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军的博客  
知常容,容乃公。  
网络日志正文
清楚思维的两个层次 2018-01-07 19:04:23


清楚思维的两个层次

 

网友“远方的孤独” 提出, “我相信人类,无论种族,都是崇尚正直,勇敢,公正,公平的,而且对这些名词的定义也是一致同意的。” 但是,他也感觉到人们在现实里“有意无意的陷入了以hypocrite的方式get ahead”。

现实里我们碰到的纷争现象就更多,例如,对一幅画的评价,有人认为好看,有人认为不好看;在对一种所谓黑白分明的善恶等等的评价里,一些人认为是恶行的,一些人认为是善行的。甚至,在同一个人的脑子里,对同一个概念与其涵义的判定上,一会儿是这样的欺骗,一会儿又是那样的善行。

这是为什么呢?

先看看苏格拉底同一位年轻人关于“什么是善行”的讨论:

苏(苏格拉底简称):请问你知道什么是善行什么是恶行吗?

尤(尤提德谟斯简称):当然知道。

苏:那么我问你,虚伪、欺骗、偷盗、奴役他人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这些行为当然是恶行了。

苏:欺骗敌人是恶行吗?把原来敌人占领的城市里的人卖作奴隶是恶行吗?

尤:这是善行。

苏:你刚才讲欺骗、奴役和偷盗都是恶行,怎么现在又认为不是呢?

尤:不过,我说的是朋友,没有说敌人。

苏:你说对自己的人欺骗是恶行,可是在战争中,军事统帅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说援军就要来到了。但实际上并没有援军,你说这种欺骗是恶行么?

尤:我想这是善行。

苏:如果一个孩子生病需要吃药而又嫌药太苦不肯吃,他父亲欺骗他说药很好吃,哄他吃了,孩子很快恢复了健康。父亲这种行为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是善行。

苏:如果有人发现他的朋友绝望得想自杀,就偷走了朋友藏在忱头下的刀,这是善行还是恶行?

尤:是善行。

苏:你刚才说这种行为也只能对敌人,对自己人的话,就是恶行。那现在这几种情况都是对自己人,你怎么认为它们都是善行呢?

尤:哎呀妈呀,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善行、什么是恶行了。

苏格拉底的追问,不是狡辩,而是通过对“善恶”作为概念被当初定义时所依赖的根据及其条件的追问。他想告诫这个年轻人,不要以为字典里、书本里、背下来的含义就是千真万确的。只要有另一个灵魂的存在,他就会发生与你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看法。这是自然而然的,因为他使你在运用概念时,不得不发生那个“概念与对象”与“思维着” 的双重关系。通常的人只是看到了这“概念与对象”的连接。例如,当这个年轻人的思维在理解、以及运用这些概念时,他仅仅考虑到了这个概念与其所指对象的关系,他就处在自然而然的意识层面上,即普通意识层面。

这说明苏格拉底明白,仅仅有“善行”概念的普通意识的理解,对判定“善行”还是“恶行”,远远不够。善行与恶行在不同的语境里有不同的含义,针对不同对象,甚至是同一个对象在不同时空、关系、心态下,都是可以变换的。

苏格拉底的论证,实际上是通过对外在定义的质疑,引导人们向善的观念的这些内部必然性的思考,就是向着当我们理解、使用这个善的概念时,提醒我们不仅不要忘记了那些她所以存在的内在前提及条件,而且特别要明白这个善的思考进行着时的原初内容,是怎样被摄入进我们这个思维主体的理性里来的。也就是,从概念的角度看,当初善的这个概念是依据什么中介、怎样的方式在自已与对象之间被确立的;从对象的角度看,当初的这个对象是依据自己的什么、在什么意义上在自身与思维之间被规定的。

当苏格拉底引进了“知识”及其“美德”来理解“善”的根据时,表明他不仅找到了“概念与对象关系”的中介,而且通过这个中介涉及到了另一种关系,即“概念与对象关系”同思维本身的关系。这就是黑格尔讲的自我意识的层面。

希腊哲学的贡献之一,是他们运用并发展了这种自我意识。亚里士多德能让“三段式”具有必然性,就在于“三段式”的结论与前提结成了涵盖的关系。就概念自身的必然性说,结论早已包含在前提里了。而这个前提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则是因为它处在“‘概念与对象关系’同思维本身的关系”的层面,不是处在“概念与对象关系”。

生活里产生的所有“悖论”,本质上都是康德的“二律背反”。其原因,第一,是由于我们不能从日常意识进到自我意识层面,第二,是因为进到了这个理性意识又经常出不去了,我们不能回到群体及历史的自在状态里。

