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自然的博客  
格丘山 个人网络 jhuang22.a2hosted.com  
        http://blog.creaders.net/u/57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2018-09-12 20:24:36




北大荒悲曲


(六)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一九八七年我第二次赴美,这次不是公费。

当时北京的大学都在筹建博士点,解放后,中国取消了学位制,学校的教授有博士学位的都是海外留洋回来的,这些人大部分已经白发苍苍,到退休的时候了,而解放后提升教授的又都没有学位,所以学校很希望有几个具有学位的教授来筹建博士点,在这种情况下我提议去美国攻博士,而且我已经是付教授,是有希望批准的。后来学校批准了我去美国读书,我一直以为学校批准我出国正是基于上面的考虑,直到十多年后我在美国定居后,回学校见张校长,当时他已经退休,并且中了风,支了拐杖颠颠簸簸请我到饭馆吃饭,他一句都没有问我不回来的事情,只是问我在美国的情况,对我的关切溢于言表,我才发现自己错了,我是以小人之心在度君子啊,我这辈子被人陷害的残忍,与受人恩之重如泰山是同样让人震撼啊。我欠张校长的情何止此事,还有很多事,有一件事写出来,定会令人热泪盈眶,我过去不认识张校长,也没有给他送过礼,为什么他对我这么好呢?我现在有些懂得了,他们可能是在为我年轻时学校对我的迫害感到负疚,尽管这些迫害是另外一批人做的。我记得我刚调到学校去时,有一次杨校长专门将我约到办公室去,其实没有什么事,好像只是为了见我一下,见时问我有什么困难,充满了对我的怜惜,这些事现在慢慢回忆起来,才有些清楚。

到了美国,既然是自费,靠学校批给我的那点钱是不够的,就必须申请奖学金,否则以我囊中那些资金不用多久就空了。

我申请奖学金碰到了巨大的困难,只有我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满以为以副教授的职称,应该不难。实际我当时已经四十五岁,比学校中大部分教授年纪都大,怎么可能给我钱呢?不断碰钉子,我当时已经从信心满满掉到了忧心如焚的境界。就在我完全绝望的时候,我走进了KEITH 博士的办公室。

KEITH 博士是学校的“杰出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同时在NASA 兼职。  

KEITH 博士非常友好的接待我,他对于我为什么这么大年龄还来念书感到兴趣,他指着我的自传中那段在农场改造问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被定成反动学生去劳动改造了。他更有兴趣了,问我能不能讲一件在农场改造的事情给他听。

我就讲了下面的故事给他听。

这件事发生在我到农场的前二个月中,我住在队部会议室旁边的一个小房中, 与地主姜明道住在一起。我作为一个去改造的反动分子一般说是不准参加会议的。那天突然通知我去农场礼堂参加会议,我有些吃惊,到了那里才知道这是一个计划生育的会议,没有政治性,所以才让我参加。

八点左右,会散了,我从礼堂出来走回我住的地方。

五月的夜晚,小雨绵绵,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泥泞和布满水洼的土路上什么也看不到。那个路是泥路,铺上了一层石子,平时是走拖拉机的。 一下雨后,污泥浊水,每一步踩下去,都进入一个泥坑,鞋给泥黏住了,要费力才能拔起来。

雨愈下愈大了,我全身都湿透了,我开始担心路旁的两个排水沟起来。这两个排水沟是为了保护路,让路上的水流进去的,有一人深,里面的积水有半人高,由于路上什么灯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我非常怕掉进去,就不敢跨步,而是用脚摸索着向前挪动。

尽管这样,我几乎是试探着在走每一步,我最后还是滚到路旁的排水沟中去了。沟中的存水到我胸部,最糟糕的是我的眼镜飞到了水里,我吓坏了,这个地方是没有配眼镜的地方的,如果没有眼镜我明天怎么劳动呢?他们一定会说我为了抗拒劳动改造,将眼镜毁了,要开我的斗争会,我不敢想象后面的日子,我必须找到眼镜。

