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军的博客  
知常容,容乃公。  
我的网络日志
“存在即合理”的误解在哪儿 2017-12-06 17:34:21


“存在即合理”的误解在哪儿

 

朋友问我,“最近看到网上提到黑格尔的一句话:‘存在即合理’,这是什么意思?这里的‘合理’,是指事情发生背后都有其原因吗?”

我回答,“不知道引用者的语境如何,但我知道黑格尔是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说的,通常的理解都是误解了黑格尔的原义,而且误解在哪儿。”

黑格尔第一次说这话是在《法哲学原理》序言里。后来在《小逻辑》导言第六节又做了补充说明。

《法哲学原理》是他在1818年任柏林大学教授时写、1821年出版的。此时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已相当成熟,明确指出了哲学必须要回到生活,指导生活。这本书实际就是在社会公共领域对生活的反思,“主要是或者纯粹是为国家服务的”,因为“国家是伦理理念的实现,是绝对自在自为的理性东西”。

黑格尔之所以强调这个理性东西的问题,在于当时的人们对哲学有很多的误解,甚至是“恶意”。例如“最恶劣的一种侮蔑就是上面所说的每一个人都确信,他能毫不费力地对一般哲学加以判断并进行论争。人们从来没有对任何其他艺术和科学表示过这样极端的侮蔑,以为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把它掌握,,,,不仅如此,这种自许自封的哲学明白表示,真的东西本身是不可能被认识的,,,,关于国家、政府和国家制度,据说各人从他的心情、情绪和灵感发出的东西就是真理”。

在黑格尔眼里,这种不把科学建立在思想和概念的发展上,而把它建立在直接知觉和偶然想象上的做法,也就必然把伦理自身的丰富组织即国家,融解于“心情、友谊和灵感”的面糊之中。这种哲学不仅仅是肤浅的,而且必然认为伦理世界应该属于私见和任性的主观偶然性。而其实,法和伦理以及法和伦理的现实世界是通过思想而被领会的,只有通过思想,它们才取得合理性的形式,即取得普遍性和规定性。

正是面对现实对哲学引起的误会,黑格尔强调“哲学是探究理性东西的,正因为如此,它是了解现在的东西和现实的东西的,而不是提供某种彼岸的东西,神才知道彼岸的东西在哪里,或者也可以说,这种彼岸的东西就是在片面的空虚的推论那种错误里面”。所以,他提出:

“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

首先,这里的“理性”不是通常的“理智意识”或者“群体情理”,而是一种蕴含在现实事物里的客观理念。例如,法的理念是自由,所以,自由构成了法的实体和规定性;道德的理念是善,所以,善是被实现了的自由;伦理的理念是个体与群体的统一自由发展,所以,伦理的规定性就是个人的实体性和普遍本质,被黑格尔称为“人的第二天性”。由此,作为伦理的实体,国家必须自觉地来实现人们的自由、善、统一。否则,它就不配真实、真正的国家。

“理性”是必然性、规律性,“理性”的事物是随着发展而变化的,不是“情理”,也不是“伦理”的现存形式。“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并不意味着现实的东西受个体的“聪明智慧”左右、受群体的“人情世故”控制,而是指由自身的客观理性支配、向着理性的方向不断地发展的。在黑格尔眼中,世界上各种具体的事物都不过是绝对观念的具体显现,是绝对理性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环节而已。“理性”与“情伦”的差别,在于它实现的事物是否是向着绝对理性发展的一个台阶。‘高度集权’、‘集中力量’、‘最小的社会成本’等等观念,是否合乎理性,要看它是否引导着作为实现它的具体事物,朝着绝对理性的高级方向走。否则,虽然它是必要的,但只是相对于某些历史的阶段而言,而现在这些阶段已过,这些事物已是死去的现存了。这种“合理”只适合于“从众的情理”、“得失的伦理”啦。

其次,这里的“现实”不是通常的“存在”或者“现存”,而是一种由理念提供根据并决定发展其方向的现实真在。就是说,“现实”是现在真实、真正的存在,而不是现在存在的一切,更不是现在的那些非理性的虚幻存在了。所以,“现实”不等于“现存”。黑格尔特意强调:“除了理念以外没有什么东西是现实的”。

“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中的“现实”是具有必然性的存在,只有具有必然性的存在才是合理性的。黑格尔曾说不止一次地过,“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都随便把它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 现实是不同于现存和实存的。在他看来,存在是直接的、抽象的、没有什么规定性的,“还不是现实的”;“实存”虽然是有规定性的存在,但是呈现在人们面前的现象存在;而“现实是本质和实存的统一”,是包含着必然性的存在,“现实性在其展开过程中表明为必然性”。所以,这里的“现实”,是现在的真实存在,不是现存包含着虚假的一切存在。

“现实”是存在的一部分,是真实的那部分,不是所有,不是虚假的那部分。这种演绎出“存在即合理”的做法,实际是忽视了存在里“真实”与“虚假”的差别。

黑格尔也意识到了自己这句话的晦涩性。所以,他在《小逻辑》里又强调地说,“在我的《法哲学》的序言里,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 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两句简单的话,曾经引起许多人的诧异和反对,甚至有些认为没有哲学,特别是没有宗教的修养为耻辱的人,也对此说持异议。”可是,人们还记得吧,“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 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都随便把它们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 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因为所谓偶然的 存在,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可能的存在,亦即可有可无的东西。但是 当我提到‘现实’时,我希望读者能够注意我用这个名词的意义,因为我曾 经在一部系统的《逻辑学》里,详细讨论过现实的性质,我不仅把现实与偶然的事物加以区别,而且进而对于‘现实’与‘定在’(受时空限制),‘实存’以及其他 范畴,也加以准确的区别。”

当然,后人有的是从认识论的角度理解的,认为 黑格尔所说的这句话,也可换成为“现实是理性的,理性的是现实的”,这样,这里指所有的现实本身是可以被理解的。这主要是从哲学思想本身的发展内在性来观察的。例如,从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到休谟认为“因果关系是一个没有根据的幻想,因此,我们不能做出广义的或普遍的知识主张”,再到康德既是分析又是综合的新论证,使人们对世界有一个共同的逻辑认识框架。但是,康德做出了调和,不出现在时空背景下的世界,不可能有科学的确定性。例如上帝,灵魂,形而上学等等,都是不可知的,只能推断。

黑格尔从根本上否定了康德“自在之物”的概念。他拒绝了本体论与现象之间的本体论二元论。对于黑格尔来说,本体就是实体,实体就是主体,没有任何中介对象,在我们看到的背后没有终极的普遍对象。我们所看到的是存在的东西以及存在背后的理性。所以,他才强调“理性是一切现实的形成原则”。与前人不同的是,黑格尔认为,“理性不是单纯的静态对象之间的组织,而是动态过程”。

再回到这句话本身,我们就会发现黑格尔在陈述中已经排除了什么:

不真实的东西不是理性的——

现存的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

其实,从否定性里,康德也是赞同的,理性之外的东西并不是真实的。黑格尔超于他的是在肯定性里。

最后,从语境上看,之所以会发生“存在即合理”的误解,在于我们颠倒了“合理与现实”的顺序。在“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 这句话里,黑格尔是怎样对待前半句与后半句的?或者说,他究竟是强调前半句还是后半句呢?

