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瑾子的博客  
信马由缰  
网络日志正文
往上揪自己的头发便能升天? 2016-03-14 08:48:22

这次我把那个文字撇了一眼,眼前出现一个画面,凯撒大帝当年率百万雄师将铁蹄踏上高卢时,威加四海地向全世界宣布:我瞧见咧,我来咧,我要摆平咧!那种战车隆隆,炮弹嗖嗖的气势汹汹,那种见佛杀佛,见祖灭祖的大字报式墨水,比当年的凯撒大帝更不可一世(当然了)。得了吧,还凯撒大帝呢,那种毒舌之翻飞,中伤之阴损,就差没有像赵姨娘那样做个小布人往上扎针了。妈呀,我赶紧喝点帕罗拉米的药水吧,提提神。

一位女博主因为写一篇年轻时夫妻行车的故事,被反复棒打追杀,不仅受害者遍体鳞伤,而且棒打一片,所到之处尘沙滚滚,花折莺躲,令人恂恂不安。蔓延近一个月,眼看差不多画上句号,受害人可以休息疗养,啄泥开始回巢时,有人不甘平静,仍然不依不饶,出来“骂空儿”,骂“晒”,包括“晒”夫妻感情,动机大概是他自己所说的嫉妒,也不排除为赋新诗招眼球。“骂空儿”什么意思呢?就是不指名道姓地骂与你相关的事,比如你刚刚被绊了一跤,腿上的伤还历历在目,他在你面前对着空气骂:走路不长眼,成何体统,这种现象不纠正,以后还不到处人仰马翻。虽然双方心里都跟镜子似的亮堂,可是被骂的人得忍气吞声,如果敢开腔,他们立刻横眉怒目:骂你了吗?你对号入座!可是他们马上自己承认了:“他这里还没有说出‘此地无银三百两’,那边早已冒出一大群‘邻居王二不曾偷’”,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我正要说别掩饰了,就是骂你们的,你们自己先接茬暴露了。

哎吆,这个典故用得不打自招,省我点事。

乾坤未稳,烽烟再起,风助火势,后果堪忧,给“骂空儿”者泼点水熄火吧,马上被倒打一耙:你们 “重揭旧伤疤”,“没完没了”,你们唱不和谐调子,破坏安定团结,我有权用我的言论自由,批评这种“晒”的国民劣根性(顺便问一句,你意思是国民劣根性,而不是“国民性”吧?难说,可能就是通通的格杀勿论)。

来头神圣,口号崇高。但是我怎么觉得像自封神仙,好似揪着自己的头发往上拔,就能羽化升天。

在《里根晒是温馨,凡人晒是肉麻?》一文中,我算是旁征博引,诲人不倦了,可是大概因为反着说,用反问句的形式,愣是看不懂。我只好在脑子里放快倒,回想我是怎么被启蒙的,OK--,这次从正面讲,先说个上小学时的掌故。小学上作文课时,老师给我们讲:写作文需要表达中心思想,我们听了一脸懵懂,用幼稚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老师,等待开窍。老师就告诉我们一个大致的公式:通过什么什么,表现什么什么。我于是记住了,所以,当我长大读书时,看《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不会认为劳伦斯荒淫无耻,看《聊斋志异》时,不会认为蒲松龄装神弄鬼,看《欧也妮·葛朗台》时,不会认为巴尔扎克吝啬抠门,看《金锁记》时,不会认为张爱玲心理变态。因为作家是通过写这些人和事,来表达一种思想情感,或批判,或褒扬,书中的人物故事以及情节,细节,都是材料,是用来表达思想感情的具体内容比如巴尔扎克写欧也妮·葛朗台剧扣门儿,揭露了资产阶级初期嗜钱如命的敛财本性。同理,万维这位女博主通过写年轻时的夫妻恩爱故事,赞扬了一种人间真挚美好的伉俪感情。

道理简单吧?但是有人不像我们上作文课时那么脑子纯净,阶级斗争那根玄时时刻刻在拨弄,于是那篇文章中的夫妻恩爱的材料被拎出来,被扣上“晒”的帽子,再打上国民劣根性的红字,大会批,小会斗,再加掌劈拳抡,不停地被游街示众。不开玩笑,因为他们说这类夫妻恩爱不可“晒”,“晒”则是“攀比”、“虚荣”的“国民性”;他们有言论自由来批倒斗臭,而且谁都管不着。这下了不得了,天赐人权,尚方宝剑,所向披靡,世间无敌,敢不低头认罪,叫你“坐飞机”,敢说个不字,给你干到底。

但是,他们混淆了最根本的问题,即这个“晒”的帽子是被他们强加戴上(重复一遍,就像如果他们给巴尔扎克扣上一个天下第一吝啬鬼的帽子),他们口诛笔伐的靶子(晒)是他们自己捏造的。欲加之罪,其无辞乎?可是如今不是先秦,晋惠公坐上大位后,派人去杀前朝大夫克里,克里说:想杀我还能没罪名吗?我死就是了。如今拿一个捏造罪名的起诉送到美国法院试试,起诉不成,别自己先进去撂。媒体言论界含糊吗?弄个捏造虚假的题目,在报纸电视上骗人招眼球玩玩,即使是当红的大牌主笔主持,往最乐观上说,也得卷铺盖走人。捏造乱加,谈何自由?我没在加拿大住过,难不成是另一种红头文件规矩?

他们可能还会说,你标题上就是“晒”,你主张“晒晒”。我再重复一下我中学语文老师的话,我那是用对方的词“反讽”。还有,要我再论述一遍写一次撞车故事和“晒”好车之间的区别吗?壹加壹等于二的道理,被扣上“公报私仇”的罪名,真不知道是智识问题,还是品德问题。

他们自己也 “晒”,并在网上昭示于天下,别人指出这是拿自己的矛打自己的盾,又被扣上一个“揭短扬丑”。我真有些糊涂了,他们口里的“短”和“丑”,是正话呢,还是反说?如果是正话,他们自己有同样的“短丑”,为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大兴“正义”之师,指责别人的“短丑”?如果是反说,那么标准双重,为什么他们地里长的是橘,别人地里长的就是枳?或者,他们自己糊涂了?还是心理出了问题?

