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网络日志正文
香港:在历史的转折点上 2019-08-08 05:21:46

香港:在历史的转折点上

作者:白云先生

第一个转折点:鸦片战争,中央帝国世界体系的终结
香港的历史,是最近两百年世界历史的一个缩影。香港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香港一个城市的问题,而是两个文明间的问题,是两个世界体系之间的问题。也就是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香港问题,而只有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间的问题,和中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与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两个世界体系之间的问题。中国和西方,两个世界体系的关系,现阶段,又主要表现为中美关系。

根据中国和西方,两者之间的强弱对比的变化,最近几百年的历史,出现了五个分水岭。恰好,在这五个历史转折期,香港都刚好站在了历史的转折点上。因此,我们理解了香港,也就理解了最近几百年的世界历史。也就理解了未来几百年,世界历史的新趋势新潮流和新格局,以及,也就理解了人类命运,未来几百年的命运。

这五个历史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是鸦片战争。第二个转折点,是新中国的成立。第三个转折点,是改革开放。第四个转折点,是香港的回归。第五个转折点,是中国的复兴,与新世界体系的开始。

我们先看来鸦片战争。关于鸦片战争,书上通常都是这么写的,说是中国近代屈辱史的开始,是西方带领中国进入了现代社会。这些说法都不对,而且也都比较肤浅。

为什么要打鸦片战争呢?鸦片战争,其实就是贸 易 战。贸 易 战打的是什么呢?为的是让中国的白银流出去,因为中国的顺差太多,积累的白银比较多,英国的逆差比较多,白银都流入了中国。为了让贸易继续进行下去,英国就需要让中国多买英国的商品,要么就通过其他的手段,让中国的白银外流,美其名曰贸易再平衡。可以说,贸 易 战本质上都是金融战。关于中国和西方之间,围绕着白银资本所进行的三百年金融战争,本文不做展开,后面会单独讲。

两个国家之间做生意,一个国家的钱被另一个国家赚光了,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事。要想让生意继续维持下去,只有下面的几个办法。一个是英国生产中国人需要的商品,把被中国赚走的钱再赚回去。这条路行不通,因为中国人对英国生产的几乎所有商品都没有兴趣。第二是能够发现源源不断的白银,给中国做纯粹的货币供应商,拿白银换茶叶,再把茶叶运回到英国赚大钱,这条路也行不通。因为中国生产的茶叶,天种天收,每年都有固定的产出。而白银的储量则是固定的,不可能每年增长一倍。当白银产出的增长到了极限,逼近了可开采量,出口白银这个生意就难以为继了。

第三个方法,就是贩毒,也就是买卖鸦片。当白银的输出,不能再继续增长的时候,英国人用出口鸦片给中国,代替出口白银给中国,这里面,鸦片即具有商品属性,也具有货币属性。为什么中国的一些商行,比如广州十三行,它们那么喜欢鸦片?因为他们是靠国际贸易为生的,英国人的银子没有了,这些商人也就失去了财源。有了鸦片之后,整个贸易链又被激活了。所以,他们也是鸦片贸易的既得利益者。第四个方法,则是通过战争手段把被中国赚光的白银再搬走。然后贸易就能继续下去了。

英国人通过鸦片贸易和战争的手段,终于获得了他们所梦寐以求的贸易再平衡。留给中国的,是国家财富被席卷一空,和一连串耻辱的军事失败。

而鸦片战争带来的军事失败,对世界历史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因为它宣告,自古以来由中国所主导的世界体系瓦解了。之前的建奴,虽然他们也是蛮夷,但是他们是明朝世界体系的继承者,并没有推翻这套世界体系。而随着鸦片战争的成功,西方人则直接推翻了中国所主导的世界体系。这个世界体系,就是建立在朝贡体系之上的全球化体系。鉴于篇幅有限,关于朝贡贸易,这里也不做展开,等后面我们单独讲。简单的来说,朝贡贸易,就是由中央帝国所控制的全球贸易。

