就行,中国这么做,不是中国这个国家特别仁义,或者软弱, 其实质原因是中国共产党统治是一个建立在谎言上统治的国家, 老百姓除了中宣部每天刻意创造的新闻之外, 对世界发生什么, 中国发生什么,基本毫无所知。如果边境打起来, 赢了, 是鸡肋, 当官的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但是一旦输了, 那就麻烦大了, 中宣部本领再大, 也无法将打输的消息掩盖住, 一旦闹出去, 国内种种矛盾趁机爆发,搞不好是要下台的,所以不如化钱消灾算了。对朝鲜拿中国钱不感恩,还心怀仇恨,而且说来说去朝鲜核弹威胁这个威胁那个, 最威胁的就是中国,这些中国领导人心里一清二楚,他们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也没有用,除非与朝鲜翻脸,但是翻脸不就被美国占了大便宜了吗?中国以后怎么与美国别苗头,在世界上出风头呢? 

中国从来没有忘掉它的最大的敌人是美国,从毛泽东政权开始,中国国内的宣传都是将美国当作头号敌人,尼克松访华以来, 表面上对美国客气, 内部的宣传也没有改变过。 不同的是, 那时候,自己穷困潦倒,看到富国家,腿有些软,不用说美国英国,就是香港台湾的港澳同胞,也是低头哈腰,毕恭毕敬满脸谄笑, 现在富了,对香港台湾就不必了,已经及时改成神气活现趾高气扬的面孔,搞得港澳同胞大叫大陆人没有教养,这当然不是教养的问题,要是没有教养,那么为什么过去港澳同胞不叫呢? 实际情况是中国人对孙子兵法的合理使用。当然大陆人对美国还没有达到港澳的程度,现在还处于半弯腰半谄笑的状态,暗地里正处处在较劲,可以预料, 如果美国不改变,用不了多年, 他们就要享受台湾人香港人在大陆人现在的待遇了。

但是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和与港澳的关系还是有本质不同的,这里有着寡见鲜闻的另外一面,那就是共产党人心灵深处的阴暗面,他们一面为了自己的利益维护共产党的政权,但是另外一面中国官员在这个绞肉机中的处境,使他们深知这个政权的残忍和腐朽,每个人都有一种不安全感,而向往着有一天卷财移民美国高走远飞的阴暗思想。记得八十年代有一次我出席一个北京高干子女的沙龙,我的挚友,部长女儿焦援朝看到我眉毛一扬,知道我马上就要开骂共产党了,马上堵击:“老X, 你就不要在我们面前显你的这些陈年芝麻了,你这是在关公面前舞大刀,我们骂共产党的事你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厉害得你都不敢听“ 说得我语塞,嗫嗫嚅嚅,不敢说下去了。 的确这些高干子女们不管骂共产党,学美国生活方式(跳起迪斯科来),比我道地十倍,不同的是他们一边骂, 一边还在走私,利用共产党特权挣钱,一边穿牛仔裤, 跳迪斯科,一边还在骂美国。 

中国共产党人渴望移民美国, 是与世界其他人民实现美国梦完全不同的, 即便移民后他们也不认可美国的社会制度, 更不热爱美国这个国家, 他们只是将美国的当为一个可以挥霍从国内带的钱的避风港,他们住在这里, 还是对这个国家怀着强烈不信任的仇意。我知道的一个共产党部级官员, 形象地表达了他对亚裔人和西方人的看法,“ 中国人是狼,白人是虎“, 言下之意, 狼在捕获猎物时残忍连骨头都不留, 而老虎吃饱了就不一定伤害小动物。 



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事情, 是我在网上征婚遇到的, 一个移民美国的原中国军队高级军官的女儿, 本住在美国南部, 路易斯安那附近, 丈夫死了, 迁移到北卡东部一个小城, 买了一个豪宅, 有十多个房间,我说你一个人买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 她说如果山姆大叔来了, 不知道她在哪个房间, 她每天都换房间, 我对北卡非常熟悉, 那边非常安全, 对她的说法非常不解, 下面的话更使我震惊了, 她说, 她有十几支枪, 长枪短枪都有, 夜里她拿着枪, 埋伏在一个房间里, 防备山姆大叔冲进来。 如果不是我亲耳听见这种事情, 别人告诉我, 我是难以相信的。 现在我每当回忆起这位女士时, 就会在脑子中升起一副画面, 一个英文很差的中国女士拿着枪, 在漆黑的房间里, 瞄着大门, 防止山姆大叔进来, 我不感到幽默和好笑, 只是感到悲哀。

中国共产党人移民头号敌人美国的土地是人类最悲哀最荒唐的事情之一。 

一谈美国, 我就想起一个秀肌肉的大汉, 动不动就伸出胳膊来显示自己的肌肉, 这位大汉特别爱管闲事, 他自认为自己对世界负有领导的责任, 他们还认为他们的政体,民主政体是唯一正确的政体,他们不遗余力的努力将自己的政体推广到全世界。

在我们谈到美国时不得不注意它的几个基本特点:

1. 自由

2. 多民族


3. 借债过日子

(待续)






