关于有人不为写文章,就是喜欢晒,比如晒一辆自己的好车照片,我的观点在《里根晒是温馨,凡人晒是肉麻?》中也已表明,学会用平常心对待你真是烦,扭头走开就是了,没有必要视为洪水猛兽,一次次十字军东征。

里根坐空中一号,凡人过安全检查,大人物和升斗小民的待遇存在不同,但是在表现思想情感方面,升斗小民也许拥有更多自由。里根表现夫妻情是温馨,布衣表现夫妻情是美好,如果有人一定要说表现这种人世间千百年来被歌颂赞美的感情是“肉麻”,也许不必奇怪,这个世界上的荒谬没有空前绝后,且想想金胖子吧,他认定自己是当世英明领袖。

大概他们就是喜欢把自己奉作神圣,到处巡视,打着言论自由的大旗(或者其它什么大旗),逮着人往脸上画个黑符,以为别人便成了小鬼。西施与丑女也好,青春舞与大妈舞也好,“以此类推”。如果不过瘾,必须狠狠多画几下,才能喘过气,好像毒瘾来了,身体里抓心挠肺伸出无数张嘴,必须灌点东西进去。比如有人在舞厅跳舞,原与他们无干,他们从门缝往里边看,一定要甩一把鼻涕:哼,想让我说你高雅,没门儿!恶俗!恶俗!人家还在余音绕梁呢,都不知道这门子雅俗之恨怎么如此咬牙切齿。

站在胡同口不一定俗,站在广场上不见得雅。是春天了,如果有人在素月低树的胡同口,念两句“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 倒是蛮有雅意的。而如果有人在广场上捶胸跺脚,撕头发吐,不知道旁人看了会不会撇撇嘴:真俗。把胡同口蔑视为俗,是不是正好暴露了自己心底的俗呢? Oops---。

还是不要动辄去裁判别人是否俗,因为很多事情自己的眼界有限(如果不是心理有毛病),比如,老早以前张爱玲就响亮地说:她就是喜欢钱,喜欢好莱坞,喜欢巴黎时装报告--这话听起来很文艺呀,爱这些并非代表不内外修好。也真不必对晒大举进攻,再比如,倘若他们能跳《天鹅湖》,把自己的舞姿贴到网上(就像很多网友贴自己画的画,自己唱的歌,等等),我觉得那是一种交流,鲜花大概没有,掌声也送不到,我一定会在心里赞叹几声。

当自己为神圣,有事没事往别人脸上画黑符,不仅会闹的周围乌烟瘴气,也可能自己摔一屁股泥,毕竟,揪着自己的头发往上再使劲,也无法上天。


链接:里根晒是温馨,凡人晒是肉麻?

浏览(4092) (63) 评论(16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14 09:34:58
嗨,有时候我真想忍一忍算了,不愿不堪的事情再被提及,但看到有人颠倒是非,有人空口扣帽子,又忍不了这样的非礼。上帝,请给我智慧!
作者:一粒铜豌豆 留言时间:2016-03-14 09:35:58
博主无分男女,秀场哪有贵贱:)俺打个酱油路过,看见一幅人欢马嘶鸡飞狗跳的景象,证明万维村里还是人气很旺的,俺就放心了。这种纷争,主要看博主的本事,把想贴的东西贴出来,事先对这江湖人心有个预期哈,不高兴的留言删了就是,不必劳神动气:)至于主动贴出来讨打的,那是活该,哈哈哈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4 09:55:15
安博好,这会儿急着出门,回头再给你聊 :)。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4 09:56:09
豆哎,这么久不见,想死你了,:)问好!路过时多来打个招呼,有空也回来玩玩,惦着你的菜和景呢 :)。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6-03-14 10:26:34
谨子, 痛快!挥舞起手中的金箍棒,该出手时就出手! 
借瑾子的宝地我跟我们的小铜豆说几句。嘿,把我们万维姐妹都忘了吧。你这个小开心果! 我们都想你了。
作者:甯宁寧 留言时间:2016-03-14 10:45:27
几天前才跟瑾子说,“MM安心继续潜水、云游”。嗐,那些想上天的,真不让人省心。
瑾子,不论你反讽正讽,有人就会摆出一副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正义”嘴脸,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
哈哈,我也与艺萌同感:“谨子,痛快!挥舞起手中的金箍棒,该出手时就出手!”
作者:华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1:31:56
瑾子,这两天看了些帖子和跟贴,这哪是个讲理的地方?完全就是个酱缸啊!在这酱缸里哪有说得清的道理!
作者:华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1:35:07
这几个字给豌豆MM,豆豆是个小没良心的,把我们都忘了吗?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1:37:34
那就是说,有头发的至少在原地踏步;没有头发的和剃掉头发的得下地狱了,特别是那些假和尚、假尼姑和价卫道士。哈哈赫赫!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2:02:03
谨子好!

