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风潇潇的博客  
心灵的窗口 接受也给予 天涯有知己 共享人生无味  
网络日志正文
日本社会治安好 感谢黑社会组织的合法化 2019-10-27 03:55:29

日本社会治安好 感谢黑社会组织的合法化

         ---原名:风萧萧 大家谈 这种事儿 如何快速立法

    风萧萧 2019年10月27日 于加拿大  http://www.kwcg.ca/bbs/home.php?mod=space&uid=61910&do=blog&id=11415 

   有同胞游日本,感慨日本社会良好的秩序,包裹放路边,也不会丢失。其实,这都是日本的地下警察 - 山口组的功劳。如果,做坏事落到山口组手里,暴打一顿难免。而政府豢养的堂堂正正的警察就不敢这样做。面对山口组,不服也得服,不服不行,不敢不服。所以,日本人习惯了点头哈腰,嘴里还不断地 哈伊,哈伊。

   正文如下:

   2019年10月27日,看过文章《疯狂母女大闹三亚机场 强闯安检 挑衅辱骂民警》,不免感慨,社会治理之难,来自对社会治理认知的愚昧,错误的认知,造成错误的治理方法。

   中华文明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很早就发现一个事实,不是所有人都是人,有的人没有人性,只有兽性。因而,及时总结经验教训,选用博学高智力的人进行社会治理。从社会治理层面对低素质的人的非人性行为和潜在的兽性行为进行遏制和杀灭

   可是,如今,受西方愚昧意识形态的毒害,对于社会治理,大谈公民素质。认为社会秩序良好,来自公民的素质高。其实,这是源自愚蠢的认知。

   老外个个彬彬有礼,不打人,不骂人,并不是天生如此,而是法律约束出来的。在法律的强制之下,不得不规规矩矩。长期如此,习惯成自然。对于那些不讲理,或者讲歪理, 不遵守社会公德的人,法律也无法约束。而日本黑社会山口组却能手到害除。日本人更是彬彬有礼,不断地点头,哈伊!哈伊!!除了法律约束的贡献,更有山口组的强力威慑的伟大贡献。   

   1..迷信社会成员的素质

   迷信,如果社会成员的素质高,社会环境自然好,因而,过度依赖意识形态的引导,忽视法律强制约束的作用,导致法律条款制定的速度迟缓,立法方式急需改进:   

   1.1..参照国外成型法律文本订立适合中国国情的法律细则。

   1.2..每发生一件新案例,立刻定理一条相应的法律条款。

   2..过度迷恋西方的法律体系和玩法

   2.1..非人性的社会造就荒谬的法律体系

   与源自理性社会治理的中国法家思想相比较,西方的法律体系源自贵族和宗教混杂统治下的无休止的战乱和长时间的黑暗社会,兽性行为造成的非人类的社会环境,已经从基因层面扭曲了人的认知和推理功能。扭曲的社会环境结合扭曲了的神智的人种,造就了扭曲的社会治理方式。

   非人类的社会环境,造就各种各样荒谬的意识形态干扰社会治理。危害最大的是自由和人权,被用来绑架政府和法律体系,有效地保护坏人坑害好人。

   法律体系,近乎荒谬。法官个人的主观臆断,就可以决定一个案件的判定,甚至,几个大法官的投票表决的主观臆断,就可以否定或者决定国家大计。还有过度依赖,甚至滥用监狱囚禁罪犯,而忽视更为人性化的方法。               

   2.2..滥用监狱恶化社会治理

   200994日,文章《美国加州将释放25千名囚犯缓解监狱人满之患》介绍了美国的不当做法,摘录如下:

   中新网914日电,美国加州州议会通过一项计划,在两年内释放25000名囚犯,以减少监狱人满之患和减轻经费不足问题。在这项新计划下,获得假释的轻罪囚犯不会受到严密的监管,这是要避免他们因违反释放条例而再被带回监狱。在这计划下,罪犯也可参与改造,以换取刑期缩短的回报。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过度利用监禁惩罚罪犯。

   在加利福尼亚州,即使触犯一些轻微的罪行,也会被判长期的入狱刑罚。加州一共有33座监狱,收押了17万名囚犯,这些监狱屡次被指过于拥挤和医疗设施不达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些罪犯本应该自食其力,却被监禁起来靠社会供养。在荒谬的人权和自由的保护伞下,囚犯不参加任何任何生产劳动,也造成巨大的社会负担。