从笛卡尔到康德,解决了前一步的问题 ,从康德到黑格尔解决的是后一步的问题。

哲学要运用到现实生活,必须首先把握哲学自己的特点。否则,我们就会步那个年轻人的后尘。

有何不妥之处,请你指正啊。

 

魏中军

2018.1.7


浏览(2674) (6) 评论(15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5 01:32:16

‘你说的“老黑的方向是绝对精神与本体。老黑的意识(Bewusstsein)指向本体”,是符合他的意思的。

但是,这里也不应否认他的意识同种族、群体、社会历史的链接。”

-我的意思是:假设老黑的本体意识要必然自下而上辩证发展为社会意识,它误解了老黑,也误解了本体的含义。这方面,中军博看来并无异义。

-本体意识与其它事物有链接,那是自然。但它的方向是自上而下的。

-本体意识(Bewusstsein)而言,我是老海的流派,它属于超越思维与情感之先验。理性与思只是形而下之器……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1-14 19:18:38

你的这个问题想得好,“我想到黑格尔康德等德国哲学家的巨大贡献, 同时也想到了德国纳粹主义对人类带来的灾难。当我在罗素的西方哲学史中读到法国罗梭的浪漫主义与德国纳粹主义之间的联系时, 我确实大吃一惊。”

这个“罗梭”应该是“卢梭”吧?

我的理解,罗素的观点可能有些当时情景的考虑,但他指出德国的民选暴政在思想上与卢梭有脱不开的干系,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也是思考的很好的。

卢梭的最大特点,注重人类的平等,主张自由。他对休谟,康德,尼采都有影响。但是,卢梭在个体与群体的关系里,及没有注重二者之间的历史权利,也忽视了二者之间的逻辑前提。这样,法国大革命的情感民意,与美国革命的精神不一致,而是与德国的民选民意类似。杰佛逊1800年上台时,他特意强调了与雅各宾派的不同。人民革命、民众选举只是个基础,核心的还得看革命者、选举者为什么革命、选举,凭着什么样的理性来革命、选举。没有对“权利”的绝对肯定,那形成的“权力”,永远是陈胜吴广的不断回来。这需要整个社会的内意识,就是嘎拉哈说的“社会意识”的整体觉醒。内意识接下去的就是这些社会意识,包含着你说的“价值观”。所以,你吃惊,你的思维很敏锐,提出这个问题,在今天还是有相当实际意义的。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1-14 17:33:59

中军先生的问题既是哲学抽象性的同时也有社会属性。易中天很担忧中国的教育体系没有培养出有清晰思维能力的大学生群体,他们容易被国家主义搞晕了头,忘记了历史发展的脉络同时也忘了什么是最重要和最基本的。我想到黑格尔康德等德国哲学家的巨大贡献, 同时也想到了德国纳粹主义对人类带来的灾难。当我在罗素的西方哲学史中读到法国罗梭的浪漫主义与德国纳粹主义之间的联系时, 我确实大吃一惊。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1-14 16:08:22

吕鱼冰:

你好,谢谢你的来访,以及你的评论。

我看到你的这段话,高兴。

你的这句“是否能够清楚思维与价值观有很大关系“,看到了理性之外的东西。这个第三阶段,”内意识“的内直观,其实就不仅直接连到了”直观什么“,而且”怎样直观“,依据什么来直观。嘎拉哈提出的”社会意识“在整体上的觉醒,在笛卡尔康德那里,就是通过”不证自明“、”道德意志绝对律令“体现出来的。

你提的值一点也很有现实意义,“理性的做法是尽力保持两者之间的平衡。理性大概就是大家愿意妥协吧“,我体会可能有更深的意思,但至少,一个群体如若信奉”谁打江山谁做殿“的话,就不能真正地对现实问题有真正的”内意识“的思考。

若不妥,请指正。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4 15:55:43

pia@,

这句“黑格尔把个人意识规定为主观精神和社会、国家、世界历史的意识规定为客观精神“应为”黑格尔把个人意识规定为主观精神和把社会、国家、世界历史的意识规定为客观精神。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4 15:53:32