您的这篇有两个核心。1。对“晒”的看法之争  2。个人恩怨之争。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您这篇不应当是针对汉卿和马兄的,而是针对我思羽妹的。从她那篇的内容上看,她应当是针对您的上一篇的晒观点的一个反驳。

1。就晒的观点而言,显然谁也说服不了谁。到此为止,谨子写了两篇,思羽写了一篇,因此,比分是二比一。

2。就个人恩怨之争而言,我没有看出思羽的那篇是出于个人恩怨。而谨子这篇显然含有。因此,比分是 1:0。

对于我个人而言,就在我刚刚批评了凡平兄的当口,谨子的这篇的迅速出笼,我无法否定,我是被谨子成功地利用了一把。从对我的感受的起码尊重而言,我不认为谨子的做法对我来说不仅不够公平,而却有些残忍。我感觉到我的善意,和大义灭亲的正义之举,换来的是侮辱。当然在某些华人眼里,使用兵不厌诈,和三十六计是不仅理所当然的,而却还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大智慧。但是我却无法认同。

如果进一步考虑到马兄,凡平兄,寡人兄,和汉卿兄的感受,以及平息网络争论的角度。我认为谨子的这篇很不地道。

但是无论如何,我仍然坚信,公理在华人当中还是存在的。我现在提议,在我们网友当中,找出几位双方都认可的,有威望的网友,组成一个裁判小组。

我提议,北雁妹,牧人兄两人。
作者:万维潘多拉 留言时间:2016-03-14 12:19:11
给瑾子鼓掌!其实,上网来写博的人都是来晒来显摆的,不是显摆物质的,就是显摆精神智慧的。在显摆中得到快乐,谁写博不是为了自己快乐难道专门为了自己难受的?就是那些吵架的,也想是为了赢的快感而吵,呵呵呵/
至于说上网晒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潘仙认为这是谬论,又不是小三抢了别人的心上人,谈何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真的很有意思。
其实上网来晒,不是都有人妒嫉的。比如有人晒智慧,几乎没人妒嫉,因为大家觉得自己更智慧哈哈,有啥可妒嫉的? 
妒嫉在两种并存的情况下才可能产生:
1:别人晒的他/她没有;
2,他/她心胸狭窄
想想如果别人晒得他/她都有,甚至更多更好,他/她嫉妒啥,只会沾沾自喜,觉得这点东西还值得晒?
还有,如果心胸宽广,对别人晒得再好不在乎。因为,不管人再成功再幸福,生老病死也是自己不能掌握,而且,对一般人来说,总是能比上不足的,如果老是看见别人比自己好就嫉妒,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再说,人家晒得咚咚,既不是抢了别人的,也不是曾经得到别人的恩惠来的,别人为啥要妒嫉呢?有谈啥晒是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涅?哈哈哈,不懂。
有人自己要痛苦,让妒嫉咬自己的心,那不管网上有人晒还是无人晒,都不能有帮助的,因为现实生活中比自己成功有钱的人比比皆是。
要想比别人好,努力工作,积极向上,争取比别人更好才是正理,才能推动社会前进,如果看见别人好成功就妒嫉就打击肯定对社会发展不利。
如果处境不能超越,心态超越也是不错的,随遇而安者才能常常快乐。
潘仙认为,这个世界,健康和平安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身外之物。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2:25:17
嘎博,我先前的一句“等会有倒贴户头的凤凰女登场”断了您自家院子的色路,您小子不甘寂寞,竟然跑到她人院子隔山呼唤地觅色?好您一个色胆包天。哈哈哈哈!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2:36:53
潘仙有所不知,我早就有了断言了:此次网争荷尔蒙作用大大的,比“小三抢了别人的心上人”还惨。。。。。 含含糊糊,恍恍惚惚,好好坏坏。哈哈哈哈!
作者:maiguai 留言时间:2016-03-14 12:39:26
我局外人看来,这次嘎拉哈博主的分析相当到位。也为嘎博的工作点10个赞。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2:45:21
嘎博,东洋有个电影叫《远山的呼唤》,人家高仓健扮演的主人公可是靠勤劳和魅力赢得美人归的。看您小子连自家院子都不管了,那么急吼吼的样子,不把人家大闺女吓跑。记住了,东洋电影叫《远山的呼唤》,不是您那干嗓子的隔山呼唤。哈哈哈哈!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2:57:49
叉子:

不把我踹进井里,你小子看来没完。我就不跳。我倒要看看这高家庄的地道里,到底盛多少水。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14 13:03:12
顶瑾子!

北雁的“嗮”嗮的是独创文学的艺术。谁有能力找到这样的故事来嗮,蜜蜂向您致敬!

你如果饱读诗书,你能找出最早的原创来“嗮嗮。”蜜蜂也向您致敬!

您“嗮”不来,心生嫉妒,怪可怜的。

嘿嘿!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4 13:06:18
嘎博:我现在只能用手机写两句:1. 我没有想到竟然有“成功利用”等话。2.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拉偏架。回头详说。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3-14 13:07:01
有网友说蜜蜂也成了“嗮嗮党”。传语录给蜜蜂:

“与嫉妒相比,晒更容易出轨,成为一种不道德行为。尤其是为了让别人嫉妒而故意晒。这样的行为,就相当于故意将晒者的幸福,建立在嫉妒者的痛苦之上。。。。晒, 尤其是以让别人嫉妒为目的的故意晒,要比嫉妒更不易提倡。。。。因为晒并不比嫉妒更高尚。” --- 嘎拉哈

··············

万维歪歪理理论家嘎拉哈果然名不虚传!

不具备与生俱来的发自内心的强烈的痛苦的嫉妒心,没有多读书多思考理论武装身体身体不断体验的人,还说不出这样的经典!

哈哈哈!      ----蜜蜂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10:53
顶!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13:13
大顶!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14:15
再顶!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15:19
三顶!
作者:吴江民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16:08
大顶而特顶!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24:58
嘎博,连德孤老兄也把您归纳成进士强奸犯了(原话“霸王硬上弓”)。那口井当然不能跳了,壮志不成身先死的模式忒可怜的。哈哈哈哈!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3:33:11
嘎博,给您一个信:好像隔山不用呼喊了,现在可以对山歌了。那叫什么辣子,大理风光来的。。。。。。 哈哈哈哈!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3:54:44
花蜜蜂:

在关于晒这件事上,我认为没有必要非得争出个是非来不可。我那篇的观点,只代表我个人。就像每位网友一样,我从来没有企图教育别人。或者企图经我的观点强加于别人。如果各位感觉我那篇是带有帮派色彩的。我非常抱歉。我真的没有。我早就开始思考中性道德问题了。在我的文章立,我也批判了嫉妒的不好的一面,不是吗?

