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鸡好斗的博客  
我的博客在blog.sina.com.cn/sanjieshenni  
        http://blog.creaders.net/u/58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聊聊天津教案中的爱国情怀 2018-10-14 17:34:19

聊聊天津教案中的爱国情怀

小将生来胆气豪

抗英灭法未辞劳

不容仁爱耶稣理

望海楼前万鬼嗥

 

倭寇戟

义和矛

江湖又现愤青刀

口称爱国燃洋火

双手擎还谒卧毛


——鹧鸪天·天津教案

 

 

残诗唱罢,来讲段历史故事。话说1870年发生在天津的“天津教案”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双方当事人一方是天津民众,一方是法国为首的洋人教会。此次事件使时任直隶总督有“中兴名将”美称的曾国藩名声扫地,带着“卖国贼、汉奸、软骨头“的骂名离开人世。那么这次中法争端的起因和过程又是怎么样的呢?


自从清末天津条约开放传教以来,传教士开始在各地进行教传工作,但由于教会接受了大量的中国人作为教民,这些人素质低下,其中不少是地方上不法地痞,入教只是为了找个洋人的靠山,以图为非作歹,经常使教会卷入和当地人之间莫名其妙的冲突中。


在中国,直到现在社会上都有不少人一直从事一些丧尽天良的罪恶勾当,比如拐卖儿童,这是中国区别于其它国家的一大特色,其实这从清朝时就早就盛行了。1870年6月间,天津地区就多次发生儿童失踪案件,失踪儿童多达数百人。又有一些平日里就喜欢不负责任乱说的中国人发挥超凡的想象力在社会上散布谣言,说是这些儿童都是洋人用迷药给拐走的,都被拐到望海楼边上的育婴堂去了,说洋人拐孩子的目的是要挖眼掏心,做洋药的引子,洋人吃了孩子眼睛配的药可以明目,吃了孩子心脏配的药可以延年益寿。这些鬼话在愚昧无知中国人居然大有市场,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全世界有华人呆的地方保证就有黑社会,天津当地有个民间黑社会组织,叫“水火会”,老大叫徐汉龙,手下有七八百人之多,在清朝末年的乱世,竟然明目张胆地代替政府职能私设公堂,审理案件,随意处决他们所怀疑的人。可见这些人多么野蛮多么无法无天。事有凑巧,一天,水火会抓住了一个叫武兰珍的坏人,并从其身上搜出迷药,徐汉龙严刑逼问迷药是从哪里来的,武兰珍挺刑不过,就信口胡说是望海楼边上的法国天主教堂给的。同时又有当地民众向“水火会”反映,说晚上看见教堂有人向外面搬运口袋,至于口袋里装的是什么他们其实并未看清,但这些人一贯喜欢想当然,就一口咬定“里面肯定装的是死小孩”。徐汉龙自以为掌握了洋人拐卖儿童的确凿证据,事情涉及洋人自己无力处理,就纠集了数百名失去孩子的家长,浩浩荡荡跑去向天津知府张光藻报案。


张光藻58岁,正盼着到60岁可以退休,最怕接手涉及洋人的案件引火烧身,又怕得罪民众,有心不管这事,但面对数百几乎疯狂的暴民,又怕出乱子,只好带着几百人去见上级领导,天津道台周家勋。周也是一样的想法,自己不敢处理,又带着这些人去见天津地区最高长官,三口通商大臣,满人崇厚。


崇厚和洋人打交道多年,对洋人十分了解,听完情况,大骂这些刁民一派胡言,认为洋人尤其是那些传教士是最文明最善良的最讲道理的,洋人开办育婴堂,已经收留了上百的弃儿流浪儿,给儿童好吃好喝,洗澡穿衣,照顾得无微不至,根本不可能去拐卖有父母的儿童,而且从没听说过西药是用人体器官做药引子的荒唐说法,更不可能杀人配药,纯属无稽之谈,是中国刁民发挥想象力编出来的谎话。要说洋人对儿童有什么不好,只有一点,就是强迫他们说法文唱法国歌。