Pia@好,

是的,一般学科的意识与黑格尔的不同,它们只是就意识与其对象的关系来研究,黑格尔的则是“绝对精神”的一个阶段。

黑格尔把个人意识规定为主观精神和社会、国家、世界历史的意识规定为客观精神。

你说的“老黑的方向是绝对精神与本体。老黑的意识(Bewusstsein)指向本体”,是符合他的意思的。

但是,这里也不应否认他的意识同种族、群体、社会历史的链接。黑格尔是想用这种链接,呈现一个具有内在必然性的过程。在每个小阶段也是如此。例如,在主观精神阶段,其发展分为灵魂、意识和精神。灵魂是混沌的自然精神,主客体并未分离。意识阶段,从主客体分离的意识本身,达到主客体统一的理性。精神,是灵魂和意识的统一,自我与对象的统一。这些都是在个体意识内部的必然性。在客观精神阶段,其发展分为抽象法、道德、伦理三个阶段。抽象法就是通过对外物的占有实现自身。道德是人的内心准则,伦理是社会准则,是抽象法和道德的统一。这些都得介入社会意识的形式里。最后,绝对精神通过艺术、哲学、宗教三种形式所以能具有认识自己的必然性,也是借助社会的文化形态。

如有不妥,请纠正啊。

回复 | 0
作者:吕鱼冰 留言时间:2018-01-14 06:34:28

是否能够清楚思维与价值观有很大关系,价值就是在一堆重要的事情中,你如何如何做一个排列。有人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最重要的,大家不要老想消灭对方, 人类要尽量长存下去。还有一类人认为维持中国的红色是最重要的,如果变色了他们的父辈和他们将被历史遗忘所以要尽其可能保持红色(包括战争)。理性的做法是尽力保持两者之间的平衡。理性大概就是大家愿意妥协吧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4 02:24:35

“黑格尔总结道,拿破仑可以创造历史,但却不懂历史。哲学家懂历史,但却无法创造历史”,

-历史观与意识本体论是风马牛不及的两件事。

-历史是个体英雄创造还是整个民众所创造?老黑的答案是“英雄创造历史”。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4 01:58:23

学理学对个体意识社会意识有很多研究,并发现社会意识具有决定性作用,我很认同。

这是同常语义的意识,与老黑的意识并不是一回事,老黑的方向是绝对精神与本体。老黑的意识(Bewusstsein)指向本体。假设老黑的意识本体必然发展为社会意识(Sozialbewusstsein),这是对老黑的否认。另,本体的平方还是本体,这里体与整体的量别被超过,回归本体是“归一”。嘎子对形而上没有概念,所以才想当然的假设老黑的意识本体还要继续“证”发展,纯粹胡闹。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3 18:32:40

有生命的个体是内部的统一成为主体。有生命的历程是外界的征服,即内外合一为实在。种族是延续,群己合一。自我意识在个体身上得到规定时,侧重的是生命的历程,表现的是对抗和较斗的过程。自我意识在群体身上得到规定时,侧重的是类别的差异和竞争。自我意识里的这种个体一定要经过种族的阶段,才能成为人类的个体的过程,也就是个人承载着的主观精神与类承载着的客观精神如何走向绝对精神的的辩证历史过程。所以,这个“自我意识”之所以有奔向“绝对精神”的必然性,就在于即使个体消亡,其精神延续,个体的自我意识只有呈现着种族精神,才是真正绝对精神的生活。所以,我们会看到,黑格尔的高明之处,就是描述了一种与以往历史不同性质:“我就是我们”就是自我意识自我否定、自我发展、自我返回过程的生动体现。他人的自我意识、自我的自我意识,我们在差别性中重新走向各自自我的统一。我们都不再是从前的自我,都有了新的内容。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3 18:32:23

Pia@、嘎拉哈:

pia@说的,“老黑语境里的意识(Bewusstsein)是对本体的探讨。它是绝对,并不是被包含在某处的一个部分”,是黑格尔的意思。

嘎拉哈的这一段,“我说的‘黑格尔的意识觉醒,是指社会意识的总体觉醒’这句话,是指黑格尔辩证历史观。换言之,历史的辩证发展,只能是集体的发展。相比之下,个体的意识,虽然也有辩证发展,但是相对历史而言,都不可能是完整的。关于这一点,黑格尔总结道,拿破仑可以创造历史,但却不懂历史。哲学家懂历史,但却无法创造历史”,也是符合黑格尔的意思。

这里体现着黑格尔对个人意识与种族意识的一种内在关系的辩证理解。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还记得,自我意识的“满足”只有在别的自我意识里才能获得吧。这就是说,作为另一个有生命的自我意识,相互作用的必然性,一定经历有生命的个体,有生命的历程,及种族三阶段。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3 12:45:26

马列嘎掷地有声说:马克斯是对的。对在哪里,马列嘎不知道吗?