   20098月,3名联邦法官下令该州政府拟出一项计划,在两年内释放约46000名囚犯。然而,有关当局以释放囚犯会危害该州居民为由,要求美国最高法院阻止这项计划。

   尽管如此,经过数周的激烈辩论后,该计划终于获得通过,虽然所释放人数仍达不到州长施瓦辛格的要求,可是他还是愿意签字通过。

   过度依赖监狱监禁的现象,在我国也存在。除了监狱,我国还有《治安管理处罚法》,对违反行政法律规范的人,在短期内限制人身自由 - 行政拘留。

   监狱里监禁的都是有犯罪经验的人。把这些人关在一起,他们会互相学习,让很多人在短期内学会更多的犯罪手法,把好人变成坏人,把坏人教的更坏。

   国内经常有报道,很多犯罪团伙竟然是获释的狱友组合。事实证明,监狱就是一个教授人邪恶的大学校,不会把人改邪归正,而是,把多数人教的更邪恶。

   2.3..法官和律师是社会的公害

   法官和律师也是自私的个体,私欲会让她们/他们利用法律合法谋私,危害法律的公正性。

   2019927日,我在《董仲舒的天人三策  奠定中华文明的根基》中指出:

   如果认为法官和律师在主持公道?那是大错特错;他们已经演变成社会的公害。

   律师是按小时收取服务费,在北美大约是300-1000美元/小时,中国大陆大约是2500人民币。这合理吗?这不是典型的合法敲诈勒索吗?

   温哥华有位女士,前男友争她的房产。为此,她聘个律师,官司折腾了9年,最后,她赢了。但是,前男友立刻宣布破产。结果,该女士自己要付全部律师费。

   因此,她仅仅到手几千元。其余的都被律师作为律师费合法收走。他的律师自己经顾了律师,正在努力阻止她赎回房产。

   她请记者写文章,说,案件在2007年开庭审理时,她已经支付了数千元的律师费。随着案件的进展,她的律师表示,除非她允许他以她的财产作为抵押,以18%的利息贷款10万加元,否则他不会继续为她提供法律服务。

   现在,她的法律费用仍然在迅速增加中 - 每天被收取88美元的利息 - 如今已达到18万加元。

   她说:我已经连续25年做双份工作,才攒下这点资产。这个法律诉讼结果的打击,就像一枚炸弹在我的生活中爆炸一样。

   她说,为了我在乡下的这么个小地方,这么一点点资产,竟然开庭审理三个星期,折腾了9年的时间,仅法律文件夹就堆满三张桌子,像天一样高。这实在是过分和荒唐。

   卑诗省法律界的管理机构,省律师协会对此案不予置评,但是说,总的来说,该律师做的一切并不违反规则。

   这是上述案例的英文报道:Dec. 3, 2012, B.C. woman may lose home over huge lawyer bill

   这个案例也说明西方普通法婚姻 common-law marriage,informal marriage 的荒谬,同居就可以就平分财产,见面分一半。实在是荒谬。

   您没见,一个普通官司,一拖就是几年。反复折腾,不断出庭,就是不判。因为,时间拖得越长,律师收钱越多。法官也有事儿做。他们是在携手合法敲骨吸髓。

   3.. 明智的认知和做法

   3.1..高效法律在于个人和政府能够自律的细则

   每个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公民的高素质,来自法律和社会公德的约束。法律建设的根本不在法官和律师,过度依赖法官和律师的法律体系不仅仅是极其错误的,更是极其愚昧的。健康的法律体系,应该是公民自己和政府行政都能够对号入座,自动执行。根本不需要法官和律师参与。

   20191015日,在文章《民主培育人形秃鹫 唯恐天下不乱 不流血》指出:“所说的社会治理良好,不是各种意识形态的随意泛滥,譬如,各种主义,各种人权,普世价值,自由民主,封建与独裁,.....; 这些都是西方非人性野蛮文明导致的基因变种的异类杜撰的荒谬结果;正是这些荒谬的意识形态,看似人性无比,其实际社会效果极其无人性,正在摧毁世界和平。”

   “所说的社会治理良好的难点,在于社会成员的素质特殊,不仅仅是哪些品行低劣的人,正常人也存在影响社会治理的问题,那就是每个人都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倾向于按着利于自己的方式做事,而影响社会治理,从而危害多数社会成员的利益。”

   “自私自利,是人的本性,如果没有自私的本能,婴儿就不会吸允奶头,死于初生。如果没有荷尔蒙驱使的性欲,也就不会有男婚女嫁之说,也就不会有所谓的人类。您看孟非主持的非诚勿扰节目,把荷尔蒙驱使的男女寻求爱人的过程展示的妙趣横生,广受欢迎。”

   “淑女和绅士,都是法律和社会公德约束的结果,他们和她们足够理性,知道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德的后果。如果,失去社会法律和道德的束,为了生存,每个人都会变成野蛮的禽兽。比较而言,那些行为粗鲁或犯法的人,多数,是由于智力低下,不能考虑后果,有的,是一时冲动,来不及考虑后果。”

   “其实,美国的社会稳定,不在于如今的民主党派的恶意互斗,而在于英国人对社会治理的贡献,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法律条款,使如今的社会治理,事事有章可循。这种社会体系,如同一台自动驾驶的汽车,有没有驾驶员的干预都无所谓。政府停摆,社会还能自我有序地运行。”

   3.2..以罚款处罚取代监禁处罚

   然而,人类社会问题多而杂,法律不能覆盖所有社会问题。对于不遵守社会公德,法律又无法约束的行为,需要灵活的处罚方法,既起到教育人,令其避免再犯,又不会造成太大危害。