但刁民们坚持自己有人证,一口咬定失踪孩子还在教堂关着,赖在衙门里不走。无奈之下,崇厚、周家勋、张光藻只得带着数百人前去教堂找洋人对质。神父十分热情地接待了他们,问武兰珍是教堂里哪个人卖给他的迷药,又是在什么地方卖给他的?武兰珍说是教堂里一个叫王三的中国教民在教堂的左侧铁门边卖给他的。神父马上带大家去左边小门,这才发现教堂除正门是铁门外,其余边门都是木门,显然武兰珍在说谎。神父又马上召集教堂所有中外人员立即集合,拿着花名册,当着大家的面逐一核对,查不到一个叫王三的,武兰珍也未能指认出哪一个是王三。到此,事实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三位官员羞愧难当,连连向神父陪不是,灰溜溜地带着民众出了教堂,自己扬长而去。


而这些民众在水火会的煽动下,依然相信是教会干的,在教堂外赖着不走,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理智不清,倒还情有可原,但中国人中不乏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无业流民、地痞无赖等,闻讯纷纷赶来声援起哄。不多时教堂外就聚集了上万人。


也合该倒霉,教堂里面的洋人很文明,只是把门关着闷不做声,其实这样矛盾很可能就快解决了。但没想到加入教会的中国人中也有很多本来










浏览(661)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在天涯论坛与南空邪教水军们的对话(图) 2018-10-03 21:23:15

5594d0a7jw1f5wna5wc8wj20dm0bmwh6.jpg


南空邪教教主黄保余先生的水军最不要脸。当我揭批他们的教主时,他们愤愤不平地说:“我们教主能写出这么多‘故事’,你有本事你也去写。”这话说得太不讲道理了。


我承认我的确写不出这些垃圾。但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黄先生能写得出来,不信,请粉丝弟子们去神经病院去体验一下生活,那里的神经病几乎个个都能讲出匪夷所思的历史、宇宙、人生大道理。你们的师父在他们面前恐怕只能算小巫见大巫。你们那么有拜师的瘾,去神经病院走一躺,保证让你们拜个够,过足瘾。保证一下午能继承一大箩筐的衣钵。


其实话说回来,无论南空的言论多么荒诞,也无关大碍。反正都是在网上聊天,吹大牛,说什么都行,就当我们喝醉了,都是认真不得的事情。可是南空并不是在和大家聊天,而是有备而来,煞费苦心,是装作聊天,有计划地想靠此闯出名气,捞钱名利。他把极大的功利带进我们的聊天中,为此还成立了公司,制定计划,笑里藏刀,谈笑间就要将我等诱入圈套,目的是利用我们。


这让我们畅所欲言的聊天显得太沉重了,成了他商业行为的一部分,我们网友们不知不觉中就进了他的套,成了他不用支付广告费的托儿。我就不得不将其阴谋揭露出来。


他利用我们的聊天,把自己出名、发财、上市的梦想、甚至身家性命统统寄托在我们朴素的聊天之中,那就应该信奉和气生财之道,待顾客为上帝,对我们网友好一点,而他却不。相反,他自己都是乡下土包子出身。却把网友比做“蚂蚁”,不屑一顾。一旦网友对他的邪说产生疑虑,让他穿了帮,就说自己不在乎“蚂蚁们”对自己的评价。


无知粉丝们,你们在他眼里,实际连蚂蚁都不如,一钱都不值的啊!你们却自作多情,把他当亲人、当朋友、当名师,你说你们贱不贱?糊涂不糊涂?


还有网友比较糊涂,他认为我是在为佛教辩护,不容黄先生对佛教的质疑,对我说:“你说的有些道理。但只想说,对任何信仰,宗教,思想,不能为信仰而信仰,容不下一丝一毫的质疑。世界上正教法门那么多,互相之间不容争斗也久,必有不好的门派,不足之处。都以为自己天下第一,好吗,合适吗?”


请看我是怎么回答的,我说:“现在的问题是,不是我们容不下黄先生对佛教的质疑,而是黄先生不容我们的质疑,是他一语不合就要把这么多网友封掉的,甚至还买通天涯把大家的帖子封掉。亲爱的朋友,请问,这究竟是谁容不下谁?他花钱封掉我们的帖,难道也算是我们容不下他?”


