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思的博客  
老百姓的茅舍.  
我的网络日志
周立波到美国,才知道名人好肤浅 2017-01-21 09:29:17

脱口秀演员周立波,在中国的名气何止是如雷贯耳?可以说是除了赵本山还没有谁可以和他叫板。在赵本山一蹶不振之后,周立波就是首屈一指,中国娱乐界(逗乐吧)第一把交椅非他莫属。周立波向来也是自以为是,吹牛不用草稿,骄傲得尾巴翘起到了天上。看看他组织那个电视节目《中国达人秀》(2010年成为中国大陆娱乐节目的评委),摇头晃脑,晏然一副老大的作派。

可是老天不作美。今天周立波在美国长岛被捕,在他的车里还搜出枪支与可卡因,警察当场逮捕周立波与另一男子,据说是MIT的牛人之一,背易经的同时可以产生物理的新算法、新公式。但是美国人就是认真,不管什么人包括总统,犯了法一律收入监狱。周立波等的罪名是非法持有管制药物(毒品)、非法持有枪支罪名,还被加控开车使用手机。中国人是不在乎违章操作的,打电话根本不是大毛病。

有意思的是,当周立波接受采访时,也许故弄玄虚;他似乎表情轻松,将一定有个好结局,因为中国人肯定帮中国人。对携带枪支的指控,周立波称这是合法的(新泽西的枪枝是不能拿到纽约城的,而且子弹还上膛了)。

这是本文的要点:看来周立波对他犯罪的严重程度认识不够(据说坐牢可能性大着呢)。他可能不知道,美国人是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如果真的犯了法,中国人帮助有用吗?如果真的原罪,恐怕什么人也帮不了。不是中国,有权有势或者钱多,找个舅子老表就可以搞定。美国也许真的有钱有权,可以找一个著名律师,适当调整判罪程度。不可能完全因为有中国人帮忙,就可以逍遥法外。当然如果没有罪,又用不着帮忙。

华人同情心比比皆是,一般人出了事,大家多少有些同情心。可是对于周立波闪亮登场,不少人幸灾乐祸。网民的态度是:“他终于这样了!”大家不是温暖的惋惜,更多的是看笑话。当然,与一般名人不一样,周立波的公众形象一向不大好,起因是他太刻薄,诅咒别人也是往死里振。

如今的这个后果,也是久走夜路必然撞鬼,害人害己,自作自受。周立波早年打瞎前妻的父亲坐过牢,还同女富豪高调二婚。在道德标准高高在上,尤其是对名人近乎苛刻的严格的中国,他犯了天理不容的罪,口诛笔伐,按某些人千刀万剐,也不过份呐!

实事求是,本人看周立波的脱口秀,还是觉得他的演艺才能真的不错,有两把刷子。他用上海方言说的清口表演,确实是独树一帜,把上海地方小品介绍给全国大众,功力不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关键问题是,他似乎沉浸于地方特色,挖苦别人,尤其是穷乡僻壤的外地人,是不是有些小人味道,小肚鸡肠。必然引起地方多数人的反感。大家积累了一肚子怨气,趁机出口恶气。因此,但凡著书写文和表演节目不要抨击太猛,要留有余地。

最可怕的是,周立波心里肮脏,是很黑暗那种。从无名之辈通过网络一夜蹿红,凭的是那段嘲讽中国驻南大使馆1999年被美国轰炸,他认为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在那个段子里,周立波肆无忌惮地攻击中国,贬低当局。意思是:“假设美国在毛主席时代轰炸了中国大使馆,毛主席就会把美国炸平。”,“假设美国在邓主席时代轰炸了中国大使馆,邓主席就会把美国的周边给炸一圈”,“而到了现在(长者时代),中国只会强烈谴责,并对自己的导弹库‘严防死守’,一颗都不能流出去,否则万一美国被炸了,我们中国会在国际社会上说不清楚。” 由于没有民族自尊心,没有爱国热情,只是为了取笑而发飙,没有道德底线。

