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军的博客  
知常容,容乃公。  
我的网络日志
川金会将给美国带来什么 2018-06-12 16:44:34


川金会将给美国带来什么

 

   打开电视一看,川金会的报道铺天盖地。特别是看到川老头抚摸着小金胖的手臂,俨然一种大哥与小弟的感觉。

不仅如此,川老头还表示,能够见到金小胖,非常荣幸,“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很有信心,会非常棒。” 会谈时,川老头还形容小金胖为“有才华的人,是一名可敬的谈判者”。小金胖对川老头也说:“很多人都认为川金会是一部科幻电影!”是啊,看看他们乐呵的,跟俩没啥事的保镖似的。



 

在这种感觉里,如果不是生着闷气拔豪横,你会感觉世界有时真的还挺美好,一切歹毒、残虐、凶杀、战争似乎都会远离我们,走向云端,人类似乎真的有天堂可寻。不管多老多小的,人终归都还有着天真的另一面。不由地,我也想落下几笔。

应该说,小金胖的兴奋点是他绕开了另外的四方,单刀直入与大哥协谈,最损的就算甘败下风,也是老大面前拉过硬啊!何况,他又在西方社会混过,知道谁谁谁都咋样的。不时地在办公室里,再往南边看看,同宗兄弟们的当今生活状况如火如荼,老美说答应你帮你,不是挂在嘴上的。所以,死活,也得和老美的川老头见上一面的。

为了这儿,金小胖甚至不顾供他吃供他喝的中国的面子,直接把两大人情都拱手交给了别人。一是你要和老美谈,怎么也不能让南朝鲜做媒人,怎么也得透过六方会谈的“坛主”啊,连川普一开始都是通过中国啊;二是就算你想要经济帮助而弃核,怎么也得先告诉我们中国大哥,让我来告诉老美啊,因为我包你吃包你喝的。你看看,这两个大人情都没有给我们。你说吧,我们中国搭上那么多的东西,那么多的生命,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吧。可是,金小胖心里打的小算盘,如果我能见上金老头一面,攀上老美大哥,有可能像南边的兄弟们那样富有啊,再不济也能混个吃穿不愁啊!换了谁,还能不兴奋?

川老头的兴奋点是他的商业模式又一次的政治套用成功:放狠话高抬价,率先合作试真假。商人同政客的最大不同,一方面是知道“强扭不成夫妻,强迫不成买卖”;另一方面了解“没有三分利,不起早五更”。

最早,特朗普曾在推特上说:“朝鲜的金正恩就是个不在乎杀害或饿死人民的疯子!”“朝鲜不再是你金正恩祖父建成的乐园,而是任何人不该去的地狱。听说朝鲜居民宁愿行贿也要背井离乡。对他们而言,在朝鲜生活,不如当奴隶。”这是放狠叫价。后来,又改口说,“金正恩是个可相信的人。”抛糖块寻合作,三个人质平安归来,川老头欲望还不止。再后来,又发推特并写信,指责金小胖“嘴臭”,准备单方面地取消或延缓见面。这不仅是测试金小胖的真假,而且挑破围观者的真假。再后来,又像是扎了几针新研究出来的荷尔蒙,不仅跑去了新加坡会面,而且还挺兴奋的。据说,川老头领着金小胖看他的驾座时,还拿他俩的大肚皮开玩笑逗乐子。

不管咋说,金小胖占的便宜容易被人看到,他的兴奋点也容易为人理解。只要他能坚守诺言,他的国家走向繁荣,不是很远的事,也不是很难的事。况且,有南面的兄弟昭示着,他都不需要摸着石头,就能顺水地过河。然而,川老头能占什么便宜,他的兴奋点在什么地方,或者说,川金会能给美国带来什么呢?可能不会这么容易地被看出来。所以,有人已经下结论:川金会成功的是金正恩,美国未获任何回报。

不妨,我们先看看联合公报的内容。

具体说如下四点:

 1. 依照朝鲜和美国两国人民对和平和繁荣的期望,美国与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将建立新型朝美关系。

2. 美国与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将会共同努力为朝鲜半岛带来长久和稳定的和平。