马列嘎认为自己是独立思考。不知道理由妄下结论,这就是马列式思考?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3 11:01:07

你怎么想老黑,我其实并无兴趣。你反正也不懂,玩点望文生意什么的,纯粹无聊。

但马列嘎怎么想老马,有兴趣细听。再问:老马的辩证历史观有何可取入处?请教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3 10:51:20

像您这类左一个不懂,右一个扑通,感觉像一个人在屎坑里扎猛子的声音,我早已经听逆了。关于我是民哲,我没读过黑格尔的书之类的说明,我已经不知说过多少遍了。

我从来没说过我懂黑格尔,但我也不承认我不懂哲学。我的哲学标准是有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立思想,而不是懂不懂某个哲学大家。至于您叫它东城大妈哲学也好,民间哲学也罢。我根本就不在乎。

相比之下,中国的国字号们已经坐吃山空消费古人,在茅屎坑里扑通扑通地互撕了上百年。对国学的贡献是多少?答案是零.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3 08:59:26

我说的”黑格尔的意识觉醒,是指社会意识的总体觉醒“这句话,

-你的话说明你不懂老黑的意识,无它。兔子早看出来你并不懂老黑。老黑的意识并不是通常语义的意识,它探讨的是绝对精神。老黑并不好懂。

-请不举老黑的大旗为马克斯背书。老黑唯心老马唯物。你不是很信仰马克斯吗,那就直说老马的辩证历史观有何可取之处。你懂老马,说你懂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3 08:53:41

看来历史观这个东西,还真的不是像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是可有可无的。在历史的语境下。集体的概念,已经不再是你我他,而是你我他,加上老祖宗以及子孙后代。如果说”你我他“是三维空间的集体概念的话,那么,历史观意义上的集体,则是四维空间意义上的集体,也就是物种的概念。哲学历史观的意义,在于给人社会加上了时间轴。

理解了这一点,就知道自我意识觉醒,不可能是个体的意识觉醒。而是进化意义上的觉醒。例如,就算黑格尔个人完成了这样的觉醒,那也应当存在一个”他死了以后怎么办“的问题。因此,像PIA这样的狡辩根本就不值一驳。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3 07:47:21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3 07:34:56

【黑格尔的意识,所以分成主观与客观两个阶段,然后又加上了一个绝对一段,他是想解释怎样从个体、自然的意识走向群体、社会的形式,然后又进入国家历史意识的绝对必然性。】

----- 虽然我没读过黑格尔的书。但是仅凭简单的推断便可确定,对于社会是个体的集合这一概念,我不相信黑格尔搞不懂。所以我可以肯定,像PIA这样的引经据典式的争论,和文革引用毛语录式的争论,以及中国国学大师们所惯用的“X曰。。。“之八股定势,都必有断章取义之嫌疑。

其实,“X曰。。。“之八股定势,是我最不喜欢的讨论方式。不幸的是,这是所有国字号的一个共同毛病。我从来不否认中国古人的思想的伟大。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对古圣贤们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式的零散思想不感冒。因为真正的理性思想,自然是一个体系,即便它不完整,也应当有清晰的逻辑链条的感觉。在这方面,我不愿意抱怨几千年前的古圣贤。但是,我对当代国字号们只知道坐吃山空消费古人,而不思创新的行为感到沮丧。

我说的”黑格尔的意识觉醒,是指社会意识的总体觉醒“这句话,是指黑格尔辩证历史观。换言之,历史的辩证发展,只能是集体的发展。相比之下,个体的意识,虽然也有辩证发展,但是相对历史而言,都不可能是完整的。关于这一点,黑格尔总结道,拿破仑可以创造历史,但却不懂历史。哲学家懂历史,但却无法创造历史。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3 00:34:35

”但这个个体意识,是和群体的社会意识在必然性上是统一的。就是说,这个意识,必然地包含、被包含在社会意识里,他才具有发展到社会意识的必然性”

-老黑语境里的意识(Bewusstsein)是对本体的探讨。它是绝对,并不是被包含在某处的一个部分。社会意识(Sozialbewusstsein)完全是另一个概念。老黑老海的语境里,意识(Bewusstsein)巳经是”最上层”了,再此之上加层社会意识似乎是对他们的误解……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3 00:21:32

正确,自由与平等是不分开的,二次分配组成了资本主义。老马反对资本主义,宣扬共产公有,它是对市场自由与天然人性的否定。民主党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并不宣扬共产公有,肯定不是老马的传人。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2 19:07:51

这一段“自由才有效率,自由才能做大蛋糕。它被称为第一次分配,体现为私。

-社会再分配追求的是平等,有蛋糕只是第一步,还要分妥蛋糕。它被称为第二次分配,体现为公“,论述得好。

但是,我理解这两部是无法分开的。马克思的主要倾向,被美国的民主党继承了。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2 19:04:26