殊不知,中国卧薪尝胆17年从那个事件以后,大力发展军队建设,现在确实强势崛起到了可以和美国叫板的地步。也许是俗话说逆境使人进步,爆发出难以估计的力量。顺境只能培育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霜雨打。

当然,周立波更多的是采取挖苦的手法,贬低民间亚文化。中国网民自古以来的玻璃心,还会长时间存在,这注定是个招黑的特质。周立波那句拿“吃蒜”讥讽郭德纲,拿“喝咖啡”自诩小清新,是艺术上的狭隘和嫉妒。真的自我标榜的典型,你懂的。

中国的所谓名人,没有出国还看不出有多差劲,有多么败类。一当出国和西方传统道德比较,他们那种小人心态立马暴露无遗。真的很丑陋,不齿于人类。要提高民族素质必须从名人做起,必须向名人开刀,因为他们是新闻焦点,影响面太宽。另一方面,普通人没有准则,自己思考力很差,受名人的污染严重。新一代人不爱读书,孤陋寡闻,大部分人玩手机为生,而且还自命不凡,不少人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除了心里那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俗套以外,他们还有很多真正的恶习,甚至是罪行,比如吸毒,强奸,嫖妓,贪污,受贿,等等。不仅是西方不容许的,中国也是不允许的。但是这些名人和一些官员,贪官污吏们一丘之貉,道德沦丧,行为分裂,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正人君子的外表下一肚子男盗女娼。可惜,中国这个畸形社会可以保护一些有权有势,有名望的人。但是中国容不下普通人,尤其是那些忧国忧民的政治异见人士。包括刚刚出名的山东教授邓相超。一个有正义感的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们才是好人,本来是应该得到保护和扶持的人,结果被极左分子,五毛分子,文革余孽无情打击。

2017新年一开始,对于中国的舆论界来说是别开生面。极左阴风袭来的邓相超事件在国内发酵,不免让人不寒而栗,担心文革再现。而在国外,同样是中国人的丑陋行为,也搞得乌烟瘴气。不久前有马蓉,邓文迪,现在加了一个周立波,当然我希望这是个体案例,不会彻底玷污华人整个群体。不过它们反映了国人素质尤其是名人、官员的素质,实在不敢恭维,有必要揭露出来予以鞭打。



浏览(3124) (9) 评论(4)
发表评论
最不安最心跳最期待的总统就职典礼 2017-01-20 09:17:08

我以前描述预想不到、出乎意料的川普当选,用的词是别开生面。但是川普上任在即,发生了一些混合性的变化。仅仅用“别开生面”远远的不够了。所以,我改用新词,川普就职典礼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安最心跳最期待的总统上任”。

花了20亿银子,拥有史上最昂贵的内阁大臣组合。气氛热烈,振奋人心,由于川普的复杂性格和异类策略,他的上台还牵动着世界各国人民的脉博。此时此刻,华盛顿倾城倾国,热闹非凡,车水马龙,人群急流;与此同时,人们心情激动,心潮也暗涌。从昨天开始,奔向华盛顿的各条海陆空交通线就忙不歇遐,人们激动地赶往美国首都,不过个人目的是不一样的。大部分人是川普的铁杆支持者,也有一些无所事事的人闲来无事去看热闹,一睹千年不遇的“巨人的风采”。但是,不容忽视、必须警惕的是还有一些人是反对川普的人,他们是去搞破坏,唱对台戏的。

何为最不安?不安全是一大看点,与每次竞选活动一样,不乏捣乱和抗议者。{根据报导,“支持与反对川普的群众在新总统上台之际于美国首都华府爆发了肢体冲突。现场大约有50名反对川普的群众因企图阻挡就职典礼的安全检查哨,并且与支持者爆发肢体冲突。而在距离冲突现场的不远处,也有150名新移民组织示威活动。”

更为有意思的是,“在第10街的安全哨,出现了三名用绳子将脖子串起来,搞行为艺术的女性示威者。而在加拿大大使馆的检查哨前,则出现了数量高达150人的抗议群众。”