3. 重申427日在板门店非军事区的协定,朝鲜承诺继续进行完成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进程。

4. 朝鲜和美国承诺交换“战俘/失踪人口(POW/MIA)包括立刻遣返已经被确认身份的羁押者”。

显然,这个公报的主旨及核心是要平安:朝鲜要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证,美国要朝鲜全面无核化,世界要和平。

从美朝直接接触的方式看,这的确是史上首次跨越了数十年对峙与冲突的历史性事件,将开启着新未来。如果真的能践行此次美朝峰会的成果,一定会推动美朝新关系的建立,并促成半岛及世界的和平、稳定及安全。

但是,金小胖的人民不仅要平安,还要吃要喝要穿花衣裳啊,要想南边的兄弟那样有车开有手机玩啊。而川老头的选民不仅要和平,还要东一趟西一趟的可那乱溜达,连扫地端盘子的都要开宝马奔驰,有iPhone10都不要iPhone9的手,这“供给侧”的侧哪个总统不得冥思苦想呢?

从背后的隐喻含义看,金小胖要的基本就是30多年前中国想要的,而川老头想要的,其实也是那时老邓来访美时美国想要的:占领世界市场,控制资本循环;争做世界老大,掌控流通规则。

第一条,如果美国与朝鲜建立“新型关系”,首要的变化是将结束长达数十年的美朝对峙局面。这意味着美国的资本直接或者通过在南韩和中国的公司间接地进入朝鲜。同时,无疑会获得低价、甚至比中国大陆还低的大量进口商品。这样,不仅美国的资本有了新的热点,美国的金融有了新的领域,而且朝鲜也会得到新的发展,形成新的竞争力量,至少对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中国、印度等会这样。这对美国对亚洲的掌控,无疑增加了新的指数。

第二条,如果“双方共同努力建立长久和稳定的和平,其实说的就是美国将为朝鲜提供安全保证”的话,那么,就是金小胖明确并愿意要求美国的“保护伞”的帮助。这是明晃晃地要求美国“世界警察”的又一个例证啊!而且,朝鲜的地理位置,又制约着俄罗斯、日本、中国的流通要道。

第三条,如果“承诺朝鲜继续完成无核化进程”,美国为朝鲜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提供支持(包括后续可能的放松制裁)及安全保证等等,得以实施的话,其它无足轻重。这也许就是公报里为什么没有提及朝鲜无核化的具体实施步骤和检验标准,这是此前双方争执的焦点,互不让步。此前美国要求朝鲜“完全、可验证、不可逆地弃核”,而朝鲜对比表示明确拒绝。公报里没有提及这些细节,也说明双方的会谈重点在于战略大局。

第四条,如果能“找回战俘/战时失踪人员遗骸,包括将已经确认身份的遗骸立即送返美国”的话,那么,这将会让川老头得到美国选民更多的拥护,因为这都是老百姓期待的事项。

美国的事,对内必须得有选民大多愿意的支持;对外必须得给他国带来利处的合作。一锤子买卖做不大,见利忘义必孤家。金小胖比他爹、他爷爷的厉害之处,在于他回头一瞅,不仅眼看明白了,而且心解懂得了,至少自他爷爷的那个年代开始,凡是和老美摽上兄弟的,哪一个不是得了很多利处的!

然而,川老头一脸祥和微笑,更是深怀谋略。会谈前后一些细小动作以及插曲的精心安排,鲜明地体现了川老头的生意头脑,什么叫“划得来划不来”的精明模式:用朝鲜的人工、原料、市场等等自己的东西,又包养了一个如花似玉青春靓丽的“小二奶”,还有哪一个“二奶”不服?何况,这个“小二奶”成为亚洲的“第五小龙”,也不是很困难的事啊!

从大国联手的博弈,到诸多小龙的翻腾,是不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美国面临的必然谋略呢?如果顺着这个思路,只要金小胖像个小弟弟,那么,即使他的国厉害不了,成不了第二个韩国,会不会模仿成第二个沙特?