这得把这句话放到黑格尔的整体思路中。黑格尔认为,思维是存在的本质,存在是思维外化实现自己的产物,所以,存在只有符合思维的本性才具有现实性。这里就包含着两重意思:从客观意义上说,事物的发展过程是按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理性发展,即只有符合自身蕴含着的“客观理性”即事物的概念,它才具有实在性;从主观意义上说,人的认识发展过程是指人们头脑中的思想能够把握事物的本质,凡头脑中认为合理的即符合“客观思想”的思想都一定能够实现转化为存在,事物会按照理性的选择来发展。所以,“客观思想”在事物中不断实现自己,既使事物同自己符合,又使现实的理性走向更高阶段。现实中的一切存在,首先是理性实现的展示;然后才会具有合理性的性质。换句话说,在黑格尔眼中,是因为“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所以,才会“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黑格尔在这里强调的是前半句,“理性的现实性”。没有前半句,后半句就是缺少了根据,推导不出来了。

 

魏中军

2017.12.6















浏览(925) (8) 评论(59)
发表评论
“道”的哲学意味有多浓 2017-11-28 16:32:31


“道”的哲学意味有多浓

——回网友HarePia@

 

Hare(7)为什么我对中国文化持基本否定态度?》一文的跟帖中, pia@ 留言:

“还望中军博分享心得,多谢了!”

hare 也留言:

“中军你既然提出,定有高论成熟在胸。”

先感谢HarePia@的关注和抬举。

我的原帖如下:

“就此,我的问题是,作为一种文化,‘道’与‘存在’的内在规定有怎样的不同,又怎样从自在的规定进到了自为的各自不同的理解,自为的状态又是怎样通过历史与现存、社会与个体、习俗与内化导致其赋予不同意义的?这可能会更好的理解东西文化的内在差别。”

这些问题会涉及很多,我仅就“道与存在”中的“道”这个概念,说说我的理解。

“道”是《道德经》最核心的概念,也是演变中国哲学及其中华文化的基础概念之一。

作为概念,《道德经》是怎样规定其哲学意义的?

首先,“道”隐喻着存在的无规定性及其内在差别性。

“道”是什么?

翻开《道德经》,一开篇就可见: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一段,哲学的意义在于,就是从与“非道”的关系上来规定了什么是“道”。在老子看来,道,可以说出来的,就不是永恒的道;名,可以叫出来的,就不是永恒的名。就是说,可说可叫的是具体映像的道,不是真正的道,严格地说即“非道”。可另方面,这些“非道”的源头离不开真正的道,正是由这个不可说不可叫的没有任何规定性的“道”所决定的。所以,这个“道”内在了两种形式及其差别:无,是天地原始的名字;有,是产生万物的名字。这对“无”与“有”的范畴,就是潜在的真正的“道”的存在及形态。所以,常从“无”中,去观察道的奥妙。常从“有”中,去观察道的行象。而且,由于这两者同来源于一个“道”,而又名称不同有了差别,因此,这才可说是含义玄妙。玄妙的程度超出日常普通的含义而具有更深远之妙意,这就是一切奥妙的总闸老根儿。

“道”的这一充满超出日常含义的玄意的至上规定,显然奠定了存在的无规定性的单纯直接性理解,而这种没有进一步、甚至没有一点点的规定的“非道”性质,正是黑格尔在两千多年后极力主张的:“纯存在或者纯有之所以成为逻辑学的起点,是因为它既是纯思,又是无规定性的单纯的直接性,而最初的开端不能是任何间接性的东西,也不能是得到了进一步规定的东西。”这就是说,这里所有的无规定性的规定是一种不经过中介的无规定性,只是“道”。这个“道”只是“存”,只是“有”,“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黑格尔把这个“强字之曰道”叫做只是“有”,或者“纯粹的有”,或者 “绝对的有”。

虽然有人会认为,《道德经》的“道”与黑格尔的“有”存在着起点与结果的不同,或者认为,这两个概念有着“自然宇宙”的本体论与“精神理念”的认识论的差别,但是,这个“道”与这种“有”,在都是不可说不可叫不可感知的、不可直观不可表象的意义上,都能提供哲学思考的逻辑起点。因为这个“道”在逻辑理念里,同“纯存在”一样,虽然在本质上是无任何规定性的东西,但本性里却是通过中介的过程已经扬弃了规定,并把它包含在自身内的无规定性质中。就是说,这个“道”是自身蕴涵着一对“无”与“有”潜在的存在及形态,潜能并转化着自己的差别。所以,真正的“道”虽不可说不可叫,但它却是那些可说可叫的天地万物的总源。很显然,作为概念,这种“道”具有了自身展开的逻辑必然性。至少具有了黑格尔在理解巴门尼德的“存在”意义上的概念自身必然性。

  其次,“道”提供了绝对与相对的现实性及其过程性。

“道”是怎样演化万物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生万物,万物在宇宙之中的顺序,人以地为法则,地以天为法则,天以道为法则,道以自然为法则。

这个演化顺序包含了存在的一与多、绝对性与相对性的同一。作为初始理念的“道”,体现的是普遍与个别的同一,既是万物的源头,又贯穿于一切具体形式的存在物。所有事物产生存在了,这个“道”会在,“道法自然”;而所有事物都失去形式和内容了,它仍会存在,因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这里的“道”演化为最初的两个形态,这就是“有”和“无”。所以,这个“到”又是绝对与相对的同一存在。特别是 “道法自然”的规定,表明了“道”又是有条件性的,以现实的自然为依据才能成立的。作为既绝对又相对的最普遍性的存在,这个“道”甚至还是要优于一点儿无源头的“先验绝对”、“先天理念”的。

正因为这样,依据“自然”规定的概念,即以万物的如此这样的状况为依据的,这个“道”既是具体的,又是抽象的。从抽象到具体、从具体回到抽象的演化,使万物获得从普遍到个别、又从个性到共性的双重属性。这在哲学逻辑上,潜在地蕴含了一个循环的过程。从本体论看,则是由最高理念演化的一个自身内在的由低到高的系统发展性。