   近来,有报道说,我国正在试行社会信义体系,其中,执行的方法之一,就是在一定期间内,禁止犯错误的人购买火车或者飞机票。

   其实,限制某些错误行为人的出行自由,并不是明智之举,这是用监狱的监禁来处罚犯罪人员做法的外延。危害多多,最大的危害是影响被限制人的正常社会活动,其后果,也许是造成生意上的损失,从而,危害企业的正常经营。

   作为处罚手段,罚款也许是最有效的做法。不仅仅是对那些犯不触及法律的错误行为人,也应包括轻微罪犯,没有危害社会治理和他人人身安全的罪犯,都不应该进行监禁,而是允许他们的正常社会生活,尤其是企业的经营。

   这里,最好的例证,就是,南德集团创始人牟其中,他的远见卓识曾经轰动达沃斯论坛。他指出,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也存在计划经济的成分,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也存在市场经济的成分,令西方的与会者茅塞顿开。

   可以说,自从罗斯福总统利用国家的行政手段干预经济,拯救世界经济走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尤其是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在1936年发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以来,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来干预经济,已经是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最普通的做法。譬如,控制2%的通胀率,调节利率和政府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然而,直到今天,西方的多数政客,包括某些经济学家,还在批评中国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这都是愚昧不学无术的结果。 

   可以说,正是牟其中的大智慧和卓越成就启迪和造就了中国的企业家群体,引导他们走上企业家之路。企业家群体,才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可是,牟其中的最宝贵的年华却被监禁所耗掉,这不仅仅是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损失,更是仿效西方愚昧法律体系的悲哀。

   还有中国家电零售业连锁模式的创始人,现代潮商代表人物之一,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前董事局主席黄光裕,2010年8月30日,二审宣判执行有期徒刑14年,其妻杜鹃改判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当庭释放。

   可想而知,如果不是杜鹃被当庭释放,恐怕国美电器早已烟消云散。2016中国企业500强排名,国美电器列第104位。

   对于企业家犯罪,只要他/她们能够停止犯罪,没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就应该让他们继续经营企业,以其他方式就自己的罪过对社会进行补偿。

   2019年10月30日,文章《一边重奖,一边血洗,那个可怕的刘强东又回来了》说,经历了明尼苏达事件后,刘强东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有了清晰的复盘。今年2月,刘强东向管理层做了一次公开反思:“过去自己身上有四大问题:高调张扬,招致了很多人想整我;懒政,2017年下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贪图享乐,前几年出去结交了很多国际名流,搞了很多关系,现在看来都是狐朋狗友,对公司毫无作用”。

   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知,在如今如此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一个人能够建立企业和长期运营,并日益发张壮大,她/他们必定是思想家,哲学家,战略家,管理专家....;然后才是成功的企业家。很多人有这个理想,却不敢实施,实施了却失败;还有人,著书立说,振振有词,却不能亲自经营企业。

   企业家是社会的最宝贵的财富,我们要千方百计地保护她/他们。没有企业家,就没有企业,也就没有国民经济,国民和国家都无法生存。

   3.3..新加坡的做法值得仿效

   不过,在罚款处罚这一点上,中国似乎需要大大地改进,因为,罚款数额小,玩法太温柔,失去了应有的效力。

   这里有个立法的好例证值得中国学习,来自新加坡。新加坡的社会治理,以耍玩西方自由选举为政体,以中华文明的法家思想为主导。    

   上次美国大选,舆论报道踏浪普(打字错误,将错就错挺合适儿,特朗普总统的总统生涯,正像是冲浪者,遭受惊涛骇浪不断袭击)必败,希拉里已经胜券在握,准备好大庆。然而,最终结果,踏浪普大胜。希拉里气得瘫坐,给朋友打电话哭述,被假新闻报道害惨。然而,事情都有两面性,败选,也许是希拉里的人生之幸。看看大选胜者踏浪普,自从上任以来,被假新闻气得抓狂。

   没有人会意识到,这种令人抓狂的恶魔,正是荒谬的西方文明打造的:自我骄傲的法制美国,似乎一直在被荒谬多党死磕的政治设计和立法保护的言论自由玩耍。看看社会治安好,被世人尊敬的新加坡对待假新闻的严厉做法,保证法到病除,无人敢拿假新闻与法律开玩笑。

   2019102日,看过有关报道,写了文章《新加坡 假新闻罚100 10 Singapore Law - Fake News jail 10 years》,特加说明在前,这是一组转载的文章,新加坡治安良好,源自理性的社会治理。

   新加坡打击"假新闻"新法于2019102日生效,违法的企业及个人恐面临高达100万新币罚款和10年徒刑。新加坡当局称,为遏止假消息流传,埋下分裂社会的种子及破坏民众对各机构的信任,采取这类举措有其必要。