在这之前,外国人来和中国做生意,我们根本不认为那是国际贸易,而是认为蛮夷又来进贡了。他们的货船,我们中国人称之为贡船,他们出口过来的商品,我们称之为贡品。他们的船员,我们称之为贡使。而且,外国人过来做生意,还不能和中国人居住在一起,因为中国人高贵,他们下贱。所以就给他们单独找个地方住,叫做番坊。

明朝时期,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来中国朝贡,很多时候他们是被中国人押解到北京,一路上都被人当作乞丐和猴子一样嘲笑,还被中国人蔑称为红毛鬼,红毛夷国。更可怕的是,中国说海禁就海禁,说闭关就闭关,有时候根本不想和这些红夷做生意。就好比我们不会和动物园里面的一群猴做生意一样。然而,就这么一群被中国人极尽蔑视的人,在鸦片战争之后,这些来自蛮荒之地的化外之民,贫穷而又可怜的西方人,从中国人口中的红夷,红毛鬼子,摇身一变,变成了列强。而中国,则由西方人眼中的天堂和天国,跌落成了东亚病夫。

敲黑板一次。西方基督教中所讲的天堂,最开始并不是指一种幻想的,不存在的彼岸世界,而是指现实中的中国。他们宣称的彼岸,并不是从生到死的彼岸,而是指跨过海洋,抵达中国。只是随着中国形象的一落千丈,人们就逐渐忘了这件事了。

那个自古以来的,拥有古老而悠久文明历史的中国治下的世界体系,被西方人摧毁了。随之而来的,是西方人被中国文化全面启蒙,从猴子,变成了有文明的人,西方人终于进入了文明史。也就是说,鸦片战争,是西方进入文明史的标志事件,而不是中国进入近代史的标志事件。因为我们中国的历史从来都没有中断过,我们只是进入了一段时间的衰弱周期,而不是说我们之前的历史都不是历史,都是不足为道的历史。更不能说,我们中国的历史形态要让西方人来定,怎么解释我们的历史,都要西方说了算。

在这个历史转折点上,香港被深深地烙上了历史的印记。满清和英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双方签署《南京条约》。这个条约瓦解了朝贡体系。因为在朝贡体系中,中国和外国的关系,只能是上下级的宗藩关系,而不是平等的关系。而《南京条约》,不仅把英国抬高到了和中国平等的级别上,而且中国还要割地赔款给它。

一边是朝贡体系的终结,一边是由海盗主导的另一个世界体系的开始。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开始了。这个世界体系的天职就是,征服全世界,殖民全世界,掠夺全世界。

第二个历史转折点:新中国的成立,中国开始新周期

从鸦片战争开始,我们中国的历史,就进入了人头翻滚的百年风云时期。这段历史时期中,无数的志士仁人,想的就是怎么救亡图存。而由西方所主导的这个世界体系,他们所想的,就是怎么彻底殖民中国,把中国变成印度那样的国家。

一方面,殖民中国具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第二,他们对之前的朝贡体系,可谓是深恶痛绝。有句话说,资本来到世界,每一分钱都带着血和肮脏。类似的,西方人在朝贡体系中,他们赚到的每一分钱,都带着屈辱和可怜。所以他们拼了命,也要把中国彻底杀死。它们一次次的侵略我们,就是想彻底灭亡我们的国家,灭亡我们的民族,和我们的文化。