当然,《道德经》的其他章节的论及,明显地表明“道”是一个开放性的存在,包括了宇宙世间各个方面,例如从阴阳对立和变化到常识和经验难以把握的未知的、不可知的一切存在,也有可能导致了消极的逃避口实。我们后人做如何地解释以及用法,包括作为一种信仰的宗教修身养性,都不影响《道德经》对“道”本身的哲学规定。

由此,我们不难看到,从“道”的释义里表明的中国哲学的性质,一点不逊色于巴门尼德、以及希腊哲学家们的思考力度。在那个古老的年代,哲学是力图要为万有的世界寻找一个本原,目的是用来说明世界是什么的。也就是说,先哲们都在解答生活之苦思,寻找世界的根据。例如,泰勒斯说的“世界的本原是水”,是把世界的本原归结为一种具体的物质形态,以这个一来把握世界的多。这种思想的弊端,在于作为本原之物既然只是现有各种物质形态中的一种,它又凭什么能上升到本原的地位,来充当世界的根据究其原因呢?毕达戈拉以“数”作为世界的本原。虽然相对于各种具体的物质形态而言,数的确对于整个世界具有某种普遍性。可这种单一的“数”,怎样来演化五彩缤纷的世界呢?以数作为本原所体现的还是一种类比思维方式,而不是真正的哲学思维。正如黑格尔所异议的,数乃是一种纯粹空洞的规定方式,而哲学里应该讲的是实在。赫拉克利特进了一步,一方面,他承袭并发展了自然哲学的传统,认为世界的本原是火。另一方面,他提出逻各斯这一概念。逻各斯是内在规定,贯穿体现于一切事物的运动变化之中,对万物起着支撑的作用。这个概念实际上是对毕达戈拉的“数”进一步实在化的结果。这对巴门尼德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巴门尼德在探讨万物世界的本原时,提出了“一切是一”的“存在”概念。那么,“存在”指的是什么?它包括两种关系:一个是“存在与非存在相区别”,另一个是“思想与存在同一”。这两个内在的差别性的理解,真正提供了哲学对世界本源理解的逻辑前提。

相比起来,在本体论上,希腊的“存在”与中国的“道”,都既包含了本源上的“一”,又潜在着“同一的差别”。所以,“道”的哲学理解达到了当时人类思考的高度。

但是,历史的事实是为什么这个“道”没有像“存在”那样,带来后来的与科学、民主、公正、宽容共舞的近代、现代哲学发展呢?

表面上看,我们没有坚持逻辑的亚里士多德,没有“我思故我在”的笛卡尔,没有“人为自然立法”的德康,也就没有把这两重必然性统一为肯定与否定过程的黑格尔了。可骨子里,黑格尔把“纯存在或者纯有”作为起点时,他给巴门尼德的“存在”加进了什么规定,在什么意境上加进去的,用什么方法加进去的等等。思索下去,可能会发现,我们不仅忽视了中世纪经院哲学争论、近代唯理论与经验论争论的主旨及背景,也忽视了哲学本身的从本体论到认识论的转折。

如果一个概念只停留在本体论的一与多、内在差别性的本源上,而没有进到认识论的主体与客体、理性与对象的意义上,那么它就缺乏动态性的必然性,无法继续地引导下一次的哲学推进。因为它不仅无法容纳并促进科学的产生及发展,而且无法宽容并升华欲望的善良及美好。这一点的强化,不仅在笛卡尔到康德、再到黑格尔那里是很明显的,即使在后来的海德格尔当他把“时间”加进“存在”的规定时,也是很明显的。

海德格尔认为,两千多年以来,哲学家们就一直在探讨“存在”问题。但他们并没有真正解决“存在”问题。原因是以往的哲学家们只是在问“存在是什么?”的问题,而实质上应当是“存在如何是”、“怎样是”的问题,即“存在”为什么存在?应当追究“在”的认识论意义。

在他的理解里,传统哲学讲的存在,实际上是指“在者”,即具体的存在物。这就把“在”和“在者”混为一谈了,而实际上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在者”是现存的、有规定性的具体的东西,也可以说“在者”是一个结果,不是原因;而“在”是更根本的、更优先。因为,任何一个“在者”,首先必须“在”,然后才能成为“在者”。“在”比“在者”的逻辑地位更优先。

为什么说“在”比“在者”更优先呢?因为“在”在其概念里的本来含义是指呈现、显现、生成的意思。“在”是一个过程,不是一个实体。就是说“在”何以为“在”,是因为它是显现的过程。而“在者”就是“在”显现过程中显示出来的。“在”是一切“在者”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在者”是结果。就是说,“在”是“在者”的根儿。类似于“道”是“非道”的根儿。

所以,我们必须在认识论上,把“在者”这个显现结果的存在加进去,把认识者对事物的认识,感知者对事物的感受等等加进去,在“在”的不断呈现过程中来理解“在者”背后的动态性。海德格尔之所以特别强调“时间性”,只因时间性是“在”的方式,时间性是“在”的一个特性,“我们要探讨‘在’,就要把‘在’放在时间上,才能真正理解‘在’。”也就是说,在他看来,“在者”都是具体的、静态的,时间性使“在”孕育一个流变的过程。加进了时间,就呈现了动态性。

由此,我的理解是这样的,“道”与“存在”的比较,在其内在的哲学规定上,并无性质的差别。之所以导致了后来的分野,从思维发展的内部看,有对思维形式即逻辑研究的忽视,也有我们先哲们固守本体论的缘故。如果心平静气地回头看,这个“道”在我们这些现代人眼里,被弄到了毫无逻辑的“博大精深”或是躲避是非的“自由逍遥”的程度,只在于我们这些后人的视力范围,还停留在它所论及的界面只是客体裸露的宇宙自然,而不是主体创造的生活世界。

自然与世界的差别,是含义与意义的差别,是环境与意境的差别,是理性与对象如何构造与被构造的差别,是思维对被思维的存在性质截取规定的差别。例如,我们常说的,“世间本无是非”里的“世间”,只是截取了世间的“自然性”,而不包括“社会性”、“思维性”,更不用说“个体性”、“心灵性”了。所以,我们在处理人与环境、自己与他人、自我生命与生活意义等等矛盾时,时常会放弃对是非的追问,假装湖涂。

范例哲学力求努力的“哲学是关于存在的学问,‘绝学’是关于‘存在背景’的学问”,应该是在世界的意义上,而不是自然的含义里。

需要努力的是,我们应该在体悟“道”的哲学性质之上,如何地进入“道”中隐喻着的主体与客体、理性与对象、科学与真理等等的世界性意境,以及如何地逻辑又富有意义地展开这个我们生活的世界。因为任何哲学上的“真实”获得,都是“世界性”的,而不是“自然性”的;而“世界只有通过对真理正义的意识,通过对理念的把握,才能取得实际的存在。”

