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blog.creaders.net/u/58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黄左们,停止你们的助纣为虐! 2018-08-13 03:20:01

    反共反川的黄左们,你们不是非常津津乐道于谴责别人的“平庸之恶” 来展现自己在反共上的道德优越感吗?请读读下面的文章吧,你们为何不生气,你们生了谁的气?

    如果说当年那个体制内的德国纳粹在焚尸炉机械麻木地重复着自己的工作而被斥之为“平庸之恶”,那你们自己呢?在体制外充满激情、自觉自愿地为共作恶,难道你们的助纣为虐,就不叫“平庸之恶”,而是叫“高洁之美”?

   前几年,"平庸之恶"这个词一夜之间被读书人(这些人还不配叫知识分子)热捧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是一根打人的大棒,是某些人为自己立牌坊的柱子。可不其然,后来的美国大选中,这根大棒被黄左们打向这里,打向那里,所向无敌着呢。我想发明这个概念的女作家的初衷是要人们反思自己吧?她哪里想像的到,什么政治概念到了中国人尤其是黄左们这里,就成了攻击别人的武器。因为他们的攻击可不是一般的说理,他们之所以攻击,是因为那是表现自己“高人一等”的好机会。一个绝妙的讽刺,他们在抨击他人“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时,却兴致勃勃毫不羞愧地骂骂咧咧“红脖子”“黄川粉”--"黄川粉”一词就是他们之中的某人发明的,今天他们却指责别人不该称他们为“黄左”。

   当你们标榜的美好理念、“政治正确”被你们自己践踏时,你们还奢望人民听你们忽悠?极左媒体假话连篇,撒谎造谣,已经彻底失去了信用,正在被觉醒的美国人民抛弃。你们和他们是一路的,所以你们一点都不受正直诚实的人们待见,还是缩回去,好好反思,安娜发明的“平庸之恶”这个概念就是指的你们。


  贴一个游戏里的截图,听听美国人民的声音。一个叫“lollerskates"的青年玩家在公共频道里叫喊”Make Amemrica Great Again! [Join: President Donald Trump] (no commies allowed)“。 “commies” 是指“共产主义分子”。这样自发的宣传,在游戏里随处可见。


Screen Shot 2018-08-01 at 12.18.53 PM.jpg



(ZT) 间谍疑云──谁令中国留学生群体蒙羞(图)


作者:程晓容


【人民报消息】8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关于某国留学生多是间谍的言论震惊四方。虽然未点国名,外界认为,这是指向中国留学生。有些中国学生怒了,也有评论人士冷静建言,留学海外,踏踏实实做人,把美国的价值理念带回国,才是最好。 

究竟是什么原因,将大批中国留学生罩在了间谍的阴云之中? 

引子──两个访问学者 

2005年10月17日,在布里斯本市Griffith大学,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发表专场演讲。一位年轻的中国访问学者提出质疑。她说,是共产党使他们家有饭吃,有衣穿,她自己也能来到海外。她认为,辛先生离开中国,就没有资格在海外评论中国。 

辛灏年回应说,如果今天你能讲出成串的事实,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们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我就服你的气,如果你讲不出80多年来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作出的贡献,而我能讲出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我这个访问学者和你这个访问学者就有一个重大的区别,那就是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有人为政府工作──纪先生的证词 

2005年6月10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信使-邮件报》报导了一位中国留学生的故事。他险些被中共情报部门招募为间谍。 

当年46岁的纪云生(音译)曾在布里斯班留学。1989年,他在申请赴澳学习签证时,被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一名军官找到,对方向他许诺「高薪」,「他说我一旦进入澳大利亚,他们想让我给他们提供情报,他很笼统地说到有关报告关税和生活方式方面的事,我没详细问。但他非常清楚地警告我一定不要让澳大利亚政府知道。」 