“来自纽约的示威者霍尔茨(Jed Holtz)指控川普是性别主义者、伊斯兰恐惧症患者、偏执狂与民族主义者。他们要求关闭检查哨,并要求川普的支持者回家。警察开始往事发现场集中,但仍保持克制的态度,站立在安全检查哨的后方。从新墨西哥州来的20岁示威者鲍威尔(Lysander Reid-Powell)表示,他们今天齐聚华府的目的,是要阻止美国变成一个法西斯国家。”ZT}

这次抗议还延伸到了外国,因为川普的政策可能对国际的影响远大于国内。一些反对者不远万里,长途跋涉,风尘仆仆的来到了美国参加示威群众。他们来自伦敦、柏林与香港。在西岸,也有巴勒斯坦人组织的抗议活动,反对川普将美国大使馆由耶路萨冷移到特拉维夫的计划。

相对于上街闹事和闹市。有很多人尽管没有去DC,他们心里并不平静。他们也许是激动异常,期待新的行动和措施,把美国搞得更好,更加伟大。问题是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并不满意新任总统川普。因此,他是历史上支持率最低的候任总统,才40%左右。

何为最心跳?所以大于一半的美国人心里更多是担心,心中难以平静。悠悠万事,忧愁什么?是美国不能伟大不要紧,别把建立了两百多年的国家搞糟了,砸锅了。川普说道:我们美国人还得重新创造一个历史,也许不那么容易。因为我们“假想的敌人中国”已经翅膀长大,长硬。他们不仅赚我们的钱,甚至于有“篡党夺权”,在世界上充老大的狼子野心,何其毒也!是可忍孰不可忍!

川普说过,他不会当天就把奥巴的政策全部否决。他从下周一开始就要一个个修改,甚至否定很多他前任的一些引以为自豪的记录。医改计划即是最大的看点。限制移民计划,增加工作,增强部队,全面实行民族复兴。他认为以前的美国领导人干的一切都是乱弹琴。建制派、体制内人物哪里有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此处可能是前任布什和克林顿等等十分尴尬的时分。川普继续说道:只有川普我从今天开始,才是干正事儿,一切将会根本改变,旧貌变新颜。主要的、重要的我反复提到的是:那些被忘记的人们,从此不会再被忘记。

今天来参加就职典礼人数,超记录。川普的拥护者千千万万,最为主要的是他的反对者和竞争对手,乔治W。布什,希拉里,和他的三个妻子(两个前妻也兴致勃勃的要来凑热闹)。

何为最期待?当然还有很多人带着殷切的期望。一如既往,我也处在中立的立场上给他一个机会。让我们向前看,是骡子是马,成功和失败,今天以后三个月就可以见到分晓!大家肿(瞪)大眼睛,拭目以待吧!

就职仪式已经开始,至少还没有出现打砸抢,那种人们曾经预料的难堪局面!从今以后,我们迫不及待的期望川普将誓言一一变为现实。大家必然有一个个亟待回答的问题:美国是否从此走向辉煌?而不是走下坡路?甚至混乱起来?世界是不是要患疟疾,每隔几天就要打摆子,浑身颤抖!世界大战会不会爆发?


*后来确实报道,数百人就在白宫东侧,仪式不远处寻衅闹事,还与警察大打出手。必须接受治疗。美国历史一个崭新的纪元已经来临,我的那个叫鞋布的同事继续评论,有意思的未来=不确定的未来(尽管他心里不喜欢川普,不用担心一词)。




浏览(2095) (7) 评论(6)
发表评论
中国引领世界来得太快,怀疑在做梦 2017-01-18 17:55:07

实际上我们大部分中国人(包括右派)也是希望中国崛起的,真正地崛起。想中国担当世界领袖,做经济和政治的领跑者。所谓的中国梦并没有那么高的目标,只不过是生活水平改善,不再受别人欺负。据估计邓小平,毛泽东从来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中国真正在世界上发表主旨讲话,用自己的经验抛售治国方略,建议经济走向,引领世界各国,让他们在后面当跟屁虫。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昨日高调亮相了达沃斯论坛,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习近平对贸易保护主义表示了反对,“坚决反对保护主义,打贸易战只会两败俱伤;中国无意通过人民币贬值提升竞争力,更不会打货币战。他还强调,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更是贡献者,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为全球经济稳定和增长提供了持续强大的推动。”