如有不妥,请二位不必客气。

 

魏中军

2017.11.28




浏览(2543) (2) 评论(179)
发表评论
夏村的焦虑:矛盾必然性 2017-08-22 16:28:08


夏村的焦虑:矛盾必然性

 

夏洛特维尔(Charlottesville),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叫做“夏村”。江苏高校老师连续几年都在弗吉尼亚大学培训,因为他们,我喜欢了这个地方,也喜欢他们常常美化了的夏村。这次的冲突事件,来得突然。突然的我,也只能唐突地给他们一些解释了。

在我看来,这次夏村的暴力冲突事件,表面上看是由于推到一个雕像的事儿,但实际上还是美国两种社会心理的较量表现。

从赞成推倒的一方看,这次冲突事件是近几年来白人至上主义越来越高调激进,尤其是在川普上台以后,更为嚣张的结果。在他们的眼里,这源于2015年发生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市,白人鲁夫(Dylann Roof)闯入非裔教会,枪杀了九名非裔民众的事件。此后,便发生了在一些州撤下邦联旗、移除邦联英雄雕像等的举动。这次夏村推到了内战时担任邦联军队总司令李将军(Robert E. Lee)的雕像,只是继续。因为李将军曾从他的母亲那里继承了不少奴隶,而且他的妻子也属于弗吉尼亚州最富有的蓄奴家族之一。同时根据记载,他对奴隶相当残忍,还要求监工鞭打那些试图逃跑奴隶。

从反对推倒的一方看,这次冲突事件是平权派一意孤行扭转美国宽容价值观的结果。在他们眼里,拆除李将军的塑像的做法本身,就是把他视为种族主义的象征,否定过去,不尊重历史。李将军尽管曾拥有奴隶,但他历来反对蓄奴,并先于联军统帅格兰特在自己全家族范围内解放黑奴。同时,他忠于自己的家乡,认为南方有自己的主权和尊严,容不得北军以国家的名义随意侵犯,所以率南军反抗。并且,他后来又力排众议,拒绝了游击战,率领南方正式宣布投降,从而避免了生灵的继续涂炭。他品格与才能得到了当时南北的一致爱戴。

双方的理由都足够,且合理。

什么叫足够呢?

从赞成的理由看,1776年美国没成型的时候,《独立宣言》就说了我们从被造的那一刻开始,就是生而平等的;1863年《解放宣言》又明确了黑兄弟必须平等;1920年代的进步运动又说了女人必须平等;50年代又从一位非裔女人罗斯帕克身上,开始了“希望之石”的席卷整个美国社会的平权高潮,肯尼迪执政时,“平权”都形成了妇孺皆知的法案,还不足够吗?

可是,从反对的理由看,李将军的雕像吃你喝你了,招你惹你了,你们就说拆就拆啊?首先,这雕像是个历史,很多城市都有,例如,里士满、新奥尔良、乃至夏村等多个美国城市竖立起他的雕像,华盛顿阿灵顿军人公墓有李将军的纪念堂等等。李将军的雕像是对李将军本人的品格和爱心的怀念,它驱动着美国人走向和解和关爱,他本人也没有被批倒批臭,更没被踏上亿万只脚。相反,这些雕像曾经成为美国宽容的象征。

并且,从后果上思考,如果一味地拆除李将军塑像,必然会使美国社会强化仇恨思维,会使少数种族捉到借口,会导致白人灰头土面,为自己的祖先感到负疚。这样下去的必然结果,就会不尊重历史,甚至会颠倒美国立国的理念,否定美国多元传统,造成社会的衰败。

什么叫合理呢?

从赞成的理由看,种族与种族的平等是人与人的关系的平等,而人与人的平等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合力。作为一个群体,这群人不同于那群人、这代人不同于那代人的社会文明是受制于这种合力的。政治正确是社会文明的现实本质。

可是,从反对的理由看,这平等的内在依托是我们都有不可剥夺的自由,这合力都是依据于每个个体的活力。作为一个类别,你我他所以高于动物,正是由于我们不断地运用脑力体力进行劳动生产,不断地越来越尽可能地按劳分配,刺激个体的创造性、保护与展示自己优越性的结果。自由权利是社会文明的必然本性。

多年来,特别是从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政府从教育、传媒、立法等多个方面推行的平权政策,例如全民健保,有好的一面,但同时也带来一系列问题,例如“逆向”的种族歧视,也就是歧视白人,一黑一白,你解雇黑人,会被告歧视,而你解雇白人,会啥事没有。白人要抗议,就说你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就是这样,平权运动的政治正确,本来是保护的合力,推动美国发展,现在却让为美国做出贡献的族裔不仅受到了伤害,还要颠倒历史已经存在并且承认他们的事实。更为不乐观的是,至今那些不能自食其力的族裔,不仅可以心安理得地向社会索取,更要在吃喝以后站出来作为受害者批判提供吃喝的主力族裔白人。这不是严重地破坏了按劳分配的原则、损害了劳动者的自由权利吗?

其实,南北战争,表面上解决肤色问题,实质上是州主权还是联邦主权的问题。所以,这个战争不是白人同黑人的战争,而是白人同白人的较量。当南方人护着自己的邦联旗冉冉升起时,他们心里祈祷的是什么,愤恨的又是什么?难道就是黑人的缘故吗?他们在心里祈求的不是宪法里承认的“The powers not deleg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by the Constitution nor prohibited by it to the States are reserved to the States respectively or to the people”?他们呼唤的难道不是属于自己州及其居民的自由权利吗?如果仅仅因为白人要求“承认过去、尊重历史”的自由权利,就冠以“白人至上”的帽子,那么,有哪个民族不为自己的权利而至上呢?黑人不至上、黄人不至上吗?

然而,同样的是自川普执政以来,大力地往回拉,表面上是从移民开始,实质是在少数族裔的身上开始收紧社会福利,鼓励了一些白人的优越气势,超出了美国社会、特别是两党已经达成的默契。从白人至上主义者鲁夫闯入教会枪杀非裔民众,到布什爷俩共同发声反对川普的政策,可见一斑。例如,仅仅一个医改议案,在两院都是自己人占优势的氛围下,川普还折腾不明白,可见,如果离谱地任意妄为地否定政治正确,那么,不管你多横,多矫情,终归还是不行的。

政治正确与自由权利是美国社会前进的两个轮子,缺一不可。

政治正确的合理性,在于它反映了社会关系的内在要求,要求最大限度地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形成前所未有的合力;而自由权利的合理性反映了创造能力的内在盼望,盼着最大幅度地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带来出举世无双的活力。

合力必然要求平等,而且要求老弱病残妇优先,即为头顶平等;活力必然要求自由,而且必然默认差别甚至两级分化,即为脚底平等。

借用网上一个漫画图做个比喻了。


1.jpg


自己遇到他人歧视时,没有人不要求平等。所以,政治正确的平等怎么就坑人陷眼了?