如果连朝鲜这样所谓的“邪恶轴心国”都明火执仗地要求美国“提供安全保证”,那么,这里面作为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正恩可不是金小胖了的心理,其他国家不得好好想一想吗?

 

魏中军

2018.6.12






浏览(2233) (16) 评论(0)
发表评论
为什么我总想着老家 2018-05-12 17:10:30


为什么我总想着老家

 

这次回去住了近三个月,一多半时间待在老家,总算让潜藏已久的心愿得到了满足。瞧看着熟悉的大院子,倒腾着用过的书箱子,品尝着原味的铁锅饭,细数着儿时的那些事,,,就像是在母亲的眼皮底下。

回去时,冰雪刨天捂不住快活。回来后,花开满地也难免孤单。今天去鸭子湖溜达,看到鸭妈妈领着孩子们快活的样子,觉得有母亲的孩子最幸福。

母亲节,真的是好节日啊!

站在岸边,我扶着垂柳。那细嫩翠叶点缀着的青丝,从我的眼里直映进了湖水中,那么地清晰可见,可见的深处像是过去的往事。我不由地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当我离家的那一刻,母亲的一个动作。

离开的那个早晨,阳光洒下来的时候,虽然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但打在我的脸上是那么地热烈。那天村里的乡亲和我的家人都在路边挥动着离别的手。爸爸是村上的干部,总是长在了村里的大队部,自然他会站在人群的前面,十分显眼。可是,母亲怎么没见着呢?

母亲,在我的眼里一直是个坚强的人,不是一般地坚强,什么样的难处都难不倒她。我想,她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打退堂鼓啊。

大解放的卡车上,直挺挺地站着我们一共9个人,身上穿着没有红领章的绿色军装,脸上尽是十七岁的少时痴迷,只想着外面的光彩。为了多听几句亲人们的送别呼喊,我们都把棉帽子摘了下来。虽然是腊月初七,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冷,真是傻小子睡凉炕全靠火力壮啊。

我手扶着栏杆站在靠前的位置,看着路两旁渐去的欢送人群,突然有种惆怅,母亲您咋还不出现呢?

不由地东张西望,在汽车拐弯儿的时候,我才冷然发现母亲正在房子的墙角处一个人站着。我激灵地举起手里的帽子使劲儿地摆动着,母亲显然看到了,也挥了挥手。可我看到她那挥动的手落下后没有停,撩起了衣襟,向脸上擦去。那一擦我的心被猛然地刮了一下。这一刻,我明白了是谁最舍不得我。随之,突然觉得母亲是那么地孤单,我的心聚动了一下,里面的所有痴迷与光彩被这一擦,荡然无存……

人有时想着一个地方,其实原因不复杂,往往就因为某个动作,某一瞬间,某种触动。

IMG_3299.jpg

五月花跳绿草间,

2.jpg

鸭妈率子嬉水欢;

3.jpg

孩子总归心头肉,

IMG_3281.jpg

母忧儿思扯断天。

于我,母亲是种心动。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想着老家,总盼望着回去。

祝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附一首经典歌曲:《Mother of mine(我的母亲)》。这首歌是Bill Parkinson1971年为苏格兰少年歌手Neil Reid所作。




魏中军

2018.5.12







浏览(1187) (8) 评论(4)
发表评论
清楚思维的第三个层面 2018-01-12 19:40:35


清楚思维的第三个层面

——回网友嘎拉哈、孤独的远方等

 

2014227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每年的12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使得对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纪念上升为国家层面。同年1213日,国家举行了首个公祭日,南京全城默哀。可是,当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却质疑中方的用意何在,对为何在战后69年才设立国家公祭日,称“南京大屠杀”为“南京事件”,怀疑死亡人数30万的说法,并称这是无法查证的。

从这里看到,中国人的这么重视,没有引起日本人的一点点儿内疚,反而还怀疑。我不禁要问,你们日本人的军队来南京没有?肆意践踏这片土地没有?30万不准,3个人你们杀没有?

这是肯定的吧。那你们为什么不道歉?