我并不是在为佛教辩护,不是容不得他质疑佛教,我对佛教也有我自己的看法,说出来或许反对者也很多,但我从不认为我的认识就一定正确,所以不产生纠纷。而现在黄先生非要说自己的认识“是历史、是事实、是真相”,那么性质就变了,我们就要问他认识的来源,他又不肯说,反嘲笑网友“夏虫不可语冰”,狂妄地贬低大家是蚂蚁,不配他这个大神来解释。那么我们就不明白了,你既然是高高在上的大神,不屑与我们这些蚂蚁交流,为什么这么在乎我们这些蚂蚁的认可呢?我们认可了你,你就洋洋得意,我们不认可你,你就咬牙切齿。一个人会这么在乎蚂蚁的认可吗?看来你黄先生起码也只是人类的心性嘛!


天下最笨的就是南空邪教的粉丝,以及那些误以为南妖能给自己带来商机的天涯论坛小编。他们帮着黄保余骂佛骂道,或者对南妖所说深以为然,频频点赞,赞不绝口,完全站在南妖一边。他们也不想想,你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要是黄保余说的是错的,神佛并不是黄保余形容的那样的险恶,那你就骂佛骂错了。这还算好的,得罪的是君子而不是小人,神佛不和你计较。顶多护法看不过去,会来找你们这些谤佛谤道的人理论。


但要是神佛真的像黄保余先生形容的那样邪恶,那你们可真的要倒霉了,你骂了人家,把人家得罪了,神佛能不找你算账吗?南妖黄保余自称自己是什么“终南山主人”,有邪师的“法身保护”,当然不怕,你们有什么来保护?另外空间要你娃头的命,简直小事一桩,至少会坏了你的财运,一辈子倒霉,你想想你为捧南妖而遭到这样的损失值得吗?你莫名其妙支持了南妖,什么好处都没捞到,便把神佛得罪了。你要被惩罚了,南妖又不负责赔偿,他反而因为拥有你们那么多无脑粉丝,可以出书出名,财源广进。可是即便南妖当上了亿万富翁,也不会分一分钱给你们这些粉丝的呀。你说你们是不是SB?


还有的网友对我说:“不管你们说的这个南山是个什么性质,有人信,有人愿意听他那套,你什么办法左右别人的思想?”就此,我回答:“确实谁也没有办法左右别人的思想













浏览(21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没想到我成了张雨绮的邻居(组图) 2018-10-01 00:01:34

网上张雨绮与其伪富豪老公打架离婚的新闻铺天盖地。我惊奇地发现,出国前我住的地方与他们住的思南公馆并不远,同在思南路上,相距大概300米,中间隔着瑞金医院。思南路太有名了,尤其有周公馆的中间这段,布满旧式花园洋房,十分幽静,行人路过,仿佛置身解放前的电影画面中。十几年前,我用几百万拆迁款在思南路的南端靠泰康路的地方买了一套房,现在已值1600万。思南公馆那就更不得了了,网上说要11万一平方米,可惜是她那伪富豪老公租来骗人的,为此两人才大打出手。几年前我回国度假,步行去淮海路的长春食品买土特产,曾路过周公馆附近的思南公馆,为里面树阴中的别墅所吸引,曾顺手在门口和附近拍了几张照片,至今留在手机里。当时不知有偶像隐居于此,否则一定以粉丝的名义,学狗仔队混进去“窥私探究”一番,拍几张照片献给大家。图01是思南公馆,图02是我出国前住的地方,图03是周公馆,图04-06是思南路街景。

03.JPG

现在的中国人与几年前,或者说十年前相比,消费能力究竟是升级了,还是降级了呢?相信对比了我这几次回国对市场拍摄的照片,你一定能得出答案。

图7-8拍摄于苏州观前街著名的得月楼,以这馆子为题材,中国已经拍了两部《小小得月楼》了。而且确实菜做得地道,价钱还不贵,我点了鳝丝和酱方等酒菜,才200元。这样价廉物美的名店理应宾客盈门,不愁生意,不想门口也在吆喝,招揽食客,等到了就餐高峰时间,就坐率勉强一半。而且看起来客人并不都像个人掏腰包的,连服务员都闲得无事可做。