   然而,外界经常批评执法严格的新加坡限制公民自由。科技巨头和运动人士批评这条严刑峻法"令人不寒而栗地"企图扼杀异议。人权团体愤怒,担心当局可能扼杀线上讨论。全球近百名学者也对此表示关切,警告这可能威胁学术自由。新加坡预计将在几个月内举行大选,运动人士担心,这项新法恐被用来镇压异议人士。

   这些异议,看似理由充分,冠冕堂皇。细究其原始动因,无不是私欲驱使。一旦社会陷入骚乱,他们也没有好日子过,如今的香港就是最好的例证。

   4..日本社会治安好 感谢黑社会组织的合法化    

   还有令人称道的日本良好的社会治安 ,根本不是来自日本人的良好本性。 

   20151012日,我曾经写过文章《日本山口组公开存在的社会价值》,摘录如下。

   2014824日,根据仲道新浪博客的系列文章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的普通百姓写了博文Over-heated real estate market is ruining Canadian economy from Japan mirroring Canada

   我欣赏仲道看问题的视角独特,入木三分直达本质。今天,再次访问仲道的新浪博客,发现了介绍日本山口组的文章《山口组在日本社会中的存在价值》。从仲道的介绍,在日本,政府允许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存在,是因为该组织具有政府无法做到的积极作用 - 用不讲理的方法来治理那些不遵守社会秩序的人。

   201256日,我在读彼得管理兵法看加拿大企业管理一文中说,老外个个彬彬有礼,不打人,不骂人,并不是天生如此,而是法律约束出来的。在法律的强制之下,不得不规规矩矩。长期如此,习惯成自然。

   对于那些不讲理,或者讲歪理不遵守社会公德的人,法律也无法约束。而山口组却能手到害除。

   日本人更是彬彬有礼,不断地点头,哈伊!哈伊!!除了法律约束的贡献,更有山口组的强力威慑的伟大贡献。

   有同胞游日本,感慨日本社会良好的秩序,包裹放路边,也不会丢失。其实,这都是日本的地下警察 - 山口组的功劳。如果,做坏事落到山口组手里,暴打一顿难免。而政府豢养的堂堂正正的警察就不敢这样做。

   面对山口组,不服也得服,不服不行,不敢不服。所以,日本人习惯了点头哈腰,嘴里还不断地 哈伊,哈伊。

   我见过报道,说在商务谈判时,对于日本人的点头哈腰,嘴里还哈伊,哈伊的念念有词,让老外抓狂,他们的无法判断这些日本人,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谢谢山口组,把日本人的品格,打造成极致。更要谢谢仲道,让我们理性看待山口组。

   201197日,文章《日本黑社会:“我们必须改进商业模式”》说:稻川会熊谷组组长熊谷正敏接受法国《拓展》杂志采访时,介绍了日本允许黑社会公开存在的原因,真的是为了帮助政府进行社会治理:日本有三大黑帮组织(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22个组织团体,成员超过10万。他们以经济组织的面目存在。黑帮的发展得益于他们与政府的暧昧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和韩国黑帮在日本横行霸道,政府借助暴力团打压他们。60年代,在执政党自民党的扶持下,暴力团迅速发展。

   现在,黑社会参与社会治理越来越难了。现在的年轻人和过去不同。他们不愿遵守规矩。事情办砸了,他们就脚底抹油 溜之大吉(而不是切指谢罪)。如果抓住他们痛打一顿,把他们拉回正轨,他们会向警察告发。

   5..欧洲需要日本的山口组

    德国社会发达富裕,法制严谨规范,公民素质可圈可点,可是,2011829日的文章德国小偷不老少 说德国零售业的利润,有将近30%的损失缘于失窃;还有法国,小偷更是猖獗。 

   5.1.. 来德国一定提高警惕,德国小偷很猖狂

   5.2.. 小偷太猖獗!埃菲尔铁塔被迫关停7小时

   5.3.. 埃菲尔铁塔周围小偷猖獗,工作人员罢工要求离岗避险

   可见,德国和法国的社会治安真的很糟糕,原因是没有公开存在的黑社会组织。

   所以,在这里,我要再次说,不要在妄谈什麽人性和道德,只讲法律和强制。对于法律无法企及的行为,罚款,让他倾家荡产,终生不敢再犯。

   就说这些。

   6..相关文章。

   疯狂母女大闹三亚机场 强闯安检 挑衅辱骂民警

   https://p1htmlkernalweb.mybluemix.net/articles/

   近日,有2名女子不顾机场安检人员的劝阻,欲强行携带充电宝装置的喷雾器登上飞机,遭阻拦后大闹候机大厅,被三亚市公安局凤凰机场分局民警及时出警处置并依法处理。

   1..男子打电话让高铁等他20分钟 

   2..外籍男子机上吸烟被拘留 

   3..女博士因迟到误机大闹机场 

   4..旅客误机谎称机上有炸弹致飞机返航 

   日本山口组公开存在的社会价值

风萧萧 20151012 于加拿大

   http://www.kwcg.ca/bbs/home.php?mod=space&uid=61910&do=blog&id=3724

   1..山口组在日本社会中的存在价值

   仲道/  2015-09-15 20:34:0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ccd000102x98g.html