我在水沟里不知摸了多长时间,可能几个小时,都找不到眼镜,经常摸上的是树杈,或者石头一样的东西,我看不到是什么,但我知道我的手已经割破了,很痛,可能在出血。

最后我竟然能从污泥里摸到了眼镜,这不能不是一个奇迹。今天想起来,上帝还是不想让我死去啊,他让我受苦,可是每到绝境的时候,他又会给我机会。

下一步是怎样爬出水沟去?我抓住了沟上面的乱草,用脚顶住沟壁想爬出去,但不是草断了,就是手从草上滑脱,摔回沟里去。就这样,爬,摔,爬,摔,爬,摔,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我放弃了。

我沿着水沟往前慢慢走去,终于找到一处沟壁较矮的地方,沟壁上有一棵长满刺的小灌木,我抓住了它爬了出去,手像刺心的痛,血可能出了不少。

爬出沟里,雨变成了倾盆大雨,我忘了自己在水沟的哪一边,不敢走,走错了方向,北大荒几百里内都不会有人烟,只有狼。

这时天是黑的,地是黑的,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倾盆大雨从我头上浇下来。我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在黑暗和水中站着,时间和空间对我已经完全没有意义,我睁着眼睛看着这个完全漆黑的世界,我觉得我已经在死亡里,与人类的世界完全隔离,我终身不会忘记那种在完全黑暗中的死亡之感。

不知过了多长,我突然发现远处亮起了一个灯,现在这个灯变成了这个黑暗世界中我的唯一希望,我猜想这一定是一个农工起夜上厕所,我必须在这首灯灭去前赶到那里,我拼命的跑,不顾一切的向那个灯光跑去,我每跑几十步就要摔到地上去一次,因为脚下都是高低不平的田埂地,我爬起来,再跑。

我终于跑到了那个房子,灯还亮着,但是我害怕了,我不敢敲门,在那一刻前,我只是一个自然的人,孤单的人,与大自然在搏斗,而当我到达这个房子时,我又回到了人的社会,我记起来我是反动学生,一个被人人鄙视,被人唾弃,一个人们怕惹火上身,像躲麻风病一样躲着的人,一个这样的人,一个反动学生能够半夜去敲工人的门吗?不能,肯定不能。

但是我敲了,我不知道怎么去敲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敲的。

里面一个声音问道: “是谁啊?”

“我是反动学生,来劳动改造的反动学生,我开完会后,迷路了,回不去了”

“什么,开会?是礼堂的会吗?”

“是的,师傅”

“天啦,现在是清晨五点钟,你从晚上八点钟一直在外面? ”

“是的,师傅”

“你等一会儿,我穿上衣服送你回去”

过了几分钟,他开了门,拿了伞和手电,将我送了回去。

将我送到住处,已经是五点半,这时我完全回到了人的社会,我想起了我作为一个社会的人马上要做的事情。

那时候农场没有自来水,用水和吃水必须到井上去打。邵兰新指导员要我每天上班前去挑水,回来后在两个大铁锅里烧热,这样单身工人起来就可以洗脸。我新去农场,本来就属于文弱书生,加上来农场前半年的运动折磨,已经半死不活,每次去挑水,只能挑半桶,而且一挑上去走路,桶里的水不断晃动,有些就泼了出来,到家就剩了小半桶。回到家中,我不知道怎么能够点燃柴木,加了很多引火的草,柴就是不着,常常烧不热水,被指责。

现在我一夜没有睡,已经精疲力尽,哪里还有力气去做这些事呢?

我不敢再去想下面等着我要做的那一大堆事,我实在太累了,太累了,我要休息,要睡觉,我想到了解脱,这个世界对我太难了,我应该离去。

我挑起了空桶,向井走去。脑子里充满了解脱的诱惑,充满了死的快乐,比较起这后面等着我的种种的不可承受之重,还有什么比解脱和死更轻松?

