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思的博客  
老百姓的茅舍.  
网络日志正文
女儿要变男儿,白妈妈刹时崩溃 2017-09-25 20:23:53

那天我跑步,见到一个许久不见面的老朋友。我的大儿子曾经和她女儿在一个乐队,我们也到她家作过客。可是咱们话闸子还没有打开,她就劈头盖脸的说:“女儿要变成儿子,我们还没有想好。”天理呀,我们怎么办?不过最后一句话是我加的。美国人的抵抗力就是强大。尽管难以接受,但是也能够接受不至于崩溃。这一对美国教授非常开明,遇到如此棘手的事,也不感到那么难堪,立即告诉别人。一点没有羞于启齿的味道。他们两口子已经开始适应,参加当地的LGBTQ的活动。母亲的手腕还戴了一个LGBTQ手镯呢。



下面我摘录一个故事,来自于网上(原作者:Karen Barnes,I translated and edited)。

当我的孩子决定公开确认为变性人,我刹时有崩溃的感觉。一夜之间似乎发生的变化难以用言语形容,心里的折磨无可复加。

当我怀着孩子的时候,我从不担心他们会怎样长大,或者他们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我只是想让他们健康我尽我所能保持身体健康。在他们出生的那一天,我感到如此的幸福和敬畏生命的奇迹。我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好母亲,正确的母亲或一个无所不知的母亲。我只是想让他们健康、茁壮成长。

我生了双胞胎: 两个女孩。他们从一开始就很不同。莫莉大胆勇敢;埃里卡是害羞和敏感。刚开始,埃里卡靠在莫莉的帮助下进行一切活动。当艾瑞卡5时,她想剪短头发,不想穿裙子,而茉莉则喜欢打扮和玩洋娃娃。多年来,埃里卡继续害羞和不确定自己,更喜欢和男孩玩耍,穿得像个男孩。有一次,她坚持要我们带她去买男孩的内衣,还买了一件像男孩在学校里穿的衣服。

当埃里卡在中学的时候,她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出色的运动员--全明星球员,她是一支进入总决赛的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我们没有任何与儿童有关的性别问题的经验,我们也不知道有任何家庭有此种经历。但我们知道 "中性" 的成长,我们认为这是什么艾瑞卡正在经历,看起来似乎很简单。

......突然,埃里卡完全停止了进食。当她的医生问为什么,她的回答是:“我想消失。”(其实不是消失,是想变成另一个性别)。此后,埃里卡喜怒无常,并退出日常活动,她吃得很少。然后有一天学校打电话告诉我艾瑞卡在伤害自己,发现她在自残是我生命中最最和最可怕的时刻之一。我们立即让她接受治疗,希望她能康复。

事发后不久,我注意到艾瑞卡已经完全停止进食了。我惊慌失措,打电话给心理医生和医生。当她开始离开时,我把她赶到医生那里。当她的医生问她为什么不吃的时候,她的回答是:我想消失。她立即被送往当地一家医院,那里为患有精神问题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病房,并在那里呆了10天,得到了强有力的药物治疗,以缓解抑郁症和增加她的食欲。这一切对我们全家人来说都是痛苦的: 我们做错了什么?她不关心她的家人,难道不知道我们爱她吗?难道她看不出生命是珍贵的,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吗?

在接下来的12年里,埃里卡因沮丧和焦虑而起起伏伏。有时她的药起作用了,有时没有作用;有时她很高兴,有时情绪很低落,我们都担心她会自杀。

2015年,在大学毕业后,埃里卡完全崩溃了。她不能正常工作,也不能继续受雇,同时还有心理和身体上的问题。她搬来和我们一起住每天都变得更糟她不能吃,她睡不着,她会半夜叫醒我告诉我她要死了,她一整天都在睡觉。

我太着急了,无法停止颤抖,我无法入睡。有时我不得不改变我的旅行和工作时间表,因为我害怕她独自在家。我们预约一个精神病医生,让她进入了汽车。并告诉我,医生建议她被送到一个住院的设施,以帮助找出她需要什么帮助。但是她的药物治疗似乎没有效果,她也有医疗问题。在四月的时间里,我至少带她去了急诊室三次。

后来,埃里卡最终获准进入亚利桑那州的一个设施。她的生活和我们的变远了。我把她送走的那一天是我恢复的开始,因为我终于希望她能得到适当的照顾,我很乐观地认为我们能找到解决办法。

在被录取两周后,我终于接到了她的治疗中心的电话。她说: “心理医生、医生和我都和艾瑞卡谈过了,我们都同意她是变性男性。”

我的心脏爆裂了,我的第一个念头是: “她/他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谁会接受他?他会幸存吗?”我的第二个想法是: “人们会怎么看我?人们会认为这是我的错还是我是个坏母亲?我在接到电话后就回家了, 充满了忧虑、悲痛和恐惧”。可是,我告诉丈夫之后,他说:“这是有道理的”。这让我震惊,但他的承认和接受给了我希望。

自从艾瑞卡离开和迪伦(儿子的名字)出现已经有一年多了。然而,我想说的是,迪伦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只是没有看到他,迪伦总是在那里,害怕成为他所知道的他。害怕他的家人不会接受他,害怕伤害会来到他和他的家人,如果他出来,他真的是谁。

一个夏天,当我告诉一位艾瑞卡和他的管理员一起工作的拉比时,他告诉我犹太人不相信变性人的转变。他们相信上帝给你一个灵魂和一个身体,你不应该改变它。我的信念是,上帝有时会犯物理错误--例如当连体双胞胎出生时。在迪伦的情况下,一个男性的灵魂不小心被放入了一个女性的身体。

迪伦现在是一个更快乐的人。他终于实现自己的愿望,他的身体正在发展。他多笑,爱表达,非常享受生活,而且更宽容。作为一个母亲,我和这个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比我和我那曾经倍受折磨的女儿更平和。

当然,我还是担心。我认为迪伦的幸福可以让他原谅人们的偏见和对他的不舒服。他现在是他一直想成为的人。是我心理遭受折磨了。

看到有些人不接受他,我很伤心。这就好像他们害怕接受他,或担心接受反映了他们的一些东西。看到别人的判断和不适,让我很心痛,我很伤心,因为这是人类选择在我们之间筑墙的方式。

所以我不再关心人们把我当作母亲的感觉,因为与我在一起的这个孩子,生活是如此的平和与欢乐。我从来没有见过像现在这样清楚。我希望有一天每个人都能善待迪伦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



结束语,我为这样一位开明的妈妈而骄傲,自豪。但是即使白人那种由痛苦转换成为理解和欢乐的时间不算短。变性在我们中国人极为罕见,白人中不说司空见惯,也是屡见不鲜。因此,如果出现在亚洲人父母也许对于这种脱胎换骨的变化不能理解,这种伤痛更加铭心刻骨,更加难以转化。



网上不少读者诚恳留言:

谢谢你的分享。我经常对自己感到疑惑,因为我和迪伦一模一样,还在受苦。很高兴他实现自己的愿望,你是一个惊人的母亲,我们需要更多的妈妈像这样在我们的世界

祝贺你的儿子,并赞扬你的直系亲属接受了一直隐藏在心里的东西。这对我们多数人来说太难了--我无法想象你怎么拥抱你的儿子,真正的勇敢。

你的故事是感人的,显示了一个家庭的爱和支持是多么强大。我与 LGBTQ 青年一起工作,并将与父母分享。



我理解所有这些感觉,我很高兴你爱他,如此找到了他的真实自我,找到生命的真谛,并被他所爱。


浏览(15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