这种西方无法彻底杀死中国,中国也无法完全摆脱西方人的殖民的状态,史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而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宣告西方红夷,试图彻底杀死中国的企图破产了。中国从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国家,成为了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就如同一棵在冬天枯萎的树,到了春天又重新发芽了。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中国进入了新的生命周期,她要枝繁叶茂,长成参天大树。历史上经常是这样,经过上百年或者几百年的大乱世,中国就能进入一个稳定的,国祚起码能维持两三百年的景气王朝。这个神秘的力量,被古人称之为气数。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香港最开始是给英国商人堆放鸦片的地方。到了日本全面侵华时期,很多西方在华势力,退到了香港。给洋人做买办的,一些官僚和地主和知识分子们,这些精英也逃到香港避难。香港开始慢慢的繁荣了起来。后来解放了,大批国民党精英,就逃到了香港。英美等西方殖民者,在解放后失去了原来的租界,于是他们就选择在香港作为他们的据点。这是香港的第二波人口大增长,和经济大繁荣。自此,香港从小渔村,开始变成了一个大城市。

随着国民党的失败,原本的世界性金融中心上海没落了。香港取而代之,成为了新的金融中心。

因为西方不愿意看到新中国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强大国家,甚至再次主导世界秩序。这会让他们想起以前他们和中国通商的恶梦。所以,他们拼命的想扼杀新中国。两个文明再次碰撞,发生了朝 鲜战争。朝 鲜战争,对香港来说成了一次新的历史机遇。贸易的繁荣和金融的繁荣,让香港再上一个台阶。

朝 鲜战争打完之后,西方人开始封锁中国。在被封锁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一个和世界通商的渠道。香港再次被历史选中了,成了中国和西方进行间接贸易的贸易中转站。很长时期以来,这就是香港最大的发展红利。

新中国的成立,使香港第二次站在了历史的转折点上。

第三个转折点:改革开放,中国融入西方世界体系

西方人打不死我们,也封锁不死我们,更饿不死我们。我们还反而发展的越来越好了,国家也越来越强大了。对于这样的一个中国,这时候西方就要转变思维,从过去的对抗转向对话。

而且,中苏交恶之后,大国之间的利益博弈,又给中美之间的对话,提供了历史契机。在这种背景下,中美开始接近,结束对抗,走向对话。一直到尼克松访华,和后来的中美建交。

中美建交后,中国宣布改革开放。这对中国和西方而言,意味着是中国融入了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

在这个重大的历史转型期,香港又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中国改革开放,要在西方的世界体系下,和西方做生意,和西方竞争。这种融入,是分阶段的试探性的渐进的融入。所以才有了一系列的特区。香港在这时候,他的定位从之前的中转贸易港口,变成了外资输入内地的跳板。

改革开放,港资是第一批进内地的。我们的深圳特区,发展的最好,设在香港旁边,这都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和西方的交流,不能是无边界的无条件的。既然设了边界和条件,很多事就不太容易做。这就需要在香港,做一些双向的过滤和转换操作,让中国和外国之间的生意,两头都能做得起来。这就是香港的新机遇和新定位。

可以说,香港是历史的宠儿。因为它得到的机遇太多了,每次重大的历史转型期,他就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那只鸭子,而且每次都游到最前面。

西方在香港,打造了一个自由主义的样板,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向,进行了战略性的恶意诱导。比如土地财政,比如地产金融,这些都是西方资本在香港布的一个局,然后引中国上套,对中国输出成套的金融奴隶制方案。然后再对中国进行金融掠夺。

作为游在最前面的小鸭子,这套金融奴隶制割韭菜模式,也是从香港最先开始割的。这是西方人强加给香港的历史任务,也是香港同胞的不幸。同时也说明,香港的命运,只能任历史摆布,它没有自己的选择,只有被历史选择,被背后的那双手选中,完成给定的命题作业。

随着中国和西方的交流越来越深入,中国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也越来越深,而且还取得了一些成就。这对西方人看来,他们对中国的态度,从对话升级到了承认。这给后来的香港回归,提供了良好的历史条件。

终于,香港就要回归祖国了。

第四个转折点:香港回归,两个世界体系对话的新局面

香港的回归,宣告中国和西方两个世界体系的对话,进入了新的局面。这个时期,西方想完全支配中国,是不现实的。中国想自成体系,也是不现实的。怎么办呢?两个体系之间,就完成了一次妥协,那就是一 国 两 制。