我挑着空桶向井继续走去,这时我将重来的旋律从我心中慢慢的流了出来。

请息去我的火
如春风一样轻轻
请灭去我的灯
如天空隐去的晨星


我从不知处来
带著纯洁热情的心
来时是黑夜的沉
挂著冰凉的泪


请息去我的火
如春风一样轻轻
请灭去我的灯
如天空隐去的晨星


我向天外去
那悲沉的我的灵魂
我在天内跑
那无知的我的微粒


请息去我的火
如春风一样轻轻
请灭去我的灯
如天空隐去的晨星


有一日我将重来
那是我不知的人
有一日我将重来
他就是我的再现



我不知道是怎么到井边的,一切都在茫然之中,我在潜意识中可能要向井里跳下去,就在这个时候我被一个声音震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轰然掉入井里,井里发生了巨大的声响,溅起了高高的水花,是我碰了石头,或者碰了井旁的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我突然醒了:

如果刚才掉下去的不是石头,而是我,那么我不就死了吗?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我已经死了,而站在井旁的是一块石头?

如果是我死了我就没有痛苦了,让一块石头去受苦受难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从此,我就以这样的理念活了下来,我已经死了,活着的是石头。我有时甚至会看着这块石头受到痛苦幸灾乐祸,看看这块倒霉的石头还能承受多少灾难?

我非常详细的对KEITH 博士讲了除了那首诗以外的全部故事。我讲完时才发现KEITH 博士泪流满面。他沉默了好久才说话,他也没有再问我什么问题,只是平淡的说:我给你奖学金。

在我与KEITH 博士相处的五年中,我总是每年年底最后一个收到来年奖学金的信。KEITH 博士总是将其他学生的资助发完后,再给我,就这样我的奖学金总是比别人多。

五年过去了,有一天KEITH 博士突然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然后我像通常与他谈工作那样坐在他的办公桌的对面,他说NO,NO,搬了一张凳子让我坐到他的身边。然后他说:
“  JIAN,是你要离开我的时候了,在你离开前,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接着他将我五年前给他讲的农场的事情,几乎情节不漏的给我讲了出来,他讲的时候对故事中的人用的是他,没有说是谁。

他是这样结尾的:

这个故事中的人,就是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人,这个人能够从中国的荒原和苦难走到今天,走到这个办公室,他还有什么路走不过去的,我相信你离开我后也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住你,我祝贺你毕业。

这时我泪流满面。
















































































































































浏览(2697) (73) 评论(7)
发表评论
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 北大荒悲曲 2018-09-12 20:22:41



在amazon 买格丘山的书


在amazon 买北大荒悲曲









我不是一个好强和要求上进的人,综观我的一生不难发现一个特点,大起大落,但是我自己心里明白,这些大变化和转折都非本人努力,而是被逼出来的。

每一次当我自我感觉不错,贪图安逸,享受人生的时候,就会来个灾祸,使我不得不哭哭啼啼的去寻求改变。

使我事后奇怪的不是灾难,而是每一次灾难的后面就恰好有个更好的机会在等着我,等我恋恋不舍的告别了过去,上了一个台阶,才发现这个灾难实际是鞭策我的动力,而且我还发现这个随之灾难而来的机会并不是时时存在的,来的恰是时候,在灾难过去后这种机会也就没有了。

这种鞭策我的力量,和它的及时雨效应,在我一生中此起彼伏,我由之感到,确实有一个什么力量在引导我的人生,如果没有它,哪有我呢?这个力量是神吗?

退休后我认为我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写书,但是我写书并不勤快,写了多少年了,只出了三本书,最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写,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

最近连续的打击来了,终于将我逼上了梁山,首先我的个人网络出问题了。

我不太相信文章发表在网络上就万事大吉了。就像照片一样,我有保存自己照片的习惯,不是让别人看,而是自己可以回看自己的一生。可是自从网络诞生来,我吃了一个大亏,我认为以后照片只要存在一个网络上和计算机里就可以了,就不必再印了,计算机换了几个,我也不在乎,反正我的照片都存在一个叫bebo, 和 myspace   的地方,我以为很安全, 谁知道这些网络说倒就倒,一倒,所有我大约2000年到2008年的照片都没有了。以后我才知道网络是不可相信的。