我尊重所有人的观点,包括晒晒有理。
作者:voodoo 留言时间:2016-03-14 13:55:23
谨子博说得很好。本来我是想在思羽博那儿劝上她几句的,可惜虽她不删帖,却把别的博主封了。可见其虚伪。干脆就贴您这儿吧。

下面的话是对思羽博说的:

"支持思羽博骂不还口。可是别人没骂你啊,只是说理而已。您把讲理说成骂人,可见您们民奴的虚伪。不过您不还口也是对的,因为谨子博水平比您思羽高出几个档次,您还口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您说得不错,人的尊严是挣来的,可惜,您思羽博挣尊严的本事不大,但您胡乱消费您本来就不多的那点‘尊严’倒是蛮浪费的,以致您思羽博现在属于尊严透支状态。" ;)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4:06:37
瑾子  

【嘎博:我现在只能用手机写两句:1. 我没有想到竟然有“成功利用”等话。2.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拉偏架。回头详说。】

----- 这是我的一个感觉。等您回复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14 14:09:14
嘎子,

看到你在这里的留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要是你,马上滚得远远的,永远从这个网上消失。你的哪一根神经告诉你,你有资格来替思羽来讨公道?哪个大脑沟回说你可以在这个局里当裁判?你是拎不清,还是裁判兼运动员当习惯了?

在瑾子的这篇文章里,你作为当事人之一,要做的是接受或者反驳,而不是蜒着脸来充当裁判。没有人会愚蠢到看不见你的假惺惺。

在思羽《汉卿的言论自由》一文里,她除了批驳瑾子外也批驳了我,但我忍住一言没发,目的就是为了象紫荆棘鸟说的停止进一步的伤害当事人。思羽在她的文章里用尽了切割,虚化,颠倒等手段为汉卿洗脱,把一个加害者写成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而我,在被汉卿骂作“躲在裙子后面的男人”之后,写了一篇反驳文章,竟成了“公报私仇”。我忍了,没有和她论过一个字。

嘎子,停止你的煽风点火,等火大了自己又摇身一变充当仲裁者,保护者,和导师。尽管你很享受这些勾当,但没有人会上当。你太高估自己的智力了。滚吧!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4:10:49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2:57:49
叉子:
不把我踹进井里,你小子看来没完。我就不跳。我倒要看看这高家庄的地道里,到底盛多少水。
========================9999999999
噶博,高家庄的地道里水没有。最近万维把抗日者全扔那里了,有犯贱,现货,🐴肆,等等等等。您这个霸王硬上弓者进去正好,因为他们都气息奄奄,再没能力抗日了。哈哈哈哈!
作者:voodoo 留言时间:2016-03-14 14:10:55
瑾子博这文章写得四平八稳,不怒自威,真是不错。原来万维女中豪杰都在酱油帮里藏龙卧虎。 ;)

您不必跟那位多计较,看看她写的东西就能看出此人是个心态出问题的怨妇。思羽思羽,就是在单相思项羽。您想项羽何许人也?那可是中国历史上出名的变态杀人狂啊。仅仅是战胜之后的大规模屠城和杀降就至少六次。

把这种人作为心中暗恋对象的大概就是对自己老公心有不满的怨妇,比方说李清照之类。这种人心态有问题,比较阴暗,憎恨别人生活的幸福,看不得别人晒,火气很大,随着年龄上去,性格更为扭曲,只会越来越妒恨他人。

瑾子博的文章看得出您生活富足安逸,到处吃喝玩乐,人缘又好,引起那些怨妇嫉妒那也不稀奇。 ;)
作者:voodoo 留言时间:2016-03-14 14:28:08
谨子博说得很好。本来是想在思羽博那儿劝上她几句的,可惜虽她说不删帖,却把别的博主封了。可见其虚伪。干脆就贴您这儿吧。




下面的话是对思羽博说的:

"支持思羽博骂不还口。可是别人没骂你啊,只是说理而已。您把讲理说成骂人,可见您们民奴的虚伪。不过您不还口也是对的,因为谨子博水平比您思羽高出几个档次,您还口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您说得不错,人的尊严是挣来的,可惜,您思羽博挣尊严的本事不大,但您胡乱消费您本来就不多的那点‘尊严’倒是大手大脚蛮浪费的,以致您思羽博现在属于尊严透支,负资产状态。" 




;)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3-14 14:29:54
瑾子,你的一片情,雁儿真的心领了,雁儿在这里深深施一礼。。。大恩不言谢。。。瑾子,你懂的。雁儿请求你,请求你,请求你,把这篇文章隐藏了吧。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14 14:46:56
嘎子,

你要是稍微懂点事精,就从这里离开,你在这里只能火上浇油。

寡人,德孤,还有你的《道德》读者都在等你回答问话,不要试图躲在在这里充大。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4:47:35
安博:

【看到你在这里的留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要是你,马上滚得远远的,永远从这个网上消失。你的哪一根神经告诉你,你有资格来替思羽来讨公道?哪个大脑沟回说你可以在这个局里当裁判?你是拎不清,还是裁判兼运动员当习惯了?】

------ 我是在同谨子说话。关于晒的观点问题,我已经说过了。各自尊重他人的即可。关于个人恩怨之争,是思羽和谨子之间的事情。我是在为我自己讨个说法行不?