浏览(1359) (12) 评论(3)
发表评论
认定色情是当代中国贪污的主要原因不失命题的基本公正 2017-08-20 14:57:57

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贪官材料,中国贪官 99% 都是因为生活腐化, 搞小三, 陷入贪污的泥潭, 所以我们如果将解决中国贪污的主要矛头对准官员的色情, 将会取得意外的效果, 打击官僚的色情对中国的影响和效果将远远超过向中共乞求民主自由, 想想看:

如果中国人民能够起来一起上街游行,要求中国当官的自宫,那一定会将习近平的鼻子都气歪了(:)

再想想看, 如果全世界都报道中国北京上海百万人民上街游行要求中国官僚自宫, 会在全世界造成多么强烈的政治影响和喜剧效果(:)

毫无疑义要求中国官僚自宫, 会在中国引起撼天震地的政治动荡, 全民将为之雀跃, 政治空气会空前活跃, 全官将为之啼哭, 辞职退官的申请将如雪花飞至北京。 一个完全崭新的政治局面会出现在中国, 如果军界大怒, 要出动镇压,只会找不到敌人。 
, 

想想刘晓波当年搞了个零八宪章, 连个泡都没有起来, 白白丢了性命, 其主要原因是得不到中国人民支持, 中国人民对民主自由没有多大兴趣, 如果当时刘晓波上书的是要求官僚自宫,情况将完全不同,中共就不敢审判刘晓波了, 因为审判造成的喜剧效果和世界影响他们会实在受不了, 这时中国人民会将这个审判奔走相告,在酒席上大加发挥。 可以这么说, 如果那样共产党就不敢这样公开迫害刘晓波致死了, 只能怀恨在心, 暗杀了。 这样刘晓波虽死, 也等于像跳蚤狠狠咬了他们一口, 比现在这么窝狼死要痛快多了。 


总之我们下药方要看病人, 民主自由是万金油, 对中国这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没有用, 官僚自宫是一副比较对症的药, 但还不是特效药。

至于特效药我就保密了。 (:)















浏览(1102)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假使我是川普 2017-08-13 10:02:23

川普为了朝鲜问题连连给习近平打电话, 但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一边急得团团转, 一点也沉不住气, 另外一边不慌不忙, 讲风凉话:要求川普克制言行,避免激怒北韩。

其实朝鲜的核弹威胁最大的是中国, 不是美国, 朝鲜所以现在集中火力对准美国, 是因为美国还在当世界警察, 对朝鲜步步紧逼, 一个制裁接一个制裁。 

川普太不了解中国人了,我要是川普, 马上与朝鲜单独媾和, 只要朝鲜保证核弹不炸美国, 美国对朝鲜发展核弹完全不管。 如果这样, 风水轮流转,下面该两个国家来求美国了, 一个是中国, 一个是韩国, 而这两个国家, 现在看着美国上跳下窜, 满头大汗, 在那里摇扇子。 

说到底朝鲜发展核弹, 威胁最大的是邻居,中国和南韩, 而且朝鲜最恨的最提防的是中国, 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美国只要闭起眼睛不惹朝鲜, 保管没有自己的事了。 现在皇帝不急太监急, 美国是自讨苦吃。 

到那个时候, 该习近平打电话给川普了:

“ 老川啊, 朝鲜发展核弹的事情,你不能不管啊, 这样下去我们亚洲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 啊, 小习啊, 你可千万不能这样说, 这样会激怒朝鲜的”

想想那时候习近平的脸变成什么颜色,一定非常有趣。

说来说去, 美国人还是太天真了, 毕竟历史太短。

















浏览(10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如果习近平王岐山与印度开战他们就不配有私生子 2017-08-11 23:11:37

众所周知, 上两代人都只能有一个孩子, 或者两个孩子,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弄出来私生子, 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会知道这有多难。 可以说现在搞一百个私生子都不稀奇, 那个时代搞出一个私生子就是奇迹。 那时候人都挤在一起, 一个十米平方的房间要住七八个人, 大家都眼睛盯着眼睛, 头发上挂个红绳就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屁大的事情都会有人打报告,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 搞私生子实在难于上青天,要搞得过三关:

女方关, 那时候的女的不喜欢乱搞男女关系, 不太好骗

群众关, 群众的眼睛无处不在, 到哪里去搞

组织关, 生下的孩子没有户口, 吃什么

可以说在那个环境中搞出私生子的都是人精, 人杰, 想想我们白活了,自愧不如。

可是现在如果有人要去和印度打仗, 那一定是笨到家了, 共产党领袖中只有一个华国锋那么笨, 好好的国家领袖不当, 让邓矮子去和越南打仗, 这一打, 军权到了邓矮子手里, 他还有不下台的吗?

现在习近平王岐山掌握着国家最高权力, 活得非常快乐, 去与二流国家印度打仗, 打赢了没有什么口好夸, 也没有什么好处, 打输了, 他们面子全失, 轻者自己下台, 重者共党的江山要摇呀摇, 所以这两个人精是绝对不会干的。 

如果打, 我就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私生子了, 否则无法解释当年那么高的智力, 现在怎么这么笨?


结论:



如果习近平王岐山与印度开战他们就不配有私生子 !
























浏览(1684)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