文章发表在网上也是不安全的。 我早期文章都发表在多维和明镜上,后来说没就没有了。为此我下决心建立了自己个人网站, 所有的文章都是用HTML语言写的,因为如果你是用网络公司的工具写的,那么这个公司一倒,什么也就没有了。现在我的文章都在我的计算机上,只要找个网络公司给个网络地址,就可以了。就这样我建立了我的个人网络,找微软公司365做服务器, 每月交5元就可以了。我的个人网络虽然看的人不多,但是这对我并不重要,就像我的照片一样,我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我自己思想的历程,是自己心灵的轨迹。

我用微软公司的服务器十多年一直没有问题,谁知道他们不知在什么时候365软件升级,将网络的功能改成只有微软用户可以看到,PUBLIC 看不到了,我是微软用户,能看到自己网络, 可是别人看不到了,真是岂有此理,我花钱创造一个网络专门给微软看是不是神经病了,我居然还不知道,他们也不告诉我,还厚着脸皮每月收我的钱。直到我将我的网址送给一个朋友,他说看不到,我才发现问题,我打电话去找微软讲理,我说我用你们的服务十多年了,你们升级应该扩大功能, 怎么可以将现有的功能去掉,将老用户赶走呢?现在美国软件公司里大部分是印度人,我一听是印度英语就头疼,马上就放电话,跟印度人是无法讲道理的,我忿忿不平,想找一个微软的领导部门告状,他们都装聋作哑,没有人告诉我找谁申诉,我只能另找公司搬家。

找了个A2 公司,我开始搬家,工作量也不小,几千个文件,我一边搬,一边骂微软。但是转到后来我不骂了,我发现这次转,可以将文件重新组织了一下,很多过去忘记的东西都回忆起来了,使我思维更清楚了,这时我才明白,不是微软赶我走,我是不会做这个工作的,现在做了才知道利大于弊啊。我有些感谢微软将我赶走了。
现在我的新网络是

https://jhuang22.a2hosted.com

非常好记,如果有兴趣, 不妨一游。

我刚想松口气,问题又来了,而且这次问题更大了,我出书的公司来信告诉我要与另外一个公司合并,合并后不再支持中文,也就是我不能出新书了,这对我是晴天霹雳,我主要的内容还没有写呢,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对妻子说,下面我不睡觉, 也要将我在农场的生活写出来, 过去我写的都是别人,自己的事还没有碰到呢。否则我太对不起给了我这些经历的党和人民了。我一定要赶在他们合并前再出一本书,这才明白前面的网络出问题才是前戏,为我写书开道。

真的,人一定要有压力,在这个压力下,我竟然将我几年来没有写出的东西,在两三个星期中完成了,而且顺利出版了,真是不可思议。大家可以在AMAZON 买到。

https://www.amazon.com/dp/1726353338

下面是书的目录:

反动学生

 
0. 我在等待一个等不到的期望                                         5
1. 一首令我老泪纵横的中国歌曲                                      10
2. 对比梁漱溟我感到自愧                                            13  
3. 反动学生是怎样炼成的                                            16        
4. 离开北京                                                        19              

    农场改造
     

5. 那一排排静静的柞树                                              25
6.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27
7. 王奎选不知道他错在哪里                                 32
8. 那一年冬训                                                      38
9. 中国苦难石崖中挤压出來的铁汉车启轲                              41                        
10. 共产党老干部张瑜                                                46
11. 鲍有光的幽默                                                    53        
12. 医生张崇                                                        55
13. 一个终生不懊悔的谎话                                            57
14. 我听说的珍宝岛战争                                              58
15. 农场文化革命记实                                                59
16. 恶梦                                                            64
17. 永远不会忘记的两次朋友请我吃饭                                  65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仅以本文献给像蝼蚁一样死在文化革命中的苍生)


 目录



1   恶讯                                                          67
2   初见                                                          73
3   招祸                                                          78
4   挨斗                                                          82
5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87                            

5.1   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和丘德功为其倒霉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糊里糊涂的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92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98                      

6   凶手                                                         103
7   天谴                                                         107
8   悲曲                                                         110