特朗普提出了“贸易保护主义”,习近平则针锋相对反对保护主义。“搞保护主义,如同把自己关进黑屋子,看似躲过了风吹雨打,但也隔绝了阳光和空气,打贸易战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我也曾经希望,也许在我即将入土的那一天(大约三十年后),看到伟大民族的复兴,在世界上真正有一点话语权。我绝不可能想到,它不仅是可以实现的,而且不用很长的等待,但是我压根儿没有想到它就是今天(严格意义上讲是昨天)。当然我与以往每次中国发射一颗导弹,上升一颗卫星,建造一艘新式飞机和军舰,兴奋不已,奔走相告。

可是今天,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这是事实,可怜的事实。当然,我们应该感谢美国人民,感谢美国领袖,感谢美国的内乱,两个总统打架腾出了一个领袖真空。世界人民也是可怜,必须要有权威来领导。美国人不来,老二中国必然要来。你可以推辞,但是人家可以三请四迎,非来不可,不仅要讲话,而且必须大会主体发言,必须把震撼的话说出来不可。

尽管俺们一些左右派的人士不一定看好习总,我却是刮目相看。别以为人家出身于陕北知青点,就是小家子气,他在国际大舞台一点也不怯场。颐指气使,侃侃而谈,大有气吞山河的气派,不再是那个弯弓射雕的成吉思汗,而是比毛泽东,奥巴马还要牛逼的世界首脑了。呵呵,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呀!

不过我再次强调中国这一回是天上掉下李馅饼,又是捡了一个便宜。尽管实力有一点儿,但是还不够。而且坐上老大椅子,钱是关键,以后穷亲戚来了,一定要破费银子的。从这样一个出发点,川普是对地,不要虚名,要实际。中国打肿脸充胖子,实际上要吃亏的。虚名在外嘛!

要说中国坐大还不是吹的,而是国际公认的。美国媒体一如既往的关心中国的一举一动,他们齐声感叹,担忧中国是不是已经超过了美国那可望而不可及的世界顶级权威地位。美国人对习近平的讲话十分关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罕见在达沃斯扛起了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大旗,此举非同小可。美国人的心里比打翻了五味瓶还要难受,酸甜苦辣麻,啥滋味没有?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惊恐地问,“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取代美国的地位了?”《福布斯》网站则刊文评判习近平捍卫全球化的讲话,中国是真心还是装蒜?《华盛顿邮报》认为:习近平的讲话是对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协定和边境开放的行为含蓄的回击。特朗普像8岁小孩攻击全球化,习总却像个成人。

总体来看,如果美国硬搞闭关自守,那是中国的清朝,北京就要发挥更大的全球作用,取代美国。不是中国太强了,而是美国太弱了。时机非常重要,中国抓住了天时地利人和。此时此刻,不光美国缺乏在世界的领导力、欧洲更是缺乏领导力的时刻,因此习的这些言论令人印象深刻。

世界永远需要一个领袖,也许今天是世界各种关系和格局的转折点。中国也许从此走向填充"全球领导作用",实现了民族复兴的黄粱美梦?而美国已经玩了一个世纪,是不是太累了,现在可能放弃,要不暂时休息一届?