   山口组为什么可以在日本公开存在,而且还有着很大的社会影响力?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理解了。

   例如某条街道乱停车现象非常严重,阻碍交通、民怨很大。日本没有专职交警,有限的警力不可能天天在这里维持交通秩序,怎么办?山口组会得到政府的支持获得城市规划批准,在附件建停车场,山口组有办法让这些车都开到停车场去,交通通畅了,山口组也赚了钱;

   再例如,某个公园到处是狗粪,当地居民一直找政府但得不到解决,如果谁能解决这个问题,大家就选谁当这个区的区长,想当区长的人就会找到山口组,并许诺他当区长后,把这个公园委托给山口组管理,由政府支付管理费。山口组就会成立一家从合法手续上看与山口组毫无关系的公司接手管理公园。来公园遛狗的人就要小心了,再不清理自己爱犬的狗粪那就等同于宣布爱犬死刑了。山口组让公园干净了,给居民带来了快乐。

   再例如风俗店的经营,如果不是山口组经营,警察能天天去到店里抓那些想占便宜又没钱的街头混混和醉汉吗。

   再例如,日本各个城市的垃圾清理和资源回收是打包后委托给私营企业负责的,政府给企业一部分资金补贴,其余的由企业从回收的资源中获取收益。这类企业基本都是黑社会组织负责经营。垃圾清理的车辆天天在市区里转,再加日本的街道又窄小,墙角、屋檐、车辆被刮碰的事会经常发生,如果遇到老赖怎么办?遇到那些不按时、不按规定扔垃圾的人怎么办?老实人解决不了这些老赖问题,所以只能是黑社会负责经营。

   无论是黑社会还是白社会,既然都称其为社会,那一定有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秩序存在,只是保证这种秩序的规则是否可以公开而已。是不是可以公开的秩序规则就是好规则,不可公开的就是坏规则呢,那绝对不能这么说。比如有些国家抓住小偷可以公开剁手,而山口组抓住小偷是不公开打一顿。尽管目的都是让小偷不能再犯,你能说山口组不可公开的规则不好吗。

   日本黑社会在二战后得以迅速壮大,有一个客观存在的历史原因,日本二战战败后处于无政府状态时,黑社会组织在当时起到了维持社会秩序的作用,直到现在,在日本社会中,黑社会组织仍然是维持社会秩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山口组的恶行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这就如同一个人,功过是3:7开,还是2:8开,永远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2.山口组公开存在的组织特性

   仲道/   2015-09-11 00:28:3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ccd000102x8wb.html

   和一个叫中村的人在同一个公司一起共事了近一年。他的体能、智能都不怎么样,但胆子非常大,从小就特别崇拜黑帮组织,从20岁成年就努力靠近黑帮,直到30岁才正式加入组织。因为犯错得到自断左手小指最上一节的惩罚,但最终还是因错误严重被踢出组织。为黑帮工作了4年。

   被踢出黑帮后,收入从每月50万日元降到25万日元,老婆无法忍受这种没钱的日子,和他离了婚。

   在和中村聊天时对日本山口组这类黑社会组织有了点了解。

   山口组在组织形式上属于【任意团体】,类似于我们的同学会、同乡会、战友联谊会等,随意性很强,没有法人资格。有所不同的是,日本的【任意团体】尽管没有法人资格,但可以收取会员的会费,也可以从事经营性活动,从事经营性活动的团体,由团体领导人所在地的税务机关向团体领导人征收营业税。

   山口组为什么被称为黑社会组织?按照日本的法律规定,无论是公司、协会、宗教团体、政党等各类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只要被日本警察署认定该组织有包庇、纵容犯罪的行为,该组织就会被定性为【指定暴力团】组织,该组织如果有法人资格,其法人资格也将随之被吊销,成为【任意团体】。现在全日本被定性为【指定暴力团】的组织一共21家。【指定暴力团】的组织成员,如果被警察署定性为【暴力团员】,此人的电话、银行账户等将在警察的监控之下。目前,全日本被定性为【暴力团员】的人员近5万人。

   山口组被指定为暴力团组织,但其成员并不都是暴力团员,企业总裁、宗教法人代表、政治团体的领导人这类有着很高社会地位的人也有可能就是山口组的成员,而且是公开的,并且定期要向山口组缴纳会费。

   山口组这类黑社会组织在日本不仅可以公开存在,而且还有着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在神户山口组公开存在的组织特性县(省),属于山口组成员控制的经营性组织机构,其税收占全县(省)地方税总税收的70%;由此一斑,也可以看出日本黑社会组织在日本社会中的地位如何了。

   日本黑社会:我们必须改进商业模式

   译者:zen 原文作者:Wolf Richter 2011-09-07 13:43:36

   https://neobservation.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08.html

"We have to evolve our business model," said Masatoshi Kumagai, one of the bosses of the Inagawa-kai syndicate of the Japanese yakuza, in an interview with reporters of the French magazine L'Expansion.