在离开中国的前一天,纪云生拒绝了这个建议,「那时我告诉他我不能干,我相信如果接受了这个提议就会永无终止。」 

纪云生还说:「在布里斯班的中国学生中有间谍,我不能证明但心里知道,有一些人是为中国政府工作的。」 

真实的威胁 

在中国留学生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案例中,亿万富翁刘若鹏的名字赫然在列。 

据NBC报导,2006年,刘若鹏进入杜克大学,成了「超材料」的专家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的学生,他自称是史密斯的粉丝。2007年末,刘若鹏获得史密斯的允许,带了两名中国旧同事访问史密斯实验室。这两人的访问行程完全由中共出资。他们在史密斯实验室待了三到六个月,参加了几个项目,包括隐形斗篷。 

趁史密斯不在时,他们偷偷给实验室照相,并将照片和所有制造隐形斗篷设备的参数带回中国。刘若鹏回国后,在他原来的实验室,建起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设备。史密斯大吃一惊,说:「这听起来是偷窃。」 

刘若鹏2009年毕业后,给同学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在电邮中承认,他向史密斯隐藏了自己的意图。他在史密斯实验室工作的同时,在研究如何将史密斯的研究在中国商业化。史密斯说,如果自己在刘若鹏毕业前看到这封邮件,刘若鹏不会从杜克大学拿到学位。 

2010年FBI启动了对刘若鹏的调查。一些观察者,包括前FBI反情报助理主任,都相信刘若鹏实际上是身负中共政府的特殊任务而来。 

2017年9月,入选中共「千人计划」的张以恒教授被FBI逮捕,他被控多项欺诈联邦政府罪。张以恒受雇于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其科研项目涉及美国能源部、美陆军科研办公室、空军科研办公室、国防大学研究仪器计划等重要机构。他也是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2018年8月1日,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主任工程师、入选中共「千人计划」的郑小清被FBI逮捕,他被控涉嫌盗窃公司机密数码文件、提供给GE的中国竞争对手。 

郑小清向调查人员供认,他在过去5到10个不同场合,使用隐秘手段窃取属于通用电气公司的资产。他还承认,他在中国工作或拥有的公司,从事与GE相同的技术业务,而且,他的公司尚未盈利,就已获得了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 

目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人数达35万,占所有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美国情报和安全官员已对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表示担忧,担心中国学生和学者被中共政府利用,在美国大学获取情报和敏感研究材料,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的潜在威胁。 

2018年6月6日,美国参议院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题为「千人计划:中共渗透和利用美国学术界的运动」(听证会后改名为「学生签证诚信:保护教育机会和国家安全」)。 

在听证会开幕致辞中,参议院共和党第二号人物John Cornyn引用了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关于部分中国学生和学者构成安全风险的言论。他说,「大多数学生和访问学者出于合法原因来到美国。他们来这里学习,分享他们的文化,更多地了解我们的文化,并将他们的才能贡献给美国」。「但作为情报委员会和司法委员会的成员,我可以向你们保证,雷伊谈到的威胁是真实的……」 

党无处不在 

2018年4月18日,美国「外交政策」在官网刊出「中国共产党在全美多所大学建立政党支部」的报导,其中披露,在伊利诺州、加州、俄亥俄州、纽约州、康乃狄克州、北达科他州以及西维吉尼亚州,都有中共在大学里建立组织的现象。 

这篇报导提到,来自中国的交换学生到达伊利诺大学后,他们在大陆的母校要求整团学生先成立临时党组织,去年10月还要求他们观看中共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些交换生还被要求汇报同学们的任何潜在的颠覆言论,回国后必须与老师们一对一开会汇报。 

中共对海外学生的控制和影响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与大陆留学潮同步,持续至今。拥有150个分部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即直接受控于中共驻外使馆,完成中共的各项政治任务,监控当地的异议人士、民主活动和留学生本身。法新社的报导称,CSSA在一些国家与间谍活动有关。 

近年来,有多名曾在美欧各大学CSSA担任主席的人士指证,中共操控海外学生会,将其沦为特务机构。 

2005年7月,在比利时的一名中共特工投诚,指证所谓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实质就是「欧洲战略情报暨安全中心」监控两年多的间谍组织的「掩护性组织」。该特工曾是比利时鲁汶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成员,在欧洲的大学和公司待了十年。他表示,以CSSA为掩护的中共间谍网遍布欧洲,搜集工业经济情报和异议人士的情报,上报到北京和中共安全部。 