一 国 两 制的本质是什么呢?是主权和治权的分离,香港的主权归中国,治权依然归西方。香港的治权,又尤其表现为司法权方面。香港的大法官,绝大多数都是外国人,外国人对香港的治权,由此可见一斑。

那为什么当时我们不同时收回治权呢?因为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和西方分庭抗礼,能够自成体系。如果要拿回治权的话,就意味着把鸦片战争反过来来一次,先推翻西方的世界体系。

也就是说,那时候我们还不具备在军事上打败西方的绝对把握。所以就选中了一个权宜之计,用主权和治权的分离,把治权让渡给西方,换西方对中国的继续接纳,也表达中国对西方体系的依然认同。

这时候的香港,是迷茫的香港,是意识形态撕裂的香港,是精神分裂的香港。也是经济形态扭曲的香港。一个城市,有两个主人,那到底应该听谁的呢?这就会做出很多充满矛盾的做法。比如要修大桥,有的香港人同意,而认同外国人的那些香港人就不同意,修个大桥都修不好。

大 陆全面开放之后,资本进入大 陆,不需要再通过香港。香港之前作为外资投资大 陆中转站的优势,就没有之前那么明显了。怎么在这个时期,给香港重新定位,这是一个大问题。

特 首董建华给香港的定位是,发展高科技,把香港做成数码港。后来这个宏伟的计划,怎么没有顺利施行呢?因为另一个声音说,虽然港人治港,但是实际上是香港的寡头在治港。而香港的寡头背后,又站着西方人,主要是美国人。西方人担心香港在经济上有了自主性,强大了起来,摆脱了对西方的依附,推倒了香港这个原教旨自由主义的样板房,以后还怎么割韭菜呢?推倒了这个金融战前线阵地,以后热钱还怎么方便进出呢?所以,他们不允许香港有新的定位和新的发展。更不允许香港脱离他们的控制。这些西方殖民者,他们随时随地的都在准备着,收紧套在香港脖子上的绳索。

所以,这段时期内的香港,他们既是幸福的,因为回到了祖国。也是痛苦的,因为脖子上的那条绳索,依然还在紧紧地勒着他们,而且越勒越紧。

第五个转折点:中国的复兴,与新世界体系的开始

现在,香港迎来了第五个历史机遇期。因为中国的实力,已经积累到了,可以摆脱西方,自成体系的时候了。

我们当年失去我们的世界体系,西方得到他们的世界体系,是从香港开始的。而现在,我们要砸烂西方的世界体系,重建我们的世界体系,也是从香港开始的。

暴 动从司法领域开始,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要收回治权,关键就在于收回立法权和司法权。香港的事情,我们说了算,这样才算彻底收回了香港的治权。外国人掌握治权,打着港人治港的幌子,实际上是维护外国殖民者的利益,和外国人在香港的代理人的利益,这并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只有大 陆收回香港的治权,把权力交给全体香港人,让权力为全体香港人的利益而服务,这才算是真正的港人治港。

因为碰到了敏感治权问题,所以外国殖民者和他们的代理人,也就是香港的寡头们,对治权的保护,非常紧张和病态,他们鼓动无知青年,图谋搞乱香港,来保护他们的治权和奴隶主地位,这才引发了暴 乱。表面上是我们要收回治权,实际上是两个世界体系的再次大对决。

香港,再一次站在了历史的转折点上。

97年回归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我们还不够强大,没有同时收回治权,没有给香港进行去殖民化运动。以至于让香港同胞们,又多受了二十多年的苦。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能力,还给美国人一个新鸦片战争。那就是摧毁西方的世界体系。