"我们必须要改变商业模式",在接受法国《拓展》杂志采访时,稻川会熊谷组 组长熊谷正敏说道。

In the media, yakuza are portrayed as getting stronger and richer, but the opposite is actually true, he said.

在媒体报道中,黑帮正发展壮大,事实却恰好相反,他说。

They're on decline, and if they don't change their business model, they might cease to exist.

暴力团正日益衰微,如果他们不改变商业模式,他们可能将不复存在。

Yakuza are an economic force in Japan with over 100,000 members in 22 syndicates, grouped into three families. An ambigu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m and the government contributed to their prosperity.

日本有三大黑帮组织(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22个组织团体,成员超过10万。他们以经济组织的面目存在。黑帮的发展得益于他 们与政府的暧昧关系。

 

After World War II, the government used the yakuza to fight Chinese and Korean gangs rampaging in the country.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和韩国黑帮在日本横行霸道,政府借助暴力团打压他们。

In the 60s, with the encouragement of the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LDP) that ran Japan essentially from 1955 to 2009, yakuza broke up massive strikes.

60年代,在执政党自民党的扶持下,暴力团迅速发展。

As the relationship solidified, their influence spread: Rackets, pachinko, drug trafficking, consumer loans, prostitution—and they got rich.

与政府搞好关系后,他们敲诈勒索,开设赌场,运贩毒品,组织卖淫——然后大发横财。

They showed up at parties of the jet-set and threw around money and had so much power that even the anti-gang law, passed in 1992 to control their influence and visibility, wasn't put into effect until six years later.

他们出席上流聚会,一掷千金,甚至获得了很大的政治影响力,1992 就颁布的暴力团对策法,直到六年之后才得以生效执行。

The slow and lacking response by the government to the horrible earthquake in Kobe in 1995 didn't help. Yakuza swooped in, even using a helicopter, and provided disaster relief while the authorities were dillydallying around. This was played up in the media and added to their aura of semi-legitimacy.

1995年神户地震,政府救灾行动反应迟缓。暴力团迅速开展救援行动,向灾区提供救灾物资,甚至动用了直升飞机。通过媒体的渲染报 道,作为半合法性的存在,暴力团形象得到了提升。

But when a yakuza assassinated the Mayor of Nagasaki, Iccho Ito, in 2007 outside his campaign office, everything changed. Considered an attack against democracy, the assassination caused the government to declare war on the yakuza. And crackdowns began. Then the financial crisis hit, and the LDP was losing its grip on power. In a desperate effort to prop up its popularity, it cracked down even harder.

可是在2007年,一切都变了。长崎市长伊藤一长在选举办公室外被黑帮分子枪击杀害。这被看做是对民主的攻击,政府正式对暴力团宣 战。肃清活动开始。经济危机随之来袭,自民党惨淡下台。虽然竭力争取,仍旧难挽颓势。

As a consequence, said Masatoshi Kumagai, yakuza are weakened by repression and can no longer run their businesses as they see fit. The protection racket, for example. If caught by police, a shopkeeper can get in trouble for cooperation with a criminal enterprise. Same thing in construction, which used to be dominated by yakuza. Their influence is diminishing, and they have to make themselves more and more invisible. While there remain some big business opportunities, like drug trafficking, they don't make as much money as before. And what you read in the media about their profits, he said, is exaggerated.

随之而来,熊谷正敏说,黑社会在打压下日渐式微,难操旧业。拿收保护费来说,如果被警察抓到,交保护费的店主会因为"与犯罪组织合 "陷入麻烦。在过去由黑社会说了算的建筑行业也是一样。他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不得不更加低调行事。尽管还有一些大买卖,比如运毒 贩毒,但他们也赚不到以前那么多钱了。你在媒体上看到的利润被夸大了,熊谷正敏说。

Even in finance, they're weakened. For a long time, they flourished with insider trading because they got the information before anyone else. That's no longer the case. As the recent scandals have shown, everybody engages in insider trading, and yakuza have lost their edge. In fact, he says, there is no longer any dividing line between the legal financial world and yakuza.

在商业方面,黑社会也节节败退。因为他们比别人消息灵通,一直以来,他们靠内幕交易大发横财。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了。最近丑闻事 件曝光,看来每个人都想从内幕交易中获利,黑社会优势不再。事实上,他说,黑社会和合法的商业世界之间已经没有分界线了。

According to police estimates, already half of the revenues are derived from legal activities that were acquired or built up with illegal gains, such as construction, finance, and real estate. Many of these legal activities are performed by "associates" who are experts in finance, law, etc., but don't have the signs of true yakuza, such as tattoos.

非法收入被用于建筑,贸易,房地产等合法经营,据警方估计,税收的一半 都来自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经济活动。许多合法经营都交由"合伙人"去完成,他们是经济、法律等行业的专家,没有帮派成员的做派,比如 纹身。

It's time to look for a new business model, he said. Yakuza operate locally, but they need to expand overseas, which is hard because they've never tried to build relationships with other mafia organizations. Focused on Asia, he's making deals in China and South Korea and recently invested in a casino in Macao. It's difficult to do for a Japanese, he said, and he is the only Japanese so far who has been able to do it, thanks to his contacts in these countries.