07.JPG

08.jpg

图09摄于茂名南路的苏浙汇,十几年前我去那里吃饭时,还觉得很高档,现在再去,菜色和服务已大不如前。虽然下午5点半一过就没有位子了,但其中很多是洋人。我翻阅菜单没能找到鳝丝,一位胖呼呼戴眼镜的领班告诉我,鳝丝应该有的,是忘了印在菜单上。然而不久我就发现,菜单里有鳝丝,是我自己看漏了,显然这领班在糊弄我。图10是端上来的鳝丝,是包饼吃的。我点的一个羹久久不来,我只好催服务员快点。结果等了好久,才见厨房已经将一个羹端到分发的桌上,我没有作声。谁知又过了十几分钟,这服务员主动跑来向我解释,说羹做起来时间长,要我再等一会,我便指分发桌上问她:“那是不是我的?”她才很尴尬地过去端了来。或许她跟根本就没有进去催,也在糊弄我。而且菜色一般,价钱反而比苏州得月楼贵。这店已经没落,我是不会再去的了。

09.jpg

10.jpg

过了几天我想,肇嘉浜路的那家苏浙汇是他们的总店,我没去过,说不定服务会好一些,不如过去尝尝。当天晚间专门在吃饭时间去,谁知那里菜色竟连茂名南路还不如,客座率最高时连三成都不到,图11为二楼空空荡荡的客厅。我在那里总共没看到几桌客人。

11.jpg

图12摄于老西门的名店大富贵。十年前,有亲戚请我那里吃饭,还没有到吃饭时间,里面就没有了位子,外面大排长龙。在我印象中,里面总是人声鼎沸,大多是馋嘴的老年人,吃得津津有味。因为怕等的时间太长,此后我再没去过。最近我去了一次,事先问要不要预约,小姐一愣,似乎感觉我这问题很滑稽,含混道:“你只管来就是。”果然,我在吃饭高峰时间进去,看门口已然有些破败,餐桌摆得稀稀拉拉,有客人的仅仅三四张,冷冷清清,与当年的喧闹的场面有天壤之别。看来,这十年来,中国人手里可支配的闲钱已大幅缩水,再不敢随便下馆子吃喝。网传“消费降级”,年轻人不敢去商场、不敢约会,不敢下馆子,争做佛系青年的报道,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如果一直生活在大陆,或许还不容易体会这温水煮青蛙的慢慢变化,非得象我这样几年回国一次,才有强烈的对比。图12a和12b是上的菜,其中酱肉丝和蟹粉豆腐还凑合,手撕包菜咸得要死,店里的老师傅不知是死绝了还是跑光了,街上随便拖了个民工给我炒的。这店以后也去不得了。12.jpg

12a.JPG

12b.JPG

这种萧条的景象理应与刚发生几个月的中美贸易战无关,因为它早就已经开始。图13是同样在老西门的易买得,摄于前几年。这是我2008年以前购物最常去的商场,大概在去年也已经关门大吉,门口钉上了木板。十年前那里的大门口停满自行车,人来人往,做梦也想不到有今天的这份凄凉。老西门是老上海著名的商业圈,一直在吃从解放前老蒋遗留下来的老本,直到文革之后,还在靠经营几十年的老字号布店、服装店、饮食店、书店、商场、戏院、牙科医院撑起上海领先全国的门面,这份荣耀竟一去不复返了。连2000年以后出现,寿命仅十来年的国美、苏宁也都昙花一现,如梦幻泡影,做了鸟兽散。儿时

浏览(4744) (20) 评论(12)
发表评论
回国游记:去成都吃老妈蹄花(图) 2018-09-26 22:41:59

很怀念多年前在成都十三中附近(后来的红光商场)吃的砂锅蹄花面,一直打算再有机会品尝,奈何那家个体户开的店早就不存在了,只能惦记网上说的老妈蹄花。这次终于有了机会,买了去成都的机票,一大早赶到虹桥机场。机场里人还没有多少。图01-04。