自己遇到社会困难时,没有种族不想自由。所以,自由权利的优越怎么就白人至上了?

要做人,要做人类,我们就无法回避,并且, 如果用一个代替另一个,或是当这两者残杀时,我们总是急功好利地站在优胜一方,狗仗人势地把对方往死里整,我们就一定会如动物一样自食其果的。

因为,我们所以能作为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在于我们一方面在躯体上发生了类与自然的物质关系,另一方面又在心灵上发生了人与人的精神关系。我们高于动物的地方,表面上看,在于我们有意识、精神、理想、蓝图,可要把这些变成现实,不仅离不开他人的合作,而且必须有他人创造性的充分展示,才有真正的社会活力。

活力与合力,如同2+2=41+1=10的合理性一样,在各自的条件下都是千真万确的。但是,如果使用者超出了各自的系统范围,那么,就过分了,极端了,古老的算盘就傻眼了,半斤八两也糊涂了。

合力来源于人与人的关系的调整,活力来源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解决。这两者如何地融为一体,既是政治家们的难题,更是思想家们的难题。所以,美国的问题在于,如何弄清美国目前所处的现实境况到了哪一步。

 

魏中军

2017822






浏览(2365) (6) 评论(4)
发表评论
美联航并非歧视但却不地道 2017-04-20 16:48:32


美联航并非歧视但却不地道

 

近来,美联航事件持续火热。先前的“歧视”声讨不断,又出现为美联航的辩护:“乘客当事人不懂法,不知自己的责任”。

的确,就事件发生的各个角色行为本身来直观地看,美联航是照规矩办事的:由于随机被选到的乘客不服从,才强行行事的,并非仅仅对“华人的歧视”。所以,我不支持“这是一起种族歧视事件”的看法,我不赞同拿“我身为华裔美国人”来说这事儿,还有“十亿华人要团结起来”等等的说法。

可是,“照规矩办事”,首先就有个怎样理解规矩,如何按照规矩的用意及心态问题。如果美联航完全无可非议,那么当时飞机上的其他乘客为啥惊呼一片?为啥不仅它的大领导道歉,而且白宫、总统还要直呼这是“令人困扰”的 “恐怖”呢?由此,我支持声讨美联航,支持乘客当事人要求美联航给予1000万元赔偿,反对把责任归为“乘客当事人”。

原因在于,透视这个事件发生的深层,美联航虽然不是不把“华人当人看”,但确实是“不把顾客当人看”。就是说,美联航的爆粗,在其心理上,不是建立在当事人是个“华人”身份上,而是建立在这位华人就是个“乘客”的角色上。在美联航工作人员、乃至机场的保安人员,以及整个站在美联航一边人的眼里,这个乘客仅仅就是个“顾客”,别的都不考虑,管你什么有没有急事啊,有没有患者的需要啊,你年龄多大啊,甚至你的身体如何啊等等,不管你什么特殊的情况,你就得给我下去腾位置,不服,我就应该来硬的,因为这是公司的规定,我们必须执行。我们的职责就是看你符合公司制定的规矩不,我们就是执行自己角色的职责。

应该承认,就角色职责的执行来看,美联航确实没有歧视。即使你是白人,我们也照样撵你下去。即使你是少女,我们认为你着装不合规范,照样拒绝你。不信,你看看,我们也动过白人。前段,我们还因为三名少女穿着打底裤而拒绝了她们登机,咋地啦?说我们歧视,纯属给我们扣帽子!我们过去不服,我们今天也不服!如果你们没别的理由而只是就这个“歧视”说我们,我们永远都不服!因为很明显,我们不过“就是按照公司规定执行自己角色的职责”罢了!

就此来看,美联航没有种族歧视,甚至不是年龄歧视,也不是性别歧视。但是,正因为不是歧视,问题显得更加严重。

如果按照这样的“执行自己角色的职责”推论下去,我们就会看到必然出现两方面冲突的问题:

一方面是美联航的人,特别是这些参与事件的当事人,从随机选择的技术人员空姐到做出决策的管理经理,从执行拉扯动作的保安到维护联航声誉的领导,都不仅不会认为自己错了,相反,还觉得挺委屈的,因为尽管某些细节上可能过分,爆粗,诸多的不应该,但整体原则上我们都是为了执行公司的规定,都只不过做了自己在那个位置上,应该做的事情啊!

这就是说,如果仅仅从角色扮演的层面出发,换了我们这些声讨的人,也会在那个情境中那么做的。例如,作为技术人员,你不该确定被选择的“顾客”吗?作为经理,你不该指定这个“顾客”离开吗?作为保安人员,你不该尽力执行让这个“顾客”离开吗?作为在上面罩着这些工作人员的大领导,你不该庇护自己执行公司规定的这些人吗?

更重要的,如果可以依据这个“顾客的不愿”,就更换了另外的人,这对别的乘客公平吗?如果是更换到了你身上,你会愿意吗?你会觉得我们美联航这样调换公平吗?

所以,他们是应该的。这是无疑问的。

可是,另一方面,你,我,乘客当事人,整个美联航的人,包括不管多大的领导,毕竟不是动物,更不是简单的机器人啊!从与动物界的差别看,我们不是仅仅生存在这架飞机上,而是生活于背后有着不同于野兽的共同人类美好的理念里。我们充当的每一个角色,并不完全是由固定编好的程序、简单地就是照本宣科地按公司条文支配的,而是还受着我们对每一个行为是否符合人类的共通道德观念支配的。

在这个共同的观念里,没有人不知道飞机上座位边角的软硬,它们也许会把肉体磕出血,没有谁不懂得交流中话语手势的温冷,它们也许会把精神弄变形。可是,美联航的经理、空姐、保安等等,截然像喝了二斤白酒似的,全然不在乎,似乎他们身上的这套制服,不仅制服了他们的手、脚、嘴、耳朵,而且制服了他们的同情、热情、温亲、良心。

所以,就是这个深层的制约,让我们看到这段视频时,不得不又会让自己在内心里自然地做出判断:美联航的相关人员,其心理并不是人的心理。注意,这里的“心理”不是“心里”,因为当我们说他们“不是人的心理”时,并不是说他们就是动物。这里没有任何主观上的侮辱之意,而是针对他们仅仅扮演的角色,指他们最多是个“机器人”,不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爸有妈的有温度的真实的人。当然,这不排除他们可以是些真实的角色。