当然写完这本书后,我还欠我的人生二本书

反动学生是怎么炼成的
我在美国重生

写完这二本,我就可以平静的离开世界了。


下面附书中的一篇文章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浏览(573)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如果川普现在被暗杀 2018-09-09 11:01:30

媒体说: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真实的自我生活在二楼,远离白宫工作人员挑剔的眼睛和耳朵。

文章称,即便在核心权力圈,特朗普也是孤家寡人的状态。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一手发着推特(Twitter),特朗普的卧室是他的“进取号(Star Trek Enterprise)”飞船主控室。他下楼来到椭圆形办公室进行合影,每天开一两次会。

第二个最令人不安的事实是,他的下属几乎没人尊重他。这其实跟第一条是一回事。除了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和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以及一些死忠年轻官员——很难假定任何人一定是忠于他的,包括第一夫人梅拉尼娅(Melania Trump)。 “

还有人讥讽说:

“ 美国国家的主控台就是白宫二楼总统套间厕所里的镀金马桶盖。   ”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

媒体恨死了他;

周围的人不了解他;

而他在谩骂和所有人拖后腿中疯狂地做事情;

他在一意孤行;

他不是不做事的懒虫, 小布什;

所以他是

孤独的天才

愚蠢的狂人

只有这样的人才是傻子,所有的天才都是不要命的傻子。


媒体这么恨他, 他完全有可能像林肯那样被暗杀;

如果他现在被暗杀, 会发生什么呢?


历史会将他送上最伟大的美国总统的位置,他会由此而为所有人对他不理解,在谩骂中孤行而被人怀念。死对川普是最好的选择和解脱。

但是他的死却是对美国人民的巨大损失:

人民会疯狂的自发的从四面八方冲上街头,讨伐媒体,“请还我总统!”


川普将在人民的愤怒和怀念中被历史定位在最伟大的美国总统的位置。








浏览(338) (4) 评论(3)
发表评论
川普的这点事在中国不够塞牙缝 2018-08-23 13:50:51

最近看到网络上不少要弹劾川普的报道,以为川普犯了多大错误了,一看只是川普在当总统前竞选时两个助手给了两个女子封口费,而且这个封口费还是用川普自己的钱,不是竞选费付的,不由哑然失笑。这固然不是什么好事,但错误的程度实在不算什么,放在中国连封口费也不用付的,这事在中国就是传出来也根本不算什么,哪个有点地位的男人一生没有这档风流事,就是有麻烦,找个理由将这两个女子关起来就可以了,还要什么封口费。再说这些事是在他当总统前发生的,而在中国当了总统正是这种事到了最有发展的时机,哪个有点色的女子不想恩龙露,何罪之有。

事实上川普上台是美国的福气,将步步在走下坡路的美国方向硬板过来了,

看看下面数字,就知道美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

Jobs Created in Thousands     President               Political Party

6,566                Franklin D. Roosevelt         Democrat

8,781                Harry S. Truman               Democrat

1,556               Dwight D. Eisenhower           Republican

2,729                John F. Kennedy              Democrat

8,895               Lyndon B. Johnson             Democrat

5,254               Richard Nixon                 Republican

2,235               Gerald Ford                   Republican

8,601               Jimmy Carter                  Democrat

13,621                Ronald Reagan               Republican

1,084                George H. W. Bush            Republican

19,662               Bill Clinton                 Democrat

-338                 George W. Bush               Republican

7,765                Barack Obama                 Democrat

美国真正应该弹劾的总统是两个布什,他们使一个强大的美国,走向萎靡不振。而川普上任后失业率为4.3%,降至16年最低。美国经济全面回升。  

而且川普当政的意义恐怕对于整个世界的影响更超过美国,川普上任前,不少人都在为世界的前途担心,中国的魔瓜正在向全世界参透,习近平说他正在下一个大棋,野心勃勃的想控制世界,民主世界全面的走向萎缩。如果中国真的统治了世界,那么全世界就会成为贪官污吏的乐园,欺骗说谎的故乡,我们到哪里去生存呢?当时存在对世界前途失望和悲观的不仅是我,我注意到有名的写家芦笛和牛乐吼也和我一样在散布世界没有希望了的感概。