【在瑾子的这篇文章里,你作为当事人之一,要做的是接受或者反驳,而不是蜒着脸来充当裁判。没有人会愚蠢到看不见你的假惺惺。】

---- 假惺惺是你的看法。井冈山这次下山,没能抢到什么,感到不平,我能理解。但又没有必要来这里骂人那。愿意骂,请到我那里骂吧。让你骂个够。这里是女博主的院子。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4:54:30
安博:

【你要是稍微懂点事精,就从这里离开,你在这里只能火上浇油。寡人,德孤,还有你的《道德》读者都在等你回答问话,不要试图躲在在这里充大。】

---- 到底是谁在火上浇油。你在谨子的院子里泄自己的私愤,撵人的那口气,听上去简直就是谨子的丈夫似地。人要是不要脸,谁也挡不住。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14 15:01:13
嘎子,

除了给他人涂抹颜色脏物,你还再会什么?你以为一个“井冈山”的帽子就能吓唬人?寡人,德孤,还有《道德》的读者(包括我)都在等你回答问话,不要试图躲在这里托大。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3-14 15:06:58
瑾子,请速查悄悄话。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5:07:56
安博:


【在思羽《汉卿的言论自由》一文里,她除了批驳瑾子外也批驳了我,但我忍住一言没发,目的就是为了象紫荆棘鸟说的停止进一步的伤害当事人。思羽在她的文章里用尽了切割,虚化,颠倒等手段为汉卿洗脱,把一个加害者写成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而我,在被汉卿骂作“躲在裙子后面的男人”之后,写了一篇反驳文章,竟成了“公报私仇”。我忍了,没有和她论过一个字。嘎子,停止你的煽风点火,等火大了自己又摇身一变充当仲裁者,保护者,和导师。尽管你很享受这些勾当,但没有人会上当。你太高估自己的智力了。滚吧!】

------- 你小子这次带几个小匪下山,就是故意来捣乱的。用你自己的话,就是占领万维。看看你的那几个小喽罗,什么woodoo,司马,就像两只够,一直跟在我后面汪汪汪,挑拨离间,煽风点火,这么多天,老天作证,我从来没有搭理过他们。假如你们占领了万维。那还不成了狗窝才怪。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14 15:11:58
嘎子,

终于你把你的看家本领使出来了,在思羽那里你言语挑戏xx, 在这里又涂抹当事人。万维多年的阴风就是你这样点起来的,不管在哪里我岂能放过你?
作者:一粒铜豌豆 留言时间:2016-03-14 15:13:36
给瑾子,萌萌,华蓥以及惦记俺的各位MM万福问安!俺几个月不来,万维村的刀光剑影就差点儿晃瞎俺的桃花眼,花鸟虫鱼都不见了,咯咯,拜托各位MM,不要再理论再加油了,跟心情和健康比起来,是非对错有那么重要吗?平心静气地好好吃饭,缓缓喝茶,莫要辜负了大好春光呀!👌:)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5:16:06
安博:

【嘎子,除了给他人涂抹颜色脏物,你还再会什么?你以为一个“井冈山”的帽子就能吓唬人?寡人,德孤,还有《道德》的读者(包括我)都在等你回答问话,不要试图躲在这里托大。】

------ 这便是我吓虎谁,土匪的帽子,是大家给你们的光荣称号。那一拉溜被封掉的无所不有其及的流氓,这里的人个个都记忆犹新。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5:23:19
北雁好!

我想跟谨子说几句在关闭可以吗?相信我,不是来打架的。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6-03-14 15:24:49
嘎子,

转移视线无用,这里没有井冈山什么事儿,借故左右派系救不了你,这次到这里正碰见你还在搅和万维,实在忍无可忍。有种你就回你或者我的院子,我们在那里比试。把清静让给这里。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5:24:52
噶博,土匪还好,还能骑马;就是骑驴者很惨。。。。。。。 这个骑驴帮深有体会,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痛定还在思痛。。。。。哈哈哈哈!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4 15:28:44
安博:

【终于你把你的看家本领使出来了,在思羽那里你言语挑戏xx, 在这里又涂抹当事人。万维多年的阴风就是你这样点起来的,不管在哪里我岂能放过你? 】

---- 看来安博真的是把万维当战场了。“不管在哪里我岂能放过你”,也包括做鬼?有那么大的仇吗?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4 15:31:11
噶博,偷窥是牧羊犬的嗜好,难道您要抢牧羊犬的饭碗?我看您那还是隔山呼唤更专业一些。。。。。哈哈哈哈!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4 15:35:01
人在外面,无法回复,先关了评论。

谢谢各位!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4 15:36:54
雁儿,有机会咱们私聊。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3:42:41
安博:感谢之意,在不言中!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3:43:24
谢谢艺萌MM!我这是回击,有人先颠倒黑白,恶语中伤。

是呀,没有这个豆在这儿闹,少了乐趣 。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3:44:53
宁寕MM好!我是打算休闲一阵子,轻松一下,出去玩玩。但是有人生事胡搅,跳脚捶胸满口跑毒舌行中伤之实,那我先在这里玩玩。

要回国了,一定有很多事,再次谢谢MM!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3:45:52
谢谢华蓥MM!MM说得是,有人真该想想言论自由的作用和目的。

MM什么时候让我们欣赏一下你的宝藏呢?好东西拿出来让大家一起分享快乐,悦目也是快乐,心胸狭窄的人才会难受。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4:00:40
嘎博好,

撇开你是否有权做裁判,你的留言从总体上说,存在逻辑不通,莫名其妙,无理指责,偏袒所近,用词失礼等问题。

1.
【对于我个人而言,就在我刚刚批评了凡平兄的当口,谨子的这篇的迅速出笼,我无法否定,我是被谨子成功地利用了一把。从对我的感受的起码尊重而言,我不认为谨子的做法对我来说不仅不够公平,而却有些残忍。我感觉到我的善意,和大义灭亲的正义之举,换来的是侮辱。当然在某些华人眼里,使用兵不厌诈,和三十六计是不仅理所当然的,而却还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大智慧。但是我却无法认同。