如果连这种战略上的大形势都看不出来,在这场较量中,一定会犯方向性的错误,和历史性的错误。平时鱼肉香港同胞,为外国殖民者卖命,一看到风吹草动,就往英国跑,就往美国跑;遇到关键事情,不表态,不支持中央的立场和利益,这样的香港寡头们,你们一定会成为历史的弃儿,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 柱上。

还有一些香港寡头,背后纵容和鼓动无知青年,搞暴 动逼宫,企图以搞乱香港为筹码,和中央叫价,以期外国人退出治权之后,好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把香港搞成是他们的私人城市和自留地。这样的寡头,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还有那些在幕后策划和指挥暴 动的境外势力,必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因为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是全体中国人的香港,是香港同胞的香港。她不是外国人的殖民地,她也不是一些寡头的自留地。你们的帐算错了。尤其是你们的历史帐算的大错特错。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春天冰雪融化的河流中,一只小鸭子游过来,很快就会紧接着很多小鸭子游过来。西方世界体系,现在就如同冰雪一样融化瓦解了。现在的历史任务是,告别西方体系,拥抱中国体系。河流潺潺,香港第一个游过来了,很快,台湾也要游过来了,很快,日本韩国它们也都要游过来了。很快,整个世界都会游过来。

香港的问题来了,这很好。它是对新世界的预言,也是埋葬旧世界的挽歌。

对中国而言,这是一个春天,因为我们的世界体系又回来了。而对于对于美国而言,这是一个比死亡还要寒凉的冬天。因为它们那套吃人的罪恶世界体系,就要灭亡了。

香港同胞们,你们是要拥抱新生,拥抱新的历史机遇,拥抱强大的祖国,拥抱美好的新世界体系。还是要为那个,马上就要被我们摧毁的旧世界体系殉葬呢,这是一道送分题。对于香港这座城市而言,是抱残守缺,为臭不可闻的殖民体系的腐朽利益殉葬,还是把香港建设成一个伟大的城市,一个输出中国体系的桥头堡城市,这也是一道送分题。

希望香港在这次新的转折点上,能够再次成为历史的宠儿,而不要成为历史的弃儿。香港同胞们,新世界就在前方,请勇敢的向前游吧。

学宫网站:www.zdaox.com

——————————————————————————————

白云先生过于乐观。 寡头的特点都是非理性的。 李嘉诚刮尽地皮之后,卷款搬家出走英国就是很好的例子。 当然搬家英国结果赔的底儿掉而不得不回归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别指望寡头地主会出现天下苍生情怀, 钱才是他们的爹!。 中国农业资本主义体制下,一旦地主官僚犬儒集团做大, 他们不会把百姓国家当成自己的,而是毫无例外地勾结外鬼(袁崇焕与江南地主),火中取栗(天灾时抬高粮价,贪污救灾钱粮), 然后把国家搞成灾民变贼,血流成河。 香港腐烂的比旧时代王朝末年的财阀地主更彻底, 因为香港有英国美国埋的地雷, 间谍之都不是白叫的。 黑帮警察政府财阀的勾结更紧密,谁想救香港,和蒋介石时代的四大家族一样,8本护照随时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浏览(1030) (0) 评论(3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5:17:54

欢迎再来交流。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14:37:24

握手!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4:27:11

真心也很重要, 玩弄语言游戏把读者当脑残纯心欺骗的文痞是不少的。 当然鹦鹉泼妇数量更多一些。 能够对话是难得的缘分。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13:58:29

是的,这样的对话让我想说句题外话,那就是和有脑容量的人交谈是一种享受。脑容量太低就转不过弯子,容易各执一词。人类面对的是差不多同样的事情,也会有相应的对策,让我看大同小异。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9-08-08 13:03:17

【目前中国占有上风,也许是走在人类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前沿】 我看到的是回归。 每天吹牛革命之后必然复辟, 复辟之后必然反复辟, 历史总是螺旋形前进, 否定之否定。 小学时读的天书一点不懂,现在知道方法论原来如此精妙。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9-08-08 13:01:04