在充当角色层面,美联航的程序员、经理、空姐、保安、甚至那个大领导这样强行来做,是有合理性的。在符合承担自己的角色层面,他们不仅是真实的,而且是公平的。然而,在做人的深层,他们却是违背了内心里的善良美好的追求,甚至连点儿同情都没了。在这个层面,美联航的这些人不仅是虚假的,而且是不公正的。

这就是公平与公正的差别。

这里需要我们看清且记住的,任何一个个体在生活中都会面临承扮角色与真实做人的心理矛盾。承扮角色是外在公共关系的要求,真实做人是内在自我本性的要求。美联航的人,仅仅是在角色层面的承扮上,才会具有一定的真实性。但是,显然他们忽视了真实做人的内在自我本性的要求:当他们看到年老衰弱的面孔时,当他们听到他是个医生有病人等着时,当他们看到血流满脸身体晕昏时,,,,他们有一点点的同情、怜悯吗?更不用说抵抗、制止这种粗暴行为而保护这个老人了。此时,他们已经意识不到什么是内在自我本性做人的要求了!

更需要强调的,美联航的工作人员,越是这样滴按照公司规定执行,就越离开人的本性越远。这就是为什么正当他们自以为是时,飞机上的其他乘客却一片惊呼:“Please my GodWhat are you doingNoThis is wrongOh my God Look at what you did to him!”

由此可见,这两方面的推导,结论就是:如果一个人只要仅仅被角色所覆盖,那么他越尽职尽责,就越不具有人的心理,越会减弱人的内在性,甚至走向人的反面:“他根本不是人”。

这里的“他根本不是人”,不是道德良心上的谴责,而是一种客观的必然性。不妨,大家可以看看下面这个小视屏,还挺搞笑的,里面的对话偷换概念、串改判断、混乱推理等等,都挺逗人的啊,但却是通过逗人的笑声,给我们植入了深思的诱惑。

这个视屏讲述的是一个残疾的农民工回家,在出检票口的那一刻和检票员发生了争执。因为这个残疾的农民工,买了一张与残疾人票价一样的儿童票。作为检票员的女孩,只认证不认人,硬是让他补票,而委屈的农民工因脚脚被残,掏不出补票的钱。这时候,旁边有位乘客看不下去了,与女检票员争执起来。然后,过来一位男的工作人员,制止乘客的干扰。没想到,乘客一句“她根本就不是人”,使工作人员顿然感到羞愧而把事情弄大。

视屏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0W_Qs_sWlA

 

其实,在这个视屏里,乘客没有任何一点羞辱工作人员的意思。不仅如此,工作人员也没有看不起农民工的意思,他们不是“歧视”农民工,只是照章办事。仅就这一点,工作人员没什么不对的。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科技到了能够自动检票,车站无人站班时 ,这位残疾农民工不补票行吗?如果美联航的飞机能够自动连座位一起把乘客调换到窗外,顾客自己和座位扶手挣扎而伤脸流血,那我们会谴责谁呢?

再说了,如果作为检票员的女孩,不让拿着儿童票的成人去补票,领导不可以因她失职而扣她的工资奖金吗?同样,如果美联航的相关人员不坚决地执行公司规定,公司不可以解雇他们吗?

所以,网上很多跟贴评论,都认为“本片以纪录的手法,讽刺了在当今阶级社会中那些看不起底层人民,没有感情无知的人。影片用形象的形式,来讲述一个农民工的真实诉说,让更多的人来了解一个真实的农民工”等等的看法,是好意,但是,实际上却走了板。

然而,我们又觉得心里有些闹腾,这个残疾农民工真的就应该受这样的对待吗?从乘客的角度看,为什么会认为是工作人员的故意刁难、说他们不是人呢?工作人员真的是无可非议吗?如果没有,那么后来的站长为什么会不同的处理呢?如果有,那么这些工作人员究竟错在哪儿?

如果这些问题不搞清楚,我们的声讨只是一时的情绪宣泄,即使美联航赔款了,做了一些改变,也还会发生不同形式的类似事件,因为换了你我,来充当美联航里的任何角色,也是那个味儿。

这个事件固然会提醒航空公司考虑到一些具体问题,例如,超售可以,但问题的关键是登机前还是登机后,登机后航空公司根本就不应该取消乘客的座位,应该立法明确规定等等,但是,更重要的是的从“做人”的层面思考。就是说,即使有规定,尽管航空公司有权怎样怎样,那你也不能无视具体情况,无视每位乘客作为“人”的特殊情形。也就是说,你航空公司必须告诉你的员工,“要把乘客当人待,而不是仅仅当乘客”。所以,白宫发言人斯派塞才会说,“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美联航)暴力驱逐乘客下机事件‘令人困扰’”,“我认为任何看到视频的人,对一个人遭到那样方式的对待,都不会无动于衷。”川普也直呼“恐怖”(horrible),“这里有一个重点,那就是我要离开飞机。航空公司的格调应该要再更高,而不是随机地告诉你‘你给我下飞机’,这太糟糕了!”

白宫的人以及川普肯定明白,自己今天可以在白宫,你的角色光鲜,没人敢对慢待你,可明天就不一定了;自己现在可以是总统,你的角色可以吆三呵四的,没人敢对你不客气,可以后就不一定了;你美联航的任何人,出门可以乘你们自己的飞机,得到你们公司的优待,可是,你的飞机不能进餐馆、旅馆、商店、影院啊,你们也得受到别的行业的角色制约啊,那你们希望别的角色也像你们这样滴对待你们吗?

显然他们不愿意,因为人人都不愿意。

只要是个人,他就不愿意。

只要我们作为人的时刻,你我就不愿意,不论是乘客、农民工、空姐、检票员、退伍武警、经理、公司CEO,乃至总统。

这可能就是我们常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所在吧。可是,为什么我们又常常一不小心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网友“远方的孤独”给我的留言里曾提到“self-aware”这个概念,我认为很重要。对于分析美联航的爆粗心理,以及避免今后类似的故事发生,也很有启发。他提醒了我们必须重视,如果一个人不能“self-aware”,那是很可怕的。可怕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美联航这样爆粗的无知觉性:穿着那身制服时,一点都不觉得哪儿不对,还以为尽职尽责对公司忠心耿耿呢,可实际上他们正在爆粗,正在破坏着公司的形象。

由此可见,美联航的爆粗,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歧视”,但实际上不是。准确地说,爆粗的深层心理根本不是歧视,而就是这种不能或者缺乏“self-aware”引起的。当时的经理、空姐、保安等等每一个人的意识“consciousness”都很清醒,但却都不能“self-aware”,不能够检视一下自己的“self-aware”,更没有对照一下内心里做人的自我要求。