现在需要寻找新的商业模式,熊谷正敏说道。暴力团一直本地经营,现在他们需要向海外扩张,这非常困难,因为他们从未与国外的黑帮建立过联系。着眼于亚洲,他正在中国和韩国建立关系,还刚刚投资澳门一家赌场,作为一个日本人,能做到这一点很难,他说,到目前为止, 他是唯一一个成功的,这要多亏他在这些国家的关系。

"And we have to improve our image," he said. The Japanese people and the government are no longer afraid of yakuza and might reject them entirely. It's already difficult to recruit young talent. To join is less attractive for them than it was before, when they were showered with money, girls, and cars. Young people are different today. They no longer observe the rules. When they screw up, they run away (instead of cutting off part of a finger, wrapping it in cloth, and offering it to their boss as sign of contrition). "When we catch them and beat them up to put them back on the right track, they denounce us at the police," he added. "We used to say 'thank you' at the end."

"我们还需要提升自己的形象,"他说。日本民众和政府不再害怕黑社会,可能还非常排斥。组织很难招募到青年成员。加入黑帮对青年人没什么吸引力,毕竟,挥金如土、美女香车的光景早已不再了。现在的年轻人和过去不同。他们不愿遵守规矩。事情办砸了,他们就脚底抹油 溜之大吉(而不是切指谢罪)。"如果抓住他们痛打一顿,把他们拉回正轨,他们会向警察告发我们,"熊谷正敏又说道。"以前我们被教训 一顿还要说'谢谢'"

And prison sentences have become longer, he lamented. Instead of 15 years, someone might get 30 years or life. Back in the day, yakuza were promised a higher position in the organization once they came out of prison. Today with the crisis, it's no longer possible to promise that "when we don't even know if we'll still exist."

监狱刑期也变长了,他叹道。过去只要做15年牢,现在可能要判三十年或终生监禁。在以前,组织向服刑的帮派成员许诺他们出狱后会得 到晋升。现在组织已经自身难保了,也就谈不上什么承诺。"谁知道那时候还没有黑社会了。"熊谷正敏说道。

   日本熊谷组老大的自白:黑帮正面临战后最大的变化” | 界面新闻

   https://m.jiemian.com/article/402509.html

   日本黑帮熊谷组老大熊谷正寿说,如果政府当局压制黑帮并将它们铲除,将会尝到由此带来的恶果。

   Gavin Blair · 2015/11/01 17:50评论(14)

 

       http://img.jiemian.com/101/original/20151012/144466066012458000_a580x330.jpg

        2015年九月下旬,熊谷组老大熊谷正寿在东京的一间办公室内。图片来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和许多日本商业领袖一样,熊谷正寿(Masatoshi Kumagai)对未来充满担忧。行业的状况正发生着改变,他必须着眼全球开拓业务。同时,寻觅能干的人才是很困难的,监管限制也在不断增加。年轻一代更是缺乏战后日本重建时期的那种饥饿精神。

   看着监控摄像屏幕,熊谷正寿不时闪现出一副绷紧神经的钢铁面容。显然,熊谷的办公室并不是一间典型的公司办公室。

   熊谷其实是一名黑帮(yakuza)老大,是日本黑社会的一部分。数十年来,因其严格的内部规范和与商业、金融的秘密联系,黑帮一直被视作极具传奇色彩。他们占据着半合法的灰色地带,大多是日本警方和司法力量难以够到的地方。

   然而到了现在,熊谷正寿却说,黑帮正面临战后时期的最大变化:公众舆论逐步走到黑帮的对立面,反帮派法律也对他们的存在造成威胁。

   熊谷正寿的办公室有着浓厚的黑帮风格:这里没有身穿制服的端庄年轻女士,绿茶和果子甜品是由两名穿着得体、健壮结实的年轻男子端来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仪式性的语言。

   茶杯上的徽章图案是稲川会(Inagawa-kai)的,这是日本第三大帮会组织,在2013年时还被美国财政部列为跨国犯罪组织。

   熊谷正寿所领导的熊谷组(Kumagai-gumi),正是稻川会的成员之一。

   黑帮人数急剧减少

   在外人看来,黑帮组织工作的公开性令人惊讶。他们有办公室,有名牌,会支付租金和抵押贷款,还会故意夸示自己那著名的黑帮标识。

   但他们的人数却在急剧减少。根据日本警察厅的报告,上世纪60年代顶峰时期,黑帮人数一度达到18万人,而到了2014年仅剩下约5.35万。

   稻川会现有成员近3000人,另外还有同样数量的准成员。它1949年成立于东京西南60英里处的海滨城市热海。战后,这一黑帮组织一步步从街头帮派转型成了大型企业,并在商业和政治领域拓展业务和影响力。