2014年,澳洲的《悉尼晨锋报》揭露了中共在澳洲大学的学生社团网络中进行间谍活动的普遍情况。报导指出,中共学生间谍通过网络监视其他中国学生,并在学生团体中举办维护中共利益的活动。随后,澳洲的各大媒体也相继跟踪报导澳洲学生网络间谍的事件。 

2017年7月,堪培拉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参加中共使领馆号召活动的留学生可以获得回国就业方面的帮助,中领馆为其号召的活动提供旗帜、餐饭和车马费等。她还承认,她会向中领馆报告中国留学生组织的伸张人权的抗议活动,理由是「为了所有学生的安全」。 

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前外交官陈用林表示,早在2005年他逃离悉尼领事馆时,就知道仅澳洲一地就有超过千名中共间谍。陈用林说,他在领事馆工作时,曾经管理澳洲境内的中国间谍。他举例说,中共会派这些学生间谍前往机场迎接访澳的中共领导人,让这些学生挡住抗议团体。中共还会命令这些间谍,帮忙政府收集澳洲情报。 

认清中共 

千千万万的中国留学生,带着父母的期望,到海外求学,追逐梦想。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有着许多刻苦成功的故事,也有不尽人意的劣迹表现。在一些场合、事件中,在晃动的中共旗帜和口号标语背后,在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背后,人们可以感到,中共意识形态、中共政权仍然在控制和影响着许多大陆学子,给他们和海外社会带来危害。 

令人不安的,并非大规模的留学人数,而是那根红色的指挥棒。中国留学生由于在国内受到长期的洗脑教育,被灌输了中共的谎言宣传,难免以固有的、被党文化异化了的观念去看待西方的事物。尽管他们身处自由的学术氛围和生活环境,有些人却难以摆脱中共的思想烙印和实际监控。他们在中共投送的名利诱惑面前,在变异的「爱国主义」作用下,或可能因为国内亲人受到胁迫,而听命于中共,做出错事而不自知,反以为这是「爱国」之举,会受到国家的保护和支持。 

当看到中国留学生为中共摇旗呐喊,监控同胞、告密、窃密时,自由社会的政府和民众自然无法接受这种利用自由、侵蚀自由的行为,他们的反感、警觉或敌意很可能从针对某个具体的犯案人延伸至一群人、更大的群体,甚至学生以外的华人社群。 

事实上,抹黑留学生群体的,令绝大多数学生和华人无辜蒙羞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近70年来,中共把它的假、恶、暴基因灌进了民众的头脑,紧紧地操控着所有的中国人。它利用国土、经济、文化、爱国情、亲情等各种因素绑架了十几亿人民,为了实现渗透和颠覆整个世界的目的,不惜玩弄国内和海外华人的情感、事业和名誉。 

对于广大留学生来说,人在海外,理应珍惜良好的学术条件,更应认清中共的卑劣,摆脱邪恶的控制。只有远离邪恶,才能远离耻辱,才能获得光明的人生。△



















































































浏览(2641) (35) 评论(71)
发表评论
中国实体经济怎么了?(ZT) 2018-05-09 04:41:59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中财龙马资本研究院  2018-05-07