【香港如今的混乱最终影会响到香港本身最大的经济利益团体,包括哪些利用香港爬钱的大陆贪官和红二代】街头黑帮的经费由一部分来自于地主和外逃贪官,而这些钱砸了他们自己的脚也是必然的。 这批货万分期待中央政府出兵替他们擦屎挨骂, 否则骑虎难下臭气熏天,对大陆愤青的教育意义太强了。

理智推断中央政府不会糊涂到看不出来这一点, 金灿荣就公开说这个反面教材不可多得。 但是, 趴钱的贪官并不是逃亡贪官而是正当权的贪官,忽悠胖子掌柜甚至自作主张也不是不可能, 中国历代都不缺内贼联外鬼。 所以不敢下结论。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2:43:41

【只是西方把整体性的事情交给了上帝,个人不操心。中国人的天下观是操了上帝的心】

这话还真没有错。 西方文化的另一个层次就是耶教(涵盖天主,基督,伊斯兰和犹太教)。 其共同特点是万能神。 万能神文化的典型特征是没真理,没正义,没公平只有盲从信从, 虽然后世粉刷了很多包装纸上印了这些东西, 但那是包装纸,不是内核。 耶教为啥产生不了天下观, 因为天下是耶和华的事吗, 不是人该干的事。 突破了耶教的人会冒充老耶, 没突破耶教的就敢当羔羊了。

中国文化因为没有万能神,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为了能够共同生存,总要我们自己想办法。 这就有了老子,孙子,庄子墨子孟子了。 他们都是研究如何让天下苍生和平共处,共同富裕的。 你不觉得其伟大是因为这颗珍珠蒙尘暗藏了。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9-08-08 12:23:45

香港的事情是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的,就是世界对中国这种模式开始主导的反应和适应过程,而香港等于是一个缩小的样板或者试点。

人类的基本活动是经济活动,因此一个社会的稳定是前提条件,香港如今的混乱最终影会响到香港本身最大的经济利益团体,包括哪些利用香港爬钱的大陆贪官和红二代。反送中不过就是他们试图划分自己势力范围的一个努力,但既然中国逐渐占有主导世界经济和文化的势头是难以阻挡的,香港显然不可能独自存在。

而香港这个运动的最终失败首先会是亚洲各国的一个榜样,所以,让其发展到自己的反面是最好的局面,因为其他地方或者国家会知道能有什么结局。

就是必然走向自己希望的反面。

从长远的角度讲,香港这次闹事对中国好处相对更大,因为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在世界上遇到这种反弹是必然的,那么出现在一个完全可控的环境作为样板就是成本最低的。如果中国政府也看到这个层次,可以预测政府绝对不会有任何让步,而是让香港的事情自我发展到香港社会普遍认为这个运动走到了反面。

也就是香港社会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成本究竟是什么。

中国的这种模式是否就是世界上最优的,是完全可以推敲的,但殖民主义后的世界发展模式在破产是可见的,香港偏偏是殖民主义遗留的产物,具有代表性。

如果说独立是殖民主义破产的象征,那么颜色革命也好,茉莉花革命也好,这些民主运动都是后殖民主义破产的象征,却也都是经济破产的结局,经济破产使得政治没有了任何意义,世界总需要发展出另一种更适合的模式,全球化多少是个实验。

目前中国占有上风,也许是走在人类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前沿。

meritocracy,是如今西方描述中国模式的词汇,也是资本经济下所有公司的权力和管理模式。其实香港的模式也是这样的,立法会和特首的形成也是这个模式。这个概念其实就是否定了普选。

回复 | 1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12:18:30

哈哈,这太美化中国文明了,中国人也是自然人,有竞争和掠夺的天性。只是西方把整体性的事情交给了上帝,个人不操心。中国人的天下观是操了上帝的心。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2:03:38