这可能就是我们经常记不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一个心理症结:过多的强化了“consciousness”,较少的修炼“self-aware”。甚至用“consciousness ”替代了“self-aware”。

美联航的不美,根本不是“歧视华人”,而是他们不能自我意识到内在的做人要求,缺乏将自己视为与环境和其他个人相分离的个人反思能力,完全被角色化了而无视自己内心里曾经力挽狂澜拼命想做的那个“人”,是用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职业规定,抹掉了人高于动物的那些不同特性,用外在的“角色性”,袭击了内在的“人本性”。

美联航爆粗的错误,不仅仅是用角色性袭击了人性,而且是对这种袭击的无意识性。

 

魏中军

2017.4.20




浏览(1406) (0) 评论(2)
发表评论
刻舟求剑的惑乎与对“千对零”的误解 2017-04-17 16:56:14


刻舟求剑的惑乎与对“千对零”的误解

 

《吕氏春秋·察今》记载,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是的,船已经走了远了,还是按照原来船沿上刻的记号下水去找剑,铁定是很胡涂的!这个故事虽是个古代的段子,但现在对那些思想僵化、墨守成规、看不到事物发展变化的人,也还是一个绝妙的提醒。什么事,不能仅仅只凭我们的主观好恶,不能想当然,而是要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化而具体问题具体处理。起码的,得贴近一些现实了。例如有朋友说,“这次习近平根本不用亲自来美国,这些事都是可以通通电话聊聊就能解决的。一定要面见,让他来好了。这是为川普长脸,大国都去朝圣他。况且,也不用说什么一千条理由的。”我感觉,至少有三点不贴近现实的嫌疑:一是就说中美的贸易逆差问题,只靠“通通电话聊聊就能解决的”?二是为啥“一定要面见,让他来好了”?三是根据什么就断定“也不用说什么一千条理由的”?

习近平这次来,不仅是有备而来,而且表现了主动性。例如,川普在採访中透露,在他劝说习近平主席协助美国消除朝鲜核威胁方面採取措施时,习近平耐心地向其阐述了中朝关係的历史,使得他理解了中国,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听了十分钟后,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简单。”由川普的话,就能听出,我们不能靠着船沿上过去刻的记号,来寻找中美的合作之剑。

如何看待中美的关系,也是这样,更应该走进中美的现实,既要客观务实地抓住中美之间的本质,又要主观真诚地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特别是在当前中国与美国有这么大的贸易逆差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应该积极地来表示自己的合作态度。所以,我不仅支持习近平在会淡中明确强调的 “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而且认为,这种“千对零”的态度是中国政府的技高一筹,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对合作的主动把握。

首先,“千对零”不是什么都一味儿的迁就屈从美国,中国政府有自己的底线,如果川普突破这个底线,中国一定不会让的。

例如:

川普必须坚守一中原则,不能和菜妹子随便的眉来眼去的,除非征得中国政府的允许才行。

美国必须不能和中国打贸易战,不能对中国的商品强征关税,不能惩罚我的产品,不能定我为汇率操纵国等等。

有关朝鲜问题,必须接受中国政府坚持“对话协商解决,反对动武”的原则,以及不能伤及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周边利益,等等。所以,我同意“远方的孤独博”分析的“川普只有在私下里向中国保证不会干涉中国的内政和侵犯中国的主权,中国才会表现出真正帮助他的一些动作”。

例如,有关朝鲜问题,中国显然照顾到了这两个方面:一方面中国这次动真的了施压金三,在后路上采取断粮,所以,我支持“_5000博”的看法,“朝核问题上中国必须头脑清醒、把朝鲜的国家(中国的盟国)与 疯狂反华的猪头金三政权 严格区分开来;切实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现在有必要禁绝朝鲜人在中国境内从事贸易挣钱、并彻底切断其获取核武发展的各种资源”。

可是,能真的就断了吗?另一方面还不得照顾他吗。所以,我们将会看到,中国尽管也制约朝鲜,给金三压力,也想镇住金三,告诫他别瞎胡闹了。这是中美一致的。但是,也有不一致的,美国是想朝鲜得听他的,不行,就武力收拾;中国是金三要适可而止,要知道里外,要懂得谁会真心帮你。其实,这不是很明显的吗,中国是在帮助朝鲜,根本没有放弃他的意思。因为,中国在社会心理上会面临历史上长期的中朝两国千丝万缕的感情联系冲突,现实上面临中国最后还得给兜底的麻烦。正如“花蜜蜂博”所指出的,“中国确实是不得不把解决(或者说暂时平息)“朝鲜核武“热炒出来的这个问题,揽在自己身上。为中国国家利益,只有”和平“解决平息这个问题才是最好的目标”。

中国政府这样做,不仅是川普急需的,而且也是中国自己必需的。只有这样,中国才会既能保护珍惜我们与朝鲜的多年感情联系,也能确保实现中国国家的整体利益。虽然俄罗斯、日本会有些微词,但在维护朝鲜半岛的安全中,中国做到了一个大国、联合国常委应该做的。美国、欧盟都不得不赞同中国,由此,中国政府就握有了解决朝核问题的主动性。

其实,中国无意在朝鲜问题上投入太多的,更不希望动武。就是说,只要能维持稳定,就行的。

由此可见,以上这些都是不能触动的底线。如果美国这次不能保证这些中国的底线,习近平无论如何都不会代表中国政府表示这种“千对零”的态度的。

其次,“千对零”不是意味着什么都同意美国的,什么都喜欢美国的了。我觉得“远方的孤独博”说的“reality是互相之间没有任何信任。这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这一观点,是符合现实的,这也是造成目前困局的政治家们的心理原因。这个事实,也就证明了中美之间的默切以及合作,一方面都是从自己的国家利益考虑而出发的,另一方面是有相当限定的,并非中国政府对川普及美国的什么都同意,都赞同。“合作”不一定就非得相互喜欢,非得相互承认对方的制度、意识形态等等,更不等于什么都必须相互信任。当然,没有一定的信任也不行。

中国与美国之间合作的必然性,更多地是由这两个国家目前发展的处境决定的,不是那个人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包括川普本人,为啥由原来的强硬演变到了现在习川会的温和,都是有客观的困境及其寻求发展的使然。例如,中国这样处理朝鲜问题,肯定有困难的一面,但是如果任由金三发展下去,对中国更不利,中国政府一定是权衡再三,才这样做的。所以,这不仅仅是美国的逼迫,也是相互看准了局势,才会达成默契 。另外,中国要在世界上获得更大发展空间,也需要与美国合作。而美国也是如此,你可以不和中国合作,你可以和中国打贸易仗,惩罚关税等等, 可是,那样的话,你美国还能控制世界金融的循环吗?控制不了金融的循环,你美元还能说咋地就咋地吗?还随随便便地来宰割欧元吗?不仅如此,你为啥还在《世界银行》《货币基金组织》宁可自己抽出股份给中国增加份额呢?