当然对于中国的真正立场和能力,世界上还是有很大的质疑。华尔街日报和其他西方报纸对中国实际态度总是将信将疑:中国的全球自由贸易实际承诺是否可靠,他们的人权问题至今尚无结果。他们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为了自己走入世界,却堵住别人渗透中国,GOOGLE,面书等等还是受到抑制的。而且法制不健全。昨天还在开国际玩笑。文革刚刚开始,周强的口号性文件又被撤回。



浏览(5004) (23) 评论(14)
发表评论
中共钦差大臣马云怎么搞定川普? 2017-01-17 18:36:10

我很早就写过关于马云做官的寓言,马云的政治嗅觉决定他要在官场发迹。由于他是商界出生,而川普也是靠经商起家,初步涉足政坛,派马云出马一个顶俩。大家猜测了半天,是马云的主意,是马云他妈的主意,还是小习同志的安排。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像一加二等于三,小学生也会算。其实这就是中共安排川普马云会面,要害就是告诉川普我们也有商业大佬,跟你差不多,不是吗?你也不必骄傲,我们也不必自暴自弃,以后什么事还不好商量?告诉马云即可。咱们生意继续作,只要你保留一部分工业在我这里,继续购买一部分中国货。其他就好说,进口货嘛,加点税没关系。我们还是继续买飞机、麦子、大米和苹果,哥俩好嘛!

以后也不分什么主义,也不管什么战线。其实实话实说,我们也不一定要搞社会主义。我们就是赚钱,您也清楚,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管,任其自生自灭,白猫黑猫无所谓,逮住耗子就论功行赏。当然我们很知趣,钱是赚不完的。只要你不把咱们美国那里的生意堵死,我们一切可以慢慢商量。请注意马云英文比我还好,经济常识上也不比我差。所以以后我们不需要大使, 马云就是我的特使,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也尽管说,别客气哟(钦此--习大大)。

据说因为美国选举遇难,风云突变,川普侥幸上马。面对要让美国更加伟大的重任,焦点在中国,中共焦虑异常,遂招来马云紧急商议。所以马云可能是下届国务院重要官吏的候选人,正好派遣出差一次,据说还坐的是其他人看不见的特等舱哟。

说起这样一桩买卖,不由我想起《左传》秦晋之战。当时弦高犒师退秦兵的故事和今天中共的作法很相似。郑国有个人--“带路党”杞子,他悄悄对秦国说:“我受信任掌管了郑国的北门。你们秦兵赶紧来,我开门带路!”秦兵出动了。郑国爱国者、商人弦高路上发现情况紧急,心生一计。未经中央批准,自作主张的为国家开展外交活动,赶了十来头牛外加若干牛皮送至秦营,说是:“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这下,就把秦军给搞懵了。猜郑国可能是有诈,于是撤退了。退兵途中,被来援郑的晋军大杀一阵,这便是春秋有名的秦晋大战(ZT)。

据说马云学识广泛,谈古论今,面善语软,吴侬细语,加上笑容可掬。所以,与川普一见如故,而且相见恨晚。毕竟是商人相见,惺惺相惜,没几个回合就把川普搞得神魂颠倒,失去防御力。谈起中美关系来马云居然比中国外交部长还要得心应手。自比晚清官商胡雪岩,不仅驰骋商坛,也可以在政界如鱼得水。

由此推测,马云确实是中共当局的传声筒,是习近平的亲信,特地前来投石问路。此举很老练,不会有任何闪失,最多是一个公司谈蹦而不会伤到共产党一根筋骨,所以万无一失。共党真是诡计多端,明的不行,暗中捣乱功力深厚。端的是内战内行,外战也外(内)行。

阿里巴巴已深入到了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巨大的销售业务使其拿到了全国人民的私人资料,几乎是90%的居民的隐私等信息。当然,美国也看到了此种奥妙,和马云好,既是商业实际利益的考虑,弄不好还可以帮助美国影响中国的国家政策。因此,马云大言不惭的对习近平说,能够帮助中共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数据库"。

那么究竟是什么真本事,搞得川普五体投地,不服不行的?其实很简单,也许诸位略知一二。那就是川普需要工作,需要创造就业机会,他最怕别人说他是说话巨人,行动矮子。他还没有上任,就是谈的美国人需要新的就业机会。所以举世闻名的印地安纳州一个公司的保留,显示他的能力不小,已经超过奥八十万八千里,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