谁会想到川普上任这么短的时间,没有采用战争手段,只用经济制裁就将中共逼到水深火热之中,处处处于挨打的地位,活像一个纸老虎。

就凭这些成就,川普就应该立于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列,如果为了他上任前曾经与两个女人有过风流事弹劾他,岂不荒唐。

我相信, 能够逆舆论和政治惯性将川普从几亿美国人中挑出做总统的伟大的智慧的美国人民不会做这个蠢事。



浏览(1355) (49) 评论(11)
发表评论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2018-08-12 16:55:47
要了解中国政治, 首先要明白一个常识:
在中国不是你是什么就是什么, 而是要你是什么, 你就是什么。

譬如我当年变成反动学生时真反动吗? 不是的, 我是先被共产党定成反动学生,以后才慢慢反动的。共
产党定我为反动学生的真正原因是: 1。  当时运动需要抓几个反动学生。 2。 我在大学学习时从来不
找党团组织回报思想, 要求进步, 相反还有些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学习太笨,肚里没有学问,他们早
就怀恨在心了。 

所以我在定成反动学生前也和大家一样,相信共产党的话,不但认为那些关在监狱里的人都是坏蛋,就是
那些被揪出来的反革命,右派我也认为都是坏蛋,都是心怀叵测, 要破坏我们幸福生活和伟大的祖国的。
等到我自己也变成反动学生时,我彻底糊涂了,怎么自己也一下子也成了坏蛋呢? 我差点相信共产党了,
我确实是个坏蛋,因为他们不可能错,只有我错。后来我发现愈来愈不对头了,怎么他们的大官小官, 在
文革中也一下子变成反革命了,而且也有人证物证,那些反革命言论比我有过之无不及, 然后又可以变
回去,莫名其妙地又变成革命干部了,为什么我不能变回去呢?这时候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坏蛋了?我
开始反动了。

如果你不相信,还弄不明白, 那就只有将你押回中国, 让你也变成一个贪污犯强奸犯你才能明白了,不要
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其实这对共产党只是举手之劳, 而且保证有人证物证。你的亲朋好友,都会提供大量
的实例,听起来既真实又有道理,搞到后来你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了。(:)这个原因牵涉到中国
的道德系统, 在中国道德系统面前每一个人都有成为罪犯的潜力,当然论证这一点,就超出本文深度
了。不过倒是有个简单办法,让你印证这一点。你可以打开毛泽东选集, 在里面按照反对共产党,
反对社会主义, 反对毛泽东思想, 与国民党蒋介石美国帝国主义眉来眼去等等罪名,去找句型, 那么
根据中国宪法和中国法官定案的整人方法,你很容易就将毛泽东定为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叛徒汉奸了,至于
要关他五年十年,甚至枪毙,就完全由你在找句子时的仁慈程度决定了。

了解到这一点,你现在有资格分析中国的政治了。 现在我们应该至少明白:

在中国被定成贪污者不一定是大贪污, 可能只是小鱼小蟹, 甚至还可能是为官中比别人都廉洁的人。

在中国被评成道德模范标兵可能是最大的强奸抢劫犯。

所以我们感兴趣的不应该是这个人是什么?  而是为什么要让他是什么?

有这些基础知识,这样你就理解我的案子了。

看到独评上张鹤慈先生质疑郭文贵爆料的要害是没拿出证据,我哑然失笑,当年中共整张鹤慈父亲张东
荪不是都是证据确凿的吗,他相信吗?

在中共治下,证据都控制在中共手里,可以说要什么证据就有什么证据,要你当雷锋和要你当罪犯,都是举
手之劳。所以要认真研究中国犯罪,中国贪污,必须离开中国法律,中国证据和中国审判,否则会愈研究愈
糊涂。

我中学时的同学张XX 对此有更精辟的见解,当时政治辅导员要他与历史反革命父亲划清界限,他说:父亲
刚解放时是属于人民的,但是随着社会主义革命愈来愈深入,人民的队伍愈来愈小,反动分子的范围愈来愈
大,父亲就掉到人民外面去,变成反革命了。这段话非常传神地道出中共法律和判罪的荒诞。 