如果进一步考虑到马兄,凡平兄,寡人兄,和汉卿兄的感受,以及平息网络争论的角度。我认为谨子的这篇很不地道。】

我对上边那段话不知所云,几乎可以看作是诬陷。刚刚看了你“批评了凡平兄”的留言,让我猜测一下你的思路,你认为因为我提醒你在嘴上积德,我便没有理由陈述观点,发布博文?你认为因为你建议凡平等不必与花鸟派打仗(我不认为存在一个“派”,只是一群喜欢谈花鸟的网友),我便不该批驳颠倒是非,乱扣罪名,恶语中伤?否则便是“成功地利”,“兵不厌诈”,“不公平”,“残忍”,“侮辱”,等等?你认为你规劝他们的话,不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不是出于对是非关系的梳理,不是由于对“言论自由”内涵的清醒认识,而是“大义灭亲”?我这篇文章在你“批评了凡平兄”的前一天已经动笔,与你是否批评没有因果关系,也不会因为看到你的批评而冷冻,因为不仅仅是观点之争。为什么你看不到有些人心灵丑恶、蓄意谩骂,而我的揭露却被你认作不应该的网络争论?她在写那些文字时,在张开恶口时,是否想过受害人(你知道是谁)的感受,是否想过我的感受?又岂止仅仅是个不地道?

请想想上边的问题,所以,我认为你对我的种种指责(如果不说诬陷),没有正确的事实作判断根基,推理混乱,结论错误。而且,你的留言是负面情绪的倾泻,用词非常不礼貌(甚至恶劣),说你胡扯八道一点不过分,在这个层面上,你首先输了。

平心而论,我觉得在这场风波(权且称作“风波”)里,你在你方中,属于最具善意,最明理,头脑最清晰的人。你们真该认真考虑一下“言论自由”的内涵以及外延意义,言论自由不是无法无天,任意妄为,言论自由要考虑是否具有侮辱性的言论,以及是否煽动群体的反感,是否为营造一个和谐健康对话环境,是否有利于推动社会文明,是否弘扬真理。而我认为,你们这次的反“晒”,基本上是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作文章,或泄愤,这种言论自由是不是应该倡导?

关于你那篇《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我认为,应该肯定你的独立思考和独立意识,其中的有些想法有独见,有值得参考的部分,这种探索应该继续。但我不同意你对嫉妒和晒关系的定位,例如“越是喜欢晒的人,嫉妒心也越强”,晒是“建立在嫉妒者的痛苦之上”,等等。我不是你说的“晒晒党”,我对晒(不是加了“”的假晒)在中间线上根据情况浮动,我自己尽量不单单为晒而晒,多数情况下,对别人(特别是朋友)的晒,我愿意去赞美,去分享快乐。但我不同意为伤害别人而晒――也要看前因。

不知道我是否给你了一个“说法”。

2.
【就个人恩怨之争而言,我没有看出思羽的那篇是出于个人恩怨。而谨子这篇显然含有。因此,比分是 1:0。】

你是不顾事实,帮凶偏袒?还是眼瞎(我也必须用一个难听词)看不见?你仔细看看那篇文,毫无理性,就是妄加罪名,泼妇骂街,继续伤害受害人,蓄意扯上无关的事,用侮辱性的语言中伤我,其卑劣人格昭然若揭,还有脸谈言论自由,就是暴力言论自由!尽管如此,你再读读我的文章,不知委婉平静多少倍。在万维还没见人动辄指责别人俗,而她总要给人扣“俗”帽子,好像时刻想在自己头上贴个“我很雅”的纸条,真不怕人耻笑。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4:27:26
如再来留言,万望保持情绪冷静。

再谢各位!
作者:voodoo 留言时间:2016-03-15 15:09:10
.


瑾子博有所不知,这些人所说的“言论自由” 和他们所倡导的所有理念一样,都是双重和单向的。单向 - 那就是可以他骂你,但你不可以骂他. 双重 - 就是他骂你是“表达不同观点”,而你表达不同观点,就是“骂”他。

明白了这个,就都能解释所有的现象了。 ;)

.
作者:半江红 留言时间:2016-03-15 15:13:50
昨晚本来想跟贴,不料评论关闭了,只好单独贴了一篇。
作者:ladybug 留言时间:2016-03-15 15:35:27
瑾子, 我已决心退出江湖。我今后尽量少在或不在万维发言。作为我与你的友谊和对你的了解。我不得不要说,我为你难过。。。虽然我不再涉足,但我会默默地祝福你,支持你!

请你保重身体,不要被网络的纷飞压垮了。我们后会有期!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5 17:12:43
晋子好!

您的上一篇,我给了AAA评级。有人有意见。您刚才给我的答复,我给您AAAA .
作者: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6-03-15 17:26:48
首先赞一下博主的实事求是,完全忠于事实还真不容易! 据观察,万维95%的人求实到嘎博为止,下面就是嘎实。99%的到思羽为止,剩下的只有思实了 - 有点玩笑的意思,希望不触到绷紧的弦!

其实如思维不受“酱缸”毒害,朋友是可以有不同的看法的;诤友是要能指出朋友不对之处的。不讲原则的高度一致,共党极端分子的追求也。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19:56:54
“还有,如果心胸宽广,对别人晒得再好不在乎。因为,不管人再成功再幸福,生老病死也是自己不能掌握,而且,对一般人来说,总是能比上不足的,如果老是看见别人比自己好就嫉妒,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再说,人家晒得咚咚,既不是抢了别人的,也不是曾经得到别人的恩惠来的,别人为啥要妒嫉呢?有谈啥晒是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涅?哈哈哈,不懂。
有人自己要痛苦,让妒嫉咬自己的心,那不管网上有人晒还是无人晒,都不能有帮助的,因为现实生活中比自己成功有钱的人比比皆是。
要想比别人好,努力工作,积极向上,争取比别人更好才是正理,才能推动社会前进,如果看见别人好成功就妒嫉就打击肯定对社会发展不利。” 