马云在川普耳旁轻声细语,如此这般一说。川普立刻龙颜大悦,原来有一百万就业机会,哇塞!!不要老子一分钱,全凭马云在中国摆地摊,但是故地(雇的)是美国人在美国干活,而且税收一分不要。这怎不让川普高兴得合不拢嘴呢?本来马云的公司越来越大,岂止100万人,有可能还要无限扩大。中国人喜欢群众运动,买卖力量实在强大,除了双十一,双十二,还可以搞很多销售日,银子赚不完,工作需求量不断。川普看不出其中奥妙,其实他是个大傻瓜,只图眼前利益。

不管白猫黑猫,赚钱才是正道。马云那点小聪明,中国人中比比皆是,马云要不是靠了几个得力助手把公司撑起来,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打工要饭呢?不过美国人老实,赚钱实事求是,不赚魅良心的黑钱。中国人多耍小聪明,心黑如蝎,捣鼓地沟油和三氯氰氨是举世闻名。但是,急功近利的中国人的真正发明创造力要比美国人差一大截。

阿里巴巴成功当然有马云的一半,另外三个人也有一半。他们是:孙正义,蔡崇信和孙彤宇。没有他们阿里巴巴可能还不如YAHOO。

(ZT)阿里赴美上市推手孙正义早前阿里放弃香港选择在美国上市,有人认为,这背后的玄机正涉及到一个人他是软银孙正义。56岁的亿万富翁孙正义是软银"帝国"的皇帝。自从1981年创立软银集团以来,其市值已上涨至990亿美元。他在阿里巴巴的股份占到34.4%。

马云的真正恩人是蔡崇信,后者在阿里巴巴刚成立任CFO。他使公司真正规范化运作。蔡崇信放下七十万美元年薪工作,投奔马云每月只拿五百块人民币的薪水,帮马云去註册公司。在湖畔花园炎热的夏夜,蔡崇信挥着汗水对着白板和第一批员工讲股份讲权益,将十八份个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英文合同,叫马云和十八罗汉签字画押。如果没有蔡崇信这样的人加入,阿里巴巴会是一个皮包公司。蔡崇信将阿里巴巴做成了国际公司,并以正式合同的形式,将最初十八罗汉团队的利益绑到了一起。这其实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阿里十八罗汉成员之一大将孙彤宇,也是重要功臣。他于1998年作为马云创业团队的骨干成员奔赴北京,并于同年开始跟随马云建设外经贸部官方网站以及中国商品网上交易市场。随后于1999年与马云回到杭州,利用建设外经贸部网站积累的经验从零开始打造阿里巴巴网站。不过这些人已经不在公司了,翅膀长硬的马云把精英兄弟解放出来了(为什么离开目前还是一个密)。

现在阿里巴巴赚钱多少已经不重要了。马云今后的官职能不能达到川普一个级别将是大家拭目以待的话题了。


中共忍痛动刀子:马云当总理




浏览(1389) (5) 评论(0)
发表评论
马丁路德金既嫖又剽,为何还纪念他? 2017-01-16 17:43:53

马丁·路德·金对于普通人来讲,绝对是英雄!他一生“受到无数次恐吓,10次被人以各种各样方式监禁,3次入狱,3次被行刺”,最后死于谋杀,呜呼哀哉(今日隆重纪念),享年尚不到四十岁。他奔走呼号,组织游行,倡导和平的抗议,为了黑人的民权运动,贡献出宝贵的生命,被奉为国家英雄。