坐航空大巴到了岷山饭店,就发现了地铁站,一看已经有好几条,方便了许多。当我到了目的地,正不知道该从哪个出口出去时,有一个背着很沉重包裹的民工正好从我身边经过,听到我自言自语,竟热情地转过身来,给我指了下路,操着不知哪个县的乡音对我说——内咧(neile)。图05-06

下榻的宾馆虽然小,但它有我久违的,而且是最喜欢的早餐——稀饭、馒头、泡菜和Y牛奶。都还是当年的味道,不知为什么,外地就做不出来那样的效果——馒头是那样的软硬、稀饭是那样的香甜、泡菜是那样的爽口。图07-10

步行前往人民公园附近的老妈蹄花店,路过通惠门里面那条街,有一排饭店,别看外表不怎样,里面很豪华很高档。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在此7年前有人在这里请过我,价钱不菲,记不得具体哪家了,可能就是这家。图11

11.jpg

这里是将军衙门、宽窄巷子附近的金河宾馆,想当年,我还在上学读书时每天要从这里来回经过,那时成都没几家像样的宾馆,对老百姓来说,这家也算是顶级了。图12

12.jpg

终于来到了老妈蹄花店,可是这里有好几家,都自诩最正宗,不知该进哪家。最后选了一家,发现里面有个特色——这卖蹄花的老板大概是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店里到处是基督教赞美耶稣的宣传标语,而且恪守礼拜天不营业的教条,这也算一景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离着不远的毛像后面一条街上应该有一家教堂。因为远在92年的圣诞夜,我有个朋友的奶奶是信徒,他曾哄我一起去庆祝。记得当时那里人山人海,做仪式的时候,后面居然有一排和尚也在唱赞歌。在我身边一个虔诚的信教女孩,激动得泪流满面,也不管我信不信教,一个劲地催我跪下来磕头。估计那老板也是那教堂的信徒,应该问问他现在教堂是否还有当年的盛况。老妈蹄花端上来了,赶紧拍一张照片留念。味道不如当年我吃的砂锅蹄花面。图13-16

16.jpg

吃完老妈蹄花,信步走到天府广场。除了老毛还在阴暗的天空下无论酷暑严寒顶风冒雨地向粉丝招手,广场已与当年大不一样了。西南角原本有个很大的书店,那是我读高中时就常去的地方,现在也不见了(图22)。大煞风景的是,广场上的警察比行人还多,装甲车严阵以待,摄像头密如乌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广场上又没几个人,朗朗乾坤青天白日,又不是什么敏感日子,特警们却个个荷枪实弹的阵仗。难道领导们的仇家会来踢场子?说好的自信哪里去了?明明晓得我怕这些玩艺,还拿比包子还大的牛眼瞪着我,搞得我游兴全无,败兴而归。图17-23



浏览(22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在海外某中文网与南空教主的交锋(图) 2018-09-21 00:20:35


001zaxmfzy738vlF6nK80&690.jpg



最近发现南山空同黄保余先生又窜到海外“留园网”散布邪说。我追至那里继续跟帖道:“奉劝你一句,你拿神佛开涮写小说赚钱,害人害己,你自己完全掉钱眼里了,骂完观音骂地藏,骂完太上老君骂楞严神咒,你不怕下地狱,还要连累那么多看你小说的网友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天涯已经被你花钱买通,幸好留园不是顶帖式,你的帖子水军发挥作用有限,点击自然少得可怜,黄先生,你的魔爪就放过这里的网友吧!要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固待之。你还反骂我在长期在天涯论坛骂人。我劝你还是趁早收手,幡然悔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要在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在那里不能像天涯一样随意拉黑别人,也不允许水军大肆顶帖,黄先生的帖子在那里与其他网友相比,点击数少得可怜,因此感到十分无奈,只好装大度的样子,说“欢迎顶帖”“谢谢顶帖”。以为我害怕会对他有利,就自动罢手。