你想起来的就先写下来,再想起来,就在写,实在想写,又不知从哪下笔,你就来网上讨论,一定会刺激起来的,所以,问题研究需要相互地提问,质疑,争论,你的悟性好,趁着有精神头,可以多研究一些,我说的“你给我的启发”,你是家的,是真的,我昨晚看了你和远方关于“自我意识”的论述,又有了启发,一会我整理一下发出来,希望你们多提看法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2 18:55:29

Pia@好,

你说的“老黑的意识指的是个人意识(原文见下)。它是精神的载体,个体自然灵魂的直接身份…”,是对的,在精神现象学和哲学全书有论述,你理解的对,但这个个体意识,是和群体的社会意识在必然性上是统一的。就是说,这个意识,必然地包含、被包含在社会意识里,他才具有发展到社会意识的必然性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2 18:49:41

这一段,“黑格尔的意识觉醒,是指社会意识的总体觉醒,也就是民粹的意识觉醒,而不是个别圣贤变得猴儿聪明,或者所有的个体都变成圣贤猴儿。社会原本就是民粹的社会。中国国学家普遍喜欢琢磨天字号的高大上理论。,,我的几个华人朋友德国旅游回来后,普遍都认为欧洲比美国更文明。其实这样的印象差别并非是公民个例的组合结果。而是社会意识觉醒“度”的差别。从大方向上证明了黑格尔的正确”,点出了黑格尔哲学的一个重要贡献。

黑格尔的意识,所以分成主观与客观两个阶段,然后又加上了一个绝对一段,他是想解释怎样从个体、自然的意识走向群体、社会的形式,然后又进入国家历史意识的绝对必然性。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2 18:44:19

这一段,“如果说黑格尔是理想主义者,那么中国古圣贤则要么是超理想主义者,要么是超功利主义者。超理想主义者的脑子里似乎都有一个及其高上的道德理念。但是,要让所有老百姓都达到圣人的高度,除了给每人脑子里安上一个开关之外,剩下的就只有用集权体制,或者封建礼教来强迫实现”,也是点到了传统文化的弱点,如果把“人”固定在“道德”上,既相互攻击,又一定虚假。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2 18:40:45

这一段,“容许别人或者自己用反例的演绎之剑对自己一剑封侯。这就是科学精神。类似地,有关自然的哲学,也应当具有这种自我否定,自我反思,自我提高的精神和勇气”,也是哲学的精神。

特别是这一段,“哲学,宾语是不需要去掉的。否则就是在用石头的标准研究人的问题了。,,人与石头的本质区别,在于人是一种有目的,有倾向(intention)的存在。,,至少说,美国需要黑格尔哲学的复兴和补充。按照美国实用主义认识论所理解的“理性,”一切有目的或者有倾向的概念,都属于晒出性或者展示性影像,或者译为大众影像(manifest image),因而都应当用科学影像(scientific image)取而代之。然而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科学的傲慢,而不是真正的实证精神”,让我第一次看到了这么鲜明地点出了美国哲学的困境实质。

自从卡尔纳普来了以后,这个困境一直缠绕着美国哲学界,虽然后来的罗蒂等人想把哲学从分析的桎梏中拯救出来,但还是不如欧洲。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2 18:27:58

嘎拉哈好,

你的这句,“这句话的真正哲学意义,不在于哪个丧哪个,或者哪个是哪个的累赘。而在于两个“我”这一概念本身,就是自我意识觉醒的开始”,好。

我理解,单一个“我”,没法真的实现出阿里,向前发展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1-12 18:24:32

你问的很现实,“当我到不同的国家,看到人们不同的生活,到国内,走在拥挤的路上,我经常会是问what is the point?”

意识能概括“复杂的现象”,但往往被现象所左右

自我意识能反思自身,但怎样反思,也是个问题

再往下,自我意识分化了,就是你说的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1-12 18:18:27

这一段,“唯公或唯私,这两个极端如极阳老阴,有死无生,是道儒家完全不可接受的假设。如他们只讨论阴阳分明和转换一样,他们只讨论公私分明和转换。这里内容很多,从槛外是看不清的”,是的,这两个词在当初的规定里,有些什么样的假设前提,还是需要进一步讨论的。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1-12 18:15:27

道还好,

这个理解很好,“吾不是自我意识,而是无意识层次以下的,承着无意识的那个盘子,如圆珠走的盘。这是个立足点,是个根源,一动则整个思维为之而动。人的经验可以是局部的,但也有使人整个思维震动而顿变的。比如说,马斯洛所讲的峰值体验,和中国人讲的顿悟,都是整体震动。“

这个无意识层面,值得讨论。通常的理解都是在意识的层面,如果在无意识的层面,它是怎样经历有意识的经验或者思维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