给潘仙鼓掌!龙应台这段话挺有意思,抄下来与潘仙分享:“爱美,是我的事,我的腿漂亮,我愿意穿迷你裙;我的肩好看,我高兴着露背装。我把自己装扮的妩媚动人,想取悦你,是我尊重你,瞧得起你。你若觉得我美丽,你可以倾家荡产地来追求我。而心底龌龊的男人若侵犯了我,那么他就是可耻可弃的罪犯、凶手,和我暴露不暴露没有丝毫关系。”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01:15
叉鱼哥:你挖了个什么井,逗嘎博掉进去啊?看到他说“我就不跳”,我扑哧一下笑了。不清楚你们在玩什么,如果你回答这个问题,不可说荤话。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02:40
maiguai是否已经看见,嘎拉哈博主对我给他的回复,评AAAA?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07:16
谢谢蜜蜂兄,眼看蜜蜂兄的功力一天天见长,得到什么秘笈了?:)

蜜蜂兄能不能把你做的首饰拿出来晒晒,让人欣赏赞美一下嘛。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3-15 20:11:24
瑾子,请看悄悄话。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11:32
吴江民工:谢谢一顶再顶和大顶特顶!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19:18
雁儿请看QQH。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22:38
Voodoo:谢谢博主多次光顾,也谢谢鼓励!

“这些人所说的“言论自由” 和他们所倡导的所有理念一样,都是双重和单向的。单向 - 那就是可以他骂你,但你不可以骂他. 双重 - 就是他骂你是“表达不同观点”,而你表达不同观点,就是“骂”他。”
他们如何对待其它理念我不太清楚,但在这次反晒“言论自由”事件上,我认为他们无理任性。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29:28
豆:MM说的非常好,我本来也是在大好春光中流连忘返,可是凡心太重,看到“花鸟虫鱼都不见了”,跑回来耍耍。小丫头你远远端着个茶杯“缓缓喝”,不是诚心气我吗?:)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32:13
班长好,读了你那篇文章,大赞!单独贴一篇更好,更多人有机会阅读。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0:48:01
小瓢虫,妹妹,我正要找机会给你说话,你来了真好。那天你说“退隐”,我还以为是潜水,后来看到你说从此离开万维,我心里一沉,我知道你忙,但希望不要彻底从这个“江湖”退出,偶尔来看看,好吗?我说着眼里湿湿的。还好,我们有其它联系渠道。

谢谢妹妹的祝福,也衷心祝妹妹身体、生活、事业样样如意!

后会有期。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1:01:00
嘎博:这次你晋级,是不是有人更有意见?

另外,你几次把我的名字写错,这回明显是笔误,关系不大,但有时你用“谨”,不知道是不是误会。提醒一下,是“瑾”。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5 21:02:31
司马懿:“朋友是可以有不同的看法的;诤友是要能指出朋友不对之处的。”
同意你的话。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5 23:25:20
瑾子:

【嘎博:这次你晋级,是不是有人更有意见?】

--- 谨子,很不幸听到你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叫以冤报德。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想听听您接下来还会怎么说。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6-03-16 00:40:59
蜜蜂:

【维歪歪理理论家嘎拉哈果然名不虚传!不具备与生俱来的发自内心的强烈的痛苦的嫉妒心,没有多读书多思考理论武装身体身体不断体验的人,还说不出这样的经典!】

---- 刚主意到你这条,我现在正躺在地上极痛苦地翻滚着,呻吟着。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6 04:28:27
回瑾子:俺和噶博没有任何地下交易。我估计嘎博吸取了我让闲人老兄狂奔8站地捡1分钱的教训以至于被人笑贫,笑残,所以嘎博认为我每句话都是陷阱。他驴一样撅着四腿原地不动,对我的话保持美其名曰"沉默是金"。哈哈哈哈!
作者:voodoo 留言时间:2016-03-16 05:51:51
点点博差矣,事情是否结束不是按您的意愿而定的。有人先骂了人,却要被骂的人忍气吞声不要回敬,让事情过去,这不是公正的说法。
作者:prn 留言时间:2016-03-16 06:24:54
这些无聊透顶的人至他们的“民主大业”于不顾,却整天抡着“言论自由”的大棒,骂骂咧咧,横行乡里。看见美丽的花鸟鱼虫,要不翻着白眼撇着嘴往她们美丽的身躯上吐几口痰,要不就唧唧歪歪地说,你们长的太漂亮了,为什么不把你们的美丽掩盖起来?这不是故意让我嫉妒,让我感到嫉妒的痛苦吗?
有博主这样的侠义之人站住来据理力争,反击那些猥琐和龌龊。鼓掌!支持!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03-16 07:22:05
瑾子,请速查悄悄话。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16 09:15:33
这一战打得忒猛烈,瑾子爱玉,用玉做兵器,两根绿玉棒深得名师指点,舞得着实不弱。而嘎子凭着降龙十八掌,空手入白刃,正在血战聚贤庄,跟天下英雄一较长短,这份豪气,这份潇洒,令山人佩服得紧!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0:19:35
嘎博:

你什么意思?又一次让我莫名其妙,我顺着你的话音开句玩笑,听不出来,真可以的,还威胁我?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0:46:28
叉鱼哥:哦,这里边学问太深,算了,不学了。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1:03:04
点点:是呀,希望您能看看前因后果,有点公正心。

【哇,好热闹啊!原来是酱油园表忠心大会啊,热烈祝贺!】

这是上次您在我院子里的祝贺,我当时有点忙,你又一次光临,正好谢谢您。“打酱油”作为网络语言,有在网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的意思。我们喜欢清萧晨曦,大概是打酱油,尽管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打酱油,也不想这么说(就是不太喜欢酱油这个词)。您那么一个“表忠心大会”,弄成“忠义堂”,磨刀霍霍的,跟打酱油南辕北辙了。

网络语言“打酱油”也有“业余”的意思,有人在这里称自己“打酱油”,是一种自谦和玩笑。从“业余”的角度讲,我想,来这里码字的人都是“打酱油”吧,我还没有听说这里的哪位博主靠码字买房子置地,也许博主是专业高手?如果是的话,景仰!