【民族国家是西方观念】这个观察是正确的。 生产文明的突出表现是把其他人当成同伴,帮手, 共同抵御天灾。 而狩猎海盗文化的特点是把一部分人当伙伴, 把大部分其他人当成韭菜,当成猎物,或者是竞争对手, 早年陪孩子看立体电影,一只乌龟教小鱼:海洋里的事简单, 寻找午餐和避免变成别人的午餐。 这就是西方。

罗马战争的目的都是掠夺和被掠夺, 而东周列国里的战争都是有道伐无道。 偶尔出一个卧薪尝胆做点缀。 西方神话搞大摩西魔力无边残忍无度人只能归顺,而中国神话里大禹治水,女娲补天。。这是西方绝对没有的事。

回复 | 1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1:55:58

【中国的天下思想实际上可以和普世价值相对应】 对应可以, 等同是不可能的。 中国公知卖弄的”普世“与中国的“天下”思想是对立的对应, 不是等同的,可以替代的对应。 中国根本没有过罗马希腊的奴隶制, 怎么能有对等的思想。 生产文明在西方从来没有成为主流, 海盗和狩猎行为的沙滩上也根本建立不起来“天下”思想。

西方只有竞争, 而竞争都是你死我活的。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1:51:28

【在这样的体制里透明,民主很重要,要不然经营者监守自盗就会成为常态】防止监守自盗问题乃是微观管理学问题,不是社会制度问题。 资本主义社会产权与经营权分离之后不存在民主问题, 而是100%的独裁制。 并且美国大型公司也存在内部”寡头“问题, 也就是经营者尾大不掉,所有者失去权威的问题。 当然工人不算”人“,可以不考虑。

最近有报道搜狐张朝阳资产缩水, 其中有人一个问题就是”好人“, 说简单点就是软弱。 但是这个好人好的对象一定是中层管理人员而不是底层员工。 三角形稳定结构在社会中属于很普遍的现象。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11:37:09

中国的天下思想实际上可以和普世价值相对应,民族国家是西方观念,但西方上朔到基督教罗马时代也是类似于天下观。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11:31:58

你的理论没错,美国大公司的CEO基本上都是经营者,总统也是经营者,在这样的体制里透明,民主很重要,要不然经营者监守自盗就会成为常态。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08-08 11:25:34

【既期待五十年内资本主义在中国全面实现,又亲手掐灭六四资本主义萌芽。】

六四不会长出资本主义的萌芽, 李代桃僵的苏联南斯拉夫和乌克兰已经告诉我们六四能长出啥来, 我用小老头来形容。 啥意思呢, 一步过度寡头体制,也就是资本主义的老年垂死阶段, 陷入经济危机无法自拔。 苏联死亡之前不光是强大, 其实也很富裕。 普通工人都有别墅,复辟之后种菜填肚子了。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1:20:10

抱歉, 时间错位,上个回帖答非所问了。 白云先生关于中国文化的解读比较独到。天下思想确实是中国独有的思想。 是不是张艺谋拍了一部电影《英雄》还是啥的, 试图诠释“天下”的概念。 西方思想里没有这个概念。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11:16:58

【所以这是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造成的】 这句话很经典, 我也曾经信之不疑。 但是,这句话是经典的谎话。 现代社会成规模的经营, 管理权和所有权大多数情况下是分离的。 我说的是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 比如美国。 只有小业主才是管理权与经营权一致。

这个经典谎言流传的关键就是偷换了一个概念。 小业主并非资本家。 我和人争论过马云是不是资本家, 任正非是不是资本家。 我的结论马云不是资本家, 孙正义才是资本家, 任正非不是资本家, 柳传志才是资本家。 孙正义是阿里巴巴的所有者, 马云是经营者。 任正非也不是所有者, 他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一, 他是经营者。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11:04:55

同意你两极体制的说法,这样的体制长远是不稳定的。但是当所有者不能亲自经营而又不愿放弃的时候,这是必然的选择。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09:53:09