回忆我在大学时,虽说我从来不靠拢组织(共产党),积极要求进步,汇报思想,但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这
么重大的问题是真的从来在脑子中没有出现过的,后来搞毕业集训运动,竟然被定成一个对党怀有刻骨仇恨
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学生,我很长时间都弄不清楚为什么,有一段时候我由于过分相信和崇拜共产党,
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反动了,自己也不知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不可能错, 那么只可能是我错,
我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已经开始反党反社会主义,自己还没有察觉的人。

等到文化革命爆发,看到自己所谓的反动言论竟然与刘少奇差不多,什么反对三面红旗,三自一包,反对学
毛选,大跃进饿死人等等,我才如梦初醒,怎么刘少奇的罪我早就有了呢,我与刘从不认识,也没有血缘关
系,怎么可能他还没有公布的罪行已经先到了我身上,我这才认识到中国法律的高深莫测。 

我辛辛苦苦改造了八年,好不容易对这个党有些对立情绪了,也就是比较接近共产党制定的反动学生的标
准了,心里真有点反动了,共产党才有点满意,说我改造好了,给我摘了反动学生帽子,这时候刘少奇已
经被打倒了。

又过了几年,四人帮又被打倒了,形势进一步发展,我就被平反了,我的平反书上是这么写的,黄XX  在
毕业集训中本人交代了很多反动言论,现在本人一律不承认,所以给以平反。从这个平反书看,我自己活
得很无聊,要想当反动学生,共产党是个大善人,满足了我的愿望,就给我当了,现在我不想当了,他们就
拿回去了。

但是还是有人看出这个平反书不怀好心,有些暗藏祸心和杀机,为将来形势再变时留了余兴,例如,经进
一步查证,黄XX的言论确实为实,本人态度恶劣,拒绝改造,百般抵赖,在社会上掀起翻案风,影响极坏,
罪大恶极,现定为现刑反革命,当然如果正赶上严打,那就加上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立即枪决,我也就一命
呜呼了。

不过当年我们接到平反书的时候,经过多年改造,亦非良善之辈了,已经不像大学毕业时那么对共产党膜
拜如神了。难友老鲍对我说,我们也许不应该接受这份平反书,应该留着,等它变颜色。我说此话怎讲,
他说,这就像买东西,我们已经付了这个钱,总应该拿回什么东西,也就是说不管我们是真反动还是假反
动,我们已经按照真反动付了反动的代价,最后得来这么一张破纸有什么用,里面连个道歉都没有,不如
放在那里,等到这个政府变颜色了,或者被打倒了,我们就可以拿着这些骂共产党的话去向新政府领功受
偿了,因为早在几十年前,我们已经顶着反动的先躯者和前辈的光环了。  


当然后来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当时还没有听到有哪个人不愿意接受平反的,弄得不好,会将共产党气得
暴跳如雷,七窍冒火,恼羞成怒,然后来个罪上加罪。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么做还是对的,因为我们双方打
的秋后算账的如意算盘后来都没有出现,中国既没有回到老毛的阶级斗争中去,共产党也没有倒台,也没有
变颜色,应该说双方包藏的祸心都白费了,打水一场空。但是到了这个境界,看官可能也不得不承认,我们
双方的斗争水准确实都达到了中国功夫的化境了,就像封神榜里面的神仙,在虚无飘渺中用宝贝过招,肉眼
俗人是看不到的,比今天网上那些还在找证据的人就不知高出多少层次了,当然洋人和笨人是永远看不懂这
种中国过招的博大精深的,所以他们永远也看不懂中国人审案在干什么,罪到底是怎么定出来的。 

关于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详细经过和原因,很多人问过我,要我写出来。我也以为是这样的,这段回忆很有
历史价值,因为只有生活本身和上帝才能创造出这样典型的中国造故事,人是做不到的,这是上帝给我的一
份珍贵礼品,我怎么舍得将它带进坟墓去呢? 我所以迟迟没有写,是有点像我写丘德功的故事时的心态,
愈是我觉得要紧的东西愈是不轻易写,一直让它在我心里发酵,到了哪一天我不写心里憋不住了,难受的
慌时候,就不得不写了。  