   加入黑帮,抑或他们所自称的侠义团体ninkyo dantai),在日本并不违法。他们受到日本宪法保障结社自由的条款保护,同时也被社会大众所默许接受。这就像日本社会上的几乎所有的事情,管理组织起来,总比乱无章法要好。

   但是,这种默契已经被打破。

   一个转折点是在2007年,当时,身为政府官员的长崎市市长伊藤一长遭日本最大黑帮山口组(Yamaguchi-gumi)的高级成员谋杀。(山口组在上个月的时候因内讧分裂成两派,再次登上报端。)

   2011年以来,一系列法律已经在县一级产生了缓慢但是急剧压缩黑帮生存的影响,通过一连串的民事诉讼和法律诉讼来牵制黑帮组织的活动。熊谷正寿称,黑帮成员不能开设银行账户,购买人寿保险和租赁房产。

   还有一个重要的变化是,黑帮老大要对下属的所有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老大们长期以来一直都要对旗下帮派成员的暴力犯罪负责,但是在民法的规定下,更高级别的老大们现在要为受害者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买单。

   被排挤出合法企业之列

   由这些法律改革应运而生的第一批案子已经出现了。

   今年一月,名古屋的一名餐厅经理对山口组教父司忍(Shinobu Tsukasa)提起控告,要求其退回七年来的保护费,损失总计大约27万美元。

   上月在北九州市,一名拥有两家弹球盘赌博厅(游走法律灰色地带的赌博场所)的老板向三名当地工藤会( Kudo-kai)的老大提起诉讼,要求返还过去15年里近33万美元的保护费。工藤会被视作是与山口组关系敌对的帮派组织。

   上世纪80年代,黑帮组织将触角伸向了房地产、股市以及其他合法企业运营的领域。不过根据熊谷正寿的说法,现在,他们正被排挤出这些行业。

   “国家变了,经济状况也变了,因此,黑社会没办法保持不变,熊谷正寿说,我们经历过经济泡沫的破灭、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还有雷曼兄弟破产带来的危机。看懂、应对这些变化是老大们的职责所在,那些不能够适应处之的组织将不复存在。

   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后持续的经济低迷并不完全是坏事,至少对于黑帮组织们来说是这样。黑帮们靠着清理不良贷款、不良资产和破产公司而赚钱发家。至今,争议解决依旧是他们的核心业务,原因之一就是日本的法律体系处理案件缓慢且昂贵。我们能更快地解决事情。熊谷正寿说。

   熊谷正寿是在少年时期,被其自称为不良的成长经历令他进入黑道。他原本是想成为警察,可惜世事难料。那时熊谷正寿为报复了两名打伤自己老朋友的外地帮派分子,这给他换来了18个月的刑期。我很害怕,但我还是跟上了他们,虽然他们比我大五岁,其中一个人还拿着一把武士刀。他说。

   熊谷正寿出狱之后,被当地一家老资历黑帮组织看上,他们决定要招收他加入组织。

   “即使我拒绝了几次,他们还是继续来找我。他们带我去了我从未去过的酒吧。他们穿着光鲜,身边有美女作陪,还都开着好车。他们看我总是穿那一套服装,还给我买了新衣服。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他们是像钓鱼一样在钓我上钩。

   开始新生活? 已经太迟了

   1980年加入黑帮的时候,熊谷正寿的想法是要快点离开。我当时想着说如果在30岁前离开,还能再开始一段新生活。

   到了28岁时,熊谷正寿已经成了当地帮派的负责人。而在10年前的一次帮内继位争斗上,他站错了边,这导致他在稻川会内的蹿升轨迹受到打击。

   尽管稻川会已经被认定成是一个国际犯罪组织,但是熊谷觉得,日本黑帮的活动范围依然有限。

   “考虑到在日本面临着的各种限制,我们必须和其他国家的地下经济打通连接。我常告诉我的下属他们需要多以全球化的思维想问题。” 熊谷正寿说,他正努力加强与亚洲其他黑帮的联系。

   和其他黑道组织一样,熊谷正寿辩称,他的组织可以通过避免轻微犯罪和对黑社会严加管理,来帮助维持日本的秩序,让日本闻名遐迩的街道安全得以维持。他同时警告称,如果当局压制黑帮并将它们铲除,将会尝到相应的恶果。

   “会有其他组织起来做我们现在做的事,但是却没有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规则和纪律。这种情况已经有在发生了,比如出现了外国犯罪团伙和街头帮派、摩托车帮派。

   “这些亡命徒。熊谷正寿用英文轻蔑地说道。

   日本居委会,善良山口组

   2015-10-23 13:42

   http://www.fyjs.cn/thread-1319516-1-1.html

   日本最大的指定暴力团,黑社会组织山口组今天在神户总部贴出告示:”由于种种原因,每年惯例的万圣节送糖果活动今年将取消,很对不起一直盼望着的孩子们,向你们保证明年必定举行”。警方透露,山口组8月出现分裂风暴,因为担心送糖果时,小孩子们可能会被卷入两派斗争中发生危险,所以才决定取消活动。

   黑社会组织山口组是日本人的居委会。


 

 


浏览(13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