【这个白云先生,如果他的话有许多人相信,那是这些人的悲哀】白云先生只是分析问题,并没有让人信什么不信什么。 觉得有道理还是没道理,需要读者的智慧。

另外白云先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讲解中国国古代典籍,《老子》, 《庄子》,《孟子》等。 并不长发表对时政的的看法。 至少这篇文章我只找出了那么一点点不同意见。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09:49:04

[寡头是国家的所有者],那他也就不是寡头了。 我讲过稳定繁荣的政治体制不能是两极体制。 寡头的特点就是两极体制, 这个问题我讨论过多次, 估计理论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认可, 不是因为理论有多深奥,而是有些人不喜欢真相并且牢牢把握这话语权。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09:33:29

这个白云先生,如果他的话有许多人相信,那是这些人的悲哀。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09:31:51

你这里说的对,但少了一个因素。如果寡头是国家的所有者,他还会不顾一切地把国家搞垮吗?依理性原则,他不会。所以你一直说的寡头,不管是中国古代的的还是现在世界其它地方的,实际上都一样,他们搞倒的是皇帝的江山,所以这是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造成的。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8-08 08:56:00

我说当时一国两制居心叵测,利益输送给香港台湾韩国,再以香港的所谓繁荣做诱饵诱骗大陆百姓接受复辟。 但是现在一国两制可以把香港当反面教材的课堂。

=================

老邓挺有意思,既期待五十年内资本主义在中国全面实现,又亲手掐灭六四资本主义萌芽。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08:44:12

【国家在这样的人手里不倒也难】白云先生绝不是政府雇员, 这货靠讲中国古代经典,培训商业管理挣钱话的老道。 他对鸦片战争的前因后果描述的简单明了, 对香港兴衰成败的总结也精准到位。 对香港现状的解读也切中要害。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08:41:22

【中国政府的土地财政做的基本一样】 中国的土地财政和香港略有不同。 除了开发商的利润之外, 土地财政收入是被用来发展社会公共事业的。 香港的问题地主们压迫政府组织土地开发掐断住房供应从而炒高房价。 而大陆的地主,第一规模不够, 第二无法左右政府。 当抬价抬高的时候就会被政府打压。 不能说没勾结, 但是绝对没有勾结到香港那种程度。

并且香港地主不光垄断土地, 还垄断所有公共必需品。

回复 | 1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9-08-08 08:37:22

【香港寡头的所谓理性选择和殖民者一样,就是把香港吃干抹净】准确, 香港寡头还有一个特点, 随时准备跳船跑路。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08:35:59

【只是这样的方法是不能持续的,所以中国不断地改朝换代】 你这个说法有问题。 中国农业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改朝换代的周期有300年, 比封建社会长很多。 300年正好是寡头地主成长壮大的时间。 政府准许的事情不一定都是对的事情。 官商学黑勾结的特点就是把一切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变成合法的,变成政府准许的事。 袁崇焕搞米市给大地主里通外国,资助敌人提供通道还是政府准许的事。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08-08 08:32:32

【一国两制是名存而实不至,香港骚乱将无限循环】我说当时一国两制居心叵测,利益输送给香港台湾韩国,再以香港的所谓繁荣做诱饵诱骗大陆百姓接受复辟。 但是现在一国两制可以把香港当反面教材的课堂。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08-08 08:29:48

【寡头的特点都是理性的】唯利是图方面不但理性而且精明。可以用癌细胞比喻寡头, 不但理性精明,而且效率很高, 但是癌症是现代社会的最主要致死疾病。

拿到社会学来看, 香港上次寡头联合搞掉董建华,占中和这一次目前还不太明显。 但是乌克兰可以做个好例子。 一堆寡头,结果导致一个工业化强国男的卖命女的卖身。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08-08 08:23:59

“香港做了资本主义的替死鬼。”不准确,是香港一国两制二十二年试验不成功。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