从思维的角度看,不是他们不聪明,不是不理性,甚至也不是不文明礼貌。

昨晚看到嘎拉哈留言“所谓理性思维,就是一个人站在独立第三者的角度,用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意识的能力”,以及远方的孤独“这里这些人有主观的自我意识和客观的自我意识。先说客观的自我意识,怎么证明是客观呢?什么标准?再来看主观的自我意识,这就麻烦了,hypocrite就大量涌现了,你看我们人类的社会最大的问题难道不是这些主观的自我意识带来的,可不可以解释希特勒,,,的自我意识?”的这一段后,我感觉强烈。其后,Pia@、道还等留言点赞,我更觉得这个视觉应该得到进一步的理解,因为这里可能潜藏着日本人“心理结症”的思维依据。

什么是“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意识”?就是自己走进“自己意识与其意指对象的关系之中来审视它作为‘思维着’的自己”。简言之,不仅是把自身的意识当作自我思维着的对象来思考,而且是顺着意识的内在方向,向内思考,用康德的话说,叫做“对我的内直观的意识”。

康德的思考,面对的思想背景是培根等人经验论与笛卡尔等人唯理论的争论。培根等人认为,感性经验是一切知识和观念的唯一来源。尽管经验论里也有人主张经验是主观自生的或上帝赋予的,但最终都是把经验看作是知识、认识的唯一来源。经验论的最大缺陷,是无法提供认识的普遍性,无法说明发展起来的科学的必然性。笛卡尔等人则认为,具有普遍必然性的可靠知识不是、也不可能来自经验,而是从先天的、无可否认的“自明之理”出发,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得到的。他们把这种“自明之理”,称之为人心中与生俱来的“天赋观念”。例如,欧几里得几何学的公理,以及传统的形式逻辑的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等。唯理论的最大缺陷,是无法找到“自明之理”的自身根据。

康德考虑到了双方的合理之处,也思考了他们的漏洞,进行了借鉴,提出人类的意识,既要与经验现象相连,又不是白纸一张,而是先验的被赋予了诸如空间、时间、逻辑等这些 “先天范畴”的规定,而这些规定都在于内意识里存在的“意识的统一性”。

首先,康德指出,我所以能认识对象,在于内意识具有把对象内直观的“意识的统一性”。他说,“我不是仅仅通过我在思维而认识某个客体的,而是惟有通过我就一切思维都存在于其中的那种意识的统一性而言规定一个被给予的直观,我才能认识某个对象。因此,我甚至也不是通过我意识到我自己在思维来认识我自己的,而是当我意识到对我自己的直观是在思维功能方面被规定了的时,我认识到我自己”。这里的“对我自己的直观是在思维功能方面被规定了的时”,就是看到了内意识里的我之所以能内直观思维,在于这个我早已被规定了“先天范畴”。

这里的这个“自我意识”不仅把自己规定为客体,而且同规定为主体的性质,因为“客体并不是对作出规定的自我的意识,而仅仅是对可被规定的自我的意识,亦即对我的内直观(如果它的杂多能够按照思维中统觉的统一性的普遍条件被联结起来的话)的意识”。

其次,康德指出,这种向内思维的自我,必然在这种直观中既能寻找到自身是实体,又能认识到自己为本体。如果“我思”等于是说“我在思维时实存”,那么“就是在实存方面规定着主体,主体在这种情况下同时是客体。”因此,在它里面就已经不再仅仅有思维的自发性,而是还有直观的感受性,也就是说,对我自己的思维被运用于对同一个主体的经验性直观。在这种情况下,能思维的自我必然在这种直观中寻找为实体、原因等范畴而使用其逻辑功能的条件,以便不仅仅通过“我”来标示自己为客体自身,而且还规定自己存在的方式,也就是说,认识自己为本体。”

这就是说,如果要想象一个能真正清楚思维的存在者,突破那些“二律背反“的糊涂状况,人们就必须设身处地,把要考虑的客体掉换成他自己的主体,而且我们之所以对一个思想来说,要求其主体的绝对统一性,只是因为若不然,就不能说是“我思”。因为尽管思想的整体能够被分割、并分布于诸多主体中间,但主观的我却不能被分割和分布,而且我们在一切思维中都毕竟以这个“我”为前提条件。