大家都不傻,能干到大国领导人的位置的,更不会傻的。特别是中美两国的领导,多少人尖子隐身在他们身后出谋划策呢!即使,有时我们感觉他们有点儿傻,那也都是装的,只是我们一着急一上火的肉眼有了次模糊没看出来罢了。

合作,有相互利用的一面,也有相互发展的一面。如果就是想仅仅利用对方,美国拉拢中国,或者就是想控制对方,例如美国不能尊重中国的主权、领土等国家利益,就不是合作了,中国政府也一定不会答应的。

再次,“千对零”不是意味着就不和别的国家合作了,中国政府一定会继续同别的国家合作的,例如与俄罗斯、德国、日本等等的合作。也许,会更加地合作。说不定,如果情况有变化,有特定的需要,中国可能会说“万对零”的合作呢。所以,我赞同“远方的孤独博”的看法,国内很多人“对国际上的事务的理解和把握远胜于海外一些政治空谈家”。

习近平这次来说的“千对零”,就是从客观的方面,看明白了与美国合作的必然性,是就合作的层面而言的,是从实事求是的态度出发的,不是从主观的好恶,不从自己的感受好坏出发的,不是刻舟求剑的惑乎!

这个客观事实就是:如果有哪个国家在不触动上述中国政府的那些底线的同时,还能比美国允许中国这么多的商品进来,还能忍受这么大贸易逆差,还能允许自己的资本、技术、管理等等进到中国,还能每年接待这么多的中国各行各业的官方代表团来访问、考察、交流,最好是也别十年签证了,干脆就放开吧,签一次,就管一辈子吧,那么,我支持中国政府“万对零”的合作态度!

一流政治家们的高明,在于善于从对立中把握合作,特别是在很多人都认为到了对抗的时候,他们之所以仍能把握住对自己国家最为有利机会的奥秘:借用对方的力量,不是通过抑制、惩罚、破坏的消极形式,而是采用理解、承认、接受的积极方式。

所以,我不仅支持川普对中国的理解及合作态度,更支持习近平的态度,因为习看得更客观更深刻,不仅胜于“海外一些政治空谈家”,而且胜于美国鹰派实干家。

 

 

魏中军

2017.4.17




浏览(631) (0) 评论(12)
发表评论
朝鲜问题:中国出招儿会怎样 2017-04-14 06:33:51


朝鲜问题:中国出招儿会怎样

 

早上开车路上,我听到手机“叮铃”一声,就看到央视新闻快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将于17日起暂停北京至平壤航线,最后一班航班于14日运行,返航后于北京时间18点抵达北京。目前还不知道何时恢复。”

这又一次说明,习近平说到做到。从中不仅能看到中国人对于美国合作的守信,川普应该能懂得中国人的诚心,而且会看到围绕着朝鲜问题,美中两国间的合作已展现出配合得模式:中国卡断后路,美国海上施压。

中国在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局势,尽着自己的大国责任。

这个停航消息也许不同于拒绝朝鲜运载煤炭船只的返回,因直接涉及老百姓,其影响很快会得到传播。可见,中国政府的强烈态度。

朝核问题一直比较麻烦。特别对于中国政府来说,难整。从美国方面看,他要保护韩国,日本,朝鲜不能有核武。从中国方面看,朝鲜又是传统盟友,长期靠中国援助输血。但中国多年的巨大付出并没得到什么回报,朝鲜并不听中国的招呼。尤其是近十年来,朝鲜一意孤行发展核武,在中朝边境地区多次核爆,中国东北的安全问题也日趋严重。这次习川会,习让美国明白了中国的的难处,懂得了中国的真实态度。现在,按照这个中美之间战略合作的基调,对朝战略也会随之调整。在尽可能的条件下,中国肯定会与美国合作,扼制朝鲜,就是不迫使其放弃核武器,也会控制其事态不再进一步发展。中国会做出努力的,会尽自己维护朝鲜半岛和平责任的。

习近平这次来,主动地向川普说明了中国政府的诚意。例如,特朗普在採访中说,他劝说习近平主席在协助美国消除朝鲜核威胁方面採取措施。习近平则耐心地向其阐述了中朝关係的历史,使得特朗普理解了中国,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听了十分钟后,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简单。” 中国坚持“对话协商解决,反对动武”的原则,也得到了美国的理解。这既表明了中国的立场,又显示了中国政府努力的意愿。所以,蒂勒森才会说,“很愿意听取中国方面的意见,更愿意与中国合作”。这实际上也就是向外界透露,解决朝鲜问题,美国愿意事先和中国政府商量的。如果这次中美双方在朝核问题上合作的好,那么,接下来,就可能会为解决中国周边问题及其亚洲诸多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模式。

我在《中美较量的驾驭术》结尾提到,朝鲜的核弹“这个问题的解决,美国需要中国,甚至可以说美国必须依靠中国,才可能较好地解决。相信国内会正视与美国的协作高于对抗,把六方会谈变成三方会谈,执掌主动权”。

看到川普对于《华尔街日报》提出的“为何不遵守核心承诺(解决贸易逆差,将中国指定为汇率操纵国)”问题的说的,“中国已有几个月没操纵汇率了。若现在将中国指定为汇率操纵国,与朝鲜威胁相关的对话将岌岌可危。集中于朝鲜问题合作更重要。”还有,川普412日在与北约(NATO)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称赞道,“我认为,习主席在朝核问题上想要协助我们。他想要做对的事情。昨天和今天运载朝鲜煤炭的很多船只被中国拒绝后返回(朝鲜)。这是一个大动作”。

只要中美合作,朝鲜问题就不是问题。只要中美合作的好,中国的周边问题,乃至亚洲问题都不难解决。

中国通过这次对朝鲜问题的解决,如果这样坚持下去与美国合作,即使必要时采用一点超常的手段,可能不仅会控制住朝鲜半岛,而且会就此从经济与文化多方面与美国合作,控制好亚太局势,许多周边的问题,包括钓鱼岛、黄岩岛、南海等问题,将会在与美国的合作中,获得控制的主动权,只要控制住向着中国有利的方面发展,中国就会迎来一个稳定发展的新局面。


 

魏中军

2017.4.14





浏览(2383) (0) 评论(28)
发表评论
总共有10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