近两月来,发轫于上游煤碳、钢铁、造纸等行业的涨价潮汹涌而下,在运输成本上涨和环境治理限产的推波助澜下,对中间工业制成品环节形成致命冲击。

焦煤涨价200%,

玻璃涨价40%,

塑料涨价30%,

铝材涨价30%,

钢铁涨价30%,

不锈钢也爆涨40%,

运费涨价33.6%,

工业原纸有钱也买不到了……

在情况最为严重的造纸、包装及印刷行业,纸价一路疯涨,个别纸业十天内三次提价,但仍然出现了有钱买不到纸的情况,导致大量企业停止接单。

中国实体经济的生态环境处于沸腾状态,大量企业被卷入疯狂的涨价漩涡中,苦苦挣扎,命悬一线。

涨价潮是由一系列清算式危机、价格机制长期扭曲和突发性事件引发。由于矛盾积累过多、信息不透明、加上人们的恐慌心理,导致工业制成品价格短时间内陷入失控状态。


1

清算式危机


1、天量印钞面临清算

这一次的涨价潮称得上一次突发性的通货膨胀,原因自然是与过去8年超发的天量M2有关。2008年,中国的M2是47.5万亿,2016年M2数据是149万亿。

过去几年,政府试图建立楼市和股市两个货币池子来锁住超发货币,但股市被一波人造牛市玩残,楼市泡沫的高压锅被政府强行盖住,导致流动性泛滥。而在过去的几年时间,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一万亿美元,但却没有回收相应比率的人民币,加剧了流动性泛滥。


在这里,要抨击一下那个因害怕超发货币引发物价飞涨而设立的“货币池子”的形而上学理论,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就是:大量拥房者感觉到财富倍增了,但物价却非常低廉,于是拼命消费,反正什么事都不用干也能赚到比打工一辈子挣得还多的钱。

这种虚假繁荣一方面令创造财富的人数大减,另一方面大量真实财富被过度消耗,加剧了人民币的泡沫化。换句话说,未来通货膨胀的程度可能远比想象的严重得多。

如今,天量M2被清算的时刻即将来到,政府面临着要么刺穿楼市泡沫,要么承受剧烈通货膨胀所带来的致命考验。

2、环保污染积重难返

中国经济开放三十年来,尽管有很多外国专家指出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不可持续,得不偿失,但在各种“阴谋论”的揣度下,政府对环境监管的底线一再失守,而无处不在的腐败纵容了企业大量偷排。

终于,曾经祸害过英伦和北美的雾霾再次笼罩了北方大地,面积迅速从去年的56万平方公里扩散到100万平方公里。

非常不幸,2016年再次赶上了这场环境污染带来的清算式危机。在不断的停产限产和成倍增长的排污收费下,工业领域所必需的原材料开始暴涨。

3、楼市泡沫进入清算期

08年来的房地产大跃进,给中国的煤碳、钢铁、水泥、建陶、卫浴、家具、家电、灯饰、五金、包装、印刷等行业带来了空前的繁荣,也制造了空前的危机。这些行业的产能被以数倍的倍率放大,如今随着中国住房的严重过剩和年轻人口的锐减,这些行业面临着清算式危机。


一方面与房地产相关行业的产能淘汰将会非常残酷,另一方面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反过来又影响到居民消费,导致产能进一步过剩。

悲催的是,这些行业屯积了大量的就业人口。比如煤碳、钢铁等行业,动辄维系着数十万人的饭碗,在负债高企、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提价来苟延残喘。


2

价格机制长期扭曲下的报复性反弹


08年的经济刺激后,中国的民间投资和国家投资均呈现狂热状态。从2012年开始,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市场价格机制开始扭曲。这期间中国经历了长达四年前之久的PPI持续下滑,而且还是在人工、厂租、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大幅爬坡的情况下出现的。

如今,随着原材料价格的飞涨,PPI开始由负转正,但物价似乎已经出现报复性反弹。那个长达四年的低物价生活已经成为过眼云烟,未来将是痛苦的还债时期。

与此同时,过去长期的低物价,导致废品回收无利可图,由于无人愿意从事废品回收的工作,导致废纸箱、塑料瓶、废铁等被扔掉。一旦汇率下跌,进口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造纸业甚至出现了原材料断供的极端现象。

这也是原材料价格疯涨的原因之一。


3

偶发性事件导致涨价


另外,社保缴费增长、人民币汇率下跌、公路治超、房地产调控、公务员及军警加工资等偶发性事件,都对此次涨价有重大影响。特别是汇率下跌,导致一些纸业巨头不敢从海外采购废纸和纸浆,导致纸价疯涨,甚至一纸难求。

然而,涨价还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消费市场的疲弱和前景渺茫。

尽管工业制成品涨声一片,但产能过剩和消费低迷迫使终端消费品制造商不得不减价促销。眼下,很多地方的水果、猪肉、青菜、乳品、纸品、日化用品都在打折促销。双11的疯狂,很可能表明大家没钱了,选择上网购买打折商品。

那么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来了,当通胀传导到终端消费品领域,必将导致内需更加疲软,从而产生新一波产能过剩。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细考如今的中国经济形势,出口、内需、投资三架马车齐齐趴窝,科技创新还没有形成新的动能,全民创业不过是延后了就业危机。但是,我们依然还有一个绝处逢生的机会——为创造就业的企业减负,为身背“四座大山”的人民减负。

留给中国实体行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减负真的会到来吗?