谢谢留言。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3:37:21
谢谢voodoo!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3:39:11
prn :谢谢鼓励!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3:40:52
老度好:山人都是高人,高人出山光临小院,清茶一杯,檀香一支相迎。
谢谢老度美言!我哪里有绿玉棒,那还不得千万年的结晶,让山人见笑了。我去看了看嘎子的降龙十八掌,这会儿好像都收了招式,收放有个度也好。再谢老度!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3:46:08
点点:

博主不记得了,“磨刀霍霍”的“忠义堂”牌子是你强行给酱油园挂上的,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拎不清了?你不滑稽才怪。此外,“言论自由”是谁用的大棒?博主也迷糊了,往打自己头上打?

还有,“我们打酱油”,你说,原来博主也属于酱油园啊(你原先那口气,好像你是码字行的顶尖大拿---的确有点滑稽),那么你怎么把英芳蝉鸣的“酱油园”诬蔑成磨刀霍霍的“忠义堂”?这就不是滑稽那么简单了,是悖宗,悖宗通常可都是小人干的事啊,博主知道吗?

跟你玩这个挺无聊的,但你一而再打上门来,我不能不招呼一下,劝你还是走远点吧。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4:04:45
点点:

你第一次打上门来,我放过了你,你再二三提着棒子来挑衅,你也能张开口指责别人“这个事件已经 over, 是您在揪住不放,没完没了”,博主不怕显眼吗?
作者:voodoo 留言时间:2016-03-16 15:16:18
这位点点博有点理路不清。任何事,您都能开始,但如何收尾就由不得您了,否则这世界不就由您说了算了?

所以您以后想做点什么,先想想您有没有能耐最后结束这事。这一点点道理您需要明白 ;)
作者:叉鱼哥 留言时间:2016-03-16 16:36:48
那位颠颠三脚猫,三招一过就变文抄公了。哈哈哈哈!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6:44:25
这个点点:你还来寻事?我都有点下不去手了,你怎么把爪四哥那话拿来了,那不是对你的当头一棒吗?你现在拿它继续往自己头上砸?这事儿还闻所未闻,不是滑稽问题,是你脑袋真有问题了?

回家养养吧。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16:47:26
Voodoo,叉鱼哥:那位的脑袋不是有小毛病,傻的够呛,我不打算理 ta了。
作者:BFTS 留言时间:2016-03-16 17:34:25
>瑾子博主,

如果你的博文是像嘎子说的,有针对思羽的成分,看不惯她的双重标准,对人不对己的“伪善”,我给你瑾子鼓掌。那天准备吧下面的跟帖发到你的博客里,但是发不进来。今天看见又可以发帖了,那就把还没有发的再发一遍。嘎子和汉卿一直集体失声,嘎子说先说是“县太爷要喝酒,隔天再判案”。隔天又说说周末回应,不知道他说是回应我的问题还是回应其他人问题,我们等等再看。其实他凡平的事,依我看来他嘎子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

>嘎子啊,我在思羽那里有一个小跟帖,被她思羽无声无息的给删掉了。记得她思羽上次被一个叫“一篮”的博友删帖,她可是广播了差不多两个星期有余,当时她的确有些“冒犯”别人。本来跟帖是想看看为什么你嘎子和汉卿集体失声。那可是有关凡平的事啊,在汉卿的博客也贴过链接。那个帖子现在还在。另外,感谢润涛老阎不删帖,详见博文的跟帖http://blog.creaders.net/u/798/201601/247110.html 从老马“继续跟老阎抬杠。”开始。你看看如果老马能听我的,不被他凡平拉回去,他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呀!

>老度度啊,你真是有点孤陋寡闻,你在思羽那里“扇阴风”、“点鬼火”是不是晚了一点?别人思羽早就知道了BFTS其人了,不需要你再来写演义。你再来演义,让别人思羽左右为难,不知道是该删还是不该删你的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老阎的那个帖子?网管大人看了你的帖子,是不是有点哭笑不得?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4437/201603/251164.html#sthash.KUIFcfTY.dpuf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6 21:16:47
BFTS:谢谢博主提供的资料,看起来挺复杂的,待我有空研究一下 :)。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6-03-17 07:00:44
:BFTS
敢做就要敢认嘛! 你敢说凡平跟嘛斯的被封,跟你没关系吗? 上次我是对你口出了不敬之词,也不过仅仅三个字而已,你就告到网管那里去了,真有你的,马斯那次对你的不敬之词最少是我的三倍,你能放过他? 现在是有北雁为你背了黑锅,你看着现在网上打成一片,大概是在偷着乐吧? 嘿嘿!
作者:瑾子 留言时间:2016-03-17 09:37:14
BFTS博:先道个歉!你知道的 :)。
作者:BFTS 留言时间:2016-03-17 10:30:40
瑾子博主,我没有转过弯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能不能给一点暗示?是我跟帖的原因还是有关其他博主的原因?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6-03-17 10:37:03
瑾子,

我已经宣布过,无论你如何写文批判我,无论你说我什么,为了避免网争,我绝不还口。但这并不代表我不能替别人说话,不能替别人主持公道。

刚才有一位点点博在我博客里留言,说你把他的留言剪裁过以后贴在本文下面了。你可以自己去看看,被删之前的原文被拷贝下来帖在我的博客留言里了。你的行为无异于于通过manipulate information 当众撒谎,污人清名,是一种网络bully。

看来你已经把点点博拉黑,所以他不能在你的博客里留言,为自己正名。既然他找到了我,我就不能不管。限你在24小时内把删除的内容恢复,让大家看到你和点点博争论的本来面目。你如果把我的留言删除,如果污蔑点点博的留言里有污言秽语,你不得不删,或者干脆置之不理,我24小时后即写博公布事实真相。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