我回答道:“小黄,不管你欢迎不欢迎,不管你穿什么马甲,不管你谢不谢。我总归要揭露你。你如果觉得我揭露得不过瘾,可以去天涯看我专门你你量身定制的文章,想必你已经看过了。你需要我转来的话,只要这里的版主不嫌啰嗦,爷高兴了,可以考虑给大家看看。


你黄保余嚒,能保住你的余粮就不错了。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你在天涯不是说欢迎别人顶帖的吗?不是说即使是不同意见,都欢迎来顶,能使你的帖子叫更多人看见的吗?那为什么我在天涯才回了三个帖,完全是正常交流,只说了句你‘口口声声’就被你封了呢?你是不是在叶公好龙?太虚伪了吧?你需要对此作出个解释,有个说法。


不能从小就学领导那样听不得不同意见,打击异己,这样对你小黄的健康成长不利。我们众网友今天这样象父母般苦口婆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你认识错误,都是为了你好啊。


我们还要警惕你‘类印度教湿婆、毗湿奴大神’的变种邪说最后发展成为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甚至是ISIS和原教旨恐怖主义的危险,决不能让你的家乡甘肃再次出现当年‘陕甘回乱’那样的大屠杀。”


黄先生辩不过,只好扯一边去,说:“欢迎你顶帖,至于版主对你言论的接受程度,是否会在未来封你ID,我不知道,你能找到南山空同刷名气,还算你有点好运。但你基础,太不扎实,口才,文风,哲学,情绪,,,都在你的文字中体现出来了,你没发现吗。对比一下,可敢?!”


我立即揭穿了他的诡辩:“我说的是你在天涯黑我的事,与这里版主毫无关系!你是真看不懂,还是假看不懂?你既然那么喜欢我来顶帖,有种就在天涯那里给我解封,让我可以在你帖子后面跟帖,让莎奇玛、残经、十方路人等等数以百计的网友可以到你帖子里问候你,你敢吗?我量你也不敢!


先不说我有没有粉丝。我有没有粉丝,与你邪不邪没有因果关系。退一步讲,就算你的粉丝真的多,就算你的粉丝不是你三抢公司王总花钱替你雇来的水军,就能证明你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吗?轮子李的粉丝肯定比你多,前天刚抓起来的“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粉丝也不少,他们算什么呢?算有独立思考能力吗?能算好人了吗?由此能推断出你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吗?我表示怀疑。


我不需要和你比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网民,怎么能跟你这个‘大神’相提并论呢?但不能因为我是一个普通网民,就失去了质疑你的权力。千千万万被你视作蚂蚁的网友也都有批评你的权力,这是天赋人权,是你不可剥夺的。


你既然经常把网友都说成蚂蚁,何苦费尽心机写这么多垃圾给我们看呢?你打算向蚂蚁表演什么,证实什么呢?你要想在蚂蚁群里混出给什么名堂出来?你以有蚂蚁做粉丝为荣,说明你也是只蚂蚁嘛!哈哈哈哈!


我管你是不是南山空同,还是南山妖童哦~我反正只管说我想说的。


小黄,毛主席都说:‘要让人讲话,天塌不下来’。可你连老毛的胸襟都比不上,不能只听顺耳的呀,你不是还要做大事的吗?你不是还想你的“三抢公司”三板上市的吗?心眼这么小,怎么行呢?你当了儿皇帝,不知道要害死几千万啊!你说是吧?”


南妖只好说我是在嫉妒他,见不得他的水军帖点击高,说道:“你真是个闲人,见不得别人点击量高,抑或是自己想出名沾点光,从国内论坛翻到国外来。口口声声说南山空同不对,自己又写不出什么东西来反驳。不喜欢他的东西大可以无视他,他真要不对自然有关部门来治他。可惜别人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没有多少闲空跟你胡搅蛮缠。你自己也是,玩得开心就走开吧!”


哪里知道,这正中我下怀,我乘机把责任推他身上:“你想看我写的长篇大论揭露南先


















浏览(20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