4

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笔者过去多年来关注中国中小企业的税负负担,以及中国的宏观税负,在以前的文章中也多次提及,中国很多中小企业基本靠逃税活着,中国的宏观税负高达38%左右,远远超过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甚至超过了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

从税费负担而言,中国企业的税负痛苦指数如果是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再比如融资难,中小企业的融资难从改革伊始就成为学术界的显性问题,然而,研究到今天,这个问题仍然停留在呼吁阶段。

在过去近40年来,中国80%的信贷资源流向了贡献了GDP不到40%的国有部门,贡献了GDP超过60%的非公企业,从主流的信贷机构获得的信贷资源不到20%,中国80%的中小微企业几乎靠民间借贷活着,靠非法的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血液。

如果说,中国实体经济的溃败不是因为这些情绪化的总结,真正的症结何在?中国实体经济和制造业走到今天的十字路口,这是一种宿命和轮回。


以制造业为例,过去中国制造能够异军突起,关键在于劳动力成本的廉价,因此中国在产业政策上选择了全球产业链最低端的加工制造,也就是给世界打工的模式。更准确一点讲,中国不是“世界工厂”,而是“为世界工厂”。

这种模式既成就了中国过去的成功,但这也是今天中国制造和实体经济陷入尴尬和困境的主要原因。再说透彻一点,过去中国发展模式最大的经验就是廉价的劳动力和对接全球产业链的低端。

我们的一切制度,我们的一切机制都是为这样的模式而准备的,在人口红利的周期下,这种玩法即使税费负担重、融资难,但也能活下来,一旦人口红利结束,这种模式的各种弊端就会显示出来。

因此,税费负担也好,还是社保等人力成本上升,融资难,都不是中国实体经济被打垮的原因。中国实体经济走到今天,根本原因是让我们过去取得成功的经济体系,经济模式已经丧失了竞争力。


以联想为例,联想去年的报表非常不好看,杨元庆辩解说不要看一年的。事实上,联想多年来报表已经在不好看了,这是联想这种在研发上投入不够的公司必然面临的结果。联想过去靠并购别人的品牌,靠给别人组装电脑就可以活得很好。联想在过去总是做一个跟随的巨人,很少自己走入无人区,现在,这条路也走到了尽头。可以说,联想的衰落,事实上代表过去那个时代中国代表性企业在退出历史舞台,未来属于华为这样的真正做研发的企业。

中国的税费负担承重,企业融资难,政府过于对房地产的依赖让整个实体经济处于尴尬的境地,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意识不到我们以前赖以成功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在我们成为庞然大物之后,我们整个国家,而不是个别企业走进了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的地带。这个地带需要更多的创新,需要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制度生态创造新的竞争力,否则你将走不出任正非所言的无人区,你只有死。

现在是中国需要重构竞争力模式的关键时刻,重塑竞争力模式的关键是坚持改革开放路线不动摇。抛开中国的制造业不论,中国经济在过去40多年的成功,不外乎“改革、开放、包容”六个字,让想赚钱的去赚钱,承认企业家在社会中的地位。这六个字可以诠释中国的过去,也决定中国的未来。

除了四万亿对中国经济的巨大影响,没有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因为制造业,包括现在的美国。当中国人傻乎乎的以为美国人不玩制造业的时候,美国的制造业的竞争力仍然雄踞全球第一第二的位置,美国的制造业规模仍然是全球第二,仅次于中国。如果按照GNP而不是GDP算,美国的制造业总规模远高于中国,富士康在中国生产的苹果手机,按照GDP算中国的,按照GNP,那是美国的!


















浏览(2795) (12)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2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