由此可见,“自我意识”在其一般的意义上,就是作为一切统一性的条件且本身无条件的东西的表象。所以,能思维的“我”把自身思维成为实体、客体、主体、单纯的、在一切时间中都是数目上同一的、是一切存在的相关物、其他一切存在,都必须从这个相关物推论出来的根据,在于它是“被内意识里规定了的多重性存在”。

因此,这个“站在独立第三者的角度,用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意识”,不是站在意识之外,这种思考不是单一关系的,也不是简单直接的。这个“我思”既要通过对象化的意识的关系,又要结成与意识的对象化的关系;这个“我思”既要同自己的意识对象发生主体的关系,又要发生客体的关系。所以,在自我意识发生时,既存在着主观的自我意识,也存在着客观的自我意识;既存在着作为个体的自我,也存在着作为群体的自我,这些关系及其样式制约着怎样更真实的自我意识。

如果说在意识的层面,人们看到了并把握了“意识与对象的关系”,理性能够发明并掌握技术,但没有把“意识与对象的关系”同“思维着”联系起来反思,此时的意识就没有把概念收归自身,不能领略“概念与理性”的内在必然关系,理性也就不能用“自己内在的普遍性”赋予事物作为对象的普遍性。没有理性的普遍性,具有普遍性的科学就没有诞生的內在根据。

如果说在自我意识层面,人们看到了并把握了“意识与对象的关系”同“思维着”的联系,这种自我意识能建立科学,创造丰富的产品与强大的能力,但这些产品及其力量,回过头来残害人们自己。这样的社会的大多数人,还不自愿接受“科学的真理性不是来自于外在的自我意识,而是来源于内在的自我意识”,即来源于人们自己内意识的信奉观念。

这个内意识里“观念规定”,潜藏在背后,通过“自我意识”指挥着“意识”。如果没有“日耳曼民族优秀”的信奉, 就不可能有希特勒现象;如果“大和民族”能够产生笛卡尔、康德、黑格尔这样的“内意识”反思,即使杀了人,也会自我忏悔的。

没有“内意识”反思的自我意识,最多只能认错,不会道歉。即使是“道歉”,也不是内心里的心甘情愿,因为没有忏悔。

没有忏悔,人们的心不会平静宁静沉静,更不可能恬静。即使再怎么聪敏,比猴都尖儿,人们也只能看到真,体会不到真正的善和美。所以,“内意识”的自我意识,是一种反思的能力,也是一种境界。

这个境界类似于佛印面对苏轼是的心态。

佛印与苏轼,两人经常一起参禅、打坐。

有一天打坐时,苏轼问:“你看看我像什么啊?”

佛印说:“我看你像尊佛”。

苏轼听后大笑,对佛印说:“你知道我看你坐在那儿像什么?就活像一摊牛粪。”

苏轼觉得占了便宜,胜利之喜悦,他回家就在苏小妹面前炫耀这件事。可没料到,苏小妹冷笑一下对他说,“就你这个悟性还参禅呢,你知道参禅的人最讲究的是什么?是见心见性,你心中有眼中就有。佛印说看你像尊佛,那说明他心中有尊佛;你说佛印像牛粪,想想你心里有什么吧!”

如果没有这样的境界,我们能像苏小妹那样把事情里真正的那面看明白吗?

如果我们能沿着自我意识的内在方向反思,真的学会“用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内在意识”,真的理解“主观的自我意识和客观的自我意识”的在内意识自身的必然性,那么我们就能进入更深的思维层面,更加能清楚地理解生活里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及其矛盾。这就是清楚思维的第三个层面。在这个层面,我们就不仅有解释人的糊涂状态的必然性,也能“解释希特勒”的可能性,还能解释“东条英机”们的心理障碍。

日本可以不道歉,但不道歉,你至多也就永远停在苏轼的自以为是、其实为人耻笑的状态,既尝不到苏小妹的明朗清新,更无法体会佛印的愉悦境界。

 

魏中军

2018.1.12




浏览(2878) (0) 评论(116)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