但以历史的眼光看,即使作为民主制度灿烂明星的美国也还有不少不足。在马丁被暗杀的20世纪60年代,《解放黑奴宣言》发表了100年之后,还没有认识到严重的种族问题。须知美国的民主制度在世界上诸多国家,八方精英吹上了天。美国人的民主素养究竟有多好?如果说马丁·路德·金是够伟大,英明,正确的,那么美国的民主制度是不是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不过不光种族歧视,“八小时工作制”、“男女平等”等基本人权一样没有得到解决。但是美国人民具有创造力,有大无畏精神,也能正视自己的不足,“五一”国际劳动节、国际“三八”妇女节均由美国人发明建立。所以,忆当年美国人认识自身毛病勇敢纠错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但是,五十年之后,历史再一次轮回,美国现在种族主义和民粹倾向重新抬头,而且有蔓延的势头。在新总统的怂恿之下,有可能有恃无恐,赛过洪水猛兽,泛滥成灾,危害社会,破坏我们本来平静了数十年的生活。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1929年1月15日出生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1948年大学毕业。马丁·路德·金曾因流浪罪被逮捕。1963年,马丁·路德·金争取会见肯尼迪总统,要求通过新的民权法,给黑人以平等的权利。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为此,他1964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1968年4月4日,遭白人种族主义分子詹姆斯·雷枪击后去世,享年39岁。

马丁·路德·金究竟凭什么获得国际众口一辞的称赞,并且像神明一样供起来?总结起来有三点:1) 他具有大无畏精神,不怕杀头,也不怕坐牢;2) 而且是成功的演说家,口若悬河,号召力极强;3) 具有宏伟的理想,且不遗余力的终身为之奋斗,本身就很了不起。当然他生在一个动乱的时代,乱世出英雄嘛。简单概括为一句话:他是一个特定时代眼光敏锐、勇敢执着、奋斗不止的民族英雄。凭这一点比一般人要高出许多来。

马丁·路德·金诞生于一个伟大的时代,也就是时机好。黑奴解放一百年后,黑人兄弟已经开始看到自己还没有真正解放。人们开始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思考。大部分黑人兄弟姐妹的文化不高,必须依靠荣获博士学位的马丁·路德·金,只有他才有高瞻远瞩的辨识能力和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气。第二个是特定事件的发生而出现契机,那就是蒙哥马利的公共汽车事件撬开了美国种族主义势力的地狱之门。上世纪50年代,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的公共汽车实行黑白分座,而且许多地方黑人和其他族裔不能进入。1955年12月1日,一位名叫罗沙·帕克斯的黑人妇女在车上拒绝让白人座,被以蔑视法令因而被逮捕。四天后,马丁·路德·金在该市组织55000名黑人举行罢乘运动,号召黑人“不与邪恶的规章制度合作,不要再给汽车公司以经济上的支持”。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联邦地区法庭最终裁定,法令无效。罢乘终于宣告结束。

说起马丁·路德·金的口才,那不是吹的。他的嗓音确实是特色鲜明,我最为喜欢的是他低沉的那一部分声音。当然他也可以提高嗓门。他的讲演开始是低沉如涓涓溪流,娓娓道来,引人入胜,让人深思。但是积累了能量,铺垫了怨愤,吊起了激情,他提高嗓门如高山仰止,唤起千军万马奔腾,气势磅礴。他在林肯中心讲堂的讲演时多年积累的精华集中爆发,把个大华盛顿的精英全部吸引来了,而且大家的情绪也煽动起来了,有如干柴烈火。其实他的文笔不一定那么美,只是激情澎湃,满腔热血,那是岁月磨砺的结果,也是父亲和家族的殷切期望和培育的结果。俗话说,水到渠成。父亲为了他能够成为黑人的领袖。名字都是改成了1600S年代的宗教领袖马丁·路德的,而不是原名“麦克尔·金”。

听听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中的不朽语句,梦想这国家要高举并履行其信条的真正涵义:“我们信守这些不言自明的真理:人人生而平等”。 “我有一个梦,我梦想有朝一日,在乔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能够同坐一处,共叙兄弟情谊。” “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而是以品行来评判一个人优劣的国度里。我今天就有这样一个梦想。”

要说他的文笔不是那么才华横溢,不是行云流水,泉思潮涌,还有事实为证。1991年10月,波士顿大学的审查委员会报告:“确定无疑的是,金博士在其博士论文中有抄袭行为,他挪用材料的来源有些未在注释中标明、或错误标明、或泛泛标明,并在行文的间隔之中,稍作措辞变化或逐字逐句地挪用了别人的材料”。抄袭比重在论文的上半部分占45%、下半部分达21%。此外,他的经典演讲《我有一个梦》,那些气势恢宏的排比句“让自由之声响彻”都与黑人牧师Archibald Carey在1952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相同或高度雷同;他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发表的演讲也大量“挪用”了J.Wallace Hamilton牧师的作品。