更能说明共产党中国审讯和中国定罪博大精深莫过于审江青了,说实话在中国要定任何人的罪都是不难的,
而且人证物证齐全,江青案与一般案的区别是定江青罪要比定普通中国人还要容易,因为在中国定罪,官
愈大,素材愈丰富,也就愈容易定,江青同志春风得意的时候对她当年上海姘头,同事明星做的事情哪一件
都够送她上断头台,可是中国法律的奥妙就是不审这些在任何国家都认为滔天大罪的事情,而去审江青与她
丈夫毛泽东的关系,在西方这绝对属于家庭隐私,但是法庭像老鳖咬住了江青一样,要把她定成一个反毛泽
东分子,而且不容江青本人置辩。不但这样,法庭还隐隐约约在审讯中造成一种气氛,毛泽东早就讨厌这个
妻子江青了,如果毛泽东不死,他本人也一定会要亲自来审江青的,所以现在法庭好像是在代毛泽东行道。

结果就将政治家江青,演员江青,逼到一个怨愤女人的角落里,神经兮兮,在法庭上大叫大喊:“我在延安
跟毛泽东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是毛泽东的一条狗, 他叫我干什么, 我就干什么”,江青觉得自
己冤屈极了,可以说比窦娥冤还冤,上吊的时候还在叫;润芝,你的学生来找你了,来表白她与毛泽东坚
贞不渝的被这个世界歪曲的爱情,含冤离世。为什么中国造要将一个已经足够给以极刑的刑事案子,或者
乱用职权的政治案子,搞成一个家庭不和的冤案呢?这就是中国造法律的深奥之处,哈佛的法学专家的看
点,不过以洋人或者数理化教育出来的僵化脑子再研究几百年也是不会明白的。  

到了审薄熙来,审周永康的时候,中国定罪定案的博大精深更已到达化境,远远看去,一批贪污数字在几十
亿美元级别的巨贪官在郑重其事地审判贪污同样是几十亿美元级别的巨贪官员,而审判的原因和内容竟然就
是贪腐、受贿,而最后定罪的的贪污数目竟然只在百万和千万人民币的蚊子级别,更莫名其妙的被定罪的一
方竟然表示,坚决服从法庭判决,永不上诉。有哪一个世界法学专家能够看明白中国造法律的中国造审案到
底在干什么名堂? 

其实中国审案定案到了法律阶段,实际已经早已结束了,这就像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在西天取经时瞎起劲一
样,那里面的哪一个妖怪上场,表现如何和最后的命运上面早定下来了,孙悟空与妖怪的打斗实际上已是有
惊无险,只是打得愈精彩,让人民大众看得愈高兴而已。而真正的生死搏斗是在审案前上面的大佬之间进行
的,他们在云雾中生死搏斗的斗法过程,这是绝对保密,人民大众看不到的。不过 他们即使打来打去, 也
是统治阶级的人民内部矛盾,是大佬之间的矛盾,是如来佛和太上老君之间的矛盾,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不
是一个性质的。

作为惯例,打输的一方就自愿去法庭上做贪污犯表演. 这不是双方的默契,而是内外有别的共识,绝对不能
让被统治阶级的人民大众知道统治阶级的真正情况,一个是内部矛盾,一个是敌我矛盾。当然这样制造出来
的,一份专门让被统治阶级人民大众看的判决书上说的东西,当然就完全是胡扯八道,与中宣部每天发布新
闻是一个性质的东西。让被统治阶级愈看愈愚蠢。   

而郭文贵现在爆料就是将大佬之间的火拼暴露到被统治阶级阶层,借被统治阶级的愤怒来制裁对手。这样
大佬之间的人民内部矛盾有转为敌我矛盾的可能。 

呜乎,生为中国人不亦悲乎,中国造法律,中国造中医, 中国造气功, 中国造功夫,一个人生活在这样遍
布谎言的世界中,能不变得蠢若木鸡吗?



浏览(601) (17)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