我其实不以为然,中国不是有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亦能写吗?如果受到别人风格影响,自己随意发挥的东西,不完全属于剽窃。而且那个年代,人们对于雷同内容多少算剽窃标准不如现在严格。咱们还可以从黑人家庭处于社会底端,受到的启蒙教育不如精英,也许造成了他自己不能认识“借用”别人著作的危险性。

如果剽窃不好,但是比起剽窃或者可疑性剽窃,他还有更大的瑕疵。

据说,马丁·路德·金有嫖娼的光辉历史,但是我认为它并不影响伟人的光辉形象。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也许我们中不少人不知道“伟大”的马丁·路德·金有如此嗜好,如果严格要求。马丁与其伟大称号名不副实,因为即便抛开丈夫对妻子和家庭的责任不说,如果他真像公知精英吹嘘的那么伟大,肯定有许多女性投怀送抱,还用得着嫖娼吗?要知道,美女历来爱英雄,在“性自由”、“性解放”的时代,一个如此“伟大的英雄”,居然要靠嫖娼解决生理需要,不是很荒唐吗?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或者栽污别人?

由于马丁·路德·金的左倾倾向,FBI开始调查监控并且发现1964年2月22日,洛杉矶某旅馆里,金和同事谈起了电视转播的肯尼迪总统的葬礼。当时,肯尼迪的遗孀俯身亲吻在棺木中部,金笑着说了一句:“那才是她最想念的地方!”这话刻薄,录在了磁带上。

FBI还发现马丁·路德·金的巡回讲演时巡回嫖娼,白人妓女、黑人妓女,他都召,有时同时招2个以上的妓女,搞乱交;醉醺醺的多人性派对,甚至要搞几天。嘿咻时的淫言秽语,呢喃呻吟,都被记录到FBI的录音带里。即使去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奖时,他在晚上唯一的兴趣还是招嫖。

马丁·路德·金放荡糜烂的私生活,还得到了他的同事的证实。Ralph Abernathy也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之一,他在自传中提到:就在金被暗杀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和3个女的一起鬼混,并且还殴打了其中一个女的。金的传记作者也披露过他的不少通奸行为,不过金解释称:通奸只是减压的方式。

在FBI胡佛局长眼中:金就是个伪君子,不配领导民权运动。马丁·路德·金的性爱录音带,被寄给美国的媒体、民权运动的资助者,以及金的妻子。金夫人收到了那盘记录他丈夫出轨的性爱录音带,跟金大吵了一架。而美国的媒体却出乎意料一致地拒绝发表这些资料,认为性丑闻与金领导的黑人民权事业无关,而且FBI窃取别人私人生活不道德。

我高度欣赏、崇拜美国的媒体的独立精神和记者们无私无畏的品格,他们是真正有水平的,更有职业操守。我也十分叹服他们的热血,即使总统犯错,也与庶民同罪,他们不畏强暴,可以把总统搞臭,把法官搞倒。他们义正辞严,爱憎分明,不会被强势压倒。否则没有他们的保护,我们凡夫俗子也许更主要看到的是马丁·路德·金不好的地方,那些茶余饭后的私生活部分;而他对黑人,对民主精神,对人类和平和自由的重大贡献将被永远的淹没。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们大部分人只是为自己找个好工作,进一步就是为子女谋幸福,护他们一程。然而,为了别人,为了人类,为了社会进步、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以及为世界的进步为出发点,甚至于生命也不在乎的人实在太少了。而马丁就是这样一种人,人中豪杰,是灿烂银河中最亮的一颗星。相对马丁·路德·金的伟大过人之处,较之其鲜为人知的缺陷,实在是瑕不掩瑜。



浏览(3212) (9)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2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